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毒女戾妃最新章节 > 毒女戾妃最新章节列表 > 071章 不安分的谢云容
    推荐阅读:             ?    夏宅前院的一个角落里,云曦对青衣小声的问道,“你看清那人的相貌了吗”

    青衣摇摇头,“奴婢悄悄地追上去想看个究竟,却发现那断臂人的身边有不少的暗卫,奴婢没法近前,又想到府里还有事,便回来通知小姐。”

    云曦拧眉微微沉思了一会儿,说道,“既然知道那二人有问题,就仔细地盯着,明面上让四月五月悄悄的看着,你暗中盯着。看看究竟是什么人想在夏宅搞什么鬼。”

    “是,小姐。”

    她刚刚打发走了青衣,就见谢枫脚步匆匆地走来,逢人便问地在找她。

    云曦从一个月洞门后面闪身出来。

    “哥,你在找我”她微笑着迎上去。

    谢枫看看左右无人,将她拉到一处墙角下。

    他冷沉着脸看着她,低声说道,“前院来了几个人,都不是我请来的,更不可能是母亲请来的。

    是不是你请的你怎么将这几人请来了这几人聚在一起就会闹事。你想将咱家的喜宴改成战场吗”

    云曦一头雾水,“哥,你在说什么我哪有请人,一个都没有请。我能认识谁连双龙寨的赵胜与李安也是你请来的。”

    谢枫冷哼了一声,说道,“你不承认也不行,谁知道你这个惹事精什么时候认识他们的睿世子,顾非墨,还有一个穿得华丽却是个陌生脸孔的年轻公子。

    凭直接,这陌生人的身份一定不简单,坐在那儿一身王者之气。

    这三人,也不要仆人来打搅,都是自顾自喝茶,而且坐在一起互相不看,互相冷脸。哥哥我瞧着不对劲才来问你的。

    ”

    “睿世子,段轻尘”云曦抬头看向谢枫,微微蹙眉,“他来做什么我跟他也不熟,也就只见过几次面而已。”

    “我哪儿知道问你自己呢而且,那睿世子送的礼也不轻,是一对天然紫玉雕刻的挂屏。”

    谢枫黑着脸,心说这妹妹真是心大思春了,这些人能惹吗

    他一定得早些将她嫁了。

    云曦微微拧眉,若说顾非墨不请自来还说得过去,他是谢枫的师弟,又是从小一块儿长大的,谢枫与夏玉言要避嫌,顾非墨才不会理会这些。

    但这睿世子段轻尘来夏宅做什么还送上一对贵重的挂屏来

    他可是从不与臣子来往的,为什么来她家

    还有那个什么陌生人可是更让人奇怪。

    “陌生人叫什么名是个怎样的人”云曦问谢枫。

    谢枫沉着脸,“那人古怪得很,谁也不理,就那么坐在那儿。但是,看见仆人前来就命身边一个小个子老头发赏钱,一赏便是十两银子。害得咱们本来不多的仆人有事没事都往他那儿跑。”

    谢枫越说越脸黑,心中暗道,这就是个添乱的主

    “去看看吧。”云曦提裙走上花径,心中犯起狐疑。

    这是谁这么有钱居然发十两银子的赏钱

    要知道,一个普通的仆人一年的月钱银子都没有十两。

    “你是女孩儿家去见他们几个男子”谢枫讶然。

    “那你找我来做什么”云曦挑眉,谢枫操的心还真多。

    谢枫的脸一沉,只好跟着她往小花厅走去。

    两人走到前院的照壁处时,遇到了谢云容与谢蓁。

    谢枫看到二人,脸上的表情淡淡,云曦是直接挑眉。

    谢蓁拉着谢云容的手走到二人的面前拦住了,“枫大哥,曦妹妹,蓁儿今天来是代表父亲哥哥向你们家表示祝贺的,另外也来替他们道歉。

    大家都是姓谢的人,以前的小误会不愉快,还是都抛弃掉吧。蓁儿在这里替我哥哥谢君宇给你们赔不是。”

