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毒女戾妃最新章节 > 毒女戾妃最新章节列表 > 003章 忍耐有限
    她与他的姿势太诡异了,难怪刚才外面的人会如此说,还不让打搅

    云曦一张脸红得如煮熟的虾,这下误会可大了,她只一门心思想着段奕有没有受伤,完全没注意马车已停了下来。

    况且,奕亲王府与谢府又不远,只隔了三条街,两人说话间小半个时辰就可到。

    她干干咳嗽一声,试图让自己镇静点,然后飞快的从他身上爬起来,哪知脚下不知被什么东西绊住了,“扑通”,云曦的整个身子又扑到了他身上。

    段奕伸手一环干脆将她整个人搂住,双手抚着她的纤腰,定定的看向她的眼里,哑声问道,“你拒绝你父亲嫁到安家,心中想嫁谁”

    她今天被关进了祠堂,居然有好几人都一齐去了谢府,这个小女子,还真是会惹桃花,连段轻尘都去了。

    安家的二小子与顾非墨居然扬言要娶她。

    云曦的目光与他直视,有那么一瞬,也许这样也好,但是

    心中仍是有着犹豫。

    “我我听我娘的。”

    她的目光从他脸上挪开,将手伸向身后拿开他的手,就要从他身上爬起来。

    段奕却抓着她的手不放,轻轻的揉捏着,没有逼问她,只是看着她的眼,眸光沉沉。

    半晌,他暗哑的声音传来,“好”

    然后松开她的手腕,云曦飞快的跳起来,窘着脸说道,“那些人看起来不是你与青一的对手啊,你的身上没有伤呢。”

    “嗯,衣衫上是刺客的血。”

    他从软垫上坐起来,想到她刚才紧张的样子,唇角忍不住微微的勾起,“已经到王府了,开门让人拿衣衫来换吧

    。”

    云曦点了点头,伸手去拉马车门,居然拉不开,又试了试,还是拉不开。

    她的脸一黑,外边的人铁定的是诚心的。“打不开,车门被人锁了。”

    云曦懊恼的往车壁上一靠,“他们想干什么胆子这样大你可是主子你来命令外边的人将车门打开。”

    “命令无效。”段奕斜倚在车壁上,俊美无双的眼眸里洋溢着一丝笑意与一分无奈,“因为刚才关马车门的人是我母后。”

    云曦:“”

    她顿时一呆,想了想又道,“那就拆了这车门,总不能一直在马车上吧”

    “马车是新做的,价值数万黄金,你可真会败家”段奕看着她说道。

    云曦嘴角扯了扯,“我赔你一辆马车钱,怎么样”

    “不好,拆了就做不回原样了,设计这辆马车我可是费了不少心血。”段奕摇头不同意。

    云曦心中恼恨着却又没有办法,抖抖袖子坐在一边闷声不语。

    “先睡一会吧,到了吃饭的时间,总会有人来的,难不成还饿着咱们”段奕看了她一眼,然后双眼一闭,樱色薄唇微勾着,将身子往后一靠果真睡起觉来。

    云曦无语了,他居然真睡觉了

    片刻后段奕响起了均匀的呼吸声。

    她扭头打量着段奕,只见男子墨色发丝倾泻半身,半遮半掩中玉色肌肤莹莹生光,身为男子居然也生得如此妖孽,真是个祸害

    云曦想了想,开始在马车的暗格里翻找,翻了十几个格子后终于找到一件薄毯,然后抖开来盖在段奕的身上。

    外间的光线渐渐的暗起来,原来已到傍晚了。

    她撇了撇唇,看着睡着了段奕口里嘟囔了一句,“你自己不叫人开门,冻病了也是活该”

    她坐在车内双手抱着膝盖,没一会儿也打起了瞌睡。

    段奕这时却醒来了,将身上盖着的毛毯盖在了云曦的身上,凝神看了她一会儿,才伸手在车门的一处暗扣上一拉,门开了。

    “青一”

    青一的背影在车窗边一晃,却不敢朝车门里看。“主子”

