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毒女戾妃最新章节 > 毒女戾妃最新章节列表 > 098章 翻盘(修标点)
    说她杀人了?这花园里果然有着猫腻!

    云曦的脚尖在地上飞快地一转,整个人已跃到了小宫女的身后。龙√坛√书√网www.LongTanshuW.coM

    她射出银链快速地往小宫女的脖子上一绕,一脚踩在对方的后背上,再勒紧。

    小宫女的眼皮翻了一翻,晕死过去了。

    她抽回银链,又快步来到荷花池边上往水里看去。

    只见那水里飘着衣物,隐约可见是个小孩。

    云曦的眼睛一眯,冷笑起来。

    杀一人只为了陷害她?

    淑妃的心思果然是歹毒!

    她从一旁的院墙角落里找了根棍子来,将水里的小孩捞起。

    再用力一提,但随后她发现不对劲。

    小孩未免也太轻了。

    待仔细一看时,竟是一个穿了衣服的大布偶。

    她正在诧异着,隐约又听到了一阵衣袂的飘动声,有人正朝这儿走来。

    云曦丢开布偶扔了棍子,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冷声说道,“出来吧,你已经跟了我一路了。”

    从大殿中出来后,她就发现身后一直有个脚步声跟着她。

    那人脚步轻快声音很轻,是个习武的人。

    十来丈远的一丛海棠花的花枝后面,马上闪出一个人来。

    藏兰色太监服,十*岁的年纪。

    瘦小精悍,皮肤较黑,一双眼却是生得极亮。

    小太监哈着腰小跑着朝云曦走来,恭敬的行了一礼,“曦小姐,奴才是青山的人,原名叫青三,进宫后改作三青。”

    原来是这个人跟着她。

    这个太监正是在大殿中一直站在段奕的身后给他递着东西的那个小太监。

    谨慎胆小,恭敬有礼,与宫中的太监没什么两样。

    “嗯,原来你是王爷的人,是他让你跟着我的?”云曦看着他微微眯着眼。

    这人的呼吸均匀极轻浅,显然身手不弱。

    再说了,以段奕挑剔的性格,能在他身边出现的人,不管男女,不是他信得过的人,没几分本事的,是近不了他三尺之内入不了他的眼的。

    更何况还派来跟着她?

    三青点了点头,“是的,曦小姐,有人要对瑞小侯爷与曦小姐出手,王爷让奴才暗中跟着。”

    云曦点了点头,“嗯,我明白了,只是,我刚才明明看见一个小孩掉到水里了,而且这个宫女也大声的喊叫了,可为什么水里只是个布偶?”

    三青看向云曦得意一笑说道,“曦小姐,那是奴才丢进去的,瑞小侯已被悄悄换走了,小姐可放心在这儿玩赏。”

    他说完朝云曦行了一礼转身就要走。

    云曦的眼睫闪了闪,忽然叫住了他,“你等会儿,你说你将瑞小侯爷藏起来了,藏哪儿了?”

    “带到琉璃宫外头去了。”

    “不!”她微微弯起唇角,狡黠一笑,说道,“你把他带回来,悄悄的藏到一个地方去,然后,再将这事儿通知给皇后娘娘。”

    三青点头,“是,曦小姐,但,藏到哪儿?”

    她微微眯起眼,眼底闪过一丝戾芒,“这背后谁在使坏,就藏到哪儿!”

    “奴才明白了。”

    三青走后,云曦又走到了荷花池的边上。

    反正只是场虚惊,她轻笑一声后又将那布偶往水里踢去。

    还用棍子往水里捅了捅,捅得远离岸边。

    这时,她忽然看见荷花池的水里,影影绰绰的有一条双头蛇隐没在水草里,墨黑色。

    果真如小宫女太监说的一样?

    她心中好奇,抖出银链子捞了上来。

    谁知捞的并不是蛇,而是一只短箭。

    云曦心头猛地一跳。

    与她上次见过的那只双头蛇短箭的图案一模一样!与插在父亲脖子上的短箭一模一样。

    宫里怎么会有?

