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毒女戾妃最新章节 > 毒女戾妃最新章节列表 > 099章 凤鸾殿中的蹊跷 (一更)

099章 凤鸾殿中的蹊跷 (一更)

作品:毒女戾妃 作者:江舞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前面孤身一人行走的顾非墨微低着头,走得很快。~龙~坛~书~网~www.LONGTANSHUW.com

    云曦几乎是在小跑着追着他。

    因为是在宫中,她不敢太暴露自己会武的事实,用着笨力气小跑着追赶。

    更不敢高声地叫他,这样的非常时期,顾非墨身份暴露后,无疑是让他送死。

    就在离着凤鸾殿只有一块花圃远的距离时,前面的顾非墨忽然停下了脚步。

    他站在原地默了一会儿,才缓缓地转过身来,偏着头一瞬不瞬地盯着远方疾步而来的云曦。

    等她走得近了些时,他的唇角轻扯了一下。

    这个小女子,脸上涂抹得腊黄,穿一身老气旧式衣裙,除了那双灵动的眼,看不出哪儿好看。

    虽然她性子生得豪爽不拘小节,但女儿家该有的爱美心还是有的。

    他平时见她总是一身紫色羽纱裙,不挂过多的饰物,简单大方却也不失温婉,通身看去,清丽似兰。

    此时却穿得要多难看有多难看,八成是段奕那厮自私心的手笔。

    他口里轻哼了一声,脸色顿时变得郁黑。

    又见到云曦因为急走而额间微微冒起的汗水,他微微挑了挑眉。

    待她走到面前了,他目光沉沉地看了她一眼,恭恭敬敬的行了一个太监礼,“奴才见过曦小姐。”

    这个标装的太监礼让云曦忍俊不禁。

    她拢了拢宽大的袖子,施施然看向他,口里更是轻嗤了一声。

    云曦低声说道,“别装了,顾非墨,我知道是你。”

    顾非墨的脸上抹得黄黑,遮去了原来俊美容颜的七八分,但那双眼却是装扮不了的。

    只是,昔日的贵公子因着家中长姐的事而受牵连,家势一落千丈,父母备受打击病倒,生生将懒散不羁的纨绔公子打磨得神色冷俊坚毅。

    顾非墨看了她一眼没有反驳,同样是压低了声音问道,“你的伤好些了吗?那日在山上……”

    她的脸上涂抹着东西,看不出真实的脸色。

    她微微一笑,“只是流了一点儿血而已,没有大碍,你看我都能正常出门了,就是全好了。”

    “那就好,我还担心着你……”他往她身后看去,然后声音一沉,“你怎么一个人来了这里?今日宫中不是有宴席吗?”

    云曦点了点头,“有人悄悄的跟着我呢,不妨事。”顿了顿,她的唇角一扬讽笑道,“没错,我就是来赴宴席的,还听到了一个天大的惊人消息。

    南宫辰——也就是那个神秘的琸公子,摇身一变,成了平王的儿子,被皇上收到了膝下,封为太子了,认了淑妃为母妃。这父子俩,骗了所有的世人。我怀疑,他根本就是皇上的儿子!”

    顾非墨的脸上没有惊讶,“我刚才混进宫来时,也听到了两个太监说的话,一直在说琸太子,那么,名叫琸的还有第二人吗?”

    “非墨。”云曦眼神眯起,沉声说道,“假如段琸果真是皇上的亲生儿子,那么,他隐忍这么多年翻身后,第一个要开刀的就是你们顾家。”

    顾非墨的唇角扬了扬,讽笑道,“南宫辰?段琸?爷小时候就没将他当回事,他如今当了太子又怎样?他父子俩是不是忘记了这江山是我姐替他们打下来的?想过河拆桥了?”

    云曦忙说道,“但是,那个西宁月坏了顾贵妃的名声,不明真相的皇上可是抓着你家不放呢!要不是朝上几个老臣力保,你父母只怕会担罪。”

    “所以——”他望向前方宫门紧闭的凤鸾殿,眸色沉沉说道,“我今天来就是来找证据的。我要找出我姐被冤枉的证据!我不能任由我姐拼着命助那人上位而好处让其他女人得去!自家却落得凄惨的下场!”

