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邪王追妻,悍妃乖乖入瓮最新章节 > 邪王追妻,悍妃乖乖入瓮最新章节列表 > 87.【088】雾里看花:两个男人的争夺战:谁都别想和本尊抢女人

87.【088】雾里看花:两个男人的争夺战:谁都别想和本尊抢女人

作品:邪王追妻,悍妃乖乖入瓮 作者:南宫七爷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看着略有所思的池君御,褚烈问道

    闻言。

    池君御苦笑摇头<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准备吗?

    好像,他们真的,该准备准备了!

    “你下去安排吧!记住,一切,都按照正常的纳妃程序来办,说需要的,一样也不能少,宫里派来的人,也都放出来吧,让他们嘴巴严实点,好好布置大婚之事,若是有丝毫马虎……髹”

    忽然,池君御冷笑了起来。

    一双眼眸,闪过阴鹫狠毒。

    “杀……”

    “是,王爷!”

    领命,褚烈随即退了下去。

    一口喝掉酒壶里的酒,猛然一甩,丢了出去。

    白瓷酒壶落地的声音,在这沉寂的书房,显得特别的大声,亦是增添了些许阴森恐怖之意。

    起身走至书桌后,伸手触碰了一下架子上摆放着的动物的鼻子,只见,那隐藏起来的暗格,瞬间移了出来……

    拿出里面静静躺着的花,池君御脸上,有着莫名的悲凉。

    摊开一张画,上面赫然,画着的是白云夕脸上带着的面具,惟妙惟肖。

    在哪一张面具下,一双有神的眼睛格外醒目,像是被贴上的一般,与平日里的白云夕,没有任何差别。

    伸手抚摸着画中的那一双眼睛,从池君御的深邃不见底的黑眸中,看不出他心中此时所想。

    又是为什么?他会画这么一副画的?

    连他自己,都不知道!

    从那晚七巧节上见了她,便从此在自己的脑子深深刻下了这么一个人的身影,还有面容……

    即便这面容,隐藏在面具下。

    可那一双像是能看透世间万物的眼睛,却深深的刻进了池君御的心里……

    挥散不去!

    ——————————————————————————————————

    冬季的天,夜幕总是降临得很快。

    瑟瑟的冷风,在这样的夜里,显得特别的冷,让人一出门,便觉得全身被凉风侵入心骨,最后,甚至会被活活的,冻死!

    御王府内,一切如常,安静得出奇。

    可谁会知道,就是在暗处,隐藏着无数的暗卫,守护着整个王府呢?

    漆黑的天空,今夜奇迹般的,高挂了一轮不怎么亮的圆月,满天的星宿,像是在预示着,明天将会是一个好的天气。

    冷清的街道上,只有打更人的声音,警示着人们,注意盗贼。

    暗幕下,一个身影犹如一道闪电,快速的在屋顶上飞着,远远看去,像是一只飞着的鸟,那么模糊,不清……

    “怎么感觉,今天晚上特别的冷?”

    暗处,破风搓着手,问道一旁的冷月<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冷月依然面无表情,一双灵动的眼睛四处查看,只简单的回答。

    “恩,很冷!”

    “哎,这么冷的天,老大干嘛要加强守卫?这么多的暗卫守着,若是没出什么事,还真是对不起我们经住这冷风守了一夜的苦!”

    本来两班守卫轮流守的,今晚本该好好的躺在暖和的被窝里呼呼大睡一觉。

    可却没想到,傍晚的时候,褚烈便是突然出现,让她们今晚也守着。

    这,难不成,真的会出什么事?

    还是,有人,压刺杀主子?

    “恩!”

    冷月本就话不对,对于破风的抱怨,只用鼻音恩了一声,便不做其他任何的回答了。

    可就在两人一来二去的对话,一个影子,犹如幻影,从她们的头上闪过,让破风与冷月,丝毫都未察觉到!

    书房内。

    池君御依旧未入睡,一个人,喝着闷酒。

    可他却再也不敢像那一晚一般,喝太多,只是小酌,想要用这酒,来麻痹自己的神经,从而让自己,不去想那个不该想的人……

    “沙沙……”

    突然,门外传来沙沙作响的声音。

    池君御一瞬蹙眉,警觉的看着紧闭着的书房门,眼眸半敛,嘴角挂上冷笑。

    这么多的暗卫,居然都没发现有人潜入王府里?