    她微微蹙起眉尖来,将那短箭用帕子包了藏在了袖中。

    然后,她抬脚踢醒那宫女,身子往花枝后一藏,躲了起来。

    她且看看这些人要干什么!

    那小宫女悠悠的醒转过来,摸摸发晕的头,睁着迷茫的眼睛往四周看了看,又想起还没有办完的差事,马上麻溜的从地上爬起来,朝花园的入门口处飞快地跑去。

    她一边跑,口里还一边叫嚷着,“不好了,曦小姐杀人了啊,她将瑞小侯爷推到水里去了!”

    声音叫得很大。

    云曦也高着嗓子喊道,“你胡说什么呢?本小姐哪里推人落水了?你站住,你还跑?你回来!”

    话语焦急,但没往前追。

    很快,花园门口有一群人的脚步声渐渐地走近了。

    “出什么事了?瑞小侯爷怎么会在这里?”

    淑妃领着一群诰命小姐呼啦啦的走了进来。

    “瑞小侯爷要来荷花池看金鱼,奴婢就带他来了,哪知……,哪知曦小姐也说要带他玩,但瑞小侯爷淘气,顶撞了曦小姐,曦小姐大怒之下就将他推了下去!”

    小宫女边哭边说,“娘娘,瑞小侯爷好可怜啊,他还只有三岁……”

    可怜?这宫里的人是巴不得他死吧!

    他又是假顾贵妃生的,又是元武帝少得可怜的子嗣中的一个儿子,这得招来多少人的仇恨?

    一个三岁小儿,却只让一个十来岁的小宫女跟着,没有奶娘没有大太监护着,不出事才怪。

    掉到水里了,不去施救,也不喊人施救,却先喊她杀了人,先忙着陷害她。

    若真是掉到水里了,都过了这么长的时间了,只怕早就淹死了。

    云曦轻笑一声,轻轻拂掉了裙子上沾着的花枝树叶走了出来。

    一个夫人眼尖,伸手指着她喊道,“曦小姐,你怎么能推瑞小侯爷落水呢?他还只有三岁呢!”

    “是啊,您身份高贵,按着辈分算,他以后可是要喊你一声皇婶婶的。你可是长辈啊!”

    “淑妃娘娘,曦小姐竟然在宫中行凶,这……这完全是在藐视皇上,藐视宫中的规矩。”

    一众夫人与小姐们七嘴八舌的说着。

    云曦冷眼瞧着众人的神色,这淑妃的本事倒是大,恢复模样才两日居然拉笼了这么多的人。

    不过,也有中立派的,脸上带着怀疑的神色,没有跟着附和。

    羽林卫副头领纪恒的夫人走了出来,她因着上回在夏宅赴宴时差点误会了云曦而心生内疚,所以才帮云曦说话。

    “淑妃娘娘,曦小姐推了瑞小侯爷落水,但那小侯爷人在哪儿?为什么不去找找?落水后可是相当危险啊。”

    是啊,光听着宫女叫喊了,人呢?

    淑妃的脸上讪讪的,说道,“瞧本宫又急又吓都糊涂了,来人,快去找!多叫几个人到水里找找!”

    几个宫女太监答应了一声飞快地朝荷花池边上跑去。

    云曦微微垂下眼睫,暗暗讽笑。

    这个时候去捞,要真掉下去了,早死透了。

    国子监祭酒董大人的女儿董菁菁,看了一眼那宫女一脸疑惑的说道,“曦小姐是成人了,为什么要推才三岁的瑞小侯爷?这中间有什么误会吧?两人吵架生恨也没法结仇啊。”

    云曦马上看向她,她回以一个浅浅的笑容。

    人在危难时有人肯帮着说话的,必是真心,她感激的冲董菁菁点了点头。

    最先叫嚷着喊杀了人的小宫女又说道。“曦小姐说,是瑞小侯爷撞了她一下,撞得她肚子都疼了,她便恼怒着反推了一把瑞小侯爷。”

    这是说她气量小了?与一个三岁的小孩儿也会结仇!

    云曦轻笑一声,缓缓走到那个宫女的面前,直盯着她问道,“你是不是瑞小侯爷身边的侍女?抬起头来看着本小姐!”

