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清穿奋斗记最新章节 > 清穿奋斗记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56、由景顾吉亲事引起的一系列事

正文 56、由景顾吉亲事引起的一系列事

作品:清穿奋斗记 作者:颜玮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众人或多或少都有些自己的想法,一时间都沉默下来,不过小孩子可没这么多感慨,刚静下来不到两分钟,景额就拉着丰宜尔哈跑到窗户边上,指着西南方向嚷嚷道:“快看快看,烟花开始放了,大哥大嫂,二哥姐姐,你们都过来看呀……”

    众人相视一笑,都走到窗边看烟花,只见西南天空中一团一团烟花接连不断,果真是一副火树银花不夜天的景象,烟花不能不说精美绚丽,只是景顾勒夫妇和景顾吉都是看过好多次的,舒宜尔哈在前世更见过比这些更精美更绚丽的,因而虽然欣赏,却也没有那种惊艳之感,最感到兴奋的还是景额跟丰宜尔哈二人,一晚上就听两人叽叽喳喳说个没完了。

    这场皇家烟花从七点半开始,到九点才结束,两个小的兴奋不减,缠着景顾勒问接下来还有什么好玩的,景顾勒带他们到一条稍微僻静些的街道,走到尽头,是一大片空地,已经搭起许多类似帐篷的建筑物,隔成一小间一小间的,景顾勒交了入场费,带他们到一定视野称得上上佳的帐篷里,因帐篷不隔音的缘故,只听到周围闹哄哄的,舒宜尔哈就是一皱眉。

    景顾勒看见,淡笑着安抚道:“这里就是这样,咱们后面隔着条街,附近几家店铺视野更好,只是那里向来由王公贵胄包圆了,一般人家抢不到,这些帐篷里面虽然吵闹些,胜在离得近,能看的更清楚,妹妹将就些吧。”

    舒宜尔哈也知道自家跟人家真正有权有势的人家不能比,她只是刚到这么嘈杂的地方。有点不适应,听了景顾勒的话,她忙笑道:“大哥不用多心,我只是一时不习惯,过会儿就好了。”

    说话间,响起一阵锣声,景顾勒说:“快开场了。”

    从外面又进来一行人。正好从舒宜尔哈等人前面走过。他们腰上都围着黄腰带,一看就是宗室中人,吵吵闹闹的进了视野最好最大的帐篷。景顾吉说:“简亲王家的三爷跟顺承郡王家的五爷怎么凑一块儿了?没听说这两位有什么交情啊……”

    舒宜尔哈说:“这些贵人们的事,咱们哪儿猜得透,二哥没听说的事多了,管他们谁跟谁好谁跟谁不好的。跟咱们八竿子打不着,看咱们的表演才是正经!”

    景顾吉自失一笑。也不多言,二遍锣响之后,众人渐渐安静下来,三遍锣响。开场了。

    舒宜尔哈头一回见识古代的马戏表演,才知道表演形式还挺多样化,从大鼓、琴书、皮影戏到杂技、变戏法应有尽有。跟看一场晚会似的,虽然大鼓和琴书舒宜尔哈不感兴趣。不过从皮影戏开始,她就跟周围人一样看的聚精会神的,还有古老的杂技,表演者们全都是真功夫,叠罗汉的一直叠了七层人,还没有安全措施,舒宜尔哈看的都替他们捏一把冷汗。

    至于说变戏法,也就是古代的魔术,舒宜尔哈这个看过许多魔术揭秘的人,明知道他们变出来的东西都是在身上藏着的,却愣是看不出在哪儿藏的,就那么个大褂,怎么能源源不断从里面变出各种物件,还包括百灵鸟、鸽子和带鱼缸的金鱼的?

    舒宜尔哈这个称得上见多识广的人都看呆了,更不要说景额和丰宜尔哈两个真正的土包子,从头到尾瞪大眼张着嘴,那样子要多傻有多傻,被景顾吉嘲笑几句,两人都没顾得上回嘴。

    最后的马术表演更是扣人心弦,四个人在飞驰的马上做出各种动作,还时不时来回互换位置,叫好声此起彼伏,他们表演结束,四周一片掌声,观看的人都利索的给赏钱,景顾勒代表也掏了五两银子,其实这个赏钱给的不算少,但能看这么一场精彩的表演,五两银子也算值了。

    散场后,时间已经快十一点,景顾勒却不急着走,反而等到人散的差不多了,才带着众人出了帐篷,又走一段路之后,才见着自家的马车,众人这才坐上车回家。

    等回到家,舒宜尔哈什么也顾不得,马上洗漱了睡觉,她到这里十来年,除了除夕就没熬过夜,冷不防晚睡一会,还真有点受不了,不过她倒还记得紫烟跟绿萝也跟她一样熬了半夜,特意吩咐她们明天可以歇一天,她身边由紫芝和绿乔服侍就好。

