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毒女戾妃最新章节 > 毒女戾妃最新章节列表 > 005章 谢锦昆的烦恼
    谢锦昆一早坐了轿子进宫上朝,轿子一落地,他便命长随谢来福将轿子停在一旁,正准备坐了宫中专有的轿子前往鸿宇宫正殿上早朝。

    这时,他看见前面顺天府的崔府尹也坐了轿子来到宫门前。

    只是那崔府尹不像以往那样对他客气,而是一停轿,便气哼哼地扯了轿帘大步往宫门里走去。

    看见谢锦昆也不打招呼,恨不得踩碎脚下石砖的冒着火气。

    谢锦昆的脸色攸地一沉,这崔府尹竟然见了他当没看见三品官见了他这个正二品当成是透明人

    还一大早的甩他脸色

    他假装咳嗽一声以引起对方的注意。

    这声咳嗽也的确是引起崔府尹的注意了。

    崔府尹早就看见了谢锦昆,但他不想理会这人,平时太狗眼看人低的货,他不屑为伍。

    但随后他想起自己要进宫的事,便停了脚步,有心膈应一下谢锦昆,便上前一步客气的微笑,再拱起手深深一礼。

    “哦,原来是谢尚书,巧啊,谢尚书也进宫呢”

    真是睁着眼睛说瞎话,谢锦昆在心里对这崔府尹厌恶了几分,一大早的不进宫上朝难道进宫赏花

    “当然是上早朝了,离早朝的时间还有小半个时辰呢,这都到了宫门前了,崔大夫怎么走得这样急”

    怎么能不急他要急着告状去崔府尹忍着一肚子的火,却忽然对谢锦昆笑道,“大人有所不知,昨晚上,东平侯家的长子安世子涉嫌杀了人,本官正忙着写案宗呢,想着早点向贵妃娘娘汇报了案情,早些回府查案。”

    谢锦昆闻言身子立刻一呆,忙拉着崔府尹低声问道,“安世子杀了人这是怎么说的可是当真事情的经过倒底是什么崔大人能不能透露一二”

    看到谢锦昆一脸焦急的模样,崔府尹的心头竟有一种莫名的畅快感。

    一向都是谢锦昆看到别人倒霉他心头乐呵,现在轮到他了,他大舅哥家出了事,他还能安然高枕

    崔府尹微笑说道,“抱歉得很,谢尚书,案子没有完全查清之前,都属于机密之事,下官看在与谢尚书多年同朝为官的份上,才透露一二,旁人可是不会这样的。”

    谢锦昆不禁拧起眉尖,一早来上朝的好心情全被破坏了,也不同崔府尹寒暄了,袖子往后一甩转身急急往宫外走。

    走了两步发现这样回家可是藐视君王,只得又进了宫在通政司递了折子告假。

    崔府尹看到谢锦昆一副火烧眉毛般心急的模样,却是一脸乐呵呵,连走路的步子都变得轻快多了。

    当然,崔府尹还不知道谢锦昆要将女儿嫁给安强,否则更会大笑三声,骂一声活该

    崔府尹刚走到顾贵妃的凤鸾殿偏殿的外面,就看见段奕也朝这边走来。

    他讶然了一瞬,然后又立刻跑过去拦着段奕一阵哭诉,“奕亲王,你得帮帮微臣啊”

    他早听说东平侯的夫人是个泼妇,没想到竟然这样泼,竟敢打了顺天府的八品差官。

    八品虽小,但也是入了官籍的,也是拿着朝庭俸禄的人,怎么任由一个命妇污辱责打

    正如刘捕头说的一样,打了下面的下属便是如打了他一样分明是丝毫也不给他这个顺天府尹面子。

    偏偏那安夫人的内侄女是贵妃跟前的红人,他想告状的话,还只得求这位奕亲王了。

    段奕来的也早,之所以没有到鸿宇宫上早朝,等的便是这位府尹大人。

    这一出戏正是他在背后主导着,他又怎能不来推波助澜一番

    段奕对崔府尹施施然一笑,“崔大人不急,顾贵妃自然会为你作主的。”

