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法医星妻太妖娆最新章节 > 法医星妻太妖娆最新章节列表 > 203 陆琰的心思,一家三口被曝光

203 陆琰的心思,一家三口被曝光

作品:法医星妻太妖娆 作者:月初姣姣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容景那天喝完酒,等到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十点多了,他只是翻了个身,就立刻发现了异常。

    这个房间的味道,这个床的触感,还有着浑身上下的不自在感。

    无一不是在预示着这不是自己的房间!

    容景猛然睁开眼睛,就看见了陆琰那一张放大的脸,就躺在自己的身边,容景看到是陆琰的时候,本来还有些紧张忐忑的心,忽然就安定了下来,吓死他了,还以为自己在什么地方呢,是他家啊。

    话说他俩上一次睡在一起,还是容景毕业的时候,那个时候为了庆祝毕业,和班上面的同学喝得酩酊大醉,最后叫来了陆琰,结果陆琰到了那里又给自己挡了不少酒,他们就直接去了宾馆开了个房间,当时都是醉醺醺的,没想到第二天一觉醒来,居然躺在一张床上面,而且两个人身上面都没有什么衣服了,这可把两个人都吓死了。

    陆琰睡觉的时候,十分的安静,和他的差别就很大了。

    陆琰这根本就不像是在睡觉,这个人似乎就是在睡觉的时候,都显得十分的克制,他睡觉几乎是不翻身的,整个人的面庞也显得格外的柔和,和白天给人的感觉差别很大。

    容景揉了揉脑袋,做起了身子。

    陆琰的房间,几乎都是黑色的东西,就是地上面的毛毯都是全黑的,给人的感觉有很强的侵略性,和陆琰这个人一样。

    “醒了?”

    早在容景翻身的时候,陆琰就醒了。

    “嗯,昨晚我又喝多了吧,明知道自己不能喝,还非要喝,估摸着哪天我会醉死在马路上面。”容景抓了抓头发。

    “没事,无论你醉倒在哪里,我都会接你的。”或许是刚刚睡醒的缘故,陆琰的声音显得格外的有磁性,嘶哑的,带着一种难以难受的成熟魅力。

    容景只是下意识的看了看陆琰,而陆琰已经直接掀开被子下床。

    他只穿了一条睡裤,身子是赤裸的,直接就露出了精壮的上半身,其实这两个人坦诚相见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不过容景真的是很感慨,这陆琰的身材真的比自己好太多。

    “我让管家给你炖醒酒汤,你先坐会儿,我去洗澡。”

    陆琰说着直接进了洗漱间,容景只是无奈的躺在床上面,陆琰房间的顶上是一面巨大的镜子,可以清晰地看见自己的脸,容景伸手揉了揉自己的脸,忽然不自觉的拉开被子,欣赏起了自己的身材。

    摸了摸自己的胸部,然后是腹部,腰上面……

    “怎么就练不成陆琰那个样子啊……哎!”

    “大哥——”陆琦知道今天陆琰在家,正有事情和他说,就直接拉开门,没想到居然在陆琰的床上面看见了赤裸着上半身的容景。

    “呃——”陆琦的头上面有几只乌鸦飞过,而容景直接拉上被子。

    “你怎么就这么进来了?”容景一想到自己刚刚那个窘态被陆琦看见了,这心里面就觉得很不是滋味。

    “我找大哥!”

    “他正在洗澡呢!”

    陆琦看了看容景旁边的位置,有人睡过,嘿嘿……

    他忽然贼兮兮的走过去,那脸上面明显就是不安好心的样子。

    “你脑子里面是不是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容景一看他的眼睛就知道,这个二货肯定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阿景啊……”陆琦爬上床,这一声叫得是十分的宛转悠扬啊,弄得容景心里面怪怪的。

    “你要做什么……”容景的心里面滑过了一丝不好的预感。

    “啊——”陆琦忽然疯子一样的扯开了容景的被子,容景不是被他扯被子的举动吓到了,而是这货这一声尖叫,“呃……”

    陆琦似乎对自己看见的东西不是很满意,脸上面的表情显得十分的失落。

    “你这是在做什么?”陆琰此刻腰上面围了个浴巾,一只手正拿着毛巾擦头发,一只手放在腰上面,神情慵懒,只是那双眸子却像是异常凌厉的盯着陆琦。

    “没什么啊,来,阿景,别冻着,我给你盖着哈!”陆琦说着悻悻地将杯子盖在容景的身上面。

    “搞什么啊?”容景还是觉得莫名其妙。

    “没什么啊,嘻嘻……”

    “阿景,你去洗澡吧!”陆琰只是狠狠的瞪了陆琦一眼,容景此刻掀开被子,他只是上本身没穿,不代表他的下半身没穿啊,“待会儿直接穿我的衣服就好了,昨晚你吐了,衣服都被我丢了……”

    “陆琰,那衣服……似乎是我的吧!”

