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法医星妻太妖娆最新章节 > 法医星妻太妖娆最新章节列表 > 209 景琰 陌路人,诡异车祸
    容景回到警局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到警局了解了一下案子的初步情况。

    “现在倒是是个什么情况,还是没有任何关于这个死者的情况么?”容景伸手解开衣服的领口,就算是接近黄昏,天气依然很燥热。

    “目前还是没有任何的消息,现在关于死者的线索太少了,而且尸块也是零零碎碎的,只找到了一部分。”

    “抓紧找吧!”

    容景说完开车急匆匆的回家准备收拾东西。

    车子刚刚熄火,就看见陆琰从自己家里面走了出来,两个人似乎都没想到会在这个地方碰见对方,都是一愣。

    倒是容妈妈从陆琰的身后走了出来,“阿景啊,你怎么回来了,不是说去乡下办案子了么!”

    “出了点事情,就先回来了。”容景看了看一边的陆琰,“好久不见了。”

    “你这孩子,什么好久不见的,对了,陆琰啊,这个东西我刚刚做出来,你赶紧拿回去吧!”容景这才注意到陆琰的说中正提着一个东西,估摸着是自己母亲做的食物,他们两家经常会送一些吃的东西,倒不是多么珍贵的食物,只是一片心意罢了。

    “嗯,那我先走了。”陆琰说着就和容妈妈打了招呼,一只手提着食盒,一只手搭着西装外套,大步朝外面走。

    “阿景啊,你去送送陆琰。”容妈妈笑着说。

    “不用了,阿景也刚刚回来,还是让他回去休息吧。”陆琰说着只是下意识的伸手准备拍一下容景的肩膀,只是那手伸出去了,却还是没有碰触到他,只是冲着容景一笑,直接就越过了他。

    “你……”容景想要开口说些什么,忽然喉咙中就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样,不知道该说什么。

    “注意休息,别忙到半夜。”

    “嗯!”容景还在诧异,他怎么又知道我忙到半夜了。

    “那我走了,再见!”

    再见?这个词好陌生,陆琰以前从来不会和他这么说的!

    陆琰身上面的独特味道,霸道强势,根本不容忽视,容景转过身,那个高大的身影在夕阳中,被拉得更加的修长。

    只是那个背影却显得异常的决绝,头也不回,落寞孤单的让人心疼。

    “你这孩子,让你送送陆琰,你发什么呆啊,你这不在家啊,都是陆琰没事来看我们,我看啊,陆琰才是我们的儿子!”容妈妈打趣的说。

    “又不是多远的路,我警局还有点事情,拿几件衣服就走了。”容景说着就像是一阵风一样的跑到了自己的房间。

    容妈妈无奈的摇了摇头,“你说这阿景和那个萱萱又是怎么回事啊?这几天也没听他提过,这两个人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行了你,操心那么多干嘛,儿孙自有儿孙福,你就别管了!”

    “怎么能不管啊,这都快三十的人了,你说我们儿子不会真的喜欢男人吧。”

    容爸爸拿着报纸的手顿了一下,“你是想说陆琰么?”

    “可是也不像啊,我听说陆琰带人回家了!”

    容景此刻就站在二楼的过道上面,他的手抓着衣服,忽然收紧,他带人回家了?

    “带人回家也正常,陆琰都多大岁数了,带个女朋友回家也是很正常的啊,这么大惊小怪的。”容爸爸继续慢条斯理的看着报纸。

    “那我们阿景怎么办!”容妈妈怪声怪气地说。

    “你也是听别人说什么就是什么,外面那些传闻,有几个能信的啊,行了,阿景不是说要回警局么,估计是没时间留下来吃饭了,你赶紧弄点东西给他带走吧。”

    “我都忘了这事儿了!”容妈妈说着就慌张的跑进了厨房。

    容景站在走廊上面,靠在冰凉的墙壁上,陆琰失恋的对象难道……

    真的是自己想多了么,只是他既然谈恋爱了,为什么都没有告诉我,容景一直觉得,自己是陆琰最好的朋友,只是陆琰现在谈恋爱了,为什么都没有告诉自己?