    说完,她就跪下了。

    谢云容也跟着说道,“三妹妹,枫大哥,我那两个哥哥,一生都是个糊涂人,以前对你们有得罪的地方,也请原谅。

    再说,他们人都已经不在了,曦妹妹,请你原谅他们吧,也不要太将过去放在心上。让姐姐心中很难过。”

    说得诚肯,两人的眼眶中渐渐地都闪起泪花来。

    谢枫的脸上已现出现不奈烦的表情。

    云曦却浅浅笑着看着二人。

    道歉赔礼在这个时候这个地方

    整个夏宅现在都是客人,她们兄妹要是不理她们,这二人一定厚着脸皮大吵大闹。

    让夏玉言母子三人丢尽脸面。

    “曦丫头啊,阿枫,她二人的哥哥胡闹做了蠢事,她们女儿家的有什么错呢再说,云容的两个哥哥都不在了,你们又都是一个家族的人,一笑抿恩愁吧。

    ”谢老夫人扶着林嬷嬷的手走了过来。

    同随的还有几位到夏宅吃酒的女眷们,都是谢枫同僚的家人。

    见到谢云容与谢蓁二人跪在云曦与谢枫的面前,都好奇的停了脚步来看。

    有人还小声议论了起来。

    云曦悄悄的拉了拉谢枫的袖子,轻轻点了点头。

    谢老夫人是个爱面子的人,她最看重的便是族中子弟们相亲相爱。

    在这种人多的场合,没必要同她唱反调,给自己惹来斥责。

    谢枫也想到今天人多,他做为夏宅的主人,同两个上门道歉的小姐起纷争,那么各种流言蜚语就会不断。

    他忍着心中的不快,点了点头对谢老夫人说道,“老夫人说的是。”又朝谢蓁与谢云容微微抬手,“二位妹妹就请起吧。”

    “枫大哥肯原谅我们的哥哥,做妹妹的感激不尽。您大人大量,以后,就不要再嫉恨他们了,他们知道错了。”两人从地上爬起来后,又朝谢枫深深的行了一礼。

    几个做客女眷不知这中间的内情,便看着二人笑道,“这是哪个哥哥的妹妹啊,有这样的妹子真是福气了,谢大人也就不要再为难她们了,以一个小姐之身跪下行这等大礼,可见她们心中的诚意啊。”

    云曦的眸色一冷,这二人这是将了谢枫一军。

    不仅现在不能再为难这二人,要是以后对她们有什么冲突,也是谢枫小肚鸡肠在记恨了。

    谢枫紧抿着唇目光森冷直直地盯着二女。

    他虽然一副书生相,但从小被人追杀,又长期待在军营,早已生就一副不露自威脸孔,何况他此时心中有怒意。

    从眼中射出的两道寒光如利剑直扎二女的脸上。

    二人吓得忙低了头,再不敢废话。

    他唇角微微勾起,掩起眼底的怒意说道,“既然来做客了,就请到西院入坐吧,马上就要开席了。”

    谢枫招手叫过正朝这边走来的青裳与吟霜,吩咐二人领着女眷们去西院。

    等那些人走得看不见后,云曦对谢枫道,“哥,不用理会她们,没得弄坏咱们的心情。”

    谢枫轻嗤一声,“这二人哪里是来道歉的,这分明是来这里给我们家添堵的。

    谢云容兄妹几人从小欺负你,谢蓁的亲哥与堂哥上回在谢府时想联合算计我,而且还都是想置我们兄妹于死地的陷害。”

    “心胸狭隘歹毒的人都活不长久。”云曦勾唇冷笑,“那谢云容的两个哥哥不是都死了吗那安氏不是成了一把灰了吗”

    谢枫侧头看向她,渐渐的笑起来,“你说的对,害人之人老天迟早会收了他们。”

