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邪王追妻,悍妃乖乖入瓮最新章节 > 邪王追妻,悍妃乖乖入瓮最新章节列表 > 95.【095】一纸荒年:娶我白云夕,就那么让你不堪吗?【转折重点

95.【095】一纸荒年:娶我白云夕,就那么让你不堪吗?【转折重点

作品:邪王追妻,悍妃乖乖入瓮 作者:南宫七爷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这,这,这,该不会是……

    “白小姐,您就是夜阑珊?”

    褚烈惊讶得有些结舌,自己亦是不敢相信,这被天下人认为是天下第一丑的白云夕白小姐,那银质的面具背后,竟然是一张倾国倾城,美得如下落凡尘的仙子一般的容颜。

    而且,她居然还是,阑珊阁的阁主,夜阑珊…蠹…

    “闭嘴!操蛋!”

    白云夕来回的在褚烈的面前走动着,听着褚烈的问话,直接骂道。

    一瞬。

    褚烈便被白云夕的怒吼给震住了髹。

    虽是认识的时间并不长,可是,这却还是他第一次看见白云夕发怒的模样。

    尽管自己也算得上是一个遇事不惊的人,可是……

    白云夕一脸的焦躁,又不安,又是怒。

    本就是不打断隐瞒池君御了的,可这该死的,丫的,大婚居然让自己的侍卫来揭自己的盖头,到底安的是什么心?

    “池君御在哪?”

    白云夕厉声问道。

    褚烈矗立在原地,眼神有些躲闪,却是没有开口。

    在离开之时,王爷嘱咐过,不能告诉白云夕他在哪,自然他便是只能遵从自己的主子的话。

    “属下,不知!”

    不知?

    “哼……不知?,当我白云夕是三岁小孩呢?这么好骗?”

    说着,白云夕冷艳的脸上挂上了冷笑,一步步逼近褚烈。

    身上所散发出来的威严的气势,让褚烈忍不住往后退了几步。

    “白小姐,属下确实不知,您还是别为难属下了!”

    褚烈脸上有些尴尬的神色,面对这样的白云夕,他确实不知道,该怎么应付。

    本来王爷出这个主意的时候,自己就是反对的,可毕竟是主子的命令,他又不得不遵从,没办法,才……

    “白小姐?”

    白云夕重复了那一声‘白小姐’,嘴角挂着的冷笑更为浓烈。

    “褚烈,本小姐今儿可是和你家主子正式拜了堂成亲了,你居然还叫白小姐?我应该说你脑子秀逗呢,还是说你笨得像一头猪?亦或者说,你是故意这般叫的?对于你们来说,根本就不承认我是你们主子的王妃?”

    一袭话,让褚烈汗颜。

    这,应该让他怎么回答?

    虽说是与自家主子拜了堂成了亲的,可是,那毕竟……

    “白……您误会了,属下,没有那个意思<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轻蔑撇了褚烈一眼,白云夕脸上全是冷漠。

    心中难免对于池君御如此的做法,感到失望与愤怒。

    原本自己就已经打算将自己的身份间接性的告诉他,可却没想到,他居然会如此做。

    “哼,好你个池君御,你既然想玩,本小姐就奉陪到底,我倒要看看,上穷碧落下黄泉,谁更高一筹!”

    冷声的说着,白云夕忽然一个响指在褚烈的眼前打响……

    瞬间。

    褚烈像是被点了穴一般,愣在了原地,动弹不得。

    一双本应该清澈黑濯的眼眸,逐渐,失了神……

    “褚烈,你所看到的,全都不是真的,这一切,都是一场梦,不真实的梦,迷幻的梦,忘了它吧!不要再忆起,明白吗?”

    白云夕凑近褚烈,绝美的脸上挂着浅笑,看上去那么的唯美,却是暗藏深意。

    只见,白云夕话音落下,褚烈像是失去了三魂六魄只剩下一具空壳的躯体,迎合着白云夕的话,点下了头……

    “明……白……!”

    这催眠术,她还是第一次用,没想到,居然成功了!

    只是……

    白云夕突然感觉心脏处,一阵刺痛,却不知,是为何!

    “告诉我,池君御,你家主子,在哪?”

