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法医星妻太妖娆最新章节 > 法医星妻太妖娆最新章节列表 > 210 珍藏的旧物,意外变成谋杀

210 珍藏的旧物,意外变成谋杀

作品:法医星妻太妖娆 作者:月初姣姣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因为薛茜茜的公众人物,所以很多人在一边指指点点的,虽然有人叫了救护车,但是中间也有人失声尖叫,说……

    薛茜茜已经死了。 =

    陆琦到了现场,显然也是被这一幕吓到了,不过他很快就冷静了下来,他虽然不喜欢薛茜茜,但是这个女人现在还是他公司旗下的艺人,他是不可能放任不管的,而陆琦就是薛茜茜的绯闻男主角,此刻倒是有许多看热闹不嫌事儿的人,拿着手机,在拍照。

    陆琦直接走到薛茜茜的身边,“薛茜茜……”陆琦伸手准备将薛茜茜扶起来,但是他的手在在触碰到薛茜茜身子的时候,陆琦愣了一下,脸色瞬间变得煞白。

    “陆少,怎么了?”陈锋正在一边阻止围观的人靠近这边,看到陆琦半蹲在地上面,愣是没动静了。

    “她……”死人的话,陆琦还是第一次见到。

    施施此刻也顾不得自己的形象问题了,直接将就走了出去,星光娱乐的外面,本来就有许多蹲守的记者,本来捉到薛茜茜的新闻,已经觉得自己赚到了。

    没想到居然还冒出来一个施施。

    “将现场的记者控制一下!”顾北辰侧头对左轮说,而随着顾家人的介入,现场的局面很快就被控制住了。

    施施直接走到薛茜茜的另一边,蹲下身子,伸手摸了摸薛茜茜的脖子,“人已经死了!”

    施施这话一出,另一边的男人,直接瘫软的坐在地上面,脸色煞白,双手不自觉的颤抖,死死地攥住自己的衣服,不停摇着头,“不可能……怎么会这样呢,不可能的,我……”

    孙珏完全没想到自己刚刚驾车从警局出来就会遇到这种事情,他根本就不知道啊,这个女人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施施看着薛茜茜下半身已经被血水染红,露出了白皙修长的大腿,上满遍布着血迹,那血还在不断地往外面流,整个空气中都弥漫着浓重的血腥味。

    “拿块布过来!”施施这话一出,三四分钟之后,就有人取了一块白布过来,施施拿着白布将薛茜茜的身子盖住,只是那汩汩往外面流的血还是将白布染红了。

    施施看了看一边的车子,上面还粘着一点血迹,而且上面有些许凹陷,地上面还有明显的刹车痕迹,造成薛茜茜死亡的就是这个车子无疑了。

    顾北辰站在大厦里面,抱着桃花,将桃花的头按在自己的胸口,黑曜石般的眸子盯着人头攒动的现场,只是视线却一直锁定在忙碌的女人身上面。

    “把现场保护起来吧,等警方过来再说!”施施起身,她都不知道自己的手上面居然也沾上了鲜血,施施拿着手帕将血迹慢慢的擦去,而人群的议论声更大了。

    “你们说是不是这个陆家不愿意娶这个薛茜茜,所以派人……”

    “真是可怜啊,一尸两命啊,还这么年轻,正是如花似玉的年纪啊,怎么好好地就出了这样的事情啊,真是造孽!”

    “谁说不是啊,真是可惜了,好端端的,她往路中间走什么啊!”

    ……

    施施走到了薛茜茜尸体不远处的地方,将地上面的高跟鞋捡起来,这是薛茜茜的,施施看了看鞋子内侧的商标,是国际大牌,这个牌子的鞋子,施施也穿过,一般都是独家定制的,鞋子的质量很好,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就断了?

    这只鞋子是好好的,不过另一只鞋子已经飞了出去,已经被人捡起来装进了证物袋中,貌似鞋跟断了。

    而薛茜茜出事的地点,距离一边的人行道还有一米多的距离,薛茜茜为什么会突然冲到了马路上面,施施抬眼看了看周围,当她看见了一个监控探头的时候,会心一笑。

    容景本来正在河道边上指挥人打捞尸块,忽然就接到了通知,说是发生了交通事故,死的人是薛茜茜,交通事故本来和他没关系的,只是肇事者居然是孙珏,“这几天的事情,还真是一件都不闲着啊!”