    看来,他是该多给这些暗卫,一些锻炼了……

    “外面这么冷,既然来了,何不进来坐坐?”对着书房门的位置,池君御冷声的开口说着。

    “咯吱……”

    池君御的话音刚刚落下,那被紧关着的房门,便是被人从外面推了开。

    看着面前一身大红袍子的男人,绝美的脸上挂着浅淡的笑意,然而这笑意,却是让人感觉不到温暖,反而,看了心中生寒。

    有这等绝色容姿的男人,这天下,恐怕,只有一个。

    在心里,池君御已是确定了来人的身份。

    弑魔宫宫主————北冥!

    “原本本尊认为,这破王府,不会有人察觉到本尊的行迹,却没想到,御王爷功力竟是如此深,竟然察觉到了?”

    一步一步走近书房,北冥直视着书桌后的池君御,冷眼看着<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果然如丑女人所说,这御王爷的容姿与自己比起来,却是不及。

    可察觉,却也并不是那么大。

    “弑魔宫宫主,不知大驾我御王府,有何贵干?”

    定然看着北冥,池君御不动声色,依旧稳坐在书桌后的木椅上,手中提着白色的瓷器酒壶,问道。

    缓缓走了过去,北冥居高临下的看着坐在椅子上的池君御,嘴角上扬出一抹唯美的弧度,问道,“听闻御王爷要与将军府的白小姐五日后大婚,本尊自然是前来祝贺的!只不过……”

    挑眉,对上北冥冰冷的眼眸,池君御亦是丝毫不褪却。

    定然看着,问道,“没想到堂堂弑魔宫宫主,也对别人的私事这么感兴趣?既然是道贺,本王自然是欢迎的!只不过……”

    两个人,皆是用了一句‘只不过’收尾。

    都在猜测,对方哪‘只不过’后面,会是怎样的话呢?

    “道贺是自然,只不过,也得看你有没有哪个命,收下本尊的道贺!”

    说着,北冥伸手,朝着池君御便一击掌打了过去……

    见状,池君御一脚踢在了书桌上,整个人是向着左手,随着整个椅子,一起躲开了北冥的攻击。

    “道贺本王自然是欢迎,只不过,也得看来人的诚意!若是宫主没有诚意,那就……”

    遽时,池君御猛的双手一拍椅子的扶手,整个人飞了起来,“别想走出御王府!”

    说罢,对着袭来的北冥,迎了上去。

    王府内所有的暗卫,皆是听到了动静,所有人一轰而去,朝着池君御书房的位置,飞了去……

    退开身,笑看着坐回了木椅的池君御。

    北冥大红的身影后退着,像是没有脚一般,朝着书房的门,飞了出去……

    “王爷……”

    褚烈与众暗卫站在池君御的身后,看着院子里暴露在夜色下的北冥,所有人皆是一脸的杀意。

    “宫主还不没说,来我御王府究竟,是为了什么?要本王的命?”

    冷冷矗立在书房门外,此时池君御的手上,不知何时,竟多了一把折扇。

    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北冥看着如此多的暗卫同时出现,依旧面不改色,好似这突然出现的无数暗卫,对于他来说,根本无可畏惧,而这一切,也自当是在他的意料之中。

    “没想到,御王爷不过朝廷的一条狗,竟然是养了这么多见不得人的暗卫?恐怕……”

    北冥故意拖长了话,将后面的话没有说出来。

    闻言。

    池君御面色冷了下来<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弑魔宫的宫主。

    他不是没有听说过。

    此人杀人无数,视人命为蝼蚁,冷酷无情。

    只要是弑魔宫所接下的单子,那必须是重金才会出动。

    更别提是弑魔宫的宫主亲自出山,那想来,如果他此行真的是为了要自己的命,不知道,他的命,值多少的价码?

    “御王爷你的身份,并不是区区一个王爷,这么简单吧!”

    北冥调足了池君御的胃口,两人顷刻的冷眼对视,随即便又开了口。

    一个王爷,竟然能养这么的暗卫,他池君御,身份绝对不简单。

    冷哼了一声,池君御摇着手中的折扇,问道,“敢问弑魔宫宫主,本王的命,值多少价?”

    没有回答北冥的话,池君御直接问道。

    他知道,弑魔宫的规矩。

    便是从不会出卖自己的雇主的信息,哪怕是死,也会守口如瓶,绝不透露一丝一毫。

    多少价?