    绕过一处回廊与一座假山,便是夏宅前院小花厅。

    果然,小花厅中坐着三人。

    云曦没往里走,而是隐在门口一侧细细打量着屋中几人。

    她微微眯眼沉思,这场景似乎在哪儿见过

    谢枫见她不走了,一脸沉思着,他便也不走了,站在她身后也向里看。

    他进去也没用,那几人都不理他。

    云曦先朝当中一人看去。

    那人霸着主位,俨然一副主人的姿态,正施施然在喝茶。

    男子的年纪看着也就二十岁左右,面孔陌生,她从未见过,相貌普普通通,不是绝色倾城的那种,但也是属于俊秀公子之类。

    一身玉白长衫,尊贵无双。

    但吸引人的不是他的外貌而是他的神韵,那人眼波划过之处,让人心神一颤,自带一种威严。

    看他一眼,就有一种想跪倒臣服的冲动。王者之气毕露。

    云曦的目光停在他身上许久之后才挪开,又看往下首二人。

    下首一左一右坐着段轻尘与顾非墨。

    顾非墨没有戴斗笠,脸上如以前一样,显然,蜜蜂蜇的伤已经全好了。

    他今天穿着一身新衣,墨色暗纹锦袍,头发梳得前所未有的齐整,发髻上面戴着墨玉冠,更衬得容颜如玉。

    但,穿得正规,坐得却懒散没样儿,顾非墨整个人如无骨儿一般斜倚在椅内。

    他的眼神懒懒的瞥一眼上首的人又瞥一眼对面的段轻尘,眉眼里皆是不屑。

    然后,他又百无聊赖的用左手支着脸颊,右手捏着一只空茶杯当成玩具在桌上转着圈儿玩。

    段轻尘依旧是天青色长衫,通身贵气却不奢靡。

    他面带温和浅笑,正低声问着一个前来添茶水的仆人,关于茶叶的事情。

    上首那人忽然将手中的茶杯往桌上重重一放,清冷眼波朝顾非墨淡淡瞥去,轻嗤一声。

    “非墨公子,你手里把玩的那只茶杯是夏夫人最爱的一套茶具中的一只,你想将它打碎惹得夏夫人伤心”

    顾非墨闻言顿时吓了一大跳。

    他慌忙伸出双手扑去护杯子,哪知茶几桌太小,他又一时慌张,杯子咕咚着从他手中滚出去,滚向了地面。

    顾非墨的脸一下子惨白,整个人都扑向了杯子。

    扑通,哗啦

    小几桌被他的衣带带翻,他的额头重重的磕在了地上,摔得一身狼狈。

    但好在抢得及时,杯子被他的双手握住,高举过头顶没有摔碎。

    上首那人一声冷笑,段轻尘微微挑眉。

    顾非墨气得一脸铁青着从地上跳跃而起。

    站在门外偷偷看着屋里情形的云曦与谢枫双双吓了一大跳。

    云曦吓的是坐在上首的人,她微微扯唇,抿着唇掩着笑意。

    而谢枫则是惊吓顾非墨的举动。

    他低声地问云曦,“母亲从不对碗杯等物特别忠爱。买得也是普通的杯子,为什么上首那人要这么对顾非墨说。”

    为什么她抬头看谢枫,暗叹一声,“一言难尽,先进去吧。”

    云曦轻轻提着裙摆走进小花厅。

    顾非墨立刻放好茶杯,又拂了拂身上的灰尘,笑着朝她走去,“等你好半天了,你去哪儿了”

    云曦还没有回答,谢枫黑着脸走到云曦的一侧站定了。

    顾非墨的笑容顿时一僵,神色怏怏的坐回自己的位置上不说话了。

    云曦无奈一叹。

    她先走向段轻尘,盈盈拜下一礼,“睿世子送这等大礼,让云曦兄妹实在不敢收”

    顾非墨朝段轻尘冷哼了一声,扭着身子背坐着,那满脸满身写着都是对段轻尘的嫌弃。

    段轻尘对顾非墨的嫌弃与上首陌生人的冷眼皆是不理会。

    他看着云曦微微一笑,说道,“曦小姐既然能收下刘宅刘先生的玉观音,为什么不能收下轻尘的一对挂屏呢”

