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毒女戾妃最新章节 > 毒女戾妃最新章节列表 > 087章 从她死,便想杀你
    谢云岚踉踉跄跄着跑到铁栅栏边上,欣喜的看着走下来的人,来救她的还是来看她

    无论哪样都好,她不要被在关在这里受那个老田头的污辱,她是世子妃,她是身份尊贵的谢家嫡长女。她还有美好的未来。

    那人身后的灯光将她的身影拉长,艳红裙袂从台阶上轻拂而下,还远在两丈外,谢云岚便已闻到了一阵奇异的芬芳。

    她的两眼赫然睁大,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一脸惊恐的说道,“娘娘,不是我,我没有啊,我没有要刺杀娘娘啊,也没有要害顾夫人啊,娘娘,我什么也不知道啊”

    “不是你”虽是在问,但语气明显的带着肯定,顾贵妃一双妖娆的眸子里攒着滔天怒火,都是因为这个蠢女人害得她被朝臣们的折子折磨得寝食难安。

    那些个老头子们骂起她来竟比市场的婆子还要言语犀利,在宫里对她围追堵截,逮着她便是一顿狠狠的质问。

    枉生为人女,蓄意残害朝臣家眷,不孝不义

    “娘娘,不是我啊,我是到顾府赴宴的,有个侍女来找我,要我开启一个机关,说是说是那机关一开,会有满天梅花雨,会让娘娘开心,所以”

    “你敢狡辩梅园中哪有什么让梅花飞舞的机关分明是南宫辰让你动的手对不对晋王府敢同本宫做对,他们是在找死还有你,坏本宫好事者一律不得好死”

    顾贵妃一张脸此时如地狱里爬上来的修罗,谢云岚大哭起来,“娘娘,真的是顾府的一个侍女啊,我没有骗娘娘”

    顾贵妃不耐烦,手中一张纸抖开在她的面前,“南宫辰的字,南宫辰的签名,你敢抵赖”

    谢云岚突然不哭了,“娘娘,对,这就是那个侍女给我的,说是南宫辰的建议,我我什么也不知道啊”

    “你以为说是南宫辰本宫就会放了你”顾贵妃呵呵一笑,“本宫正愁找不到晋王府的错处呢,你自己送上门来了,本宫可要好好的谢你。做为证人,你怎么能出这个牢房呢来人,给本宫好好的看着她,别让她死了”

    “不,娘娘,那也是南宫辰害你啊,不是我啊,是南宫辰,对,是他”

    顾贵妃更是哈哈大笑,“本宫最讨厌大难临头各自飞的夫妻,你当初不是心心念念的想着嫁给南宫辰么现在怎么又将他供出来可惜,你与他,本宫一个也不会放过”

    谢云岚一下子瘫软在地,顾贵妃不放过,她还能活么

    云曦趁着顾府梅园的混乱之际,与青衣青裳离开了顾府,回到了曦园。

    园里一切照旧,两个守门的嬷嬷见到她一如往常的问安,并未发现什么异常。

    吟雪与吟霜看到云曦安然回来,都很高兴,只是看到云曦身后跟着的青裳时,马上变了脸色,二人一副要撕了青裳的表情。

    自从云曦没有回来,吟雪与吟霜已与青裳狠狠的打了一架,此时见二人又是一脸阴沉,青裳马上低了头一声不吭的往屋里走。

    云曦走进里间更衣时,青裳跟了进去。

    她扑通一声跪在云曦面前,眼睛红红的一脸内疚地说道,“小姐,是奴婢不好,不该将小姐丢在王府一个人跑掉了。”

    云曦朝青裳抬了抬手,“你也不用自责,你们王爷也不是神,再说,是我自己跑出王府的,和他没关系。”

    并且,她还将计就计让谢云岚万劫不复,有失必有得。

    天晚些时,云曦换了身男儿衫又从地道出了谢府,她雇了一辆小马车到了新装修好的醉仙酒楼。

    掌柜福生看到她来,喜得忙跑上前将她迎进来,“言公子来了您可有些天没来了呢”

    云曦点点头,在酒楼里四处看了看,说道,“很好,预备着选几个口齿伶俐的伙计,到街上发些印有酒楼优惠消息的单子,准备在腊月十八那日开业。”

    “您放心吧,公子,酒店的伙计全是伶牙俐齿的,单子您看怎么写我好照着印出来发出去。”

    福生五十岁左右,长得圆滚胖实,做起帐目来很细心,管起伙计们来也很有一套手法。

    他曾因自己经营的酒楼亏了本,一家子被债主追着跑,被云曦无意间看到了,便将他请到了新装修的醉仙楼,替他还了一千多两的欠款又将他一家子安顿好。

    因此福生一家对她无比的感激。

    云曦将袖中早写好的传单内容交给福生,福生看了一眼后小心的收到怀里。两人说着话已到了酒楼的尊字号客房。

    尊字号客房里,柳姨娘早等在那里了,福生将门关好,下了楼。

    “言公子,这么急着找我可是有重要的事”柳姨娘见那掌柜离开后,开门见山的就问,晋王府里,因为谢云岚被抓,南宫辰的心情突然不好,整个人变得烦躁起来,见谁朝谁发火。

    因此,柳姨娘不敢太耽搁。“公子,我的时间有限,有什么事您尽快吩咐。”