    小宫女不敢抬头,低声说道,“奴婢是的。”

    “我说你不是!你敢不敢看我的眼睛?”云曦站在离她两尺远的地方,唇角微勾似笑非笑。

    淑妃这时又说道,“曦小姐,她是不是瑞小侯爷的侍女,与你推瑞小侯爷落水有什么关系?曦小姐身为长辈,却推了一个孩子落水,就不怕被世人耻笑?”

    “是啊,曦小姐,做人不能小肚量啊。”

    “小侯爷才三岁呢!”

    云曦扭头看向身后的淑妃,淑妃也看着她,眼角微挑,带着得意。

    她的目光从淑妃的脸上移开,盯着小宫女厉声说道,“如果你是瑞小侯爷的侍女,那么现在就得拉下去杖毙了!

    小侯爷落在水里这么久了,你却一直紧咬着本小姐不放,而不去关心自己主子的生死。要么小侯爷没有落水,要么是你看见他落水故意不救而让他活活的溺死了!怕担待责任而诬陷在本小姐的头上!”

    “没有!奴婢没有,曦小姐,奴婢是冤枉的!曦小姐是你推的小侯爷啊,不是奴婢啊——”小宫女一个劲地在地上磕头,身子吓得哆嗦了起来。

    淑妃的下巴微微的一抬,扬了扬眉梢说道,“曦小姐,她是瑞小侯爷的侍女,将来的一生都要靠着瑞小侯爷来养着,怎么会害小侯爷?倒是曦小姐推了小侯爷落水的事,得到皇上跟前讲个明白了!”

    她直直的盯着云曦看,眼神傲然。

    云曦没走,也没说话,她在听荷花池边上的声音。

    很快,两个太监抬着一个湿嗒嗒的大布偶来到淑妃的面前,“娘娘,奴才们在水里捞了许久,也只是捞到了这个,您看……”

    众夫人小姐见了那东西均是一脸的惊愕,怎么是个布偶?

    淑妃也是倒吸了一口凉气,怎么回事?不应该是那个贱人生的儿子吗?这这——

    “哈哈哈,这回不用担心了,原来是个大布偶啊,哎呀,臣妇还真担心是瑞小侯爷掉进水里了呢,可吓死臣妇了。”

    纪夫人长吁了一口气笑着说道。

    她自己家中有个三岁的儿子,因此,对所有与之年纪相仿的幼儿都莫名的关心着。

    “没事就好了。这真是虚惊一场啊,原来还真是误会曦小姐了呢!”董菁菁走到云曦的面前,拉着她的手安慰道,“这回你真没事了,是个误会。”

    误会?

    绝对不是!

    利用宋雯的好奇心将她与宋雯骗来这里,然后半道又使计让宋雯离开,她则只身一人来了这里,再来陷害。

    拙劣的害人手段。

    但,无端被人诽谤一回,她没那么好的脾气。

    “恐怕这不是个误会吧,淑妃娘娘?”她看向淑妃的脸,唇角微微一扬。

    她要看看这个女人为什么一见她的面就针对她!

    如果第一次就服软,只怕将来还会更嚣张的算计她。

    “小宫女眼花了而已,既然是误会了,这事儿就算了,大家都继续赏玩吧,前面的景色不错呢,有几株墨色的牡丹花开了,这种品种可是很少见的哦。”

    “是真的吗?淑妃娘娘?那臣妇们可就一饱眼福了,真要到前面看看去了。”

    “臣妇家也有墨色牡丹只是开得好难看,还没有见过开得绚丽的墨牡丹呢。”

    风向一直倒向淑妃的夫人们这时顺着淑妃的话转移话题,嚷嚷着要去看牡丹,有两人还来催着云曦。

    云曦不为所动。

    “淑妃娘娘,刚才娘娘说云曦推了瑞小侯爷落水要到皇上那儿让云曦自己请罪解释,但此时一个宫女因为眼花了竟大胆得指责起一个亲王的准王妃,

    而淑妃娘娘却不罚小宫女,还说这事儿就这样算了。难道,云曦在娘娘的眼里连一个宫女的地位也不如?都说夫贵妻荣,还是娘娘认为奕亲王的地位也不如一个宫女了?”