    云曦一怔,谢枫的眼神一眯。

    他马上看向云曦,小声问着,“你自作主张收了刘宅的东西”

    云曦默然,然后对段轻尘道,“收他的东西,因为他是邻居。”

    “那么,轻尘也以邻居的身份送与曦小姐,曦小姐不会拒绝吧”

    顾非墨当即哈哈哈的大笑起来。

    他拍了拍桌子指着段轻尘说道,“段轻尘,你是她哪门子的邻居别笑死小爷了你那睿王府离这里好几条街呢要说邻居,半个京城的人都是她邻居了”

    套近乎太明显了吧顾非墨看向段轻尘的脸色更不好看了。

    “轻尘并没有撒谎,轻尘有一座别院就在夏宅的另一侧,六年前就买下了。”

    顾非墨神色一噎,将笑声给吞了回去。

    谢枫眉尖一拧。

    云曦马上看向上首。

    上首那人没什么表情,正专心的喝着茶。

    “那么,就多谢睿世子的大礼了。”云曦道了声谢。

    “希望睿世子与夏宅一直是邻居。”顾非墨似笑非笑的说道,别的关系就肖想

    “当然,只要两所宅子不拆掉,就一直会是邻居。”段轻尘浅笑,然后,他起身拂拂衣袖又道,“轻尘事务繁忙,就先告辞了。”

    顾非墨大喜,伸手意欲挽起段轻尘的胳膊,“你那衙门里的事最重要了,你要是偷一下懒底下的人就该无法无天的违纪了,一定要无时无刻的监督所有朝中官员。替皇上分忧啊”

    段轻尘轻巧的躲开顾非墨的手,朝云曦微微额首,缓步朝花厅外走去。

    “云曦送睿世子。”

    “睿世子好走不送”顾非墨心情颇好的抖抖袖子,正要招手叫云曦,哪知云曦已跟着段轻尘走到外面了。

    他气得哼了一声,然后又看向上首那人,怎么看怎么不顺眼。

    他三两步走到那人的面前,“你是哪来的坐错地方了,快下来”

    说着,顾非墨伸手便去拉那人。

    “非墨”谢枫的声音在门口响起,“你要是真闲的慌,就到宅子里四处看看,还有什么地方不完善的,你给点建议。”

    顾非墨眸色一亮,“这主意不错。”正好看清夏宅的布局,免得以后迷路。

    他看着上首那人眉梢一扬,抖着袖子脚步轻快的出了小花厅。

    谢枫这才走向上首,看着厅中无人,他朝那人行了一礼,“奕亲王。”

    段奕离坐朝他走来,微微笑道,“曦曦的眼光最毒,怎么伪装都骗不了她。是她说的吧”

    谢枫默然,同时心中纳闷,她怎么知道这位是段奕

    “你不用理会我,该忙什么去忙什么。”段奕温和说道。

    谢枫看着他有些讶然。

    传说段奕极难相处,再加上上回他无礼的出现在云曦的卧房里,他对段奕便没有了好印象。

    “可您是王爷。”就算不喜欢,但对方身份在那儿,谢枫依旧客气着。

    “本王改了容貌,哪里是奕亲王是奕公子。”段奕微笑说道,然后,他脸色微微一变,“本王身边的人发现你们家的两个仆人很可疑,偷偷与谢五房的谢君宇见了面。一个二十岁左右的男仆,一个婆子,这事儿想必曦曦也知道,你也要留意一下。”

    谢枫惊讶的看向段奕。

    然后,他的眼神微缩,带几分怀疑的说道,“王爷为什么要舍弃权势与财富都高于在下许多的谢氏五房,来帮在下”

    段奕轻笑,“因为曦小姐,因为你是她哥哥。”

    “我妹妹”谢枫更是惊异,“王爷是大梁国最尊贵的王,为什么对我妹妹态度特殊”

