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清穿奋斗记最新章节 > 清穿奋斗记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228、新媳妇
    新人送进新房,还有一系列的程序要走,像是撒帐之类的,等到新郎新娘在喜婆的指挥下吃了各样喜庆有寓意的食物后,新郎就要出去给客人们敬酒了,新房内剩下新娘,还有开脸梳头这一重要步骤,乌喇纳喇氏带着众福晋们出去招待女客,舒宜尔哈则和仅有的几个皇孙福晋们一起陪伴新娘。

    慧慧新人入府,原本心中就有些忐忑不安,加上陪她来的送亲太太们都被请到隔间吃酒,举目望去都是生人,更是紧张不已,后来看到见过几次的表姨还在,心里多少安定了些。

    舒宜尔哈留下来本来就是为缓解慧慧紧张的,等到慧慧重新梳好了头,六七个皇孙福晋们都在旁边跟她说话,舒宜尔哈知道这些人慧慧不一定认得,因此一一作介绍,她虽然是侧福晋,但胤禛爵位高,又是长辈,她在这些晚辈面前也有几分体面,因此大家倒也相处融洽。

    能被选为皇孙福晋的自然没什么蠢人,堂兄弟的媳妇跟她们也没什么利益冲突,因此自然不会有人故意找茬,好话是不停口的说,慧慧虽然被夸得有些脸红,但因为众人七嘴八舌的话语,周围一直热热闹闹的,不觉间她的紧张缓解不少,虽说还对这些妯娌们不太了解,但就此时的接触来看,都不是那很难相处的人,她对未来的皇家生活又添了一份信心。

    舒宜尔哈是不知道慧慧此时的天真想法的,她只是估算着时间差不多了,弘昀也该回来了,就招呼着众人到外面去坐席,这次是真的把慧慧一人留在了房里。

    陪着客人们闹了快一个时辰,天色早已黑透,舒宜尔哈回房后只觉得身上的肉都是僵的,一点儿都不想动,好在红袖等人也知道这一天忙下来,她必然是劳累的,早早备好了热水,她在一群人服侍下泡了个热水澡,连一根手指都不用动,就被舒舒服服送到了床上。

    一夜好眠到天亮,舒宜尔哈是被红袖叫醒的,今天弘昀夫妇要给长辈敬茶,自己也是有坐席的,去的迟了不好,舒宜尔哈即便还想再睡一会儿,也只能打起精神起了床。

    随便吃了两块点心垫垫肚子,舒宜尔哈扶着红袖和紫绡带着弘晓去了正院,她到的时候,别人也都到了,就是挺着大肚子的两位孕妇也赫然在位,府上的阿哥格格们也一个不缺,一见舒宜尔哈过来,众人都起身问好,舒宜尔哈回了礼,众人方重新落座,可惜屁股刚挨着椅子,弘昀就跟慧慧一起进来了,于是又是一番折腾,好一会儿才安生下来。

    众人都已经到齐,片刻后胤禛就和乌喇纳喇氏从内室出来,又是一阵行礼问安声,随着胤禛一声淡淡的“起身吧”,大家才重新座好,就有人捧了茶盘出来,在胤禛和乌喇纳喇氏跟前摆好垫子,弘昀和慧慧各自端起一杯茶,分别给胤禛和乌喇纳喇氏敬茶,两人接了茶各自抿了一口,少不得说了几句训诫他们夫妻的话,无非是和睦相处早日开枝散叶之类,随后胤禛和乌喇纳喇氏都各有表礼,这新妇叩见父母的礼就算是结束了。

    之后弘昀又带着慧慧给舒宜尔哈和年氏见礼,对这二人,他们夫妇就不需要行跪礼了,不过一个福礼她们还是受得起的,也能接慧慧一杯亲手敬的茶,其余那些庶福晋和格格们,就没有这个待遇了,她们甚至还要反过来给弘昀和慧慧行礼,但给新人的礼物却一样是不能少的。

    见过这些正式非正式的长辈们,接下来就是平辈见互相见礼,因为弘昀目前算是长兄,由弘时领着男孩儿,二格格领着女孩儿,分别拜见了兄长和新嫂子,慧慧都回了半礼,还一一送上给小叔和小姑们的见面礼,单单一个见礼认人,就耗费了小半个时辰。

    见礼结束,胤禛带着儿子们出去,弘昀走的时候还不放心的看了慧慧一眼,大家看在眼里,心下也有些好笑,不过这一屋子女人还真没有那牙尖嘴利爱出风头的,因此也没人打趣慧慧,只是听从乌喇纳喇氏指挥,纷纷按照位分落座,慧慧在家时就已经学过规矩,知道此时是没有她座位的,因此老老实实站在乌喇纳喇氏身侧,给乌喇纳喇氏布菜,把新媳妇的姿态做足。

    舒宜尔哈看慧慧脸色还好,又因这本来就是规矩,哪怕心里有些心疼外甥女,此时也不好说什么的,好在乌喇纳喇氏也不是那等难缠的婆母,并不会可以磨搓儿媳妇,她饭量也不大,吃了十几筷子菜,喝了半碗粥也就饱了,她这边停了筷子,就代表这顿早餐结束。

    乌喇纳喇氏说声“散了吧”,舒宜尔哈就带着众人行礼告退,慧慧本来也想走,不过舒宜尔哈给了她一个眼神,她踌躇了一下停住了,果然就听到乌喇纳喇氏说:“弘昀媳妇等一下,我这儿有些事要跟你说。”

    慧慧虽不解乌喇纳喇氏还有什么话要交代,不过人家是婆母,婆母发了话,她这个新媳妇自然要听从,心里却在好奇姨母是怎么知道婆母会留她的。

    若舒宜尔哈知道她还有这疑问,肯定是要笑的,新媳妇进门头一天,做婆婆的肯定要交待些话呀,这也算是基本的礼数了,不管心里愿不愿意,乌喇纳喇氏也总要把府里的一些规矩跟慧慧说一遍的,那本来就是她的责任,若是不做,反而会落人口舌,乌喇纳喇氏向来处事周全,才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

    等回到海棠院,弘晓很有些迫不及待的问:“额娘,刚才那不是慧慧表姐吗我见过的,额娘说她是表姐,可今天为什么要叫她嫂子”弘晓这个年龄的孩子其实有很多问题的,不过舒宜尔哈曾严厉告诫过弘晓,让他有什么问题回家问自己,一旦出了门,不许随便说话,因此他憋了好一会儿了,等进了海棠院,可就等不及了。未完待续。

    最快更新,阅读请。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