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清穿奋斗记最新章节 > 清穿奋斗记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77、新生活开始
    不管西林觉罗氏多么不舍,到了时间仍要将舒宜尔哈送上花轿,尽管侧福晋的仪式比嫡福晋简略许多,但该有的流程仍是一样不少,四贝勒府来的有迎亲太太,富察家也准备的有送亲太太,景顾勒把舒宜尔哈背上轿,并与景顾吉一起扶轿,一路把舒宜尔哈送到四贝勒府上。

    舒宜尔哈坐在轿子里,手里拿着两个苹果,也不知外面什么情况,只觉得时间并不太久,轿子就停了,她被人搀扶下来,一步步走到拜堂的地方,手里也牵了根红绸,也有个拜天地的仪式,同样需要坐帐,这些都与娶正妻的仪式相差无几,等到她头上的盖头被掀起之后,终于看到未来要陪伴若干年的胤禛是什么样了,她抬眼打量一眼,发现胤禛长的还挺不错,虽然比前几年见过的八皇子九皇子略逊一筹,但也能称得上是帅哥,单从搭伴过日子上来说,她并不算亏,作为一个隐形颜控,因着胤禛的好样貌,她对他的不满略微少了些。

    吃过子孙饽饽,又吃了长寿面,接下来舒宜尔哈要开脸,胤禛则要去外面宴席上转一圈,这时候舒宜尔哈倒有些庆幸自己是侧室了,等给她开脸的人走了之后,新房内只有白吴二位嬷嬷和蓝雨四个丫头,都是自己人,她不禁放松许多,因为口渴了一路,忙让蓝雨倒杯茶来,蓝雨看看嬷嬷们,见她们不反对,才端了杯茶过来,正经用茶叶泡的茶,舒宜尔哈此时也顾不得嫌弃,连喝两杯,才觉得喉咙里好受些。

    呆坐着其实很无聊,舒宜尔哈却什么都不能做,只能信马由缰胡思乱想,不知过了多久,胤禛才重新回到新房,同他一起的还有一个喜婆,这时候要进行最后一项,喝合卺酒,一对玉石杯子系着红绳,喜婆将酒杯倒满,舒宜尔哈跟胤禛一人端起一个喝下一半,然后把酒杯递给对方喝下另一半,至此,所有的仪式才终于完成,接下来就是洞房花烛夜时间。

    舒宜尔哈虽然上辈子经验不少,但现在这具身体却是头一次,完全称不上享受,好在胤禛看着冷淡,人还算体贴,并没有折腾人,因着这一点,他在舒宜尔哈心里的分数又上升几点,虽然仍在地平线上徘徊,但总算不是负数了。

    这一天从起床就比较紧张,临睡前又进行了比较激烈的体力劳动,舒宜尔哈睡得比较沉,等她醒来时,发现胤禛已经起来了,且衣服都穿好了,正坐在桌子旁看书,见她醒了,嘴里淡淡说了句:“时辰不早了,起来去给乌喇纳喇氏行礼吧。”

    舒宜尔哈笑着点点头,胤禛起身出门,她忙叫蓝雨等人进来,等她收拾妥当走出里间时,意外发现胤禛正在外间喝茶,看到她出来也没说话,只是淡淡点了点头,率先出门往正院走,舒宜尔哈愣了愣,忙带着两个丫头跟上。

    到了正房,外间已经坐了三个女人,看着应该都是妾氏,乌喇纳喇氏还在里间没出来,这也正常,没有正室等侧室的道理,不过她的人看到胤禛和舒宜尔哈一起过来,马上就进去禀告,片刻后,乌喇纳喇氏就笑着出来,先给胤禛行礼,又笑着对舒宜尔哈说:“这就是富察妹妹吧,果然好气度,往后咱们就是一家人了,可要多亲近才是。”

    舒宜尔哈垂着眼帘应是,跟乌喇纳喇氏客套几句,倒是胤禛有些不耐烦,打断她们说:“赶紧敬茶吧,爷还要去上差。”

    乌喇纳喇氏顿了顿,笑着说好,她和胤禛两个坐在主位上,有丫鬟端了茶上来,舒宜尔哈跪到他们面前,将两杯茶奉上,嘴里说着“妾富察氏给爷敬茶,给福晋敬茶”,可能是有胤禛坐镇的关系,她预想中的为难并没有发生,乌喇纳喇氏只是叮嘱她要“好好伺候爷,好生跟姐妹们相处”,很快就让她起身,倒是胤禛多说了一句要遵守府里的规矩。

    接下来就是胤禛其他女人给她敬茶,舒宜尔哈自然也不可能去为难别人,很快接了茶给了赏,胤禛看着没什么事了,跟乌喇纳喇氏说了声就走了,女人们这才活泛起来,叽叽喳喳开始说话,主要是奉承乌喇纳喇氏,顺带称赞舒宜尔哈两句,不过因为舒宜尔哈头一天来,跟她们都不了解,只是含笑听着,轻易不肯开口,心里暗自想着兄长调查回来的资料。