    段奕眉梢微微一扬,浅浅笑道,“本王觉得现在你应该先关心谢氏五房的人混进你家宅子里的目的,而不是一直问本王与曦小姐的问题。因为这件事说来实在话长。”

    谢枫沉思了片刻后,点了点头,“王爷请在此休息,谢枫去去就来。”

    青一从小耳房里走出来,撇着唇说道,“主子,这谢枫怎么这么倔总对主子摆冷脸色”

    “本王可不这么觉得。”段奕轻笑,“你没看见他对段轻尘一直是以下官自居对顾非墨直接是驱赶吗而让本王在此休息”

    青一眨眨眼“是这么回事”

    段轻尘与云曦一直走到夏宅前院照壁处,绕过照壁往前走不了多少路便是府门口。

    他停了脚步,朝云曦微微一额首,浅笑说道,“曦小姐不用送了,到这儿就好。”

    云曦低垂眼睫微微还礼,“睿世子好走。”

    段轻尘低头看了她一眼,站离他三尺之外的紫衣女子亭亭玉立,似一朵傲然开在枝头的紫玉兰。

    她的长发如墨缎披散半身,一只白玉梅花簪插在发间,不施粉黛,眼波流转间,顾盼生辉,一言一行不矫揉造作。

    穿一身男儿装时,她又是别样风情,更是那些脂粉女子无法企及。

    有些人,哪怕死去,在他人身上仍可以找到相同,找到影子,相同的习惯与言语,相同的爱好,相同的脂粉气。

    可有些人,上天只造就一人,失去,便是永远的失去,无以复制。

    他的眉尖微动,眸光闪了闪,浅笑说道,“那么,轻尘告辞了。曦小姐请留步。”

    说完,他转身翩然离去。

    照壁一旁是新种上的密密的一丛扶桑花,碧绿的叶儿,殷红的花,开得灿烂。

    花枝后藏着一人,一身玉白色的裙裾,清丽似仙,而眼神却狠戾。

    她咬着牙正在心中诅咒着一人,“谢云曦,你敢抢睿世子,我谢云容今日定要你死”

    段轻尘的一对挂屏被仆人们抬到了前院的正厅里。

    云曦走进去的时候,一众人正在围观,啧啧声不断,“真漂亮,真是无价之宝。”

    “当然,这对挂屏,可是睿王府珍藏了多年的宝物呢,当初先皇想观上一观,睿王都没有舍得拿出来,今日睿世子却以邻居身份送来贺礼给夏宅,谢枫大人的面子可见不一般啊”

    “那还用说有这样的邻居真是幸运,在下也想做睿世子的邻居,可惜啊,他家的隔壁,是一片湖,盖不了房子。”

    “那你变条鱼住到水里。”

    “哈哈哈,我们只有羡慕的份了。”

    “谁说不是呢。”

    阵阵羡慕声传来。

    谢云容紧咬着下唇,一言不发,两眼似剑的盯着那对挂屏。

    “我记得你同睿世子走得近,他有没有往你家送东西”谢蓁走到她的身旁小声的问道。

    送东西怎么会送

    谢云容的下嘴唇都要咬烂了。

    那天在街上,段轻尘站着同谢云曦说话都不说累,后来他坐在马车里却说累了,这分明是嫌弃她

    她最初与段轻尘说话时,段轻尘的态度并不冷淡,一定是谢云曦搞的鬼。

    谢蓁在一旁又说道:“云容,你就咽得下这口气睿世子送谢云曦东西却还不同你说一句话直接离开要是有人敢抢我喜欢的男人,我就弄死她人不为已,天诛地灭”

