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法医星妻太妖娆最新章节 > 法医星妻太妖娆最新章节列表 > 216 平安的归属,陆琰生日
    本书由网首发,请勿转载!    这是半夜写好的,困死了,哎……    ------题外话------    陆琦摇了摇头,大哥,你加油吧……    华生抵了抵陆琦,示意他和自己离开吧。龙|坛|书|网w w w. longtan shuw .com    只是熟悉的声音响起来,陆琰猛然睁开眼睛,目光灼然的盯着面前的人,直接伸手将那个人扯入了自己的怀中……    “陆琰……”    “放开,你用你们管我!”陆琰说着伸手就要甩掉拉住自己的胳膊的手,这群人就不能让他一个人静静么!    那个人只是缓缓地靠近车子,陆琰正闭着眼睛,仰面躺在车子里面,面色潮红,显然喝了不少酒。    陆琦顺着华生的目光看过去,也是一愣,这会儿距离零点还有半个小时。    伸手抵了抵陆琦,“怎么啦?”    车子好不容易到了陆家,华生和陆琦先下车,华生忽然注意到了陆家门口站着一个人。    不过陆琰倒是没想到华生居然这般了解自己!    其实陆琰根本就没醉,他只是觉得很难受,就像是被什么东西揪住一样,说他懦弱也罢,他其实现在只想一个人静静而已。    “滚蛋,陆琰倒不会自寻短见,会折腾自己吧,把自己弄得半死不活的!”    “难不成大哥会自寻短见?”陆琦忍不住惊呼!    “这倒也是,对了,要不我今晚就不回去了吧,他这个样子我也不放心,要不我俩今晚轮流守着他好了!”华生看着陆琰的侧脸,总是觉得今晚的陆琰有点怪怪的。    “不然呢,总不能把他一个人丢在酒店吧!”陆琦和华生架着陆琰,陆琦虽然有点没心没肺,但是还是很心疼自家大哥的。    而以前华生是最喜欢拿这两个人打趣的,这事儿弄的吧,他都不敢乱说话了。    “行了,别抱怨了,他这个样子回家,老爷子不会说什么么!”华生以前并不知道陆琰是认真的。    陆琰在他的心里面一直都是无坚不摧的,无论什么样的事情,都不能够将他击垮,看到陆琰这般颓废,陆琦的心里面就像是被针扎一样得难受。    “大哥,你能不能好好走路了,真是重死了!”陆琦无奈的摇了摇头,他还是第一次看见自己无坚不摧的大哥,这般的落寞。    毕竟有施施和顾珊然在这里,他们几个男人也不好过于放肆,顾家还有几个小鬼在家,聚会只到十一点就结束了,这次的聚会,算是不欢而散吧,陆琦和华生负责把陆琰带回家。    陆琰一杯一杯的给自己灌酒,周围的人都知道原因,却都不好劝说什么。    虽然在座的所有人都察觉到了陆琰的异常,不过也不好说什么,只能装着什么都不知道。    “这不还没到零点么!你急什么啊,来喝酒!”华生最会活跃气氛了,本来压抑沉闷的气氛,瞬间就变得活跃起来。    “喝酒吧,都等什么呢,还等着我给你们一个个的倒酒么!”陆琰笑了笑,“对了,你们一个个的,可是连礼物都没有给我准备啊!”    陆琰深吸了口气,终究还是等不到了他吧。    陆琰的心也慢慢的往下面沉,果然是自己过于自信了么?他终究是不回来了吧!    随着指针慢慢的指向了八点整。    “喝酒吧,喝酒!”华生说着就开始给每个人倒酒,试图缓和一下气氛。    “你们怎么都不说话,气氛怪怪的,今天可是我过生日!”陆琰说着笑了笑,示意手下过来,那笑容十分勉强,看起来都让人觉得难受。    陆琰忽然一笑,似乎带着一种难以言说的释然。    距离八点钟就只有五分钟了。    而所有人都是面露难色,这气氛太尴尬了啊。    “等等吧!”    