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邪王追妻,悍妃乖乖入瓮最新章节 > 邪王追妻,悍妃乖乖入瓮最新章节列表 > 86.【086】雾里看花:被北冥求婚,他说:我娶你,你嫁我……

86.【086】雾里看花:被北冥求婚,他说:我娶你,你嫁我……

作品:邪王追妻,悍妃乖乖入瓮 作者:南宫七爷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从北冥白皙如葱白的手指指缝见,耀眼的鲜血,也是顺着茶水,容入一体,一滴一滴,滴落……

    看着突然动怒的北冥,白云夕一头雾水蠹。

    难不成,自己的话,真的惹怒了这妖孽?

    “咳,咳,咳,那个,我,我说着玩的,你别动怒,就当一个屁,别往鼻子里闻啊……”

    慌忙,白云夕便是笑着掐媚解释了起来。

    虽是嘴上在解释,可心里,白云夕却是恨不得,直接将面前这妖孽,直接给掐死。

    妈蛋,现在是在她的地盘上好么,这妖孽,难不成,还真要杀了自己不成?

    虽然自己武功不弱,可若是对上北冥,白云夕心口跟明镜似的,她知道的,自己绝对,会被这妖孽,分分钟给秒杀了。

    而且,还会死得很惨……

    “你当真,要和那什么御王爷,成亲?髹”

    突然,北冥半眯着眼,看着白云夕,问道!

    闻言。

    白云夕吞了吞口水。

    这妖孽,怎么一直问,她跟池君御成亲的事?

    这好像,是自己的事吧!

    跟他,有半毛钱关系吗?

    不知怎么回答,白云夕点了点头,说道,“对啊,这是皇上下的旨,若是不遵,那就是抗旨诛九族的大罪,我能怎么着?”

    忽然,北冥收敛起了杀气。

    嘴角挂起一抹好看的笑意,定眼看着白云夕,说道,“既然你不愿,不如,我娶你,如何?”

    “咳,咳,咳……”

    刚刚喝进嘴的一口茶,被白云夕一口给喷了出来。

    被茶水呛住,白云夕连连咳了好几声。

    不可思议的看着北冥,身子往后移了移,脸上带着异样无法言语的神情,问道,“你,刚刚,说什么?”

    北冥笑意不减,反倒是被白云夕这突然呛住的滑稽动作,给逗笑了。

    “我娶你,你嫁我!”

    简单的六个字,北冥说得很坦然,像是这说出的话,是很正常的一样。

    放下茶杯,白云夕扣了扣自己的后脑勺,再掏了掏耳朵。

    好像,自己没有听错吧?

    这妖孽,居然要自己嫁给他?是哪根神经搭错了不成?

    深吐出一口气,白云夕正色的说道,“那个,美男大哥,这玩笑不好笑<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如果你来将军府,就是为了跟我开这么一个玩笑,那我只能说,你还真是够闲的,而且,是闲得蛋疼!”

    蛋疼?

    是个什么意思?

    显然,北冥是不懂的。

    这该死的女人,居然觉得自己是在跟她开玩笑?

    话说,自己说话之时,明明那么认真,有像是在开玩笑的表情吗?好像,没有吧?

    “你觉得,本尊有那个闲心与你开玩笑吗?”

    瞬间。

    北冥沉下了脸,绝美的脸上,看不出喜怒,只有正色。

    闻言。

    白云夕更是被吓住了。

    自己,真有那么大的魅力吗?连弑魔宫的宫主,天下可算是第一美男的男人,居然对自己求婚了?怎么感觉,像是做梦一场呢?

    再说了,自己有对他露过真脸吗?

    好像,也是没有的吧!

    “那个,美男大哥,你应该也听说过我的传言的吧?”说着,白云夕有些尴尬的看着北冥,继续说道,“天下人都知道,我白云夕这银质的面具下,是一张丑陋不堪的脸,你这么美的男人,娶我,好像不合适吧?”

    说话的同时,白云夕还伸手敲了敲自己脸上银质的面具,叮咚作响。

    忽然,北冥冷笑。

    说道,“有何不合适?本尊想娶什么人,谁敢说半个不字?”

