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邪王追妻,悍妃乖乖入瓮最新章节 > 邪王追妻,悍妃乖乖入瓮最新章节列表 > 89.【089】雾里看花:无忧谷,被掳囚禁,妖孽美男的逼婚

89.【089】雾里看花:无忧谷,被掳囚禁,妖孽美男的逼婚

作品:邪王追妻,悍妃乖乖入瓮 作者:南宫七爷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想杀弑魔宫宫主北冥?

    这谈何容易?

    不过痴人说梦话罢了!

    “王爷,您没事吧?”看着池君御嘴角泛出血丝,褚烈慌忙上前,扶住。

    伸手把上池君御的脉搏,褚烈瞬间震惊髹!

    怎么会呢?

    本以为,自家主子只是受了一些皮外伤,却没想到,竟然是内伤…蠹…

    “王爷,属下这就为您疗伤……”

    说着,褚烈便是将池君御扶着走进了卧室。

    凤鸣国皇城东郊以南,北冥盘坐在地,双手放于胸前做着不明的动作,看着,像是在疗伤一般,额头上亦是渗出了汗珠,脸色有些苍白。

    盘腿而坐的同时,从他的身体里,开始冒出了一缕缕白烟。

    像极了仙界出尘下凡的谪仙,飘飘欲仙。

    直至。

    约莫半刻钟后,一口污血,从北冥的口中喷出……

    “噗……”

    猛然睁开眼,从北冥的一双深邃的黑眸之中,全是冰冷。

    没想到,他池君御竟然会是幽冥殿的主子,与自己的武功更是不相上下。

    如若是刚刚那一掌,自己没有及时躲避一些,恐怕早就被他打得一个五脏破碎的下场了吧?

    收回双手打在大腿上,北冥冷冽的看着前方漆黑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方。

    忽然,冷哼了一声。

    “哼……池君御……”

    随即,站起身,朝着来时的方向,飞身消失……

    浣水居,房间内。

    “哎……”

    “哎……”

    “哎……”

    听着连连的哀叹之声,终于,莲香是忍不住了<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我说小姐,这都已经很晚了好吗?求求您了,您都已经唉声叹气了一个晚上了,能不能消停一会?”

    上前看着平躺在床榻上的白云夕,脸上亦是有不满的意思,语气中,也满是抱怨!

    白云夕双手枕在头下,一双腿翘得老高,脚亦是一下一下的弹着……

    没好气瞥了莲香一眼,银质面具下的脸,不知是如何的神情。

    “喂,莲香。你是不是觉得,最近本小姐对你真的是太好了?所以,开始没大没小了?”

    白云夕责备的声音响起,让莲香深深的低下了头,不敢再说任何一句话。

    瘪着小嘴,莲香心中有些委屈。

    最近,到底是怎么了?

    为什么自己就觉得,小姐的情绪波动很大呢?

    总是时不时的生气,会是唉声叹气的。

    不会是……

    想着,莲香连忙摇了摇头,否认了自己的想法。

    “行了,你先下去吧,不用管我了,我会自己收拾好然后睡的!”

    说完,白云夕转身侧向了床榻里边,不再去看莲香。

    “哎……”

    看着如此多愁善感的白云夕,莲香忍不住叹了一口气,顷刻,才转身退出了房门,将门掩上!

    “咯吱……”

    听着门被关上的声音,白云夕眯了眯眼。

    侧身翻了一翻,看着那半合半掩的窗,一双眸子深邃,像一个无底的黑洞,看不清她心中到底在想些什么!

    “哎……”

    再次叹息了一声,白云夕突然自言自语道,“也不知道,池君御那丫的,有没有事?或是,北冥那茬的,真的会去刺杀池君御吗?还是为了自己?”

    说着,白云夕突然一个激灵。

    身上的鸡皮疙瘩,起了一身。

    惊觉错愕。

    不明白,怎么自己突然就想到池君御去了?还为他担心?

    这,是不是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啊?

    想着,白云夕有些不敢相信了起来。

    遽然,白云夕突然眸子半敛,警觉的同时,亦是泛出了杀气<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谁?”

    猛然看着半合半掩的纸窗,瞬的蹭起了身。

    在看到那一抹红色的衣角从窗台上飘了进来,白云夕恨不得将这该死的人给掐死!

    “我说美男大哥,你大半夜不睡觉,跑我这来干什么?梦游啊?”

