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法医星妻太妖娆最新章节 > 法医星妻太妖娆最新章节列表 > 214 真凶出现,都是爱情惹的祸

214 真凶出现,都是爱情惹的祸

作品:法医星妻太妖娆 作者:月初姣姣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我们公司每天都会有一批实习生过来实习,有学表演的,也有学影视编导的,也会有一些学习语言方面的学生,类似于翻译之类的,这些明星并不是所有人的外语都好的,要是去国外有活动的话,有的是要随时跟着翻译的。”

    陆琦站在一边,动都不敢动,只要稍微挪动一下,都觉得屁股像是要开了。

    “那你把今年实习生的资料传真一份给我。”

    “我马上打电话让陈锋把资料交给你!”陆琦说着就拿出了电话。

    在陆琦打电话的空隙,容景只是无意间看了看陆琰,陆琰背靠着沙发,只是眼睛却饶有趣味的盯着自己看,这人……

    “不感谢我么?”陆琰忽然开口。

    “感谢你什么?”容景靠在靠在桌子边缘,双手随意的插在裤子的口袋里面,面色柔和,就好像他们之间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上次的案子,这次的案子,我都有帮助你吧。”陆琰喝了口水,他们就像是老朋友一样的交谈。

    “协助警方办案是每个公民应尽的义务。”容景只是一笑。

    陆琦正背对着他们两个人打电话,陆琰忽然起身,朝着容景走过去,容景心下诧异,只是却也不好躲开,只能看着某个人朝着自己走过来,陆琰只是站在容景的身侧,靠在桌子边缘。

    “我不是喜欢多管闲事的人,要不是你,我会管这种事情么?”陆琰的声音富有磁性,容景不否认,陆琰一直都是个很有魅力的人。

    “是么,那多谢你了!”容景皮笑肉不笑的说。

    “我过生日,你来么?”陆琰喝了口茶,他自然知道,这个杯子是容景的,还故意的伸出舌头舔了舔杯口,容景只觉得这个男人,简直太无耻了。

    “看情况!”容景没好气的说。

    容景很快就收到了陈锋传过来的传真,里面赫然出现了一个叫做苏放的男人,孙珏仔细看着他的资料,和孙珏是一个大学的,并且是一个专业的同学,看照片来说的话,苏放是个看起来比较阳光开朗的人,就是证件照上面还露出了一颗小虎牙,阳光帅气,在学校应该很受欢迎吧。

    “原来是这个人啊,这个人我有印象!”陆琦凑到容景的身边。

    “刚刚不是说不认识么?”陆琰嫌弃的说。

    “我记得他的脸,不记得他的名字而已。”陆琦抓了抓头发。

    “记得他什么。”容景在一摞资料中,将苏放的资料抽出来。

    “当时薛茜茜要去国外有个活动,但是公司的翻译不够,正好有一批实习生过来了,当时有几个学生过来,但是这个苏放长得比较出众,薛茜茜这个人就是比较喜欢帅哥美女之类的,所以就想要苏放当他的翻译,不过苏放当时被公司另外一个艺人定了,因为这事儿,薛茜茜还和我闹腾来着。”

    容景看着这上面的资料,越发觉得,这个苏放的嫌疑正在逐步的扩大。

    孙珏的同学,那么就有机会认识任冉,认识张瑶,而作为薛茜茜的翻译,自然也是有机会在薛茜茜的鞋子上面做手脚的。

    “我得去忙了,不能招待你们了。”容景明显是在逐客令了。

    “用了就想扔了?”陆琰侧着头,别有深意的看着容景。

    这话说得……

    容景简直无语了,这话说得太有歧义了好么?什么叫做用完了就扔了,我用你什么了,看着容景憋闷却又无话可说的样子,陆琰忽然一笑。

    “走吧!”陆琰也不为难他,等他忙完这个案子再说吧。

    “嗯,阿景,你辛苦啦!”陆琦伸手掐着腰,特么的,屁股疼得要死,走一下都觉得能蹭到伤口,爷爷下手也太狠了吧。

    “嗯,你才辛苦了。”容景无奈的摇了摇头。

    陆琦瘸着腿,“异常艰难”的朝着门口走去。

    “汤喝了?”陆琰凑到容景的旁边,语气温柔。

    “嗯?”容景愣了一下,主要是两个人靠得太近了,让他觉得很不舒服,陆琰气场过于强大,容景觉得身边全部都是这个男人的味道,就好像是属于自己的“领地”,被人侵犯了一样。

