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邪王追妻,悍妃乖乖入瓮最新章节 > 邪王追妻,悍妃乖乖入瓮最新章节列表 > 105.【105】一纸荒年:他们不是亲兄妹吗?这接吻,算怎么一回事?

105.【105】一纸荒年:他们不是亲兄妹吗?这接吻,算怎么一回事?

作品:邪王追妻,悍妃乖乖入瓮 作者:南宫七爷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闻言,白云夕身子一怔,有些不可相信。

    难道,他不日不夜的从西南边境赶回来,是因为自己被绑的事?担心才……

    一直都知道,白彧戈这个哥哥对自己很好,好到无法想象的程度。

    可是,这让她没想到的是,他竟然会违背皇明,偷偷潜回皇城,就只是为了确定自己的安危,第一句话,问的事自己的伤严重不严重,一颗心,被彻底融化。

    反抱着白彧戈,白云夕鼻子一酸,眼眶有些湿润了起来蠹。

    吸了吸鼻子,轻声说道,“哥,我没事,只是一些皮外伤而已,不碍事。”

    皮外伤髹?

    闻言。

    白彧戈眸子半敛,脸上神情有些深沉了起来。

    放开白云夕,双手搭在白云夕的肩上,神色凝重的上下打量着白云夕,声音沉重,说道,“伤在哪了?让我看看!”

    什么?

    “……”

    听着白彧戈的话,白云夕银质面具下的脸上,露出了尴尬的神色。

    这伤遍身都是,而且基本上都是在自己的身前,胸啊或是肚脐这些部位,怎么让他看?

    难不成,要自己脱光了给他确认伤势?

    “这个,哥,我,我真的没事,还是不用看了吧?”

    白云夕尴尬委婉的拒绝,却是在说完话的一瞬,让白彧戈神色更是凝重了起来。

    自己这个妹妹的脾性,他是再了解不过了。

    她说没事,那是不想让自己担心,所以才会如此的说。既然她说没事,那便是真的有事。

    刚刚自己在抱她的时候,力道本就不大,但却是感觉到她身子微微的一颤,不是因为惊讶自己回来了,而是自己触碰到了她的伤口,才会让她如此表现……

    白彧戈望着白云夕,深邃黑濯的眼眸中,全是柔情,伸手抚上白云夕戴着银质面具的脸,手指的触碰,却是一丝丝的冰冷。

    “夕儿,是我无能,没有保护好你,才会让你被人抓了去,还受了伤……”

    闻言。

    白云夕慌忙的摇头,说道,“没有,没有!”

    “哥,不是你的错,这一次我被绑,纯属是一个意外,跟任何人,都没有关系,根本不是你没保护好我,而是……”

    白云夕觉得,这一次,会发生这样的事,完全是自己的错。

    本以为,那些想要绑架自己的黑衣人是之前暗地里针对自己,没有浮出水面的背后人,所以为了确认这背后的人是谁,才会故意被抓了去。

    却没想到,这抓自己的人,竟然是一个叫乌塞部落的残余之人。

    也并没有想到,那下在自己身上的毒,是乌塞部落一种特制的毒,以至于,自己身体的毒性,没有得到完全的吞噬,让自己被人鱼肉……

    白云夕想着,心中有些愧疚了起来。

    看着白彧戈,嘟起了嘴,小声的说道,“哥,对不起,让你担心了,还特地从边境赶回来……”

    闻言。

    白彧戈嘴角上扬,轻笑的摇了摇头。

    伸出的手,蹿到了白云夕的脑后,突然一下,解开了白云夕脸上的银质面具,取了下来,拿在手上。

    “傻丫头,哥不担心你,还能担心谁?”

    白云夕眨巴着眼睛,有些错愕。

    她不明白,这白彧戈,怎么就突然摘下自己的面具了呢?

    以往从来没有发生过这样的情况啊?就算是自己用这一张银质面具的脸面对他,他也从不会说什么。

    反而自己取下这银质面具,还会被他骂,让自己不能取下这银质面具,说这面具,是控制自己体内剧毒的介体。

    “哥,你……”

    “乖,别说话,让我看看你!”

