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娇宠王妃最新章节 > 娇宠王妃最新章节列表 > 6.第6章 生病
    “靖国公的位子总要有人继承,孩子生下来后我会抱在身边当做是嫡子,届时皇兄也会承认他的身份。你付出了这么多皇兄会理解你的难处的,这一点不用担心。”安国长公主仿佛没有听到他说的话一样而是将自己的打算说了出来。

    “这一点不劳公主殿下费心了,这一辈子就算是我们只有阿宁一个孩子我也认了,就算是断子绝孙也不用公主费心。”陆擎说完就大步走开了。

    “殿下,您这又是何必呢!”钱嬷嬷看着安国长公主眼睛里的泪水,叹息的说道。

    “走吧。”安国长公主看了看天,然后带着人离开了。

    只是阿宁还是高估了她的身体状况,本来打算和父母吃的晚饭也被迫取消了,因为阿宁发烧了。傍晚时分,紫韵本来是打算叫醒阿宁的可是叫了几声看到没看到她有反应,摸了她的额头才发信她发烧了,就赶紧让人去禀报安国长公主。

    听到女儿病了陆擎和安国长公主都忘记了中午的不愉快,来到阿宁的住处并且让人将太医请来。安国长公主坐在床边看着女儿潮红的脸颊心疼不已。

    “张太医,阿宁如何?”看到张太医诊完脉,安国长公主问道。

    “公主殿下请放心,郡主并无大碍,只是这一路上一直在赶路身体一直紧绷着,郡主素来体弱这一松懈下来才会如此,服下药休养几日就好。”张太医说道。他就是安国长公主当年带走的太医,对于阿宁的身体十分了解。

    “好,那就劳烦太医了。”陆擎说道,手放在了安国长公主的肩膀上安慰着她。

    “侯爷,殿下,松鹤院的人来问郡主如何了。”陆擎的小厮进来回话。

    “你去会母亲就说郡主吃下药已经无大碍了,请她老人家不必担心。”陆擎吩咐道。

    “是,国公爷。”小厮退下。

    “老夫人为何还是愁眉不展,刚刚国公爷不是已经让人来回话了吗,郡主并无大碍。”老夫人身边的李嬷嬷说道。

    “我并不是担忧阿宁,只是看着其他人都是儿女成群,而老大就只有着两个女儿,感觉有些凄凉罢了。偏偏她的妻子还是长公主殿下,我就是想要拿婆婆的款儿都没有办法。我也知道公主对于当年的事情一直是心存怨言可是谁让老大就是钟情于她,因此才会提出了那样的条件。”

    “老夫人,如果国公爷实在是不愿意纳妾生子的话,实在不行就过继一个也好。”李嬷嬷建议道。

    “这个念头只要是露出一点来,族里的人就能够挣破头,更不要说是府中的这些人了。说起来还是因为郑氏,若当年不是因为她也不会有今天这样的局面。罢了,这些事情还是让他们自己去头疼吧,阿宁那边如果有消息的话立刻来告诉我,这孩子的身体真是让人操心。”老夫人说完就回去休息了。

    “柔姐儿,你在做些什么?”陆玉柔的姨娘宋氏看着在灯下写着什么。

    “姨娘,我想抄写佛经过段时间送去庙里供奉,六姐姐送了我那么好的礼物我又没有什么可以送给她的。如今她病了,我就想到了这个法子,好让佛祖好好的保佑她。”陆玉柔抬起头说道,柔和的烛光映衬着她的脸显得格外的柔和。

    “柔姐儿很喜欢郡主吗?”宋姨娘问道。

    “嗯,很喜欢,六姐姐的眼中没有那些让人不舒服的东西,我很喜欢。”陆玉柔说道,这个时候的她没有了上午时的怯懦。

    “泰宁郡主,那才是真正尊贵的人物呢,就是名字都是随着皇子们起的。当今圣上钦此名瑾,整个大周除了皇子公主还有谁能够由此殊荣。因为从出生起几体弱多病,所以才取了阿宁这个小字,还有泰宁这个封号,就是想要让她可以平安长大。如果你能够和她交好以后的日子也能够好过些。”宋姨娘说道。

    “姨娘,我是真的喜欢六姐姐没有其他的缘故,我知道身为庶女日子不好过,尤其父亲还是那个样子的。可是这是我生下就已经注定了的,如果我真的是存了目的去接近六姐姐,别说六姐姐会不会看出来就是长公主也不会允许的,况且我不想这么做。”陆玉柔淡然说道,身为庶出的庶出,即便年纪小也不是没有心计,只是她很看重和阿宁的姐妹情,就是再坏的人也会有她想要珍惜的人。

    “殿下,刚刚接到消息,泰宁郡主生病了。”秦逸过来禀报。看着主子的表情马上就变得冰冷,只是这消息却不得不说。

    “如何了?”容璃冷声问道。

    “说是因为疲劳过度引起高烧,郡主体弱所以发烧了,不过太医说并无大碍,休息几天就好。”秦逸斟酌的说道。

    他的这个主子自从从冷宫出来后性子也像是变了一个人一般,任何人任何事都很难再走入他的内心深处,就是大皇子提到他更多的也只是无奈。唯一可以牵动他心绪的就只有太难郡主,不过原因是是什么倒是从来没有人提过。

    “知道了,告诉那边好好照顾有任何消息我都要第一时间知道,将我昨天新得的药材准备好,明天我要去靖国公府探病,没事就退下吧。”从头到尾容璃的脸色都是晦暗难明,秦逸听到退下的命令总算是送了口气。

    容璃看着窗外的明月,这样明亮的月亮和冷宫中的月亮并没有什么不同,容璃陷入了回忆之中,

    “给本皇子好好的打这个小杂种,像他这样的小杂种就应该在冷宫之中带着,居然敢出来还让本皇子碰见,就应该好好的教训教训他,这样的他实在是太碍眼了。”

    那个时候还是孩子的容璃看着他面前的那个人,同样是皇子,那个人确实锦衣华服而自己却没有意见合体的衣服。本来是尊贵的嫡子,如今却在忍受着庶皇子的殴打,因为她母亲是郑贵妃,现在后宫之中名义上的第一人。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