    “可是王爷,东平侯夫人的侄女是贵妃身边颇为信任的董尚宫,而东平侯也深得贵妃娘娘的任信,下臣现在只是帮一个下属说话”

    “崔大人,一切见了顾贵妃再说,也许并不如你想的那样呢”段奕微笑说道。

    据青山酷司的人查访,丽衣坊的丽娘可为这顾贵妃办了不少“大事”,倘若得知是自己宠信女官的亲属捣毁了她的一个暗桩,只怕,拔草带泥巴,一拉便是一大串了。

    安府想与谢府结亲,他不阻拦,但让曦曦嫁给安强,他可不答应。

    安强出了事,这亲事自然结不成了。

    “但愿如王爷您说的啊,到时候要是贵妃娘娘偏袒安家,王爷可得帮微臣说说话啊。”

    “这个自然,本王一向负有正义感,刘捕头无端被打,安家做得确实过份。”

    而东平侯府里,安夫人却是一晚上没有睡,天刚亮就命人备好马车出府。

    她得赶在宫门开的第一时间进宫觐见顾贵妃,顺天府没有证人只拿有证据的情况下就说她儿子是杀人犯

    这口气她咽不下

    那老匹夫是不是太逍遥了

    安夫人和东平侯说了这事,东平侯也没有反对,他不喜欢那崔府尹,正好让夫人教训一下他。

    反正夫人闹事,也只是妇人的无理取闹,能出多大的事

    再说了,宫中不是有董尚宫在吗董尚宫可是他夫人娘家的侄女,是最得顾贵妃信赖的心腹女官。

    宫中有人好说话,因此,安夫人气势凶凶的进了宫。

    有她侄女帮忙,对于让顺天府崔府尹吃些难堪,她是信心满满。

    董尚宫董菁是梁国有名的才女,经通政事,善书写,本来是入选宫中做秀女的,五年前被顾贵妃看中选在身边做了尚宫协理殿内外的政事,很得顾贵妃的喜欢。

    董菁也聪明,知道后宫中虽有美人不时选来,但大多不是意外病死掉了,就是犯了事处罚了,或是降为罪婢关进了冷宫。

    当一个皇上的美人,倘若没有强有力的娘家来支持,一辈子难以出头,何况还有一个阴毒的顾贵妃在

    既然手握大权的顾贵妃看上她,她乐得从深重宫闱里抽身,行走在朝堂后宫之间,做个自由人。

    彼时,董菁一见自家姑母一大早的哭肿着眼来见她,惊愕了一瞬,待问清事情经过,忙安慰说道,“姑母,你放心吧,娘娘会主持公道的。”

    董菁心中也恼火着顺天府欺人太甚,竟敢诬陷她表哥

    当然,安夫人并没有对董菁说出安强晚上到了曲艺坊听曲子一事,而安强也没有说他逼迫女子强行欢好,害得女子逃跑时跳窗摔死的事。

    安夫人对董菁只说那顺天府捡了安强的东西就诬陷他是杀人凶手。

    董菁在凤鸾殿的外殿一间耳房里安慰着自家姑母,而凤鸾殿内殿里,顾贵妃正在对自己的暗卫们发火。

    一早醒来,她听了兰姑的汇报,气得将身边的几个暗卫侍女轮番打了一遍,更是生生掐断了手中一只发钗。

    “到底是怎么回事本宫派丽娘拦截那段奕,反而丽娘她自己不见了丽衣坊还遭遇强盗抢劫”顾贵妃的凤眸中冷芒翻滚,“一群没用的东西,丽娘到底去了哪里是什么人将丽衣坊给毁坏了”

    几个暗卫忍着身上被打的伤痛低了头,皆是说不知道。

    “娘娘,奴婢们按着平时与丽娘的约定时间到丽衣坊去,就看到屋中被翻乱了。紫二娘和紫三娘,被人脱光了衣衫扔在床上,但是已经死了。”

    “看得出是什么人杀的吗”顾贵妃冷声喝问。

    “娘娘,她二人是中了丽娘的毒而毒发身亡的。”侍女们回道。

    “丽娘施的毒”顾贵妃冷艳的眼神一眯,“这事儿可有点蹊跷了。再去查,一定要找到那个闯入丽衣坊的人,敢杀本宫的人,本宫绝对不会放过”

