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清穿奋斗记最新章节 > 清穿奋斗记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106、对比
    很快十四皇子也来了,与对胤禛的冷淡客气不同,德妃一见十四皇子,脸就笑成一朵花儿,声音柔的能让人心都化了,不过融化的是十四皇子的心,胤禛的心早冻成冰疙瘩了。

    十四皇子跟德妃和乐融融的聊着天,胤禛在一旁正襟危坐,就跟两个世界的人似的,十四皇子还拉着德妃撒娇,被德妃假意嗔了几句,又让人给他一堆东西,十四皇子一边说“偏了额娘的好东西”,一边给胤禛一个得意的眼神,舒宜尔哈看到了,真想替胤禛冷笑一声。

    这十四皇子好歹也是当父亲的人了,怎么还这么幼稚?争宠争的这么没有技术含量的人,舒宜尔哈还是头一次见到,你说他这么点道行,除了能骗骗心偏到胳肢窝的德妃,还能骗得过谁?据说皇帝颇宠这个儿子,难道说皇帝就喜欢这样的?档次也太低了吧?

    舒宜尔哈在心里腹诽半天,一抬头看到胤禛的脸,她现在很能从胤禛那冰块脸上看出他的真实情绪了,这位这会儿只怕是生气伤心加窝火呢,也不知道他哪儿来这么好的定力,心情复杂的要吐血,脸上还这么平静,看来早年皇帝说他“喜怒不定”,对他影响颇大呀!

    啧,这人也太死心眼了,换了自己,管别人怎么说呢,被人说两句又不会掉块肉,犯得着为了这四个字憋屈大半辈子么?说实话,舒宜尔哈真不理解胤禛这思维,难道他对皇帝已经崇拜到不容许自己在他心里有一点瑕疵的地步了?话说,这位皇帝虽然被称为“千古一帝”,但把他跟历史上的明君做一个横向对比,他真没什么特别出众的成就好不好!不知道胤禛崇拜他个什么劲儿,难道胤禛有恋父情结?舒宜尔哈在心里吐糟吐得很欢乐。

    在永和宫看完人家母子情深的表演,坐了半天冷板凳,又吃了顿冷汤冷菜,终于混到结束时间,舒宜尔哈跟着大部队出了宫,坐上自己的车驾,把已经睡着了的小太阳抱在怀里,一路打着瞌睡晃晃悠悠回了家,不可避免的又吃了碗热汤面,才洗漱睡觉。

    很快到了二格格周岁,出于对嫡妻嫡女的重视,胤禛为二格格举办了盛大的抓周仪式,长的粉雕玉琢的小姑娘很给她阿玛额娘长脸,一手抓了绣样一手抓了书本,众人好一通夸,什么心灵手巧、知书达理之类的词层出不穷。

    二月二十三是三阿哥生日,抓周宴立马降一个档次,一早皇帝的赏赐和赐名旨意就到了,三阿哥被赐名弘时,抓周时抓了弓箭和笔,同样赢得不少称赞,事实上,晬盘上的东西都是有好的寓意的,只要不是太出格的,人们总能找出许多赞语。

    次日胤禛进宫谢恩时,皇帝笑着问他:“听说你那小儿子小名叫小太阳,你是怎么想的?”

    胤禛一板一眼的说:“回汗阿玛话,是富察氏说,那孩子对她来说就像太阳一样,温暖、明亮,是她的希望,有了他,她觉得天都亮了,她说孩子大名要周岁后才有,求儿子给起个小名,儿子懒得费心思,就随口说叫‘小太阳’,富察氏认了真,就这么叫下来了。”

    皇帝不置可否的点点头,说会给小太阳起个好名字,就挥挥手让胤禛退下了。

    三月初六,小太阳周岁,皇帝按照弘时的例给了赏赐,同时赐下大名:弘暄,暄,温暖,太阳的温暖,胤禛听到这名字眉头就是一跳,对皇帝的恶趣味十分无力,但是这名字也确实不错,他也就没吭声,舒宜尔哈却不知道这个,她就觉得弘暄这名字有点耳熟,也不知道是抢了胤禛那个兄弟家孩子的名字,不过好名字就那么几个,先到先得,谁让他们不早点出生呢!舒宜尔哈一点都不觉得愧疚。

    小太阳,哦不,应该是弘暄,对于弘暄的抓周,舒宜尔哈按照在娘家时的一贯做法,从二月就开始训练他抓书和弓箭,他是个聪明孩子,教了几遍就记住了,这天果然一手抓书一手抓弓箭,得了个“文武双全”的好名头。

    倒不是舒宜尔哈炫耀,在皇家,孩子只要不抓玉玺和印玺,就不会着人眼,她又想让弘暄能在胤禛心里从小就有好形象,允文允武是个不错的选择,也是舒宜尔哈对弘暄的期望。

    天气渐暖,给弘暄换上轻便的春装,让他穿上粗布做的外套,让人把院子打扫干净,舒宜尔哈就把弘暄放到院子里,看着他满院子乱爬,有时不留神摔倒,舒宜尔哈也不让人扶他,反而看着他哈哈大笑,弘暄也就瘪瘪嘴,自己撑起来接着爬。

    原来可能是衣服太厚的缘故,弘暄一直没学会走,总是在地上爬,他的乳母和嬷嬷都急坏了,舒宜尔哈却一点儿都不着急,只说让他爬去,爬着爬着自己就会走了,同理,弘暄现在还不会说话,舒宜尔哈也不让人教他,就由着他啊啊乱叫。

    胤禛进院子时,就看到弘暄又栽到地上,一头一脸的灰,额头还有点红,他那无良亲娘就在不远处稳稳坐着,还指手画脚的笑,胤禛眉头皱的能夹死蚊子,弘暄一眼看见他,好似终于见到亲人,飞快爬到胤禛脚下,伸手抓住他的袍子角,昂着头看着他,眼里迅速积了两泡眼泪,却含在眼里要掉不掉,长长的睫毛一颤一颤的,看着别提有多可怜了。

    胤禛转头瞪舒宜尔哈一眼,把弘暄扶起来,双手把着他的小身子,直直的看着他,弘暄眨眨眼,两大滴泪从脸上滑落,一手指着舒宜尔哈,嘴里“啊啊”的告状,可惜胤禛听不懂他在说什么,反而有点嫌弃的看看他的粗布外衣,叫来乳母把他带下去清洗去了。

    胤禛瞪着舒宜尔哈,等着她解释,舒宜尔哈忙笑道:“爷可是生气了?您生什么气呀,那可是我亲儿子,怀胎十月才生下来的,我还能欺负他不成?”r1152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