    “拿一套衣衫过来。”段奕道。

    青一摸摸头,“是主子您的,还是曦小姐的”

    段奕眼神一眯,青一越长越蠢了吗“当然是本王的,没见到刚才本王的衣衫上全是血渍吗照旧穿出去不会吓着太后”

    不是曦小姐要换衣衫不是那个男女滚一滚,那啥啥,女人的衣衫会被扯破吗

    “胡思乱想些什么还不赶紧滚去拿想冻死爷吗”

    “是,马上拿来”青一飞快的跑进了王府,为什么事情总是不像他想的那样

    很快,青一捧来了衣衫,段奕在马车里穿戴好后,云曦还在熟睡。

    他微微弯了弯唇,将手伸到她的腰下打横抱起,一路朝王府走去

    。

    周嬷嬷与朱婶看到自家王爷抱着个女子从马车上走下来,眼泪都流出来,抽抽泣泣的双手合十,王爷终于开窍了。

    云曦这时却醒了过来,见她竟在段奕的臂弯里被他抱着招摇过市,那火噌的就起来了。

    她动了动却发现对方的手劲很大根本动不了。

    她咬牙低吼了一声,“我名声被你毁了快放我下来”

    段奕无动于衷,“刚才太后看见的却是你坐在我的身上,上下其手,身无寸布,明明吃亏的是我,你要对我负责”

    云曦:“”

    她干脆闭了眼,要死死吧。

    终于进了王府,眼前景物一晃,云曦被段奕放下来,一个妇人的声音说道,“饿了吧哀家让人早备好了晚饭。”

    云曦这才注意到这里是一处小花厅。

    主坐上坐着刚才打开马车门的中年妇人,正微笑着看着云曦,一身墨绿色的家常襦袄,裙摆上锈着展翅的金凤,头上插着九凤钗,眉目温婉,与段奕有七八像。

    她神色一敛赶紧走上前,俯身深深地行了一礼,“臣女谢云曦,参见太后娘娘,娘娘金安万福。”

    “起来吧,坐到哀家这里来。”德慈太后温和的说道,同时向云曦招了招手,示意她坐在她旁边的位置上。

    云曦朝一旁的段奕看去,见他含笑着点了点头,她便提裙走到德慈太后身边的椅内坐下。

    德慈太后的主座离云曦很近,她将云曦的手握住,仔细的瞧了瞧,见女子的脸上虽然蒙着面纱,但光看那眉眼与身姿竟也是绝色倾城,笑着说道,“突然接你过来,不要拘谨,就当在家里一样。”

    云曦汗颜,这能同家里一样吗您老是太后,她敢随意

    然后段奕则在德慈太后的另一边坐下了,将头往太后身边靠了靠,带几分责怪的口吻说道,“母后,您身份尊贵,可别将她吓着了。”

    太后扭头瞪了一眼段奕,笑骂道,“你这孩子,哀家还没说什么呢,你慌什么”

    又见云曦的脸上蒙着面纱,不禁挑了挑眉,“这脸上怎么啦”

    云曦捂着脸将头低下,眼睛却是斜斜的朝段奕飞去,都说了会难看的,非要将她带来,她这样子不是会让太后不喜

    段奕对上她的目光,眨眨眼,“曦曦,刚才力气太大了,没伤着脸吧”

    德慈太后愕然一瞬,旋即笑了笑,对段奕喝斥道,“你这孩子,不知道女儿家皮肤嫩吗”

    “哦,一时情不自禁。”段奕自责的低下头,然后朝云曦说道,“下回会注意的,曦曦不要生气了。”

    云曦气得暗自磨牙,狠狠的瞪着段奕,你这混蛋知不知道你在胡说些什么

    德慈太后看看左边的云曦看看右边的段奕不禁莞尔,干脆走出小花厅吩咐侍女传膳。

    太后一出去,段奕便走到云曦面前蹲下身来,“别生气,若让她看见你脸上的手掌印,又会问出一些不相干的事来,是必会让你尴尬。”

