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邪王追妻,悍妃乖乖入瓮最新章节 > 邪王追妻,悍妃乖乖入瓮最新章节列表 > 90.【090】雾里看花:一连五道圣旨,只为阻止白彧戈回皇城……

90.【090】雾里看花:一连五道圣旨,只为阻止白彧戈回皇城……

作品:邪王追妻,悍妃乖乖入瓮 作者:南宫七爷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这该死的妖孽男北冥,他这意思,是准备囚禁自己了?

    妈蛋,该死的!

    自己到底哪里好了?怎么就让他给看上了?

    虽说自己身材是有,可是这整天戴着这自己都是看不下去的狰狞银质面具,他居然还特么的,就动了心了?

    恩,说动心可能不准确,说动肾还有可能蠹。

    白云夕愤怒的咬着牙,余光扫过屋中一个摆放在地上的大花瓶,朝着那花瓶,走了过去。

    冷笑勾唇,遽然,白云夕提起那大花瓶,毫不犹豫便朝着离自己最近的窗户,砸了过去…髹…

    “嘭……”

    花瓶掉落在地,一声瓷器的碎响,震痛了白云夕的耳膜。

    瞪大了眼睛看着那毫无损伤的窗,白云夕愣在了原地。

    “操蛋,这尼玛都是什么东西做的?怎么这么撞击,都没损伤?”暗自嘀咕,眼珠在眼眶里打着转,最后落定。

    白云夕大步朝着放着大致形似书架的位置走去,伸手敲了敲上面放着的一尊铁铜打制出来的狮子雕像。

    听着雕像发出的声音,满意的点了点头。

    伸手抄起那铁铜的狮子雕像,一步一步,朝着那无损伤的窗,再次走了去……

    “哼,想拘禁本小姐,没那么容易!”

    说着,白云夕嘴角勾起一抹冷笑,一下下,开始砸着窗户……

    “嘭……”

    “嘭……”

    “嘭……”

    铁铜的雕像砸击着硬质的窗,白云夕运用着内力,几乎使出了浑身的力气。

    可一下一下砸着,却只看到那硬质的窗,不过被砸凹了一块地方,其他,便再无反应!

    “姑娘……”

    突然,从窗户才,传来了婢女的声音。

    “该死,快放本小姐出去!”

    压抑着心中的怒火,白云夕丢掉手中的狮子雕像,对着外面的婢女,大声的吼道。

    “请姑娘恕罪,尊主吩咐,没有尊主的命令,谁也不能放您出来!奴婢只是想劝劝姑娘,整座宫殿,都是用钛合金所制,您砸,也是没用的!”

    听着外面婢女的声音,白云夕咬着唇,怒气在心中,爆了表!

    钛合金?

    “我去你大爷的钛合金,妈蛋,还钛合金所制?去把北冥给本小姐叫来,他妈的,你问问他,是不是被他这钛合金制造的宫殿亮瞎了他的狗眼<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什么眼神,连本小姐这样的女人都能看得上,特么就是有病!操蛋!”

    他大爷的,北冥那妖孽,绝逼是被这钛合金给亮瞎了狗眼,所以才会看上她!

    “姑娘,尊主不在无忧谷……”

    神马玩意?

    不在?

    这特么的,不是玩她吗?

    “该死,去找啊,把他给本小姐找回来,他不是你的主子吗?你去告诉他,若他不放本小姐出去,本小姐就拆了他这什么钛合金的破宫殿,毁了他这无忧谷所有的花花草草!”

    白云夕大声的怒吼,却是没得到外面婢女任何的回应。

    良久,才听到那婢女说道,“姑娘,您两天未进食,奴婢去给您准备些饭菜!”

    闻言。

    白云夕更是怒不可揭了。

    这特么的,连一个婢女,都敢直接无视她的话?

    这若要是搁在将军府,除了自己的将军爹爹,谁敢给她脸色看?

    大口的喘息着气,终于,白云夕还是忍不住,爆发出了自己的怒气……

    “北冥,你他妈给本小姐记住,我/操你、妈!”

    大声的怒骂同时,白云夕运足了身上的内力,内力一瞬四散开来,将屋子里所有的摆放整齐有序的东西,都是震得东倒西歪,有的,甚至掉落在地,摔了个粉碎!

