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邪王追妻,悍妃乖乖入瓮最新章节 > 邪王追妻,悍妃乖乖入瓮最新章节列表 > 84.【084】雾里看花:御王爷,说话积点德,否则生孩子没屁眼……

84.【084】雾里看花:御王爷,说话积点德,否则生孩子没屁眼……

作品:邪王追妻,悍妃乖乖入瓮 作者:南宫七爷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得,得,得,别解释,等回去我再收拾你!”

    远远跟着?这个解释,还真是够牵强的。

    这叫莲香的丫鬟,真的以为,他们会信吗蠹?

    “小姐……奴婢,奴婢错了……”莲香一脸的委屈,憋着嘴诚恳的认错,这一次,看来她是真的惹火自己家小姐了!

    从白云夕的一双深邃黑眸中,就能感受得到不一样的眸光,那是一种严厉。

    定眼看着白云夕,池君御嘴角微微上扬,却看不到他脸上的喜色,仿佛是一个看戏的看客,对这一处上演的戏,没有多大的喜欢,却也并不讨厌。

    原本想要从白云夕的言语表情中看出什么来,却让他失望了。

    然而他,什么也没看到。

    感觉到池君御炙热的视线,白云夕转身看了回去,挑眉,问道,“御王爷,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髹”

    耸肩,池君御浅笑,“没什么,只是觉得,你这张脸,比你戴那个银质面具要好看!虽说是人皮面具……”

    闻言。

    白云夕一瞬沉下了脸。

    这该死的池君御,存心找茬是吧?

    什么叫这张脸比戴银质面具好看?

    她戴不戴面具,长什么样,跟他有半毛钱关系吗?

    谁稀罕他喜欢了?

    “御王爷,说话积点德,否则以后,生孩子,没……屁……眼……<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说完。

    白云夕转身,凌厉的看着躺在地上的冯豹。

    冷笑,缓缓蹲下身,“我说,大当家的,你就这么想死吗?不是为了你的胖妞妹妹,什么都愿意做吗?什么都愿意干吗?为了她不被镇里的人欺负,甚至不惜上山当了土匪,你若真死了,你信不信,本小姐把她,也给杀了?”

    白云夕找人查过,这个叫冯豹的男人。

    本来是一个孝子,父母死后,便对自己唯一的妹妹冯小花甚是疼爱。

    可碍于冯小花体积太胖,经常会被镇里的人欺负,为此,他没少跟镇里的人打架。

    原就是一个卖肉的,靠这个为生,因为和镇里人打架的事,便没再有什么人光顾他的肉摊子,生意一蹶不振。

    一天不如一天,最后,连养活自个妹妹冯小花与自己,都成了困难。

    无奈之下,才收拾了包袱,准备离开。

    看却在离开镇子的时候,在这豹子山,遇到了土匪,被劫持。

    至于为什么会当上这个大当家的,白云夕想,大概是因为他有一身的蛮力,才赢得这个大当家来当的吧?

    “你,别动小花,要杀要剐,我冯豹绝不吭一声,只是,你们不能动小花,这一切,跟她都没关系!”

    一听白云夕的话,冯豹急了。

    想要蹭起身来,却是被白云夕一脚踩了下去。

    忽然,白云夕咧了咧唇,笑道,“不动她也可以,只要你答应本小姐一件事,本小姐可以保你这豹子山上百号人的生死,如何?”

    闻言。

    冯豹惊呆的看着白云夕,不可置信。

    她可以保住他们上百号人吗?这,不会是骗他的吧?

    毕竟,他们是朝廷派来的人啊,会违背圣旨,放了他吗?

    “你说的,是……”

    冯豹刚刚想要说些什么,却见白云夕伸出了手,用一根食指放在了嘴上,笑意更浓。

    “嘘……”

    原本白云夕说话的声音就很小,只得她与冯豹,还有站在一旁的莲香能听得见。

    即便是远处的池君御能看见她嘴唇蠕动,知道她在说话,但却是听不清楚,她在说什么,想靠近,却又是不想靠近,对于白云夕的身份,他总感觉,不是光一个大将军女儿,一个小姐,那么简单!

    不然如此,一个贴身丫鬟,又怎么会又如此高强的武功?