    云曦没说话,是啊,她肿着半边脸,太后会怎么样

    很快的,晚饭在侍女的手间一盘盘的端上来,丰盛自然不必说了,只是让云曦奇怪的是,德慈太后吃菜,来着不拒,无论段奕夹什么给她,她都是一口不剩的全吃了

    。

    云曦还是头次见到一个养尊处优且不挑食的女人。

    有一盘菜,碧绿的菜叶配上樱红的枸杞很是好看,她多看了两眼,那菜便被段奕夹了好几筷子到她的碗里。

    见德慈太后吃那样开心,她也夹起来送入口里。

    只是

    她马上挑眉,这味道好奇怪又酸又涩,好想吐掉。但见太后与段奕都在吃,她便忍住了,胡乱嚼了两口并着米饭一口吞下了。

    段奕见她眉头微拧,一脸纠结,便说道,“不喜欢吃就吐掉,这是一味药膳,有点苦涩味,却能清热解毒。”

    怎么不早说她吃都吃下了。

    晚饭吃毕,德慈太后的神色就出现倦怠,王府里的周嬷嬷带着几个侍女走来了,“太后娘娘您该就寝了。”

    德慈对身后跟着的云曦说道,“哀家身子弱,禁不起劳累,你且自己去玩吧,哀家要歇息去了。”又对一旁的段奕说道,“别委屈了曦姑娘。”

    段奕扶起德慈太后离坐,“儿臣知道,母后放心。”

    云曦深深福了一福,“太后娘娘您请歇息,不用理会臣女。”

    德慈点了点头在一群侍女的簇拥下往另一处院落走去。

    望着德慈太后远去,云曦心中不禁生起几分狐疑。

    段奕走来拉着她的手,眉尖浮着淡淡的忧色,“很奇怪是不是她没有味觉,吃不出酸甜苦涩咸。”

    云曦愕然,抬头看他,“怎么会这样”从未听说过太后会吃不出味道来啊,“这是生病的原因吗”

    “不是。”段奕道,脸色霎时变得阴沉,“是长期被毒药浸噬的结果,据说已有五年多了。”

    五年多

    云曦更是惊得睁大了双眼,居然就有人敢对当今太后常期施毒而且还是这么长的时间

    “常期是谁如此胆大”

    段奕看着她,双手抚在她的肩膀上良久,说道,“你在这儿歇着,有什么想要的东西可以找周嬷嬷,我出府一趟,再不可同上前那样随意跑出去。”

    云曦眼皮翻了翻,谁让你上次吓我的

    段奕没再说话,很快的松开她的肩膀,转身大步离开了。

    青衣从屋顶上跳下来,拍拍身上的灰往廊檐下的柱子上一靠,“小姐,主子吩咐了,你要回府,一定要等他回来再回府。”

    云曦看了她一眼问,“你们主子去哪里了”

    青衣耸耸肩膀,手一摊,“小姐都不知道,奴婢哪里知道了”

    段奕的神色有些肃杀,云曦的心中不知怎么的竟有些担忧起来。

    “小姐,你在担心主子”青衣将脸凑在她的面前,好奇宝宝一样的眨着眼睛。

    云曦嘴角一撇,伸手一把将她推开了,“切,谁担心他了再说了,你们主子武艺高强,暗卫又多,本小姐担心他什么”

    “真不担心”青衣跟在她身后追着问

    。

    “说了不担心就不担心,你这丫头瞎想什么”云曦迈步走进一座小亭子里,拂了拂袖子,往栏杆上一靠,百无聊赖地看向那亭子外的几株梅树。

    “那小姐为什么眼珠乱转心神不宁。”青衣又追着问。

    云曦恼怒的瞪眼看向青衣,“眼珠不转的是石像,再胡说,我将吟雪换到我身边来,你到曦园看门去,你这死丫头越来越话多了,比我娘还啰嗦”