    容景将手套脱下来,直接扔到地上面,“队长,怎么走了?”

    此刻几个队员还在穿上面,手中拿着工具,正在进行作业。

    “孙珏出事了,你们继续,我先去现场看看!”

    容景开车几乎是一路飙车到了案发现场,最近派出所的警察已经赶到了,容景一打眼就看见正在一边和施施交流的男人。

    虽然穿着警服,不过看起来倒是有些流气,两边的袖子都是挽到了胳膊肘的位置,仍旧是一头棕色的短发,从背影看,身材健硕,是个典型的欧美壮汉,嘴巴里面叼着一支烟,深棕色的眸子盯着现场,神情严肃。

    “容队长!”皮特和容景两个人握了一下手。“听说这次的肇事者是你案子的嫌疑人?”

    “不算是嫌疑人,就是刚刚从我的局里出来。”容景看着那个已经完全瘫软在地上面男人,无奈的摇了摇头,法医人员已经过来,准备将尸体带走了。

    “你们小心点,这个尸体肚子里面还有孩子!”施施看着他们就像是抬一般的尸体准备将薛茜茜抬走的时候,立刻走了过去。

    “那有什么问题?”几个人疑惑的说。

    “孩子貌似被撞得掉出来了,你们注意一点!”施施声音压得比较小,不过皮特和容景都听见了,两个人对视一眼,都是显得格外诧异。

    “嗯,我们知道了!”

    尸体虽然被运走了,但是现场残留的一大片血污,还是让人触目惊心。

    痕迹鉴定人员已经开始对现场的痕迹进行了坚定,基本上可以断定是一起交通事故,只是薛茜茜为什么会忽然出现在机动车道上面,倒是惹人怀疑,需要进步一步调查了。

    孙珏的车子是正常行驶的,应该是薛茜茜忽然出现,孙珏完全没有反应过来,将人直接撞飞了出去,等到他紧急刹车的时候,已经晚了。

    “先带回去调查再说吧,这个案子……”容景对孙珏还有想要调查的东西,所以他只是看了看皮特。

    皮特耸了耸肩膀,“没事,人你带走吧。”

    “谢了!”容景拍了拍皮特的肩膀。

    “没事,不过你最近的案子挺多的,上面估计已经开始催你了吧。”

    “行了,别提了,不知道怎么的,没案子的时候闲的要死,要是忙起来,就没日没夜的!”容景无奈的摇了摇头。

    而此刻一个黑色的车子停在了现场外围,陆琰坐在车中,因为听说陆琦这边出事了,偏生出事的人又是薛茜茜,陆琰不得不亲自过来看看。

    “琰爷,已经到了。”

    “陆琦呢?”陆琰摇下车窗,视线却不自觉地定格在了中间的某个人的身上。

    “大哥……”

    或许是兄弟之间的心灵感应一般,忽然就看见陆琰的车子,而随着陆琦的惊呼,许多人将视线投射到了陆琰的身上面。

    陆琰坐在车中,铁灰色的西装外套,冷峻的五官,凌厉的眸子,给人的感觉就是不好接近的,陆琰从车上下来,挺拔的身姿在人群中显得格外的突出,尤其是还有一张充满着成熟美丽的脸,倒是惹得周围女生尖叫连连。

    “大哥,你怎么过来!”

    陆琦年纪也不小了,其实也可以独当一面了,只是在陆琰看来,陆琦是他看着长大的,所以还是不太放心。

    “我过来看看,什么情况?”陆琰靠在车边,侧着头看向陆琦。

    刚刚容景的视线和他相撞,他居然躲开了,陆琰无奈的一笑,将手插在口袋中,他依旧是那个无所畏惧的陆琰。

    “就是薛茜茜被人撞了。”

    “人呢?”现场只残留了一大片血迹,看起来触目惊心。

    “死了。”陆琦咬了咬嘴唇,就算是他厌恶这个女人,只是一个鲜活的生活忽然从自己的身边忽然消失,陆琦的心里面多多少少还是觉得很不舒服的。

    尤其是在前几分钟,这个女人还在纠缠自己,那个女人的香水味,脂粉味还在自己的鼻尖,只是转眼间,她已经消失了,事情发生的太突然了。

    容景走到了陆琦的身边,“待会儿和我去警局一趟吧,做个笔录!”

