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清穿奋斗记最新章节 > 清穿奋斗记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68、初选
    景额被姐妹挤兑几句,讪讪一笑,凑到舒宜尔哈旁边坐下,讨饶道:“姐姐可饶了我吧,大哥说我不稳重不是一次两次了,一直想收拾我呢,您再去添油加醋一说,哪里还有我的好日子过?姐姐就睁只眼闭只眼,当没看见好了,我先谢过姐姐!”

    舒宜尔哈摇头失笑:“难得你还有怕的人,阿玛额娘对你够严厉的,也没见你有个惧怕,大哥那么温和的人,偏你见了他,就跟耗子见了猫似的,也不知大哥怎么着你了?”

    景额笑笑不回答,也就姐姐会说大哥温和,这个家里,除了姐姐之外,谁敢在大哥跟前放肆?大哥收拾人的手段层出不穷,被大哥收拾一回,那绝对能让人记一辈子,整天端着一张温和儒雅的笑脸装纯良,骨子里却是恶魔啊恶魔,想想得罪过大哥的那些人的下场,景额就觉得,不管怎么说,都不能惹大哥生气,不然真会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几人边闲聊边逗书和玩,直到中午时才去正院陪西林觉罗氏用饭,额尔赫和景顾勒景顾吉都上班去了,瑚图里氏快生了,西林觉罗氏早就交代她在自己院里吃饭,不用跑来跑去,因此只有钮祜禄氏等人在,虽然人少,仍是摆了两桌,女人们坐一桌,景额和莫德里单独一桌。

    寂然饭毕,众人坐在花厅里聊天联络感情,说了会儿话,书和就有些发困,钮祜禄氏告声罪,带着他回房午休,景额和丰宜尔哈也告退了,舒宜尔哈也想回房,西林觉罗氏却叫住她,她挨着西林觉罗氏坐下,笑问:“额娘有什么吩咐?”

    西林觉罗氏摸摸她的头发,颇为感叹的说:“我们舒宜尔哈已经是大姑娘了,也不知还能留你在家里多久……再过两个月就是大选,我让人给你新做了些衣服首饰,过几天就能送来,还有胭脂水粉也要买一些备用,你那胭脂铺里的东西好用,让他们多给你送些过来……”

    舒宜尔哈皱眉道:“额娘,玛嬷不是托舅爷家求了宫里的和嫔娘娘,让女儿落选的吗?怎么还要准备这些,难道出了什么变故?”

    西林觉罗氏说:“便是求了落选,该准备的还是要准备的,不然露了行迹,岂不让外人说嘴?我跟你阿玛养你一场,也不求你有什么荣华富贵,只要一辈子平平安安就好,等选秀过了,你也该定亲了,早的话今年冬天,迟则明年春天,只怕你就是别人家的人了,额娘一想到这些,心里就空落落的……”

    舒宜尔哈见西林觉罗氏有些伤感,忙说:“额娘可是嫌弃女儿了?女儿才不要嫁人,一辈子守在额娘身边才好呢,额娘别赶女儿走……”

    西林觉罗氏倒笑了,揽住舒宜尔哈,说:“净说胡话,谁家姑娘长大了不出门子的?也不怕人笑话!我也巴不得养你一辈子呢,可哪里能成呢?不过只要你过得好,我怎么着都行的。”

    舒宜尔哈被她说的也有些伤感起来,这辈子能得到父母无私的爱,她觉得很幸福,如果可以,她倒真想一辈子不嫁人,可惜她若不嫁人,第一个反对的就是眼前这个舍不得她的慈母,这么不现实的念头,她只能想想,连说都不敢说的。

    其实舒宜尔哈心里有数,额尔赫和西林觉罗氏只怕已经给她看好夫婿人选了,不过是因为事情还没定,所以不告诉她,只是两家人之间有了那么点默契,等到她被撂牌子之后,两家就会把亲事提到明面上,所以西林觉罗氏才会感叹,她在家留的时间不长了。

    舒宜尔哈本来想打听打听那人是谁,是个什么性格,又一想,事情现在八字还没一撇,若是有什么变故,没定这个人,她打听人家既浪费时间精力,又留了个话柄在外面,总归是不大好,不如等事情定下来之后才说,因而忍住了。

    三月十五,瑚图里氏在疼了一天一夜之后,给景顾吉生下个大胖小子,全家人都沉浸在喜悦之中,而钮祜禄氏在替二叔一家高兴的同时,也不禁庆幸嫡长孙是自己生的,又想到能生出书和来,多亏小姑身边嬷嬷拿出的秘方,明里不能跟人说,但承了人家这么大的人情,不能不回报的,这两年钮祜禄氏没少明里暗里给舒宜尔哈塞好东西。

