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邪王追妻,悍妃乖乖入瓮最新章节 > 邪王追妻,悍妃乖乖入瓮最新章节列表 > 97.【097】一纸荒年:白云夕遇刺:敢伤我?看老子不废了你操蛋

97.【097】一纸荒年:白云夕遇刺:敢伤我?看老子不废了你操蛋

作品:邪王追妻,悍妃乖乖入瓮 作者:南宫七爷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这一次,白云夕是彻底被池君御给激怒了!

    亏得昨晚,她还语气温婉的提醒那该死的男人,让他早一点回府,好跟她一起回门。

    他倒好,还特么的想要给她码一个台阶,刻意想让她下不来台?

    忽然,白云夕嘴角勾起了冷笑。

    “哼,找?当然要找!池君御,既然你不仁,可就别怪我白云夕不义!”说完,白云夕一身的寒气,越过莲香,便朝王府的大门,走了去。

    待莲香反应过来之时,白云夕已是不见了身影髹。

    “小姐,小姐,您去哪啊?”

    大喊着,莲香也是追了出去。

    直到追到王府大门,才看见白云夕的身影。

    “小姐,小姐,您等等奴婢啊,奴婢跟您一块去……”

    闻言。

    白云夕忽的停下了脚步,转过身看着莲香。

    说道,“谁要你跟着了?你去把该收拾的收拾了,让人送回将军府,你也跟着一块回去,跟我爹和我哥说一声,我一会就回来!”

    “可是……”

    莲香脸上有些担忧,欲再说些什么,却被白云夕厉声给呵斥住了。

    “没什么可是!莲香,别让我把话重复第二遍!”

    说完,转身离开。

    看着白云夕离开的身影,莲香摇头叹气。

    心下想,这御王爷,可算是要遭殃了。

    不过,遭殃也好,是他自己活该!

    醉梦楼。

    本是楼子里姑娘沉睡的时辰,楼子里却是传来了一声又一声东西呗打砸的声音,还夹带着,一个女人哀怨苦求的声音……

    “哎哟喂,我的大小姐,您别砸了行吗?求求您了,别砸了……”

    “嘭……”

    “嘭……”

    “碰……”

    一声接着一声,尽管老妈子苦苦哀求,可那打砸的人,却是丝毫没有动容,反而越砸越厉害了起来。

    “啊,白大小姐,您这是要我的命啊!求求您别砸了,别砸了……”

    原来,那打砸的人,便是白云夕。

    随着白云夕打砸的声音,楼子里本睡着的姑娘,也被这声音给吵醒爬了起来,这其中,还有不少没有归家,睡在醉梦楼的那些达官显贵的男人,都围了出来,看热闹。

    原本寂静的醉梦楼,此时却是喧哗了起来<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哟,白小姐,您这大清早的,发什么疯呢?吵……”

    “啪……”

    突然,一个穿着单薄,睡眼朦胧的女人摇曳着身子走了出来,话还未说完,便被白云夕狠狠的扇了一个耳光。

    “你,你,你凭什么打我!”

    那女子被白云夕这突然的一巴掌打醒,所有的睡意,在此刻,全部散去。

    冷眼看着面前的女人,白云夕嘴角挂上了冷笑,“哼,打你怎么了?本小姐做什么,何时轮到你来说三道四了?”

    也因为白云夕的这一巴掌,原本吵闹的醉梦楼,此时却是静得出奇。

    二楼处,褚烈脸上露着异样的神情,退到了一旁,转身进了一件屋子。

    看着床榻上还睡得很沉的池君御,褚烈无奈摇了摇头。

    走过去,摇晃着池君御的身子,喊道,“王爷,王爷,您快醒醒,白小姐来了,王爷……”

    池君御像是真的睡得很沉,被褚烈这般一摇,脸上显出了不悦,翻了翻身,继续睡了过去……

    “王爷……您快醒醒吧!您要再不醒,那白小姐就快把这醉梦楼给拆了!”

    褚烈甚是无奈,看着翻身过去继续睡着的池君御,又摇了摇。

    可最后,不管褚烈怎么喊,池君御却是一点要醒来的迹象,都没有。

    无奈之下,褚烈只得想,先退出去看看情况,再做打算……

    可就在褚烈刚走到门口之时,却见白云夕嘴角勾着笑,双手环胸,一副泼妇骂街的模样,冷眼看着自己。

    “白,白小姐……”

    “怎么?本小姐都在这门外等半天了,你还是没把你家主子,给叫醒?”