    反身,白云夕再不去看那突然出现的人,自顾自的再次躺回到了床榻上,挑眼看着坐在窗台上的男人,不声不响。

    “怎么?大半夜你不睡觉,是在想我吗?还是在等我?”

    北冥一身大红衣袍,一只脚单撑在窗台上,另一只脚则是吊着,悬于半空。

    看着白云夕憋屈的模样,心里亦是高兴。

    闻言。

    白了北冥一眼,白云夕白眼翻上,尤为嫌弃。

    “我说美男大哥,就算你长得美,长得俊,翩翩欲仙,貌比潘安,但你能不能靠谱点?别那么自恋?就你这自恋的程度,恐怕即便是能迷倒万千的女人,也都会被你这自恋,给吓跑!”

    闻言。

    北冥眉头微蹙。

    亦是不太明白,白云夕话语中有些话的意思。

    可大致,却也是理解得差不多。

    “天下任何女人,都入不了本尊的眼,除了你,白……云……夕……”

    一席话,彻底让白云夕无语了。

    这北冥也真是的,怎么就老是说些话出来堵自己呢?

    而且,还堵得这么死……

    “美男大哥,你要是没事,能否劳烦你离开?本小姐要睡觉了!”

    说完,白云夕转着侧了一个身,不再去看北冥。

    本想知道他有没有去刺杀池君御的事,可不知为什么,现在自己竟然有些问不出口!

    放下脚,离开了窗台。

    北冥一步步朝着白云夕所在的床榻处走了过去,脚下轻而有力,却是在这夜深人静的时候,听不到一丝脚步之声。

    感觉到北冥在靠近,白云夕一个干脆,直接闭上了眼。

    管他要干什么,是杀是剐,也就只能随了他了!

    毕竟。

    自己打不过他嘛!

    哪知,半响之后,也是不见北冥有任何动作。

    甚至,连一句话,也是没有说。

    终于,白云夕是忍不住了<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转身,怒然瞪着眼睛看着站立在床榻边的北冥,白云夕望着,感觉颈脖有些不舒服,伸手揉了揉,突然,问道,“我说美男大哥,你到底想干什么啊?我真的要睡觉了,求求你了,放过我可好?如果有下一次,我保证,保证不救你了!”

    白云夕在心里发誓。

    如果下一次,她再救什么人,就出门被车撞死得了!

    本来当时在救北冥的时候,是想这人武功不低,肯定是个厉害的角色。

    虽然她是猜得没错,可是……

    这尼玛,也是一个缠人的角色啊a

    保证不救他?

    闻言。

    北冥皱紧了眉头。

    这该死的女人,脑子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居然敢当着他的面,这么不怕死的说出这么一句话来!

    胆子,也真是够肥了的!

    “既然你想睡,那你便睡就是,本尊在这里,看着!”

    “咳,咳,咳……”

    听了北冥的话,白云夕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给呛死。

    这尼玛,都什么跟什么玩意?

    “看着?你的意思是,你要在这里,看着本小姐,睡觉……?””不敢确信,白云夕瞪着眼睛看着北冥,再次确认的问道。

    只见,北冥点了点头,不否认。

    遽时。

    白云夕一双小手紧握成拳,樱桃小嘴裂开一笑,却是没有笑意。

    “有多远,请你滚多远!”

    说完,白云夕便是伸出了手,指着纸窗的位置,坚毅定然。

    看着白云夕动怒,突然间,北冥却是突然心情大好了起来。

    附身,趁着白云夕一瞬失神之际,一只大手快速的在白云夕的身上点动了几下,才抽回了手。

    缓缓将身子靠近床榻,保持与白云夕的距离更近了一步。

    最后,打横将白云夕抱起,搂进了自己的怀里,=。

    嘴角挂着魑魅好看的笑容,不清不淡,嘴唇动了动,说道,“丑女人,还是你安静下来的时候,比较美……!”

    美?

    白云夕嘴角抽搐,却是无法反驳。

    整个人被北冥点了血,动弹不得。

    就连想说话,都是动不了嘴,开不了口,全身麻痹,毫无知觉<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该死的北冥,怎么就突然趁她不备,偷袭点自己的穴道呢?

    他这是要干什么?抱着自己,是想去哪里?