    “你知道吗?”他又道,神色带着凄然,“我姐姐之所以一直没有生孩子,是因为有一次她怀着七个多月的生孕闯入敌营救了被俘虏的那个人而流产了,再没怀上。

    别人当太子即位我们顾家不反对,但,过河拆桥绝对不能接受!那日西宁月当着福公公与段琸以及一众羽林卫已经说了她是假冒的,我姐姐早被她杀死,但皇上仍是降罪我们全家,还要缉拿我,这笔帐不能就此算了!”

    “只怕,凤鸾殿不好进吧。”

    凤鸾宫的建造的地方特殊,四周都是水,宫殿建立在一片湖水的中间。

    要想过去,只能走唯一的一条堤坝。而那路口却守着不少的护卫、太监。

    “不好进也要进。”顾非墨道,又回头看向她,“你回吧,这是我自己的事。”

    “谁说只是你一个人的事?”云曦跟在他的后面,“你可不要忘记了,要不是你们顾家,我大哥早在十五年前就死了。昨天他就找到我,说,做人不能忘本。”

    顾非墨没有回头,“收留你枫大哥,主要还是洪管事的功劳。”

    “话虽然这么说,但是,如果没有太师太师夫人在背后支持与帮衬着,以我大哥五岁的年纪,以洪管事一个仆人的能力,如何能躲过安氏频频派来的追杀?”

    他扭头看向她,目光中略有所思,“宫中是个是非之地,我不想你惹事,你回吧。”

    “是非之地没错。但我觉得我来对了。”她眼睛一眯,袖中一抖,那只包起来的短箭滑落于掌上,“这是我在那个淑妃的琉璃宫里找到的,短箭正在荷花池的淤泥里。”

    顾非墨拿在手里,两眼紧紧的盯着,因着意外,说话的声音都低了几分,“宫里发现的?”

    她点了点头,“对!之前我问了那西宁月,无论怎样折磨她,她都说不是她射的短箭,但这短箭此时又出现在了宫里,让人没法不心生疑惑,这宫里哪怕再凶险,只怕也要时常来走走了。”

    顾非墨盯着那短箭看了好一会儿,才点头说道,“好吧,但是,你也要当心。”

    如果不让她跟着,以她的性子,只怕是自己转个身,她又追来了。

    还不如让她跟着看看凤鸾殿中的究竟。

    两人装作主仆的样子往凤鸾殿而来。

    顾非墨装成一副太监的样子,哈着腰对护卫说道,“这位是奕亲王的准王妃,曦小姐。”

    云曦淡淡看了众人一眼,“本小姐只是信步走走,不知前方是什么地方,看着景色不错的样子,你们放行吧。”

    太监与护卫对视了一眼,护卫手里握着的刀矮了几分,一起低头行着礼说道,“见过曦小姐。但是,没有皇上与太子殿下的准许,谁也不准入内!”

    云曦昂首走上前,微微抬着下巴,目不斜视冷然的看着几人。

    忽然,她冷喝了一声,“放肆!奕亲王来了,你们也是这样吗?见了主子不行大礼?手里居然还握着武器?还是要请太子殿下与皇上亲自来调教你们规矩?”

    琸公子刚刚被封太子,宫中不知有多少人正要去讨好呢,而曦小姐要是到太子的面前告状了,这头一次的好印象都没了,还想往上升?

    几人慌忙跪下来。

    “曦小姐!实在是在奴才们必须得……”

    噗通——

    顾非墨手起掌落,朝两个护卫的脖子劈去。

    云曦紧跟其后,抬脚踹倒一个太监,银链子勒住了一个。

    两人出手,顷刻就打倒了四人。

    顾非墨瞪了她一眼,“你那日出血那么多,身子骨这么快就好利索了?别太用力,当心会头晕。不就是两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太监与两个花拳绣腿的护卫吗?用得着你出手?”