    她哼哧哼哧着转身又出了亭子,青衣没大没小的居然敢笑话她了口里虽然这样说着,但一直到了天黑,也不见段奕回来,一颗心不免悬起来。

    她心情没法平静,今天街角的刺杀一定不是有人临时起意。因为在段奕走开后,她听到他低声与青一的对话声。

    “主子,跟踪到了,那两个受伤的人一路跑向了城中的丽衣坊,然后不知去向。”青一说道。

    “丽衣坊”段奕的声音缓缓,似乎在思索着什么,过了一会儿,他忽然一笑说道,“丽衣坊先来惹本王,本王正好杀一儆百。带上人,马上去丽衣坊。”

    丽衣坊段奕要去做什么丽衣坊不是个做衣衫的地方吗

    她身为谢婉时,还与那里的老板娘丽娘坐在一起喝过茶。

    云曦又听了一会儿,前方已听不到段奕与青一的说话声音了,再接着,府外隐约有马蹄声渐渐地远去。

    云曦裹了件披风站在段奕的书房前,一轮圆月已爬上了树梢。月光落在院中洒下点点的斑驳。

    青衣走来问她,“一更天过了,小姐要回谢府吗”

    云曦望着天上的月亮,半晌说道,“再等会儿。”

    青衣站在她的身后没说话了,小姐能站在这里等着主子,便是主子的一大进步啊。

    城中丽衣坊。

    一更天的光景,街市两旁仍有不少铺子开门营业,一向生意兴隆的丽衣坊也不例外,但热闹的是前面店铺,后面的院子里,黑沉沉一片。

    突然,从墙头上落下一个黑衣人。

    两个看守正要尖叫,青一双手同时劈下,那人哼也没有哼的就倒在了地上。

    随后,段奕也从院墙上翩然落下,同时落下的还有五六个黑衣人。

    青一与那几个黑衣人跟在段奕身后,轻手轻脚的朝院中一座石屋走去

    石屋里,老板娘丽娘一改往日的妖艳装束,全身上下一身黑衣,连头发也包在黑布里面,脸色也不似往日做生意那般和善,而是一脸的森然,眼中戾色滚滚的训斥着两个受伤的婢女。

    “蠢货,这么多人围攻那段奕,竟然也没有得逞让我怎么向上头交待”

    “堂堂主,那段奕的武功实在高深,属下们不是他的对手啊。”

    两个受伤的女子跪在地上,两眼望地脸色惨白,一半是吓的,一半是失血过多。

    “不可能前次他行刺贵妃时,都被我打伤过,要不是他的两个护卫护着,他早就成了我的刀下鬼,今天你们一共出去了十二个人,居然死了十个,你们都是草做的脑袋吗”

    受伤的两人匍匐在地不敢狡辩,只是一个劲的说道,“求堂主饶命

    。”

    “哼,我饶你们命有什么用你们应该是求圣姑饶命”丽娘朝自己身后几人冷喝一声,“将这二人带走”

    只是,却没有人上前来,丽娘心中一疑,飞快地回过头来,正看到一根长鞭卷起,她心头大惊,身子一闪就要跳开,只是那长鞭卷得太快,她还没有按下墙上的机关,整个人已被那人卷到面前。

    “奕奕亲王,不知王爷到此”丽娘朝段奕妖娆浅笑,下巴微抬,眼波柔媚一转,又将胸口朝前挺了挺。

    她的店虽是做衣衫的,但为了揽客,也请男主顾到后堂小憩。段奕朝一旁斜了一眼,青一马上抬起大脚朝她胸口一踩,哗啦,什么东西破裂的声音,丽娘脸色一黑,气得身子都颤抖起来了。

    青一哈哈一笑,“竟然有拿水袋放在胸口来魅惑男子的,可惜了,咱王爷只对男子喜好,像你这样的女人,他只管杀不管埋的。”

    段奕俊美的脸上,杀气四溢,“你们几次三番的对本王身边人动手,本王的忍耐也是有限的,说,你们现在的国师是谁你们的主子到底想干什么今天为什么跟踪本王的马车”