顾北辰搂着施施的腰,不过眼睛却盯着陆琰的脸,那张脸上面说不出来的沉静,只有顾北辰一个人知道陆琰接下来的打算,他不断地摩挲着那枚幽绿色的戒指,其实顾北辰的内心也并不如看起来那么平静。    “这容景不会不来了吧!”施施贴在顾北辰的耳边。    此刻纸醉金迷的包厢里面,气氛简直降到了冰点,顾家的四个人在,还有华生和陆琦,几个人只是都是盯着自己的时间,这一分一秒的过去了,陆琰只是不紧不慢的平常着红酒,在昏暗的灯光下面,看不清楚他眼中的神色。    平常这个日子,就算是不和一群人一起过,容景也总是会第一时间给陆琰过生日,容景深吸了一口气,伸手摸了摸口袋中的盒子。    “没什么!”容景却还是不自觉的看了一眼手表。    “容队长,你是有什么事情么?”卢律师笑了笑,“怎么总是看手表!”    而此刻指针已经指向了七点半了,从这里到纸醉金迷少说也要半个小时,现在过去还来得及。    容景明显有些心不在焉的。    叶萱萱的脑海中不断地回想着刚刚容景手躲避的画面,咬了咬嘴唇,不知道在想什么。    容景居然下意识的躲了一下,气氛瞬间就变得有些微妙了。    叶萱萱自然知道容景喜欢吃什么,点了菜之后,叶萱萱将菜单递过去的时候,手指不经意间碰到了容景的手背。    卢律师笑了笑,示意叶萱萱点菜,自己则是有一搭没一搭和容景聊着天,或许是这卢律师到了一定的岁数,就喜欢看热闹,喜欢当月老,“你们看起来挺熟的,你点吧,没事,反正我不挑食!”只是他的笑容里面有着明显的揶揄。    叶萱萱愣了愣,她只是看了看卢律师。    “我都可以,你点吧!”容景将菜单放到了叶萱萱的面前。    “容队长,你有什么要吃的东西么?”卢律师将菜单放到容景的面前。    不知道这个卢律师是不是故意的,居然让叶萱萱和他坐在一边,叶萱萱只是低着头,脸上面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娇羞,而容景只是觉得有些烦躁,不停的低头看着手表。    很快他们就到了酒店。    他不知道自己到底要不要去,可是卢律师过于热情了,容景被他拉着就匆匆上了车子。    容景看了看窗外,外面已经华灯初上了,容景心里面很浮躁!    “我看完了,容队长,待会儿一起吃饭吧!”卢律师将资料收好,看了看时间,七点多了,“没想到耽误你这么长时间,天都黑了一起吃饭吧!”    其实叶萱萱就是个新人,在那些来兼职的学生中,不算是学历最高的,但是却是最努力的,而卢律师本来就是个喜欢提携新人的律师,也就带着叶萱萱出来了。    卢律师只是看了看这两个人。    “我学的专业是律师,所以也在各个律师行找工作,就当做是吸取经验吧!”叶萱萱面对容景的时候,似乎还有些不好意思。    “你不是在便利店打工么?怎么成了卢律师的助理了?”容景就像是和朋友谈话一般,客套的问着。    卢律师正在翻阅着手中的资料,叶萱萱显得有些局促不安。    叶萱萱穿着一身职业装,倒是显得成熟了许多,只是看见容景的时候,倒是面露一丝娇羞。    这个时候容景才惊觉,若不是叶萱萱的陡然出现,容景都要忘了,自己上一次想起她是什么时候了。    因为律师要打官司,所以需要的材料比较繁琐,他们经常要交涉,只是容景没想到居然会碰见叶萱萱。    “材料都在这里了,我不知道还有什么遗漏的,你看一下吧!”    “你们认识?”卢律师显得有些惊讶,只不过看到叶萱萱忽然有些酡红的脸,眼中顿时带着一种揶揄的笑,“没想到你们还是熟人,对了,我这次过来是因为……”    “嗯,我们认识!”容景倒也不想隐瞒什么,只不过他没想到再一次见到叶萱萱,居然会是这样一种场合!    “对了,这是我的助理,叶萱萱!”