    “嗯。”陆琰似乎显得很满意,忽然伸手揉了一下容景的头发,“注意休息!我走了!”

    “慢走!”容景下意识的脱口而出,惹得陆琰一阵轻笑。

    “好。”

    容景心下懊恼。

    尼玛,这个对话,怎么那么怪异,怎么会让他想到了妻子送丈夫出门呢,肯定是最近太累了,整个脑子都不够用了,都在胡思乱想些什么东西啊,容景甩了甩头发,目送着他们两个人出了大门。

    知道了犯罪嫌疑人之后,他们就针对苏放展开了调查,这一查还真的就查出了问题,这个苏放平时是住在宿舍的,但是根据他的室友说苏放已经有好几天没回来住了。

    不过因为大家都在实习,每个人都很忙,就算是几天不不回来,大家也不会觉得很奇怪,更何况又是男生,粗枝大叶一些,所以没有人注意到有什么不对劲的。

    只是苏放到底去了哪里,是不是现在就和孙珏待在一起,他会不会伤害孙珏,此刻变成了警方关注的焦点。

    当张瑶再一次被提审的时候,相比较之前的疯癫,此刻的张瑶,显得淡定许多,只是眼睛灰败,似乎已经知道了自己之前的行为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她整个人都在向人们传播着一种消极的负能量。

    “你认识苏放么?”

    “苏放?”张瑶迟钝了一下,似乎在思考着什么,“认识吧,不过不太熟。”

    “那你知道孙珏和苏放的关系如何?”

    “我不知道,孙珏的朋友很多,有很多我都不认识,这个人貌似是他的同学吧,我记不清楚了。”

    容景本来想要从她这里打听出来一些消息的,看样子是没办法了,容景耸了耸肩,“你要是想起来什么,就和我说!”

    “苏放?难道说孙珏的失踪和他有关?”张瑶忽然从凳子上面站起来,“苏放?我根本就和他不熟啊,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他到底想要做什么啊!”张瑶显得异常激动。

    “你都不懂,我怎么会知道!”

    容景虽然在张瑶这边并没有得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但是通过走访他们几个人的朋友,还是得到了许多有价值的线索,比如说……

    苏放一直都在暗恋着任冉。

    “队长,若是这个苏放真的喜欢任冉的话,那么他若是知道任冉是被孙珏害死的,很可能会对他下手的。”

    “只是我们现完全无法找到这个苏放在哪里啊,若真是这样的话,孙珏岂不是很危险!”

    “所以我们必须尽快的知道,孙珏可能去的地方。”

    这边的一群人正在找苏放可能去的地方,而容景则是到了沈婕的住处,自从张咬的父母被人害死之后,平安就被接出来了,本来果果的父母准备将平安带回去的,但是他们的工作实在是太忙了,就是自己的女儿都照顾不过来,更别说照顾平安了。

    而沈婕本来对这个孩子是很心疼,所以听说了他的事情时候,就将平安接到了自己的家里面。

    “容队长来了啊,进来坐吧!”容景是事先和沈婕约好的时间。

    “伯母太客气了。”

    容景走进去的时候,平安正安静的坐在客厅看电视,电视上面正在播放着一档动画节目,只是他看着电视的目光有些茫然,似乎理解动画里面的内容,对于他来说,也是比较困难的。

    平安在看见容景之后,冲着容景一笑,直接冲过去抱住了容景的大腿。

    “好了平安,你容叔叔一时半会儿还不会走,你带着你容叔叔去坐一下!”

