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邪王追妻,悍妃乖乖入瓮最新章节 > 邪王追妻,悍妃乖乖入瓮最新章节列表 > 108.【108】一纸荒年:如果我们不是亲兄妹,你会不会,跟我走?

108.【108】一纸荒年:如果我们不是亲兄妹,你会不会,跟我走?

作品:邪王追妻,悍妃乖乖入瓮 作者:南宫七爷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岂止是没怎么休息过?是压根就没休息过好吗!

    想着,凌珞便觉得心里苦啊,这比在战场上指挥打仗,还要累,好不好!

    看着莲香,凌珞叹息摇了摇头,“也没几天,我们走的捷径小道,官道不敢走,怕会被人看见,若是传到了皇上耳朵里,就不哈了!也就赶了六天七夜的路程,一刻也没休息过……”

    “咳,咳,咳……”

    闻言髹。

    莲香被凌珞的话给惊得连连咳嗽了几声。

    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凌珞,瞪大了双眼蠹。

    六天七夜?

    这是一个什么概念?

    那岂不是说,这六天七夜里,他们就没一刻休息过,都在马背上疾驰,只为了赶回来,确定小姐安然无恙?

    一直知道,二少爷白彧戈对小姐的好,却是没想到,竟然会因为小姐,违背皇命,还这般不日不夜,不顾及自己的身体,彻夜赶路回来……

    想着,莲香的脸上浮现出了羡慕之色。

    如果自己有这么一个把自己捧在手心,犹如掌上明珠的哥哥对自己这么好,就是死,恐怕也是值得的吧?

    只可惜,自己只是一个孤儿而已,没有那么好的命……

    看着哈欠连天的凌珞,一脸的倦意,莲香抿唇笑了笑,说道,“凌副将军,你赶了这么久的路,想必也是累得不行了,今晚你就在我这里休息一下吧!明儿一早不是还要赶回去吗?别把身子给累坏了才是!”

    哪知,莲香的话,却是根本没有传进凌珞的耳朵里。

    不过顷刻的时间,凌珞单手撑着脑袋便是已经沉沉的睡了过去。

    “凌副将军?凌副将军?”

    对于这样的事,莲香自是觉得有些惊讶,看着凌珞,唤了几声,还是见凌珞没有任何的反应,呼吸也是均匀了起来。

    心中突然有一种想法,好像摸一摸这个坐在自己面前的,让自己动了心的男人的那一张脸,不知道触碰到他的时候,会是一种怎样的感觉呢?

    想着,莲香便是慢慢的站了起来,沿着桌边走向了凌珞,来到他的身边,伸出了手……

    一颗心,开始剧烈的跳动,甚至连手,也都开始颤抖了起来。

    当冰凉的手触碰到那一张温热的黝黑的脸时,莲香觉得,自己的呼吸像是都快要停止了一般,所有的东西,在这一刻停止了运转,只剩下了房间外呼呼刮动着树枝作响的风声,映照着一种异常的气氛……

    莲香一脸的享受看着沉睡着的凌珞,嘴角勾起的微微笑容,能看得出她的欢喜及满足,手指的触碰不敢太深,怕被发现,或是扰到凌珞的睡意……

    可她并不知道,其实凌珞,并没有真正的睡得很沉。

    身为随时奔波在战场的将军来说,即便是睡在军营,也要时刻保持一颗清醒头脑,耳朵随时要聆听到四周所有的一切动静,以免被敌人夜间偷袭,不战而败北……

    虽然凌珞知道莲香对自己有一些心思,可却并没有料到,她会这般大胆,做出如此让自己有些为难的举动来。

    若是自己在此刻睁开了眼,很明显,会让两人,都陷入尴尬之中。

    碍于怕莲香尴尬,凌珞只得装作,沉睡……

    满足了自己心中所想,莲香收回了手,浅笑着看着凌珞,最后伸手放在了凌珞的肩上,摇了摇……

    “凌副将军,凌副将军……?”

    一瞬。

    凌珞睁开了眼,眼眸中带着一丝迷惘,“恩?什么事?”

    勾唇笑了笑,莲香说道,“那个,你刚刚睡着了,这里睡着凉,你还是到床榻上去睡一会吧!明儿一早,我叫醒你……”

    闻言。

    凌珞惊讶的看着莲香,最后问道,“我睡你的床,那你睡哪里?”