    俯身而下,白云夕依旧浅笑,“记住,待会不管我们说什么,或是对你们做什么,你都要像刚刚表现出来的态度一样表现,本小姐才能救得了你们,明白吗?”

    冯豹心中欣喜,但却也是疑惑<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这白小姐,救他们,到底是为了什么?

    “敢问,白小姐救我们的目的,是什么?”

    放开了胆子,冯豹终于是问道。

    只见,白云夕站直了身,余光瞟了一眼身后远处的池君御,说道,“目的?只希望你们,能为本小姐所用!”

    为她所用?这是什么意思?

    冯豹有些不懂!

    虽然自己能当上这个豹子山山寨的大当家,那凭借的,只是身上的蛮力。

    小的时候并没读多少的书,所以,便是更不明白,白云夕的意思!

    看出冯豹眼眸中闪过的疑惑,白云夕没好气的撇了他一眼,不再做任何理会,转身。

    “御王爷,这些土匪,你想怎么处置?”

    池君御在猜测,白云夕刚刚,到底与冯豹说了些什么。

    可猜想了半天,也没猜出个什么所以然来。

    耸肩故做轻松,池君御浅抿着唇,“想怎么处置,看白小姐你高兴!”

    白云夕心底冷笑,她要的,就是池君御这一句话!

    转眼看了看四周倒下成一片的土匪,白云夕略有所思的考虑着,最后,铸锭!

    “看他们也倒得差不多了,不如,一把火,都烧了吧!”

    白云夕说得轻松,仿佛这躺在地上的上百号人,都不是人,而是蚂蚁或是其他低廉的动物!

    一把火,烧了?

    “好啊,白小姐高兴就好,既然是白小姐出的主意,那就由白小姐你自己亲自来吧!本王就不帮忙了,先下去,等你!”池君御说完,便转身欲准备离开,突然好想又想起了什么,对着一旁的褚烈说道,“褚烈,去帮帮白小姐!”

    “是,王爷!”

    这池君御,倒也是对她,还真是不放心!

    明面上说是让褚烈帮忙,可实际,却是让他看着自己!

    冯豹早被白云夕的话吓破了胆子,就算知道白云夕是演的,可心里,却是对她,也不信任啊!

    一把火烧了山寨,他们还能活着吗?

    “有种冲老子来,死老子不怕,可别动老子手下的兄弟!”

    冯豹激动的蹭起了半个身子,却是没力气站得起来。

    冷眼看着冯豹,白云夕心里却是有着别样的想法<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虽说那从系是自己研制的迷/.药/,可那迷/.药/的威力有多大,她还是清楚的!

    这冯豹,看来还是有两把刷子,这整个山寨喝了那酒的土匪都倒下不省人事了,他居然还能保持意识清醒,还能动得了?

    看来,这冯豹,说不定收了之后,以后对她还是能有些用处的。

    “褚护卫,能麻烦你把这所有的酒,都倒在木质东西上吗?”

    忽然,白云夕对着褚烈吩咐道。

    显然,褚烈是不明白白云夕这么做的意思,但却还是照着做了!

    “小姐,您让褚护卫把这些酒倒了干啥?怪可惜的!”莲香看着也是不解,上前便问道。

    轻蔑瞟了莲香一眼,白云夕甚是不高兴,“可惜,可惜你个大头鬼!要真觉得可惜,那你去喝点去?”

    “奴婢才不喝呢,要喝,也让褚护卫喝啊,这么好的酒……”

    兴许对于莲香来说,这不过无意的一句话,可在褚烈听来,却是差点没气个半死。

    这莲香丫头,到底是装傻还是真傻?这酒里,明显就有迷/.药、好吧!居然还说让他喝?

    这喝下去,那还得了?

    那估计,不过一会的时辰,他铁定倒地。

    说不定,还会被这白小姐,一块给丢这山寨里给烧了呢。

    白云夕一副恨铁不成钢的眼神看着莲香,怒瞪了一眼,伸手一个手指头戳在莲香的额头上,“你这丫头啊,什么时候脑子能开点窍?站一边去,别挡着本小姐,碍事!”

    趁着褚烈在撒酒的空档,白云夕俯身而下,低声在冯豹耳边说道,“你们死不了,怕个什么劲?”

    “只要听本小姐安排,亏不了你!老实躺着!”