    “嗯!”平安点了点头,伸手拉着容景的手朝着沙发走过去。

    居然还乖巧的端了杯水递给容景,容景伸手摸了摸平安的头,“平安真乖啊!”

    “嘻嘻……”平安毕竟是个孩子,虽然说当时的情况惨烈,不过经过了这么多天之后,看起来似乎已经没什么问题了。

    “你这孩子,这你喝过的,不能给客人喝啊,我不是教过你么?怎么还是忘了?”沈婕对于教育平安显得十分有耐心。

    容景看着平安只是低垂着头,还乖巧的冲着沈婕说了一句,“我记住了!”

    沈婕摸了摸平安的头,“记得就好。”

    而此刻门外响起了敲门声,“应该是施施和桃过来了,他们说好今天带着平安出去玩的!”容景点了点头。

    “外婆——”这还真是不见其人先闻其声啊。

    “怎么还买了东西过来,进来坐吧,北辰没和你们一起过来么?”

    “有个朋友找他有点事情。”左轮已经将大包小包的东西拎到屋子里面,“容景叔叔!”桃看见容景也显得很高兴,直接就扑倒了容景的身上面。

    容景身上面还穿着警服,刚刚在楼下,施施就看见了容景的车子,案子的进展施施都有关注,容景最近都忙死了,不可能无缘无故的出现在这里,而因为施施的到来,这三室两厅的公寓瞬间显得拥挤起来。

    客厅里面两个孩子正在玩。

    桃本来就是认识平安的,是在桃过生日的时候,施施本来以为,自己的儿子过分早熟,而平安在智力方面又有所缺损,施施还觉得肯定玩不到一起。

    只是这两个孩子在一起,桃似乎很自觉地担当起了照顾平安的角色,这一点倒是让施施觉得很欣慰。

    “容队长,你要是待会儿想要问他什么,你稍微注意一下,平安虽然看起来没什么,但是他的心里面其实一直记得那个事情。”他们几个人站在阳台,沈婕生怕容景说了什么话,刺激到平安。

    “我知道,我有分寸的。”容景还以为沈婕着急忙慌的将自己叫过来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呢,这个事情他自然是很有分寸的,况且他和平安也不是第一次打交道了,这次他单独一个人过来,也是怕带几陌生人过来,平安会害怕。

    “平安自从来我这里,就一直很乖巧,也很听话,虽然说有些时候和他交流会显得费力一些,不过他是好孩子,我本来以为,时间一长,他肯定会忘记那些不愉快的事情的,只是……”沈婕叹了口气。

    “怎么了?”施施看着客厅中的平安,其实从外面看,他和寻常孩子并什么区别。

    只是同样是十岁左右的年纪,小练家的小易已经学习各种知识,慢慢从幼稚变得成熟,享受着这个年纪应有的天真活泼,而他……注定和正常孩子不一样。

    “又一次我做饭,我也不知道他就边上看着,当我打开煤气之后,当时我正准备将炒菜,没想到,他居然拿着一杯水,一下子将煤气上面的火给扑灭了,但是我心里面其实还是有些怄火的……”

    毕竟煤气进水了,就有危险,所以就不能按时做饭了,而当时方宇正要回家吃饭,弄得沈婕顿时有些生气。

    “当时我真的哈似乎有点懵了,不过他忽然拉着我的手就往外面跑,嘴巴里面还在说着危险,当时我眼眶都红了,其实这个孩子什么事情都记得的,只是他无法表达而已。”

    容景面色沉静,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平安此刻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异常,容景走过去。

    “平安,东西好玩么?”平安手里面正拿着一个玩具汽车,看起来很是兴奋,眼睛亮晶晶的,兴奋的看着容景。

    “嗯嗯!”平安点着头。

    “对了,平安,叔叔想问问你,你认不认识这个人啊!”容景并不打算从平安这里知道什么有用的消息,因为平安的智力缺损,就算是他能够说出来什么有用的消息,也只能说他们破案的时候,有了一些依据,但是却不能作为证据。