卢律师介绍道。    “卢律师!”容景点了点头,两个人十分客套的握手。    “容队长,好久不见!”领头的律师四十多岁,长得精明干练,经常出入警局,和容景比较熟悉。    只是容景没想到,居然会碰见熟人。    容景在办公室坐了一会儿,司法部门的律师终于过来了。    陆琰本来也不想掺和这两个人的事情的,只是陆琰这人磨了他很久,最后答应以一辆豪车成交这一通电话。    陆琰点了点头。    “你是认真的?”    “他若是不来,我也就彻底死心了,我想尝试过一下远离他的日子!”陆琰笑了笑,“别这么惊讶的看着我,我都想好了,今晚就做个了断好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顾北辰直起身子,认真的看着陆琰。    “我定了明早去华夏的机票!”陆琰眸子阴沉,里面似乎在蕴蓄着风暴。    “陆琰,你说你这个人矛盾不,你要离开就离开,你这样算怎么回事,这可不像你!”    “我不想逼他!”    “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这话我是带到了,这人来不来,可就不是我能够管得了的!”顾北辰耸了耸肩膀,把玩着手中的手机,“说实话,你明明很想他来的,你自己打电话给他呗!”    那个男人的背影高大而又显得十分落寞,只是容景忽然发现,自己似乎从未见过陆琰的背影,因为他们两个人之间,首先离开的总是自己!    那天在苏放和任冉的葬礼上面,容景本来正朝着陆琰的方向走过去,没想到陆琰居然直接转身离开了,容景站在原地,忽然不知道该不该过去了。    而这段时间陆琰真的没有来自己,自从葬礼上面的匆匆一面,他们就再也没有见过……    容景的眸子触及到放在一边桌子上面的黑色保温桶,陆琰用他独特的方式,已经无孔不入的渗透了他生活。    陆琰的生日,其实容景比谁都清楚,陆琰对他真的是比陆琦还要,容景人生中无论什么事情都有陆琰的参与,其实陆琰之于他,已经不单单是兄弟或者朋友这么简单了。    现在是五点半,距离八点钟,还有两个半小时,一向淡定容景此刻也觉得有些心烦意乱。    容景拉开了办公桌的抽屉,里面安静的躺着一个盒子,容景伸手摸了摸盒子,把抽屉给关起来了。    顾北辰都没有给他一点说话的机会,就把电话给挂断了,其实这事儿容景一直记得,只不过对于去给陆琰过生日,他心里面总是觉得有点……    “容景,八点钟,纸醉金迷,老地方,陆琰的生日,记得过来!”    等到众人走了之后,容景坐在椅子上面,看着手机,最后一个电话是顾北辰打过来的,可是容景知道,肯定是那个人让他打过来的。    “行了,你们先走吧!”容景淡淡的一笑。    “对了,前段时间孙珏的案子,司法部门那边有律师要过来拿资料,队长,就麻烦你了!”    “嗯。”容景点了点头,握着手机的手紧了紧。    “好吧好吧,那我们就先走了,我们今晚要吃很久,您要是在家没什么事儿,就来找我们!”    “不去了,我今晚回家!”容景笑了笑。    “队长,今晚要不要一起出去撸串啊,我们订了地方!”快下班的时候,警局的同事约容景出去吃饭。    这些都是后话了,就不多说了。    上面迟迟不给答复,只是有人和他们说,他们得罪了大人物,这地是没了,让他们安分一点,不然这个村子估计都待不下去了。    只是平安的亲生父母回去之后,才发现,自己本来应得的那份土地已经全部被充公了,他们去询问的时候,村支书只说是上头的命令,他们不过是按规矩办事而已,他们要找有关部门申诉的时候。    不过平安的事情算是圆满解决了。    “好吧好吧!”    “我可没有无视你!”