    白云夕冷哼了一声,一双眸子在褚烈的身上上下打量。

    继而,又说道,“身为他池君御的贴身护卫,连自己的主子,都叫不醒,你这护卫当得,也真是够随便的嘛!”

    哎……

    褚烈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啊!

    明明昨儿晚就应该回王府了的,可自家这主子,也不知道闹什么脾气,一个劲的自个喝闷酒,最后醉得不省人事。

    若不是池君御在醉倒之前给他下了死命令,让他不准把他抗回王府,这一个晚上,又怎么会睡在这醉梦楼里?

    “白小姐教训的是,属下一定谨记教诲!”

    闻言。

    白云夕忽的冷笑,说道,“教训?本小姐又不是你主子,哪能教训你?”

    一席话,让褚烈不知道怎么回答<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支支吾吾,却是半响未开口。

    冷眼撇了褚烈一眼,白云夕径直踏进了屋子内,一股刺鼻的酒味,让她忍不住皱了皱眉头。

    这该死的池君御,是喝了多少的酒?

    这屋子门窗都全打开了,还这么大的酒臭味。

    “既然你叫不醒你家主子,本小姐今儿心情好,便替你叫了吧!”

    闻言。

    褚烈错愕的看着白云夕,却是心中在猜测,她要做什么。

    只见,白云夕一步一步朝着池君御所在的床榻走了去,在路过屋子中间的木桌之时,顺手将茶壶提在了自己的手上,嘴角笑意邪肆,猜不透她此时心中所想。

    褚烈见状,慌忙的上前想要去阻止,最后却还是愣在了一旁,没有阻止。

    脑子中想起当初自家主子所说过的话来,让他只得旁观。

    毕竟白云夕如今,算得上是自家主子的王妃,也算自己的半个主子,他没有资格去劝阻。

    再说在这之前,王爷也曾说过,不管她白云夕要做什么,或是与他之间有什么,他都不得插手,要像对待他这个主子一般,对待白云夕……

    轻蔑的撇了一旁的褚烈一眼,白云夕嘴角依旧挂着邪肆的笑容。

    高举着手中的茶壶,单脚踩在床沿边上,对准床榻上还熟睡着的池君御,茶壶里的水,从上而下,将池君御的头,淋了个遍……

    遽时,池君御瞬的清醒,蹭的一声,坐了起来。

    当看着拿着茶壶冷漠看着自己的白云夕,怒气由心而发。

    怒吼,“该死!白云夕,大清早你发什么疯?”

    发疯?

    哼……

    所有人都觉得她是发疯了是吧?那她还真就发一次看看!

    “嘭……”

    轻瞥了池君御一眼,白云夕放下自己脚,随手将手中的茶壶丢在了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转身,白云夕便是低声怒吼了起来。

    “发疯?哼,池君御,即便是本小姐发疯,那也是被你给逼的!”

    闻言。

    池君御忽的身子一怔,双手紧握成拳。

    从一开始,他便是醒着的。

    准确的说,他是一夜无眠。

    他早是猜到,依照白云夕的脾气,肯定是会来这醉梦楼大闹一通<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也不知道是什么在心中作祟,就想等着她来大闹。

    想看看她,到底会怎样做!

    “池君御,为了不跟我回将军府,装疯卖傻的装醉酒,还真是为难你了!既然你这般不愿意,放心,本小姐也不是那种情人所难之人。虽说婚是办了,但我们大可以像以前一样,各过各的!”

    “你一如既往的住在你的御王府,咱们做一对有名无实的夫妻,也不错!”

    有名无实的夫妻?

    一瞬。

    池君御便是怒了。

    蹭的一下,从床榻上蹿下了床,犹如一道闪电一般,来至白云夕的身后,一把掐住了白云夕的脖子,将她逼得靠在自己的肩上……

    “哼,白云夕,你这欲情故纵的把戏,还真是会做!你可别忘了,当初是谁,拿着白花花的银子,换来的这一桩婚事!”