    “是,娘娘”

    刚打发走了暗卫们,又有小太监进来回话,“娘娘,东平侯夫人求见。”

    “东平侯的夫人这么一早来干什么”顾贵妃因为丽衣坊里进了贼,心腹爱将失踪心情不好,就懒得理会安夫人,“不见,本宫正忙着呢。”

    但一旁的兰姑却说道,“娘娘,咱们上次在在顾家梅园里得罪了不少高门贵妇,为什么不趁机缓和一下这种对立局面呢也显得娘娘仁慈啊东平侯夫人既然来见娘娘,甭管是请安还是有事相求,只要娘娘见了面,她一定会感激的,将来在夫人们的圈子里一传扬,娘娘的名声不就又回来了吗”

    顾贵妃正往头上插花钿的手一顿,想了想后转而一笑,“你说的有几分道理。再说那安夫人不是董尚宫的姑姑吗本宫也不好驳了董尚宫的面子不是吗”

    如此一合计,顾贵妃便来到外殿。

    安夫人见顾贵妃来了,忙上前匍匐跪倒在地,“娘娘,顺天府捡到儿子的随身物品,就说我儿杀了人,如此草率办案,只怕会草菅人命,求娘娘做主。”

    她的侄女董菁也俯身一礼在一旁说道,“娘娘,臣女的表哥是被人冤枉的,求娘娘做主。”

    顾贵妃微笑的抬手示意二人平身,说道,“本宫自当会为你们做主,那崔府尹办案有时的确不近人情了。”

    丽衣坊出了这么大的事,都是那崔府尹失职居然没有人向她汇报

    顾贵妃心中的天平已倾斜于安夫人这边。

    安夫人一喜,不住的磕头谢恩,“多谢贵妃娘娘。”

    她长长的松了口气,只要顾贵妃保她儿子,安强就不会有事了。

    这里顾贵妃刚安抚好了安夫人,又有小太监来传话,说是奕亲王与顺天府尹来了,要急着求见贵妃娘娘。

    顾贵妃冷笑一声,艳美的容颜抹上一抹肃杀,“让他们在偏殿等着。”

    段奕这是摆开了在跟她做对了么竟然屡屡见他跟臣子们在一起。

    顾贵妃带着安夫人与董菁到了偏殿,看到段奕一派闲适的模样,她的心中就冒火。

    但想到此时还不是与他撕破脸的时候,机会不成熟,反而会前功尽弃,顾贵妃便交将心头之火咽下了,只是脸上的笑容便多了份牵强。

    董菁看到段奕,含笑走上前,低身一福,“臣女见过奕亲王。”

    段奕仿若未闻,直接从她面前走过,找了张椅子自己坐下了。

    董菁的脸上一僵,随后,自己起身立在顾贵妃的身后,只是看向段奕的眼神变得怨恨起来。

    顾贵妃看着段奕嫣然一笑,眼底却是藏着不易察觉的杀意,“奕亲王来本宫这里所来何事啊一大早的,不是来看望本宫的吧”

    “当然不是,本王是陪崔大人来的,崔大人担心进不了凤鸾殿就被人哄走,让本王给壮壮胆。”说着他看向崔府尹,“崔大人,有什么委屈快说出来吧,贵妃娘娘一定会为你做主的。”

    安夫人看到崔府尹,恨不得扑上前咬死他,都是这老匹夫,竟敢指使人到府里抓他儿子。

    崔府尹马上跪拜在地,“微臣见过贵妃娘娘。求娘娘做主,安夫人命仆人打了顺天府的刘捕头,藐视朝臣,阻拦顺天府衙役办差”

    侍立在顾贵妃身后的董菁冷笑说道,“崔大人颠倒是非,明明是那刘捕头半夜私闯臣子内宅,仅赁一件证物就说安世子杀了人,这事可有点牵强”