    “醉……梦……楼……”

    醉梦楼?

    该死的池君御,妈蛋!

    今儿是他们大婚的日子,他居然去青/楼?

    闻言。

    白云夕是怒不可揭。

    本来自己就想过,今儿虽是他们的大婚,可一千种一万种的状况,都曾想过,却没想到,他居然会在大婚当晚,去青/楼!

    转身,白云夕走至床榻边,取了自己放在玉枕下的的银质面具,戴在了脸上。

    继而,再走至褚烈的面前,打了一个响指,辗转,坐回了床沿边……

    此时的褚烈,忍不住一个冷颤,回了回神。

    刚刚自己,是发生了什么事?

    只记得,自己奉了王爷的命令,来代替揭开白云夕的盖头,可此时坐于床榻边的白云夕,怎么感觉,怪怪的?

    难道是,自己揭了盖头,惹怒了她?

    “白,白小姐,您……”

    “褚烈,这我本小姐与你家主子的大婚,你来揭这个盖头,算是怎么回事?难不成,你家主子,把本小姐移交转送给你了?”

    白云夕嘴角勾起冷笑,翘着二郎腿,双手环胸,说道<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听了白云夕的话,褚烈脸上尴尬不已。

    咽了咽口水,却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白小姐,您误会了,王爷有要事在身,特派属下前来知会您一声,让您先入寝,不用等他了!”

    褚烈脸上赔笑,心里却是打鼓。

    不知道自己这样说,能不能瞒得过去!

    “好啊!既然他有事,那就让他忙去吧!你也下去吧,我要休息了!”

    一瞬,褚烈错愕。

    这,真算瞒过去了?

    “那,属下就先告退了!”

    转身,褚烈是一刻也不想再待在这屋子里,跑得比兔子还快,生怕跑不出去似的。

    “咯吱……”

    当房门被关上,白云夕突然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右手抓住自己跳动的心脏位置,面具下绝美的脸,全是痛苦的神色。

    “看来这催眠术,真是不能随便用……”

    小声的嘀咕了一句,白云夕运用着内力,替自己疗伤。

    催眠术本就是一门禁术,若是掌控不好,随便滥用,便会经脉逆流,血管爆裂,七窍流血而死!

    还好刚刚,自己发现得及时,收得快,不然……

    ——————————————————————————————

    松竹馆,临街一件雅间内。

    “阁主,您今儿不是大婚吗?怎么来这里了?”

    一旁,实在有些好奇的魅姬问道。

    本就像,就算是做戏,假成婚,可这本该是洞房花烛夜的晚上,自家阁主,怎么就上这松竹馆来了呢?

    “对面,便是醉梦楼吧?”

    没有理会魅姬的问话,白云夕反问道魅姬。

    此时的白云夕,没有像往常一样一副真颜出现,而是戴上了自己长期不曾取下的银质面具在身上。

    一身大红的喜袍,也是没有换下来。

    “是,这醉梦楼一直都与我们不合,今儿晚,好像还举行了什么选花魁的活动,以至于,我们的熟客,都几乎去了那边<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所以,楼子里,才会这般冷清!”

    感觉到了白云夕身上散发出的不一样的怒气,魅姬是再不敢说一句多余的话,像白云夕解释了起来!

    闻言。

    忽然,白云夕冷哼了一声。

    说道,“我不管你用什么法子,一个月之内,让醉梦楼,彻底消失!我不想再看见它的存在,明白吗?”

    一个月?

    这……

    阁主是怎么了?以前明明都是不管楼子里的事的,也从未问及过于松竹馆对立的任何青/楼,这突然,就让她解决掉醉梦楼,是怎么回事?

    况且,这醉梦楼的主子,好像是朝里的大官所罩着的,一个月,恐怕……

    “阁主,这,好像,不太……”

    “我说的话,你听不明白吗?魅姬,什么时候开始,你也学会质疑我的话了?”

    白云夕冰冷的开口,那好听的声音犹如这冬季的一块寒冰,让魅姬全身颤栗。

    “是,阁主!属下一定办到!”

    魅姬自是感觉到了从白云夕身上所散发出来的寒意,再是不敢问什么,只得领命遵从。

    “好好看着这楼子,若是有什么需要,让青木通知我!”

