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毒女戾妃最新章节 > 毒女戾妃最新章节列表 > 023章 静夜魅影
    “胡说!哪有自己打自己的?分明是你们欺负三小姐老实打的她!”谢老夫人怒喝一声冷笑道,又催促身边的嬷嬷,“还不快叫人来,将这几个恶仆拉出去!”

    她才放手几年中馈,这府里的仆人竟胆大的敢如此欺主了吗?这要是传到府外去,人家不会说府里的三小姐懦弱无能,只会说这府中的当家主妇管不住下人欺到主子上,家规败坏,主不主,仆不仆。

    “是,老夫人!”几个粗壮的婆子挽起袖子便将厨房的几人拖了出去。

    “老夫人,奴婢们冤枉啊——”

    “冤枉?哼,给我狠狠的打!”谢老夫人咬牙怒喝,她的脸还没洗呢,这些人竟然都洗过头发了,只这一点,就得往死里打。

    很快,园子一角便响起板子打在肉上的噼啪声与哀嚎求饶声。

    云曦低垂眼眸微不可察的弯了弯唇角,她要在这府里安逸的住下去,是必要清扫一切牛鬼蛇神。人不犯她,她不犯人,人若犯她,她绝不手软!

    百福园里的奴仆们,并不知晓老夫人的心事,看着老夫人竟为三小姐做了主,狠打了恶仆,纷纷在心中腹诽,难道老夫人开始喜欢三小姐了?不禁对云曦起了几分怯意,下次可不敢小觑了。

    而那安氏园里来提水的秋菊,一见厨房的人告状不成反被打了,她哪里还敢吱声?在板子打在屁股上的声音与哀嚎声此起彼伏的响起时,秋菊忙悄悄的溜出了百福园。

    安氏得知这一消息后眉头拧了拧,谢云曦?借老夫人的手将大厨房的人给打了?那小妮子的胆子几时变大了?

    安氏回忆了一下谢云曦最近的样子,脑中浮现的是昨日筱园里出现的模样。那妮子淡淡的看了她一眼,眼角微微一扫,唇角似笑非笑……

    突然,她心头猛地一跳,那眼神,为什么好熟悉?

    她捂着狂跳的心口,不住的安慰自己。

    不,不可能,一定是昨日发现人皮地图变成空白后,焦虑得一晚上没有睡好,而产生幻觉的缘故。一定是这样,谢云曦的笑容怎么会同谢婉一样?怎么可能?

    安氏正在烦躁时,又有丫头来回话,“夫人,舅夫人那里说,洗脸水中要放西洋的香水,让您快些送过去。”

    西洋……香……水?

    安氏的心头又是猛的一阵抽痛。那香水区区拇指大小一瓶就要一百两银子呢,她咬了咬牙,“速去买!”

    ……

    风寒料峭的日子里,夜晚显得格外的静。兵部尚书的后院里早已少了白日的喧嚣。

    二更敲过之后,云曦的曦园。

    院里两个做粗活的婆子拢着袖子围着火炉子,缩在院门边的耳房里值夜,一道黑影从二人房前飘过,但老眼昏花的她们并未察觉。

    正屋的里间里,红珠与绿珠两人抬了一桶热水倒在了净房的宽大浴桶里。云曦关了门,伸手试了试水温,然后开始解衣。

    净房的门突然咚咚作响,云曦解衣的手顿时一停,神色也骤然变冷,“什么事?”

    “小姐,您怎么就将门关起来了?不要奴婢帮忙吗?”是红珠的声音。

    “不要,你去将床暖好,我洗好后就睡了。”云曦淡淡说道。

    “……是。”门外的红珠一脸的不解,小姐怎么好好的不要人服侍洗浴了?却也没做多想,去了云曦的卧房铺床去了。

    云曦松了一口气。

    前世,她被安氏活剥了后背上的人皮地图,那地图的秘密只有她的两个贴身婢女知道,春燕被打死,英儿不知所踪,这两人中必有一人泄了密。

    她不再敢让外人来窥视她的身体,竟管现在的侍女红珠与绿珠看起来也算忠心,却也不敢太过信任。

    她轻轻的解开衣衫,走到浴桶前的一面一人高的大镜子前,扭身看着自己的后背。

    净房里点着三只粗壮的蜡烛,氤氲的水气中,依稀可见镜中少女肌肤似雪,而后背上——同样刺着一张地图。同死去的谢婉后背上的一模一样。

    醒来的当晚,她独自一人呆在净房里看着镜中的后背时,惊悚得以为她并没有死去,要不是现在的脸同前世有些许不同,她以为她仍是谢婉,仍住在谢府的筱园。

    镜中的人儿明明是光洁的后背,却渐渐的多出了花纹,逐渐形成了一副地图,上面有河流山川,有草地森林,有古怪的文字。

    她伸过颤栗的手不住的抚着自己的后背,前世的自己,这里被人活生生的剥去了人皮。这一世,又重现这样的地图,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是前世自己的怨恨太深不让安氏得逞,还是这一世的谢云曦与谢婉本就有着某种联系?

    云曦坐在水桶里阖着眼想着心事,直到水凉时才回过神来。,她迈出浴桶,手刚伸向架子上的布巾,准备擦干身子,就听外间的绿珠焦急的问道,“小姐,小姐你洗好了吗?”

    想必是她洗得太久,绿珠不放心才这样问。

    “好……”

    云曦的话还未说完,便发现净房里多了一个人的呼吸声。

    那是一个男子的气息,且……有些熟悉。

    她赫然大惊,一面惊吓自己未着衣的身子被人窥视了去,一面惊吓后背的秘密泄露了。

    她顾不上擦身上的水渍了,抓过架上的干衣胡乱往身上一披。

    “小姐,你可好?小姐……”绿珠双手重重的拍着门,想必她没听到里面的人回答的那一个“好”字,于是更加焦急的问道。

    云曦此时又没有时间回答她了,她裹紧了身子开始寻找那一气息的所在。忽而在左忽而在右,忽而在上,这人的轻功竟如此了得?

    “小姐?”净房门外的绿珠急得跺脚,“红珠,快将守门的两个嬷嬷叫来,小姐是不是出什么事了啊?她进了净房快半个时辰了还没出来呢!”

    “阁下是谁?为什么藏在我的房里窥视我?”云曦压低声音问道,心知对方的武功之高不可能听不到她的低语,“如果再不出现,我可要叫侍女进来了。”

    大不了鱼死网破,也不能莫名受辱。

    “损兵一千,自毁八百,真是个下下策的法子。谢三小姐看似一朵玉兰花,实则是一朵曼陀罗。”一个慵懒略带暗哑的男子的嗓音,在她身后突然响起。

    ------题外话------

    新春快乐,来点ji情的,o(n_n)o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