    好吧,这狂妄的口气,彻底让白云夕无语了。

    唯一能确定的,便是,这妖孽男人,脑子真的是抽了,而且抽得很厉害。

    “得,我相信你了!”再次倒了一杯水,喝下,白云夕问道,“可我不明白,你干嘛为什么要娶我?这天底下,那么多适合你这美貌容颜的女子,怎么偏偏,就是我呢?”

    “就因为,我救过你?”

    闻言。

    北冥的嘴角勾起冷笑,回道,“当然不是!因为,你很合我的胃口,所以,非你不可!”

    合胃口?

    拜托,她又不是吃的,什么叫合胃口?

    合胃口,就非自己不可了?

    这都是什么鬼逻辑?

    随即,白云夕咧唇一笑,说道,“可我不能嫁给你,因为我有婚约了,五天之后就是大婚,这可是皇上下的圣旨,我不能违抗的<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这个好办!大不了,我再为你去刺杀一次皇帝,只要他死了,这圣旨,不就不作数了吗?”

    北冥的话,差点没让白云夕被自己的口水给呛死。

    什么叫为了她去刺杀皇帝?

    而且,还是又……

    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白云夕突然凌厉盯着北冥,问道,“上一次,我救你,是不是,就是因为你去宫里刺杀皇上,才中了那下三滥的药?”

    挑眉,北冥没有回答。

    这显然,是在说,没错,就是他一般。

    “我说美男大哥,你脑抽吧?皇上你也敢刺杀,不怕死啊!”

    难怪,上一次听凤倾舞说,有人进宫刺杀皇帝凤倾歌,她就在想,谁这么大胆子,宫里守卫那么深严,居然敢不要命的去刺杀。

    也是,听凤倾舞说,那追出去的侍卫,是没一个活着回来了的。

    这世上,估计也就他北冥,有这个能耐,杀了那么多的侍卫,自己还毫发无损。

    可侍卫,好像不会下那么烂的迷/.药吧?

    闻言。

    北冥脸又是沉了下来。

    本是接的一单任务,对方下了重金,他才接手的。

    可没想到,中途,竟然是被自己的属下给出卖了,中了那该死之人的下三滥的迷/.药,也因此,才被白云夕无意之中,所救。

    “你到底,嫁是不嫁?”

    突然,北冥像是失去了耐心,再次问道白云夕。

    深吐出一口气,白云夕叹了一口气,说道,“美男大哥,我都跟你说得很清楚了,这婚约,是皇上定下的。我若不遵旨,这将军府上下,可都是要遭殃的!”

    “那你是希望,我去杀了狗皇帝?”

    说着,北冥嘴角勾起了冷笑。

    白云夕翻了翻白眼,不知道该怎么给这个妖孽解释了。

    “我说美男大哥,你有点常识好不好?就算你去杀了皇帝,那也没用啊!还有下一任皇帝继位呢,如今这皇帝就成了先皇,先皇的旨意,就是下一任皇帝,都无法推翻的好不好?你动动脑子,成不成?”

    越说,白云夕越是显得不耐烦了。

    本就很烦躁的,现在,弄得自己更是烦躁了起来。

    “那你是,喜欢那个叫池君御的了?所以,才想嫁给他?”

    像是咬定了白云夕不愿意放,北冥继而又是无根据的问道。

    闻言<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白云夕一瞬心跳加速,面具下的脸,也是有着微弱的变化。

    “谁说我喜欢那个男人了?鬼……鬼才喜欢他呢”一口的否决,让北冥瞬间明白了,白云夕心里,分明是对这个叫池君御的男人,动了心思。

    这个叫池君御的,看来他是得去会会了……

    居然抢他北冥看上的女人,当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冷笑,冷眼看着白云夕,北冥再次问道,“难道,那个叫池君御的,比本尊,长得,还好看?”

    听了北冥的话,白云夕想都没想,直接摇头。

    这世上,还能有比北冥长得好看的人存在吗?恐怕,是没有的吧?

    这该死的妖孽男,比自己的真容都要好看,这一比较下,还真是有一种人气人气死人的节奏。

    就他,若是放在大街上,就那么微微勾一下唇角,估计就得让满大街的女人,不管男女老少,全都得昏死过去不可。

    “你好看,我敢保证,这世上,绝对没有比你更好看的人了,所以,你还是找一个能和你至少般配一点的女人吧!就我这丑样,真的,不适合你!”