    平安看着容景从口袋中拿出来照片,忽然直接从容景的手中夺过照片,直接将照片给撕毁了,桃正在一边挽着魔方,也被桃这个举动吓住了,只是狐疑的看了看容景。

    “哼——”撕了还不算,他居然还在那上面踩了几脚,容景已经明白了,平安见过这个人,并且很讨厌他。

    平安一直都是生活在农村的,除了定期去医院的复查身体,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家里面的,他居然会认识苏放,这个线索,对于容景来说,就显得格外珍贵了。

    张瑶的家,并不好找,农村嘛,很大,而且房子都差不多,平安见过他,那么很大的可能就是苏放去过张瑶家,而张瑶看起来一副和苏放不熟的样子,这一点就显得格外可疑了。

    “平安,我们去那里玩吧!”桃看着平安气呼呼的样子,似乎明白了什么,拉着平安就往另一边走去,想要转移他的注意力,而平安哪里会想到这么多啊,注意力很快被新的玩具吸引过去了。

    容景和施施对视一眼,似乎都明白了一些什么。

    张瑶没想到,容景会再次审问自己,当她再一次坐到审讯室的时候,她的进展不安,全部落入了容景精明的眸子中。

    容景当时询问张瑶的时候,是在看守所里面,张瑶当时是低着头的,看不清楚她的神色,而她的语气也显得很正常,所以容景但是也没有过多的怀疑她。

    审讯室里面的气氛和看守所是完全不同的,灯光昏暗,气氛压抑,空间狭小,给人的感觉就格外的沉闷压抑,张瑶不自觉的绞动着手指,眼睛不停的乱转,就是不敢和容景对视。

    容景拉开凳子,坐到张瑶的对面。

    什么都没说,他直接将苏放的照片拍在了张瑶的面前。

    “啪——”的一声,张瑶的身子一震,似乎是被容景吓到了。

    “说吧,你和苏放到底认不认识……”容景的声音透着一股不耐烦,完全没有了以往的轻柔。

    “我不……”张瑶的话没有说完,就被容景直接打断了。

    “张瑶,你要知道,在这里撒谎对任何都不好,孙珏很可能就是被苏放抓走的,而且你的养父母,也有可能是被苏放打死的!”

    “打死?”张瑶惊讶的几乎说不出话。

    关于张氏夫妇的死因,只是警局内部的人知道,很多人并不是很清楚,而张瑶则是一直以为自己的养父母是被烧死的,此刻忽然听见是被打死的,不敢置信的睁大了眼睛,完全不敢相信容景说的话。

    “是被人打死的。”

    “不是被烧死的么?”张瑶喃喃自语,因为这个事情,她和乡亲们都闹翻了,因为她一直觉得,父母是被平安烧死的,怎么会被打死的,这是怎么回事?

    “我是警察,我不会信口开河,我们只不过不想造成恐慌,所以才没说,当时我们甚至怀疑是你杀死了自己的父母!”

    “我……”张瑶眼睛睁得很大,因为近段时间的过度消瘦,让她的眼睛显得格外大,仿佛要掉下来一样,有点吓人。

    “我没杀爸妈,我怎么可能会杀死爸妈呢,你们都在开什么玩笑啊,我爸妈怎么会被人打死呢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肯定是在骗我,你们是在骗我是不是!”张瑶显得无比激动。

    “我没必要骗你,再说了,骗你的话,从你这里又有什么好处呢,再者说,我们怀疑你并不是没有道理的,你的父母一直反对你和孙珏在一起,你很有可能怀恨在心,然后就对自己的父母痛下杀手了!”