    容景都不知道自己此刻的心里面都在胡思乱想些什么东西。

    得亏局里面的领导一个电话,不然容景还不知道发呆要到什么时候呢。

    陆琰拿了东西回家,陆琦正在沙发上面颓然的坐着,看见陆琰,直接跳起来。

    “大哥,那个女人怎么解决了啊!”

    陆琰挑了挑眉,只是将手中的东西递给了佣人,“跟我上楼!”

    书房中,陆琰将衣服扔到了一边,伸手将领带松了松,“你是怎么惹上这个女人的。”

    “哪里是我招惹她的啊,明明是她主动招惹我的,现在很多做模特或者那些小明星,都是不惜一切代价要上位啊,我每天也很苦恼的啊!”陆琦抓了抓头发。

    说的这个女人还是之前在报纸上面被曝光过的,怀了陆琦孩子的女人。

    “你说你和她没什么,那么这个女人怎么会一口咬定那个孩子就是你的呢!”陆琰脸上面看不出来喜怒哀乐。

    “我特么的怎么知道啊,弄得爷爷逼着我把她带回来,真是烦死了,大哥,我真的发誓,那个女人的孩子绝壁不是我的!”陆琦生怕陆琰不相信,都想要赌咒发誓了。

    “行了,别来这套,前两天我见了这个女人了。”

    “啊?”陆琦睁大眼睛,惊讶的看着陆琰。“我怎么不知道。”

    “你到底都知道些什么啊!”陆琰坐在沙发上面,那深井一般的眸子中,迸发出了一丝骇人的光,“你以后在外面玩也小心一点,不是所有的女人都能碰的。”

    “我知道的,我也没出去玩啊,那你是怎么解决的啊!”

    “带回来了呗!”

    “带回来了?”陆琦直接从沙发上面跳起来。

    “嗯。”相比较陆琦的炸毛,陆琰依旧显得无比淡定。

    “卧槽——大哥,这不是顺了那个女人的心意么!”陆琦简直要疯了。

    “带她见了一下爷爷,爷爷说了,等她把孩子生下来再说,若真是我们陆家的骨肉,我们自然会给她一个名分的,只是若不是陆家的骨肉,这笔账就需要好好算了,毕竟陆家的声誉可不是随便可以抹杀的。”

    陆琰端着水杯,喝了口水,想到了那个女人听见这些话时候,眼神的闪躲,还有身体无意中流露出来的惊慌,眼中露出了一丝不屑。

    “那她怎么说!”

    “走了,我给她了联系方式,让她有问题就联系我,可是到现在也没找我。”陆琰耸了耸肩。

    “我就说那个孩子肯定不是我的。”陆琦冷哼一声。

    “最近你给我安分一点,那个女人估摸着还在打别的主意,你别让她赖上你!”陆琰警告他。

    “嗯嗯,我知道啦,放心吧大哥。”

    河中的碎尸打捞了好几天,终于将所有的尸体都拼凑出来了,只是死者的头部还是没有找到,而关于死者的dna,根据比对,也是没有任何的线索,附近的失踪人口很多,而排查下来根本无法排除出来什么有利的线索。

    倒是听说了发现了一具无名的死者,有很多的家属到警局里面来认领,但是依旧是没有什么收获。

    施施此刻正在验尸房,验尸台上面,根据人体的分布,将尸块拼凑出了一个人体的形状。

    这个样子,根本无法进行解剖,施施无奈的摇了摇头,开始逐个检查尸体的情况。

    “死者是女性,皮肤还是很紧绷有弹性的,年纪不会大于30岁!”尸体被水泡的都有些发白,一个个的尸块看起来,就像是普通的肉块一样。

    施施拿起了刚刚被找的两个断手,“手指上面有戴过戒指的痕迹,戒指被人取下来了!”上面还有戴戒指时间长而形成的色差。“指甲修剪的很整齐,看样子是个对生活有追求得女性,经常做指甲,手指头上面的死皮都被修剪过。”

