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清穿奋斗记最新章节 > 清穿奋斗记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62、李思雨
    因为舒宜尔哈的主导,富察家在康熙三十六年又多了七八千两收入,这个数目正好是去年舒宜尔哈收入的一半,算是变相的把自己原本想给家里的钱挣了出来,舒宜尔哈才安心了。

    西林觉罗氏本来担心舒宜尔哈在商贾上用心过多,不像大家子出来的小姐,老太太却拍手称善,回忆说舒宜尔哈跟富察家祖上有位能干的老祖宗很像,那位老祖宗也是极善经营,正是在她手中,富察家才从一个普通家庭一跃成为贵族阶级,富察家在入关前已经富贵两三代,又不靠作奸犯科来钱,就是靠那位老祖宗留下的家产,老太太觉得,舒宜尔哈虽然热衷于赚钱,却不见她对钱财过于看重,更多的是喜欢赚钱的过程,她要西林觉罗氏放心,由她和西林觉罗氏共同教育出来的孩子,绝对不会给家里丢脸。

    西林觉罗氏听了老太太的话,自己想想也觉得有理,早年舒宜尔哈虽然有一阵子对钱财过于看重,不过过了那阵子,就没见她再那样过,且她还有心把自己的私房拿出来贴补家用,由此看来并不是个重财轻人的,会赚钱爱赚钱总比一味败家强的多,她也就不在意了。

    其实舒宜尔哈把自己家的家底还是想的薄了些,这年头的世家大族,出了点产店铺,家里的古董字画等物,也算是家产的大头,而富察家这些东西从来不缺。要知道当年入关之时,带头的人没少抢东西,当时老太爷也是个头目,自然没少得好东西,后来经过多尔衮一系覆灭,鳌拜一系玩玩儿,这两件大事发生时,好多人家跟着抄家灭族,多少人家家产被发卖,老太爷捡便宜卖了许多,再到后来平三藩,老太爷同样是领兵之人,打仗过程中免不了要往自己私房里划拉好东西,老太爷去世前给几个儿子分私房,表面上分的挺公平,其实有三分之一的好东西都已经提前塞给额尔赫了,这些东西现在自然在舒宜尔哈家的库房里躺着。

    当然了,家里的古董摆件字画等物,不到万不得已都是不能换钱的,但有这些东西,就代表你家有底蕴,若只有金银之物,富是富了,只会被人称为暴发户土包子,上不得台面。

    从进入腊月,舒宜尔哈兄妹几个的功课都停了,程先生给景顾吉和舒宜尔哈分别留了点作业,作业量不多,就是个告诫他们不能只顾玩乐的意思。

    景额和丰宜尔哈另有先生,是个六十多岁的老举人,姓江,学问不必说,就是人有些古板,管景额和丰宜尔哈也严厉的很,这人也是额尔赫特意请回来的,谁让景额和丰宜尔哈两个调皮太过,让额尔赫觉得,哪怕是启蒙,也该找个严厉点儿的先生,才能管得住他们两个,所以,两个小家伙上学这一年可真没少吃苦,不过苦也没白吃,两人都稳重多了。

    江先生也没给景额他们布置太多功课,他是古板了些,却并非不通情理,知道过年时东家也希望自己学生能轻松些,所以只给他们布置几篇大字和几篇课文,算是放牛吃草了,当然了,若是过完年之后,景额两人的功课有所倒退的话,等待他们的绝对会是江先生戒尺没商量。

    过年的时候,故交好友间都要有个联络感情的举动,各家的年礼不断,今年,舒宜尔哈家给亲戚家送的年礼,都是由钮祜禄氏和舒宜尔哈列的,两人列好礼单之后,拿去给西林觉罗氏审阅,西林觉罗氏再把其中不妥之处指出来修改一二,就可以送往各家亲友家了。

    富察家本来跟李思雨家没什么来往,额尔赫跟李思雨的阿玛李新宁只是认识,能说上几句话,并没什么交情,但因为舒宜尔哈跟李思雨交好,两家大人间也多了些联系,过年时一份年礼是少不了的,遇上事的时候,也能彼此看顾一二,比如说前年,额尔赫得罪了一个小人,那人想坑额尔赫一把,李新宁无意间知道这个消息,悄悄告诉了额尔赫,使额尔赫避了过去,那人自己反而因做事不密,被人参了一本,官职降了不说,人也外调了;得了人家的好,额尔赫当然要回馈一二,李新宁的弟弟就在额尔赫的帮助下调去一个富饶的县当了知县,两家你来我往的,倒是相处融洽,彼此多了几分真感情。