    胤禛现在府里排的上名号的女人,算上舒宜尔哈才五个人,正妻乌喇纳喇氏,据说是出了名的贤惠人,对四爷府里的女人照顾有加,跟四爷相敬如宾,只有一个儿子名弘晖,是府里的大阿哥;侧夫人李氏,比胤禛还大一岁,据说比较得宠,生了两儿一女,长子弘昐前年殇了,只剩下大格格和次子弘昀;宋氏,胤禛的第一个女人,三十三年生了一个女儿,不过没满月就夭折,因而不太受待见;最后一个武氏,是今年德妃赐给胤禛的女人,只比舒宜尔哈早进府两个月,性情喜好未知。

    四贝勒府上规矩严谨,消息很少外传,所以景顾勒能查到的都是些表面的东西,是否属实还不敢肯定,舒宜尔哈只能自己验证,不过她倒是有些想笑,算起来胤禛大婚快十年了,身边能排的上号的女人就这么小猫两三只,刚才乌喇纳喇氏说还有几个没资格请安敬茶的侍妾通房,这胤禛的女人身份都太差了点吧?不过这样也好,她们身份差了,她才能过的更好些。

    舒宜尔哈一边听着李氏等人说着没营养的话,一边分析她们的性情,一边还能抽空胡思乱想一下,她自觉自己一心二用的功夫又精进了,就听到李氏说:“听说富察姐姐的嫁妆极为丰厚,里面还有一座精美的西洋座钟,不知妹妹有没有荣幸参观一眼?”

    舒宜尔哈垂一下眼,笑道:“既然李妹妹感兴趣,你什么时候有空儿,尽管到我那儿去看,总不能让人说咱们府上的人没见识,连个座钟都没见过。”她虽不爱逞口舌之利,但更讨厌别人挖坑给她跳,李氏提起嫁妆,无非是想挑起乌喇纳喇氏对她的不满,但是她的嫁妆并没有超出侧福晋该有的规格,哪里轮得到她说三道四?不噎她一句舒宜尔哈心里不舒服。

    其实李氏心里更不舒服,她本来在胤禛跟前挺得宠,生了三个孩子,乌喇纳喇氏才只生一个呢,可见她的得宠程度,前年胤禛封爵的时候,向宗人府提报将她提成侧夫人,她在府里的地位提升一大截,自觉除了乌喇纳喇氏就是她了,谁知今年皇帝会给胤禛赐一个侧福晋,人家一进门就比自己地位高,什么都没做就爬到自己头顶上,比自己小好几岁,自己还要叫她一声姐姐,她心里没气才叫怪了。

    原本李氏想着,新人头一天进门,总要装一装腼腆,就是言语间吃点亏,她也只能忍了,这才忍不住挑拨几句,谁知道舒宜尔哈跟她想的完全不一样,直接就说她没见识,连个弯都不拐,一下子打乱她的节奏,倒让她不知该接什么话好了。

    李氏噎住了,宋氏跟武氏都不敢接话,舒宜尔哈懒得开口,屋子里静默片刻,乌喇纳喇氏笑道:“时间不早了,我这儿还有事呢,就不虚留你们了,明儿咱们姐妹们再聊。”

    众人都应了一声散去,舒宜尔哈在蓝雨和蓝玖的搀扶下回到自己院子,走到院门口,发现门上并没有匾额,想来是等自己命名呢,她微微一笑,回房用了早膳,白嬷嬷就上前回道:“主子,分给您的人手都在外面等着,您要不要见见?”

    舒宜尔哈点点头,白嬷嬷就把人叫进来,众人进门先跪地请安行礼,舒宜尔哈端着茶碗把架势做足,嘴里淡淡的说:“既然爷和福晋把你们分到我这儿,你们就用心当差,谁若是出了什么差错,就算我不罚你,爷和福晋也饶不了你,千万记住了,别跟爷和福晋丢脸。”

    众人忙说:“不敢给爷和福晋丢脸,定会听从侧福晋吩咐好好做事。”

    舒宜尔哈又让他们做了个简短的自我介绍,听到有个小丫头名叫小莲,她顿了顿,脸上露出个似笑非笑的表情:“这可不巧了,我的闺名正好也是莲花的意思,你说这可该怎么办?”

    那个叫小莲的忙跪倒请罪,话都有点说不伶俐了,舒宜尔哈笑道:“你是先来的,我昨儿个才到,你又不是故意冲撞我,哪里用得着请罪呀,不过你的名儿重了我的也是事实,我听着怪别扭的,不如我给你改个名字,你可愿意?”

    小莲忙说:“谢侧福晋不罪之恩,奴婢能得您亲自赐名,是奴婢的荣幸,奴婢叩谢侧福晋!”

    舒宜尔哈说:“我最不喜欢名字中带些花花草草的,倒是对水果情有独钟,不如你以后就叫桔子吧,又喜庆又吉利,这名字你可还喜欢?”r1152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