    “嗯。”陆琦点了点头,而陆琦忽然觉得奇怪了,这两个人的感情,可是一直很好的啊,怎么忽然就不说话啊,就是陆琦这种神经大条的人都看得出来不正常了,更不要说别人了。

    施施此刻已经脱下了手套,走到了室内,桃花还是一脸茫然的样子,不过孩子总是好奇心很重,“妈咪,那个阿姨死了么?”

    “小孩子别管这些。”施施伸手捏了捏桃花的鼻子。

    “哎呀,人家明明看见……”

    “你不是说想去吃香蕉船么?”顾北辰拖着桃花的小屁股,伸手牵着施施就朝着电梯走过去,准备去电梯到地下停车场,这边的路都被封了,估计待会儿出去还比较麻烦,还是先离开比较好。

    “爹地,真的可以么?”桃花眼前一亮,吃货就是这样,看见吃的,什么都不管了。

    他们一家人进了电梯,施施看着容景和陆琰的身影,他们两个人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那两个人是怎么了?”

    陆琰在顾家的这段时间,施施发现陆琰似乎正在试图从容景的世界中抽离出来,而之后的事情也证实了这一点,这两个人之间基本上没了互动,只是……

    施施本来以为陆琰的退出,是为了成全容景和叶萱萱,只是那之后,施施也从未见过叶萱萱,这三个人的关系倒是变得越发让人看不透了。

    “不懂。”顾北辰只是拉着施施的手,脑子里面还在想着,施施的生日礼物怎么办。

    去年的时候,自己确实不知道该送她什么了,所有人都说女人喜欢珠宝钻石,但是这个女人似乎对这些都不太感兴趣,家里面的这些东西也从未见她戴过,她说工作的时候不方便,所以收拾之类的,基本上是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的,而衣服什么的,就更被提了。

    所以顾北辰愁啊。

    陆琦去警局,陆琰准备跟去看看情况,顺便之后带陆琦回家,最近关于陆家的消息太多,老爷子在家正暴跳如雷呢。

    陆琰绝对不承认自己是有私心的。

    到了警局之后,容景就开始工作了,而陆琰则是去了容景的办公室坐了一会儿,他走到了容景的桌子前面,看了看桌子上面的照片,只是伸手摩挲了一下照片上某人的脸,就坐在沙发上面等着某人回来。

    陆琦只是简单弄个笔录,就结束了。

    “阿景,最近你很忙么?总是见不到你!”陆琦穿着西装,看起来倒是人模狗样的。

    “最近案子比较多,都好几天没有好好休息了。”

    “过段时间是大哥的生日,我们在纸醉金迷,定了包厢,你来不来!”

    “嗯?”容景最近太忙了,直接把这事儿给忘了。

    “你不会忘了吧,你真是,大哥知道了,估计要念叨你了,就是老地方呗,我们每年不都是这么过的么?”陆琦笑了笑,其实这个事情只是个引子,他是在拿这个事情试探容景,而容景只是尴尬的笑了笑,并没有说什么。

    这两个人是不是出什么问题了啊,难怪最近大哥的脸就像是便秘似的,好像谁都欠了他钱一样。

    两个人到了容景办公室的时候,陆琰靠在沙发上面已经睡着了。

    容景很少看见陆琰这么沉静的模样,在他的印象中,这个男人在外人面前,就像是在筑起了一道墙,所有人都无法窥探他内心到底在想些什么。

    无论在什么地方,什么时候,他给人的感觉都是冷傲得让人觉得无法接近,这也让到了适婚年纪的陆琰,硬生生的吓跑了许多的名门闺秀。

    “大哥怎么睡着了!”陆琦漫不经心地说,“对了阿景,你和那个女人怎么样了啊,就是那个在你们家住了一段时间的女的,很彪悍的那个!”