    舒宜尔哈跟李思雨感情不错,但一直对她家有种说不清的感觉,有点不太想亲近,李思雨的额娘舒宜尔哈接触不多,只觉得是个温柔的女人,但就这么个温柔的女人,无声无息的就把自己家庶女给弄死了,而且这里面还有自己的原因,每每想到这里,舒宜尔哈都觉得别扭。

    李思雨的那个庶妹,舒宜尔哈一点儿都不喜欢,同时也是舒宜尔哈发现她对李思雨有恶意,出于对朋友的保护,她把这一点告诉了李思雨,然后过了不久,那个女孩子就病了,且这一病就再没好过,不到一年就病逝了。舒宜尔哈知道这个消息之后,心里一直闷闷的,有种直觉,她的死跟自己的“告密”有着直接关系,她心情很沉重,觉得是自己害死了她。

    据舒宜尔哈观察,李思雨一开始对她的事并不知情,但后来也知道是跟自己额娘有关,她就再没提过那个人,舒宜尔哈从善如流,也不想提起她,但心里的沉重感一直消不去,从理智上考虑,她知道,李思雨额娘做的一点没错,这样一个从小没把自己放眼里,欺负自己女儿的庶女,不懂礼仪丢家里人的脸也就罢了,自己找人好生教她,她竟然对自己女儿起了恶念,这样的人留着她做什么?难道等她以后来害自己女儿跟自己吗?自然是早早除了的好。

    从李思雨额娘的角度考虑,她做的不算过分,毕竟她一开始虽然对那孩子不太待见,但在生活上也没亏待她,她做了错事,也给她请了嬷嬷教导,而不是不闻不问,作为嫡母,她对那孩子也算仁至义尽,但是作为母亲,绝不能容忍有人想伤害自己女儿,她自然而然出手了。

    可是不管怎么说,那也是一条人命啊,舒宜尔哈就是过不去心里这个坎儿,闷闷不乐好些天,西林觉罗氏都看不下去了,问她怎么回事,她却是需要家里人开导开导,也就照实说了,西林觉罗氏先夸她心善,又说她自寻烦恼,有些事小姑娘们不知道,她们这些当家主母都知道的,李思雨额娘之所以下了狠手,是因为那个庶女不仅仅是想伤害李思雨,她确实动手了,李思雨即便有了防备,也被她在春寒料峭时推进水池子里,她自己也进了池子,等两人救上来之后,李思雨的额娘恨她想害死自己女儿,就没管她,她这才病重不治的。

    知道了这个内情,舒宜尔哈心里好过多了,一个人只是想想,并没有做坏事,跟一个人做了坏事没成功是不一样的,杀人未遂也是犯罪,这样的人确实该受惩罚,同时,舒宜尔哈也从西林觉罗氏口中了解到一些李思雨阿玛的事,知道那个人也是个好人,就是耳根子软,容易被人左右,舒宜尔哈虽然仍不喜欢那人,却也不像先前那么反感了。

    李思雨家没什么后台,明年李思雨要参选,李思雨的额娘知道,她家孩子若是选上,只有给人做小的份,她自是不愿意的,但是她家想找找门路让李思雨落选都找不着,本来她家跟章佳海若家关系更好,应该求她家帮忙才是,但章佳家都在外任,要等到三月左右才会进京,她就先跟西林觉罗氏说了,问她能不能帮忙。

    西林觉罗氏还记着他家提醒额尔赫的情分,自然愿意帮忙,不过不敢打包票,李思雨额娘也知道这事没谁敢百分百保证的,人家愿意帮忙就不错了,千恩万谢的,又借李思雨的名头,给舒宜尔哈送了一套价值不菲的红宝石首饰算作谢礼。

    西林觉罗氏本来是想通过娘家嫂子搭上宫里贵人的关系,走走门路送送礼,让李思雨在复选时落选,不过舒宜尔哈建议她问问钮祜禄氏,那是自家嫂子,当年已经铺了路搭上宜妃,现在再捡起来也容易,西林觉罗氏觉得有理,只是怕钮祜禄氏为难,舒宜尔哈自告奋勇说自己去问,西林觉罗氏想想也就答应了。

    钮祜禄氏对小姑肯找自己帮忙,心里很是受用,一方面觉得这是把自己当一家人不见外的表现,另一方面也觉得是看重自己,若不是认为自己有能力,这么大的事哪里会来问自己啊,再想想这事也不算难办,当即一口答应下来,舒宜尔哈怕她勉强,再三确认并不为难之后,见她信心满满的样子,才不再多言。

    等到阳春三月,章佳海若果然在她额娘的陪同下回到京城,阔别四五年的好友终于再次见面。r1152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