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毒女戾妃最新章节 > 毒女戾妃最新章节列表 > 094章 如此家人
    南婶一脸吃惊,不仅是吃惊晋王妃对柳晴柔的称呼变成了亲昵的“柔儿”,更吃惊的是王妃竟然还将王府各处要紧房间的钥匙交给柳晴柔。

    要知道那些钥匙可是管着王府几处最重要的屋子,比如世子的书房,王府的祠堂,还有王府的库房。

    但她一又想,自从柳晴柔到了王府,一向都是不争不抢的过着日子。后院的那两个姨娘一见王府出了事,卷了细软就跑了,事见人心薄凉。

    也只有柳晴柔被打了也不跑,还任劳任怨的替王妃打理着王府,月银用度都没有提升,她也从不计较。

    柳晴柔面带惊诧,她睁大双眼看着晋王妃,“舅母,这这使不得啊,这柔儿怕当不好这个家。”

    “当不当得好,我心里有数,要是有人敢不服你,你马上跟我讲。好了,就这么定了。”晋王妃口气坚定,不容柳晴柔反对。

    “是,舅母。”柳晴柔温柔的应道,她低下眼眸,掩住了眼底的一丝狡黠。她要不仅仅是一串钥匙,她要的是自由进出王府各种的权利。

    晋王妃又命南婶将几个主事嬷嬷与管事都叫到主院,将柳晴柔主管王府一事进行了公布,这便是对她的身份进行了肯定了。

    众人讶然了一会儿,心下又了然。如今王府里,王爷病着,世子又出了事,世子妃已死,王妃又病着,也只有这个柳姨娘主事了。想到柳晴柔是个温和好说话的人,众人心中倒也没有很大的排斥。

    手中握着晋王府执掌中馈的大权,又管着南宫辰书房的钥匙,柳晴柔在经过南宫辰的书房时,便堂而皇之的走了进去。

    她再也不用像以前那样偷偷摸摸的了,也不用再害怕南宫辰会突然的回了书房。因为此时他正关在大理寺的牢狱里。以顾贵妃睚龇必报与多疑的性子,没有十天半月,南宫辰绝对出不来,甚至是有可能会丢命。

    她前几次来书房,每当她看着一幅画时,都会被南宫辰训斥,难不成那里有什么古怪

    她将墙上的那副红梅侍女画掀起来,意外发现后面还有一副普通的山水画。

    又将那山水画揭开,果然见后面的墙体颜色不一样,她将那颜色不一样的砖块推了推,那砖块竟然是可以移动的。她伸手探进去,居然从里面摸出了一本册子。

    往来名录

    她打开那册子随手翻了几页查看,不禁吃了一惊,但随及心中却是一阵冷笑。

    南宫家的秘密果然不是传说,原来是真的。

    她不介意让南宫辰再爬高一点,再狠狠的摔下来,人在万分憧憬着未来时,再希望破灭,那便是最残忍的打击。

    她将那册子上的名单及地名抄了下来,又将册子放回了原处,这才出了书房。

    因为她已是王妃授命执常中馈的王府主妇,所以她出入哪里,没有一个人产生怀疑。

    柳晴柔回了扶风院,让阿姆给她更换了头上的伤口纱布,然后说道,“找些世子穿的衣衫出来,咱们去一趟大理寺。”

    “姑娘要去看南宫辰”阿姆诧异地问道,“姑娘又不喜欢她,何必呢还不如歇息着养养头上的伤。”

    “不,你不懂,在一个人最落魄的时候伸出援手,很容易得到那人的信任,我就是要南宫辰完全的信任我。”柳晴柔说道,然后再狠狠的背叛,就像他当初背叛了别人一样。

    果然如柳晴柔猜测的那样,南宫辰在大理寺的牢房里呆了两天后就被放出来了,仅仅只是将他羽林卫的副职给撤掉了,成了个无职闲人。

    只是其中的原因谁也不知道。

    南宫辰一脸郁色的回了晋王府,任谁被关在牢里呆了两天放出来也不会有好心情。

    仆人们小心翼翼的谁也不敢乱讲话,以免惹他发火。

    等他听到管家汇报府里后院的事时,脸色更加变得阴沉,往日的清贵儒雅公子多了几分落魄与憔损。

    柳晴柔依旧温温柔柔的跟在他的后面,他看了她一眼,没什么表情的说道,“既然头上有伤,就回院里歇息着吧。”