    淑妃的脸色一僵,眼神一眯。

    她抿着唇正要开口,花园门口又有人喊道,“皇后娘娘驾到!”

    “恭迎皇后娘娘。”

    所有的人,都站到道旁俯身而迎,淑妃的眼里透着不甘,也只得立于一旁。

    刘皇后扶着一个嬷嬷的手缓缓走来。

    她往低着头的淑妃的脸上看了一眼,微微扯了扯唇角,转而又看向云曦。

    “老远就看见你们在这儿争辨着呢,说些什么呢?这么热闹?”她走到一张石凳上坐下,看着众人问道。

    “皇后娘娘。”云曦走上前一步,指着那个小宫女说道,“这个宫女扔了一只大布偶到荷花池里,却诬陷说云曦将瑞小侯爷推到了水里,后来事情查清了,淑妃娘娘说事情就此算了。

    云曦可以算了,但是,只怕奕亲王不会算了,朝臣们不会算了,宫女可以随意的诬陷准亲王妃,而后事情又随意的算了?

    大梁国建国近两百年了,可从未见过一个宫女能大得过一个准亲王妃去!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宫中也有宫中的规矩。既然皇后娘娘来了,请皇后娘娘定夺吧。”

    云曦的咄咄言语,惊得那宫女跪在地上不敢抬头。

    淑妃的脸色也是一变,紧抿着唇。

    该死的,刘皇后这个多管闲事的女人怎么来了?

    淑妃脸上的怒意与无奈让刘皇后很是受用。同时,她心中则对云曦刮目相看了,这个小女子年纪不大,一张嘴倒是会说。

    刘皇后看向淑妃冷笑一声,喝道,“淑妃,你在冷宫待了二十年,是不是还不知道奕亲王的地位?他可是元文帝的遗腹子,连咱们皇上都敬重三分。

    那么,奕亲王的准王妃同样也是身份尊贵了,淑妃却是包庇宫女藐视准奕亲王妃,这是想藐视奕亲王了?还是觉得皇上的旨意也是错的?”

    淑妃忍着怒火忙道,“不是……”

    刘皇后冷笑,“不是的话,这等恶仆,还不拉下去杖毙了?难道等着奕亲王与皇上亲自来处理这等小事吗?”

    淑妃气得脸色阴沉,却只得低着头应道,“是,皇后娘娘。”

    她看了一眼地上那个跪着的宫女,又看向云曦,暗自咬牙。

    这个宫女可是跟了她不少年了,这才刚刚派去监视那个眼中钉瑞小侯呢,才出手就被人除了,她心中又心疼又不甘心。

    谢云曦么!好!她可记下了。

    在刘皇后的威逼下,淑妃尽管心中不愿,还是叫了人来施刑。

    “皇后娘娘,淑妃娘娘!”云曦微微弯着唇角说道,“云曦有个小建议,一个宫女敢藐视诬陷一个小姐,这宫苑中说不定也有不少人也是这等心思,仗着自己的主子身份高贵,一味的胡作非为。

    要知道,以前的宫里掌凤印的可是顾贵妃,朝政被她搅得一团乱,这后宫的规矩么,想必也好不到哪里去。不如,借此机会,让琉璃宫的所有的宫女太监们都出来,见识一下当众责罚是怎样的情形,

    以免下回又有人犯同样的错误,惹着了别的高门小姐,朝中重臣的夫人,可是要给皇上添乱了。”

    淑妃的眼神如刀子一般嗖的朝云曦射去,罚了一个宫女不够,还要杀鸡吓猴给琉璃宫的仆人们看?

    这个小女人还真小看了她,心思果然狠绝!

    云曦的话正合刘皇后的意,仆人为主子卖命,但主子却保不住仆人,将来谁给她卖命?

    她越想越觉得这个曦小姐有意思,眼底的精芒一闪,喝道,“曦小姐说的对。淑妃,还不快将你宫中的人全部叫出来?”