    云曦收回链子一点一点往手腕上绕着,唇角撇了撇,“不就是一个一寸长的口子吗?能有什么大不了的?我还没那么娇气吧?现在,咱们的动作快点,将这几人藏起来。”

    一地都是血,血水如泉眼里冒出的水,让人惊心,还说没事?

    但顾非墨没说出口,当时她正在昏睡着,知道自己的身体会这样,会不会惊吓?他微叹了一声。

    顾非墨的动作很快,分别撕碎了四人外衫将他们反捆了起来。

    两个一提,两个一提的将四人扔进了凤鸾殿前一个假山洞里。

    云曦紧跟在他的后面。

    宫院的门上落了锁,顾非墨伸手揽过她的腰身,二人轻飘飘地进了凤鸾殿的宫苑内。

    主殿的门上也落了锁,云曦从腿上拔下那柄小匕首,唰的一声劈断了。

    “进吧。”

    顾非墨看了一眼她手中的匕首,随口说道,“你那匕首上的图纹很奇怪,不像是梁国本土人做的。你在哪儿买的?”

    云曦低头看向手上的匕首,乌黑色的柄身,刻着非云非鸟的花纹。

    她摇摇头,“捡的!”

    顾非墨不相信的轻笑一声,“捡的?呵……怎么可能,云曦,这种削铁如泥的匕首用的都是最上等的材料,哪儿捡的?你给我也捡一个去?”

    “不相信就算了,反正说来话长。”

    因为门窗紧闭,虽然还只是上午的时间,但殿中依旧是昏昏暗暗的。

    只三日的时间,这座皇宫中昔日最富丽堂皇的宫殿却是一片冷清。

    外殿中没什么好看的,空空的摆着些日常家具。

    想必是太监宫女趁着假顾贵妃逃走,也跟着洗劫了一把。

    顾非墨看了四周一眼,眸色清冷,抿着唇未说一句。

    云曦紧跟在他的后面,这个时候多话无疑是徒增他的伤感。

    在他的心里,宁可相信姐姐变坏,也不相信姐姐已经死了吧。

    何况,还是那样一个风华绝代的女子。

    顾非墨往内殿走去。

    内殿里,也看不出异样。床,小榻,美人靠,桌椅,四周的墙壁上挂着挂屏。

    云曦走了一会儿,忽然听到地底下有什么声响。

    她干脆停了脚步蹲下来细听。

    顾非墨见她没有跟上来,而是蹲着身子听着地板下的声音响。

    “有什么不对吗?”他忙问。

    他知道她的耳朵特别,如果屏息去听,是普通人听力的几十倍。

    云曦微微眯起眸子,半阖着眼说道,“里面有东西。悦耳的乐器声音。只是,地底下怎么会有声音?”

    她抬头看向顾非墨,“会不会是那个西宁月藏着什么东西在里面?”

    顾非墨蹙着眉尖,薄唇紧抿,伸手在翡翠色地砖上来回的摸索了几下,“你的匕首呢,借我一用。”

    “好。”她撩起裙子,露出穿着衬裤的小腿,小腿上绑了一个牛皮的小刀鞘,那柄精巧的匕首就插在刀鞘里。

    他不禁莞尔,这个小女人的心思倒是缜密。

    他伸手接过她递来的匕首说道,“你这个法子倒是不错。”

    “那是当然了!”云曦微微弯起唇角,“防身的绝佳武器。”

    顾非墨握着匕首顺着地砖缝划去,轻轻地撬开了一块砖,发现砖下是块大石板,而那器乐的声音连他都听得见了。

    “非墨,一块砖的位置不够,再撬开两块。”

    她伸手敲了敲石块,那器乐声音就在那石板下面。

    很快,又有三块地砖被他敲开了。

    顾非墨将那匕首递还给云曦,沉声说道“你站远一点儿,这底下透着诡异,当心有什么恶毒脏乱的东西溅到你的身上了。”

    常年不见日光,能有什么干净的东西?