    “哦你们双方都说对方不对,不如各自为自己辩护吧。”顾贵妃坐在凤榻上,一副公平处事的姿态。一边是自己爱臣的亲戚,一边是难缠的段奕与顺天府尹,她便做个两边都不得罪的中间人。

    “娘娘”安夫人当先跪下了,“臣妇的儿子并没有杀人,这顺天府崔府尹却只拿了件证物就到臣妇家里拿人,臣妇觉得冤枉。偏那刘松到了府里又态度蛮横,臣妇是自卫才失手打了他,并不是藐视朝臣。求娘娘明查”

    “你你这蛮妇”崔府尹急起来,“你颠倒黑白”

    段奕看了一眼安夫人,又看向崔府尹,淡淡说道,“崔大人,你不是抓了证人吗为什么不传证人”

    崔府尹一窒,对了,他有证人啊,忙对顾贵妃叩头,“娘娘,微臣有证人证明那安世子杀了人,还纵容下人入室抢劫。”

    安夫人急了:“娘娘,他在胡说,我东平侯虽不是富甲天下,但养活几个下人还是绰绰有余的,他们平日里吃的用的不亚于一个乡绅。”

    “那就将证人带上来啊,本王也很好奇,究竟是不是安世子杀了人。想必贵妃娘娘也很好奇呢。”段奕微笑说道。

    顾贵妃冷眼看向段奕,脸色一沉,心中恨道,他就是个来给她施加压力的,却也只得说道,“崔大人就将证人带上来吧。”

    安夫人与董菁互相看了一眼,心中也开始咕咚起来,怎么还有入室抢劫安强可没有说啊。

    因为崔府尹是下定决心要出一口恶气,所以他进宫时也命人带了证物证人与那被打的刘松,一齐等侯在宫门外。

    顾贵妃一说让他宣证人,他飞快的唤出自己的长随,“将证人证物与刘松都传来”

    长随领命飞奔而去。

    很快的,刘松被抬进了凤鸾殿的偏殿下,还有那曲艺坊的班主也来了。

    班主头次进皇宫,虽然有人跟他说他徒弟的死贵妃娘娘会做主,但毕竟是乡下人,到了殿中就惶惶不安的跪下了。

    刘松却不怕,他被那安夫人打得整个下半身血肉模糊,大夫说要躺一个月才能下地,他哪里咽得下这口气

    见了贵妃就在地上磕起头来,“娘娘,安夫人说不管是谁,天皇老子来了,就不能抓她儿子,赁谁来了都会打,这完全是在藐视朝臣啊”

    安夫人有自己侄女撑腰才不惧怕刘松的告状,冷笑说道,“刘捕头,你连证人都没有,连堂都不过就来我东平侯里抓人,是谁给你的胆子”

    “安夫人,卑职当然有证人,就是这位班主,他看见安世子从丽衣坊的院墙里跳到他的院子里。而当时,丽衣坊里已有两名女子身亡,并且,现场还有他的玉佩与贴身衣物留下,试问他自己的亵裤旁人怎么能得到分明是他猥琐丽衣坊的两个女子后仓皇逃跑掉下来的。”

    而此时顾贵妃的眼神骤然一冷

    原来是东平侯的儿子进过丽衣坊

    她袖中的手指紧紧的握成拳头,敢动她的人便是找死

    段奕对那曲艺班的班主说道,“班主,是不是那个胖胖的年轻公子自称为安世子的到过你的曲艺班你别怕,说实话本王会保你安全。”

    班主听到有位王爷保他,忙抬起头来,见那人身着一件锈着暗龙纹的浅绯色锦袍,外罩一件玉白色披风,笑意浅浅,尊华无双。

    班主虽是外乡来的人,但也见多识广,不用说,这位一定是人人口中说道的奕亲王,因为整个大梁国只有他敢随意出入皇宫不惧怕顾贵妃的权威。

    “回王爷,小人的确看到安世子从丽衣坊的院墙上跳到小人的院子,因为那安世子想强占小人的徒弟逼得她跳窗自杀了,小人气不过一直想将抓住他呢,见他从丽衣坊里出来,所认一直侯在院墙下,谁知他力气太大,小人拦不住还是让他跑掉了。”