    对于容景的分析,张瑶骇然,她内心受到了无比大的震动。

    “怎么可能,我虽然心里面有怨言,但是我也不会做出这种事情的,怎么可能会是我……”

    张瑶摇着头,嘴巴里面呢喃着不知道在说什么,似乎是被容景的话给吓住了。

    “我们只是一开始怀疑你罢了,你父母的尸体,我们都交给了专业的法医人员进行了解剖,他们是被人殴打致死的,这个人为了毁尸灭迹,就一把火烧了你们家,平安是个什么样子的人,你比我清楚,他的智商根本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不是他,真的不是他……”张瑶从心里面就一直认定了是他害死了父母,所以一时间真的很难接受,容景突如其来的消息。

    “这个人必须要力气很大,因为你父母身上面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骨折骨裂,内出血现象,首先你的力气不具备,而且你也没有作案时间。”

    容景继续说着。

    “这个人不仅仅是知道你们家在哪儿,而且还知道你们家里面有汽油,着火必然是需要助燃物的,为了让这把火能够将所有的东西都烧得一干二净!”

    “汽油……”张瑶的眼中忽然一亮,明显是想到了什么!

    “苏放,是苏放,一定是他,是他害死了我的爸妈!”张瑶忽然显得异常激动。

    “不是说不认识么!”容景好整以暇的看着张瑶。

    “我……”张瑶沉默了几秒钟,“其实我们一开始的关系不还不错,但是随着我和任冉闹翻了,和苏放也就不怎么联系了。”

    “苏放喜欢任冉?”

    “嗯。”张瑶并没有否认。

    “那你当时为什么不说!”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问这个,而且这个人……”张瑶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我把任冉害得流产的事情,也是他高发给学校的,所以我不想和他有任何的牵扯,所以你问我的时候,我就收我不知道。”

    “那你现在说说吧,关于苏放的一切消息都说一下,你要知道,苏放既然有可能杀死你的父母,就有可能害死孙珏!”

    “我知道!”张瑶沉默着,眼泪不断地往下面掉。

    “我认识苏放其实也是因为任冉,苏放一直在追求任冉,当时我们宿舍的人都知道,苏放长得高大帅气,其实很多女生都暗恋他,不过他已经表明心有所属了,但是很多女生都觉得很可惜,当时很多人都很羡慕任冉。”

    “苏放当时追求任冉,也是想尽了办法,包括请我们宿舍的人吃饭,想要从侧面知道一些关于任冉的消息,所以一来二去的,他和我们也就熟了,只不过随着任冉和孙珏在一起之后,苏放虽然说不甘心,但是似乎并没有放弃。”

    “他知道我们家在哪里,也是因为大一的时候,五月多吧,我们一群人就想说出去野炊,当时没找到合适的地方,而他们知道我们家在农村,就说要一起去玩。”

    “苏放知道我们宿舍要一起出去,就自告奋勇说要帮我们拿东西,所以我们就答应了,而地点就是我们家附近!”

    容景点了点头,这么说的话,苏放能够找到张瑶的家,也就变得合情合理了。

    “而且……”张瑶死死的攥住自己的衣服,显得格外激动,“当时正是收麦子的时候,他们几个人对这个很新奇,就自告奋勇说要一起帮忙收麦子,当时我记得小麦收割机没有油了,就让苏放去买油了,其实我们要是柴油,他买的是汽油,被我们一群人还笑了好半天,那个汽油则一直放在家里也没用!”

    似乎一切的事情,都可以串联起来,苏放若是知道是张瑶和孙珏害死了任冉,而他对任冉的执着,必然会做出一些很出格的事情,保不准心理扭曲找张瑶身边的人下手也是有可能的。

    “接下来呢,发生了什么!”容景继续追问。

    “那之后,任冉和孙珏就在一起了,而苏放肯定不可能像以前那么追求她了,而孙珏认识任冉,也是通过苏放,所以因为这个事情,孙珏和苏放两个人就彻底决裂了!”

    容景此刻觉得,这两个人还真是绝配啊,都是喜欢撬墙角的,容景无奈的摇了摇头。

    “之后的话,我就很少见到苏放了,之后我和孙珏在一起了,苏放还因为这个事情,吧孙珏揍了一顿,只是之后学校派人出去留学,苏放就离开了,之后基本上面就没有联系了!”

    “留学?”