    “就是经常做美甲?”马超对这个不太懂,只是看了看死者的另一个手。

    “不是做美甲,最起码也是经常对手进行保养的,而且她的手上面没有一点茧子,没做过什么重活,估计家境不错!”施施将手放下,开始检查别的尸块。

    “根据死者的盆骨发育情况,这是个二十多岁的女人,她的腹部……”施施伸手摸着那个疤痕。

    “生过孩子?”马超看着施施。

    “或许吧,最起码怀过孩子!”施施开始检查尸体别的地方。

    主要是尸体身上面也没有一点的胎记、或者是纹身、甚至是比较明显的痣都很少。

    只是施施在检查到死者的小腿的时候,忽然看见了她的腿上面似乎有什么东西!

    马超将灯光打过来,让施施能够看得更加清晰,这个凶手当时在处理尸体的时候,是十分冷静的,尸体的各个地方都处理得很干净,尸块切割的很规整,就是血迹都被处理的很干净。

    因为当你在切割尸体的时候,是不可能说不留下一点血迹的,但是这些尸块上面,是没有一点血迹的,而凶手的凶器并不是切割机之类的东西,所以在切割的时候,应该会留下很多的东西,但是很显然,都被处理得干干净净了。

    但是这个小腿中部,居然有明显的勒痕,这个痕迹,居然没有被抹去,看样子,这个凶手,在处理尸体的时候,忽略了这个,也有可能是在当时处理尸体的时候,这个痕迹还没有显现出来,所以并不明显,她也就没注意。

    而这个上面,有一些灰色的东西,施施拿着镊子将东西取下来,放在玻璃器皿上面。

    “这个是……”马超疑惑的说。

    “麻绳留下的,这个死者在死前被捆绑过!并且被人进行过*!”施施指了指死死地下体。

    马超将灯光打在死者的下体,施施则是直接将那部分的尸块取下来,死者的下体就像是被人用刀子一样的利器划过,格外的狰狞,因为被水泡过,伤口外翻,显得格外的狰狞,看起来让人有些毛骨悚然。

    “简直是禽兽啊!”马超惊呼。

    “确实是没人性。”同为女人,施施看着心里面更是不舒服。

    尸检结束,施施的心里面还是觉得很不舒服,她拿着报告单,去送给容景。

    刚刚过去,就看见容景正从办公室出来。

    “碎尸案的报告么?”容景说着示意施施跟着自己走。

    “嗯,是个女性,年龄在二十岁左右,有过生育经历,生前被人捆绑过,也被进行过*!”施施走到容景的身侧,“不过再细微的东西,已经无法提取了,凶手将尸体处理得很干净。”

    “嗯,麻烦嫂子了,关于张氏夫妇的尸检,有什么进展么?”

    “作案的人,应该是个力气很大的人,根据他们尸检,这个凶手应该是有作案凶器的,只是到现在我们也没找到凶器在哪里。”

    两个人聊着案子,朝着楼下走去,“你这是准备去做什么?”

    “张氏夫妇的案子,那个张瑶的男朋友,带过来进行审问,这个人可是找得了些功夫,大四,去了外地实习,还是专门派人去接的,看起来斯斯文文的,这脾气啊……”容景摇了摇头。

    施施忽然就想到了张瑶那个张牙舞爪的女人。

    “我也去看看。”

    容景进入审讯室,而施施则是进入隔间。

    通过隔间,施施注意到了,这是个二十出头的男生,为什么说是男生呢,主要是他看起来似乎有些稚气未脱,不过面临毕业了,穿上了西装,不过和那些步入社会的人毕竟不同。

    带着无边框的眼睛,长得比较斯文,看起来脾气似乎不错,施施注意到这个男人的双手交缠,不安的搅动着。

    而手指虎口的地方贴着创口贴。

    “学习小语种的,在他们学校,这个男生还是挺出名的,长得不错,成绩也好,最主要的是家境不错。”

    “怎么看上张瑶了?”施施伸手摩挲着下巴,这还真是奇怪了,张瑶算不上漂亮的女生,只能说是清秀吧。

    “谁知道呢。”

    容景此刻拉开凳子坐下,“容队长,我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够回去啊,你要知道,我的这份工作真的是来之不易,就是因为你们,让我失去了这份工作!”男生伸手爬着桌子,或许是触碰到了伤口,他的眉头皱了一下。

    “因为你没有和我们说实话!”容景不急不慢的说。

    “你到底要我说什么,他们的死和我能有什么关系啊!”男生的脸上没有任何悲痛的表情,似乎对他们的死亡并不是很关心,只是眉宇间居然还露出了一种窃喜。

    “因为张瑶的事情,你对他们很有怨言吧!”容景伸手敲打着桌子。

    “那又怎么样,我当时人在外地,根本就不可能在那里的,肯定是个傻子放火的!”