施施笑了笑,“是你太没存在感了!”    “嫂子,你今天可是威风了,这可是警局,你还真是把我无视得彻底啊!”容景无奈的耸了耸肩。    容景送她们一行人出去。    施施和沈婕对视一眼,桃花这孩子倒是挺少对一个人这般上心的,不过这倒是好事。    “你别怕,以后我会保护你的,嘿嘿,以后你就住在我们家好不好!”    而此刻桃花则是从左轮的怀里面下来,直接拉住了平安的手。    平安显然还是没有反应过来,怯生生的拉着沈婕的衣服。    “我呢?”    施施笑了笑,冲着沈婕扬了扬手中的协议,“妈,我们回去吧!”    直接拿起笔,在协议上面签了名。    男人的话因为未落,就看见站在施施身后的左轮拿着枪晃了晃,脸色一白。    “现在是法治社会,我们凭什么……”    “孩子他爸,签了吧,我们赶紧走!”那个女人显然是被吓到了,此刻恨不得拉着自己的男人就走。    男人瞳孔一阵收缩,咽了咽口水。    “怕什么,欠了他赶紧走,以后别来找平安了,否则我可不保证,你们还能分到一块地!”    “你就不怕么!”    此刻就是左轮都觉得,这夫人真是将家主威胁的架势学了十足像啊,施施本来给人的感觉,就是女王范儿的,此刻这种把自己端的高高在上的样子,倒是挺像那么回事的。    “这里就是警局,你就是找总统也没用!”    “你们这是在威胁我们,我要找警察!”男人大叫着。    容景觉着,这个画风变得有点快,刚刚明明还是在协商处理问题的啊,怎么到了这里就变成了施施单方面在虐这对夫妇了,只是他压根不想插手。    “我凭什么,你说呢!”施施伸手摩挲着下巴。    “我不要,你凭什么……”    那协议上面就是一份解除亲子关系的协议,男人虽然没上过大学,但是字还是认识几个的,他没想到这个女人会拿出这个东西。    “其实这事儿很好办,这里有份协议,你们签了就行了!”施施不知道从哪里搞出来一份协议。    施施只是淡定的走过去,伸手示意左轮将枪收起来。    这两个人虽然说见识不多,但是这个东西总归是知道的,两个人顿时被吓住了,女人更是直接瘫软在地上面,这个东西,他们以前只是听过没见过,此刻却真是的出现在他们面前,能不害怕么?    “凭这个!”左轮从怀中掏出枪。    “反正今天我们是一定要把这个孩子带走的,这是我的孩子,你们凭什么留着!”    所有人都无语了,失手?好吧,理由很强大。    “叔叔,对不起哈,我不是故意的,我就是失手了!”桃花一脸的天真无辜!    左轮好歹也有一米八五,这个男人不过一米七的个子,而且左轮的表情肃杀,看起来很不好惹。    男人的话音未落,左轮已经走到了桃花的旁边,伸手将桃花捞起来。    “你这个臭小子,我……”    施施伸手扶着脑袋,话说人家也没动你吧,你就正当防卫了。    “妈咪,我不是故意的,我这是正当防卫!”    桃花不好意思的回头看了看施施。    “孩子他爸,孩子他爸,你怎么样啊……”女人显得十分激动,他们家可就是这么一个劳动力啊,而那个小女孩,也被吓到了,顿时大哭起来。    除了男人的惨叫声,整个休息室都是安静的。    “啊——”    那个男人显然没想到,这个小屁孩居然会顶撞自己,只是桃花的眼神十足遗传了顾北辰,男人顿时恼怒,这被施施呛声就算了,怎么一个小屁孩也过来指手画脚的,顿时有些觉得面子上面挂不住了,可是他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桃花已经直接上去,直接伸脚就踹在了男人的命根子上面……    “就算你是桃花的父亲那又如何,平安已经是我们家的人了,我说了不许带走就是不许带走!”