    白云夕刚欲说什么,却是被白彧戈直接给打断了。

    轻手将那银质面具放在了一旁的独台上,白彧戈嘴角挂着不明思议的浅笑,眸子中依旧是柔情,犹如三月的暖阳,那么耀眼,那么温暖。

    白云夕矗立在愿意,眼珠转动,却是没有动弹一下。

    仿佛身体被什么给定住了,让她不敢动弹,也不能动弹。

    再次伸出手,白彧戈轻柔的抚上了白云夕那偌大醒目,甚至有些狰狞的血疤,眸子敛下的一瞬,全是疼惜。

    突然,白彧戈开口,说道,“夕儿,如果这天下,不再是凤家的天下,你是不是,就不会受到如此多的伤害?”

    什么?

    闻言。

    白云夕瞪大了眼睛看着白彧戈,一脸的惊讶与不可置信。

    什么叫着天下不再是凤家的天下?

    难道,他想……

    想着,白云夕心中突然有些慌了,伸手捂住了白彧戈的嘴,惊慌说道,“哥,你在想什么呢?快别说这些话了!若是被人听了去,这话……”

    哪知,白云夕的话,却是没有入了白彧戈的耳。

    只见,白彧戈轻柔的开始巧妙的撕着白云夕脸上偌大的血疤,慢慢的,直到将那血疤撕下,白云夕一张精致绝美的脸呈现在自己眼眸之中,美不胜收。

    “别担心,不过说说而已!”看着白云夕,白彧戈轻声的说着。

    闻言。

    白云夕心中暗暗的松了一口气。

    如果真如白彧戈所说,那便是要让这凤室江山易主的意思吧?

    白云夕知道,白彧戈并没有什么大的抱负和理想,也从未想过要做什么皇帝,可为了自己,他竟然会有这样的念头,让自己真的有些惊讶。

    当然,白家想要夺下这江山,不过轻而易举的事。不过,做皇帝有什么好?要被诸多的事束缚住,还要考虑天下百姓的喜怒哀乐,那不是给自己找不痛快么?

    如果真是这样,还不如做一个闲人来的逍遥自在呢。

    “哥,我知道你很关心我,可是我不希望你被我束缚了自己的自由,那不是我想看见的,我们现在这样,一家人在一起,幸福快乐,不是很好吗?虽然有时候会被一些事给惊得慌乱,可毕竟我们在一起啊,这样就足够了!”

    说着,白云夕看着白彧戈,也是一脸的真诚。

    表示着,她说的话,全是发自自己内心所想。

    继而,白云夕又继续说道,“等再过一段时间,咱们啊就可以把这将军的职位给辞了去,然后一家人,到一个偏僻的小镇住下,栽栽花种种草,再出去郊游旅游,这才是我想要的家的感觉!并不是一定要夺得这天下,不是吗?”

    对于白云夕说的话,白彧戈并不惊讶。

    因为他知道,白云夕本就是这样的性格。

    什么江山天下,那不过是过眼浮云罢了,自己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也只是因为,这一次她的受伤,让自己有些害怕起来了。

    “恩,好,再过一些时日,我便辞了这将军的官位,你想去哪,我们便去哪!”

    听着白彧戈的话,白云夕心中全是暖流。

    看了看一旁,突然说道,“哥,你彻夜赶回来,肯定还没吃饭喝水吧?我先给你倒杯水,让莲香再给你弄两个清淡一点的菜去,好不好?”

    说着,白云夕便朝着房间桌上放着的茶壶走了过去,端起茶壶,倒了一杯水递给了身后的白彧戈,“哥,你先喝水。”

    转身,白云夕便朝着门走了去,却突然感觉胳膊被人拉住,一个重心不稳,朝后仰了过去……

    一个不小心,却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定眼看着紧紧抱着自己的白彧戈,白云夕眼睛瞪得老大,脸上有些尴尬的神色,眨巴着大眼,张了张嘴,却是一句话都没说出来。

    “……”

    这姿势,是不是太那个啥了?

    “哥,你,有事?”

    最后,白云夕还是终于开了口,问道白彧戈。

    谁知,白彧戈却是一把扣住了白云夕的后脑勺,将白云夕有些往后仰的身子强硬的抬起,让她离自己,越来越近。

    直到,白彧戈缓缓俯下身子,一张带着威严及霸气的脸在白云夕的眼角里慢慢放大,浑厚的唇,在触碰到白云夕细嫩的红唇之时,全身犹如被狱火所灼烧,开始炙热起来……

    白云夕被白彧戈这一举动惊讶到僵住全身,整个人完全被怔住,嘴唇处传来的温热震动着心脏,一颗心,跳个不停……

    这,这,这……

    尼玛什么情况?

    自己和白彧戈,不是亲兄妹吗?这,这突然就接吻了,算是怎么一回事?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