    “额,那个……”懂起了凌珞问话中的意思,莲香脸上有些尴尬,笑了笑,继续说道,“那个,屏风后面有一张长椅,我在上面凑合着睡一睡就好,你先去睡吧,被褥床单都是我新换的,应该……应该没有什么味道……”

    越说,莲香一张脸越是红了起来。

    最后害羞得,直接转身,钻到了屏风后面,从柜子里取了一套被褥,在长椅上睡了下去,将整个人,都闷在了被褥里面……

    凌珞一时未反应过来,愣在了原地。

    当他反应过来回了神之时,已是没有看见了莲香的身影。

    耸肩,浅笑的摇了摇头。

    其实莲香有时候看上去,举至动作,还是蛮可爱的吧?

    ————————————————————————

    另一边,白云夕的房间内。

    “哥,西南边境那边,真的暴乱吗?”白云夕坐在床榻上,双手抱着膝盖,小脑袋也放在了双膝之间,眨巴着双眼,问道一旁坐在床沿边的白彧戈。

    伸手抚上白云夕的脑袋,白彧戈浅笑摇头。

    “没有,那不过只是凤倾歌想要支走我的理由罢了,为了不让我阻止你与池君御的婚事,才颁了这么一道圣旨。”

    闻言。

    白云夕错愕的看着白彧戈,有些不解。

    阻止自己与池君御的婚事?这是什么意思?

    难道在这之前,白彧戈做过什么阻止她与池君御婚事的吗?所以凤倾歌才会颁了圣旨,将白彧戈给调到西南边境去?

    可是,白彧戈阻止自己与池君御的婚事,自己还能理解,这其中的理由。

    但是,凤倾歌是什么意思?

    这婚约的圣旨是自己求的,还是用白花花的银子换来的,当初去求这圣旨的时候他还百般不情愿,怎么突然又站在了池君御的一边了呢?

    难道,他是觉得,毁了这婚约的圣旨,会损了他身为帝王的尊严?

    白云夕觉得,这其中,绝对不是这么简单的事。

    想着,白云夕突然抬起了头,看着白彧戈问道,“哥,你知道凤倾歌在打什么主意吗?”

    闻言。

    白彧戈深切的看着白云夕,收回了自己的手。

    心里亦是不知道该怎么跟白云夕解释,但还是开了口,“他大概是觉得,池君御是他的心腹,如今将军府又是重兵在握,你的生意也占了整个凤鸣国一大半的经济命脉,想要让池君御与我们联姻,把握住白家这颗他拿捏不定的大树吧!”

    白彧戈虽是解释了,可却也不全面。

    有些话,他不好对白云夕说明,只得自己一个人,烂在心里面。

    听了白彧戈的话,白云夕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似是懂得了什么,却又好似又有一团迷雾萦绕在自己的头顶,解不开,散不了。

    “傻丫头,别想太多,有什么事,还有我跟爹,还有大哥在呢,躺下睡吧!”

    看出了白云夕有所不解,白彧戈继而又说道。

    “哦……!”

    嘟着嘴,白云夕哦了一声。

    继而又说道,“哥,你上来和我一起睡吧!你是偷跑回来的,还是不要乱走的好,今晚就睡在我房间里吧!”

    闻言。

    白彧戈一愣,随即浅笑,再次伸手抚上了白云夕的头,说道,“你睡吧,我不累,看着你睡着,天不亮,我便要赶回西南边境去!”

    一瞬。

    白云夕皱起了眉。

    脸上明显有些不悦,看着白彧戈说道,“哥,你怎么就不累了?看看你这脸,全是倦意,而且黑眼圈眼袋啊什么的,这么重!肯定是好久没睡过觉了吧?你要不睡一会,我也不睡,就这样陪着你!”

    显然,白云夕这语气,是开始耍起了赖来。

    无奈摇头,白彧戈说道,“傻丫头……”

    突然,白彧戈一脸正色,看着白云夕,问道,“夕儿,如果我们……我们不是亲兄妹,你会不会,跟我走?”

    什么?

    “哥,你不会告诉我,我不是漂亮娘亲和将军爹爹的亲生女儿吧?”听了白彧戈的问话,白云夕下意识的便问出了这么一句话来。

    心中难免有些不一样的情绪升起,不会真的,自己不是白家的女儿吧、?

    想着,白云夕心里一紧,有些说不出来的难受与慌张。

    “傻丫头,你怎么可能不是爹与娘的亲生女儿?我只是说着玩而已,别当真,睡吧!”

    轻抚着白云夕的头,白彧戈声音清浅而温柔。

    然而,白云夕却在他的眼眸之中,看到一闪而过的失落与哀伤……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