    “丑女人,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说完,一个闪身,两人便是消失在了房间内。

    翌日。

    当白云夕再次睁开眼之际,四周的一切,都让她感觉陌生。

    包括空气,都是充盈着陌生的气息。

    一个激灵,从床榻上蹭了起来。

    看着四下无人偌大的宫殿,简单而不失华丽,华丽而不俗气,甚得她的心意。

    只是……

    这尼玛,这么多的大红色,是神马个意思?

    “北冥,北冥,你给本小姐出来!”

    想起昨晚被北冥掳走的情形,白云夕就恨得牙痒痒。

    原本在路上,自己本是用内力震开了穴道,可那该死的妖孽男人,竟然直接一掌毫不留情的把自己给劈昏了过去。

    不是说喜欢自己吗?不是还扬言要娶自己吗?

    怎么连怜香惜玉,都不懂?

    “姑娘,您醒了!”

    突然,宫殿的门被推了开。

    从门外走出了一个有些像婢女的女子,端着一盆洗脸水,走了进来!

    上前,白云夕猛的一把掐住了吧婢女的脖子,冷声问道,“说,北冥在哪?”

    被白云夕掐住脖子,那婢女亦是没有丝毫的恐慌之意,反而表现得很镇定平静,回答,“回姑娘的话,尊主在梨花园!”

    看着表现平淡的婢女,白云夕嘴角勾起了冷笑。

    这北冥,还真是养了一些不得了的人物啊!

    连一个婢女,被自己这般掐住脖子,都能如此的安然自若,当真是……

    冷哼了一声,白云夕放开了那婢女的脖子,愤然甩袖,跑出了宫殿。

    刚跑出宫殿,眼前的景象,便是将白云夕快速的脚步,给逼停了下来。

    忍不住心中感叹,这,到底是什么地方?

    这不过就是出了一个宫殿而已,怎么面前,就是一个花圃地呢?

    而且,她记得,现在是冬季没错吧?

    怎么会,这么多的花,开得如此之好?

    “姑娘……”

    突然,那刚刚还在宫殿里的婢女,不知何时走至到白云夕的身侧,唤了一声<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偏头看向那宫女,白云夕问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回姑娘,此处叫无忧谷,是尊上栖息的地方!”

    无忧谷?

    听着婢女的回答,白云夕甚是不满意。

    什么玩意无忧谷?这回答,还真是够敷衍的。

    “梨花园在哪?”

    随即,白云夕再次问道。

    婢女恭敬的站着,双手放于右侧的腰间,脸上更是没有神情的波动,回答道,“回姑娘,尊上吩咐,若是姑娘醒了,请先让奴婢替您更衣,然后再带您去找尊上……”

    妈蛋,还要更衣?

    这是为毛啊?

    好吧,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转身,白云夕自顾自径直走进了宫殿内,坐在了梳妆台前,等候着那不同凡响的婢女,伺候自己更衣。

    管它什么玩意衣服,白云夕再没心思去理会,只要穿着,不让她光着身子去找北冥,怎么着都成,不是吗?

    “姑娘,可否取下您的面具……”

    看着白云夕戴着的银质面具,婢女这是脸色有了变化,为难了起来。

    冷笑,从铜镜中看着身后的婢女,白云夕冷声道,“怎么?不取下面具,就没办法给本小姐梳洗更衣了?”

    “这……”

    闻言。

    婢女越加的为难了起来。

    她本就是奉尊主的命令,照顾这突然被尊主抱回的姑娘起居饮食,可这若是不取下银质面具,让她如何做?

    “不能做?哼……”白云夕冷哼了一声,单手放在梳妆台上,撑着脑袋。

    再次开口,说道,“既然做不了,那就带本小姐去找你们家尊主!”

    忽见。

    那婢女深呼出了一口气,也不回答,径直替白云夕梳起了乌黑顺发的发丝来。

    约莫一个时辰以后,白云夕由着那婢女引路,朝着所谓的梨花园而去……

    一路上的风景,让白云夕不得不惊叹。

    这北冥住的地方,还真是与众不同啊!

    就跟没有夏秋冬似的,天气温和,不冷也不热,恰到好处。

    这不就是所谓的,四季如春么?

    穿越到这凤鸣国这么久,她怎么就没听说过,有这么一个好地方?

    “这地方,怎么出去?”

    走着走着,白云夕突然停了下来<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看着那一片深蓝的薰衣草,问道走在前端的婢女。

    “回姑娘,这个,奴婢不知!”

    感觉到白云夕停下来的动作,那婢女亦是停了下来,恭敬回答。

    不知?

