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邪王追妻,悍妃乖乖入瓮最新章节 > 邪王追妻,悍妃乖乖入瓮最新章节列表 > 83.【083】雾里看花:这世上,敢这么对本小姐的,你是第一个

83.【083】雾里看花:这世上,敢这么对本小姐的,你是第一个

作品:邪王追妻,悍妃乖乖入瓮 作者:南宫七爷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说着,冯小花对着那在外面的偷看的几个土匪,怒骂了过去。

    好吧,这冯小花,真的是赢了。

    望了望池君御,白云夕向他投去了一个,我也无能为力的神色。

    看来,他只能自求多福了!

    “来人,把这臭娘们给老子关到后面柴房去!蠹”

    冯豹的话音刚刚落下,就从外面走进来了两个土匪,直接领着白云夕,走了出去!

    在被带出去之际,白云夕忍不住转头看了看池君御,对着他使了一个眼色,一来是让他求多方,二来,是提醒他,千万别露出了什么马脚,别自称‘本王’而被怀疑髹。

    不然,她的计划,就功亏一篑了!

    白云夕被关进了柴房,待那两个土匪离开,柴房的门被关上。

    白云夕随即站起了身,三下两下,便解开了捆住自己双手的绳子,大眼转动,查看了四周,最后,将视线落下了一处微微有些高的窗户……

    缓缓靠近门边,听着外面两个土匪的对话。

    “这什么女人,怎么长得这么丑?要是长得好看点,兴许咱们还能快活快活呢!”

    “别妄想了,就算长得好看,那也是给大当家的当压寨夫人,哪能轮得上我们?”

    “也是,不过,大当家将那个小白脸给了二当家,还真是……”

    “可惜了,那小白脸,长得那么好看,却要与二当家的成亲……”

    听着两个土匪一来二去的对话,白云夕挑了挑眉。

    不过。

    外面的土匪说得也不错,若池君御真是与那个肥婆成亲,那简直就是,暴遣天物……

    “哎,算了,看在你这次这么配合的份上,本小姐就救救你……”

    白云夕自言自语的说道,转身,运用轻功,朝着那扇开着的高窗,飞了出去……

    “滚开<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一个房间内,被挂上了大喜字,里面全是一片红色景象,看上去,倒还真是有那么一点结婚的喜气之色。

    只是。

    作为今晚新郎的池君御,却是一直黑沉着脸。

    看着慢慢靠近自己的肥胖的女人,池君御难以掩饰自己眼中的厌恶之色,

    这样的女人,甚至让他,觉得有些恶心!

    这世上,恐怕,什么样的女人,也入不了他的眼。

    那些风尘里的女子,虽是个个也貌美如花,却让他提不起一丝的兴趣,更别说,眼前这个女人,胖到让他觉得恶心了,哪怕是被她碰一下,就觉得脏。

    恐怕,这世上,能激起他***的女人,只有白云夕一人……

    “别生气,过了今晚,你就是我冯小花的男人了!不管你要什么,我都会给你!”

    冯小花被池君御一声冷冷的‘滚开’两个字,弄得有些尴尬。

    不过,她也是遵从了池君御的话,往后退了两步,不再靠近池君御!

    什么都给他?

    哼,他池君御,什么时候缺过什么东西了?

    闻言。

    池君御嘴角挂起了一抹冷笑,冷眼看着冯小花,眸子中透露起了杀意!

    被捆在身后的双手,绳子开始松动,池君御扬起笑容,对着冯小花喊道,“你,过来!”

    一瞬,冯小花因为池君御的话,脸上露出了喜悦之色,朝着池君御,便走了过去……

    哪知……

    就在冯小花刚刚靠近,池君御突然趁起了身,猛的出手,一掌击在了冯小花的颈脖神经处……

    冯小花震惊的看着池君御,瞪大了双眼,不敢置信。

    停顿了顷刻,冯小花便是摇晃起了身子,最后直接,倒在了床榻上……

    突然,一个微弱的脚步声传进了池君御的耳朵里,警觉的闪到房门的后面,躲了起来,欲是准备,等那脚步声的人靠近,一掌将其披晕……

    白云夕轻手轻脚,最后在走到冯小花所在的房间门外,探看了四周,在确定没有人之时,才缓缓推开了房门。

    刚踏进一只脚,便是感觉到了掌风,慌忙侧身,躲了开,与那袭击的人,交起了手来……

    “白云夕?”

