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清穿奋斗记最新章节 > 清穿奋斗记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12、失败的试探
    舒宜尔哈心情不好,一下午都待在房里生闷气,拿着针线泄愤般绣了朵看不出样子的玉兰花,额尔赫回来时,她正生气的要绿蔓把绣坏的布料剪碎扔掉,额尔赫听说一下午女儿都没出门,担心她是不是不舒服,特意过来看她,正好见着她鼓着脸生气的样子。

    “哎呦,阿玛的乖囡这是怎么了?谁惹你生气了?是你大哥还是你二哥?告诉阿玛,阿玛帮你收拾他们!”额尔赫在女儿面前从来都没什么原则,卖儿子也卖的分外顺手。

    舒宜尔哈正生额尔赫气呢,偏这人还不识趣往她眼前凑,她冷哼一声,很是傲娇的背过身不理他。额尔赫一愣,自己女儿往常可是最粘自己的,冷不丁给自己个后脑勺,这体验可真新鲜,他也不觉得生气,反而觉得女儿傲娇的小模样简直萌的他心都化了,一把把舒宜尔哈抱到怀里,一边咯吱她一边说:“还敢给阿玛脸色瞧了,看我怎么惩罚你……”

    舒宜尔哈气愤之极,这人怎么不按牌理出牌啊,一个大男人,还是个古代大男人,这么活泼逗比真的没关系吗?你这个样子若是被你儿子们看见,你以后还怎么在他们面前保持阿玛的威严啊?还有,男女授受不亲,哪怕你是我阿玛,也不能这么自然的吃我豆腐……舒宜尔哈心里在咆哮,偏偏她身娇肉嫩的,被额尔赫挠的咯咯直笑,哪里还有生气的样子。

    父女俩闹腾一阵儿,舒宜尔哈笑的眼泪都出来了,额尔赫才停手,他轻轻敲了敲舒宜尔哈的额头,轻笑道:“好了,阿玛不逗你了,好好跟阿玛说说,你刚是怎么了?”

    舒宜尔哈知道真实原因不能说,眼睛一转,看到残破的绣花碎片,皱着脸说:“额娘说要我练好女红给玛嬷、阿玛做荷包,我绣了好久,连朵花都绣不出来,阿玛,我是不是很笨?”

    额尔赫顿了顿,说:“谁说乖囡笨了,乖囡读书识字不就很快?程先生可是夸了你好几回呢,你哥哥们像你这个年龄读书都没你好,古语说人无完人,每个人都有自己不擅长的事,针线活乖囡只是学的慢些,又不是学不会,乖囡还小呢,再过几年一定能做好的,别着急啊!”

    额尔赫一边感动一边心疼,他的宝贝女儿哪里用做针线活啊,若不是夫人说女孩子一定要会女红,他才不让女儿学呢,家里针线上的人又不是摆设;不过女儿学会了能给他做荷包,他好想带着女儿做的荷包去炫耀,好矛盾,又舍不得女儿受苦,又想要女儿亲手做的荷包,怎么办?额尔赫左右摇摆中。

    舒宜尔哈深吸口气,假装自己没看见额尔赫神游天外的样子,从他膝盖上跳下来,拉着他的手往上房走,边走边说:“阿玛,额娘同意我搬到海棠院了,还说让我自己布置房间,过年时咱们去大伯家,大伯母房里有个自鸣钟,听说是从西洋来的,每隔半个时辰就会自己响,可有趣了,大伯母说看时间很方便呢……”

    额尔赫说:“你喜欢吗?你喜欢的话咱们就买。”

    “阿玛,我喜欢的东西多了去了,你能都买回来吗?咱们家哪有那么多银子啊,怪不得玛嬷说你不会持家……”舒宜尔哈摇头晃脑的说道。

    额尔赫又敲敲舒宜尔哈额头,笑骂道:“你个小鬼精灵,就知道揭你阿玛的短!咱们家是算不得有钱,可也不至于连个自鸣钟都买不起,你也太小瞧你阿玛了!”