    说完,白云夕转身,径直走出了雅间。

    夜幕下的街道,显得有些萧条。

    唯独这南街,却是繁华景象一片。

    各大楼前,各式各样各色的灯笼高挂,比之皇宫的繁华,无差别。

    楼前,身着单薄,脸上涂着厚厚胭脂的女子,妖娆的扭动着自己引以为豪的身子,招揽着路过这的每一位男性路人,欲是想把所有的男人,都归入自己的石榴裙下,不肯放过。

    醉梦楼,一间雅间内。

    “王爷,来,我喂您喝酒……”

    一旁,褚烈皱着眉头看着被灌酒的自家主子,有些不忍直视。

    以前主子常流连这风花雪月之地,是有原因的。

    可现在看来,怎么像是,真的喜欢上了呢?

    “王爷,小女子再喂您一杯……”

    池君御双腿交叉坐在凳子上,怀中抱着一妖娆的风尘女子,绯红的脸,能显现得出,他喝了不少的酒。

    “嘭……”

    “啊……”

    突然,雅间的门,被人狠狠的踢了开。

    坐在池君御怀中的女子被这一声响动吓到,整个人紧紧抱住池君御的脖子,恨不得挂在池君御的身上<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屋子内所有人皆是被这突入起来的响动震惊住,愣在了原地!

    “白小姐,您……”

    门口,站着的人,不是别人,正是白云夕!

    一旁的老妈子的脸上,全是为难。

    能看得出,她是想阻止,却是无可奈何。

    跨步走近雅间,白云夕一双冷眸直直看着不动声色的池君御,良久,也是未开口!

    “白小姐,您就别为难我这老妈子了,还是出去吧!这里,真不是您该来的地!”一旁,老妈子苦口婆心的劝着。

    这一边是当朝王爷,一边死将军府的大小姐,她左右,都是得罪不起的啊!

    可权衡自个的生意,还是站在了池君御的一边。

    毕竟,他可是要长期光顾自己店里的金主啊!

    “啪……”

    哪知,老妈子话音刚刚落下,白云夕反手就是一个耳光,狠狠的打在了那老妈子的脸上。

    老妈子措手不及,直接被扇了一个圈,撞在了一旁的柱子上……

    “滚……!”

    一个字,便是透露出了白云夕所有的怒气。

    那坐在池君御腿上的女子此刻亦是被吓得不清,一个起身,扶起那老妈子,便跑出了房间。

    待所有人退下,白云夕冷眼看着额头冒着冷汗的褚烈,问道,“褚烈,你不是不知道你家主子在哪吗?你不是说,你家主子,在忙公事吗?”

    褚烈百口莫辩。

    这话,确实是自己说的。

    可那也是,自家主子教的啊!

    跟他,真的是没关系的……

    “滚出去!”

    见褚烈没有回答,白云夕冷声的开了口,直接命令。

    褚烈有些为难,现在白云夕,好歹算是自己的半个主子,虽然不那么正式,可是……

    看了看池君御,见池君御微点了点头,褚烈心中瞬间有一种被解放了的感觉,逃似的退出了房间。

    顺道,将门带了上……

    偌大的雅间内,只剩下池君御与白云夕两人,大眼瞪小眼,皆不说话。

    良久,白云夕忍住了怒气,深呼出一口气,开了口。

    “池君御,你娶我虽是不情不愿,但你让一个侍卫来揭我的盖头,是不是做得,太过火了?”

    白云夕的声音很柔,声音的柔美,完全掩盖住了自己的怒气<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反而仔细一听,能从她的声音中,听出些许失望,与悲凉……

    闻言。

    池君御握住酒杯的手紧了紧,嘴上勾起了冷笑。

    “既然你知道娶你是我的不情不愿,能风光将你接进御王府,已算本王的仁至义尽,白小姐又何苦,再要求太多?”

    接她进御王府,是他的仁至义尽?

    忽然,白云夕笑了。

    自嘲的笑了。

    原本以为,虽然他们之间没有所谓的感情,但至少,也应该可以做到相敬如宾,各自尊重。

    可这看来,是她自作多情了!

