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毒女戾妃最新章节 > 毒女戾妃最新章节列表 > 054章 神秘贵人(一更)
    赵胜的手劲很大,他一手捏着卖饼汉子的下巴,一手将饼子往他嘴里塞。

    卖饼汉子口里不住的嘟囔着求饶。

    赵胜放开了他,恶狠狠的说道,“说,你卖的饼子为什么你不吃?你是不是在里面下了毒?”

    双龙寨的几个守门的人也走来喝道,“老实交待,你为什么不吃自己的饼子?”

    赵胜双手钳着汉子的脖子,冷笑一声,“要么说实话,要么没命,你看着选!”

    卖饼的汉子吓得一脸死白,哆嗦着哭着说道,“大爷,小人也是被逼的,想讨个生活钱,小人也是受了他人的指使,才到这里卖饼子的。”

    赵胜的两只小豆子眼睛一眯,咬着一口牙说道,“谁指使的,快说!”

    汉子吓得哭起来了,“小人不认识啊。小人只管收了钱,他们给小人东西,让小人来这里卖的,大爷饶命啊——”

    双龙寨的人叫起来,“嘿,这人好狡猾,哪有被人指使还不知道是谁的道理?赵大哥,狠狠的教训他,他就会说了。”

    “不说是不是?”赵胜抡起手巴掌就朝卖饼汉子的脸上打去。

    然后,他又不解气,坐在那人身上左右手轮番开打。

    直打得对方哭喊着求饶才停了下来。“我说,我说,是两个年轻公子,但小人真的不认识他们。”

    赵胜的眼珠子一转,咬着牙将他一脚踢开,呵呵冷笑一声,“王爷说得不错,凡事留个心眼就不会吃亏!你想害人,可惜我赵胜不让你害成!”

    他心中已有数是谁想使坏了。

    赵胜将那卖饼的汉子又拎进了宅子里,仔细的审问。

    发现果然同他怀疑的一样,这饼子里面放了药,吃了就会口吐白沫,如同发生瘟疫一样的症状。

    “赵大哥,这是谁啊,这人可真是歹毒,要是咱们宅子里的人吃了这些饼子,中了毒,这要是传出去的话,谁敢同咱们接触?咱们分的粮食也没有人敢要了!”

    赵胜摸着下巴想了想,对宅子的人说道,“你们还是到老地方发粮食,我去找言当家商议商议。”

    ……

    云曦与段奕到了赵胜说的那所宅子附近。

    两人坐在马车里,一直观察了那所宅子很久。

    果然,他们见到了谢家五房的两个公子谢君宇与谢君武。

    “为了一个区区长公子之位,他们居然使出了这样恶毒的招式!”云曦看着那二人走进了宅子里,无声的冷笑。

    “你要怎么做?”段奕问道。

    “栽赃!”她的眉梢一扬说道。“他们害我,我便害他们,以牙还牙,不,十倍来还!”

    段奕伸手揉了揉她的脸,微笑道,“不急一时,他们的动作也没有那么快的,你昨天晚上在城中跑了一夜,现在,乖乖地回去睡觉,让赵胜盯着他们。赵胜这人不笨,稍加提醒一下,他会做得很好,你呢,不要事事自己做。”

    云曦还想说什么,却忽然被段奕摁倒在马车软垫上。

    他将脸凑近她的面前说道,“听话,马上睡觉,否则,我会采用非常手段。”