    “嗯,不过他只出去了几个月吧,不知道因为什么就回来了,有的人还不知道呢!”张瑶垂着头。

    “他去的地方不会和任冉是同一个吧!”

    “嗯!”张瑶点了点头。

    “那你现在想想,任冉平时最喜欢的地方是什么,或者是苏放可能去的地方是哪里!”

    “这个……”张瑶想了几分钟,“其实我和任冉的关系你也清楚,我根本不知道现在任冉喜欢去哪里,不过因为任冉和孙珏又在一起了,有段时间,我跟踪过她,她们在学校边上有个小公寓,任冉平时若是回不了宿舍,都是在那里住的!”

    “这么重要的消息,你怎么现在才说!”

    “因为那个公寓听说到期了,所以任冉才会搬到孙珏那里住的!”张瑶蠕动着嘴巴。

    “地址你总知道吧!”容景简直快被眼前的人给气死了。

    “嗯……”

    而此刻的公寓内,孙珏正被人反绑在椅子上面,房间很亮,特别亮,门窗是反锁起来的,但是公寓里面的所有灯都是亮着的,孙珏的眼睛上面蒙着一块黑布,但是他也能够清楚的感知到,这个地方很亮。

    孙珏的嗓子都已经喊哑了,他根本不知道是谁把自己绑起来的,而这个人此刻不在屋子里面,但是他明明知道,这人不在,他也无法逃脱,这种无助感,让他整个人都觉得十分疲惫。

    他知道自己被关起来很久了,但是他不知道具体是多久了,他对时间已经完全失去了概念。

    随着要是插入门锁的声音,孙珏知道,有人来了!

    那个人又回来了!

    苏放手里面提着超市购物袋,里面装了许多东西。

    “你到底是谁,你放了我,放开我,你这个混蛋,我出去了饶不了你!”孙珏大声叫喊着,但是苏放不说话,只是慢条斯理的换了拖鞋,拿着购物袋,走到了冰箱前面,打开冰箱。

    “你到底要做什么,你要钱我可以给你钱啊,你到底想要什么,你到底说话啊!”孙珏快要疯了,就是这种折磨让他整个人的神经每天都是处于高度紧绷的状态,他完全不知道,这个男人要做什么!

    这个人脚步沉稳,而且偶尔会有咳嗽声,孙珏知道,是个男人!

    苏放只是叹了口气,冰箱里面已经被塞得满满当当了,苏放将里面的东西拿出来,然后将从超市买回来的新鲜东西放进去,明明根本没有人动这些东西,但是苏放就好像是在为一个人特地准备一样。

    冰淇淋,草莓,甜橙,芝士条……似乎都是女生比较喜欢的东西。

    然后苏放就到了厨房开始做饭。

    很快的孙珏就闻到了一股淡淡的米饭香味,然后就是他在炒菜,这种香味,不断地在刺激着他的味蕾,他不知道自己多久没吃饭了,不过肯定很久了,因为若不是坐在椅子上面,孙珏此刻早就已经瘫软在地上面了。

    苏放炒了三菜一汤,然后装了两碗米饭,就开始吃饭了。

    孙珏听着男人的咀嚼声音,“你可以给我吃点东西么?我真的好饿,求求你了,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答应你的,真的,求求你了……”孙珏的哀求着,不过苏放只是吃着饭。

    这一幕每天都在上演,苏放对此完全是无动于衷的,他只是淡定的吃放,然后将所有的菜都倒掉了,把厨房收拾干净,然后下楼准备丢垃圾。

    苏放这个人本来是十分阳光帅气的,但是此刻他的脸上面已经全然没有了他这个年纪该有的朝气蓬勃,反而是显得很阴郁,他虽然看起来和寻常人没什么区别,但是他的眼睛耳朵,无时无刻的不在观察着周围的动静。

    “卧槽——队长,苏放居然正在这里,他居然看向我们这边了!”他们的车子已经到了小区所在地,不过因为他们从门口的监控录像中,知道了苏放刚刚回来,所以他们还不确定,屋子里面的情况,也就没有轻举妄动。

    “吵什么,难不成他还有透视眼,能够看见我们坐在车子里面么!”另一个人冷哼道。

    不过所有人都显得很兴奋,若是这几起案子都是苏放做的话,那么抓住这个人,这个案子就告破了。

    他们中的许多人已经几天几夜没有好好休息了,有的人都快要一个星期没有回家了,在这么下去,犯人没抓住,他们先变成神经病了!