    陆琰本来就是闭眼小憩,没想到陆琦胆子肥了,明知道自己对容景的心思,居然还当着自己的面这么说,等着他回去收拾他。

    “我们……”陆琰已经睁开眼睛,幽深的眸子,目光灼灼的盯着陆琦,那森然的视线,让陆琦觉得有千万条的虫子在自己的后背挪动,一股寒意从他的尾椎骨瞬间蔓延到了身体的四肢百骸,完蛋了,自己惹祸了……

    “你醒了?”容景看了看陆琰。

    “嗯。”陆琰稍微整理了一下衣服。

    “那待会儿一起……”

    “爷爷在家等着,我们就先回去了!”

    一起吃饭吧!

    容景的话硬生生的被卡在了喉咙处,说不出来也咽不下去,只是悻悻地一笑,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

    “那我送你们下去!”

    “嗯。”

    陆琰自然猜得出来容景下面要说的话,只是他不能让自己再这么下去了,最好的办法,还是减少碰面吧,等到过段时间,他和叶萱萱在一起了,估摸着也就不会纠结自己和他的关系了。

    陆琦坐在车子中,看着容景的声音逐渐缩小,无奈的叹了口气,“大哥,你这是何必呢,阿景刚刚明明就是想要和我们一起吃饭来着,你怎么就把这好好的机会浪费了呢!”

    “嗯?”陆琰挑眉,“什么时候我的事情轮到你管了?”

    陆琰的话里面带着一种威胁的味道,陆琦嘴角抽搐了两下,“我不是,我就是比较关心……”

    陆琰就算是没和家里面出柜的时候,陆琦就知道了大哥是喜欢容景的,所以他才是有事没事开玩笑。

    “你以后别和他开我的玩笑。”自己弟弟的恶趣味陆琰自然是知道的。

    “我知道啦,不过大哥,我看阿景和那个女人也没联系了,说不定……”

    “事情你待会儿自己和爷爷解释!”

    “别啊,大哥,我笨嘴笨舌的,爷爷肯定会打死我的!”其实老爷子虽然不喜欢薛茜茜那个女人,但是对于曾孙子还是很期待的,这薛茜茜忽然死了,老爷子当时就懵了,“大哥,你要帮我啊,那个事情我以后肯定不说了,我发誓,这还不行么,大哥……”

    “晚了!”

    陆琦恳求了半天,不过陆琰这人说话,很少会有反悔的时候,所以陆琦叹了口气,话说薛茜茜肚子里面的孩子都不知道是谁的,这黑锅估摸着自己是背定了。

    陆琰看了看窗外,在他知道了自己对容景的感情之后,本来就十分克制的他,对外人就变得更加的冷漠了,其中有一点就是不想让人发现自己的感情,在他看来,这份感情有点见不得光,况且他很怕容景会用一种异样的眼光看着自己。

    其实每一份玩笑的背后,总是藏着多多少少真心的。

    陆琰纵容别人的开玩笑,或许从开始就存了私心,最起码,在那一刻,陆琰会觉得他真的是自己的……

    不是兄弟,不是朋友,而是……

    爱人!

    话说顾家一家三口去吃饭,没想到也没那么的安生。

    桃花要去洗手间,顾北辰带着桃花就去了洗手间,顾北辰靠在墙边,看了看手表,这个臭小子,怎么进去了这么久啊。

    而此刻从女士洗手间中走出来两个女人,身材适中,打扮得很时髦,看见顾北辰眼睛立刻就直了。

    两个人对视一眼,直接走到了顾北辰的身边。

    “先生,需要特殊服务么?”

    顾北辰挑眉,面部不改色,只是挪动了一下身子,讳莫如深。

    “嗯?先生,真的不需要特殊服务么?我们两个人算一个人的钱也可以哦!”

    顾北辰穿着白色的衬衫,袖子微微卷起,领口与的纽扣松开了两颗,露出了精致妖娆的锁骨,且不说那张出尘绝艳的脸,就是这精装健硕的身材,也足够这两个人垂涎欲滴了。

    顾北辰凌厉的眸子扫射了这两个女人一眼,只是这两个人此刻哪里还会看人眼色啊,只想着怎么把这个极品的男人怪**再说。

    “怎么?我们的床上功夫很好的哦!”一个女人的指甲染成了暗黑色,妖娆的在顾北辰的面前晃了一圈,似乎是想要展示自己的美好身材,只是却让顾北辰无端的从胃部生出了一种反胃。

    “对啊,要不免费也成!”