    “你胡说”安夫人跳起来。“我儿子没去过丽衣坊”

    “放肆”顾贵妃早已怒不可遏,自己查来查去,原来是东平侯的世子搞的鬼,毁了她的丽衣坊。

    倘若说别人还有点怀疑,但东平侯的儿子就说得过去了,那丽娘一向打扮妖艳,店里的女仆也是个个妖娆,安世子又是个好色的。

    而丽娘听说是受了伤,想必安世子趁着丽娘受伤时闹了丽衣坊。

    顾贵妃突然的发怒吓得一众人都不敢吭声了,唯有段奕坐在一旁仍是浅浅笑着。

    顾贵妃忍着怒火不紧不慢的说道,“证据证人确凿,安夫人还有什么好说的本宫理解你心疼儿子,但也不是这么个心疼法,竟然还指使仆人打了朝庭的官差,按着大梁律法可是要坐牢的。”又瞥了一眼董菁,“还有你,安夫人护子心切不分是非,你呢竟然也跟着参合”

    安夫人的脸色早已吓得惨白,一个劲的说着“请娘娘恕罪”。

    而董菁也是吓得不轻,心中不停的怨恨着姑母没有将事情说清楚,害得她跟着被贵妃责怪。

    段奕这时忽然一笑,“娘娘办案当真神速,奕很是佩服”

    顾贵妃暗暗的咬碎了一口银牙,段奕这分明是在笑话她

    “崔大人,这案子如何办,就不用本宫教你了吧。”顾贵妃脸色阴沉的说道。

    “娘娘,臣自当办好这件案子”有贵妃娘娘发话了,崔府尹的腰杆也直了。

    安夫人只觉得天旋地转,竟然晕了过去。

    因着顾贵妃的秉公处置,崔府尹的腰杆倍儿直,当下就带了衙役亲往东平侯府缉拿安世子安强。

    顾贵妃不想将人得罪干净,只责骂了董菁,对安夫人反而进行安抚,说要怪就怪顺天府崔府尹办差太铁面无私,她也不好阻拦,因为还有上头的皇上与朝中的百官们盯着呢。

    贵妃娘娘安抚她了,安夫人还能说什么只是从此恨上了崔府尹。

    青衣最先得到这个消息,她兴冲冲的告诉了云曦,“小姐,老爷竟然还要将你嫁到安家去,那安强都被抓走了,还怎么结亲”

    云曦低头略一沉思,对青衣说道,“咱们去将这事告诉给老夫人。”

    青衣眼睛一亮,笑道,“小姐,这叫搬石头砸脚,谢尚书将小姐的生辰八字送到安家,如今安家正吃着官司,人家躲还来不及呢,他还上敢着送去,老夫人一定会生气。”

    因为消息是段奕第一时间让青一来告知青衣,青衣再说与云曦听的,因此谢府里还不知道安家出了事,依旧是一派平静祥和。

    老夫人的百福居里,赵玉娥正与谢家老夫人在闲聊,见到云曦进来,赵玉娥忙笑着迎上去拉着她的手,“曦表妹,快来看看我做帕子好不好看”

    云曦只敷衍着点了点头,说了声“好”,然后眼圈儿红了一红,扑通一声跪在谢老夫人的面前。“老夫人。”

    谢老夫人的眉头不禁一皱,说道,“这是怎么啦”

    她虽然对府里的子孙们说不上特别的喜欢,但也不会过分的反感。行事,一向持着一个公平的态度。

    “孙女听到仆人们在私下议论着,说是安世子打死了人,连贵妃也惊动了,现在已被关进了顺天府,说是不久就要被砍头了。既然安世子就要有牢狱之灾,为什么父亲还执意将女儿的庚贴送到安家

    难道让孙女空担一个虚名守着空房吗安家对我娘对谢府又没有滔天大恩,为什么要牺牲孙女一生的幸福让孙女去奔火炕”

    云曦说着说着还捂着脸嚎啕大哭起来。

    赵玉娥惊得张大了嘴巴,“外祖母,曦表妹要是嫁到安家,可不就跟守活寡一样了那就太可怜了,名声也不好啊,还是个犯事的相公。”