    苏放只是盯着车子看了几秒钟,那阴沉的眸子中,闪过了一丝异样的光,就直接转身下楼了。

    “去看看垃圾桶里面是什么东西!”容景推了推一边的警察。

    “啊?为什么?”

    “让你看看就去看看,哪里来的这么多废话啊!”

    那个警察没办法,就像是做贼一样,还不能被周围的人看出来异常,就装着扔垃圾的样子,开始扒拉着垃圾桶。

    “队长,就是一些饭菜,看样子是刚刚做好的,还是热的呢,我都好久没吃我妈做的饭了!”那个小警察无奈的叹了口气。

    “做饭?”容景是看着这包东西很大,而且看起来不轻,他其实心里面很怕,这个苏放要是一冲动,把孙珏怎么对待任冉的,这个苏放就故技重施。

    苏放又一次回到了公寓,这一次他没有糊掉卧室,而是直接朝着孙珏走过去。

    孙珏因为长时间见不到光亮,所以耳朵显得格外灵敏,他能够感觉到有人在朝着自己靠近,他整个人的神经都瞬间变得紧绷了。

    明明很想和这个人说说话,想知道,这个人是谁,但是当这一刻要来临的时候,他却怕得要死,他的身子都是紧绷的,动也不敢动。

    他感觉到了这个人在自己的面前站定,然后一双冰凉的手,触碰到了绑着自己眼睛的黑色布条。

    孙珏整个人呼吸都停住了,他连大气都不敢喘,被绑住的双手死死地扣在一起,指甲都掐进了肉里面,他觉得有一种寒意钻入了自己的所有的毛细血管中,这一刻,他觉得时间过得格外缓慢,这个人的一举一动都在他的脑海中被无限放大,看不见很可怕,因为他只能凭借自己想象。

    而人的想象力一直都是无限的,尤其是他甚至不知道这个人是谁的情况下。

    “孙珏!”

    苏放的声音很干净,很纯粹,不沾染一丝的杂质,他的手离开了孙珏,倒是走到了另一边,拖了一张凳子走过去,面对着孙珏坐下。

    而孙珏只是觉得这个声音很熟悉,特别熟悉,但是一时间,他却怎么都想不起来了。

    看到孙珏脸上面的茫然,苏放一笑。

    “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我们果然很久没见了!”苏放笑了笑,他的笑容并未深达眼底,其实苏放长得还是很养眼的,所以笑起来也显得格外帅气,但是他的脸上面却尽是落寞。

    “你到底是谁,我们是不是很熟!”孙珏不断地在脑海中回忆着这个声音。

    很熟悉,这个人他是认识的,但是他此刻脑子已经处于高度紧张的状态了,似乎无论怎么想都想不出来,他显得格外急躁,整个人也显得躁动不安。

    苏放只是笑着看着一幕,从口袋中拿出了一包烟,拿出了打火机,慢慢点燃。

    “其实她很讨厌我抽烟的,呵呵……”苏放吸了口烟,慢慢的吐着烟圈,那缭绕的烟雾,将他的视线都变得模糊了。

    他的脑海中不断地浮现出了一张女人的脸,那么的娇俏可人,沉静貌美,只可惜只能想想了……

    或许是这个烟味刺激到了孙珏,孙珏猛然就想起来了!

    “你是苏放!”孙珏的话里面透着狐疑,因为他自己也不肯定。

    而那双冰凉的手又一次摸到了那个黑色的布条,苏放这次却是毫不迟疑的将布条直接扯下来!