    即便是知道,若是没有北冥的命令,她也是不会告诉自己的吧?

    怎么突然就蠢到,问出这样的问题来了呢?

    “不说也罢!本小姐问你,这里,为什么四季如春?现在是冬季吧?怎么会有这么多开得如此茂盛的花?”

    白云夕不禁猜想,难道这就是书中所谓的桃花园仙境??

    闻言。

    那婢女随着白云夕的视线,也是看向了那一片深蓝如天际的薰衣草。

    若有所思间,神情柔和了下来,回答道,“回姑娘的话,奴婢不知!”

    不知?怎么问什么都是不知道?

    干脆,直接叫不知道或是一问三不知得了!

    白了那婢女一眼,白云夕银质面具下的神情,瞬间变幻。

    阴沉下了脸,不再去看那婢女,一个人,瞭望各式各样百花争艳开得茂盛的花,不好的心情仿佛,瞬间便被冲散了开,取而代之的,是另一种,好心情!

    “不过,奴婢听说,整个无忧谷花草树木,皆是尊上从小的时候开始,一株株栽种的!”

    “什么?北冥一株株栽种的?”

    白云夕不可置信的看了一眼那婢女,有些不敢相信,再次问道,“此话,当真?”

    只见,那婢女点了点头。

    白云夕瞬间便是确定了自己的疑惑。

    虽是心中仍然有着万千的疑惑未被解,可白云夕却是不愿再多问这婢女一句。

    若真是还问这婢女,她却总是回答三个‘不知道’这字,她还不如直接去问北冥得了。

    “好了,走吧!”

    原本以为,那所谓的梨花园,离这个宫殿肯定很远。

    可走下来,白云夕才知道。

    不过几十步的路程,便是到了所谓的梨花园。

    面前的景象,让白云夕,再次惊呆住了。

    一片梨花树犹如一个个下凡的仙女,矗立在哪,从她们的身上,无数的雪白如斯的花瓣片片飘落,景象美到极致<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梨花虽是冬季绽放,可面前的梨花树,却是让人感觉身处在一种意境之中。

    轻闭上眼,允吸着空气中的淡淡的梨花香,白云夕嘴角微微上扬。

    这样的生活,这样的日子,才是她白云夕,真正所追求的!

    无数次在梦境之中,都曾梦到过这样的景象。

    不知何时,那替白云夕带路的婢女已是退了下去。

    白茫茫一片的梨花树的飘香,沁人心脾。

    原本享受着一份清香的甘甜,突然间,紧闭上的眸子中,闪过一抹红色的身影……

    随即,白云夕瞬间便沉下来脸。

    “我说美男大哥,你能别这么煞风景的好吗?每一次出现都神出鬼没,迟早有天,我这个大活人,会被你活活给吓死!”

    说完,白云夕睁开了眼。

    看着面前一袭大红衣袍的北冥,没有好气。

    像是没有感觉到白云夕的怒气,北冥直接将她的情绪忽略,问道,“喜欢这里吗?”

    喜欢这里吗?

    这什么鬼问题?

    如此幽静的地方,美不胜收,四季如春,说不喜欢,那才是怪了呢!

    “喜欢又怎样?不喜欢又怎样?又不是自己的,再怎么喜欢,都无用!”

    看着白云夕一身浅淡的绿衣,北冥嘴角挂着笑容。

    知道她还在生自己昨晚的气,又说道,“只要你喜欢,我可以让它,变成是你的!”

    定然看着北冥,白云夕搞不懂,这北冥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深呼了一口气,白云夕压抑着自己心中的怒气。

    问道,“北冥,你到底掳我到这种地方来干什么?”

    干什么?

    其实,在北冥的心里,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就这么做了。

    原本这个地方,是属于他一个人的,却不知为何,昨晚竟是那么急切,想要带她来这里,让她看看这里的美好,感受这里的清香优雅,想要和这个,只是救过自己一命的丑女人,分享……

    “只要你答应,不嫁给那个叫池君御的男人,我现在,立刻就可以送你回去!”

    闻言。

    白云夕翻了翻白眼。

    她真的是不知道,这一刻,该用什么来形容自己的心情<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怎么就遇上了这么一个不讲道理的男人呢?

    “我跟你说过了,嫁给池君御,是当今皇上下的旨,若是我抗旨不遵,那是诛九族的大罪!我说你脑子能不能聪明一点?你知不知道,若是我不回去成婚,那将军府上上下下,一百多条人命,都是会遭殃的?”