    “你为什么会这么认为?”

    其实平安的嫌疑早就被排出了,平安也就是个孩子,十岁左右的孩子,能够把两个成年人杀了,并且找出汽油作为助燃物,然后销毁了所有的证据,这个事情,真的不是一个孩子能够做出来的。

    更何况还是个心智不全的孩子,根本不可能做到这个事情。

    “那个孩子根本就是个异类,和谁都处不来,哼,不是他是谁,我根本不可能杀人,你们到底还要怎么样啊!”男人一拍桌子,似乎要从桌子上面跳起来一样。

    施施没想到这个男的看其里斯斯文文的,这说话举止倒是真的不太文雅。

    “行了,那你先走吧!”容景这话一出来,那个男的愣了愣,“怎么?不想走?”

    “没有!”

    容景知道,从他的嘴巴里面,是问不出来什么东西的,况且这个男人没有作案时间,而且他有时间证人,案发时间,他确实不能从外地赶到案发现场,不过张瑶有作案动机,也有作案的时间,所以这个男人还是需要留意一下的。

    容景说着走出了审讯室,施施则是打开门,走到了容景的身边,“脾气是不小。”

    “谁说不是呢,我还得去打捞现场看看,或许会有新的发现!”容景这几天因为两个案子搞得头都大了。

    “嗯,顺道送我一程吧,我去星光娱乐。”

    “怎么要去陆琦那里了?”

    “前段时间因为偷拍的事情,陆琦让我给他们公司拍一组宣传片。”施施和容景一边说着一边朝着外面走。

    车子是直接到了的星光地下停车场,陈锋已经在入口的地方等着她了,施施等容景停好车子,这还没有推门出去,就看见一个女人前呼后拥的走了过来。

    “这个女人?”容景对这个女人有印象,只是不太深刻。

    那个女人穿着宽松的衣服,只是腹部微微隆起,就像是故意给人看的一般,容景看到女人的肚子就想起来了。

    “就是报纸上面前段时间闹得沸沸扬扬的,说这个女人怀的孩子是陆琦的,闹得沸沸扬扬的!”

    施施看着女人居然还穿着五厘米的高跟鞋,这个女人到底有没有一点自己是个孕妇的意识啊!

    陈锋看着女人一步步的朝着自己走过来,忍不住满头黑线,还真是晦气啊,不过他的脸上面还是带着微笑。

    “茜茜姐,您怎么过来了?”陈锋脸上面带着笑意,看起来倒是多了一些谄媚。

    施施没息影的时候,都是陈锋跟着自己的,所以对于他还算是了解的,这笑得够假的啊。

    “陆琦呢?”

    陈锋是陆琦的特助,一直都是跟着陆琦的,这薛茜茜最近一直都在找陆琦,可是陆琦摆明了就是在躲着她,薛茜茜不是笨蛋,自然是看得出来的,这好不容易听说陆琦今天来公司了,只是没想到,居然在停车场就看见了陈锋。

    陈锋不时的看着手表,而且不时的看着入口的位置,明显是在等人啊。

    “我不知道陆少在哪里!”陈锋的表情和回答看起来都很官方,他要是不知道才是见鬼了。

    “你说你不知道,你这是骗鬼呢!”

    陈锋忍不住的翻了个白眼,就是骗鬼呢,真是烦死了,这个女人是想要嫁入豪门,想疯了吧!

    “行了,我不耽误你了,我先下车!”施施说着推门出去!