桃花冷哼一声。    话说桃花这孩子,虽说顾北辰和施施并不是很宠着他,但是这孩子从小也是个喜欢自己惯着自个儿的,这还是头一次被人这么无视,这桃花的小宇宙顿时爆发了。    “大人说话,小孩子别插嘴!”男人冷哼一声,压根没把桃花放在眼里。    容景没注意,桃花直接从他的腿上面跳下去。    “你凭什么指着我的妈咪!”    只是他站在施施和沈婕的后面,她们两个人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平安的异常,倒是桃花抓了抓头发,似乎理清楚了一些头绪,这几个人是要把平安带走么?    平安身子一颤,他听懂了。    男人说话很尖酸。    “你们这些有钱人,怎么可能懂我们的事情,你们就过你们的生活好了,反正你们不过是一时兴起施舍一下他而已,难不成你们还能真的把他当成是自己的孩子么,别搞笑了,那个是你的孩子吧,你也不看看,那个小子就算是养在你们家,也改变不了他是我儿子的事实!”    这个人明显就是自己要藏着掖着那点猫腻忽然被人指出来,觉得面子上面过不去而已,再加上,施施的咄咄逼人,弄得他心烦意乱,直接伸手指着施施。    “和你又没关系,你又何必多管闲事!”    这施施威胁人的口气,和顾北辰简直如出一辙啊,那么嚣张,话说,这几个人压根就再无视他吧,他才是这里负责调解人啊,容景仿佛在施施的脸上面看见了顾北辰的影子,这人和人相处久了,果然会变得很像吧。    容景扶着额头。    “就算是我多管闲事了,那又如何?”    左轮上前一步,手已经摸到了上衣的口袋里面,施施伸手示意左轮退下,这个男人完全不知道,自己刚刚已经在鬼门关的门口绕了一圈了。    他本来就是普通的农民,这说话方面自然是不行的,完全说不过施施,这不就急了,直接拍了桌子就跳了起来。    “你是谁啊,我想要要回自己的儿子,和你有什么关系么,你别多管闲事!”男人有点急了!    施施的话说完,那两个人一愣,似乎没想到施施会说出这样的话。    “那等划分土地结束你们再把他带回去好了!”    “那又如何,这个孩子本来就是我们家的人!”    “和我们自然是没关系的,但是根据我的调查,你们村子划分土地的标准是依据每家人口的多少吧!”施施笑了笑。    “那又如何,这个事情和你们没关系吧!”男人咳嗽了一声,试图掩盖自己的紧张不安。    都是带着打量和若有似无的嘲讽,看得他们自己的脸上面都觉得臊得慌。    而施施的话说完,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这对夫妇身上面。    男人的面色黧黑,看起来还好,倒是那个女人,在看见施施注意的目光时候,不自觉的闪躲了一下,而且整个人都瞬间变得紧张不安,施施注意到女人的双手不安的躁动着,似乎都不知道放在哪里了。    那边的两个人脸色瞬间变得苍白,两个人愣在那里愣是半天没说出一句话。    “听说你们村子里面正在给你们每家每户划分土地是吧!”施施不紧不慢的抛出了一句话。    “我们知道这么多年,是我们亏欠了他,我们就是想要补偿他一下而已!”    “没事!”施施告诉沈婕没事的。    “施施……”沈婕说着伸手攥住施施的手。    “既然你们这么说的话,你们是他的亲生父母,你们想要要回孩子,我们自然是不能拒绝的!”    施施挑了挑眉。    “当然了,无论怎么说,他都是我们的儿子,我们怎么可能说这么狠心呢!”    “你们是真的想要将平安要回去对不对?”施施看着他们,就像是已经知道了他们的心里面在想什么一样。    施施伸手拍了拍沈婕的肩膀,示意沈婕冷静一下。    