    既然那个叫池君御的男人,没自己好看。

    可为什么,这丑女人,就是不愿意嫁给自己呢?

    “适不适合,是由我说了算!”

    霸道的话音,让白云夕再次无语。

    要怎么说,这妖孽,才会放过自己呢?

    “你信不信,你若再说不嫁我,本尊,立马杀了你?”

    突然,从北冥的眼眸中,闪过一丝阴鹫。

    全身浓烈的杀气,毫不掩饰毕露而出,仿佛下一秒,便是真的会要了白云夕的命,一身的戾气,在整个房间内,散开……

    冷眼看着北冥,白云夕亦是冷笑了起来。

    动了动朱唇,冷声说道,“就算你杀了我,这事,也改变不了!”

    白云夕话音刚刚落下,突然,便是感觉到一阵风朝着自己袭来,随即,便是感觉到,颈脖处,被北冥狠狠的掐住……

    “哼,你当真以为,你救了本尊,本尊就不会忍心杀你?”

    喉咙处,白云夕越是感觉到,呼吸困难了起来。

    一双美眸一眨不眨盯着面前的北冥,眼眸中没有任何的害怕与怯弱之意。

    “要杀就快点,给本小姐来个痛快点的。”

    白云夕冷声说着自己心中的话,如若这妖孽真对自己下了杀心,她绝对是躲不过的。

    干脆,不做任何挣扎,就这样,由他给自己一个痛快得了<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反正,她也是在赌,北冥到底,会不会动手……

    “哼,好骨气!倒是本尊没看错人,既然你想死,本尊就成全你……”

    闻言。

    一瞬。

    白云夕闭上了双眼,就等着,下一秒自己脖子被这该死的妖孽,‘咔嚓’一下断裂的声音。

    可闭眼半响,却也没见北冥有所动作。

    缓缓睁开一只眼,偷偷查看,却看到一张在自己眼眸中慢慢放大的绝美轮廓……

    霎时,将双眼睁开,慌忙想要躲开,却发现,不知什么时候,自己竟然是被这该死的妖孽男人,给点穴了,不能动弹……

    “你,你,你要干什么?”

    幸好,虽是被北冥点了穴,却还是能说话。

    眼睛也能眨,就是身子,不能动弹。

    闻言。

    北冥脸上挂着浅笑,慢慢俯身而下,说道,“干什么?自然是,做该做的事。”

    下一秒,白云夕欲是想再说些什么,可就在嘴刚刚微张开,却见北冥再次伸手,在她的身上点了一下,这一次,点了她全身的穴道,眼睛不能再眨,也不能说话了……

    眼看着,那一张绝美的脸在自己眼里放大,白云夕却是无可奈何。

    直到,一张温润的唇,贴在了自己的唇上,大舌轻松探入自己的嘴里……

    感受着白云夕嘴里的甘甜,让北冥有些欲罢不能,不想离开。

    直至,允吸到足够的香甜,才抽身离开。

    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的唇,北冥的脸上,挂着满意的笑容,“恩,不错!这味道,我喜欢!”

    喜欢你妈个大头鬼啊,卧槽!

    白云夕在心里,一声又一声的骂着北冥,一双眸子,全是怒气。

    这该死的男人,就这么占自己的便宜,还占得这么轻松,心里真的很不甘心。

    如果可以,她恨不得,直接将这男人,撕成碎片,丢海里喂鱼去!

    “既然你不愿意嫁,本尊倒是可以,去会一会,你那个未来的夫君!”说着,北冥走回了白云夕对面的位置,坐了回去。

    一瞬,脸上挂起了冷笑,说道,“杀了他,你们的婚约,便可以直接作废,你觉得,如何?”

    杀池君御?

    突然间,白云夕心里有些慌了。

    身子突然运功,想要冲破被点住的穴道。

    可即便是她再怎么运功,这该死的穴道,就是解不开啊<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看出了白云夕运功想要解开穴道,北冥一下敛下了眸子,手中捡起桌上被自己捏碎的茶杯的随便,随指一弹,解除了白云夕身上的穴道。

    “妈蛋,北冥,你脑子有屎啊?居然敢占本小姐便宜!这特么日狗了,本小姐跟你拼了!”