    白云夕说着,语气中亦是带着些许的无奈。

    如果能解除这婚约,她早就解除了,还用得着这该死的男人来说吗?

    “北冥,我不想跟你废话了,快送我回去!”

    哪知,突然间,北冥便是沉下了脸。

    “你当真,这么想嫁他?”

    闻言。

    白云夕真的是想大叫。

    怎么她说的话,这该死的妖孽,就一句没听进去呢?

    怒气,在心中集结。

    终于白云夕是忍不住,发怒了。

    “北冥,你要我跟你说多少次,这成婚,不是我说了算的!你脑子有屎是不是?听不懂人话啊?你若不送我回去,我自己找回去的路!”

    说罢!

    白云夕愤然转身,便是离开去找回去的路了。

    身后,北冥沉着一张脸,黑如锅底。

    全身被嗜血的杀意说包裹住,一双凤眼,眯成了一条缝。

    忽然,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对着白云夕离开的地方,自言自语道,“哼,我倒想看看,没有本尊,你如何走得出这无忧谷!”

    看着不大的山谷,四周弥漫着花粉的芳香,沁人心脾。

    原本应该停下来享受,可白云夕,却是将整个无忧谷给跑了一个遍,始终也是没有找到一条出路来。

    “该死,这破地方,到底哪里有出口?”

    全身被怒气充斥,白云夕一脚踢开挡在自己面前的一块石头,脚尖,却是传来了疼痛。

    “妈蛋,疼死我了,fu.c.k……”

    抱着那疼痛的脚,白云夕在原地转圈打着转,面具下的脸,早已是苦不堪言。

    忽然,一阵芳香刺鼻浓烈。

    白云夕愣愣的站在原地,用鼻子嗅了嗅。

    不过顷刻的时间,头便开始昏沉了起来……

    单手撑着头,揉着太阳穴,摇了摇头,想要让自己清醒一些,却发现,越是摇头,人越昏沉。

    最后,终于坚持不住,昏倒在花圃之中……

    “尊主……”

    就在快全部失去意识之时,白云夕隐约的看到一个红色的身影,模糊不清<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此时,北冥依旧一身大红衣袍,袖手而立看着昏倒在花圃中的白云夕,脸上神情正色。

    良久,才对着身旁的婢女,吩咐道。

    “带她下去,关进后殿,没有本尊的命令,不准放她出来!”

    闻言。

    那婢女恭敬的点头,领命。

    “是,尊主!”

    言罢!

    缓缓蹲下了身子,将花圃中的白云夕抱了起来。

    白云夕的身子犹如一片羽毛一般,轻盈,甚至让那婢女,没有感觉到一点点的重力。

    忍不住心中在想,这姑娘,到底有多轻?

    竟是让自己,都这般轻而易举的给抱了起来!

    床榻上,白云夕缓缓睁开双眸,眨巴了几下,没有动作。

    她不知道,自己到底昏迷了多久。

    不过潜意识的感觉得到,应该不算久吧?

    离大婚还有五天的日子,若是她昏睡了五日,那岂不是……

    想着,白云夕忽的坐起了身,视线直接看向房间的正门处。

    张了张嘴,大喊了起来,“妈蛋,北冥,北冥,你给老子出来,快出来!”

    连喊了几声,却是没有任何的反应。

    白云夕怒急,翻身下床,光着脚便是跑到了门边,却发现,怎么使力,也拉不开这破门!

    该死,难不成,北冥准备监禁自己?

    他奶奶的,错过了大婚,整个将军府,都会遭殃的好不好!

    “北冥,北冥,你他妈的,给老子出来,你锁着本小姐算个什么意思?操蛋,我XXOO你大爷,特么的,我和谁结婚管你屁事啊?你他妈就是脑子有屎啊!卧槽!长得人模狗样的,你对一个戴着面具连真脸都不敢露给人看的女人逼婚算个什么意思?你他妈的,特么的是找不到女人要了吗?”

    白云夕大声的骂着,心中更是焦急。

    至少该来个人告诉她一下,她到底昏迷几天了啊!

    大声的骂了半天,也不见有人理睬,白云夕的心里,更是的怒不可揭了起了。

    转身,愤怒走向了窗户的位置,也是打不开。

    整个房间,就两个窗,一个门,怎么好像是被什么给锁死了似的?

    怎么也打不开……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