沈婕越想越是气恼。    “那你之前都做什么去了,五年多了,你们早干嘛去了!”    “可是我们毕竟是他的亲生父母啊,这几年下来,我们也有经济基础了,我们有能力可以照顾好他了啊!无论怎么说,他也是我们的亲生儿子,我们还是想要把他留在我们的身边的!”女人看着平安的眼神,带着怜爱,看起来就像是真的有那么回事一样。    “你们现在的经济能力根本没有办法,带好一个孩子,更何况,你们知道平安每次都要去复查么?更何况,这么多年过去了,你们要是真的想要要回这个孩子,为什么这么长时间都不说,五年前,我们就联系你们了吧,但是是你们不想要这个孩子的!”沈婕此刻完全是把平安当成了自己的孩子,一心护着。    施施饶有趣味的盯着手机。    施施的手机很快就发回来了简讯,是顾南笙发过来的,上面是对眼前这对夫妇的调查情况。    其实在岛上面的日子,很潇洒很惬意,而且一家三口也多的很滋润,也就没想过那么多,现在想想,或许真的可以要第二个孩子了,不过这也不是自己一个人决定的啊,还不知道施施愿不愿意呢。    所以之后,顾北辰就想着得把那一年多的给补回来,这一来二去的,顾北辰也就没想着要二胎的事情。    顾北辰无语,说实话,是被噎得说不出来话了。    “你没有我的二三十年不也好好过来了,我看你也没被憋死啊!”    可是某个女人愣是铁石心肠的拒绝了,倒是给直接拒绝了。    “我们是夫妻,你总该帮你的丈夫解决一下生理需要吧。”顾北辰当时的语气真的是很软了。    “孩子这么小,我得照顾孩子,你自己总能照顾好自己吧!”    偏生施施的理由还十分的高大上。    这明明如花似玉的老婆就躺在自己的身边,却不准他碰,顾北辰简直要哭死了。    这生桃花的时候吧,怀胎十月,到之后坐月子,然后孩子小,施施又忙着照顾孩子,这一忙活,这顾北辰做和尚做了一年半多,他也是个正常的男人啊。    其实吧,之前不想要第二个孩子,顾北辰是有私心的。    顾北辰摩挲着下巴,似乎在认真的思考着。    “我们每家都有两个孩子,你说你们家就桃花一个,不是很孤独么!”    “那你意思是我们家要是生个小子,就没事了?”    “我们家已经有两个臭小子了,我很怕下一胎还是个男孩,那我不是要哭死了!”顾南笙撇撇嘴巴。    “那你干嘛不让珊然生一个!”    “是啊,你最好生个女孩儿,我们家什么都不缺,就是缺女孩啊!”顾南笙叹了口气。    萧容就是个正常普通的小孩子,单细胞生物,虽然说不知道为什么会怕顾北辰,但是趋利避害还是知道的,但是萧容看他的时候,还是会甜甜的叫一声叔叔,顾北辰当时也想着,自己要是有个女儿就好了。    只是萧家回来之后,萧容经常来顾家,萧家本来就是阳盛阴衰,况且这家里面的两个女人,一个还是女汉子,而萧容软软糯糯的,萧容似乎有点怕顾北辰。    “第二个孩子?”顾北辰伸手摩挲着下巴,其实这事儿他不是没想过,之前的时候,是觉得施施怀孕生孩子很辛苦,所以在桃花还小的时候,顾北辰倒是没想过这事儿。    “说到这事儿,你们什么时候要第二个孩子啊!”顾南笙盯着顾北辰,眼睛亮晶晶的说。    “好像就你一个人当了爸爸一样。”    “我好歹也是做爸爸的人了,你总不能和原来一样的使唤我吧。”    “你现在居然知道顶嘴了?”顾北辰促狭地说。    “小叔,我又不是你家跑腿的,怎么什么事情都来找我啊!”顾南笙简直无语了。    “查一下平安亲生父母的情况。”顾北辰看了看顾南笙。    顾北辰本来正和顾南笙在商量着事情,忽然就收到了施施的信息。    而施施拿出手机,手指飞快的在手机上面打着字。    “我不要,不要——”平安虽然傻,但是并不是痴呆,看这个情形,他自然是明白的,看着那家人的眼神闪躲得厉害,整个人都缩在沈婕的后面,完全不敢冒出头,似乎都不想被他们看见。    “我们本来就想要第二个孩子的,这个完全不妨碍我们将孩子带回去吧!”    做父母的,哪里有舍弃自己孩子的道理啊,就算是这个孩子生下来就是个傻子,做父母也会竭尽全力给他提供最好的一切,无论怎么说,这都是自己十月怀胎养大得孩子,这对夫妇忽然间冒出来,行为实在是诡异。    这家人来这里明显目的动机不单纯啊。    “是么?条件不好?所以要了第二个孩子?”施施丝毫不觉得自己很刻薄。    “之前的事情,我知道是我们做得不对,我们当时也是真的没办法,我们家的条件真的负担不起他的治疗,而且……”男人说着叹了口气,“我们那个地方条件很差,他要是跟着我们回去,日子肯定不会好过的。”    只是面对施施的眼神,那个男人和女人居然闪躲了,施施低头摆弄着手指上面的钻石戒指,心里面已经有了底了。    “是么?”施施挑眉,声音婉转,似乎并不相信这话。    同样是女人,可是境遇差别却是这么大。    “这个孩子,不知道从哪里听人说的吧!”女人急忙解释道,只是打量着施施的眼睛,透着一种羡慕嫉妒。    其实平安看起来和正常的孩子是没有两样的,只是你盯着他看的时间久了,就会发现他的眼睛有些呆滞无神罢了,平安长得不算出众,但是白白净净的,加上穿得整洁,看起来也会让人觉得眼前一亮。    其实从她们进来开始,这家人的心里面,就觉得有些不安,因为他们没想到平安现在生活的环境居然活这么好。    尤其是后面走进来的女人,一身宝蓝色的长裙,裸色高跟,大波浪的及腰长发,举手投足都是万种风情,眉眼精致妖孽得简直不像话,而她身后跑出来的男孩,亚麻色的背带裤,白色衬衫,就像是从电视上面走出来的,很漂亮的男孩子。    他们都是农民,平时都在为生计忙活,哪里有时间看电视啊,他们只是觉得这一家人进来,仿佛身上面都自带了光环一样,看起来是那么的夺目。    “这个……”那对夫妇没想到,这个看起来气质高贵的女人,说话居然会是这般的咄咄逼人。    容景在一边看了看施施的侧面,这气势倒是和顾北辰学得很像啊。    “我只是很好奇,她是如何知道平安智力有缺损的!”施施眯着眼睛,面色柔和,笑眯眯的,看起来没有任何的威慑力,只是给人的感觉,却无端的让人觉得有压迫感。    “小孩子乱说的,你们不要介意啊!”男人黧黑色的脸上面,闪过了一丝尴尬。    小孩子又是怎么知道的?虽然说童言无忌,但是这个孩子从来没有见过平安,又怎么会知道,平安的智力有问题,小孩子嘛,大人说什么,她就说什么,看来这对夫妇这次过来目的不单纯啊。    施施则是坐在椅子上面,伸手摩挲着面前的茶杯,傻子?    或许是刚刚气氛一瞬间的冷凝,将这个小女孩吓坏了吧,所以她只是怯怯的躲在女人的怀中。    而那对夫妇也是面露难色,显得有些紧张不安,“胡说什么啊!”女人将女孩搂进怀中。    这句话倒是让休息室里面的几个人都一愣,尤其是沈婕和容景,面色变得很难看。    “我就是不要,你看他就是个傻子,我才不要……”    “瞎说什么呢,他就是你的哥哥!”男人斥责道。    “我不要,我才不要,他才是我的哥哥,哼——”小女孩撅着嘴巴,那个眼神带着一种很强烈的排斥,平安只是躲在沈婕的后面,小手死死地攥住沈婕的手,眼中满是惊恐。    “嗯嗯,我们这次过来就是想要……”    毕竟平安不是没有父母的孩子,人家的父母来要孩子了,他们这边是没有理由拒绝的。    “其实事情你们都清楚了,平安的亲生父母,想要将他带回去!”    “容景叔叔!”