    因为长时间没有接触到光亮,那一瞬间的孙珏是完全看不清楚任何东西的,只是觉得自己的眼前都是白茫茫的一片。

    他眯着眼睛,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他看清楚了坐在自己面前的人。

    “苏放,你到底想要做什么!你疯了么!你特么的放开我!”孙珏扭动着身子,苏放继续抽烟。

    “你放了我,你是不是还是因为任冉的事情在嫉恨我,我都说了,我也不知道任冉去了哪里,你放开我,放开啊……”

    “苏放,我们好歹也是同学一场,你放了我,这个事情我就当做从来没有发生过,怎么样?我不会和任何人说的,你相信我,你放了我吧,求求你了,你这样做是犯法的,你知不知道,你不能……”

    “咯咯……”孙珏的话,只是引来了苏放嘲讽的笑。

    他明明是在笑,可是孙珏却觉得有些毛骨悚然,苏放只是抽着烟,他们两个人之间隔着烟雾,让人看不清楚对方脸上面的神色,不过苏放眼中的恨意和杀机,孙珏看得清清楚楚。

    “你笑什么,你放开我,放开,我保证不会和任何人说的,我们就当做什么都没发生好不好,我知道,你喜欢任冉,我要是看见任冉了,我一定会劝她和你在一起的,怎么样?”孙珏还在漫无边际的说着谎话,他此刻紧张的要死,完全没有注意到,苏放的笑容慢慢的冷却下来了。

    “我说真的,其实我一直觉得任冉和你很配,我一定不会和任冉再联系了,你要相信我!”

    “你说你再一次见到任冉,就会和任冉说让她还问我在一起?”苏放笑着看着孙珏。

    “是啊,我肯定会和她说的,你一定要相信我,苏放,我们认识这么多年了,你可不能一时冲动就做出无法挽回的事情啊!”

    “你是去地狱和她说么?”

    苏放的笑容冷却,整个人的脸上面没有一丝表情,眸子冷凝,仿佛是从地狱中来的恶鬼!

    而容景此刻接到了警局的电话。

    “什么事情?”

    “我们查到了点东西!”

    “说吧!”容景靠在座椅上面,他眼睛下面的黑眼圈很重,三起案子都是他一直在处理,而且牵扯的人太多,媒体添油加醋的报道,让整个社会都恐慌不安,上面的施压,容景这段时间基本上都没睡好。

    “还记得任冉的尸体是如何发现的么?”

    “不是说有个中学生中学生去河里面游泳,被水草给缠住了,正好有人路过,两个青少年就下河去救人了,这两个人水性都还不错,其中一个人直接钻入了河里面,想要将缠住少年的水草扯断,发现的尸块么!”容景伸手捏了捏眉心。

    “我们刚刚偶然发现,当时救人的人没有留下任何的身份信息,不过那个人对别人说他姓苏!”

    “嗯?”容景瞳孔猛然收缩。

    难不成……

    “立刻上去!”容景当机立断的挂了电话,带着一群人朝着楼上面冲上去。

    孙珏这个事情做得隐蔽,所以这么久都没被人发现,容景不确定苏放知不知道,不过苏放若是知道任冉是死在孙珏的手里的,那么孙珏此刻真的是凶多吉少了。

    “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啊!”孙觉得嘴角抽搐了几下,他的脸就像是坏死了一样,面部不停的抽动,似乎完全听不懂他的话。

    “听不懂?”苏放倒也不恼怒,只是笑着看着孙珏。

    “任冉是失踪了还是死了,你比谁都清楚吧!”

    他知道,他居然知道!

    孙珏的眼睛睁得很大,他此刻连呼吸都觉得困难,这个事情,他做得很隐蔽,没有人知道这个事情的,他是怎么知道。

    “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你在胡说什么……”孙珏躲闪着,不敢正视苏放的眼睛。

    “我知道,我都知道!你杀了任冉!”

    此刻房子中安静的几乎可以听见彼此的心跳声!

    ------题外话------

    下一章案子就告破了,然后就进入主人公的感情戏了,预示着接近尾声啦,突然觉得很舍不得(..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