    云曦也是急匆匆而来,便说道,“顾贵妃找过了谢云岚,谢云岚怕死,将南宫辰供为主谋,你将这事透露给南宫辰听。”

    柳晴柔的睛睫眨了眨,“只怕这样突兀的说起牢里的谢云岚,南宫辰不会相信,反而会怀疑我别有用心。”

    云曦笑道,“他会相信的,如果他真要问你怎么知道这事,这就说看守地牢的牢头老田头是柳家的远亲,你在街上买胭脂时无意间碰到了,老田头话多,一下子说漏了嘴。”

    柳晴柔直直的看着云曦,突然眼眶一红扑通一声跪在云曦的面前,还重重的磕了个响头,“公子,如果这次能叫那谢云岚死,我愿给公子做牛做马。”

    云曦诧异的眨了眨眼,唇角一勾说道,“我可记得你与那南宫家有些怨恨,怎么倒只恨上了那谢云岚了”

    “南宫家也恨,那谢云岚更恨,公子你有办法的对不对定能要那谢云岚死”柳晴柔红着眼,但那脸上满是浓浓的恨意。

    云曦这次没有问她为什么恨,恨一个能恨得几乎要撕碎了对方的表情还有什么好问的她恨谢云岚的话,这事就好办的多了。

    云曦浅笑,“柳姑娘既然恨着她,想食其肉饮其血,为什么一下子让她死”

    柳晴柔一怔,“公子的意思是”

    “你传话给南宫辰就可以了,谢云岚再也不可能翻身了。她不会死,她会好好的活着,她还没看到南宫辰的真实嘴脸呢。”

    当下,柳晴柔回了晋王府,她故作不经意的与身边的阿姆闲聊说到谢云岚,更说到牢中贵妃审问谢云岚时,谢云岚说的话,当然,重点是背后指使之人是南宫辰。

    彼时,南宫辰正往扶风院走来,将二人的对话一字不差的听到耳内,一张玉色俊脸气得眉眼扭曲,手掌抓着院中的一株树,因为愤怒,咔嚓一声的折断了。

    柳晴柔将外间的门推开,“谁在那儿”

    待她走到院中,只来得及看到南宫辰疾步而去的背影,她的视线落在那一枝折断的梅枝上,唇角溢一抹冷笑。

    顺天府的地牢里,谢云岚双目无神的蜷缩在墙角,那老田头不光抢走了她身上所有值钱的饰物,还在她身上泄愤了三次,更是扇了她好几个耳光。

    她又冷又饿,又羞又怒,父母不来看她,难道南宫辰也不来吗她肚子里还有他的孩子呢,他就一点不关心吗

    上方,地牢口的门又是吱呀着被人推开了,谢云岚赫然抬头,身子更是一阵哆嗦,除了贵妃来了一次,那老田头隔不了一会儿就来言语讥讽她,身体摧残她。

    在漫漫的时间里等不来救她的人,她已开始绝望,也怕听到牢门口的声响了。

    但这次来的竟然不是老田头。打首的一人一袭黑衣,脸上蒙着黑布巾,身后还跟着四五个同样蒙面的黑衣人。

    “你们是什么人”谢云岚警觉的看着那些人,赁直觉,他们不会是牢里的看守。否则不会蒙面。难道是救她出去的是哥哥他们吗想到这里她欣喜的扑到铁栅栏边上,“你们是不是来救我的”

    黑衣人们均没有说话,为首一人提剑朝那牢门上锁用力一劈,断锁掉在地上,牢门应声而开。

    谢云岚心中大喜,果真是来救她的,“多谢相”救字未说完,那柄削断过铁锁的利剑又抵在了她的脖子上。

    “我有说让你活吗”那人森冷开口,一字一句如地狱里的鬼啸声。

    “你你是”谢云岚惊得当场怔住了,她想过千万种她的死法,但是绝对想不到面前这人要杀她,他与她曾肌肤相亲,曾抵死缠绵,曾整日溺缠在一起。就是有了那些缠绵日月,她怀了他的孩子,可他现在要杀她。

    “是你南宫辰,你为什么要杀我”谢云岚扑身上前就要扯开他的面巾,她要看看这个男人过河拆桥的龌龊嘴脸。

    南宫辰突然抬脚将她踢倒在地,面巾外的一双眸子冷如寒冰,哈哈一声,“为什么从我知道你将阿婉推下石灰池时便想杀你。”

    本书由首发,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