    闻言。

    北冥轻笑摇头,“王爷是不是太高看自己了?在本尊这里,你,并不值价,分文不取!”

    一席话,将池君御及他身边两侧的暗卫,彻底激怒。

    “狂妄之徒,敢诋毁我家主子,拿命来!”

    话音落下,最先动手的,是破风。

    看着她朝着北冥袭去,池君御眉头紧锁,当想阻止之时,已是来不及了!

    轻蔑看了一眼朝着自己袭来的破风,北冥深邃的眸子半眯,杀气从眼缝中透露而出,不躲不闪……

    就在破风刚离近北冥快一寸之时,遽然,北冥一个掌风打出,犹如闪电一般,让破风来不及躲闪,便是直接打在了破风的胸口,这个人飞了出去,落地之时,一口鲜血喷出。

    看着破风被轻而易举一掌便击开了,冷月一双眼眸中全是怒气,欲是出手,却被褚烈拦了下来。

    从刚刚池君御喊北冥一声宫主,他便是知晓了此人的身份。

    单凭他们几个暗卫,即便是一起上,可能,也赢不了……

    “本尊此次来,没想要谁的命,即便是你们见了本尊的真是面容,也可以看在她的颜面上,破个例,反正先例已开,本尊倒是不介意,为了她,再开一次!只是……”

    冷眼看了一眼远处地上的破风,北冥突然说道。

    停顿了半响,静看着池君御,突然又说道,“只要御王爷你,打消娶将军府大小姐白云夕,本尊,可以不血洗你御王府!”

    白云夕?

    瞬间<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所有人都是震惊了!

    更为震惊的人,却不是池君御,而是褚烈。

    今儿下午,白小姐便是来将军府提醒他,让他加派守卫。

    本以为,不过一句玩笑不可当真的话,却没想到,竟然真的是应了她的话。

    今儿晚,便真的有人袭击御王府。

    而这人,还不是一般的杀手。

    而是,弑魔宫的宫主————北冥!

    难道,这白小姐,为了不和自家主子成婚,高价聘请了弑魔宫宫主来刺杀主子?

    但这,好像又有些说不过去。

    毕竟,如果真的是她聘请的北冥,那又为什么,她会下午的时候,来王府提醒呢?

    “哼,宫主是不是管得太宽了一点?本王娶谁,与你何干?”

    池君御蹙眉,眸子半敛,看着北冥冷哼了一声。

    此刻在他的心里,有着不一样的情绪。

    纠结而又复杂!

    “当然与本尊有关,那个女人,本尊看上了,谁,都别想动!即便是当今皇帝,乃至天下任何人,都别想跟本尊抢女人!”

    北冥语气坚毅,从他的神情中,不难看出,他所说的话,绝对不是玩笑话!

    闻言。

    池君御的眉头蹙得更深!

    这白云夕,到底有何魅力?

    且不说之前的白彧戈,对她是深情入骨。

    因为他们从小一起长大,这也属正常。

    可这北冥,又是怎么一回事?

    白云夕银质面具下的那一张脸,他不是没有看到过。

    没有角色之姿,甚至脸上有着一块血红醒目,狰狞恐怖的疤痕,除了她有让人远看心魄走神的一具身材以外,再无优点可言。

    可为何,不仅仅是白彧戈与北冥这两个傲世天下的男人倾心于她,连自己,也是……

    思量半响,池君御才缓缓开口。

    “如果是为了白小姐,哼,想来宫主可是找错地方!”

    闻言。

    挑眉看着池君御,北冥有些不解他说出的话的意思。

    这天下人都知道,五日后,便是御王爷池君御与将军府白云夕白小姐的大婚,他难道会搞错了?

    可那将军府张灯结彩的,不应该啊<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看着不解的北冥,池君御冷笑,说道,“宫主大可去问问白小姐,这圣旨虽然是皇上下的,可却也并非本王和皇上的本意!这圣旨,可是白小姐自己去皇上哪求的!而且,还是拿不少的钱财,换来的……”

    什么?

    居然是那该死的丑女人自己求的?

    这不会是,什么地方搞错了吧?

    “你说,是她自己求的?”

    “宫主如若不信,大可去问白小姐便是!恕本王累了,褚烈,送客!”

    说完,池君御转过了身去。

    不知为何,看着北冥,池君御的心里,莫名的有着怒火。

    竟然是为了一个白云夕,就让堂堂弑魔宫的宫主,杀人不眨眼,也不轻易露面给任何人的北冥杀到了自己的府上。

    如此的事,他还真不知道,是该怒,还是该怒……

    “宫主,请吧!”