    对于池君御的举动,仿佛是在白云夕的意料之中,她甚至,没有做任何的反抗,就这样被他掐住自己细嫩的脖子,斜眼看着他半边脸。

    褚烈倒是被池君御这突然的举动吓了一条。

    明明在自家主子的心里,对白云夕白小姐是有心的。

    可为何,就偏偏要违逆自己的心,做出让白小姐痛恨的举动来呢?

    “是,那圣旨,是本小姐用白花花的银子换来的,那又如何?不过是花一些钱财罢了,能让你这个堂堂骄傲的不可一世的王爷在天下百姓面前丢了颜面,这也未尝不是一桩比例平等的交易买卖!”

    闻言。

    池君御掐住白云夕颈脖的手力道加重了一些。

    “哼,为了让本王失了颜面,你还真是煞费苦心!”

    心口不一的话,让池君御面目有些暗沉。

    他都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这般做,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是因为,被这女人所刺激了的吗?

    他想,大概是吧!

    白云夕眯了眯眼,面具下是一副怎样的神情,在场的所有人,皆是不知。

    只见,她缓缓动了动朱唇,说道,“池君御,你要么就一个使劲,把我白云夕这脖子给拗断了!要么,你他妈就给我放开!”

    最后的话,白云夕是用吼的。

    对于池君御这个男人,她算是彻底的看透了。

    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瞎了眼,竟然会对这样的一个男人动了心。

    当真是瞎得无可救药了!

    池君御心中愤怒不已。

    如果可以,他还真的想,就这样将这该死的女人的脖子给拗断了<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可他却不能这么做。

    松开白云夕,池君御一张脸依旧黑沉,显然的愤怒,充斥着全身。

    因被茶水浇湿的头发,茶水一滴滴的滴在他的肩上,整个衣襟,都已是湿透……

    转身,怒视着池君御。

    白云夕良久,才开口,“池君御,记得你今天所做的一切!”

    说完,白云夕再是没做任何停留,愤怒甩袖,走出了屋子!

    感受得到池君御的愤怒,褚烈亦是不敢上前说什么。

    就在这时,却是眼尖的看见门口,老妈子对着自己招了招手,走了过去。

    “这个,褚,褚护卫,这醉梦楼被打砸坏的东西,那个,那个,白小姐说,由您们付……”

    “……”

    闻言。

    褚烈差点没一口老血喷了出来。

    这白小姐,也真是够了。

    这之前,他还不懂,为什么大清早的,她不是直接来王爷所在的地方叫醒王爷,而是在大厅像一个泼妇一样打砸东西,没想到,她竟然是已经算计好了的,打砸坏的所有一切,都由他们付银子?

    “褚烈,把钱给她!”

    原本褚烈还想问问老妈子,需要赔多少银两,却从屋子内,传来了池君御的声音。

    褚烈闻言,无奈摇了摇头。

    从怀中掏出了三张银票,交在了老妈子的手里。

    走出醉梦楼,白云夕一个人走在街道上,眸子迷离。

    本就还算早的,街道上的行人也不过三三两两。

    冬季的雾气,比其他季节都要浓烈,能见度,也不过几十米的距离而已。

    仿佛就像是身处在仙境之中,让人很容易,就会迷失了方向……

    “王婶,这么早啊!”

    “是啊,你不也早吗?”

    “这不是为了混口饭吃吗?”

    摇晃的走着,白云夕听到两个妇女之间的交谈,侧眼看了看,正巧是看到那被叫王婶的老妇,正蒸着包子。

    “咕……咕……”

    就在这时,肚子传来了咕咕的叫声,表示抗议。

    下意识的想了想,好像自己昨天一整天,就没怎么进食吧?

    虽说晚上吃了北冥烤的兔子,可这对于一个吃货来说,那点东西,只够她塞牙缝的呢<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想着,白云夕朝着那老妇的摊位,便走了过去,坐了下来。

    老妇见有客人,慌忙的上前迎了去,却在看见白云夕戴的银质面具,而认出了她。

    “哟,白小姐,您这么早啊?想吃点什么?”

    闻言。

    白云夕蹙眉,盯着哪老妇问道,“你认识我?”