    她们总是伺候一些老头子,什么时候见过这么极品的男人啊,而且看这个男人穿着,估摸着家境不错。

    而桃花此刻已经洗了手走出来,一眼就看见顾北辰靠在墙边,然后两个看起来三十左右的女人,正在他的面前搔首弄姿。

    桃花拿出手帕擦了擦手,一副看戏的样子。

    顾北辰一眼就看见某个小鬼,用眼神示意他过来,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先生,考虑得如何了?”一个女人伸手就要搭在顾北辰的肩上。

    顾北辰反手直接捏住女人的手腕,“啊——”女人痛得直跺脚,“松开,啊——”那尖叫声都格外的刺耳。

    顾北辰一甩手,女人直接穿着高跟,一个趔趄,直接跌坐在地上面。

    “你这人怎么……”

    “滚!”顾北辰森冷的盯着两个人,两个女人被吓得顿时脸色煞白。

    “你要是不想要,就直接拒绝就好了,你怎么!”其中一个女人将跌倒的女人扶起来,两个人显然都被顾北辰身上面瞬间散发的戾气吓到了。

    这个男人刚刚明明不是这个样子的啊。

    “爹地,给你擦手!”

    一个小包子直接从一边钻了出来,拿出了自己刚刚擦手的手帕递给了顾北辰。

    两个女人看见男人的就像是在表演川剧变脸一样,刚刚明明还是一副要杀人的样子,此刻却温柔得不行。

    顾北辰从桃花手中接过手帕,擦了擦手,将手帕直接扔到一边。

    “爹地,这两个女人是干嘛的啊。”

    “不知道。”

    “可是她们刚刚明明在说她们功夫很厉害啊,真的那么厉害么?打得过妈咪么?”

    “打不过!”

    “那好弱哦!”

    “嗯,走吧!”

    两个女人看着这一大一小的手拉手走出来,两个人都凌乱了,这个极品的男人居然连孩子都有了,果然好男人都是别人的么?

    只是两个人刚刚到了酒店的大厅,电视上面正在滚动播报着薛茜茜出车祸的消息,只是电视上面还出现了施施的身影,那些电视台,就开始播报着关于施施的新闻。

    只是电视上面居然出现了那一张一家三口的合照,那个男人不就是……

    两个女人对视一眼,逃也似的跑出了酒店。

    施施看着两个人走进来,随之而来的还有一股淡淡的香水味儿,施施蹙着眉头,双手托着下巴,看着顾北辰,笑得格外的诡异。

    “你在看什么!”

    桃花已经坐到了自己的座位上面,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面前的冰淇淋。

    顾北辰伸手要搂住施施的肩膀,却被施施不动声色的躲开了,施施只是起身将桃花面前的冰淇淋拿过去。

    “妈咪,你做什么啊!”桃花撒娇的说。

    “别来这套,你刚刚是不是拉肚子了!”

    “没有啊,哪有!”桃花就是煮熟的鸭子嘴硬,打死都不承认,只是施施毕竟是他妈咪,从自己的儿子的反应就看得出来了。

    “你心里清楚,今天不许吃了,我点了粥,你喝点粥!”

    “妈咪,我不要,我想吃冰淇淋!”

    桃花话音未落,施施就瞪了他一眼,桃花无奈,只能将视线转移到了顾北辰的身上面。

    “爹地,我……”

    “你也给我闭嘴,你的事情我回去再找你算账!”

    顾北辰直接懵了,自己这是哪里惹到她了。

    而接下来吃饭的时候,施施更是将顾北辰无视的彻底,但凡是顾北辰给她夹的菜,她根本一筷子都没动,顾北辰无奈了,自己到底是哪里惹到这个小女人了,哎……果然女人的心思很难猜啊,况且,她的亲戚已经走了吧,怎么火气这么大啊。

    回去的时候,顾北辰下意识的伸手想要拉住施施的手,施施则是直接拉着桃花的手,直接上车,任凭顾北辰一个人在风中凌乱。

    “我哪里惹到她了么?”顾北辰无辜的看向左轮。

    左轮耸耸肩,表示自己也不明白,况且我还是个单身狗,你问我做什么!