    “居然有这等事”老夫人惊得坐正了身子,“别哭了,你先起来说话。”

    云曦却仍是跪着不动,一直抽泣的哭着,“老夫人如不相信可以问老爷与大夫人啊,下人们都知道了,他们也一定知道呢。”

    老夫人的脸色顿时气得铁青,她倒不是心疼云曦守不守活寡,而是担心安强惹了事,谢家还上敢着送一个女儿过去的话,会不会引起顾贵妃的反感而间接的嫁祸给谢府

    哪怕贵妃不降罪,谢家也会被世人笑掉大牙,谢家的女儿就这么贱了

    更让人生气的是,出了这么大的事,连下人们都在议论了,她这个谢氏主母竟然毫不知情那夫妻俩是想架空她吗竟然不将她这个谢府主母放在眼里了

    “金珠,去,速速将老爷找来”

    老夫人狠劲的一拍桌案,朝外面的侍女大声的喊道。

    安强昨天杀了人,谢锦昆昨天将云曦的生辰八字送到安家,他这是在毁谢府啊

    金珠在外间隐约听到里面的三小姐在哭,又说什么安家出事,便不敢怠慢飞快的朝前院谢锦昆的书房跑去。

    只是谢锦昆不在,金珠只得空手回来复命。

    “老爷不在,你就到府门前等着,他回来后让他马上到我这里来”老夫人气得直喘气。

    “是老夫人,金珠这就去,您别生气了,当心身子啊。”金珠给老夫人拍了拍后背说道。

    “快去快去”谢老夫人挥手赶走金珠,她不气才怪,谢安两家结亲,并不等同他谢府就是低上安家一等。

    谢锦昆早上没有上早朝,也没有回谢府,而是告了假直接去了东平侯府找安老夫人。

    彼时安夫人正听着丫头们说着安强的事。

    “老夫人,昨天夫人命人打了顺天府的刘捕头呢。”丫头说道,“刘捕头半夜三更的来拿人,也不太将咱侯府放在眼里了,想必夫人是生了气了。”

    安老夫人抿着唇,略有所思,“强哥儿顽劣,他娘这样宠着他,只怕会出事。”

    “老夫人,怎么会呢”丫头给安老夫人捶着腿,“咱夫人的娘家侄女可是贵妃娘娘身边的尚宫,朝中第一女官呢,连一般的臣子们见了也要行礼磕头,再说咱侯爷又是户部的尚书,手中掌着大权,侯府又是百年贵戚,谁不给几分面子强世子顽劣,京中哪家的子弟又不顽劣了”

    安老夫人看了丫头一眼,“话虽如此说,但一山还有一山高,我这眼皮儿就在乱跳呢,只怕是强哥惹上大事了。”

    丫头笑着安慰说道,“老夫人您就别担心了,咱夫人的能力您还不知道她不会让强世子有事的。”

    “但愿吧。”安老夫人叹息一声,“只是啊,昌哥儿不知现在怎么样了。”

    丫头知道老夫人不放心昌二少爷,但府里的事都是安夫人说了算,老夫人尽管担心,却也没有办法。

    “老夫人也不用太担心昌二少爷,昌二少爷也不小了呢,又找了份差事,夫人赶他出去,正好当是历练历练。”丫头安慰着老夫人。

    “只是可怜了那个孩子。”安老夫人微微一叹。

    安夫人太强势,东平侯府的一切大小事务全是她一人说了算,当初安老夫人执意留下安昌还是游说了安家所有的长辈才保了安昌一命。

    反正那孩子也大了,自己也找了差事,总不会饿着,想了想又叫过一个嬷嬷,“拿五百两银,再到二少爷屋里找些衣物送到顺天府去吧,早晚天冷的。”

    “是,老夫人。”嬷嬷退下了。

    主仆二人正闲聊着,又有仆人来传话,说谢尚书求见。

    “谢尚书这么一大早的,他来干什么”安老夫人眸光闪了闪,“请他进来吧。”

