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清穿奋斗记最新章节 > 清穿奋斗记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209、小格格
    舒宜尔哈听到府里又要进新人的消息,而这个新人还是出身满八旗的贵女时,也是怔愣了许久,看来没了德妃,对胤禛后院的影响,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大。

    德妃在世时,也不知道她是出于什么心理,给胤禛的女人全都出身不显,不是包衣就是汉军旗,除了相貌出挑,家世上胤禛是借不上一点儿力,她活着时进胤禛府上的女人,只有乌喇纳喇氏、舒宜尔哈和钮祜禄氏是满洲贵女,这三个还都是皇帝陛下指的。

    在舒宜尔哈进府前,四爷府上的女人,能拿得出手的只有乌喇纳喇氏一个,在他那些兄弟中,也就八皇子跟他差不多,可八皇子跟他不同的是,人家八皇子是自己推了的,他却是没人张罗,这种事自己还不能主动开口要,不然一个荒淫好色的帽子就扣头上了,何况德妃也不是不管他,只是不给他有助力的女人罢了,反观十四皇子,德妃给他选的侧室都是出身著姓名门,这么一对比,谁还不知道德妃偏心?

    如今德妃不在了,上次选秀,胤禛还没出孝,皇帝都还记着给他留个侧福晋,这一回,在佟佳贵妃的提醒下,也没忘了他,给他指的女人,不说给他添多大臂助,最起码比只能依靠胤禛的郭氏、宋氏和耿氏家强出几条街。

    舒宜尔哈其实倒不是很在乎胤禛是不是又多一个女人,只是每发生一件跟历史不一样的事,她都会有些感慨,即便这些事跟她关系不大,但看着这些变化,感觉总是很微妙。

    也不知道是不是受了府上要进新人的影响。年氏在八月初三那天生了个女儿,比预计的早了二十多天,这个女婴生下来就很瘦弱,听说哭声都很微弱,看着就不大好的样子,因为孩子不大好,连洗三都没办。凡是见过孩子的人。都是一副摇头惋惜的模样,说是只怕养不大,府里背地里谈论的人很多。有说可惜的,也有人心里嫉妒,说年氏活该,不过因年氏得宠。这些话也只敢在自己房里说一嘴,没人敢在明面上议论。

    中秋节还是热热闹闹的过了。府里谁也不会为年氏的孩子真心伤悲,就是舒宜尔哈,也只是私下替那孩子惋惜一阵儿,也就丢开手了。难得弘暄放了两天假,她关心儿子还嫌时间不够呢,没有太多精力为别人操心。

    后来舒宜尔哈想起一事。趁着胤禛过来,就问他:“选秀前。爷不是说打算求皇上给二阿哥指婚嘛,怎么后来没动静了?是这一届秀女没有合适人选吗?”

    胤禛皱了下眉,说:“我问了弘昀,他说自己年纪还小,想再等两年,我就没提。”胤禛有些不满,在他看来,弘昀主意太大了,只是因为这孩子身子不好,许多事不能做,又想到是他不察才让他坏了身子,就不太想强迫他,也就顺了他的意。

    舒宜尔哈心下暗自点头,她其实还是上辈子的老观念,觉得成亲太早不好,生孩子太早更不好,伤身不说,生下的孩子也容易夭折,不管弘昀知不知道这些,晚几年成亲,都算是好事。

    舒宜尔哈和胤禛都不知道弘昀的真实想法,他其实是没自信,今年年初,他又病了一场,卧床一个多月,之后一直精神不济,他害怕自己撑不了多久,担心前脚指了婚,后脚他就去见了太祖,那岂不是太对不起人家姑娘!他对自己的身体没有一点自信,生怕耽误了人。

    舒宜尔哈看出胤禛情绪不高,于是劝道:“二阿哥说是虚岁十五,其实刚过了十三岁生辰,年纪确实不大,就是再等三年,也不过十六岁,正是好时候,下次再提也好。”

    胤禛刚想说话,有人进来禀报,年侧福晋院里来人,说是小格格哭闹不休,年侧福晋请爷过去看看,胤禛有些不渝,张嘴想呵斥来人,舒宜尔哈忙说:“听说小格格身子弱,年侧福晋既然派人来请,爷还是过去看看吧。”

    胤禛看了舒宜尔哈一眼,也没说什么,抬脚去了年氏院里,等他一走,青眉就小声说:“还没出月就整日争宠,怎么就她们院里事多……”舒宜尔哈听到,瞄了她一眼,青眉赶紧闭嘴,等服侍舒宜尔哈睡下后,她才拉着紫绡小声抱怨:“小格格才半个月,这半个月年侧福晋都把爷从别的院里请走三回了!以前她用这一招,还被咱们主子打过脸,到现在还不改!主子也是好性儿,非但没说什么,还劝着爷过去,真是气死人……”

    紫绡听着她抱怨一堆,等她说累了,才低声道:“你也别生气了,没听来的人说嘛,小格格又不舒服了,主子若是拦着爷,万一有个什么好歹,耽误了爷见小格格,岂不都是主子的罪过?还有啊,你这话可别再说了,走露一丝风声,一顿处罚就免不了,有些事,心里知道就算了,何必非要挂在嘴上?得罪人是小,没得给主子招祸!”

    青眉受教,一边道谢,一边四处看看,更小声的说:“这么说,小格格是真的不好了?”

    “大概吧,”紫绡轻声道,“那边看的严,咱们都没见过小格格,洗三也没办,这半个月天天都有太医过来,想来确实不太好……”

    其实府上好些人都在猜,小格格到底能撑到什么时候,有人猜不会等到满月,有人猜两个月,极少数人猜三个月,就没人认为她能活过半年的,紫绡也听了不少闲话,只是不好跟青眉说。

    舒宜尔哈还真跟紫绡说的差不多,她确实是怕自己拦着胤禛,万一小格格不行了,胤禛没能见到最后一面,以后会迁怒到自己身上,所以才破天荒的没说什么,反而劝他离开,胤禛未必不知道她这个心思,估计他自己也有这个顾虑,哪怕他对自己这个小女儿并没有多深的感情,但总归是自己的骨肉,他也不想留有遗憾,所以才会顺水推舟的过去了。(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