    可即便是使用了如此大的内力,除去整个房间散乱以外,门窗却都还是完好,几乎没有损伤……

    白云夕来回在屋子里走动,约莫半个时辰后,才平复下自己的心情来。

    刚刚那婢女说她两天未进食?

    意思就是说,她在这破地方,睡了两天么?

    算下来,离成婚的日子,还有三天。

    自己这无缘无故消失了两天,会不会把将军爹爹和大哥给急坏了呢?

    越想,白云夕心中越是烦躁了起来。

    ——————————————————————————

    与此同时,西南边境……

    “驾……”

    萧条的官道之上,只一匹像失了控的马儿,一路疾驰。

    马匹上的人一下下用马鞭打着马儿的后部,马儿吃疼,更是疯一样的奔驰,不敢有丝毫的停歇。

    直至,到达西南边境的军营,才停歇下来……

    军营外,原本在悠闲替自己的战马洗刷着身子的凌珞,在看到那疾驰的马儿时,蹙紧了眉头<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侧身,对着一旁刚刚提来水的将士,说道,“去告诉将军,皇城又来圣旨了!”

    那将士一愣,随即听到了快马奔跑的声音,皱了皱眉。

    问道,“副将军,怎么这些时日,皇上总给将军下达圣旨?而且这圣旨的内容,还都是换汤不换药?”

    闻言。

    凌珞嘴角勾起冷笑。

    这半月来,这皇帝也真是下得了本。

    一连四道圣旨,都是让将军驻守在这西南边境,变着法子不想让将军回皇城。

    无非,就是不想让将军搅了他的好事罢了!

    “行了,快去通知将军,将军在后山,你去叫一下!”

    将士有些不懂,摇了摇头,退了下去。

    偌大的军营里,白彧戈坐于正中的一张长形的简单的木桌后,一袭金甲战袍摄人心魂,即便远远看着,也让人感觉到威慑之力。

    “将军,这圣旨,与之前连下的四道圣旨,无差异……”

    一旁,凌珞双手背于身后,看着白彧戈手中拿着的摊开的明黄圣旨,说道。

    握着圣旨的手紧了紧,白彧戈一双好看的凤眼眯成了一条缝。

    这凤倾歌到底在想什么,他不是不知道。

    从半月前,自己动了要回皇城的心,他便一而再再而三的下达圣旨,目的就是为了把自己困在这西南边境。

    感受到白彧戈身上的怒气,凌珞吞了吞口水,看着前方跪着的人,叹息摇了摇头。

    “你下去吧!”

    那人跪在地上,脸色有些为难,双手抱拳,欲言又止的模样。

    “将,将军,皇上,皇上还让奴才带了口谕……”

    口谕?

    忽然,白彧戈抬起了头,冷眼看着那跪在地上的人,浩瀚的威严,吓得那人瑟瑟发抖。

    “说!”

    一个‘说’字,让下方跪着的人,额头开始冒出了汗来。

    这骠骑将军得所向披靡是出了名的,待任何人都是冰冷严厉,嗜血无情,从他的身上所散发出来的寒气,足足将自己给凌结。

    摸了一把额头的冷汗,送旨之人的声音,都开始抖动了起来。

    “口谕,口谕就是,若将军您,您若偷偷潜回皇城,便,便治将军府所有人的罪,诛,诛九族……”

    “啪……”

    随着那人声音落下,一声猛烈的拍桌声也一并响起<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将军饶命,将军饶命,奴才只是来传旨的,将军饶命啊!”

    即便是不抬头,那人也是知道,这一声拍桌的声响,是来自骠骑将军,白彧戈……

    “滚!”

    一声怒吼,跪在地上的人像是得到了解脱。

    跪在地上转动身子,双腿已是发了软,连站起来的力气,都不再有。

    只得跪着,踉跄的爬出了营帐……

    待那送圣旨的人退下,摆放在白彧戈面前的长形木桌,一霎,裂开……

    凌珞看着怒气冲天的白彧戈,摇了摇头。

    “将军,这皇上,是猜准了您会阻止小姐嫁给御王爷,一连五道圣旨,只是为了将您困在这西南边境,皇上的举动,是不是,太不正常了些?”