    说着,白云夕朝着北冥,便是袭击了过去。

    谁知,她刚刚下手,便被北冥轻松的躲了开。

    这该死的女人,怎么就这么不顾及自己小姐的形象?

    句句话都爆粗口,还这么泼辣。

    “你觉得,你能赢得过我吗?”

    冷声说着,北冥亦是没有忘记,要躲闪开白云夕的攻击。

    “赢不过本小姐今天也要教训教训你,该死,你怎么能亲我?你怎么能……”

    明明心中气的,并不是被北冥吻了,可嘴上,白云夕却是就这么说出来。

    她原本可以,完完全全当,自己被一只狗给亲了,可听北冥说要杀了池君御,白云夕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就是有些慌了,好似真的怕,北冥会对池君御做什么似的,说话的同时,招招狠毒。

    遽时,北冥突然还了手,一把钳制住白云夕的双手,将她拉进了自己的怀里,让其不得动弹。

    “白云夕,本尊看上你,是你的幸运,你别不识好歹,乖乖在家等着,静待本尊的消息,知道吗、?”

    说完,松开白云夕。

    北冥一个闪身,大红的身影,便是消失在了白云夕的房间内。

    “fu.c.k,该死!”

    暗骂了一句,遽然坐了下来。

    她到底,要不要相信,北冥的话?

    为了她这么一个女人,还是在天底下人口中丑陋无比的女人,他北冥,不会真的去杀池君御吧?

    应该,不会吧?

    心里,白云夕安慰着自己。

    可下一秒,却是稳不住,站起了身来,打开房门,跑了出去……

    御王府大门前。

    “白小姐,请回吧!王爷,真的不想见您!”

    白云夕一脸的怒气,看着面前挡住自己的褚烈,又是焦急,又是怒。

    这该死的池君御,是不是脑子也抽了?居然不见她?

    可不见到他,自己又该怎么给他说,让他小心一点呢?

    一门脑子热,居然就跑到这个地方来了。

    “好,不见就不见<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该死的池君御,你就干脆直接被人给杀死得了,省得让本小姐为你担忧!靠……”

    愤怒转身,白云夕满脸的怒气,就在刚走出两步,突然又转回了身去。

    看着褚烈,终于开口说道,“褚烈,最近加强王府的守卫,不然,你家主子,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说完,白云夕转身,不再做任何的停留,便是离开。

    闻言。

    褚烈皱紧了眉头。

    这白小姐,说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难不成,她知道,在这之前,自家主子被人刺杀的事?

    可这事,分明除了他与王爷之外,没有人知道的啊!

    还是说,那刺杀王爷的人,会再次到王府里来刺杀……?

    御王府,书房。

    “她,走了?”

    。

    玉案前,池君御呆滞的坐在木椅上,手中提着一壶酒,喝着,问道进来的褚烈。

    “是!”

    “下去吧!”

    听着池君御的命令,褚烈却是没有动,定然站着,看着池君御,欲言又止……

    也不知道自家主子到底是怎么了,从剿匪回来,便是一直躲着白小姐,整日花天酒地留恋风尘之所不说,对白小姐的态度,也是大大的转变。

    以前为了更多的接近白小姐,没少花心思。

    可如今,却是直接违背了皇上的旨意,刻意躲了起来……

    整日,也是以酒代食。

    “想说什么就说,不说就给本王滚出去!”

    瞟了一眼欲言又止的褚烈,池君御直接怒吼道。

    深深叹了一口气,褚烈终于是开了口,“王爷,白小姐提醒,说,让属下最近加强府里的守卫,是不是……”

    加强府里的守卫?

    这白云夕,到底想做什么?

    “照着她说的话做,下去吧!”

    虽然不明白白云夕说这话的意思,可潜意识里,池君御却是相信着白云夕的,不知道为什么,反正,就是相信。

    不想见她,是因为,他发现,自己,对棋子,动了心……

    “王爷,五日后就是您与白小姐的大婚,府里,是不是也该准备准备了?”

    看着略有所思的池君御,褚烈问道。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