    谢锦昆见了安老夫人,礼貌性的问了安后,眼神朝左右扫了一遍,安老夫人心下明白,“都出去吧,在外面侍侯着。”

    “是,老夫人。”丫头们退下了。

    谢锦昆见众仆人都走了,马上上前一步说道,“老夫人,安世子吃了官司,这亲事只怕是不能成了。他可是涉嫌杀了人,轻则数年的牢狱之灾,重则可是要流放啊,这这让我谢家的女儿嫁过来的话难道让她白白浪费青春守着活寡”

    果然是无事不登三宝殿。

    安老夫人沉着脸色紧抿着唇,她虽不如谢老夫人那般手腕狠戾,但也不是个糊涂人。

    手中轻轻的拿茶碗盖子拂着杯中的茶叶,半晌,安老夫人才说道,“谢大人,当初主动提出与我安府结亲的可是你们谢家,现在又要拿回你女儿的庚贴,当安家是什么地方菜市场

    谢大人也是朝中命官,怎么将儿女的婚姻当成了儿戏想结就结不想结就随口一句不想结了都是你们家说了算”

    安老夫人当然不会退回谢家女儿的生辰八字,上敢着想将女儿嫁给安家,此时又来要回这是在肆意的玩弄安家传出去他东平侯安氏就会遭世人耻笑。

    再说了,当初谢家有麻烦时可是安家四处游说帮着他解了围,现在安家有事,他谢家就想抽身门都没有

    安老夫人的脸色一沉,“谢大人,老身还有事,退庚贴的事,还请谢老夫人来同老身说。”

    这便是说他辈分不够,在撵他走了。

    谢锦昆心中恼火却也无可奈何,安老夫人按辈分算,的确长了他一辈,是他夫人安氏的婶婶。

    在安家耗了一上午也没有拿回云曦的生辰八字,谢锦昆心中郁闷。

    偏偏又找不到东平侯夫妇。

    谢锦昆当然找不到他们了。

    顾贵妃知道了她的暗桩之一是安强搞得鬼,气都想要剥了他的皮,当下就喝令顺天府的崔府尹将安强立刻关起来,仔细审问。

    安强被顺天府的人带走了,安夫人这才急得慌了神,放出来是不可能这么顺利的事,但至少不能让儿子在牢里吃苦。

    吃的,用的,玩的,她来回跑了好几趟的往牢里搬,又对牢房的衙役们不停的塞银子,希望他们能照顾儿子一二。

    而东平侯则是四处的游说,找人向顾贵妃求情,希望对儿子网开一面。又怪安夫人不该对刘捕头下死手打,安夫人则怪东平侯没有提醒她。

    总之两人是公怪婆,婆怪公,两人见了面就吵。安夫人见东平侯竟然敢同她吵起来了,加上儿子被抓心中烦闷,与东平侯厮打了好几回。

    谢锦昆只得垂头丧气的回了谢府,准备另外想办法。

    轿子刚到府门前,谢锦昆就看见那里有二人正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在原地转着圈,正是管家谢来贵与老夫人的丫头金珠。

    来贵与金珠见有轿子到了,一起迎上前去,心中总算松了口气,“老爷,您可总算是回来了,老夫人已派了五拨人到外面去找老爷呢。”

    “老夫人找我”谢锦昆的心头咯噔了一下,还派了五拨人马难道是府里出大事了

    “来贵,老夫人找我什么事”谢锦昆边走边问。

    “老爷啊,奴才也不知道呢,总之您去了就知道了。”来贵不住的催促着谢锦昆,“看样子老夫人正发着火呢,老爷您当心了。”

    来贵一脸的凝重,让谢锦昆不敢掉以轻心。

    “金珠,可知老夫人是为什么事找我”谢锦昆又问金珠。

    金珠是老夫人的大丫头,应该知道。

    “奴婢也不知道。”金珠回道,“老夫人只吩咐奴婢,见了老爷回来就请老爷马上到百福居去。”

    谢老夫人的两个丫头金珠与金锭都是经过谢老夫人亲手调教的,当成女儿一样养的人儿,搬弄是非,在人后背后议论主子,是决不会做的。

    谢锦昆见问不出什么来,只得小心谨慎的进了百福居。才迈进屋子一步,谢锦昆就听谢老夫人大喝一声,“给我跪下”