    听着池君御的命令,褚烈冷眼看着北冥,做了一个请字的手势。

    无视掉褚烈,北冥依旧盯着转身背向着自己的池君御。

    突然间,像是对什么释怀了似的,嘴角上扬起一抹好看的浅笑,说道,“既然是她自己求的,那必定,是有她自己的思量。不过,她心中所想,本尊是管不着,但你,还是不能娶她!”

    闻言。

    愤然转身看着北冥,池君御一张脸全是怒气,黑沉得像锅底。

    对于池君御的怒气,北冥丝毫没有被吓到,反而笑看着池君御,很轻松,很自然。

    一点怯弱的意思,都没有!

    “听说御王爷也是不喜欢她,何不,成人之美,退了这门亲事?也好让本尊高高兴兴娶了她不是?”

    听着北冥的话,池君御一张脸,全黑沉了下来。

    站于他身边的一众暗卫,皆是感觉到了他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杀意。

    看来,这一次,是彻底激怒他们家主子了……

    挑眉,北冥再次问道,“御王爷,你觉得,如何?”

    话音刚刚落下,突然间,却看到,池君御措不及防,向着自己袭来……

    闪身对开池君御的攻击,从北冥的身上,亦是散发出了嗜血的杀意。

    两人久久对持,数招下来,皆是没有分出个上下,两人的武功,势均力敌……

    看上去,倒是北冥,要高一层!

    遽然,池君御突然换了武功脉路,招招攻向北冥,都是致命……

    见状,北冥一瞬蹙紧了眉头<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灵巧的躲开池君御的攻击,却还是没能完全躲开,在池君御连续的数十招攻势之下,硬生生吃了池君御一掌!

    北冥愤怒不已,趁着池君御得意顷刻的一瞬,反手一掌,也重重的击在了池君御的胸前……

    两人同时捂住胸口退后,让人看不清的交战,这才停了下来。

    身后的走廊上,暗卫见状便是要出手,却见池君御伸出了手,示意他们不要轻举妄动!

    忽的,北冥冷笑勾唇,说道,“没想到,你居然是,幽冥殿的人?”

    幽冥殿,江湖四大邪派之一。

    与弑魔宫的名声并不相上下,只是幽冥殿的人做事,向来谨慎,从不轻易落下任何让人察觉到它存在的线索。

    而且,听闻幽冥殿的主人,被天下人称之为‘邪王’。

    只因为他,为人邪派,专做一些邪派之人从不敢接手的,故而,才会得了这么一个‘邪王’的名号。

    其实,天下人,又有几个人,知道这幽冥殿主人,‘邪王’的真正身份?

    被北冥察觉到自己的身份,池君御杀意更是浓烈。

    原本在这之前,他的身份,都是极其保密的。

    最多也就身边的亲信暗卫知晓,为了掩饰这个身份,他连武功脉路,都封存了。

    却没想到,今天对上北冥,不得已,使出了全力……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这好像,与你弑魔宫宫主,并没有多大的关系!”

    弑魔宫与幽冥殿的势力有多大,无需解说,直接随便在大街上拉一个人问问,哪怕不是江湖中之人,只是一个普通的凤鸣国百姓,恐怕,也是知晓一些事的。

    毕竟,他们的名头太大。

    但其实,很少有人知道。

    弑魔宫与幽冥殿,其实是水火不容。

    “正好,本尊好久没真正和人打过一场,难道能知晓你是幽冥殿主人这事,不如,陪本尊来比试一场?”

    这时,北冥突然开口说道。

    冷眼瞥了北冥一眼,池君御袖手而立,看着北冥。

    “本王并没有那个兴趣,想比试,宫主还是找别人吧!本王,没时间陪你耗!”

    “怎么?堂堂幽冥殿的主人,竟然是怕了?”

    听了池君御的话,北冥挑衅的语气,让池君御紧皱着眉头。

    冷哼了以上,对于北冥的挑衅,北冥好似完全不介意,脸上的笑意更浓<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哼,本王怕?这辈子,本王还真就什么都没怕过!你认为,就算本王答应与你比试一场,你我不相上下的功力,你有有多少赢的胜算?”

    赢的胜算?

    北冥还真的没有,想过。

    即便是不赢,可北冥心里,却还是想要与池君御对上一场。

    这么多年来,能在自己手上过足十招的人,还没有出现……

    “一人一半,公平!”