    谢蓁不停的煽风点火,渐渐地,谢云容的脸色就变了。

    而谢蓁的唇角却微微的弯起,眼中闪着狡黠。

    “怎么可能,我谢云容与谢云曦势不两立”谢云容怒得咬牙。

    因为是睿世子送来的稀有珍宝紫玉挂屏,再加上段奕送的一扇六开门雕花宝石屏风,一下子将东西两院的客人们都吸引过来了。

    有家眷还带着孩子来看热闹,看夏宅挂挂屏。

    不知谁家的一个三四岁的白胖小团子调皮的在人群里穿来穿去。

    他身后则跟着两个急得满头是汗的嬷嬷。

    谢云容眸光一闪,走上前一步抓住了那小团子。

    两个嬷嬷跑过来对她千恩万谢。

    谢云容笑道,“我是谢府的小姐,嬷嬷们不嫌弃,让我带他玩一会儿好吗”

    两个嬷嬷互相看了看,见她穿得一身贵气,只好点了点头,“我们是羽林卫纪副统领家的家眷。小姐不嫌麻烦,就带他玩吧。”

    纪副统领

    谢云容的眸光闪了闪,那可太好了。

    当初就是纪恒带人抓了她二哥谢诚,正好让他背上黑锅。

    “就一小会儿,嬷嬷们放心好了。”谢云容弯了弯唇。

    小胖团子见一个漂亮的白衣姐姐牵着自己的手,别提多高兴了。

    谢云容则弯下身对他耳语了几句,小团子点了点头,放开谢云容的手就朝云曦那儿冲过去。

    胖团子虽然人小,但长得一身都是肉,简直像个肉球。

    他又是加快的脚步,冲出的力度可想而知。

    正站在挂屏前与仆人商议怎么悬挂的云曦忽然被人撞了一下。

    她心中大吃了一惊,她的周围全是她的人,怎么会有人偷袭

    身子娇小的云曦脚步踉跄了一下,眼看就要撞上紫玉挂屏时,这时,一道玉白色身影朝她飞奔而来,搂着她的腰身在地上打了几个转后,停下了。

    她回头朝身后之人看去,正是段奕。

    段奕柔声问她,“你没事吧”

    云曦摇摇头,然后又扭头看挂屏。

    但云曦的躲开,挂屏依旧没有得到幸免,倒在地上哗啦一声,成了一地碎片。

    一个孩子正倒在一地碎玉片间,大声地哭着。

    云曦赫然看向那个小团子,小团子的两个奶娘飞快地跑过来。

    一人搂起吓得大哭的小团子安慰着走开了,一人对云曦不住的道歉。

    “道歉有什么用这可是睿世子送来的,他前脚送来,咱家后脚就弄碎了,他会怎么想你们要负责这孩子不能走拦住他”夏宅的一个中年仆人见两个嬷嬷一身下人打扮,马上就不放在眼里喝斥起来。

    孩子吓得更是大哭起来。

    云曦的眼睛眯了眯,这是一个新来的仆人,居然如此不懂规矩

    她朝那仆人大喝一声,“下去这是你能做主的吗自有枫公子与夏夫人在,还轮不到你说话来人,将他拉到柴房去罚跪”

    很快,就人拖了这仆人走开了。

    “一个三四岁孩子弄坏的,你们怎么这么不讲理要留下孩子既然有孩子出门,那就一定有大人跟着,你们可以找大人说理,同一个孩子发什么脾气好没有教养”

    一个打扮富贵的年轻妇人走了过来。

    她伸手拍拍孩子安慰了几句后,对云曦冷笑一声,“曦小姐,这便是夏宅的待客之道”

    “算了,曦小姐,小孩儿不懂事呢。”

    “三四岁的年纪正是贪玩的时候呢,不懂事,曦小姐就不要怪孩子了吧”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纷纷指责起云曦起来。

    谢云容与谢蓁则躲到人群后冷眼看着笑话。

    纪恒的夫人可是个泼妇,又是个极为护儿子的主,与东平侯的老婆安夫人有得一拼,人称安夫人第二。

    眼下见三岁多的儿子被云曦与仆人喝斥,那火就腾地窜上来了。

    “这是出什么事了”谢枫与纪恒这时一齐走了过来。

    纪夫人看到自己相公来了,马上扑过去哭起来,一边哭一边添油加醋的说夏宅里欺负人。

    纪恒一向宠夫人,当下那脸色就变了。

    他冷笑说道,“谢枫,我看在平时你我二人关系不错的份上才来府上赴宴,你怎能任由令妹与仆人欺负我三岁半的小儿与夫人”