    “我不会说的,你们杀了我也不会说”丽娘见魅惑无用,便冷笑回道。

    “不说没关系,青一,把她带走,关到地牢里去,然后在她脸上划地图,直到她说出来为止。”段奕缓缓说道,仿佛说着一件极其普通的事,就像说,带着丽娘去看花儿。

    “你你们,还不如杀了我”丽娘吓得身子一阵哆嗦,她怎么忘记了奕亲王根本就不喜欢女人啊,她还朝他抛眉眼,这不是找死吗

    她不要在脸上画图,她不要变丑

    “呱噪”青一一个劈手,将丽娘砍晕在地。

    黑夜静悄悄的,段奕几人刚出丽衣坊,却见隔壁一家曲艺坊门口正有人撕扯吵闹。

    一个老者拉着一个华衣公子哭道,“安世子,你不能走啊,杀人要偿命啊”

    那华衣公子身后的几个随从,纷纷撸起了袖子抬脚用力殴打那老者,口里还喝骂着,“老东西,敢胡言当心你的小命,你徒弟她是自己跳窗子摔死的,和咱们世子有什么关系滚开,再跟着,告你个污蔑朝臣子嗣罪”

    几人一脚将那老者踢飞,骂骂咧咧的甩袖子走开了。

    青一眼睛一亮,“主子,前面那个不是东平侯的大儿子安强吗”他嘴角撇了撇,就那副草包样,肥头大耳的身材,还想娶曦小姐谢尚书居然也舍得

    段奕眸色一冷,“东平侯最近太闲了,给他找点事做做。”

    青一马上挺直身板,精神备足,“主子您的意思是”

    “丽衣坊遭遇贼人入室抢财,总得有点线索是不是”段奕坐进了马车里,闲闲说道,浑然不觉得那贼人便是他。

    “属下明白。”青一带了两个同伴,乐呵呵的朝着安强主仆几人跑去。

    安强一路朝前走着,他心中烦闷,抬脚将身边的小厮们一人踢去一脚。

    “蠢货,四个人看一个小女子都看不住爷要你们有什么用爷的衣服都脱了,你们竟然让那小娘子跑了现在回去,一个个给爷跪到天亮”

    原来安强看中了这家曲艺坊的一个唱曲的女子,强行将人掳走关进屋里,打算春风一度

    。

    他在自己的祖母寿辰上莫名被人割了宝物,只好从一个死囚的身上割了个大小一样的缝在自己身上,但总归是两个人的东西,吃了不知多少好药,就是使不上劲。

    他四处打听偏方,有位江湖朗中告诉他,要想这方面雄起,就得多找些黄花女子练习练习。

    黄花女子么,他身边就从没少过,家中的丫头无数,看得上眼的,有不少还主动爬上他的床。

    只是他也会挑,长得丑的他还嫌弃。试了一段日子,也没发现有什么进展,心中烦闷,便出来闲逛。

    一逛逛到这曲艺坊,竟发现有个唱曲的女子长得很像谢家三小姐。他心情大好,丢了二十两银子给了曲艺坊的班头,买那唱曲女子一晚。

    谁知女子竟打开了窗子跳了出去,头正好撞在石头上,死了。班头发现吃了亏,二十两银子哪里打发得了培养这女徒弟可是花了不少心血的,曲艺班的人拦着安强不让走。

    但安强一向在京中跋扈惯了,对曲艺坊里的人大打出手,这才顺当的出了曲艺坊,心头一口郁闷的气还没有散呢,冷不防脖子上被人一劈,身子晃了晃倒在了地上。

    而他身后跟着的随从只眨了一下眼,也是眼前一黑,纷纷倒地。

    青一的手一招,跟随他一起来的隐卫,几个人一个夹了两个,青一扛了那安强跳进了丽衣坊。

    丽衣坊的老板娘生得貌美,为了揽客,在她店里当差的几个侍女同样年轻貌美。

    段奕捉了那丽娘后,并没有将丽衣坊的人全带走,只带了丽娘一个,其他的全被打晕了。

    青一将安强往一张床上一扔,又拖过两个丽衣坊的侍女,将她们的衣衫拨掉了,一齐塞到了被子里,然后关了门。

    做好这些,青一阴阴一笑,又将外间的店门打开,将屋子翻腾一番,再将安强的几个随从也拖进了屋里,塞了些金银到他们的怀里,做了个有人抢劫的景象。

    一切处理好后,青一这才来到段奕的马车边上,邀功似的说道,“明天一早,有人来店里看到那安强小子竟跑到人家店里来非礼侍女,可有得他好受的,估计东平侯也会急得跳脚。”