    她低身一福,“这是妾身应该做的。”

    南宫辰朝她挥了挥手,“我去看看王妃,你不用跟着我了。”说完带便大步往晋王妃的主院走去。

    柳晴柔看着他的背影远去后,马上招手叫过身边的一个丫头,“到王妃屋里看看有什么需要添置的东西。”然后又低声吩咐着,“仔细留意世子爷与王妃都说了些什么话。”

    “是,姨娘。”那丫头退下了。

    自从她鼓动着府里后院的人跑光了后,重新添置的人都是她精挑细选的,不服从她的,她一概不要,然后再恩威并施,王府的下人,除了晋王妃身边的老仆人外,差不多都是她的人。

    只是那丫头没有偷听到什么,因为南宫辰进了晋王妃的屋子后,将里面屋里的人全部赶出去了,只留了一个南婶守着外间门。

    但两个时辰后,她又听到一个消息,南宫辰将她由侍妾扶为贵妾了。下人们恭喜的声音一大片,柳晴柔依旧是如往日一般的一脸淡然。

    妾她心中冷笑。

    万春楼在京中是排得上号的大青楼,东院是清倌倌,爱好风雅的人常常去东院听些小曲,观个歌舞,西院才是最贱等的迎客处。

    谢锦昆这一日带着长子谢诚在万春楼的东院清风阁宴请同僚,一行人说笑着正要上楼,突然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扑到走在最前面的谢锦昆的面前。

    她声音颤抖的喊道,“爹,我是岚儿啊,你们怎么说我死了我没有死啊,我被人关到这里,快救我出去”

    同僚诧异的看着谢锦昆,“谢大人,她怎么说是你女儿”

    “你这疯婆子,胡说什么呢滚开”谢锦昆厌恶地挥手将谢云岚踢开,拉着同僚说笑着快步走进了万春楼东院春风阁。

    谢云岚被他踢倒在地,她又看到后面走来了谢诚,欣喜的扑上前,“大哥,我是妹妹啊,我没死,你带我回家啊。”

    谢诚的身边跟着他的上司,上司一脸的狐疑看着他二人。谢诚一脸的黑沉,咬牙怒道,“来人,还不将这疯女人带走”

    很快的,来了几个婆子将哭哭啼啼的谢云岚拉下去了。

    西院的老鸨一脸恶狠狠的扇了她一耳光,“将她关到柴房去,敢跑三天都不许给她饭吃”

    柴房里又脏又臭,同那牢房里没什么两样,谢云岚反而不哭了,她望着万春楼喧嚣热闹的前院冷笑,这便是她的父亲,她的哥哥他们嫌弃她了是么她今天变成这样,到底是谁害的要不是他们怂恿着她去勾引南宫辰,她会落到这一步吗

    她坐在柴房里等着,父亲与大哥都看见她了,一定会来救她的。

    只是随时间的过去,失望渐渐的爬上她的心头,第一天没有一人来看她,他们也许在做一些准备她在心中安慰着自己。第二天仍是没有人来看她,明天明天他们一定会来的。

    直到第三天的早上,还是没有人来,她不能等了,那老鸨说关她三天,现在便是第三的早上了,到了下午一定会带她去接客,她已逃过一次,下次想逃只怕没有了机会。

    尽管饿得头晕眼花,她的心中还是闪出一个大胆的想法。趁着万春楼里刚刚送走最后的客人,所有的人都在休息时,何不趁此逃走

    她的手中滑落一枚火石,这是她从一个客人的身上偷来的,看着周身堆着的一地干柴,谢云岚冷笑一声,她一定要回谢府

    父亲不管她,娘不可能不管她。娘拿到舅舅家的银子,可都是她从谢婉的屋里偷来的,她们不能丢下她不管

    一大早的万春楼,因为迎了一晚上的客人,除了正门前有两个伙计守着门,后院里所有的人全都歇息下了。没人注意后院的柴房里燃起了火苗。

    谢云岚蜷缩在墙角,那火渐渐的将柴房的窗子烧开了一个口子,她将火苗扇开了些跳了出去,一路朝一处小门那儿跑去。没一会儿,万春楼里有人喊起来,“着火了”