    “你在等谁呢!”薛茜茜可不觉得,有谁能够让陈锋这么大阵仗的在这里等着。

    “施施姐!”陈锋说着已经越过薛茜茜,直接到了施施的面前。

    而周围的人一听施施的名字,都是眼睛睁得大大的,施施在这个圈子里面很出名,不仅仅是因为她出道的时间短,获奖无数,却在最顶峰的时候急流勇退,最主要的是,她的美貌就是到现在也是为人所津津乐道。

    在她之后,有很多人想要走施施走过的道路,这个圈子里面,固然不缺少那些长得美艳的人,尤其是美艳的女人,只是她们身上面,似乎总是缺少了一点东西,模仿施施,总是显得不伦不类的,而娱乐圈中,已经不会再有第二个施施了。

    施施摘下墨镜,眉眼微微上翘,仿佛天生会勾魂摄魄一般,眼波流转间,都带着万种风情,她穿着简单的黑色西装裤,贴身柔软的白色衬衫,勾勒出了姣好的身材,就算是生过孩子了,但是身材还是很好,她只是抬眼慵懒的看了看一边的人。

    “走吧!”声音懒散中透着妩媚,让人听了心里面都痒痒的。

    所以有人说,施施的身上面有妖气。

    “嗯嗯!现场已经安排好了,我们到那里就可以进行拍摄了,现在是三点钟,拍摄时间最多两个小时,不会耽误您的时间!”陈锋在施施的面前,似乎又变成了经纪人。

    “施施姐,我是薛茜茜,真的很高兴认识你!”

    薛茜茜直接走过来,薛茜茜一米七的个子,浓妆艳抹,长发及腰,瓜子脸,杏眼红唇,漂亮是漂亮,只是看起来没什么生气。

    “嗯。”施施应了一声,大步朝前走,完全无视她,倒是把薛茜茜气得不轻。

    因为和陆琦的关系,公司里面的人都在巴结她,被人这么无视,她还真的还头一次。

    施施刚刚进入电梯,这个女人居然就直接走了进去,对于这种喜欢挑衅自己的人,施施倒不是头一次见了,她只是双手环胸,“有事么?”

    “没事啊!”薛茜茜最近所有的资源都被陆琦掐断了,美其名曰是让她好好养胎。

    “施施姐,你还有什么特别的需要么?我已经让人给您准备好了蜂蜜柚子茶,还是您爱喝的口味,你……”陈锋见到施施自然是格外亲切了。

    “哼……狗腿子!”薛茜茜冷哼一声。

    其实薛茜茜不得不承认,施施真的长得很漂亮,以前见到的不过是在电视上面,后者是广告,这个女人美艳近乎妖,美得不真实,但是她还以为肯定是后期处理的效果,见到真人,她真的是嫉妒了。

    况且这个女人之前还和陆琦闹过绯闻,这一点让薛茜茜的心头更是不舒服,陆琦一定是她的!

    薛茜茜似乎已经忘记了,施施已经结婚了。

    “我的经纪人,伺候好我是他的本分,怎么?有意见?”施施挑了挑眉?

    “经纪人?”薛茜茜到公司不过三年,还真不知道,施施的经纪人居然会是陈锋,这陆琦还真是厚爱这个女人啊。

    “我是施施小姐的经纪人!”陈锋真的觉得这个女人简直是在自讨没趣。

    很快的就到了十二楼的拍摄现场,这次要拍摄的是公司的宣传片,而对于施施的到来,所有人都是显得既激动又忐忑,这里有许多施施的影迷,看见了自己的偶像,却又不敢靠近,只是不时的抬头看看施施,俨然都变成了一群小粉丝。