    凌珞说着,脑子里便是回想起了在来这西南边境的事。

    原本以为,这西南边境,是出了什么大乱,才会那么急的下旨让将军赶来。

    却不想,当赶到之时,这里所谓的大***乱,不过就是一些部落残留的族人小打小闹。

    让将军前来镇/压,不过大材小用罢了!

    就西南边境驻守的将士,足够能应付得下来。

    长有老茧手紧握成拳,白彧戈嘴角勾起冷笑。

    “哼,他凤倾歌如何想,再明了不过。诛九族?也得看他凤倾歌有没有那个胆!”

    闻言。

    凌珞有些震惊的看着白彧戈。

    难道……

    “将军,您要回皇城?”

    凌珞问着,半响,却是没有听到白彧戈的回答。

    想起临出兵之时,老将军的话还犹记在耳,凌珞忍不住,开始劝道了起来。

    “将军,还请三思!”

    若这一次,将军真的不顾一切偷偷潜回皇城,那便是更加给凤倾歌找了好的借口,来除掉将军府。

    别说到时候阻止不了小姐与御王爷的大婚,恐怕,是连整个将军府,都得搭上……

    更何况,在这军营里,有着不少皇上的眼线,若是这事传了回去,那……

    “将军,请听末将一言,您现在回去,便正是中了他们的套,此时,我们还得忍!”

    闻言<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白彧戈突然侧头,看着凌珞,冷笑。

    “忍?他凤倾歌都做得如此明显了,还要让本将忍?哼,凌珞,你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怕软了?”

    叹息摇头。

    凌珞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只要将军一遇到小姐的事,就会失去理智,谁劝也是白搭。

    只是,这一次,他必须要将将军劝下,否则……

    “将军,末将并不是怕!您是否忘记了,在出征之前,老将军说过的话?这一次,我们必须忍下来!”

    “虽说您不想让小姐嫁给御王爷,可毕竟,这圣旨是小姐去求的,即便是阻止,也得有合适的理由!若是没有合适的理由,皇上也可直接给将军府安一个抗旨不遵的罪!虽说那罪名没有您抗旨潜回皇城的罪大,可整个将军府,也是会遭殃的!”

    “再说,从西南边境赶回皇城,单程不日不夜的赶路,最少也得用上十日!但小姐的大婚,是在三日后,即便您赶回去,也阻止不了了……”

    “将军,出征之前,老将军千叮咛万嘱咐,只求您能在这一节骨眼上,能做得到——忍!”

    忍……?

    遽然,白彧戈站起了身。

    大手一扬,挥手将那破裂的长形木桌掀开,碰撞在营帐的的布墙上。

    ————————————————————————————————

    凤鸣国,御王府……

    “让开,我要见御王爷!”

    王府大门前,莲香冷眼看着面前挡住自己的两个守卫,面色深沉,与之前跟在白云夕身边之时的神情,完全像是变了一个人。

    “王爷不在府中,莲香姑娘还是请回吧!”

    两侍卫伸手挡住莲香,好似对于莲香此时的冰冷,全然不在意。

    对着莲香,便下了逐客令。

    淡蓝色的袖袍下,莲香双手紧握成拳。

    “我在说一次,让……开……!”

    冰冷的眸子,在说出最后两个字时,充斥着血丝,仿佛下一刻,便要动起手来了般。

    “莲香姑娘,我们也是奉命行事,请回吧……!”

    闻言。

    那守卫的话刚刚落下,莲香突然嘴角挂起了冷笑。

    快速蹲下,一个扫腿,将两个守卫在措不及防的情况下,扫在了地上……

    越过守卫,莲香未做任何停留,直接推开御王府的大门,便欲进去……

    就在刚推开御王府大门之时,却突然,一个身影闪进了自己的眼中……

    “我要见王爷<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看着面前的人,莲香直接说道。

    褚烈上下打量着莲香,余光看了看莲香身后倒地的两个守卫,单手背于身后。

    这样的莲香,他还是第一次见到。

    平时看惯了她在白云夕面前那副娇弱使性的小模样,现在这样,还真是有些觉得新鲜。

    想着,褚烈浅笑看着莲香,嫣然一副翩翩俊公子的模样,问道,“见王爷?莲香姑娘可是有什么急事?王爷现下不再府中,若是什么急事,我可以代为转达!”