    三十六年二月,皇帝第三次下诏亲征噶尔丹,不过这次跟舒宜尔哈家没什么关系,她家只有她大伯额尔德克随驾,这次谁都知道,跟去的人就是挣功勋的,噶尔丹已经是秋后的蚂蚱,额尔赫对长兄随驾出征都没什么担忧,老太太也只是送去几个平安符,叮嘱他要小心行事不要大意,西林觉罗氏等人更不放心里了。西林觉罗氏在意的,是景顾吉的婚事。

    景顾吉虚岁十五,正是该议亲的时候,不过还是那句话,大选不结束,跟哪家也不能定亲,西林觉罗氏这回看中的媳妇人选就一个,那就是她娘家侄女,西林觉罗.锦絮。

    对这个人选,老太太和额尔赫也都是满意的,知根知底的孩子,锦絮是个什么性情品格,他们都知道,又觉得锦絮跟景顾吉从小就认识,小时候在一起玩,相处的也不错,以后成婚肯定能和睦相处,表兄妹成亲,在这个时候可是非常流行的。

    不过舒宜尔哈坚决反对,近亲结婚的危害,这时候的人们不知道,她还能不知道?单一条得遗传病几率上升,就足以让她坚决反对了,她可不希望自己兄长以后子嗣艰难,或是生的孩子是畸形或弱智,这时候人们对遗传病没有研究,好多人认为,谁家生个畸形的孩子,那就是这家人做了坏事,如今遭了报应,这种情形,光想想都觉得可怕。

    虽然近亲结婚也有很大的生下健康孩子的几率,但是,适婚女子这么多,优秀女子这么多,他们家为什么要冒这个险一定要选锦絮呢?

    舒宜尔哈决心说服家里人放弃这个想法。她头一个找的就是额尔赫。

    额尔赫对大女儿时有奇思妙想早就习以为常,也不觉得她一个妹子讨论嫂子人选有什么不合适的,只是他不明白女儿为什么反对锦絮,他说:“你表姐端庄贤淑,哪里配不上你二哥了?你平常跟她关系相处的不是挺好么?还是说,你知道些别人不知道的事?”

    舒宜尔哈说:“阿玛,表姐自然是极好的,只是她跟二哥不合适。阿玛你也知道,这几年我看的书又多又杂,有一回我看到一本游记,上面讲的是有个人到了川蜀一带一个偏僻的村子,发现村子里有许多天残之人,还有许多天生痴傻的人,他觉得奇怪,到处打听,才知道传说那个村子是被诅咒的,所以才会这样,村子里的女人嫁不出去,外面的人也不愿嫁到那个村子里去,所以村里好多都是表亲间成婚,甚至有亲兄妹亲姐弟成亲的,他心里隐约觉得可能原因是出在这里,只是他不是大夫,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就把这事当做一件异事记录下来,供后人验证。阿玛,虽说那人只是怀疑,他自己都不敢确定,但万一是真的呢?那二哥跟表姐不都被毁了吗?”

    额尔赫渐渐严肃起来,他问舒宜尔哈要那本游记,舒宜尔哈哪里拿得出来啊,本来就是她杜撰的,因而忙说:“我只记得看过这么个故事,却找不到那本书了,阿玛何必非要看到文字呢?您不如找人在京城查证一番,若不是真的,再让额娘去跟舅母说这事儿也不晚,横竖表姐要明年才参选呢,但若是真的,咱们家不就避免了一桩祸事么,阿玛您觉得呢?”

    额尔赫一想也是,不过此事事关重大,不过别的,就他知道的,京里表亲间结亲的就不少,若是近亲成婚果真容易生出痴傻残疾的子嗣,这件事就太大了,难道从古传下来的亲上做亲竟是错的不成?这事不能让舒宜尔哈沾上,他忙叮嘱舒宜尔哈不许跟别人说,舒宜尔哈答应下来,他才让舒宜尔哈回去休息。

    额尔赫急忙去找西林觉罗氏,问她有没有跟娘家透露过结亲的想法,西林觉罗氏说:“还没有呢,锦絮要到明年才参选,我想着过几个月再说,省的锦絮到咱们家来玩不方便。你这么着急是怎么了?难道出了什么变故?”

    额尔赫把舒宜尔哈刚说的话跟西林觉罗氏学了一遍,不过他把看书的主人公换成了自己,西林觉罗氏也是大惊,她一点儿没怀疑额尔赫话里的真实性,因为在今天之前,额尔赫对这门亲事也是乐见其成的,何况他若真不满意锦絮,直接说反对,西林觉罗氏也不会跟他对着干,他没必要撒谎骗她。

    西林觉罗氏忙问额尔赫打算怎么办,额尔赫把刚舒宜尔哈出的主意又说一遍,说自己随后会找人慢慢查验,要西林觉罗氏暂时不要提景顾吉的亲事,一切等他查验完毕再说。(未完待续)r655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