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清穿奋斗记最新章节 > 清穿奋斗记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237
    舒宜尔哈其实是有点儿公主情结的,这个“公主”,当然不是指皇家的公主,而是说,舒宜尔哈喜欢粉粉嫩嫩的颜色,喜欢芭比娃娃,喜欢毛绒玩具,也喜欢很有少女风格的陈设布置,当年她还年少时,也曾过了一把瘾,到了现在,她就喜欢把小女孩儿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像给芭比娃娃换衣服一样,给女孩子准备一大堆衣服,只可惜,她养的孩子不贴心,没能满足她的这点儿爱好,棉棉对这些全都无爱,舒宜尔哈是个民主的母亲,当然不会勉强孩子,只好做了好些玩具摆在屋里,算是过过干瘾。

    现在宁楚格送上门来,这个小姑娘喜欢的东西,跟舒宜尔哈在她这个年龄段喜欢的差不多,棉棉很少青睐的那些玩具,小姑娘拿起来就爱不释手,有了这么个配合的对象,舒宜尔哈的兴致爆棚,只要宁楚格过来,必然是要拉着她大聊特聊,很快就在宁楚格心里占了个位置。

    舒宜尔哈跟宁楚格倒是玩开心了,棉棉在一旁看着,心里难免有些不舒服,好在这孩子不是那心思重的人,跟舒宜尔哈一向是坦诚沟通,这回感觉自己受了冷落,很快就跑来撒娇了,虽然以她的性子撒娇并不熟练,不过作为她的养母,舒宜尔哈还是一眼就看了出来。

    “哎呦,我们家棉棉这是怎么了,竟然还撒上娇了,这可不是你得风格呀……”舒宜尔哈故意取笑她,“快过来让我仔细看看,这还是不是我家棉棉了,别人什么人冒充的吧……”

    棉棉更觉得不好意思,她自认自己是大人了,本来撒娇就有些难为情,舒宜尔哈还取笑她,脸上就更挂不住了,拉长了声音叫声额娘,一副要爆的样子。

    舒宜尔哈对女儿的情绪掌握的还是很到位的,看着人要恼,忙把她拉到怀里抱着,棉棉心里觉得不好意思,但是又有些贪恋额娘的怀抱,扭了扭身子,到底舍不得挣开,半窝在舒宜尔哈怀里,小声叫了一声额娘,舒宜尔哈一看,这像是有心事呀,忙应了一声,轻声问:“宝贝这是怎么了?受了什么委屈,还是谁欺负你了?告诉额娘,额娘给你出气!”

    棉棉心里头觉得吃堂妹醋的自己太小家子气,但是她看着舒宜尔哈跟宁楚格玩那么好,心里总不由自主有些担心,生怕额娘不喜欢自己了,不对,她连额娘喜欢别人过自己都会不开心,加上棉棉也知道,自己不是额娘亲生的,她还有个亲额娘呢,额娘既然能对她好,当然也能对别人好,这个想法一浮现出来,棉棉就越来越担忧。

    这些心理活动,棉棉本来是不好意思说的,怕舒宜尔哈觉得她小心眼,但是,现在被舒宜尔哈抱在怀里,又轻声细语的询问着,棉棉哪里还瞒得住,不由把自己的担心全都说了,说完后还忐忑呢,生怕舒宜尔哈生气,谁知却听到舒宜尔哈的笑声,只听舒宜尔哈说道:“哎呦,你这孩子胡思乱想什么呢?你是我女儿,我对别人再好,难道还能越过你去?你堂妹是客人,她过来了,我好歹也是个长辈,总要照看着吧?你呀,这别人家的孩子,再亲难道还能亲的过自己家的?以后再乱想,当心我罚你抄书!”说着顺手敲了棉棉脑袋一记。

    这一下敲的棉棉还挺疼,她忙抬手揉脑袋,嘴上叫着疼,心里头却是高兴的,这时候她也想起来了,舒宜尔哈虽然跟宁楚格玩的好,但是从来都是客客气气的,哪里像对自己这样,想打就打,想骂就骂,这才是真正的亲近呢,棉棉心思灵巧,自然明白这个道理。

    棉棉自己想明白了,心里也就不再纠结,对待宁楚格还是很亲热,照顾的也很周全,不过舒宜尔哈却反省了一下,女孩子心细,她只顾跟宁楚格玩的高兴,确实有些冷落棉棉,这是自己的不对,要改!善于自我检讨的舒宜尔哈,现错误那改正的是相当迅,往后对宁楚格还是很热情,但却也不会再把棉棉丢一边,时不时要拉着她一起玩一会,争取两人都照顾到。

    对于隔壁家孩子总往自己家跑的原因,舒宜尔哈也曾问过胤禛,胤禛的回答一如既往的简洁,也不告诉她前因后果,只说让她好生招待,舒宜尔哈气的拧了胤禛一下,才得到这人几句解释,舒宜尔哈虽然足不出户,但是对于外头的形势还是有些见解的,一听就明白胤禩这是有跟和解的意思,不过她对胤禩有偏见,头一个想到的,就是这其中是不是有诈的问题。

    听了舒宜尔哈的怀疑,胤禛也只是淡淡的扫她一眼,说道:“这么简单的问题还用你说?爷自然会防着他。”一副舒宜尔哈闲着无聊多管闲事的样子。

    舒宜尔哈默念几遍“不跟他计较”,才把胸口那口气吐出来,就这还气的瞪了胤禛好几眼,可惜她的眼神没什么威力,人家跟没看见似的,还是那淡淡的口气,说:“不过你能跟爷说这些,也是对爷的关心,我也就不计较你得目光短浅了。”

    舒宜尔哈最那胤禛这气死人的态度没辙,而且,跟胤禛硬对着干,那也没什么用,反而会伤了两人的情分,舒宜尔哈眼珠一转,一个箭步就扑进胤禛怀里,把自己缠在人家身上,嗲声嗲气的说:“爷说的是,妾本来就是一个妇道人家,目光哪里能长远的起来呢,自然比不上爷的高瞻远瞩心思缜密,舒宜尔哈最那胤禛这气死人的态度没辙,而且,跟胤禛硬对着干,那也没什么用,反而会伤了两人的情分,舒宜尔哈眼珠一转,一个箭步就扑进胤禛怀里,把自己缠在人家身上,嗲声嗲气的说:“爷说的是,妾本来就是一个妇道人家,目光哪里能长远的起来呢,自然比不上爷的高瞻远瞩心思缜密,(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