    “我回去拿点东西,就去警局,薛茜茜的尸体需要解剖!”

    “不是交通意外么?”顾北辰挑眉,怎么又要解剖了。

    “她的父母认为这不是一起简单的交通事故,要求进行尸检!”施施低头看了看手机短信。

    回去之后,施施居然将父子两个人都撇下来,顾珊然正在带孩子,刚刚想要和施施打招呼,施施就像是一阵风一样的直接上了楼。

    “嗯?怎么了?发生什么了?”顾珊然看向顾北辰。

    顾北辰只沉着脸,跟着施施就上了楼,顾北辰步伐很大,施施还没有到房门口,就被顾北辰扯住了胳膊。

    “做什么?”施施扭过头,那张脸明显就在说,我很生气。

    “你怎么了?”顾北辰真的不知道,自己是哪里惹到她了,怎么好好地就发脾气了。

    “我没事啊。”施施笑了笑,只是那笑容显得格外的勉强,而且明显就是心口不一,“没事的话,我先换个衣服,我马上要出门。”

    “你到底怎么了?”顾北辰可不信她的话,况且女人若是和你说没事,通常就是有事。

    “我都说没事了,你怎么就是听不懂我的话呢!”施施撇了撇嘴巴。

    “我们在一起多久了,你认为我会信你的话?”顾北辰伸手撑在施施的耳侧,“你不是说你没生气么?那行啊,亲我一下!”

    “你怎么每天都和**上脑一样!”施施嫌弃的伸手将顾北辰推开,但是某人的胸口就像是铁打的一样,完全推不动。

    “你让开,我……唔!”施施话音未落,顾北辰就堵住了某人喋喋不休的嘴巴。

    “喂——我允许你亲我了么!”

    “还不许了?胆子肥了!”顾北辰伸手直接搂住施施的腰,两个人的身子紧贴,施施能够明显感觉到某人的身体变化,只是抿了抿嘴角。

    “你身上面有香水味,不是我的香水味儿!”

    “嗯?有么?”

    说实话,顾北辰倒是真的没闻出来,而且那两个人女人根本就没碰到自己啊。顾北辰没办法,就把刚刚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

    “就是这样?”

    “我陪那个臭小子去上厕所,不然呢,你觉得是什么样子的啊?”顾北辰笑了笑。

    “我也没觉得什么啊!”

    “吃醋了?”顾北辰笑着双手环住施施的腰,贴在施施的耳边轻轻的呵着气。

    “少来了,我就是……”

    “嗯?”顾北辰的的声音透着一种魔力,仿佛能够勾人一般,施施最受不了他总是贴在自己耳边呵着气了。

    “我就是不喜欢我的男人身上面有别人的味道而已!”施施咬了咬嘴唇。

    “嗯,我是你的男人!”

    施施的脸忽然就红了,只怪这人深情款款,还说得一本正经的,倒是弄得施施臊得慌。

    容景送他们走了之后,薛茜茜的亲戚就来了,容景马不停蹄就和他们见面了,没想到他们直接说薛茜茜的死不可能是意外的。

    最主要的是,他们都以为薛茜茜的肚子里面怀的孩子是陆琦的,他们觉得自己的女儿是去找陆琦才出事的,他们觉得这个事情肯定是陆家找人做的,他们一定要给自己的女儿讨个公道,所以一定要他们进行尸检。