    “这件衣服怎么样?”服装师指了指一件大红色的礼服,施施挑了挑眉。

    “是不是太露了,我老公会吃醋的!”施施无奈的摇了摇头。

    “施施姐真幸福啊!”周围的人都知道施施有个儿子,也有个那么俊美的老公,真是人生赢家啊。

    “不过我试试这件吧,我挺喜欢这个的!”施施拿着红色的裙子进了试衣间。

    施施的气质十分称红色,红色是很高调的颜色,张扬夺目,配合施施那种女王范儿的强大气场,简直再合适不过了。

    只是施施穿上衣服之后,才发现,自己的身上面居然有那个混蛋,留下的草莓印。

    “施施姐,需要我给你遮一下么?”化妆师虽然三十多岁了,但是看见施施身上面的吻痕,还是忍不住红了脸。

    “陆琦要的不就是我的这份妖气么?就这样吧!”施施起身,照了照镜子,将头发披散下来,伸手抓了抓头发,红色的晚礼服前面是裹胸的,后面直接露到了腰际,就是腰窝都能够看得清清楚楚。

    当施施出来的时候,所有人的眼睛就再也移不开了。

    虽然很久没有在镁光灯下生活了,但是有人说施施就是个天生的演员,因为镜头感十足,举手投足都是范儿。

    施施的身上面偶尔露出来的草莓印,非但没有减少美感,看着她的时候,许多男人都是纷纷红了脸,这个女人真的是个妖精,纯白如细瓷般的肌肤,红色如烈火般的裙子,强烈的视觉冲击。

    “拍摄的如何了?”

    施施到了,陆琦怎么可能不过来。

    “陆少!”所有人纷纷起身。

    而薛茜茜看着施施本来就嫉妒的要死了,女人或许天生就会捕捉一些比自己美好的东西,薛茜茜的嫉妒心很强,尤其是此刻陆琦完全无视她,直接朝着施施走过去,薛茜茜更觉得像是自己的东西被抢了。

    “你怎么过来了!”摄影师让休息一下,施施直接从台上面下来,伸手将头发拨到一边,真是妩媚得要死,看的陆琦还是面红耳赤的,“你怎么还和以前一样会害羞啊!”

    其实吧,陆琦之前或许对施施还是有些念想的,毕竟美好的东西,大家都喜欢,只是奈何对手过于强大了,甚至比大哥还要强大,陆琦自然是灭了这份心思,只是看到施施,还是觉得有点不好意思。

    “没有啦,我都这么大岁数了,怎么会……”

    “陆琦……”薛茜茜嗲声嗲气的走过来,整个人就像是一条水蛇一样,直接抱住了陆琦的胳膊,施施明显看见陆琦的身子抖了一下。“你怎么正常时间都不去看看人家啊!”

    施施觉得自己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最主要的是,这个女人貌似把自己当成是她的情敌了,怎么总是挑衅的看着自己啊,施施无语了。

    “我最近比较忙!”

    “那你怎么来看她!”薛茜茜伸手指着施施。

    施施将水杯放下,好笑的看着这个女人,“你这是在争风吃醋么?和我?”施施指了指自己。

    “好了,你不是在家安胎的么?你出来做什么!”陆琦觉得这个女人简直没眼色,无论是论资历还是论交情,她和施施都是没法比的。

    “你不去找我,我肯定就要来找你了啊!”薛茜茜娇嗔的说。“我的肚子里面可是怀着你的……”

    “这个事儿还说不好呢,你别和我拉拉扯扯的!”陆琦说着伸手将薛茜茜的手拉下来。

    薛茜茜的脸色一顿,她没想到,陆琦居然会这么不给自己面子。

    “呵呵,陆琦,这孩子真的是你的么!”要是陆琦真的和这个女人有什么关系,施施都觉得陆琦的眼光是不是出问题了。

    “不是!”“是!”

    施施轻笑出声,而此刻电梯门开了,施施看见来的人,顿时一愣,他怎么过来了。

    看着施施瞬间僵硬的表情,几个人的视线都顺着施施的视线看过去。

    走出来的是个男人,白色的衬衫,黑色的西装裤,戴着墨镜,额前有几缕碎发,狂放不羁的散落着,嘴唇很薄,微微抿着,气场强大,身后还跟着几个穿着西装的几个黑衣人。

    只是电梯最后居然冒出来一个穿着黑色短裤白色衬衫的小不点,低垂着脑袋,“噗——”

    施施看到桃的第一眼就直接笑了出来!

    桃听见熟悉的声音,委屈的抬头看着施施,“妈咪,你好坏,你居然还笑!”