    云曦瞪眼看向段奕,知道自己再坚持下去,他又得将她劈晕了,索性老实的闭了眼。

    段奕见她没再闹,轻笑一声,扯了车内暗格中的毯子给她盖上。

    马车一路往驿馆而去。

    段奕靠窗而坐,他回头看了一眼闭着眼的云曦后,再转身时,已收了脸上的笑容。

    他的眉尖微微蹙起,藏着隐忧。

    袖子轻轻一抖,一粒蜡丸从袖内滑落到手上。

    他的手指轻轻的一捏,蜡丸碎了,一张小纸条露了出来。

    字条上的字很小,只有枣核般大小,也只写了五个字,“她到了青州”。

    段奕盯着字条看了许久,然后,才捏入掌心揉碎成一堆粉末抛洒到了窗外。

    他的神色渐渐地变得森冷,仔细看去,眼底隐着浓浓的杀意。

    云曦并没有睡着,而是睁开眼来看向段奕。

    段奕的背影微僵,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窗外。

    她发现,他常常这般静坐不语,似有无尽的心事。

    她问,他却总是微笑不答,再或者,就拿话题叉开。

    马车终于停下了。

    “主子,到驿站了。”外面,青隐叩了叩车壁说道。

    段奕“嗯”了一声。

    他回头看向云曦,见她闭着眼,凑上前看了她一会儿,才将手伸向她的腿弯,打算抱她进去。

    云曦这时却忽然睁开眼来,两眼晶晶亮的眨着眼睫。

    “你没睡?”段奕蹙眉。

    云曦没有回答他而是反问道,“段奕,出什么事了吗?为什么你坐着一直不说话?”

    段奕怔了怔,然后又浅浅笑道,“我以为你睡着了,又怎么同你说话?你的话问得奇怪。”

    “是吗?”云曦的眼神一直在他的脸上扫视着,心中升起狐疑来。

    段奕忽然弯起唇角,盯着她的眼笑道,“躺着不动,是想我抱你下去,还是……”

    “不要,我自己走。”

    云曦瞪了他一眼,然后飞快的掀起毯子从软垫上跳下来,自己拉开车门朝驿站里走去。

    段奕紧随其后也下了马车,但是,他却没有走进驿馆。

    “青隐,派十个人留在驿站里保护曦小姐,其他的人跟着本王去办事。”段奕沉声吩咐着。

    青隐有些讶然,说道,“主子,咱们的身边,加上属下一共也只有十四个人了,再说曦小身边不是还有青裳与吟霜么?车队里还有她的三个暗卫,需要这么多的人吗?”

    “让你吩咐下去就吩咐下去!”段奕的眸色一冷,沉声说道,“因为,青一派人发来秘信,说顾贵妃来青州了。虽然还不知道她跑出来是为了什么事,但是,最好别让她盯上了曦小姐,那个女人可是心狠手辣。”

    青隐惊异的说道,“顾贵妃又跑到宫外来了?上回主子将她刺成了重伤,要不是那个神秘人将她救走,她早就没命了。现在她怎么又出了宫?她这是不想活了吗?”

    “不管她是什么目的,总之,只要她一出宫,本王就要活捉她!现在,你马上吩咐下去,其他几人随我去捉那个恶妇!”

    “是,主子!”

    ……

    云曦进了驿馆,径直走进了自己的屋子里。

    她回头往身后看去,发现段奕没有跟着她进来。

    “小姐,王爷说有要紧的事情要办,让你自己梳洗后,吃早点再补觉。”吟霜与青裳抬了一桶热水走了进来说道。

    青州虽然一直在缺水,但段奕却没有让她在用水方面受着委屈,而是命青隐在驿站的院子里挖了一口深井,虽然水不多,但也足够云曦洗浴了。

    云曦望了望外面,这几日出入都是段奕陪着她,他也的确要忙着自己的事情了,因而,她只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

    驿馆里有十间屋子,她与段奕以及各自的随从就占了八间屋子。

    屋子不少,段奕却是每晚都要挤到她的屋中来。

    他不睡小榻,偏要挤到她的床上,跟她抢被子。

    好在他一直都是雷声大雨点儿小,只是做做样子,倒也没有再得寸进尺一步。

    她想起前世的小时候,他午休时被他往外赶,她却偏要赖在他的屋子里不走。

    有时干脆滚到床上抢他的被子。

    云曦梳洗毕,站在镜前望向镜中这个与谢婉相似**分的模样,想起往事微微出神。

    这时,外面小院中响起了赵胜的声音。

    “言当家。”赵胜进了院子就喊起来,“果然,那谢家五房的两个小子怀着坏心呢。”

    云曦眼中冷芒微闪,忙站起身来走到外间。

    “你又发现了什么?”

