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清穿奋斗记最新章节 > 清穿奋斗记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172、弘暄出门
    一听舒宜尔哈这话音,好像对隔壁的恩爱夫妻很不满,宋氏和耿氏都来劲了,她两个其实对八福晋感觉也不怎么好,八福晋太过骄傲,她不允许八皇子亲近其他女人也就算了,人家夫妻俩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谁也管不着,可是她对别的皇子的妾室们的态度,实在让人心里窝火,那个高高在上,那个不屑一顾,动辄刺上两句,就跟她们这些做小的多伤天害理似的,可是她也不想想,能做正妻的话,谁又愿意给人做妾?

    就宋氏和耿氏而言,身为包衣出身,要说她们从一开始就想着给人做小,那绝对是冤枉她们,不过,在被德妃提出要把她们给胤禛时,她们也不会反对就是了,一来对她们来说,给皇子做妾并不是什么不能接受的事,二来她们也没资格反对主子的决定,而自从进了四爷府,不管乌喇纳喇氏心里怎么想,面上对大家都不错,自己府上的嫡福晋都没说什么,八福晋却总一副看不起人的样子,她们心里怎么能好受?所谓屁股决定脑袋,坐在什么位置上,就会从什么立场考虑问题,八福晋跟各府嫡福晋是同一立场,看不惯她们也能理解,可是,她在公开场合明晃晃的给人难看就太过分了吧?!

    耿氏出门少还好些,宋氏进门时间长,早年还在宫里时,八福晋就没少给她脸子瞧,只是身份有别,她也不敢说什么,但心里到底有根刺,这么些年八福晋都没开怀,宋氏也曾偶尔暗自吐槽过,现在听舒宜尔哈话里话外的嫌弃。忙问是怎么回事,舒宜尔哈忍着撇嘴的**,嗤笑一声:“前几天你不是还说,那对夫妻因为有身孕的外室闹了一场么,八福晋有喜的事一确定,那个女人就没人管了,听说孩子不小心流了。那位爷连问都没问一句。真让人心凉。”

    宋氏抿抿嘴没接话,她想到自己夭折的长女了,那时候四爷伤心了几天。之后就该干什么干什么去了,她当时心里也埋怨过四爷无情,不过对比一下隔壁家的爷,她心里又平衡了。

    耿氏也不说话。她是想到自己进门五六年了,到现在肚子都没动静。自己又不得宠,也不知道往后会怎么样,一时心情低落,只闷头吃点心喝茶。

    舒宜尔哈看她两个都不说话。也觉得这个话题不好,遂另换了话题,气氛才重新热烈起来。

    时间很快到了四月底。皇帝已经做好巡幸塞外的准备,难得他今年点了胤禛随驾。因他还在孝期,遂决定一个女人也不带,不过他准备带上弘昀、弘时和弘暄兄弟三人。

    舒宜尔哈不太乐意,她觉得弘暄年纪太小了,出远门她不放心,胤禛把她训了一顿,说他和他那些兄弟们都是几岁就随驾出巡了,如今不是个个都好好的,弘暄哪里就那么娇贵了,舒宜尔哈暗自撇嘴,举了十八皇子和温宪公主的例子,这两个都是出一趟门去世了的,把胤禛噎的够呛,干脆也不跟她讲理了,直接独断专行,定下了弘暄的随行计划。

    舒宜尔哈小胳膊拧不过人家的粗大腿,只好抓紧时间给弘暄准备行李,俗话说在家千日好出门一时难,这路上遇到个什么事,怎么也不比家里方便,该带的都要带上,宁可多准备些,也好过要用时没有,舒宜尔哈拉着海棠院的人风风火火准备开来。

    不过舒宜尔哈还是受了上辈子记忆的影响,不像别人,家里孩子出个远门,恨不得他把家当全都背身上,舒宜尔哈主要准备的就是各种药品和药材,在她看来,跟着皇帝和他亲老子出行,吃的穿的怎么也不会委屈了去,就是真委屈了也没什么大碍,男孩子嘛,稍微吃点苦更有利于成长,她就怕弘暄路上有个头疼脑热的,就医不方便,或是药材不够,那就麻烦了,毕竟十八皇子和温宪公主两个先例都是病逝的,所以她对这方面特别在意。

    这么一来的结果就是,舒宜尔哈给弘暄收拾的行礼中最多的就是各种药材,虽然数量都不算多,胜在一个品种齐全,为了不让胤禛说嘴,她还特意多备了些,说是给弘昀和弘时准备的,给弘暄拉了两个同伴,胤禛看着那一堆药材直皱眉,冲她飞了好几个眼刀子,她也只当看不见,胤禛拿她没办法,只好挥挥手让人把东西拿去装车。

    弘暄头一次出远门,心里还是很忐忑的,好在他在上书房念了两个月的书,胆气比在家时壮了许多,且胤禛也在,又有弘昀和弘时一起,他不想被兄长们看不起,所以表现的很淡定,就是私下里缠着舒宜尔哈讨了许多好处,忍着一步三回头的**出门去了。

    儿行千里母担忧,弘暄前脚走,舒宜尔哈就开始挂念了,怕他年纪小经不起长途跋涉,又担心他路上若是病了怎么办,每每这么一想,又觉得不能咒儿子生病,马上转头发愁他要是想家了怎么办,虽然胤禛也跟着,可他是大忙人,哪有时间总关注儿子啊,再说了,即便他有时间,男人也总不比女人细心,他可从来不是慈父,不会做温言安慰儿子的事。

    反正舒宜尔哈心里的担忧各种各样,好多她自己都知道是在杞人忧天,可就是停不下来,有心拿弘昉分散一下注意力吧,这小子却不是个可心的,就知道闷着头玩自己的,一点儿不会撒娇卖萌,虽然他也会静静的陪着舒宜尔哈,却安抚不了她那颗担忧的心。

    跟弘昉相比,棉棉就会哄人多了,小丫头话虽不多,可好歹能跟舒宜尔哈说上几句,也会跟舒宜尔哈一起念叨弘暄到哪儿了,有没有想家,有没有想额娘想妹妹,棉棉还惦记着弘暄走之前说的,要给她带礼物回来的话,不时还要问上一句,弘暄什么时候回来之类,而弘昉那臭小子,只会用忍耐的眼神看舒宜尔哈,气的舒宜尔哈想骂人,点着他的额头说果然还是女儿贴心,臭小子就会气人云云,弘昉用一种“你高兴就好”的眼神看舒宜尔哈一眼,更是让舒宜尔哈无奈加无语。(未完待续。。。)。。。。。。

    一秒记住《清穿奋斗记》神.马.小.说.网首发地址 /ml-56051/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