    不在府中?

    这话,谁信?

    对于褚烈的话,莲香是嗤之以鼻。

    “哼,褚护卫这狗当得可真是够尽责的!是不是觉得,像我这样的丫鬟,不配见王爷?”

    冷眼看着褚烈,莲香冷声说道。

    话语之中,亦是带着嘲讽之意。

    叹息的摇头,褚烈耸了耸肩,说道,“莲香姑娘误会了,王爷,真不在府里!”

    “褚护卫,能请你撒谎的时候,红一下脸吗?王爷不在府中?你骗谁呢?若是王爷不在府中,你这个贴身护卫,为什么在府里?难道,你还能让王爷一个人,在外面溜达?不顾及王爷的安危?”

    说着,莲香冷哼了一声。

    没有正眼瞧一下面前比自己高出一个头的褚烈,这会让她觉得,很累。

    额,这个,他应该怎么解释?

    褚烈是一个头两个大。

    这王爷,却是没在府里啊,可若解释,这面前蛮横的丫头,会信吗?

    原本自己就是要准备出门接应王爷的,可这小丫头突然闯了王府,让他给耽搁了下来。

    “莲香姑娘,你若不信,大可自己去这府里搜一搜,王爷,确实不在府中!”

    褚烈看着莲香,诚实的说着,看了看莲香的反应,又继续说道,“莲香姑娘若没什么要紧的事,那我就先告辞了!若你要搜,搜完之后可自行离开王府,我会吩咐下去,不会有人为难你!”

    说完,褚烈便欲做出了要出王府的意思。

    闻言。

    莲香一个健步上前,双臂展开,挡住了褚烈的去路。

    “等等……”

    挑眉,褚烈嘴角泛笑,问道,“莲香姑娘,还有事?”

    愤恨的放下双臂,白了褚烈一眼,莲香心里特别的不舒服<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我,我家小姐,不见了……”

    闻言。

    褚烈一瞬错愕,随即又恢复了正常。

    错愕的是,为什么,白小姐不见了,这丫头会找上御王府来?

    再说了,王爷本就知道……

    “莲香姑娘,白小姐不见了,你应该派人出去找才是,不应该来王府!”

    说完,褚烈再没有要理莲香的意思,越过莲香,便朝着王府大门,走了出去。

    “褚烈!”

    见状,莲香转身对着褚烈的背影大喊了一声。

    褚烈闻言,停下了脚步。

    莲香慌忙的跑了上去,怒声说道,“我家小姐好歹也是王爷未来的王妃,小姐不见了,难道王爷就不该派人出去找找吗?老爷和少爷都不知道小姐不见了的事,若是知道了,肯定会派人大肆去找,这必定会惊动皇上!现在皇上本就视将军府为眼中钉,若到时以此来定了将军府的罪……”

    说着,莲香停顿了下来。

    定眼看着褚烈,再次说道,“难道,这就是王爷想看到的结果吗?”

    看着莲香,褚烈深深叹了一口气。

    这丫头,看来也并非平时看着的那般傻气。

    白小姐不见了的事,既然瞒着老将军,考虑得如此周全,这让他,不得不重新审视她了!

    “莲香姑娘,这事,与王爷,并无关系!恕我还有事,先告辞!”

    说完,褚烈再次跨步,离开。

    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转身回看着莲香,思量再三,终于是开了口。

    “莲香姑娘,劝你还是回去先稳住老将军吧!白小姐的事,王爷他,知道……”

    语毕。

    褚烈再没有做任何停留,离开了王府。

    王爷知道?

    一瞬,莲香蹙紧了眉头。

    既然王爷知道小姐不见了的事,可为什么,王爷没有派人去找小姐呢?

    还是说,已经派人去找小姐了?

    莲香不敢肯定,心里更是慌了起来!

    如若说王爷知道小姐不见了的事,那是不是代表,平时将军府的一举一动,都在御王爷的掌控之中?所有的一切都……

    越是往深了想,莲香眉头皱得越是紧了起来!

    突然,看着褚烈离开的地方,莲香慌忙的追了上去……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