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清穿奋斗记最新章节 > 清穿奋斗记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85、第一步
    舒宜尔哈一眼看到吴嬷嬷不赞同的目光,伸手拍了蓝玖一下,“你呀,这话是你能说的吗?被人听到,皮不揭了你的!你回头看看吴嬷嬷,她只怕已经在心里给你定好课程了,等你吃苦头的时候,可别找我求救,嬷嬷发起威来,连我都要退让三分的。”

    蓝玖转转眼珠,马上装出一脸可怜相,跟吴嬷嬷求饶,吴嬷嬷瞪她一眼,说:“你也注意些,别什么话都往外说,真有个什么,你自己吃亏还是小事,要是连累主子的名声,你看我饶不饶你!那位再怎么着也是主子,哪里是你能编排的?回去好好把规矩再学一遍!”

    蓝玖不敢反驳,乖乖应是,舒宜尔哈看她可怜的样子,笑了一声,劝吴嬷嬷:“嬷嬷你也太紧张了,咱们在屋里说几句话,外人哪里能知道,至于出了门,蓝玖又不傻,哪些话不该说,她心里一清二楚,这两个月你见她什么时候说错过话?今儿想来是替我不平呢,你看她也知道错了,嬷嬷就别生气了。”

    吴嬷嬷本来也没有多生气,蓝玖心直口快本来就是她有意纵出来的,原指望她充当舒宜尔哈的口舌,替舒宜尔哈训人诉苦的,只是没想到舒宜尔哈进了四爷府成了侧福晋,皇子府上规矩大,主子身份又贵重,蓝玖心直口快这一点是该保持,但说的分寸却不好拿捏,她觉得蓝玖这方面训练的不够,这才盯的紧了点儿,舒宜尔哈一开口,她也就顺势揭过了。

    梳了小两把头,带上几只金簪玉簪,再加一朵做的惟妙惟肖的绢花,穿上宝蓝镶紫边的旗装,衬得她淡雅中透出几分雍容,舒宜尔哈看看镜子里那张浓淡皆宜的脸,在审视一下服装打扮,满意的点点头,果然美人怎么打扮都好看,舒宜尔哈厚着脸皮在心里把自己狠夸一顿。

    等到了正房,照例宋氏和武氏已经在了,两人给舒宜尔哈行了礼,武氏笑道:“富察姐姐来了,昨天晚上歇的可好?没被什么人吵到吧?”

    舒宜尔哈笑笑,说句“挺好的”,只当听不到她话里的挑拨,转身对宋氏说:“昨儿个听你有些咳嗽,可请大夫来看过没有?眼下天冷,还是要注意身子。”

    宋氏忙道谢,笑着说:“劳姐姐费心了,已经请人看过,吃了剂药,已经好多了。”

    舒宜尔哈顺势跟宋氏探讨起保养美容方面的心得体会,武氏脸色微微一变,很快堆起笑脸加入话题,等乌喇纳喇氏出来时,看到的就是三人相谈甚欢的样子,她眼色闪了闪,笑问:“几位妹妹聊什么呢,这么开心?”

    三人都起身行礼问安,重新落座后,乌喇纳喇氏又问了一遍,舒宜尔哈方说:“回福晋话,妾们正说起京里新开的那家胭脂铺子呢,听说他们家有一种新的胭脂,颜色鲜艳味道清新,用久了更能是肌肤白皙娇嫩,妾几人都说赶明儿要买几盒回来试试。”

    美容是女人一生的事业,乌喇纳喇氏也不能免俗,忙着问铺子叫什么名字,武氏抱大腿属性再次显现,她连忙说不要福晋破费,等她买回来孝敬福晋,乌喇纳喇氏笑着说好,不过照舒宜尔哈看,武氏买回来的她绝对不会用,想来武氏自己也知道,她此番作为不过是表态而已。

    几人又说了几句,李氏才姗姗来迟,她一进门先请罪,说是伺候四爷出门才来晚了,乌喇纳喇氏也不好为此怪罪她,毕竟四爷府里最重要的是四爷,哪怕是福晋也不能说让李氏放着四爷不管来给她请安,不过乌喇纳喇氏脸上的笑意淡了许多,她不咸不淡的说了几句套话,就让众人散了,李氏的脸色就不太好,看着舒宜尔哈要走,忙叫住她,未开口先行一个礼,舒宜尔哈侧过身不受,问她是怎么回事。

    李氏眼圈立马红了,似乎受了多大委屈一样,看她这样,舒宜尔哈更不耐烦,说:“李妹妹若是没事,我就先走一步了,海棠院还一堆事等着我呢,没时间在这儿陪你耗着。”

    看她二人这个情景,宋氏早低着头走了,武氏却一脸看好戏的表情在一边站着,李氏要哭不哭的说:“姐姐这是怪我了,我给姐姐陪个不是,都是我不好,没有照顾好二阿哥,让他生了病,也是我管教不严,才让丫头们擅自去打扰爷跟姐姐,我真不是存心把爷叫走的,姐姐看在我一片慈母心的份上,别跟我计较……”

    舒宜尔哈冷笑一声打断她:“你这是赔不是的态度吗?你一脸委屈是给谁看的?我欺负你了?二阿哥生病不是我的责任,你的丫头没管教好也跟我无关,你一片慈母心,是在讽刺我没有孩子?你要真心觉得自己错了,就该照顾好大格格跟二阿哥,别让他们三天两头生病,让爷操不完的心,你要真觉得错了,就该回去好生教训那不懂规矩不服管教的丫头,而不是在福晋院子里,当着来来往往这么多下人的面,一边装可怜一边给我上眼药,合着你从我院里拉走爷,反倒是我的不是?这么个赔不是法儿,我可敬谢不敏!”