    主要是桃本来的头发是很长的,就是那种很韩范儿的那种,而且这小子的头发还起来还毛茸茸的,泛着柔和的淡黄色,看起来很是可爱,只是怎么变成寸头了,看起来显得十分的硬朗帅气,看起来更像个帅气的男孩子了。

    “过来,妈咪抱抱!”

    这个臭小子,很小的时候就很臭美了,那个头发别人摸摸就算了,要是有人敢动他的头发啊,简直是要了他的命了,没想到这一下子居然被剪了这么多。

    桃看着施施朝着自己张开了双手,狠狠地瞪了顾北辰一眼,然后别别扭扭的朝着施施走过去。

    “我不是来寻找安慰的!”桃轻轻咳嗽了一声。

    “我知道!”施施微微弯腰,在他的小脸上面亲了一口。

    “哎呀,妈咪,口红都弄到我的脸上了!”桃看起来很不情愿的擦着脸,其实心里面已经乐开了。

    “其实你这样也很帅气啊!”施施摸了摸自己儿子的头发。

    “都是爹地害的,他绑着我理发的,我都说不要了,他都不听。”

    “你再说一遍?”顾北辰取下眼镜,凌厉的眸子狠狠地瞪了桃一眼。

    “你看看,居然还威胁我!”桃有了施施做依仗,冲着顾北辰吐了吐舌头。“妈咪,你要为为做主啊!”

    这可怜兮兮的模样,让施施觉得好笑又无奈,顾北辰的眼睛一直在自己的身上面游离,施施觉得自己都自身难保了,估计没空关心这个臭小子了。

    “北辰哥!”陆琦走过去,“您怎么过来了,早知道,我下去接你啊!”

    “不用。”

    “需要我给您准备凳子么?还是喝的?或者是……”

    “都不用!”

    “您还是坐一下吧,施施姐还要有一会儿才能结束!”

    左轮此刻已经搬了凳子过来,这顾北辰有洁癖,怎么会坐这里的凳子,这人过于任性了吧。

    所有人的嘴角都抽了抽。

    下面的拍摄就在顾大爷的监督下,进行的异常“顺利”!

    施施进试衣间换衣服,顾北辰居然一个闪身直接就走了进去,桃无奈的看着这对无良父母,只是自己坐在凳子上面,无聊的玩着手机。

    薛茜茜自然看得出来,这人不简单,况且还能让陆琦看起来那么害怕,她也是个没眼色的,“小朋友,你在玩什么啊?”

    “打僵尸!”桃头也不抬,只是觉得这个女人身上面味道实在刺鼻。

    “好玩么?”

    桃抬头看了看她,“姐姐,能不能麻烦你一个事儿啊!”桃笑得无害纯良。

    “什么事情啊!”薛茜茜尽量让自己的笑容显得和善一些,让自己看上去美美哒。

    “麻烦你让一下,挡着我的光线了!”

    薛茜茜的笑容直接僵硬在了嘴边

    “咳咳……”陆琦在一边轻轻咳嗽了一声,这个混小子,又不是看书,玩个手机,和光线充不充足有关系么?

    此刻的试衣间

    “顾北辰,你干嘛啊……啊!”试衣间四面都是镜子,还有一个沙发,方便换衣服,施施话音未落,整个人就被顾北辰抵在了一面镜子上面,顾北辰也不说话,只是低头,盯着施施看。

    那眸子中闪过的异色,让施施心悸。

    “那个,现在还在公众场合,外面很多人,你能不能让我换了衣服再说!”施施推搡着顾北辰。

    没想到顾北辰非但没有离开,反而靠得更近了,死死地压住施施的胸部。

    “顾北辰,你混蛋!”施施被弄得有点疼了。

    “混蛋?嗯——”顾北辰的声音阴阳怪气的拖得很长。

    “你不是混蛋是什么你给我起开,压得我疼了!”施施气呼呼的瞪着顾北辰。

    “哪里疼了,这里?”顾北辰的手直接就按在了施施的胸部,施施睁大了眼睛,“还是这里?”顾北辰的手轻轻碰触施施的锁骨处,微凉的指尖,惹得施施一阵轻颤。

    “别闹了,我换衣服,外面的人都在等着呢!”