    赵胜说道,“言当家,今日一早,就有人到咱们新搬的庄子前卖饼,我见那人鬼鬼祟祟的模样,便逮着了逼问,果然,他老实的交待了说是有人指使他到庄子前卖饼的,但饼中掺杂了药,吃了就会口吐白沫,同昨天咱们抓的几个骗子死时的表情是一样的。”

    饼中掺假?放了药?

    “赵胜,我知道他们是什么意思了。”云曦微微勾唇冷笑,“那几个掺和了药的饼子呢?”

    “带来了。”赵胜走到门边招手叫过一个随从。

    那随从将手里的一个篮子拎到云曦面前的地上,“言当家,你看,他们做得还有模有样的。”

    吟霜走过来捡起一个饼掰开来,然后闻了闻。

    “小姐,这里面放了一种叫仙人醉的草药,如果服食了少量的药后,会口吐白沫,恶心呕吐,如果跟老鼠肉馋和在一起,就会毙命。因为这种药服下后会烧心烧肺的难受让人忍不住想跳脚,所以叫仙人跳。”

    云曦的神色一冷,她拎起赵胜带来的装有饼子的篮子,说道,“我不惹他们,他们竟然死抓着我不放,我哪能放过他们?他想下药毁掉醉仙楼的名声,我不如还给他们。”

    “小姐打算怎么做?”吟霜问道。

    “以牙还牙!”

    云曦拎着篮子出了小院。

    她从马厩里牵出一匹马来飞身跃上马背,策马扬鞭,飞快地朝谢家五房的两个公子住的宅院奔去。

    吟霜与青裳马上飞快的跟上。

    青州城不大,不多时,她们三人便到了谢家五房在青州的临时住所。

    三人藏在那所宅院对面的小巷子里查看情况。

    “小姐,进去有点儿难。”吟霜看着谢君宇两兄弟的院子说道,“奴婢发现那宅院门口守着的两个护卫。不像是普通的人,仿佛身手不错。另外,这大白天的,混进去也难。”

    青裳这时也说道,“小姐,要不,咱们装成这院子的仆人混进去。”

    云曦拧着眉,说道,“先等等,等机会。”

    她们三人躲藏的地方离谢家五房临时住所并不远,只有一条三丈来宽的道路。

    云曦低下头微微阖眼,凝神听着那宅院的动静,那里面的人不少,闯是不可能的,只能偷偷的混进去。

    就在刚才,她与段奕已经坐了马车来过一次,但是,刚才的人明明不多,为什么只过了一个时辰,里面的护卫多了五六倍?

    云曦这时忽然听到隔壁院子里传来妇人的说话声。

    “宝贝们,动作快点,前面谢家的两位公子请你们快些去呢!说是来了大贵人,服侍好了有重赏。”

    “知道了,妈妈,这不正在梳妆吗?好奇怪啊,这一大早的叫人去做什么?不是应该是晚上的吗?”

    “我的傻宝儿,人家出钱多,管他白天还是晚上,兴许有人有那种爱好呢!”

    然后,屋中是一阵嘻嘻的笑骂声。

    云曦的眸色一亮,“青楼?”真是天助她也。

    “你们二人先回吧,我一人进去就好。”她从吟霜的手里接过装饼的篮子,说道。

    吟霜与青裳马上低声的惊呼了一声,“小姐,不行的,你的武功太弱,万一遇到危险可怎么办?你这不是羊入虎口吗?”