    “脏了!”

    “很贵的。”

    “我送你!”

    “谢谢哈!”容景显得不十分的无力。

    等到容景进入了洗漱间,陆琦才贼兮兮的走到陆琰身边,“大哥,你行不行啊,你昨晚没把他那个啥了……”陆琦说着还做了个动作。

    “什么?”陆琰只装作听不懂,将手中的毛巾扔到一边,直接将腰上面的浴巾扔掉,开始穿衣服。

    “卧槽——大哥,你能不能注意一点啊,我还在这里啊,你这是准备裸奔啊!”

    “非礼勿视不知道么?”陆琰倒是浑不在意,直接开始穿衣服,再者说了,这下面还有内裤的好么?

    “嘿嘿……大哥,你的身材真有料。”陆琦那眼睛简直要发亮了,他是经营的演艺公司,其实男明星也不少,他们为了自己事业,通常都会健身,但是能和陆琰比的真的还没有。

    “你要是少陪那些女明星应酬,多花点时间健身,肯定也能像我这样,话说,你和那个怀孕的女明星怎么样了?”陆琰问的漫不经心。

    “大哥,我今天找你,就是为了这个事情啊,那个女人居然笃定了那个孩子是我的,特么的,老子什么……”

    陆琰挑了挑眉,陆琦轻轻咳嗽了一声,“呸呸呸——你就当做没听见哈,嘿嘿……”陆琰冷哼一声,在他面前说自己的老子,胆子肥了啊。

    “我根本就没碰过她啊,真是的,搞得爷爷现在就是想要让我把她带回来,你说怎么办啊。”

    “你知道做什么,自己做的事情,自己解决。”陆琰此刻已经穿上了白衬衫,正在系纽扣,神情显得那么的懒散,只是浑身的气场却异常的强大。

    “大哥,我就是听说她去过纸醉金迷,想让你帮我查一下她而已,而且我发誓,那个孩子绝对不是我的,真的!”陆琦的神情异常的认真。

    “就是你的也不奇怪啊。”

    “真的不是啦,这个真的不是我的,我……”陆琦看着陆琰完全不相信的眼睛,倒是有些急了。

    “别急,慢慢编!”陆琰好整以暇的说。

    “我特么的还是个处男啊!”

    “咳咳——”容景没想到自己刚刚洗澡出来,居然就听见了这么劲爆的消息。“陆琦,你是处男,说出去谁信啊!”

    “我真的是……你们怎么都不信我呢!”陆琦显得十分无辜。

    “头发没擦怎么就出来了。”陆琰直接拿起手边干净的毛巾,就直接扔到了容景的头发上面。

    “在警局洗澡也是这样,洗一下就好了,时间那么紧张,谁还管头发啊!”容景低头将腰上面的浴巾弄好,而陆琰已经直接走过去,直接伸手,帮容景的擦头发。

    容景只觉得一个高大的身影瞬间就笼罩了过来,陆琰的身上面有淡淡的香水味道,这种味道闻起来不是十分霸道,只是却在无孔不入般的侵入自己四肢百骸,容景忽然觉得在他的面前,自己变得十分渺小。

    “大哥,你都没帮我擦过头发。”陆琦撒娇一般的说。

    “你继续刚刚的话题。”陆琰完全不理会陆琦的撒娇。

    “就是这个事情啊,我想让你帮我查一下嘛,对了阿景,那天我在你家看见的那个母老虎呢,听说走了啊!”陆琦这句话,让那边的两个人齐齐愣住了。

    陆琰的手顿了一下,继续帮容景擦了擦头发,毛巾将容景的脸都罩住了,所以容景根本没有看见陆琰眸子中的那抹优思。

    “怎么?你们见过?”

    “你居然不知道,我去——那个母老虎,直接拿着防狼喷雾,把我眼睛弄得疼死了,太泼辣了,你可不能喜欢这样的女人啊,太凶悍了!”

    “又不是你找老婆,泼辣和你有关系么?”

    “话不是这么说的,这以后我们肯定要经常走动的啊,这么凶悍,以后结婚的话,你肯定也没好日子过的……”

    “哗——”陆琰将手中的毛巾扔到一边,直接拿起了一边的西装外套,直接就往外面走。

    容景和陆琦对视一眼,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陆琰……”容景叫了一声。

    “我想起来公司有点事情,我先出去了!你……”陆琰急匆匆的脚步顿住,“你待会儿喝了汤再走。”

    “嗯。”容景点了点头,“你不吃饭?”

    “不了!”