    “我允许你穿得这么少了么?你这次是准备先斩后奏?”

    “我没有!”

    顾北辰抽身离开之后,施施就准备换衣服!

    “转过去!”

    顾北辰挑眉,施施心下懊恼,这是四面镜子的,无论顾北辰站在那里,都是能够看见自己的啊。

    “闭上眼睛我换衣服!”

    “又不是没看过,你换吧,我等着你!”顾北辰说着就坐到沙发上面闭目养神,只是在听见了换衣服声音的时候,不自觉的睁开眼睛,而施施完全不懂。

    顾北辰过来是想接施施一起出去吃饭的,所以当施施的活动结束之后,他们就准备离开,只是桃忽然看上了陆琦这里的藏品,愣是赖着让陆琦送他。

    其实也不算是藏品,就是一副施施的画像,是刺绣,用相框裱起来的,而且是等人高的,里面很多地方还绣着金线,不说别的,就是这做工也是很值钱的,况且这还弄得栩栩如生。

    “小祖宗啊,我这里就这个最值钱了,这可是我前段时间刚刚从一个刺绣大师那里拍卖下来的,你这是……”要我的命啊。

    “我们家不缺钱!”桃显得十分爽气。

    “这不是钱的问题。”

    “说吧,你要多少钱!”

    施施觉得自家儿子此刻的样子,特别像个暴发户。

    “我都说了,这不是钱的问题。”

    “爹地,开支票给他!”

    “额……”陆琦的目光在触及到顾北辰那森然的目光时,立刻怂了。

    “行了,祖宗,送你还不行么?”陆琦简直想哭了,他哪里敢要顾北辰的支票啊,大哥知道了,还不撕了自己啊!

    “早这么乖就好了嘛!嘿嘿……”桃笑呵呵的看着那个刺绣。

    “怎么看上这个了?”施施无奈的看着桃这个小财迷的样子。

    “送你啊,过段时间不是妈咪的生日么?我可不想某人,什么都不准备!”桃已有所值得说。

    施施斜眼看了看顾北辰,只是忽然觉得自家儿子懂事多了,心里面倒是很多感慨。

    顾北辰则是别过头,而陆琦真是想哭啊,这是自己的东西啊,这个小鬼还真是会借献佛啊。

    施施忽然想起了去年的生日,顾北辰估计自己都不知道准备什么了吧,就说把自己送给她,施施当时那个无语了。

    “你还嫌弃了?以后我就是你的了!”顾北辰当时刚刚洗了澡,明显就是在诱惑她啊。

    “我可以试用么?”

    “可以。”

    “不满意可以退货么?”

    “拆了就不能退了!”

    “那我不要了!”

    “我已经是你的了!”

    “顾北辰,你丫的混蛋,你既然都是我的了,那你送我个屁啊!”简直是没用心啊,这事儿之后被施施没少吐槽,所以施施只是揶揄的看了看顾北辰。

    这个混蛋,今年要是又给他折腾出了什么把自己送给自己,施施能直接将他从床上面给踹下去。

    只是他们还没有走出去,忽然就有人急匆匆的跑了过来。

    “陆少,不好了,薛茜茜被车子撞了!”

    所有人都是一惊,尤其是陆琦,话说前段时间陆琰就让他避开这个女人,说是怕她故意把这个孩子流掉,然后就开始各种苦情悲情的,对陆家声誉不好,没想到,陆琦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陆琦的脸色瞬间变得煞白。

    施施和顾北辰对视一眼,也跟着下了电梯,因为身份的问题,施施和顾北辰都不好出面,他们只是透过透明的玻璃,看见了薛茜茜躺在一片血泊中,一动不动。

    施施的心头划过了一丝不好的预感,只是此刻她忽然看见了站在人群中局促不安的一个人,怎么会是他!

    张瑶的未婚夫!

    ------题外话------

    昨天忘了说了,大家女神节快乐哈,关于群福利的第一话已经上传到群里了,没加群的亲们抓紧哈!(..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