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清穿奋斗记最新章节 > 清穿奋斗记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67、四十年到了
    康熙四十年三月十二,舒宜尔哈院里一株牡丹开的正好,她兴致大起,调了颜料准备把它画下来,蓝雨和黄莺在一旁伺候,至于紫芝四人已经嫁人的嫁人,退居二线的退居二线,吴嬷嬷的意思是,她们在舒宜尔哈身边留不了多久了,该让蓝雨等人熟悉主子身边的活计。

    今年又是大选之年,舒宜尔哈马上就要年满十五,今年务必要参选,吴嬷嬷虽然没有明说,舒宜尔哈也能听出她话里的意思,无非就是等她出嫁时,能跟去的丫鬟就是蓝雨等人,她们将是陪着舒宜尔哈在未来夫家站稳脚跟的有力帮手。

    早在这几个丫头被选到舒宜尔哈院里里开始,吴嬷嬷就对她们进行了分工,现在,蓝雨是舒宜尔哈身边揽总的丫鬟,舒宜尔哈的私房都是她在管着,另外,对外的交涉也是她领头;蓝玖嘴皮子利索手也巧,专门负责给舒宜尔哈梳头打扮,管着舒宜尔哈的首饰;黄莺因为女红好,管的是衣物,还负责打听消息;至于说白芷,负责舒宜尔哈的饮食,她学了好几年医理和食补大全,最会搭配食物,有她帮舒宜尔哈调理身体,舒宜尔哈一年到头连个喷嚏都没有。

    原来的四个大丫头,绿萝年纪最大,去年已经嫁了出去,绿乔和紫烟也都已经订了亲,她们俩是家生子,都是各自父母定的亲事,舒宜尔哈打听了男方的情况,知道都是不错的人,也就给了些添妆,放她们回家备嫁去了,只有紫芝,今年刚满十八,眼下还没找好夫家,仍在舒宜尔哈房里伺候,帮着培训新来的小丫头。

    舒宜尔哈这两年又长高了些,已经超过一米六,不过她去年夏天来了葵水之后,身高增长速度缓慢,半年多才长了一公分,现在堪堪达到一米六二,她对这个身高挺满意,她今年才十五呢,就算长得慢,也还能再长高几公分,正是她最喜欢的身高值。

    舒宜尔哈家这两年并没有多大变化,额尔赫的编字典工作进行了三四年,现在还没什么成绩,不过他本人这几年考核都还可以,去年又升了一级,调到太常寺做了少卿;而景顾勒的表现就比较出色了,三十七年升工部郎中,今年又被调进内阁做了内阁侍读。

    景顾吉前年十月成亲,舒宜尔哈多了个二嫂,瑚图里氏是这时代最标准规范的名门淑女,温柔端庄贤良淑德,长的倒是不错,就是没什么特色,照舒宜尔哈说,这个二嫂有点没主见,属于那种以夫为天的类型,她倒是很好相处,舒宜尔哈却不大喜欢她的性格。

    不过景顾吉对瑚图里氏很满意,他额娘妹子都是有点强势的类型,平时被这两个压迫也就算了,他可不想娶个强势的老婆,这样温柔似水的女人才是他的菜,因而小夫妻两个感情很好,虽然瑚图里在自己有孕期间,把自己一个丫鬟给了景顾吉做通房,他也很少去那人房里。瑚图里氏的预产期就在这几天,他恨不得天天守在媳妇身旁,可惜还要上班。

    景顾吉是去年考的武举,一举得中,现在是蓝翎侍卫,官职虽然不高,胜在离皇帝近,表现好的很容易得皇帝青眼,升迁比较容易。

    舒宜尔哈的朋友们全都嫁人了,除了西林觉罗锦兰去年才出嫁,其他几个都有了孩子,海若的儿子是最大的,去年正月出生,其次是程雪的女儿,去年六月生,锦絮去年十一月生了个女儿,最小的是李思雨的儿子,上个月初八的生辰,前几天刚满月,舒宜尔哈还去看过他。

    算算她们的岁数,都不过十七八岁就生了孩子,舒宜尔哈心里就有些不自在,不过这年月,女子早早有子傍身,才叫有福气,从这点看,她这几个朋友都挺有福气,哪怕程雪和锦絮生的都是女儿,能生就是好事,先开花后结果嘛,据舒宜尔哈观察,张家和马佳家都没什么闲话,张诚和马佳库尔图还都是疼女儿的,不过库尔图表现的明显些,张诚则要隐晦得多。

    舒宜尔哈这几个朋友,夫妻关系都还算不错,不管怎么说,都是家里人精挑细选出来的,人品性情没什么大缺陷,对嫡妻都知道尊重爱护,有这些打底,程雪等人再用心经营,日子只能是越过越好,看着她们过得舒心,舒宜尔哈对古代的婚姻生活又多了点信心。

    舒宜尔哈正在专心画牡丹,一个小人儿摇摇晃晃跑进海棠院,一眨眼就扑到她身边,抱住她的腿,她叹口气,知道今儿是别想清净了,把手里的画笔递给蓝雨,她弯腰把小人儿抱起来,点点他的额头,说:“不是交代过你,走路要慢着点不许跑,怎么又忘了?”