    北冥说着,大乐文手甩了甩,再次开口,说道,“更何况,输赢之事,不是得比了之后,才知道吗?不如,我们的比试,便拿丑女人来做筹码,如何?谁赢,谁才能娶她!”

    谁赢,谁才能娶?

    忽然,池君御冷笑。

    北冥的话,池君御明显是知道其中的意思。

    若是谁输了,便再没有命能娶她白云夕,必死无疑……

    “本王没空陪你闹腾,若你喜欢她,你便拿去,本王,并不稀罕!只不过,前提是……”

    前提?

    什么玩意?

    北冥有些搞不懂。

    遽时,池君御冷笑,摇晃起了手中的折扇,站直了身,开口说道,“前提是,你能赢得了她白云夕的心,让她心甘情愿,跟随你……”

    额……

    一瞬。

    北冥被池君御的话,给哽住了。

    好像那该死的丑女人,对自己,真的是,没什么这方面的心思。

    突然,心中莫名的占有欲,席卷着北冥。

    但这种战占有,却是想要,那个自己心中所想的女人,心甘情愿……

    “好!不如,本尊就和你赌上一把御王爷,你敢赌吗?”

    池君御冷漠看着北冥,回答,“有何不敢?”

    “爽快,本尊就喜欢这么直接的人!”北冥毫不吝啬的夸奖了一句池君御,紧接着,又开口。

    说道,“距离你们的大婚还有五天的时间,若是本尊能在这五日之内,让她白云夕喜欢上本尊,你们便解除婚约,如何?”

    喜欢上,北冥?

    这,好像是有些不可能。

    解除婚约?

    但是看白云夕在这之前的各种表现,池君御突然不敢肯定了。

    他一直都知道,当初白云夕求这么一道圣旨,不过是为了捉弄他让他在天下人面前丢尽颜面,其实在她的内心深处,却是时刻都想要解除婚约<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对于他,更是谈不上喜欢。

    深呼出一口气,池君御突然自嘲一笑,回道,“好,五日便五日,只要你能做得到!”

    北冥没有想到,池君御竟然会如此爽快的答应,嘴角勾起了笑容。

    可突然,好似又想起了什么来。

    一步一步缓缓朝着池君御走了过去,站在池君御身后的暗卫,皆是开始谨慎了起来。

    好似那模样,只要北冥敢上前动自家的主子一下,便直接飞扑过去,即便是死,也要护自家主子周全……

    只见,池君御轻摇了摇头。

    像是在自我感叹或是什么,又像是在提醒身后的暗卫,依旧不要轻举妄动。

    看着池君御的小动作,身后的暗卫,瞬间松懈了神经,舒缓了下来。

    “但是,御王爷,若是这五日之内,本尊并未让她松得口,说出想要嫁给本尊的话来。这赌注,就算是本尊输了!但,如若真是如此,即使你跟她拜了堂成了亲,只要她心中并没有你,你也不得,动她!否则,本尊便会把你真实的身份,公告天下……”

    一连串的话,北冥说得特别的小声。

    原本好听细腻的声音,更是柔和,让人忍不住心中感觉到美好。

    袖袍下的双手,紧握成拳。

    池君御定然看着北冥,怒气攻上心头,却是不能发作。

    为何,北冥便是能确定,她的心中,就没有他这个未婚夫?

    “五日期限,御王爷,请静待本尊的好消息!”

    说完,北冥一个转身,纵身一跃,便消失在了御王府的夜幕下……

    “王爷……”

    见北冥离开,褚烈才遣散了暗卫,走至池君御的身边,低声唤了一声。

    “去查白云夕与北冥,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还有,最近五日,派人密切注意白云夕的动向,若有什么异样,随时向本王汇报!”

    看着北冥消失的地方,池君御微微上敛蹙眉。

    自己手上有白云夕的各种资料,都从未看到过她和谁,或是说,和什么人交集比较轻……

    “是,王爷!”褚烈恭敬的回答,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最后终于忍不住,问道,“王爷,为何不趁今儿晚,将弑魔宫的宫主杀了,好将他名下的弑魔宫,收为己用?”

    轻蔑侧头看了褚烈一眼,池君御突然喉咙处一股浓烈的血腥味涌出,嘴角泛出了血丝……

    想杀弑魔宫宫主北冥?

    这谈何容易?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