    听到唤自己名字的声音,白云夕劈下的一掌,停在了半空之中!

    “妈蛋,池君御,你有病啊?怎么也不看清楚是谁,就攻击过来?”

    收回手,白云夕一脸不满,对着池君御小声低吼<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在看见白云夕的一瞬,池君御的神色有些缓和了,一张脸,不再那么黑沉!

    “你不是被关在柴房吗?跑这里来做什么?”

    冷声问道。

    没好气的白了池君御一眼,白云夕径直走向了冯小花倒下的地方,反问道,“还不是因为你,总不能真让你被这肥妞给吃了吧?那多暴遣天物!还有,这,你不会,直接把她给杀了吧?”

    为了他?

    闻言。

    池君御心里微微有些触动,俊美的脸上,更是缓和了。

    可在听到白云夕最后的话,又是沉了回去!

    不提这还好,白云夕一提及,池君御又是黑下了脸。

    若不是为了她的什么鬼计划,他一定会毫不犹豫,直接将这胖女人给杀了!

    “只是晕过去了,死不了!”

    蹲下身子,白云夕戳了戳冯小花胖得皱到一起的脸,点头,“那就好,这冯小花,也是够单纯的,死了,怪可惜的!”

    死了可惜?

    一个土匪头子,死了有什么可惜的?

    池君御不明白!

    “褚烈他们,应该上山了吧??”随即,白云夕站起了身。

    像是在池君御说,又像是自言自语。

    见池君御点头,又说道,“你先在这里待着,我出去给那群喝得正高兴的土匪,加点料……”

    说着,白云夕眼角闪过一抹亮光。

    从袖袋中掏出了一包用纸紧包住的东西,仍向半空又接住,唇角挂着让人寒颤的笑容……

    “本王陪你一起去!”

    皱眉,看着池君御。

    “你,也去?”确认问道。

    要知道,她从柴房出来,可是一件屋子一件屋子的找,好不容易,都等到了那些土匪都去喝酒了,才找到这个地方,这破山寨,看上去小,房间倒是多得很,就跟一个迷宫似的,到处都建筑得一样!

    可让她好找了一会。

    “怎么?本王还不能去了?”

    池君御挑了挑眉,双手环胸,反问道。

    耸肩,他既然要去,那就去吧!“好吧,但是,我要提醒你,你不能给我捣乱啊!”

    捣乱?

    为了配合她该死的什么破计划,他都忍受成哪样了,这最后,他会捣她的乱吗?

    这分明,就是不相信他<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跟随着白云夕,池君御一路上大摇大摆,倒像是在自己家里一样,无所顾忌的走着,倒是白云夕,警觉性提得老高,不时的探查,生怕被人发现!

    直到,两人走至到所谓的厨房,看着里面空无一人,窜了进去。

    “这么多酒?”白云夕嗅了嗅鼻子,酒香入鼻,“还都是陈年老酒,这些土匪,还真是会享受的!”

    说着,白云夕撬开了一坛,再次掏出那纸包住的东西,打开,将粉末倒了进去。

    “哎,可惜了,这些好酒!”

    看着自言自语的白云夕,池君御突然问道,“这,是什么?”

    “这个?”看向池君御,白云夕扬了扬手中的粉末状的东西,“这个啊,本小姐自创的迷/药,只需要一点,就能迷倒一头雄壮的牛,你信不?”

    从池君御的眼神中,白云夕分明看到了两个字。

    ‘不信!’

    “嘁,不信,你试试?”

    轻瞥了白云夕一眼,池君御直接转过了身去,不再看她。

    要他试?他又不傻。

    虽然不相信她那玩意能有那么大的药性,可若万一真有,那他不是会直接晕倒过去?

    “好了,走吧!咱们到外面,等着看好戏去!”