    很快的,所有的屋子里的人都惊醒了,喊叫声响成了一片,趁着混乱,谢云岚逃出了万春楼。

    她惊魂未定的一路朝谢府跑去。

    谢府前,高大的牌坊前停着三辆大马车,分别是镇远侯府上的,张御使家的和刘翰林家的。

    因为谢老夫人总想着将赵玉娥的亲事尽早的定下来,凡是京中五品以上官员家中有适龄的未婚男儿家,她都要找一个借口请那些府上的家眷们来谢府做客。

    这次的借口是,外甥女赵玉娥沏得一手好梅花茶,请几位夫人来品尝品尝。

    夫人们也是心照不宣。都知道那赵通政虽然是个糊涂人,但据说生的这个长女长得十分标志,性情也温柔,现在又亲养在谢老夫人的名下,将来的陪嫁自然丰厚,于是,她们接到谢老夫人的贴子会都没有拒绝,这一早都相约而来。

    夫人们来时,也带了自家的女儿或侄女来,因为谢家也有两个儿子还未娶妻,算是先把把关的样子。

    有小姐同时来访,谢家的三个女儿自然也要到前门迎接。

    夫人小姐们正在府前说笑时,一个衣衫肮脏披头散发的女人冲到她们面前,“老夫人,娘,二妹,我是岚儿,我没有死呢,我活着啊你们为什么不去接我回来啊”

    家里人将那个冒名顶替她的人安葬时,都没有一人仔细的看过吗谢云岚心中怨恨着,却也更希望是家人不小心弄错了。

    三位做客的夫人与几位赴宴的小姐们,都是一脸愕然的看看谢云岚又看看安氏与谢老夫人,谢家大小姐不是死了吗那么这位又是谁

    安氏一脸窘迫,她偷偷看向谢老夫人,发现老夫人的脸已是阴沉沉一片,眼底戾色翻腾。

    她心头一惊,不能认,打死也不能认否则就是欺君顾贵妃既然给了她一个死的女儿,就不可能让谢云岚活着。

    “来人,将这乞丐婆子给我哄走”安氏又怒又气,不管她是不是大女儿,在这个节骨眼上,她的出现无疑是给谢府添乱,是给她找麻烦

    眼下还有三个夫人在呢,这要是被她们宣扬了出去,谢府可就惹上大事了说不定顾贵妃又会发难谢府,发难她

    谢府的两个婆子走上前将哭哭啼啼的谢云岚拖走了,一直拖到一处街角,还恶狠狠的踢了她一脚,才扬长而去。

    谢云岚一路跑来又累又饿又冷,想不到都看到家门了看到亲人了,竟然都不认她。

    这是她的家人吗要不是她拿了谢婉的钱来给娘,娘的娘家人能过上今天的好日子能当上官职还有二哥谢询,居然偷了她的嫁妆让她被晋王府的人一直嘲笑着。

    好,好得很,从此她就不姓谢,她没有这样的家人

    一片紫色的裙角移到她的面前站定了,鞋面上是她十分厌恶的双面锈折枝红梅。

    她顺着裙角一直往上看去。女子正淡淡的看着她,一双酷似谢婉的眼睛氲霭朦朦,没什么特别的表情。单薄的身子略苍白的脸,墨发散在身后,清丽脱俗。

    谢云岚的目光从她脸上移开,嘴角撇了一撇,将自己的头发撩到耳后,抬起下巴傲然的扭过身去。

    本书由首发,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