    淑妃忍了忍,“是,皇后娘娘。”

    近百个宫人全被赶到了琉璃宫的一处空地上,看着两个大太监对那个小宫女挥棍子施行。

    宫女的嘴巴没有被堵上,惨叫声一声声的哀嚎起来。

    一众夫人小姐吓得闭了眼不看。

    原先站在淑妃一边对云曦进行落井下石跟着诬陷的夫人小姐则是悄悄的站离她十几步之远,再不敢小看她了。

    纪夫人与董菁菁则是欣喜的走到云曦的身边,两人都小声的说道,“这以后啊,再没人敢诬陷曦小姐了。”

    不敢吗?

    云曦的耳朵已捕捉到了离她一丈来远的淑妃的怨毒低语,“本宫不会放过那个女人!”

    听后,她只微微一笑。

    行罚完毕。

    两个太监将已被打得成一堆血肉的宫女用块麻袋一裹,拖出了宫苑。

    地上被拖了长长一条血印,触目惊心。

    淑妃咬了咬牙,对一众惊魂未定的命妇小姐们说道,“今日这场意外搅了众夫人的雅兴了,请各位海涵,改日再请夫人小姐们来赏花。”

    “娘娘有心了。”

    命妇们就要散去,云曦忽然又说道,“淑妃娘娘,虽然掉到水里的只是个布偶,但无风不起浪,云曦到现在都没有看到宫女口里说的瑞小侯爷,他没有掉在水里,一定也在其他的地方吧,因为刚才的宫女说瑞小侯爷想来看这里的金鱼。”

    “曦小姐这么说,臣妇还差点忘记了,小侯爷人呢?”纪夫人看了看左右的几个夫人问道。

    众人都是摇摇头。

    刘皇后也道,“既然来了这里,那么就一定在这里了,瑞小侯爷才三岁,没有人带他出宫苑,他可是连路也不认识的。淑妃,还不赶紧让人去找?出了事,皇上那里可是要问责的!”

    皇上才不会问责,皇上都恨不得将他赶走,只是碍于众大臣的口罢了。

    淑妃好不容易平复下了心情又气得脸黑了。

    她咬了咬牙,“来人,速去找瑞小侯爷!”

    “是,娘娘!”

    一众太监宫女们答应着纷纷散开寻找去了。

    云曦的眼睫闪了闪,唇角一勾,对刘皇后说道,“皇后娘娘,淑妃娘娘的琉璃宫这么大,而瑞小侯爷的个儿那么小,他要是藏在了哪个地方,可真不好找,淑妃娘娘的人又少,皇后娘娘是不是应该多派些人来一起帮着找?”

    刘皇后的眼波往云曦的脸上一转,心中对这个年纪不大的未来的妯娌简直是佩服到了五体投地。

    她的话中意思再明显不了,她不信任淑妃,哪怕是瑞小侯爷找到了,为了不让人说她是藏匿了人,会悄悄的扔走,反正是淑妃的地盘又是她的人。

    “曦小姐说的没错,来人,去支援一下琉璃宫中人的,帮着一起找。”

    “是,皇后娘娘。”

    淑妃的脸气得更黑了一屋。

    两位娘娘的人很快就在宫苑中搜寻起来。

    小半个时辰后,刘皇后的嬷嬷抱着一个三四岁的团子走来。

    “皇后娘娘,瑞小侯爷找到了,他正躲在淑妃娘娘的床底下呢,奴婢找到他的时候,他正趴在地上呜呜咽咽的哭着,说淑妃娘娘不要杀他,他也不道母妃去了哪里,他什么也不知道。”

    一身墨绿的锦袍上已看不出是什么颜色了,黄的土,红的血,灰白的泥灰,乱糟糟一团。

    小团子的头发乱蓬蓬的,扎着的两个总角掉了一个,另一边的些许短发散散搭在脸颊上。

    头脸上满是血渍,两只乌黑的圆眼睛正滴溜溜转着,脸上还挂着泪珠儿,将那脸上的血水冲出了两条道道来。

    众夫人小姐吃了一惊,瑞小侯爷还真的在淑妃宫里,只是——怎么是这样的一副样子?被谁打了?