    云曦知他关心她,便点了点头,退后几步说道,“你也当心点。西宁月是南诏国的人,那里的人常年生活在雨林里,爱好毒物,你可仔细了。”

    顾非墨的手摁在石板上,抬头看向她。

    她的神色透着隐忧。

    她总是站在他的三步之外。

    她虽然在担心,但是他知道,那也是一种出于对朋友的担心。

    她对她的侍女侍从们也一样。

    她为了她的一个侍女不惜去冒险害谢君宇落网,端了谢五房的大半部份的铺子。

    她对他一直客客气气。

    顾非墨轻嗤一声,又恢复了以往的不羁笑容,“谢云曦,你不愿嫁给爷就是怀疑爷的本事,你这女人偏心眼,小看小爷了,爷什么没见过?会怕?呵!”

    云曦瞪了他一眼,“那就快点,磨磨蹭蹭的干什么?女人家一样!”

    “爷是男人,你要不要检验一下?”他将头凑近到她的面前。

    话题说来说去又变了味,云曦怒目,“本小姐只关心段奕是不是男人,其他人是男是女不关心!”

    “嗤!”顾非墨的眉梢扬了扬,干脆坐在地上,拍了拍手,目光望向屋顶,声音低沉的说道,“你为什么会喜欢上段奕?我记得,有一次你说……是在很小的时候就喜欢上他了。可是谢云曦,你在撒谎呢!段奕那厮,除了十五岁那年不知鬼混到哪里去了,大半的时间都是跟本公子在一起。本公子可不记得有个你的存在!”

    “你相信前世今生的缘分吗?”云曦反问他。

    “什么前世今生?”顾非墨扭头看向她。

    云曦的眼神正望向殿中天窗处,那里有几缕阳光从上面照射下来,如金灿灿的帘幕一般。

    顾非墨看向她的脸,女子望向屋顶的神色柔和沉静,一双眸子微眯,似沉入某些回忆里。

    他偏过头来,呵呵一笑,“你脑袋撞墙上了?产生幻觉了?居然有什么前世今生的想法!可笑!我现在要搬开石板了,别想你的前世今生了,快来看这里,看看是什么情况……谁要你站这么近的?站远点!”

    云曦扬眉,“不是你让我站近的吗?”

    顾非墨脸色一沉,“我让你站近也不用站得都快踩到石板了,站后面六尺远的地方去!”

    “矫情!”

    她抖了抖大袖子,依言站在六尺之外。

    石板已事先用匕首撬开,顾非墨伸手顺着缝隙轻轻的搬起来。

    底下的器乐声音更响了。

    但旋即也传来一阵恶臭味,什么东西腐烂的味道。

    云曦刚捏着鼻子,就见顾非墨的脸色一白,整个人坐在了地上,然后,忽然疯了一样地往洞里扑去。

    她不禁吃了一惊。

    “顾非墨,怎么回事!”

    袖中的链子飞快地卷起将顾非墨给拉了回来。

    “谢云曦,谢云曦!”顾非墨的声音颤动着,眼底杀气一闪,“我不杀那西宁月,不杀那斗篷人,这辈子誓不为人!”

    “到底怎么回事?”她将头伸向地洞口。

    顾非墨猛然一推她,喝道,“别看!”

    “我得知道你看了什么会发疯!”云曦用力的收紧着银链子将他拖开一点,然后探头朝洞进而看去。

    洞里的情景让她猛吸一口冷气。

    “顾非墨这是……”

    洞里的地上,横躺着一副人体白骨。

    白骨的一侧有一条小水沟,水流缓缓向前流动着。

    一只铃铛串被白骨的胳膊压着一半。

    另有一半在水里。小铃铛被流动的水推动着,才发出叮当的声响。

    她心中不禁对这副白骨赞叹起来,这副铃铛,这个人绝对是有意放在小水沟边上的。

    因为,白骨主人的双腿已被斩断。

    若是被人关在地底下,又处于极度虚弱的情况下,这个有着九只核桃般大小的铃铛,正好带替了这个人的口,来向地面上的人求救。

    这个人的心思可不是一般的聪慧。

    “顾非墨,这人是谁?”

    顾非墨的一张脸惨白如纸,唇角在颤抖,而两眼血红。

    半晌,他才咬牙颤声说道,“她是我姐姐顾凤!”</dd>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