    “就这样抓了安强动静太小,放了他,留下证物就好。”段奕已坐进了马车里,淡淡说道。

    “放了他”青一有些不甘心,但还是又跑回去将安强点了半个时辰的穴,到了点他自然会跑掉。

    青一回到马车边上,段奕又道,“马车掉头,现在咱们去顺天府,现在这个点,他应该还没有睡着。”说着,他放下了车帘子,催促青一赶车。

    而那丽娘则由另个的两个奕王府暗卫带到青山去了。

    青一嘴角抽了抽,顺天府尹就算是已经搂着老婆睡熟了,您老一去,他还敢不起床

    这便是得罪主子的结果,君子报仇,一个时辰都嫌晚。

    果真,段奕的马车到了顺天府,守门的衙役飞快的跑到了后堂,顺天府尹崔大人,披了衣衫就跑到了前堂,见段奕正坐在他的堂上把玩着他的惊堂木。

    崔大人心头咯噔了一下,心说这位主怎么来了上回让人跑到谢府拿那杀害石灰池女子的凶手,他就破例了一回,这回怎么又来了

    “奕亲王您这大晚上的,所来何事”崔府尹的衣衫还未穿好,一边笑着说道一边还忙着系带子

    。

    站在段奕身后的青一一眼看到那崔府尹的脸上有两个胭脂唇印,嘴唇颤了颤,还果真同他想的那样,人家崔府尹正忙着闺房正事,主子也不通容一下砰砰砰乱敲申冤鼓。

    “本王是来报案的,没打扰崔大人好梦吧”段奕微笑说道。

    “不打扰,不打扰,微臣身为掌管京中治安的府尹,闻听有人报案,当然得立刻升堂。”打扰得很,您老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点,二更点不睡觉您闲着报什么案

    “本王路经丽衣坊时,发现那里店门半开,有店中伙计倒在地上,屋中翻得杂乱,想必是有贼人进屋抢了财物,大人您火速派人去看看吧。”

    “丽丽衣坊”崔府尹吃了一惊,那丽衣坊的老板娘可深得不少高门大户夫人的喜欢,那里出了事,那丽娘要是到别处告他一状崔府尹眉尖一拧,说道,“下官这就着人去查看。”

    说着,他忙谴衙役去传捕头刘松。

    段奕却道,“崔大人,这丽衣坊的老板娘据说也深得贵妃娘娘的喜欢,本王建议崔大人亲自跑一趟,以免贵妃娘娘问起来,大人不知道怎么回话。”

    “说的有理,说的有理。来人,本官出去办案,安书吏也得随行,速去将安书吏找来。”

    因为丽衣坊老板娘不是一般的人物,又因为是段奕亲自报案,衙役们都不敢怠慢,很快的,刚刚钻入被窝的刘捕头与安昌安书吏被人找来了,见了段奕后都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往丽衣坊走来。

    半夜查案,旁人都是不耐烦,只有安昌特别兴奋。

    因为他是难产儿,出生时差点害死安夫人,因此自他出生,安夫人就不喜欢他,更别说抱上一抱,喂一口奶了。

    要不是安家老夫人说安家的人丁并不兴旺,她早就将这二儿子扔掉了。

    不得安夫人喜欢,怕老婆的东平侯也不怎么厚爱他,只将他往甘霖书院一扔了事,再不去管,安昌只好自己谋官职。

    自打上回见了谢家三小姐,他便倾心爱慕,只恨自己还是个布衣,便去求夫子相助。

    夫子看在他学识过人,为人本份,便举荐他到了自己的门生顺天府尹崔大人手下当一个小书吏,不用经过科考。

    今天是安昌头次办差,所以异常的兴奋,因为夫子对他说,只要他勤奋踏实,将来还会举荐他到翰林院任职。

    而那时,他就可以正大光明的求娶曦表妹了。

    此时的安昌按耐不住兴奋,跟在众人之后。

    他身上背了个大布袋,里面装有纸墨笔硕等物,好随时拿出来书写,因为天冷,他的手缩在袖子里。

    青一从人群中走出来,双手往他肩膀上一搭,眉梢扬了扬,“安二公子,别来无恙啊”