    谢锦昆吓了一大跳,小跑着走上前,恭敬的跪下了,说道,“母亲,不知儿子是犯了什么错,您要罚儿子”

    金珠与金锭见老夫人火气正大,忙悄声的遣散了屋里的小丫头与嬷嬷们,两人出去时还关上了门。

    “犯了什么错”谢老夫人一脸的铁青,“那安世子昨天杀了人,你就连夜将三丫头的庚贴送过去你这是想让谢府也跟着被顾贵妃恨上了”

    “不不是”谢锦昆也觉得委屈,他哪里知道安强会杀人啊。

    “不是那又是什么”谢老夫人气得连声音也拔高了几分,“同安家结亲的事虽然早已定好,但选哪个女儿还要再商议商议,昨天你明知太后将三丫头叫去看锈品样子,想必会心宜三丫头,那么她的亲事就得先放一放了。你却后脚将她的生辰八字送到安家

    别说太后找你要人你交不出来,就是云曦嫁过去,那安强如今是会被杀头还是会蹲一辈子监狱都是个未知数”

    谢锦昆真是毁不当初啊,额上直冒冷汗。“母亲,儿子错了。请母亲原谅”

    “你当然有错了”谢老夫人气得怒道,“现在你马上到祠堂去,在祖宗灵位前跪着反醒,想想怎么将这事处理好了”

    “是,母亲”谢锦昆跪着磕了头退了下去。

    走出百福居时,他看到夏玉言与云曦站在前方不远的地方,两人都没有上前同他说话,表情淡淡。谢锦昆冷着脸一言不发的朝祠堂走去。

    青衣乐呵呵的对云曦说道,“小姐,真是风水轮流动转啊。老爷也有被罚跪祠堂的时候。”

    那是他自找的云曦冷然一笑。

    “曦儿,走吧,回园子里了。”夏玉言也没有过多的语言,这个男人,在很早的时候已让她死了心了。

    谢锦昆被罚,安氏反而不那么心焦,要是安强真的被判刑,而安夫人又不喜欢安昌,那么她侄子安杰就有可能坐上世子之位了。想到这里,她的身心一阵轻松。

    谢家二小姐的容珍院。

    谢云容的丫头玉枝一路小跑的进了院子。

    “小姐。”她急急匆匆直奔里屋。

    “跟你们说了多少次了,别那么冒冒失失的。”谢云容看着她的丫头皱了皱眉,“什么事这样慌张的”

    她今天的心情不好,昨天晚上谢云曦竟然被奕亲王亲自送回府,这份殊荣为什么不是她的

    她一心一意的对段轻尘,段轻尘却对她若即若离,让她琢磨不透。一个木头一样的谢云曦,居然比她先得到贵人的倾慕,这让她的内心无法平静。

    嫉妒使得她的面容变得扭曲,温婉的脸生出几份狰狞来。

    玉枝看着谢云容的脸上渐渐的透着戾色,小心谨慎的上前说道,“小姐,老夫人处罚了老爷呢,命老爷跪祠堂去了。”

    “处罚了老爷”谢云容吃了一惊,“快说,这又是出了什么事”

    “还是因为三小姐的事,昨晚上老爷不是将三小姐的庚贴送到安家了吗谁知安世子竟打死了人,被顺天府关起来了,老夫人这才生了气,怪老爷送庚贴送得太早了。”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

    又是因为那个死丫头谢云容的手指在桌上轻轻的敲着,突然,她的眼睛一亮,心中生出一计来。

    谢云容勾唇一笑,“玉枝,走,去夫人那里。”

    她绝对不允许谢云曦这辈子爬得比她高,她得另想计策。

    ------题外话------

    推荐好基友的文文,

    雪藏玄琴女皇请您捡节操,是520小说的老作者了,已更新了十多万字,

    奚明月重生之彦少的五亿娇妻现代暖宠文,快三十万了,29号上架,

    亲们走过路过的可以瞅瞅啊,么么达。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