    陆家的人要是真的想做这种事情,自然有千百种方法,做得毫无痕迹,怎么会这么蠢青天白日的让人在自家公司门口让人撞了薛茜茜,想想也不可能啊。

    可是容景无论怎么和他们说,他们就是不相信,这让容景也没有办法,只能麻烦施施了。

    好不容易摆脱了这家人,容景回到办公室准备喘口气,忽然发现自己的沙发上面有个东西。

    钱包?陆琰把钱包居然落在自己的这里了,容景无奈的摇了摇头,这可不像是陆琰会做的事情啊,容景将钱包拿起来,拿出手机,给陆琰打电话。

    等待接通的过程有点漫长,主要是电话拨出去之后,容景的心里面忽然就变得忐忑不安了。

    容景随手拨弄着钱包,还真是土豪啊,他的钱包里面几乎没有零钱,都是信用卡,各式各样的,还有一些酒店饭店的金卡之类的东西。

    “喂——”陆琰坐在车上,他其实第一时间就看见容景的电话了,只是犹豫了好久,他才按下了接听键。

    “你好歹接电话了,在哪儿呢!”容景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温柔。

    只是陆琰的心情却不是那么美丽了,只是看了看窗外,“在去酒店的路上面,你有事么?”

    “你要挂电话了?”容景觉得陆琰真的是在躲着他,原来想要躲开对方的人并不是仅仅只有他一个啊。

    “有约会!”

    “啪嗒——”容景手一滑,手中的钱包掉落在了地上面。

    “约会?”

    容景这会儿忽然想起来,在家中听见母亲说的话。

    陆琰带人回家了,他是带女人回家了么?他这是准备结婚么?容景忽然心头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滋味。

    “嗯,约了人,有事?”

    “你的钱包忘在我这里了!”容景弯腰将钱包捡起来,只是……容景的手顿住了,从钱包中滑落出了一张照片。

    陆琰这会儿才发现自己的钱包真的忘在他哪里了,果然最近一碰到他,整个人都变得不正常了,陆琰叹了口气,“我现在去你那里拿。”

    “好!”

    电话挂断,容景弯腰,将钱包捡起来,连同钱包中的一张照片,那是自己的证件照,这张照片应该是自己初中时候的吧,这个照片自己都找不到了,他怎么会有这个照片。

    容景蹙着眉头,叹了口气,准备将照片放回去,只是照片的后面。

    “景……琰……”是出自陆琰的手笔,这个男人的字就和他这个人不一样,他冷静克制,但是他的字张扬恣意,或许他的骨子里面还是很放肆的吧。

    容景捏住照片,忽然开始犹豫了,最后还是将照片放进了自己的口袋中,他躲着自己……

    原来在顾家,他并不是开玩笑的,他就是要和自己断干净的吧,既然这样的话,不如就断得干净一些吧。

    施施是直接到了验尸房的,薛茜茜的尸体已经被安放在了验尸台上面,身上面的血迹虽然被清理了一些,但是她的一侧身子都变形了,看得出来当时的撞击有多么的猛烈。

    “开始吧!”施施戴上手套,直接走过去,将死者身上面的白布掀开。

    当时在现场还没有怎么注意,此刻看着她的尸体,才发现,她的半边身子都不正常,施施伸手摸了摸。

    “右侧胸腹部断了三根肋骨,盆骨骨裂,右侧小腿有骨折现象!”施施没想到那个趾高气昂的女人,现在居然躺在自己的面前。

    今天她们才第一次见面,没想到,居然就是最后一次见面了,施施真的觉得人之间的际遇,有些时候真的不好说。

    “衣服上面有擦痕,应该是在地上面被剐蹭形成的,上面还有一些尘土!”施施检车着死者的衣服,从外面来看的话,就是一场很普通的交通意外而已,只是检查完了尸体表面之后,接下来就是对死者身体的进一步检查了。

    其实这种交通事故,若是鉴定是场事故的话,其实根本是不需要尸检的,不过家属要求的话,就没办法了。

    施施看着死者的指甲,里面残留着一点类似于皮肤组织的东西,指甲也断了几根,她的指甲很长,很容易断掉。

    “应该是人的皮肤组织,取下来,拿去检查吧!”