    安昌顿时吓一大跳,惊恐的看着青一,“你你你你怎么也在”

    白天时,他路过谢府,本来只是去看望姑姑,意外的得知云曦会嫁到安家,但想到自己的情况,觉得云曦表妹嫁给大哥肯定会委屈,大哥的小妾又多又凶,娇弱的云曦表妹嫁过去,不被欺负才怪。

    他才大着胆子向姑父请婚,谁知这奕亲王将他赶走,赶走就算了,因为他言轻官职又低微。

    但奕亲王身边的这个护卫怎么回事啊,将他拎出府不算还狠狠地揍了他两拳头,到现在他的肩膀还疼呢

    。

    “安二公子,其实小的是有句很重要的事要同你说。你要是不听是会后悔终身的。”

    安昌怔住了,眨眨眼问道,“快说,是什么重要的事”

    这书呆子真是好骗,就这样还想娶曦小姐

    青一摸着下巴故作担忧的说道,“今天下午我打的是你左肩膀,而右肩膀没有打,这样两边吃痛会不平衡,长期下去啊,你会长成一个歪斜的身子,岂不是很难看”

    安昌想了想,好像对方说的有几分道理,他今天一个下午,都是斜着身子走呢,刚才睡觉也是歪着睡,哎呀,长歪了可怎么办“那么,依你之见呢”

    安昌此时完全忘记了他白天时被青一打过一顿的事了,谦恭的问道。

    “这个好办。”青一嘿嘿一笑,揪住安昌朝他另一边肩膀狠狠的揍了两拳,“这样就两边平衡了,保你不会长歪。”

    安昌捂着肩头,疼得不住的呲牙,“你你你你你是故意的,你这小人”

    青一才不理他,“您说对了,这叫君子动口不动手啊,在下只是小人而已。安二公子的记性不好,白天时不是提醒过你了吗”

    安昌:“”

    一行人到了丽衣坊,果然如段奕所说的那样,丽衣坊的店门半开着,里面一片狼藉。

    崔府尹忙唤过跟随的刘捕头,“刘松,带人到里面细细的查看,看看有什么凶手留下的蛛丝马迹。”

    “是,大人。”刘松带着几个人进了丽衣坊。

    崔府尹又叫过安昌,“安昌公子,今天可是你头次担职,好好表现吧,本官到时给你写封好的举荐信,定叫你前途无量。”

    安昌喜不自禁,“多谢崔大人。”然后喜滋滋的跟在刘捕头身后进了丽衣坊。

    崔府尹又命人清出两张椅子,请段奕坐下,自己则立于一旁陪着说话。

    很快,刘捕头那里有消息了,只见他手里拿着一条汗巾,还有一条男子的亵裤。

    崔府尹忙问,“这便是凶手的证据”

    刘捕头回道,“正是,大人,在里间屋里,我们发现有两个女子未穿衣衫的躺在床上,而床边上掉了这样一件男子的亵裤。”

    崔府尹站起身来对段奕拱了拱手,“奕亲王,您且在这儿坐上片刻,下官前去亲自查验一番。”

    “大人亲力亲为,当真是我朝的楷模。”段奕微笑回礼,“明天进宫,本王一定到皇上面前为大人美言。”