    舒宜尔哈说的又快又清晰,周围来来往往的人都听到了,李氏脸色更不好看,舒宜尔哈却根本不给她反应的机会,立马转身就走,边走还边跟蓝雨说:“快点扶你主子我回海棠院吧,我惹不起还躲不起吗?有些人呐,还真当别人都是瞎子傻子呢,自己儿子病了,还有心思打扮的花枝招展,眼底下连个黑眼圈都没有,心情可真够好的……”

    李氏死死盯着舒宜尔哈的背影,一回头看到武氏一脸幸灾乐祸,她狠狠剜了武氏一眼,气哼哼的回自己院子,武氏却神色莫名的笑了笑,等她走出一截才慢慢踱步回去了。

    舒宜尔哈回到海棠院,蓝雨忙叫人摆饭,舒宜尔哈难得在吃饭时板着脸,嬷嬷丫鬟们都不明所以,也不敢说笑,蓝雨悄悄把刚才的事跟吴嬷嬷和白嬷嬷说了,两位嬷嬷心中暗气,伺候舒宜尔哈吃完饭,白嬷嬷才小心开口:“主子消消气,跟那起子小人认真生气,反倒抬举了她!咱们就冷眼看着她作,早晚把她那点子本钱作没了,咱们不生气啊……”

    舒宜尔哈也不答话,使个眼色给白嬷嬷,白嬷嬷楞了一下,很快反应过来,一边招呼人进屋收拾碗筷,一边接着劝,眼看着小莲走近了,舒宜尔哈方冷声道:“我有什么好生气的?人家跟爷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爷心甘情愿,我生气有什么用?呵!只要爷到别的院里留宿,大格格跟二阿哥就有一个生病不适的,她那点小心思真当别人看不出来?瞧瞧刚才她那样子,神色委屈,未语先流泪,竟像是我欺负了她!我到哪儿说理去……”

    白嬷嬷还在劝,蓝玖适时发出一声惊呼:“主子的意思是装的?真病假病大夫看不出来吗?”

    舒宜尔哈仍是冷冷的语气:“皇子府上请的大夫,怎么可能连真病假病都看不出,那一位也不傻,总要弄出点症状才能取信于人,想要生点小病多简单呐!”

    “那可是她的亲骨肉!她怎么忍心……”蓝玖捂着嘴做不可置信状。

    “呵呵,你这傻子,人家心里有数呢,总不会真让孩子病重了,这点分寸总还是有的。”

    白芷皱眉道:“糟蹋孩子的身体争宠,亏她还有脸说自己‘一片慈母心’,做她的儿女真是可怜,摊上这么个额娘,二阿哥还不到两岁呢……主子不能跟爷提一提吗?”

    舒宜尔哈看小莲在那儿慢腾腾打扫卫生,她轻笑道:“你傻了吧?这事儿又不是一回两回了,爷那么精明睿智的人,怎么可能看不出来?不过是孩子在爷心里没人家额娘重要,爷才默许了,横竖那是爷跟她的亲骨肉,他们都不心疼,我多管什么闲事?!”

    舒宜尔哈喝口茶,表示这个话题告一段落,她放下茶盏后,开始询问过年的年礼问题,小莲终于把房间里打扫完毕,慢慢挪到外面擦拭走廊栏杆,等到她出去打水时,蓝玖忍不住问道:“主子,您刚说的都是真的吗?”

    舒宜尔哈淡笑道:“我说的真不真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听的人信不信,他信了,假的也能变成真的,不信,便是证据确凿,又能如何?”

    蓝玖说不出话。

    舒宜尔哈笑容不变,她其实并不在乎胤禛信不信她,不过是赌在他心里,女人绝对不如子嗣重要,李氏不干净是肯定的,就看胤禛去不去查,她做的就是要引出他心里的怀疑,只要他怀疑了,李氏再想用这一招,胤禛又会如何反应?

    而舒宜尔哈更狠的一点在于,她把胤禛定位成知情者,只要胤禛不想要一个为了女人可以看着孩子去死的冷酷无情的形象,就只能对李氏有所惩罚。

    这是舒宜尔哈头一回算计别人,手段可能稚嫩些,却是她迈出的第一步,人呐,总是在不知不觉中改变,你永远也不知道自己会走到哪一步。r1152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