    豹子山上,漆黑的夜幕下,熊熊的大火燃烧至天际,仿佛是要将整座豹子山都要燃烧殆尽,熊熊大火蔓延,藏匿在豹子山上的山寨,被大火吞噬,淹没在火焰之中,照亮黑幕的天际……

    山下,是白云夕与池君御一行人的身影。

    像是这熊熊的大火,与他们并没有多大关系,只顾着,走着自己的路,回客栈。

    在他们的身影消失的顷刻,只见,从远处闪出了几个身影,直朝着熊熊大火的豹子山上,而去……

    ———————————————————————————————————

    从豹子山回来,已是过去了一个月有余。

    虽说剿匪有功,可凤倾歌那该死的男人,竟然是一点奖赏都没有。

    奖赏没有就算了,居然还说他们放火烧了豹子山,是不对的,给了一顿批评不说,竟然,还禁足了她半个月!

    不过<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这半月来,也算是清净。

    只是,清净得过了头。

    都一个月过去了,离白云夕与池君御的婚约时间也是越来越近。

    可这一个月下来,白云夕却是一次抖没有,见到过池君御的身影,好像是刻意在躲着她似的,她有那么吓人吗?

    好像,没有吧?

    大街上,依旧是繁华热闹的景象。

    莲香提着一个竹篮子,直接进了一家药铺。

    却在刚踏进药铺时,看到了一个非常熟悉的身影。

    “莲香姑娘……?”

    闻言。

    莲香抿唇一下,回答,“褚护卫,抓药呢?”

    “是啊,莲香姑娘,也来抓药?是白小姐,身子抱恙还是……”褚烈端正的站着,看着莲香,再次问道。

    对于这个白小姐的贴身丫鬟莲香,说实在的,褚烈的心里,还是有些兴趣的。

    毕竟,上一次剿匪的事,就让他对莲香起了个心眼。

    能在他的察觉下,还一路跟着不被自己说发觉的人,这世上,恐怕用手指数都能数的清楚。

    自然,对于莲香的言语举至,到底是装傻充愣还是什么,他非常想知道……

    不耐的撇了褚烈一眼,莲香直接将手中的一纸药方,交给了药铺前台的掌柜,“掌柜的,还是照着以前的,抓几服!”

    褚烈被莲香直接给忽略,脸上微微有些尴尬。

    良久,才见莲香转头,看着褚烈,语气不善,问道,“怎么?褚护卫,你家王爷,有病啊?”

    你家王爷,有病啊?

    褚烈皱了皱眉,怎么这一句话听着,那么别扭呢?

    浅笑看着莲香,回道,“王爷最近心情不好,喝了不少的酒,我不过是来抓一些,能让王爷醒酒的药罢了!”

    褚烈回答着,定然看着莲香,又问道,“那莲香姑娘,是为谁抓药?”

    闻言。

    只见,莲香深叹了一口气。

    “还不是我家老爷呢,这身子越来越不好,都成药罐子了!”莲香说着,脸上满是担忧的神色,继而,又说道,“可这药啊,怎么吃也不见好,可把小姐和大少爷给急坏了,不知道老爷这身子,什么时候才能好!”

    褚烈听着,没有回答。

    这莲香,对将军府一家,还真是主仆情深。

    半响,莲香的脸上,依旧是一副悲伤的神情,褚烈见状,有些不好意思了起来<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这好像,是他勾起了她不好的情绪吧?

    “那……,莲香姑娘,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待在白小姐身边的?我看你们,感情,挺深的!”

    想着,褚烈便是转移了话题。

    闻言。

    突然之间,莲香的脸上,看到了不一样的神色。

    那种神色,是喜悦的,满足的,幸福的……

    转瞬,看着褚烈,问道,“褚护卫,有没有兴趣,找个地方喝一杯?”

    闻言。

    褚烈错愕。

    喝一杯?这莲香,到底在想什么?

    一个姑娘家家的,找他一个大男人,喝酒……

    好像,不太合适吧?