    云曦正将饼放在篮子上的那块遮盖的布上面,然后包了一个包裹往身上一背。

    她对二人说道,“你们听得有我远吗,行动有我快吗?有危险来时,我早就听到声响跑掉了,所以你们不用担心我,你们二人先回去通知赵胜,让他发粮食的时候当心一点。”

    说完,她袖中的银链子一卷,跳入了刚才有女子说话的宅院里。

    青裳与吟霜急得跳起来,二人二话不说的也跟着跳了进去。

    但是,她们的听力不及云曦。

    云曦凝神听着宅院里面的说话声,没有走弯路,很快就找到了那几个说话的女子。

    而吟霜与青裳还在院中傻傻的寻着。

    三个女子,一个妇人,正在屋中更衣。

    屋子不大,却是堆了好几个架子的衣衫。

    云曦伸手朝站在离门边最近的一个女子的脖子上劈去。

    那女子眼皮一翻,晕了过去。

    她飞快的将女子拖到暗处,然后换上了她的衣衫。

    “青青,兰兰,小紫儿,你们好了没有?”

    “青青好了。”

    “妈妈,兰兰也好了呢!”

    “小紫儿?”那妇人高呼了一声,捏着帕子朝云曦喊道,“你躲在那儿干什么?照个镜子照那么久?快点儿,那边又催了。”

    云曦轻轻的“嗯”了一声,提着裙子走到两个女子与那妇人的面前。

    她往脸上蒙了块面纱,袖中的小刀已滑在手腕处。

    如果这几个妇人发现她们的人已被换,而不同意她进对面的宅子的话,她就打算来狠的,拿刀来威胁她们。

    谁知那妇人往她身上看去,眼睛一亮拉着她转圈看了一番,笑道,“小紫儿,这异邦的服饰穿在你的身上就是好看。还有这面纱,只露了一双桃花眼,生生勾人的魂呢!”

    云曦不知道那小紫儿的嗓音是怎样的,不敢多说话,便只是轻轻的“嗯”了一声,朝那妇人眨了眨眼微微一笑。

    “好了,走吧,对面的客人已经等候多时了。”那妇人的手一招,带着三个女子出了宅子往对面的宅院走去。

    其他两个女子的手里都抱着琴盒琵琶等物,云曦也抱了一个琴盒。

    只不过,她的琴盒里没有琴,而是一大包用老鼠肉的肉饼子,她要找机会弄到对面的宅子里去。

    “对面四美园的。”那妇人一指她身后的宅子对两个护卫柔媚一笑说道。

    站在门口的两个护卫朝云曦等人扫视了一番,然后又将目光落在她们手里的乐器上面。

    “打开来看看。”护卫冷声说道。

    云曦的神色一凛,微微蹙起眉来。

    查得这么严?

    她的心中马上飞快的盘算起来想着行策。

    青青与兰兰一一将手里的乐器给那护卫看了。

    到了云曦这里时,她忽然脚下一个踉跄,推了一把站在她前面的兰兰。

    两人一齐跌到了宅院里面。

    妇人吓得赶忙走过来赔礼道歉,“我这两个徒儿紧张胆小呢,不是有意的,请两位爷不要罚她们。”

    护卫还想抢云曦手里的琴盒打开来看,便不顾妇人的道歉冲到云曦的面前。

    云曦正想着怎么过这一关时,一个男子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怎么去了这么久?贵人都等急了!还不快点进去!”

    “是,大公子!”护卫马上放了云曦。

    云曦抬头朝那说话的男子看去,发现正是谢五老爷的儿子谢君宇。

    她抱起琴盒从地上爬起来,低下头微微勾起唇角,眼中厉芒一闪。

    她没有惹着他,他居然敢冒着被天下人耻笑的风险来陷害醉仙楼。

    那么,到时候他哭爹喊娘时休要怪她不客气了。

    “都随我来,动作快点!”

