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娇宠王妃最新章节 > 娇宠王妃最新章节列表 > 172.第172章 自作自受
    “太后,臣妾不是那个意思,臣妾也不敢呀。”齐妃听到太后的话赶忙就跪下了,只不过太后和皇帝都没有理会而已,也没有发话让她起来,她自己也不敢起来。

    撞门声一声一声的传来,可是里面的动静丝毫没有停下里的趋势,反而更加的高亢似乎也到了紧要的关头。

    “别慌,有我呢。”眼看着门就要打开了,容清的身子一软就要倒下,想着万一里面的人如果真的是女儿的话,那么她都不想活了,直到陆擎从后面扶住她,才觉得好些。

    “娘,这里是怎么了,是出了什么事情吗?”就在容清满心绝望的时候,听到了她最熟悉声音,这可能是容清这辈子觉得女儿的声音最动听的时候,虽然平日也挺好听的。

    “阿宁,我的女儿,你是去哪里了?”容清激动的连自称都忘了,跑过去就将阿宁紧紧的抱在怀里,好似怕一眨眼她就会消失一样。其他人的样子也比阿宁好了不少,就如见了鬼一般,如果这里面的人不是泰宁郡主的话,那里面的人究竟是谁。现场带着女儿的命妇都看看身边的孩子是不是都在,只不过当方夫人想到方无暇并不在身边的时候脸色一白,希望不是她想的那样。

    “还不是笙表姐也不知道被那个冒失的宫女烫伤了手,我就去给她拿药了,后来想着她那个活泼的性子肯定坐不住索性就将她叫出来透透气。等到我们想回去的时候就看到你们浩浩荡荡的出来了,也不知道发生何事就跟着过来了。”阿宁解释道。

    “是呀,要不是表妹我不知道还要难受多久呢,还是表妹好。”王笙也在后面符合着。

    “吱嘎……”这个时候就听到门被打开了,皇帝和太后看到不是阿宁就放心了,而其他人更加关心里面的那一对男女到底是谁。郑贵妃都不抱希望了,以为里面的男人就是郑朗,郑贵妃都想着一会儿要怎么向自己的嫂子解释。不过等到真的看到里面的人的时候郑贵妃想的是还不如是郑朗呢,甚至想杀了陆玉莹的心都有。

    门一打开里面就飘出了一股还未散去的麝香味儿,有经验的人就知道两人肯定来了不止一次。只不过还有人想的是明明泰宁郡主离开久了又能够有多长时间,可是这里面的人居然能够进行了不止一次,这速度是不是太快了,让人质疑他男人的能力。

    一开始因为床上的帷幔并不知道躺在床上的人是谁,可是当他们看到仍在地上的衣服的时候顿时生出一种不妙的心理,那一副明显就是皇子服饰,而现在不在的成年皇子除了在外办公的容璃,似乎就只有容玢了。

    那些支持着容玢的人一想到二皇子会因为此事德行有亏,眼前就一阵阵发黑。出了这样的事情不论容玢曾经做的有多么好多么得皇帝的宠爱,这件事情发生后都会成为皇帝心中的一根刺。

    “啊。”看到地上的皇子服饰一时之间都没有人敢去掀开床上的帷幔,可是里面的人显然不是这么想的。也许是女孩子醒来之后惊吓过度大喊一声就将床上的人给踹了下来。

    “放肆。”容玢被踹下床之后身体恼怒异常他还从来没有见过胆子如此大的女子。

    “你这个逆子。”看着容玢到现在还没有反应过来,皇帝上去就给了儿子一脚,实在是太丢皇室的脸了。

    “父皇……”容玢这才看清楚周围已经站满了人,而他如今正是衣不蔽体的模样,赶紧将地上的衣服遮住身体,可是这样看起来更加的狼狈,甚至脸上因为情古欠产生的红晕还没有完全散去。容玢看到盛怒之中的皇帝一时之间也是语塞异常。

    “暇儿”就在这个时候一阵微风吹过恰巧将床幔吹起,本来就是夏日床上的帷幔也是轻纱所制因此很容易就吹了起来。众人才看到床上那个用被子遮住****眼带迷惘的可不就是辅国公的嫡女方无暇吗。只不过她现在似乎受到了惊吓看起来呆呆的,裸露在外的肌肤还有一些痕迹一看就知道经历的什么。方夫人一看女儿如此赶紧那一副将她包裹住,已经出了这样的事情不能让女儿的身子在被其他人看到了。

    “来人,将他们给朕打理好在带过来。”皇帝留下话后就拂袖离开了,就算要审问也不能够让两人就这样衣不蔽体吧。

    阿宁看到方无暇的样子后就状似羞涩的低下了头,和其他的贵女并无不同,反而是王笙还打着胆子多看了两眼。阿宁只是乖巧的跟在容清和太后的身边,面容淡然。

    “陛下,太后,二皇子和方姑娘已经带来了。”一会功夫就有人进来禀报。

    “让他们进来吧。”太后叹了一口气说道。

    和刚刚相比,容玢明显要镇定了不少,而方无暇从进来后跪在那里,柔弱可怜的样子更是让人心疼。再加上她那纯洁有欺骗性的容貌,在场的很多男人都不相信错是在她的身上。

    “说吧。”皇帝不耐烦的说道。

    “父皇,儿臣是冤枉的,儿臣都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就被人敲晕了,等到醒来的时候就发现和方姑娘一起躺在了床上。方姑娘是辅国公的嫡女儿臣怎么会如此做,就是儿臣真的德行有失也不会在皇祖母的千秋宴上闹事呀,儿臣一定是被人陷害的。”容玢立刻否认道。

    “如何?”皇帝看着李敬安问道。

    “回皇上,老奴并没有在房间里发现任何迷幻或者催情的香料,甚至是二皇子的脖子上也没有被人敲晕的痕迹。可是如果二皇子真的是被人陷害的,也许对方的手段更加的高超也说不定。”李敬安如实说道。

    “不可能的父皇,儿臣真的是被冤枉的呀,父皇不能够听信李公公的一面之词。”容玢激烈的反驳道。他被迷晕的那么彻底,连自己睡了方无暇都没有印象,屋子里怎么会没有痕迹。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