    聚全德,包厢内。

    莲香与褚烈对视而坐,桌上摆着小菜,亦是有着好看的白瓷酒壶,包厢内静得出奇,好似是连堆放的呼吸声,心跳声,都能够听得见,比那寂静的夜,还要静。

    半响,莲香才浅笑的拿起白瓷酒壶,给自己倒了一杯,喝下。

    问道,“褚护卫,在你们看来,是不是觉得,我家小姐,特别的盛气凌人?蛮不讲理不说,还整天戴着一张吓人的银质面具,特别不想接近小姐?”

    闻言。

    褚烈微微蹙眉。

    这话,他应该怎么回答?

    对于白云夕,其实他也并不那么讨厌,戴着面具,跟他,也没关系!

    他,毫不关心。

    想着,褚烈摇了摇头。

    看着褚烈摇头,莲香嘴角上扬,冷笑再次开口说道,“不管别人怎么看我家小姐,可她在我莲香的心里,却是无法替代的,这世上,最好的人,永远都她!”

    原本没想来与莲香喝酒,可褚烈心中有些疑问,想要从莲香嘴里套出个蛛丝马迹。

    可现在,她一个劲的说自家小姐的事,是要闹哪样?

    不回答又不好,回答了,貌似也会不好……

    “莲香与白小姐,怎么认识的?”想着,褚烈问道。

    怎么认识的?

    莲香无奈摇了摇头,眼眸中先是一闪而过的落寞,随后又扬起了幸福的笑容。

    “在我三岁的时候,我父母就把我卖了,因为家里穷,把我卖给了一个耍杂技的刀疤男人,那个男人为了让我练就一身的杂技为他赚钱,每天不日不夜的训练我,稍有做得不好,就会打我,那个时候,本就细皮嫩肉的,身上,就看不见一处好的<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有一天,我被迫上街卖艺,因为紧张,失了手,那男人便是当众打我,也是在这个时候,小姐出现了……”

    听着莲香的生世,褚烈心中有些微微动容。

    虽说她的生世并不那么可怜,可毕竟,他们的生世,好像却有些相同……

    “小姐只比我大两岁,那个时候她不过也就是五六岁的样子,脸上戴着面纱,一身的华贵,是我所触及不了的。”

    “那个时候,我并不知道她是将军府的小姐,对她也没有好脸色,只觉得,她是来取笑自己的。可让我没想到的是,她竟然,用了一千两的银票,把我给买下来了……”

    一千两?

    这白小姐,出手还真是阔绰。

    “从那以后,你便一直在白小姐身边,照顾她?”褚烈问道。

    只见,莲香浅笑摇头,“刚开始,并没有,本来我就小,服侍人这种事也做不来,小姐便让府里一个丫鬟,特意照顾我,一开始,那个丫鬟很是耐心,可后来,也就觉得厌烦了!”

    “毕竟,我不是什么小姐的命,可能在她看来,我不应该受到这么好的待遇,又一次我撒泼使性子,她便打了我……”

    褚烈安静的听着莲香讲诉,像是一个忠实的听众,不打扰,只一口一口的喝着酒。

    这世上,悲惨生世的人,真的是太多太多了。

    “可这事,被小姐知道后,小姐直接命人打了她二十大板,还给撵出府去了,也因为这件事,我对小姐,猜慢慢改了态度。”

    “褚护卫……”突然,莲香定然看着褚烈,唤道。

    “恩?”

    “你今儿与我过来聚全德,就是想问,我的武功是谁教的吧?还有,想探知,我的武功到底是强还是弱,对吗?”

    挑眼看着褚烈,莲香直接不避讳的问道。

    褚烈吃惊,她,居然知道?

    这莲香,到底还是装傻的吧?不然,又怎么会猜出他的心思?

    忽然,莲香冷笑,“褚护卫,别看我平时傻乎乎的,可这心里,却明白着呢!”

    冷眼看着褚烈,再次说道,“我从小就和小姐一起读书学武,都是老爷和两位少爷教的,可毕竟小姐天资聪慧,我却有些愚钝,读书是读不进去,学武也是个半吊子。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我只会一些三脚猫的功夫,若你们真觉得我有什么盖世之功,还想要继续查,随便吧!”

    说完,莲香便站起了身,欲离开包厢。

    在转瞬之际,莲香突然说道,“对了,褚护卫,你们的身份虽然我不知道是什么,不过,希望你们,别伤害我家小姐,虽然我莲香没什么本事,可也会拼了命的保护……”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