    崔府尹心中马上飘飘然,当朝虽然是顾贵妃垂帘听政,但实则皇上的权力并没有完全下放,否则,前几天顾贵妃因顾家花园出现假山倒塌一事,就不会焦头烂额了。

    这其中有多少奕亲王的手笔有多少皇上的手笔,明眼人仔细一看就会看出来。

    “多谢奕亲王谬赞下官自当竭力办案。”崔府尹认认真真的对段奕一礼,然后带着衙役进了进了丽衣坊的后堂。

    段奕看似闲适的坐在椅内,实则眸中藏着冷芒,心中也在盘算着下一步的对策。

    很快的,崔府尹走到前堂来,面露为难之色,“奕亲王,可不得了了

    。”

    见崔府尹的褶子脸上一副天要踏下来的样子,段奕忙关切的问道,“崔大人,可是这案子查不出凶手”

    “不是查不出啊,是当场就看到铁证了。”崔府尹都要哭起来了,如果只有他自己的人在场,他立刻就将这事隐瞒了,偏偏这位奕亲王的两个随从也说好奇着,一路的跟着,哪里又做得了假,瞒过去

    “查出来了,不是更好吗赶紧抓拿凶犯啊。”段奕说道。

    “奕王爷,您给出个主意吧,关键是现场的证据指明是东平侯府的大公子啊。这个玉佩上正刻着他的名字呢。”

    崔府尹现在的头一个有两个大,怎么会是东平侯的长子是其他儿子他才不怕,抓了来只管收监狱,但这长子可是东平侯夫人的一块心头肉,那是宠到了天上的主,谁也不能动他一分的

    “也许是个假的呢,不如请安二公子来做个鉴定”段奕指了指正走来的安昌。

    安昌也很纠结,怎么他头天当差就办的是哥哥的案子这这这他心中烦闷异常。

    “安二公子说是真的,千真万确是他哥哥安强的饰物,还有那汗巾与亵裤也是的。”崔大人抹了一把头上的汗水,有心不管吧,奕亲王居然看到了。

    坏了,坏了,他以后的日子只怕不好过。

    段奕将崔府尹纠结的脸色看在眼里,缓缓说道,“据本王所知,这丽衣坊的老板娘丽娘可是深得贵妃娘娘喜欢。前次她的店子因为与隔壁店铺发生了纠纷吵起来,还是贵妃派人出面,命那隔壁的铺子强行搬走。只是一件小事,贵妃娘娘都如此上心的帮着,那么这铺子里进了贼人还将两个婢女非礼了,不知会不会更加生气。”

    崔府尹的脸一下变得惨白,那贵妃娘娘的脾气更是个不好惹的主。

    正烦恼时,又有衙役捉来两个人,“大人,王爷,这两人说他们是东平侯世子的亲随,属下们从他们身上搜出了不少财物。”

    “原来果真是入室抢了财物,崔大人,这可得严惩啊,否则,百姓们半夜都不敢安然入睡了。”

    崔府尹咬了咬牙,扔出缉补令,“刘捕头,带上人速速到东平侯府缉拿安世子安强。”

    “是,大人”刘捕头打头,身后呼啦啦跟着一众兵差一起出了丽衣坊。

    安昌也走到众人中间,尽管他心中不想哥哥出事,但出于正义使然,还是挺了挺胸脯大步跟上众人,一路浩浩荡荡的朝安府走去。

    哥哥一向胡做非为,这回让他坐坐牢,收收纨绔的性子也好。

    青一望着这群人走后,嘴角抽了抽,他们王爷的这一计栽赃,只怕将来安强的日子很不好过了。

    大闹丽衣坊,这还了得,要是间普通的铺子倒也罢了,关键这铺子是顾贵妃的狡兔七窟中的一窟,端了她的一个巢穴,顾贵妃会饶恕安强才怪,不杀了他,也会死劲的给小鞋子东平侯府穿。

    到了这一步,段奕没有跟着崔府尹到东平侯府,只要点着了火,那柴自然就会自己烧起来了。

    只是,谢锦昆知道自己相中的女婿吃了官司,又被顾贵妃盯上,还会不会执意将女儿嫁过去

    ------题外话------

    这里是小舞的存稿,小舞关小黑屋码字了。

    依旧每天早6点准时更新,看文的亲萌萌达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