    众夫人小姐马上看向淑妃,眼神耐人寻味。

    对于这场闹剧,她们心中已明了七七八八。

    瑞小侯爷是顾贵妃生的儿子,顾贵妃私通南诏叛贼一直往外运国库的银子与货物,被皇上发现了,她吓得跑掉了。

    而淑妃多年来一直受着顾贵妃的欺压,心中一定有怨恨。

    这是找不到顾贵妃便拿她三岁的儿子泄恨呢。

    想一杀了之,又怕被人发现,便骗来了曦小姐来个栽赃。

    谁知,瑞小侯爷吉人天相,碰过了一劫。

    这些夫人小姐们与顾贵妃也没有什么冲突,反正宫中谁权大便向着谁,虽然凤印现在是在淑妃手里,但身份最高贵的还是皇后。

    淑妃再闹也翻不过天去。

    因而,众人看向淑妃的神色都变了。

    刘皇后的眼睛往瑞小侯爷的身上瞥了一眼,唇角的笑意越发的深了。

    她吩咐着人去叫太医后,又似笑非笑的看着淑妃说道,“淑妃,你不给解释一下吗?为什么瑞小侯爷在你的宫里?还是一身血污?”

    “这个……”淑妃狠狠的朝身边一个大太监看去,“让你找瑞小侯爷,你居然打他?来人。将这个恶奴,拉下去杖毙了!”

    那个太监也是跟着淑妃多年的老人了,顾贵妃一倒,这福还没有享受到呢,就要被杖毙?

    心中的落差感太强了,他惊慌叫喊起来,“娘娘,老奴跟着你快二十年了,为你挡了多少阴谋陷害,你这是过河拆桥,老奴没有打瑞小侯爷,没有——娘娘,你不能过河拆桥!”

    淑妃的脸色更是吓得惨白,“堵住他的嘴!免得他的叫声惊吓着了夫人小姐们!”

    夫人小姐们早被吓着了!

    而吓得更加不敢多话是琉璃宫中的宫女太监,一天之内打死两个,让他们彻底寒了心。

    太医很快就来了,清洗了瑞小侯爷的血污,果然,在他的额头上发现了一条一寸长的口子。

    众人更是吸了一口凉气,心内对淑妃的印象是大打折扣。

    上药,嬷嬷哄着,瑞小侯才没有哼哧了。

    只有一双墨玉石闪亮的眼睛滴溜溜转着看着众人。

    刘皇后施施然地喝着茶,等太监杖毙后,她招手叫过两个嬷嬷,“将瑞小侯爷送回他自己的宫苑里去,好生看着。”

    “是,娘娘。”

    段瑞——原先的昭瑞太子,因为母妃顾贵妃的被贬,也跟着受罚,身为皇子却只得了个侯的身份。

    因为年纪又太小,被一众老臣们劝着给留在了宫里。

    淑妃的琉璃宫里,赏花是自然赏不下去了。

    刘皇后却故意的说道,“本宫的宫中也有大片的牡丹园,众夫人小姐不如随本宫去赏花吧。”

    淑妃正火着,巴不得众人快滚。

    而众人则是对刘皇后无比的感激,终于可以脱身了,“谢皇后娘娘。”

    刘皇后因为云曦帮她狠狠的收拾了一顿傲娇的淑妃,心情大好,上前挽起她的手,微笑说道,“曦小姐也一起去吧。”

    “好,谢谢皇后娘娘相邀。”

    她无可无不可的跟着一众命妇小姐,一群人又浩浩荡荡的往刘皇后的宫中而去。

    琉璃宫里又恢复了沉寂。

    淑妃盯着那地上还未清洗干净的血渍怒得砸碎了茶杯。

    她从冷宫出来的头一次与人交锋,竟然败在了一个十来岁的丫头手里。

    这口气她咽不下!

    段琸在琉璃宫的花园里找到了淑妃,看到地上的一片狼藉,他有些讶然。

    “母妃,你这是怎么啦?谁惹你生气了?”

    他本是淑妃所生,因为当年顾贵妃妒忌心强,宫中的美人谁怀孕必死。

    淑妃无法,才说刚生的儿子死了,暗中悄悄的将他送到了是他姨母的晋王妃手里。

    谁知后来的顾贵妃手段更毒辣,兜兜转转了二十年才又回宫,却又不能再以淑妃儿子的身份出现,只能认个养母。

    “琸儿!”淑妃拉着段琸的手,脸色阴沉说道,“那个谢枫的妹妹长得那么丑,你还想她做什么?”