    就在白云夕与池君御前脚走出去,后脚,就有人走进了厨房,满脸红晕,抱起一坛酒,再次走了出去……

    夜幕早已降临,将整个豹子山染上了一层阴森诡异,微风吹拂着树枝沙沙作响,像是有什么不是人间之物经过,让人不寒而栗,忍不住,有些害怕。

    山寨的大院子里,稀疏的几颗枯树上,挂满了灯笼,将整个山寨,都照亮了。院子中央,摆放着不少的桌椅,每一桌上,都坐满了人,大声喊着,劝着酒,所有人,皆是喝得尽兴,吃的高兴。

    “来啊,喝啊……”

    “今儿是咱山寨的大喜日子,兄弟们,都给老子吃好喝好,跟着老子,以后绝对让你们吃香的喝辣的,绝对亏待不了你们,来,喝……”

    摆放在正中央的一张桌子上,冯豹大举着手中的酒碗,气势磅礴,一口喝下。

    “大当家的,好样的!”

    “对了,咱们二当家去哪了?怎么还不见人影?”

    突然,一个土匪问道。

    “吵吵什么?二当家啊,这会肯定在新房里,跟那小白脸,你侬我侬呢……”

    一个土匪带着调侃的声音,将所有人都是逗笑。

    “哈哈……喝<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不好了,不好了,大当家的,那,那臭娘们……”

    这时,突然一个土匪从转角处跑了出来,大喊不好!

    “妈的,什么不好了?今儿是大喜的日子,你他妈故意给老子触霉头是不是?”

    闻言。

    冯豹看着那跑来的土匪,大声骂道。

    “不是,大当家的,那臭娘们,跑了!”

    土匪焦急的来到冯豹身边,大喘着气,焦急说道。

    “什么?”

    “嘭……”

    闻言。

    冯豹猛的一摔手中的酒碗,一把抓住那禀告的土匪的衣襟,直接将其瘦小的身子提了起来,“妈的,一个女人,你们都给老子看不住,老子养你们来干什么吃的?”

    “我,我,大当家的,我,我也不知道她怎么跑的!”

    被冯豹提起的瘦小土匪,被冯豹的话和动作吓得全身哆嗦,说话都有些断断续续。

    “妈的,臭娘们,让老子逮到,非扒了她的皮!”

    说罢。

    将那土匪仍了出去,大吼道,“都他妈别喝了,给老子去把那个女人抓回来,抓回来老子重重有赏!”

    所有土匪脸上,都露出了不满意的神色,不情愿的站起了身。

    见状,冯豹更是怒了。

    “妈的,动作都给老子快点,那臭娘们是老子们的财神,跑了找……”

    “谁说本小姐跑了?这不在这呢吗?”

    冯豹话还未说完,白云夕的声音便是突然传了过来。

    只见,白云夕缓慢的迈着步子,池君御与其一并同行,两人一步一步,朝着冯豹所在的地方,走了过去……

    “臭娘们,算你识相,给老子把她绑起来!”

    看见白云夕的身影,冯豹突然冷笑,说道。

    却又在视线落向池君御时,皱起了眉头,“小白脸,你怎么跟这臭娘们在一起?”

    小白脸?

    一瞬,池君御便被这三个字给激怒了,手上运功,便欲朝着冯豹攻击过去,却被白云夕伸手阻拦了下来!

    就在这时,褚烈也带着破风与冷月赶上了山。

    只见,三个黑色的身影,直接落在了白云夕与池君御的身后,一身杀气,毕露。

    “妈的,还找了帮手?”冯豹见状,警觉了起来,“臭娘们,你以为找这么两个人,就能救得了你?别做梦了<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兄弟们,都给老子上,把他们所有人,都给老子绑起来!”

    语毕。

    那原本兴致勃勃的土匪,朝着白云夕几人,便是扑了过去……

    白云夕双手环胸,根本用不着她出手,那靠得最近的几人,便是直接被冷月,破风和褚烈轻而易举的给撂倒。

    冷笑看着冯豹,冷声说道,“哼,这世上,敢这么对本小姐的,你冯豹,还是第一个!”

    白云夕说话的一瞬,直接一脚将快接近自己的一个土匪给踢飞了开。

    冯豹见状,一瞬错愕,“臭娘们,你会武?”

    耸了耸肩,白云夕脸上,全身不屑,“本小姐什么时候对你说过,本小姐不会武功了?”

    “妈的,都给老子上!”

    冯豹怒急,再次大吼。

    哪知,他的话刚刚落下,上百号的土匪,一个个突然瘫软在地,连站起的力气,都不再有。

    “操,臭娘们,你对他们做了什么?”