    其实尸检进行的还是很顺利的,只是当施施的手接触到死者的下体时,还是觉得有点难受,孩子已经成型了,是个男孩,已经被撞得半边都已经出来了,作为母亲来说,这一幕对施施来说,真的看着很寒心。

    施施小心的将胎儿取出来,很显然孩子在母亲死去的那一刻就已经胎死腹中了,车子撞击最厉害的地方就是胸腹部了,因为腹中孩子也出现了骨折的现象。

    “哎……真是可怜啊!”马超无奈的摇了摇头。

    而周围几个实习生,也是头一次遇到这种事情,一尸两命的案子,他们只是听过,作为实习生,他们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尸体,有些女人直接看不出去,跑了出去。

    施施将孩子取出来,放在托盘中,神情也显得格外的冷凝,马超跟随施施有一段时间了。

    在解剖台上,施施从来没有这么严肃的神情,而整个验尸房的气氛也显得格外的冷冽,所有人的心头就像是被蒙上了一层阴影,气氛显得很压抑,施施停在那里,她的手上面都是血,不知道怎么了,看惯了生死的她,其实不应该有这种情绪的。

    作为法医,从一开始她的老师就告诉她,别因为自己的个人感情和影响到了尸检结果,施施摇了摇头,自己怎么变得如此多愁善感了。

    “都是意外啊,谁都不想这样的,是不是啊!”马超是想要尸体缓和一下这紧张压抑的气氛的,只是他的话说完,还是沉默,让人压抑的沉默。

    施施伸手检查死者的下半身。

    “肯定就是意外啦,他们已经调取了现场的监控视频,那上面显示,薛茜茜当时是扭到脚,然后整个人才摔出了马路的!就是个意外啊!”

    “不是意外!”

    施施伸手摸着死者的脚踝,当时在现场还不明显,过了一段时间,脚踝处的淤痕也就显现出来了。

    “这不就是崴脚了么?这不是很明显么?”马超疑惑的说。

    施施说着走到了一边的桌子上面,她仔细的看着那双鞋子,一双鞋子是正常的,而另一双鞋子的鞋跟处确实是断裂了,只是断裂的不正常。

    “有什么问题么?”

    施施没有回答他的话,只是拿起了那只完好的高跟鞋,直接伸手准备将细跟掰断,但是很牢固!施施施毅马超试试,马超和验尸房中几个人轮流掰了半天,这个还真不是那么容易断的。

    “难道说你怀疑?”马超捂住自己的嘴巴,生怕自己的心中的猜想被验证。

    “这种鞋子我穿过,质量特别好,或许也是因为质量很好,所以薛茜茜即使怀孕了也放心大胆的穿了高跟鞋吧!”施施拿起了另一只高跟鞋,观察着断裂面,直接将鞋跟从鞋子上面扯下来。

    将鞋跟放在灯光下面。

    “你自己看这个切面!”

    施施说着直接将鞋跟放在了马超的面前,马超愣住了。

    这个缺口一部分是整齐的,一部分是断裂的。

    一个孕妇穿着这样的鞋子走在外面,总会出事的,按照薛茜茜肚子的情况,这孩子要是掉了,对她伤害也很大,很容易引起大出血,或许就直接死在手术台上面了。

    这个案子瞬间变得更加诡异了,孕妇穿着这样的鞋子,随时都可能出事的,但是这个凶手明显自己坐不住了,居然主动出手了,到底是什么什么样的愁怨,能让他对一个孕妇下了这样的毒手。

    施施的脑海中闪过了薛茜茜身边的人,她的出场是前呼后拥的,俨然把自己当成了陆家的少奶奶,排场很大,她身边的人很多。

    树大招风,更何况,这个薛茜茜还是个喜欢惹事的,不讨人喜欢,或许是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得罪了什么人,惹来了杀身之祸吧。

    “马上对那个孩子的dna进行提取,马上对死者指甲中提取出来的皮肤组织进行检测,同时通知容队长,薛茜茜身边的所有人现在都是嫌疑人!”

    “好,我立刻就去!”

    “这是一起谋杀!”

    施施的话重重的敲打在所有人的心头!

    ------题外话------

    其实小说写到这里,不知不觉也已经100多万字,从第一本追文的亲们都知道,月初一直都是万更到结束,而一本书到了一百多万字其实已经万更接近三个月了,这次就是过年都在码字,觉得很疲惫了,而且情节也几乎要写完了,我也不喜欢没情节还拖拖拉拉的,所以这个月,这本小说就会完结了,嘿嘿……谢谢一直支持月初的亲爱的们!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