    而且,多情到了,无可救药可耻的地步!

    真不知道,也不明白。

    那晚他中了媚/药之时,为何唤出的,却是她的名字?

    一直以为,那一声‘夕儿’,便是搭在自己与他之间的桥梁,架起了通往彼此世界的绳索,即便不是那么坚不可摧,可至少,它是存在了的。

    可这桥梁,却是还未涉足之时,便是断了……

    眯上眼,白云夕深呼了一口气,再吐出,心中的失落与失望,只有她自己知道。

    “池君御,我就问你一句,娶我白云夕,就真的,那么让你不堪让你厌恶吗?甚至让你厌恶到,大婚洞房花烛之夜,不惜来这风尘之地逍遥快活?我白云夕在你眼里,是不是连着青/楼的女子,都不如?”

    白云夕的话,让池君御僵住了身子。

    不堪?厌恶?

    连青/楼女子,都不如?

    这,怎么可能?

    娶她,能这般的娶了她,是自己这一辈子,觉得最幸运的一件事,他又怎么会觉得不堪,觉得厌恶呢?

    可当他再要推开那婚房的门时,脑子里,却是浮现出了一幕又一幕当年的画面。

    熊熊大火犹如一头饥饿的猛兽,吞噬着自己的家。

    拿一座座的宫殿,被鲜血所侵染,血流成河……

    那些忠心的丫鬟婢女,挨个的悬挂在屋梁之上,硕大的眼睛睁着,像是在说,她们死不瞑目……

    “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没有正面回答白云夕的问话,池君御转了个身子,不再去看白云夕的神情。

    不是自己该来的地方?那是谁该来的地方?

    闻言<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白云夕冷笑了起来。

    “也是,这里本就是你御王爷该来的地,像我这种被天下人誉为最丑的女人,又怎么该来呢?您说是吧,御王爷!”

    白云夕说出口的话,字字带刺。

    以至于,让池君御无话可说。

    “池君御,即便你不情不愿的娶了我,可我白云夕现在,是你名正言顺的王妃!再不情愿,也麻烦你,装个样子!我不管你在外面是什么样,百姓怎么传!但至少,在我爹和我哥面前,与我相敬如宾!除此之外,我们井水不犯河水,互不搭理!如何?”

    装样子?

    相敬如宾……

    白云夕所说的话,一字一句的戳着池君御的心脏,让他难受,窒息!

    所谓井水不犯河水,是不是代表,除了他们这‘名正言顺’的夫妻关系,便是陌路之人?

    放在大腿上的左手,紧紧的捏住自己的大腿,那力道,像是在拗断一个人的脖子,如此的大。

    可此时此刻,池君御却是感觉不到一丝一毫的疼痛。

    腿上的疼痛,远比自己此时被戳的心,轻了太多……

    “你不回答,我便算你是默认了!明儿一早,是回门,今晚你可夜宿在这醉梦楼,但是希望你别醉生梦死到记不得回王府的路!”

    白云夕自顾自的说完,深意的看了池君御一眼,再没有任何的留恋,转身离开……

    门外,褚烈恭敬的站立着,看着出来的白云夕,唤道,“白小姐……”

    冷眼瞥了褚烈一眼,白云夕冷声说道,“看到你主子,别让他死在了这温柔乡里!”

    雅间内,传来噼里啪啦被打翻东西的声音,此时的白云夕,已是离开了醉梦楼。

    看着狼藉一片的雅间,褚烈无话,走至了池君御的身边。

    能让自家主子如此动怒的人,这天下,恐怕也只有白云夕白小姐一人了吧!

    “滚……”

    池君御发泄着心中的怒火,余光瞟向一旁的褚烈,大声的怒吼。

    为什么,为什么,他们会是在这样的一种境遇里,认识彼此?

    为什么,偏偏,她却是自己仇人的女儿?

    池君御在心里,一遍遍问着。

    可即便是歇斯底里的问,却是未能得到任何的回答。

    他一直想不通的是,白云夕不过一个天下人嘴里的丑女,怎么自己,便是对这样的一个女人,动了心,动了情……?

    而她,还偏偏是,自己一开始就放在棋盘上的一枚无足轻重的棋子!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