    三月二十,西林觉罗氏给舒宜尔哈定做的衣服送了过来,一共六套衣裳,都是今年时兴的颜色花样和款式,穿出去绝不会有失礼的地方,但同时也绝对不会冒头,舒宜尔哈心中暗笑,西林觉罗氏果然好心思,就算为了掩人耳目做的衣服,也是以让她泯然众人为目的。

    三月二十六,户部下了公文,今年所有参选人员名单已经呈给皇帝,皇帝御笔批示,定于五月十二初选,京中又开始热热闹闹的备选活动,虽说外头的热闹跟舒宜尔哈无关,但因选秀临近,她这几个月都不能出门,让她稍微有些憋闷。

    四月十五是景顾吉长子满月,额尔赫又翻了几天书,给他起名“瑾和”,瑾有美玉之意,寄托了他对孙子的期望,他还顺势圈了好几个字,给未来的孙子孙女备用。

    时间很快走到五月,过了端午节,天气一天热过一天,五月十二那天,舒宜尔哈早上起来,照常用了早饭,开始在吴嬷嬷和白嬷嬷帮助下收拾东西,初选其实没什么要准备的,一般当天傍晚进宫,第二天早上就能离开,她只用把要穿的蓝布旗装准备好,又备了几个荷包,里面装着金银锞子,另有几个准备戴在手上的金戒指,以备进宫后赏人用。

    中午时,舒宜尔哈的午饭十分简单,一碗银丝面配上两个金丝糕,一下午都不能多喝水,等到申时,额尔赫就亲到海棠院找舒宜尔哈,带着她出门坐了一辆比一般马车小一点的青油布车,还是骡子拉的,他亲自驾车把舒宜尔哈送到老宅,并拜托额尔德克多加照顾。

    富察家今年要和舒宜尔哈一同参选的,有三个堂侄女,都比她要小一两岁,因额尔德克是族长,还有两个同族的秀女,一共六辆车排成行,骡车前面挂着白绸,上面写着“镶黄旗奇里佐领下某某之女”字样,额尔德克亲自把舒宜尔哈送到她的车前,好言安慰她不要紧张,看着她进去了,才去安排其他人。

    额尔德克带着人护送六辆车到了地安门,就有奇里佐领在那里等着,看到额尔德克,拱手打了招呼,又说了几句客气话,才招呼差役过来拉车,又带着额尔德克教了花名册。

    舒宜尔哈坐在车内,也不知外面是个什么情况,只觉得车子走走停停,不知过了多久,才听到有人说到地方了,就有人在外面请所有秀女下车,她方从车里出来,就看到前面就是神武门,早有许多太监在那里等着,跟户部的官员交接之后,就有人过来让众秀女按旗排队,舒宜尔哈顺着众人站好,又有宫内娘娘们的亲眷和上届记了名的秀女们先行一步,接着才是各旗秀女,最先走的是正黄旗,接着就是舒宜尔哈所在的镶黄旗。

    舒宜尔哈随着队伍进入顺贞门,就见空地上摆着几张长桌,桌上有纸有笔,有太监在后面坐着,手里拿着一叠册子,小太监翻着册子叫名,秀女们依次上前接受阅看,这一关主要是看秀女们有没有明显缺陷的,脸上有疤的,歪嘴斜眼的都会被刷下去,舒宜尔哈毫不意外通过了,跟着前面的队伍走到一个房间外面。

    舒宜尔哈知道,这里就是验身的场所,她听吴嬷嬷仔细讲过,也看过关于这方面的书,心里很有些抵触,却也知道每个人都免不了的,轮到她时,她深吸一口气,跨进房门,对立面那四个验身嬷嬷说:“劳烦诸位了。”说着话,顺手塞给离她最近一人四个荷包。

    那嬷嬷不着痕迹掂了掂荷包,微不可查的冲另外三人点了点头,对舒宜尔哈态度和气不少,笑着请她宽衣,动作也很轻柔,舒宜尔哈并没感觉到有什么不适,但心里的屈辱感却一点不少,只能暗示自己是在做妇科检查,才忍住没有变脸。

    很快一个嬷嬷示意检查完毕,舒宜尔哈重新把衣服穿好,有人说:“这位姑娘容貌姣好体格正常,身上无生疮无异味无伤疤,想来日后前途无量,我等提前恭祝姑娘能心想事成。”

    这几人倒会说话,舒宜尔哈脸色缓了缓,冲她们笑了一下,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舒宜尔哈又在空地处等了一会儿,有人来引着她们这些阅看完毕的秀女走人,她们沿着一条甬道走了许久,才见到一溜儿骡车在前面排着,车子的顺序正好是她们走出来的顺序,舒宜尔哈进了车子里面,轻轻舒了口气,这一关总算是过了。r1152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