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娇宠王妃最新章节 > 娇宠王妃最新章节列表 > 39.第39章 父爱如山
    回去的时候是陆玉莹嫌弃马车颠簸身上会疼因此特意要了娇子,陆玉珍被安排照顾着陆玉柳,陆玉莲和陆玉蓉一辆马车,而陆玉柔则是和陆玉岚一辆马车。陆玉岚现在最需要的就是安静也不想和其他的妹妹勾心斗角,因此才会选了一向安静的陆玉柔同车。

    “大姐姐,这个给你,这个香囊可以让人平心静气。”陆玉柔看了陆玉岚的脸色拿出了一个香囊递给了她,而后陆玉柔也不再说话。

    她是一个聪明人自然看出了今天事态的变化,也知道陆玉岚如今最需要的不是别人的安慰而是需要一个安静的环境。

    “谢谢七妹妹。”陆玉岚睁开眼看了陆玉柔一眼就闭上了眼睛。陆玉柔在陆玉岚的眼睛里看到了一丝防备可是她并不在乎,她如此做只是报答陆玉岚平日里对她的关照而已,而且她相信大姐姐只是一时转不过来而已,但是以她的聪慧想清楚只是早晚的问题。

    “这么看着我做什么?”自从上了马车后阿宁就盯着容璃看,终于让容璃忍受不了她的眼光了,因此发问。

    “表哥的性格还真是残忍呢。”阿宁说道。

    “怎么,你害怕了?”容璃听了阿宁的话握住了她的手,眼中的红光一闪而过,他知道刚刚的行为在一个小姑娘看来有些过于血腥了,可是他看到那只狗就要咬住阿宁的时候,根本就控制不住心中的暴虐之气。可是一想到阿宁会因为这样的事情而惧怕她从而远离他,那股暴虐之气似乎又有失控的趋势。

    “我看着像是害怕的吗,只不过表哥如此性格很会让其他的女孩子无福消受的。”她以前跟随她的父亲在南方肃清海域,正巧又一次让她赶上了倭寇入侵,其中血腥的场面也不是没有见过。和那个时候相比现在还算不得什么,记得那个时候她还因此做了好几天的噩梦。

    后来她父亲知道了,每次战斗结束后清理战场的时候她父亲都会将她待在身边,看着战场上的残肢断臂,支离破碎的尸体,敌人和战士大睁的双眼,还有别血肉染红的土地和海水。每一次她都会吐的连胆汁都吐出来可是她的父亲依然会执着的带着她。

    而她也因为心力交瘁变得日益消瘦,甚至是那一阵子她的连白的就和鬼一样。就连她的母亲都无法改变她父亲的决定,那是自从有记忆来她记得她父亲唯一的一次驳斥母亲。

    “如果连这样她都克服不了的话,我宁愿她现在就死在这里。她是我陆擎最珍爱的孩子,如果连这些死人这些血肉都惧怕的话如何和京城里的那些鬼魅去斗。公主,我对这个孩子的疼爱一点都不比你少,我宁愿她死在我的手里也不能让她死于自己的懦弱之中。”陆擎严厉的对她的公主娘说道。那一次她的公主娘妥协了,虽然她每天看着她的时候眼睛都是红红的,可是她那一次没有阻止她爹的决定。

    那一次他们的话她也听到了,也知道了她父亲的苦心。虽然还是会吐可是心中的消沉却是没有了,等到她终于克服了心中的恐惧的时候,已经过去了一个月。虽然那个时候的她看起来已经有些瘦骨嶙峋了犹如病入膏肓的病人一样,可是精神却是出奇的好,那也是她和容璃通信的最长间隔时间,也让容璃担心了许久。只不过那次的事情她一直没有和他提过,就是她后来修养身体的时候也没说过。只不过容璃看她那段时间写的字笔触无力,以为她生病了也就没有多问。

    “最难消受美人恩,只要表妹能够消受就可以了。”容璃说道,这可以说是容璃第一次如此直白的说话。

    “你是如此想的?”问话的时候阿宁的脸有些红。

    “嗯,这些年你可见过表哥对别人好过,你每一次生气不是我在哄你,每一次有好东西不是给你送过来。你佐药的蜜饯不也是我找来的,就是有危险了也是我第一个赶过来的。哪一次我做的事情不和你的心意,我的心只有那么大,装不下那么多的人,我精力有限对待你一个人就好,其他的人太累。”容璃柔声说道。

    这是他第一次如此直白的表露自己心中的想法,纵然知道阿宁现在的年纪还小可能并不明白。可是他就是想要让她知道他对她的用心,一点一滴去渗透她的内心。

    “表哥的承诺能够用多久呢,世间男儿的心总是莫测也最容易变心,在这个世道中可以变的理所应当,甚至可以用一句年少风流就掩藏了。只要保证妻子的地位不动摇就已经算的上好男儿的典范了,我相信表哥现在说的话是出于真心,只不过表哥也是世间男儿中的一个。”阿宁说道,这个时候她就如一个成年人而不是一个幼女。

    在她心目中最好的男人就是她阿爹,虽然曾经和她公主娘有心结,还和其他女人有了一个孩子,但是这都不影响她对他阿爹的评价。他的曾经肯定不是因为爱,他所有的温情都给了她和她的公主娘,对于陆玉莹也只是出于道德而已。这样的男人也许在外人的眼中是冷酷不近人情的,可是却是每个女人梦寐以求的良婿人选,所有女人都梦想着成为他心中的那个宝。

    “那阿宁是如何想的,如何才会相信。”容璃问道,连他都不相信承诺有何况是阿宁呢,她的母后就是太过于相信父皇的承诺了才会落得那样的下场。

    “比起言语我更加相信行动,如果有一天不爱了那么看在往日的情分上就好就好散了。也许我的思想在现在看起来是离经叛道的,可是我所向往的夫君,无论心中还是身边我都是独一无二的。不是畏惧我的身份,我父母的地位,看中的就是我这个人。表哥你懂吗,那种唯有彼此的感情。”阿宁认真的说道。她不是没有看过女戒之类的书,可是她就是排斥的。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