    谢君宇朝云曦几人招了招手,领先一步朝后院走去。

    妇人走到云曦的身边,压低了声音说道,“你怎么搞的?怎么会摔倒的?万幸的是谢家公子不计较,否则咱们都得被赶走,到手的钱可就飞了。据说,你们要服侍的是一位大贵人,钱出得很多。”

    兰兰则是朝她冷哼了一声,扭着腰身走到她的前面去了。

    云曦听着妇人的训话也仍是“嗯”了一声,低着头跟着几人走。

    而她的眼睛却是不时的观察着周围。

    然后,她的眉尖微微拧起。

    这所宅子,今天清早时,他与段奕来过一次,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只是一个普通的大户人家公子住的别院而已。

    三五个普通的护卫与几个婆子丫头在院子里忙着。

    怎么才一二个时候后,就多了这许多高手?

    门口那两个护卫也是临时增加的,园中随处可见身姿矫健的护卫。

    是谢家五房的人有钱养得起这种一等一的高手,还是全是那个“贵人”的?

    她与段奕来时,已粗粗的了解了宅子的路线图。

    厨房就在前院的西边角落里,但谢君宇此时却是带着她们往东边走。

    这完全是两个相反的方向。

    云曦又在心中想着计策,就这样跑到厨房去,只怕东西还没有放进去,便被人发现了。

    打草惊蛇可就前功尽弃。

    看那谢君宇的神色,也是个狡猾的人,那么再想算计他,也难办了。

    不多时,她们随谢君宇到了东边一处厢房里。

    厢房颇大,看着有七八间的样子。

    云曦几人被安排在最边上的一间屋子里,等着里面贵人的召唤。

    不多时,便有小丫头捧着茶盏来了。

    趁着妇人与其他两个女子说话的机会,她悄悄的对小丫头说道,“我的琴弦不小心被我弄断了,我怎么也接不上去,想借用厨房大婶剔肉的小尖刀,不知厨房在哪儿?”

    说着,她从头上拔上一只发钗塞到小丫头的手里。

    那发钗是金子的,小丫头的眼睛一亮,也不敢云曦说的话是不是有问题,口里说道,“你随我来吧。”

    云曦抱着琴盒悄悄的随了小丫头到了厨房。

    还没进门,她的眼神攸地一冷,伸手将丫头劈晕了,然后飞快的将丫头拖到厨房一侧的柴草堆里藏了起来。

    云曦扔掉了琴盒,拿着那包老鼠肉饼子的包裹闪身进了厨房。

    厨房里热气腾腾,互相看不清面容。厨娘们都忙着手里的活,没人注意到她进来了。

    云曦将事先揉碎了的肉饼子掺和进了一锅煮着的汤里,然后又找了根棍子搅拌均匀,这才悄悄的出了厨房。

    她屏住呼吸,一路上躲开着宅子里的护卫,眼看就要走到院墙边上时,宅子里忽然传来尖叫声。

    “有刺客!”

    “抓刺客了!”

    云曦眼神一眯,她被发现了?

    来不及想太多,她甩出手中的银链子往一株树上绕去,这时却听到一个妇人嚷道,“圣姑,那个女人手里有端木雅的银链子!”

    “别让她跑了!”

    云曦神色一凛,还真的是抓的是她。

    这几个蒙面的妇人居然认识她的链子,还知道谢婉的母亲端木雅,她们是谁?

    那个说话的蒙面妇人动作很快,手刺刀剑朝她奔来。

    她拔出手里的小刀迎上敌人,但短刀哪里敌得过长剑?

    她只得飞快的闪身躲着刀剑,想着只要跳出宅子,就会与吟霜青裳会合,她就安全了。

    但那几个妇人仿佛发现了她的心事一样,一步一步的紧逼着不让她逃走。

    这时,宅院里的大批护卫们也跑了过来,“抓住那几个蒙面的女人!她们全是刺客!”

    “没时间抓活的,抓死的!杀了这小丫头!”一个蒙面妇人对身边的两人吩咐道。

    云曦暗道一声糟糕,这三个妇人原来不是神秘人。

    眼看那长剑就要朝云曦刺下,一人朝她奋力扑来,生生替她挡了一剑。

    “快走!”他道。

    这声音——

    南宫辰?

    ------题外话------

    还有一更会很晚,亲们可以明早看,么么达o(∩_∩)o(..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