    云曦轻笑一声,“纪大人是不是查清楚了事情再说”

    “也许是误会呢。纪恒,你怎么为这么点儿事生气”谢枫上前拍拍纪恒的胳膊,被纪恒一把挥开了。

    “刚才咱们朝这边走来的时候,不是听到不少人在说了吗怎么误会了”纪恒依旧冷着脸。

    “你们谁听见曦小姐要责怪这小孩儿了”站在云曦身边的白衣男子忽然说道。

    谢蓁的眼神一眯,这人是段奕

    该死的,段奕又在帮谢云曦

    谢蓁的眼里闪过一丝怨毒。

    面上贴着人皮面具的段奕,开口说道,“那不过是一个新来的仆人不知规矩胡说了两句,你们没瞧见那仆人正送往柴房里罚跪去了吗

    谁家的仆人替主子当家的你们这么认真的听一个仆人的话,难不成家中都是主不主,仆不仆,仆人说了算主人都没用”

    众人想想也是,这主人还没开口呢,仆人说的哪算一个多嘴的仆人惹的事罢了。

    “那,依你们的意思”纪夫人看了一眼云曦与段奕说道,她也知道这挂屏贵重,真要让纪家赔,全家卖了也赔不起,是以,她才撒起泼来。

    “谢枫,如果你将这事一直揪着不放,你我就绝交”

    纪怛看着谢枫直接像看仇人,谢云容则是在心中一直得意的笑着。

    当初就是这二人联合抓的二哥,今天狗咬狗了吧,哈哈哈

    “依某的意思。这事就做罢吧。”段奕说道,“不过是一个走路还走不稳的孩子误撞了挂屏,一个一个都计较什么呢”

    “不是咱们计较啊,是因为这是睿世子送来的,假如睿世子问起挂屏呢”一个赴宴的客人说道。

    段奕又笑道,“这好像不是睿世子要计较呢,是你们看热闹的要计较吧睿世子既然将东西送与了夏宅,那么就由着夏宅的人支配好了。

    是挂着欣赏还是砸碎了玩都是夏宅人的事,睿世子也不能管吧他若真要管的话,要么不会送来,要么已经坐在挂屏这儿守着了。

    为什么送了东西后又匆匆离去呢可见他并不介意夏宅的人弄坏东西。睿世子一向大方,尔等不要坏了睿世子的名声。”

    一番话说得那看热闹的人哑口无言,他哪里敢坏睿世子的名声

    段奕又叫过青一,“去将家中的一对挂屏取来,送给夏宅,某家的挂屏可是当年先皇赏下来的,也是世上独一。

    夏宅的人是要砸碎了玩,还是以此还给睿世子以示歉意,或者再送与纪小公子撞碎着玩,由夏宅的人决定,某送出的东西如泼出的水,从不在意。”

    先皇赏赐的啊,那么也一定不输这一对碎掉的挂屏了。

    围观的人纷纷惊讶着议论起来。

    青一的动作很快,就在人们依旧围在正厅里闲聊时,青一叫出青二,两人施展着轻功一路跑到了奕王府,一个扛了一块挂屏来了。

    东西搬进夏宅正厅的时候,众人齐齐吸了一口凉气,颜色一样是紫色,但雕刻的花更繁琐更精美,不用说,现在的这对挂屏更值钱。

    谢蓁与谢云容则是嫉妒得要吐血。

    谢蓁只恨不得谢云曦快点死掉,一个瘦小没肉的女人,凭什么得了段奕的另眼相看送一对价值连城的挂屏给她摔着玩

    为什么这个人不是她

    她不服

    谢云容也是愤恨的红着双眼,谢云曦怎么这么好命那天有人花了十几万两买了八套名贵的首饰给她,今天这人又送一对价值连城的挂屏给她。

    不行,她谢云容不好过,谢云曦也不可以过得好

    两人见事情闹不大了,双双愤愤不平的离开了。

    谢枫朝纪恒一拱手,“纪恒,枫已经不介意了,再说,有这位奕公子送的挂屏,这事儿你也不要介意了吧,都是误会呢,是本府的仆人在坏事,枫一定狠狠的罚那个仆人。”