    “哎哟喂,白小姐,看您这话说得,这凤鸣国虽大,可没有不认识您的人呐,您可是……”

    说着,那老妇突然停顿住了。

    像是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老妇尴尬的笑了笑,问道,“白小姐,您想吃点什么?”

    白云夕嘴角勾起一抹自嘲的笑。

    也是,她这么有名气的人,这凤鸣国不认识她的人,恐怕是少之又少吧?

    更何况,就这脸上戴着的银质面具,那可是自己的标志呢!

    “来两个包子吧!顺便给我一碗豆浆,不加糖!”

    “好叻,您先等着,马上就给您拿来!”

    从来到这异世,白云夕还是第一次起这么早。

    以往要么就是通宵没睡,要么就是一觉睡到日上三竿。

    这早起的空气,貌似还是很不错的!

    忽然,白云夕像又想起了什么,对着那老妇喊道,“对了,老板,你这有茶叶蛋吗?也给我拿两个吧!”

    那老妇端着包子和豆浆放在白云夕的面前,脸上甚是疑惑。

    “茶叶蛋?白小姐,那是何物?”

    闻言。

    白云夕翻了翻白眼。

    她怎么忘了,自己这身在古代,压根就没有茶叶蛋的!

    “没什么,就是煮的一种鸡蛋而已,没有就算了!”

    说着,白云夕用筷子夹起一个包子,便是吃了起来。

    吃着吃着,白云夕突然皱起了眉头,一双眼珠转动。

    “白小姐,您尝尝,这是老妇我新研制的豆糕,免费送……”

    “老板,小心……”

    “咻……嗙……”

    就在老妇端着一盘豆糕,本是要送至白云夕的桌上,却突然,被蹭起身的白云夕给推了一把,跌倒在地。

    与此同时,一支箭从两人之间穿过,插在了门枋上,不停动弹……

    “妈蛋,还让不让人好好吃个早饭了?”

    转瞬,白云夕对着那放出箭的方向,怒声吼道<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就在白云夕的怒吼落下,从四周突然蹿出了无数个黑影,将白云夕围了个水泄不通。

    跌坐在地的老妇见到如此的阵势,吓得连连大叫了起来……

    “啊……”

    那些黑衣人,仿佛是极其讨厌老妇的尖叫,离老妇最近的一个黑衣人,扬起手中的大刀,朝着老妇便砍了过去……

    见状,白云夕一个闪身,来至老妇的身边,一脚便是将那黑衣人踢了开。

    “都上,抓活的!”

    为首的一个黑衣人见白云夕出手,随即对着身后的黑衣人便是一声令下。

    所有黑衣人听到命令,扬起手中的武器,朝着白云夕便袭击了过去……

    遽时,白云夕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敢在帝都皇城如此明目张胆来刺杀她,还真是有够胆的!

    说时迟那时快,白云夕空手面对无数的黑衣人,竟是气都未喘,轻松自若的应付着。

    区区一群九流之辈,也想抓她?

    大白天,做什么梦!

    “啊……别杀我,别杀我……”

    就在这时,那原本还被白云夕保护在身后的老妇,却是突然被一个黑衣人抓住,大声的吵闹着,吓得浑身发抖。

    “该死!”

    见状,白云夕低声暗骂了一句。

    闪身,便是来到了那黑衣人的身后,抄起一旁桌上的筷子,直接从那黑衣人的后脑残,插了进去,直达喉咙……

    “进去躲着!”

    转身,白云夕一脚将身后的门踢了开,将那老妇甩了进去。

    刚转身之际,却是被一个黑衣人一刀砍在了背上,猩红的鲜血,渗透了衣衫……

    “妈的!”

    白云夕暗骂,反身一脚,狠狠的踢在了那砍了自己一刀的黑衣人的小腹上,直接将那黑衣人踢出了老远。

    “敢伤我?看老子不废了你!操蛋!”

    紧接着,白云夕上前,遽时手里,不知何时多了一块破碎的瓷碗的碎片,锋利碎片狠狠划过那黑衣人的颈脖,脖子上一条血盆大口张开,如喷泉一般,喷出了鲜血……

    良久与黑衣人对持,白云夕突然感觉头晕目眩,摇晃起了身子来。

    下意识的,白云夕便感觉不妙。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