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清穿奋斗记最新章节 > 清穿奋斗记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10、四年
    康熙三十年二月十九,舒宜尔哈一大早起来,就到正房等着西林觉罗氏,然后两人一起去给老太太请安,老太太早就收拾妥当了,看到她们,先对西林觉罗氏抱怨道:“我不是说了么,你身子不便利,只管歇着就是,给我请安有什么要紧的,哪里比得上你肚子里的金孙重要?再说如今乍暖还凉的,舒宜尔哈还小,何必让她起这么早?孩子多睡一会儿又怎么了?偏你就是规矩多,快过来坐下……昨天晚上睡得怎么样?我的小金孙没闹你吧?”

    去年四月,舒宜尔哈家出了孝,她阿玛额娘动作迅速,十月她额娘就有了身孕,如今已经快五个月了,西林觉罗氏今年三十整,自觉年龄太大,再生孩子有些不好意思,也不知是不是心理因素影响,她这一胎怀的有些艰难,从一个多月开始有反应,吃吃不下睡睡不好,冬天本来菜式就少,她胃口更差,怀孕三个月反而瘦了好几斤,老太太和额尔赫都担心坏了,抓掉若干头发累死若干脑细胞,都没能找出她吃了不吐的,还是西林觉罗氏娘家额娘齐佳氏带了两坛子她亲手做的腌菜,才让她渐渐止了孕吐。

    经过一个多月的调养,西林觉罗氏现在脸色好了很多,只是每天都嗜睡,老太太心疼媳妇,更心疼媳妇肚子里的孙子,总说让她不要多礼,早上不用那么早过去请安,但西林觉罗氏却不肯听,除了实在起不来的一两次外,总是准时到,让老太太又是满意又是心疼的,因而总是要抱怨她几句。

    舒宜尔哈乖乖坐在一边偷笑,她这两年也算是看明白了,她祖母真是个慈祥的老太太,对她们这几个小辈关爱有加,家里里里外外的事也不怎么指手画脚,也不像一些恶婆婆那样给儿媳妇添堵,她是实心实意想让儿子媳妇和和美美的,但就这样豁达的人,也跟一般的婆婆一样,看儿子孙子永远比儿媳妇重要,别看西林觉罗氏守礼守规矩她抱怨,若西林觉罗氏真仗着肚子里的孩子持宠而娇,她同样会不高兴的,舒宜尔哈有时候看她额娘谨小慎微的样子,总是忍不住感叹婆媳关系难维持,古代的媳妇实在是不好当。

    给老太太请过安,西林觉罗氏带着舒宜尔哈回房,略等一会儿就该用早饭了,景顾勒和景顾吉下了早课,回内院一起用饭,他们俩现在读书习武,和额尔赫一样,都是卯初起床,半个时辰后舒宜尔哈才起来,有对比才有幸福感,舒宜尔哈本来觉得六点太早,但想到父兄五点就起了,她能多睡半个时辰,也就满足了。

    两兄弟用过早饭继续回去上课,他们的课程安排的很紧,上午学文下午习武,文武老师都是额尔赫精挑细选的,汉文老师姓程,是二十一年的进士,程先生也算时运不济,他考中庶吉士,进翰林院读书,把家眷都接到京中,在外城城西租了个小院住着,谁知那年夏天天干,他家隔壁走水,火势蔓延到他家,他抢救屋里几箱书籍时,落下的房梁把一条腿砸断了,不能继续为官,因家乡也没什么亲友,就在京城坐馆过活,额尔赫跟他是同科,知道他人品高洁且有真才实学,特意把他请回家给景顾勒做先生,等景顾吉到年龄时,自然也是他的学生。

    其实舒宜尔哈也是程先生的学生,不过她上课时间跟兄长们不一样,他们是每天上午,而她是每隔一天的下午,主要是程先生怕她影响兄长们的进度,所以在他们习武时教她,又因为她年纪小,额尔赫不舍得她吃苦,所以隔一天上次课,用额尔赫的话说,家里没想把她培养成才女,她只要识几个字,不是睁眼瞎就行。

    两个哥哥都去上课了,舒宜尔哈陪着西林觉罗氏到花园散步,花园里已经很有些春意,柳树发芽,桃树开花,风吹在脸上也不凉了,两人晃到沐风亭,早有丫鬟在石椅上铺了厚厚的垫子,两人坐下,舒宜尔哈想起昨天听到的事,问道:“额娘,昨天听你和阿玛商量献给皇上的万寿节礼,阿玛官职又不高,也要给皇上送礼吗?那要花多少钱呐?!”

    西林觉罗氏失笑:“你这丫头,不懂就不要乱说。能给皇上献礼,那可是难得的荣耀呢!你阿玛如今不过六品,若不是京官,咱们家就是想献礼都不行,多少人想送都没门路,你倒嫌花钱了?把你的心放肚子里吧,咱们家再缺钱,也不会少了你的去,别财迷了!”

    舒宜尔哈脸一红,她是有点心疼钱,可额娘也不能说她财迷啊,要知道逢年过节自己家送出去的礼,那都是有回礼的,可给皇帝送礼,可就只出不进了,而且她阿玛官小位卑,礼物即便送上去,也进不了皇帝的眼,可能皇帝都不知道,白给人送东西,她心里能高兴嘛!

    “好了好了,别皱着脸了,额娘答应你,等天再暖和些,就让你搬到海棠院,再给你拨两个小丫鬟,你不是喜欢给丫鬟起名字吗,以后你的丫头名字都归你起好不好?来,给额娘笑一个,额娘的心肝笑起来最好看了……”西林觉罗氏以为舒宜尔哈不高兴了,忙哄她道。

    舒宜尔哈眼睛一亮,拉着西林觉罗氏的手摇了摇:“额娘答应我可不能改主意了,那是不是现在就让人去把海棠院打扫打扫?”

    前两年景顾吉也分了个院子,两个哥哥都有自己独立空间,舒宜尔哈羡慕好久了,她去年就缠着西林觉罗氏闹独立,被以年纪小为由拒绝了,今年过了年又提起来,西林觉罗氏说是要考虑,却一直没个准话,她还以为又没戏了呢,谁知今天得了个意外之喜。

    说起海棠院的名字,这还是景顾勒的大作,景顾吉搬到自己院子之后,按例要给自己院子起名,他想起个别致风雅的,奈何肚子里墨水不够,一时想不出来,又不好意思向额尔赫求助,就自己闷头翻书,偏偏被舒宜尔哈看到,问他在干什么,他对兄妹从不设防,一问就什么都往外倒,舒宜尔哈当时想膈应他一把,就拉着景顾勒越俎代庖“帮”他起名,景顾勒不负众望直接起了个兰院,景顾吉想反抗,被景顾勒和舒宜尔哈联手镇压,只能委委屈屈认了,但是,他也不是忍气吞声的人,知道舒宜尔哈最喜欢种有海棠树的院子,抢先给这个院子起了个海棠院的名儿,让舒宜尔哈也吃了回瘪,兄妹大战只有景顾勒心情愉快全身而退。

    舒宜尔哈虽然不太喜欢海棠院的名字,但实在是喜欢这个院子,也就不怎么在意了,现在得到西林觉罗氏允许,自然要赶紧敲定,省的她改了主意,自己白欢喜一场。

    西林觉罗氏当然不是那种出尔反尔的人,她既然答应了舒宜尔哈,自然是有她的考虑:她的肚子一天天大了,等孩子出生,头几个月肯定吵闹,女儿在自己身边也休息不好,倒不如让她先搬出去,女儿从小就稳重,早一年也不碍事,只要人手安排好,她也没什么不放心的。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