桃花说着直接冲过去抱住了容景的大腿,容景笑着将桃花抱起来,招呼几个人就坐下了。    “我不放心我妈过来!”    “嫂子,你怎么过来了,进来坐吧!”容景没想到施施也过来了。    那边的一对夫妇看见平安的时候,直接站了起来,椅子被推开,发出了刺耳的摩擦声,平安自然注意到了他们三个人,他只是忽然死死地抓住沈婕的手,两只小手,紧紧的握住,生怕下一秒钟沈婕就忽然跑了一样。    “嗯,乖!”容景摸了摸平安的头。    “容叔叔——”平安的声音小小的。    “伯母来了,坐吧!”容景笑着招呼他们几个人坐下,平安拉着沈婕的手,或许是这里的气氛过于严肃,平安显得有些紧张。    他们到警局的时候,直接就被带入了休息室,门被打开的时候,沈婕是先走的。    平安冲着沈婕一笑。    “哎——”沈婕无奈的叹了口气,伸手摸了摸平安的头发。    “这个不好说,要是他的父母坚持的话,我们这边也不好做!”施施看了看在一边和桃花正在玩的平安,这个孩子小小年纪的,经历的事情,或许是很多大人都没有经历过的。    平安虽说不是他们的孩子,但是和他们处的都很好,这时间长了,自然有感情了。    沈婕其实心里面总是觉得有些愧对于方宇,虽然方宇不说,但是沈婕心里面总是觉得不是个味儿。    其实沈婕和方宇本来也想着要个孩子的,不过沈婕毕竟年纪很大了,生孩子要承担很大的风险,最主要的是,她虽然在调理身子,但是两个人总是没消息。    “施施啊,其实我很喜欢他,真的不能将他留在我的身边么!”    “我才没有哥哥!哼——”小女孩冷哼一声,小嘴撅着,毕竟这里有外人,那对夫妇也显得有些尴尬。    这样的家庭,本身的负担就很重,而平安的情况,需要定期去医院检查,而且在学习这一块,也需要专门的老师负责引导,他们确实是负担不起。    “等会儿的,等你哥哥过来的!”女人四十多点,不过皮色蜡黄,看起来很憔悴,这两个人明显就是那种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而平安当时的情况很不好,他们不想接受他,其实容景不算意外。    之前他们是如何嫌弃平安的,容景还记得很清楚,现在看着眼前的女孩,明显是宠爱有加,听说是他们四年前生的二胎,村里的人都以为平安已经死了,而且二胎的政策放开了,倒也不用担心被罚款。    “妈妈,我想出去玩,我不想在这里待着!”小女孩说话的口气并不是请求,而是带了一丝不容抗拒的意味,容景喝着茶,不动声色的观察着这一家。    那边的三个人除去平安的亲生父母之外,还有一个女孩子,看起来四岁多的样子,扎着两个羊角辫,穿着裙子,或许是火车坐得时间太久了,几个人都显得有些疲惫。    “你们喝水吧,做了一天多的火车,也累了吧!”一个警察给对面的几家三口倒了几杯水。    地点是在警局的休息室里面。    而施施这边也接到了沈婕的电话,沈婕照顾平安这段时间,对他也有了感情,并且也知道,平安的亲生父母并不是很喜欢他,所以私心不想将平安让回去,所以在安排见面的那天,沈婕就让施施陪着自己过去了。    只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平安的父母居然说,他们这就过来,而且听着语气似乎很高兴的样子。    而最主要的就是关于平安的安顿工作了,上面的意思就是说平安并不是孤儿,所以还是通知了他的亲生父母,容景的心里面虽然很不舒服,不过上头的人既然这么说了,他也就通知了。    案子虽然结束了,但是容景这边还有许多的扫尾工作需要做。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