    小人儿只管笑,嘴里说:“找姑爸爸玩儿,三叔来,小姑爸爸也来……”

    这个小豆丁就是景顾勒的儿子,舒宜尔哈的大侄子,现在才一岁八个月,鬼精鬼灵的,不会说长句子,三五个字却说的很溜,景额最喜欢顶着他玩儿,这会儿他说三叔和小姑也来,就代表那两个肯定在后面跟着,舒宜尔哈眼睛一扫,果然看到景额和丰宜尔哈小心的溜进来,也不抬头看舒宜尔哈,眼睛只盯着地面,一副做贼心虚的样子。

    舒宜尔哈冷哼一声:“我记得你们今儿有课,别告诉我你们逃学了……”

    景额和丰宜尔哈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景额说:“没有,先生有点不舒服先回家了,我和妹妹没什么事,才来找姐姐玩的,不信姐姐到前院去问!”

    舒宜尔哈说:“想来你们也不敢逃学!”低头看着怀里的小豆丁,“书和啊,你可别跟你三叔学,整天毛毛躁躁的,像个什么样子!咱们书和要做个稳重的君子,跟你阿玛一样,好不好?”

    小豆丁满月的时候,额尔赫给他起名字,翻了好些本书,看哪个字都觉得不合适,最后决定用“家和万事兴”的“和”字,还说他们这一辈的孩子,名字里都要带个“和”字,这么汉化的名字,也是额尔赫跟一帮老学究们接触久了的后遗症。

    书和也不知道听不听得懂舒宜尔哈的话,反正他一个劲儿点头,大概也能明白舒宜尔哈是在批评景额,还指着景额笑,把景额气的凑上前捏住他的小爪子,假装要使劲,嘴里说着:“小东西,连你也嘲笑你三叔,看我不收拾你!”

    他也就嘴上说说,对这个大侄儿,全家人都疼到心坎儿里,景额更是,看他磕着碰着都心疼的不行,哪里舍得收拾他,所以书和没一点怕的样子,还伸手要景额抱。

    景额顺势接过书和,把他放到肩膀上,小孩子大概都爱往高处去,书和笑的更欢,嘴里还说着些听不太清楚的话,没人理他也不恼,一个劲儿指着远处笑,景额更来劲了,顶着他到处跑,叔侄俩玩的不亦乐乎。

    舒宜尔哈拉着丰宜尔哈坐下,看着他们闹,问丰宜尔哈:“听说顾姨娘前儿不大舒服,今儿可好了些?我让人送了些补品过去,姨娘吃着可好?”

    丰宜尔哈忙笑道:“多谢姐姐费心想着,姨娘好多了,昨天我去看她,她还说等身子全好了,要亲自过来拜谢姐姐。”

    “都是自家姐妹,你何必这么客气,也不敢劳动姨娘过来,你替我跟姨娘说一声,让她只管安心养着,她那儿缺什么,不好意思跟大嫂说的,只管告诉我,千万别忍着。”舒宜尔哈说。

    丰宜尔哈点头应下,又笑道:“大嫂最是公正严谨,姨娘那里该有的一样不少,哪里会缺东西呀,姐姐这才是白操心,让大嫂子知道姐姐这么不信她,只怕要伤心了!”

    舒宜尔哈伸手虚拧她的脸一把,嗔道:“你这张嘴,什么话到你嘴里就变味了!我不管,大嫂若是对我有什么意见,我只当是你挑拨的,到时候看我不拔了你的舌头!”

    丰宜尔哈连称不敢,姐妹俩自在一旁说笑,景额跑得累了,也带着书和过来,舒宜尔哈看他头上都是汗,忙说:“一不注意,你就弄出一身汗来,幸亏我这里有你的衣服,快进屋换了去,别再吹了风受了寒气。”景额笑嘻嘻的去了。

    舒宜尔哈又把手伸进书和衣服里面,见他只有头上出了层薄汗,拿帕子给他擦了,明知道说了他也不懂,仍忍不住说道:“只顾着玩,就不知道注意身体,真拿你没办法……”

    丰宜尔哈笑道:“他哪里知道这些,都怪三哥,要不是他带着书和疯跑,他哪里会出汗,等大哥回来,咱们告诉大哥去,让大哥罚三哥一回狠的,看他下次还敢不敢!”

    舒宜尔哈看景额在丰宜尔哈后头呲牙咧嘴做恐吓状,不由笑道:“他就是个没记性的,上次非要带莫德里玩雪,害莫德里病了一场,额娘罚他抄了那么些书,也没见他改,我觉着,是该让大哥好生收拾他一回……”r1152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