    纪恒见谢枫大方道歉,便也顺着台阶下,“是纪某冲动了,请谢大人勿怪。”

    纪夫人听说没她儿子的事,不用赔了,当下也高兴地对云曦与谢枫道歉。

    挂屏的风波过后,云曦却并没有就此揭过。

    段奕回了小花厅里继续喝着他的茶去了,云曦马上叫出青裳与吟霜。

    “那个乱嚼舌根的仆人还在柴房里吗”云曦的眸中冷芒一闪问道。

    青裳点了点头,“小姐,当然在了。枫公子说忙好了这场宴会再来审他。”

    “我可没有耐性等下去。”云曦冷笑一声,“有人在坏事呢,哪能不敲打敲打吟霜,你去将谢氏五房的谢蓁与谢锦昆的女儿谢云容找来,将她们二人带到柴房里。青裳跟我一起去审那个仆人”

    “是,小姐”吟霜转身往西院快步走去。

    “小姐怀疑是那两个女人搞的鬼”青裳忙问。

    云曦勾唇轻笑一声,说道,“上回在青州,醉仙楼的人已与谢氏五房的人成了死对头,那害人的谢家五房侄子谢君武被我设计让灾民将他打死了,后来我只身一人回京城时,

    又设计让南宫辰的人杀谢蓁的哥哥谢君宇。而奕王爷又说谢君宇没死成,只是受了伤断了一根胳膊,他是必会找醉仙楼的人报仇。

    这么大的深仇大恨,那谢蓁怎么会主动认错说是她哥哥们的错主动向我示好

    还有谢云容,那天王爷同我去翠云坊买首饰,她蒙着脸以为我看不出来,同样的设计想羞辱我。

    而谢诚第二次被大理寺抓是谢枫与纪恒一起去的,谢云容不可能不知道。你说,这二人都与我有如此大的仇恨,她们来了这夏宅里,一定没安好心。

    要不是谢老夫人带她们进来又在她们二人背后撑腰,她们又拦着谢老夫人当着一众客人的面,向我磕头道歉让我不好明面上动她们,本小姐早就将那二人收拾一顿撵出去了”

    青裳点了点头,说道,“小姐说的没错,这二人看小姐的时候,眼睫一直眨个不停,一定想着什么坏心思。”

    二人一边走一边说着话,这时,青衣急匆匆地朝云曦走来。

    “青衣,出什么事了”云曦朝她走近一步问道。

    “小姐,你刚刚让人送到柴房的那个仆人已经死了”

    “被人杀了”云曦的眼神一眯,“知道是谁干的吗”

    青衣摇摇头,“不,那人送到柴房时,奴婢就发现他已经死了。但没有看到外伤。”

    青裳想了想说道,“小姐,难道有人比咱们的武功都高,在青衣朱雀几人的鼻子底下杀了人杀人于无形或者是下毒”

    “那小姐岂不是有危险了”青衣的脸色顿时一变,“这府里今天有主子与顾小白脸还有枫公子都在,难道那人比他们三人都厉害躲开了他们潜入府里来害人的”

    云曦眉尖微蹙,“先去看看去。”

    主仆三人到了柴房,朱雀正蹲在一旁查看。

    “你看出什么情况来了吗”云曦也蹲下身来,“这人刚才在正厅里胡说八道引得纪恒与谢枫差点翻脸,我才让人将他关在这里。哪知一个时辰不到就死了”

    朱雀没说话,而是用一根棍子翻动着死掉的仆人。

    忽然,他口里“咦”了一声。<;">

    看过毒女戾妃的书友还喜欢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