    段琸低着头,默了默说道,“她的脸上抹了什么东西才会那样,她长得并不丑,这京中的其他女子,都不及她的容貌三分。”

    “就算长得漂亮又怎样?你是不知道,母妃刚才差点儿被她气死了,那小丫头片子的心当真狠毒,竟然唆使着皇后,杖毙了琉璃宫里的两个老仆人。

    宋公公与木香可都是跟着母妃多年的人了,要不是他们,母妃在那个妖妃的**威下,也不会活下来,可他们因母妃庇护不了而死了。

    这不仅让宫中的其他人寒了心,还让母妃一时丢了两个心腹之人,让母妃如何受得了?这一切都是谢枫的妹妹搞的鬼!琸儿,这等恶毒女子,你就算是喜欢,以她的品行,将来被你收入宫中也不能入四妃之列,最多给她一个采女名份罢了!”

    淑妃眼中闪着杀意,愤恨的说道。

    段琸看着淑妃,没接她的话,而是反问着,“母妃,那个段瑞呢?”

    “哼,那个小崽子倒是躲过了,居然没有落到水里,这可真是奇怪了,按说,木香做事一向谨慎,为什么会失败了?那个大布偶又是怎么回事?或者——”

    淑妃抬头看向段琸说道,“难道是宫中有人在暗中帮着他?如果是那样,那小子就必须得死了,这样,你就是皇上名义上唯一的子嗣了,再也不怕那帮子老顽固们说什么不得废除瑞太子的废话!

    这江山便妥妥的是你的了!顾家,段奕,正好一网打尽!琸儿,你看看母妃吃了这么多年的苦,你不能让母妃失望!你绝对不能!母妃要顾家全死光!”

    她紧紧地抓着段琸的胳膊,两眼仿若凸起的鱼眼珠,死死的盯着他,“你要发誓!”

    “琸儿会的,母妃放心。”段琸温柔的拍了拍她的后背,温声的说道。

    只是低垂的眼睫下,闪过一丝无奈的神色。

    ……

    云曦走在一众命妇与小姐之间跟着刘皇后往锦华宫而来。

    走至半路,她忽然想起顾贵妃的凤鸾殿离这里很近。

    那座宫苑透着诡异,不如去看看。

    西宁月顶着顾贵妃的名号住在宫里五年多的时间,一定会留下些什么痕迹来。

    传说,顾贵妃顾凤可是位铁血人物,她助还是醇王的元武帝一路爬升。

    几乎杀光了有着实力的段氏宗亲,助醇王登基上位。

    这样一个堪称巾帼的女子被西宁月杀了还假冒了五年多,让人费解。

    因为,据说那顾凤的手里还有一支武功非常之高的隐卫。

    杀过不服的叛臣,杀过入侵大梁的他*队。

    杀过窥伺元武帝的皇室子弟。

    杀过窥伺后宫的无数美人。

    因为她的功劳颇大,加上又是梁国第一美人,文武双全,才貌俱佳,也因此,元武帝对她一直宠着,连原配刘皇后也得对顾贵妃低头。

    宠得宫中只有一个发妻刘皇后,与一个生了儿子就夭折的疯子淑妃,再无其他妃嫔。

    而且,那两个也只是摆设,十多年只宠着她。

    大臣们送一个美人到宫中,她便打死一个,元武帝宠得她连眉毛也不抬一下,任由她打着玩。

    这样一个风华绝代的女子,却死得没人知晓。

    太让人不敢相信了。

    还是南诏国的遗民们一起帮着西宁月,设计的诡计太多端,瞒得好?

    云曦悄悄的退至人后,趁着无人注意时,她的身子飞快地一闪藏在了花树里。

    等着众人走得远了一些时,她才快步往凤鸾殿而去。

    离凤鸾殿不远的地方时,她看见有个熟悉的身影正在前面走着。

    一身太监服,但,那身影还是让她认出了他是谁。

    顾非墨?

    他怎么来宫里了?</dd>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