    舒宜尔哈捂着脑袋:“阿玛别总敲我的头,大哥说我本来就不聪明,你再敲敲,我就更笨了。”

    额尔赫大笑,西林觉罗氏在门内含笑问:“你们父女俩说什么呢这么开心?”额尔赫看到两个儿子也在,把脸上的笑收了收,说:“都在呢,过去给额娘请安吧。”

    景顾勒和景顾吉对自己阿玛的变脸功夫早视若无睹,他们这几年早看明白了,阿玛在自己面前是严父,在妹妹面前绝对是慈父,他们自己也觉得妹妹是女孩子,应该多疼一点,对额尔赫这么明显的偏心行为都没什么想法,两人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看向西林觉罗氏的肚子,都在心中暗想,额娘肚子里这个最好是个弟弟,香香软软的妹妹有一个就够了!

    过了没两天,舒宜尔哈就听到一个消息,阿玛的小妾顾姑娘因为有孕,被额娘提成姨娘了,她的两个哥哥也知道自己又会多一个弟弟或妹妹的消息,舒宜尔哈仔细观察,发现两人对此毫无反应,就好像家里根本没这个人似的,就连她额娘都不怎么在意的样子,她就知道自己又反应过度了,这时代的人们对此习以为常,她明知道这个事实,却总是会不舒服。

    这天正好是景顾勒和景顾吉的休息日,他们俩上十天课休息一天,每到休息日,两人要么出门逛街见世面,要么约几个世交好友堂兄弟喝茶吃饭联络感情,当然,身为好哥哥,出门也不会忘了妹妹,他们每次临走前都会问舒宜尔哈要不要带什么礼物回来,这次也不例外。

    舒宜尔哈刚从程雪那里听说正阳门外有一家点心铺子,里面卖的都是江南特色小吃,她正想买来尝尝呢,两个哥哥就送上门来,当下毫不客气提了要求,景顾勒一口答应,舒宜尔哈笑眯了眼,满口称赞他们是好哥哥,接着一转脸,换上一脸小心翼翼,问:“额娘要生小弟弟了,等弟弟出生,哥哥们还会对我这么好吗?”

    景顾勒微笑点头,景顾吉伸手揉揉舒宜尔哈头发,大大咧咧的说:“女孩子就是心思细,你放心吧,哥哥们喜欢的是香香的妹妹,才不是臭弟弟呢,在哥哥心里谁都比不上你!”

    舒宜尔哈重重点点头,接着又问:“顾姨娘不是也要生了吗,她生的要是个小妹妹,哥哥们会喜欢她吗?阿玛会不会喜欢她超过我啊?”

    舒宜尔哈说着转过脸去,似乎是不敢看哥哥们,其实是怕脸上表情不够真挚,她很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演技不到家,这种装天真敏感又纤弱小萝莉的戏码真不拿手。

    景顾吉忙摇头保证绝对不会,景顾勒眼尾一挑,笑问:“妹妹怎么会这么想?谁在你跟前说什么了?”不然妹妹怎么会这么敏感又患得患失?

    舒宜尔哈小小声说:“上次去大伯家,我听到大堂嫂说,大堂哥有了四侄女就不喜欢三侄女了,三侄女比我还小,大堂哥不喜欢她多可怜啊,大哥,阿玛会不会有了更小的孩子就不喜欢我了?”说着眨着大眼可怜兮兮看着景顾勒,心里滴下一大滴汗,大哥还真不一般的敏锐,幸亏她提前找好借口,不然还真不好办。

    景顾勒听到不是有人存心挑拨,稍稍放了些心,想了想,才认真对舒宜尔哈说:“妹妹你记住,只有我和你二哥还有额娘肚子里的孩子,加上你,咱们四个才是亲兄妹,旁人都不必在意,没有人能影响你在家里的地位,你什么都不用怕,一切有大哥呢!”

    舒宜尔哈点头表示知道了,景顾勒又强调一遍,又许诺一定给她带好吃的好玩的回来,这才和景顾吉出门去了。看着哥哥们的背影,舒宜尔哈垮下肩膀叹了口气,她本来是想试探一下兄长对庶出弟妹的看法,怎么就歪楼了呢?看来自己套话水平是真次啊,以后一定要加紧练习!舒宜尔哈握拳给自己打气。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