    看着一个个倒下的自己的兄弟,一时间,冯豹说话的底气,都有些不足了。

    白云夕面露无辜,看着冯豹,说道,“本小姐可什么都没做,只是在你们的酒里,少少的加了一些能让你们全身无力的料而已,怎么?你们不喜欢?本小姐看,你们喝得,不是挺高兴的吗?”

    “妈的,臭娘们,老子跟你拼了!”

    说着,冯豹抄起别在腰间的刀,朝着白云夕便袭了过去……

    褚烈欲上前,却是被白云夕挡了下来。

    就在冯豹快要靠近之时,白云夕突然抬起腿,一脚狠狠的踢在了冯豹的肚子上,这一脚,让冯豹瞪大了瞳孔,整个人,飞了出去,将身后的大圆桌,撞倒,一桌的美味佳肴及酒碗,被撞落在地。

    “嘭……”

    只听见,瓷器被撞落在地的声音,响彻整个夜空。

    遽时,冯豹也是感觉全身无力了起来,强撑着身站了起来,恶狠狠的看着白云夕,问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白云夕恍然大悟,慢慢一步步走近冯豹,一脚将刚站起的冯豹,踩在自己的脚下。

    单手叉腰,冷笑的看着冯豹,说道,“哦,对了,本小姐好像还没告诉你,本小姐是谁吧?真是不好意思,那本小姐现在告诉你,本小姐就是你想勒索的,将军府的小姐,白……云……夕……”

    冯豹惊恐,不可置信的看着白云夕,想要将踩在自己颈脖出的小脚挪开,却发现,自己力气竟是一点也使不上来!

    “你……你们到底要做什么?为什么要使计,上我豹子山!”

    居高临下浅笑看着冯豹,白云夕脚上的力道更重了,“当然是奉皇上的命令,来剿匪了,不然,你觉得,本小姐会吃饱了没事,故意被你绑上山?傻缺……”

    皇上?

    没想到,他们居然被朝廷给盯上了<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冯豹知道,既然是被朝廷给盯上了,他们肯定是逃不过这一劫的,脸上瞬间做起了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

    “杀?本小姐可没说,要杀你们!”

    白云夕说话的同时,原本在一旁瘫软在地的狗子,却突然抡起了一根木棍,朝着白云夕的头,便打了下去……

    “小姐,小心……”

    突然,莲香不知从什么地方闪了出来,对着那抡起棍子的狗子,运功使力,一掌便将狗子拍了出去……

    白云夕被莲香的突然出现,惊住了!

    这该死的丫头,怎么就来了?

    而且,还让池君御看到了她会武……

    “该死,臭丫头,你来干什么?不是让你在客栈等着吗?”

    看着莲香,白云夕便是来了火气,怒吼。

    莲香嘟了嘟小嘴,一脸的委屈看着白云夕,双手紧握,低下了头,声音亦是带着委屈,小声说道,“奴婢,奴婢还不是担心小姐您,就,就跟着褚护卫他们,一路跟来了!”

    闻言。

    池君御皱紧了眉头。

    这丫头,居然会武?

    而且,居然一路跟着褚烈,破风和冷月?这一路,他们三人居然就没发现,被人给跟着?

    转眼,看着褚烈,眼神带着疑问与责备。

    “王爷,属下……”

    褚烈三人,亦是被莲香的话给震惊住了。

    这一路上,他们明明没有察觉到有人跟着,这将军府白小姐的贴身丫鬟,难道,武功很高?

    定眼看着委屈的莲香,褚烈眸子半敛,略有所思。

    “臭丫头,一点三脚猫的功夫,也好意思出来丢人现眼?一会回去,看本小姐怎么收拾你!”余光瞟过池君御所在的位置,白云夕知道,他肯定是在怀疑什么了,不然也不会蹙紧眉头。

    莲香委屈的吸了吸鼻子,说道,“小姐,奴婢也是担心您嘛,看着褚护卫他们出门,就老远的跟着,怕被褚护卫他们发现,不敢靠得太近,还差点迷路了呢,这破山,山路十八弯的,还有那么多的树,奴婢还是害怕啊!”

    ---题外话---2016到了,妞儿们,祝您们2016新的一年,在读书的学业有成,蹭蹭上涨。祝工作的妞儿们,挣钱多多,腰包鼓鼓。再次,祝所有的妞儿,抱得男神归。么么哒,爱你们。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