    那个背影显得异常的高大,却又显得无比落寞,走得决绝,似乎一点牵挂都没有。

    “大哥这是发什么神经啊。”陆琦抓了抓头发,“哎——我还以为大哥昨晚把你那个啥了呢,结果呢,啥都没有,哎……”

    “你想哪儿去了,我和陆琰……”容景说着忽然就顿住了,只是有点呆愣的看着某人消失的门口,心里面忽然百转千回的闪过了许多的东西。

    “我知道,你喜欢女人,哎——”陆琦耸了耸肩,“大哥好可怜啊,可怜呐,话说,你不觉得我大哥比那些那人好多了么?”

    “你在想什么东西啊。”容景打量着陆琦,真的很想看看这个人的脑子里面到底是装了一些什么东西。

    “哎——算了,我先出去了,赶紧穿衣服吧,吃早饭了!”

    “嗯。”容景应了一声,他对陆琰的房间自然是十分熟悉的,他直接拉开了衣柜,清一色的黑色西装,整齐划一的排列着,而且全部都是高级定制,陆琰这个人用的东西只要是他看上的,就会一直用那一个东西,就像是西装一样,永远都是出自一个师傅的手。

    容景一边穿衣服,一边想着,似乎没听说过陆琰找女朋友啊,话说认识这么久了,他似乎只有一次听说他带了女人回家,不过那会儿自己还没有见过那个女人呢,他们就分手了,这么想她都好多年没交女朋友了。

    容景拿起手机,居然关机了,他打开手机,有几个未接电话,都是自己爸妈的,然后就是局里面的短信,居然给自己放假了,容景忽然觉得整个世界都瞬间美好了。

    只是居然还有叶萱萱的短信。

    容景反复的看了几遍信息,手指在手机上面摩挲了好一阵子,才输了几个字回去。

    而此刻陆琰坐在车子中,整个人靠在座椅上面,神情显得格外严肃。

    “琰爷,去公司么?”

    “去顾家!”

    司机倒是好奇了,这一清早的,你自己家不待,跑去别人的家里面做什么啊,只是他肯定不敢问出口的。

    施施和顾北辰此刻也刚刚起床,此刻顾北辰正轻柔的施施擦头发,“这几个小鬼又在下面跑步了么?珊然这次倒是挺认真的啊。”

    “嗯。”顾北辰只是轻柔的给施施擦头发,神情显得异常严肃。

    “我说顾北辰,就是擦个头发,你能不能表情被这么严肃,弄得我怪紧张的!”

    “有么?”顾北辰倒是不觉得,其实吧,这两个人结婚也很久了,这孩子都这么大了,这顾北辰只要是触及到施施的任何事情,都会显得异常的紧张,而且从一开始给她擦头发,还是拉扯到施施,弄得她一直尖叫。

    “有的。”

    “你转过头!”

    施施听话的转了个身子,和顾北辰面对面,还撅着嘴巴看着顾北辰,那小模样显得十分傲娇。

    顾北辰直接将毛巾盖在她的脸上面,直接遮住了施施那一双妩媚灵动的大眼睛。

    “顾北辰,你干嘛呢!”施施刚刚想要伸手扯掉毛巾,顾北辰直接低头吻住了施施的嘴唇,“唔——”

    施施愣了愣,她的手已经扯到毛巾了,毛巾此刻已经被拉扯下来,两个人四目相对,说实话,这接吻的时候,施施倒是这没有睁着眼睛的习惯。

    主要是我们的顾大爷,每次接吻的时候,都是睁着眼睛的,这施施哪里敢和这个“异常无耻”的人对视啊,只是这次的视线相接,顾北辰的眸子中透露出了异常的认真,弄得施施心头一震。

    顾北辰抽身离开,低头看着施施,伸手摩挲了一下施施的红唇。

    有点肿,似乎还是吻不够……

    施施哪里知道,此刻顾大爷的内心独白啊,“你怎么接吻的时候,都那么认真。”

    “对你任何事情我都很认真。”

    顾北辰这话不算是那种缠绵的情话,只是施施心头一暖,忽然很想吻一下眼前的男人,只是顾北辰的手指还放在她的嘴唇上面,不停的摩挲着。

    他的大拇指,或许是常年用枪的缘故,有些粗粝的茧子,摩擦着她的嘴唇,痒痒的,弄得她的心里面也痒痒的。

    “怎么了……”施施张嘴一口咬住顾北辰的大拇指。

    顾北辰眸子一暗,“你在做什么?”

    “没什么啊……”施施故意将声音拖得很长,故意挑衅一般的看着顾北辰。

    “今天就算了,过几天再折腾你!”顾北辰说着抽出手指,还故意捏了一下施施的脸。

    “你这几天这么体贴啊,我还以为你想化身成禽兽呢!”

    “我还没那么饥渴,你家亲戚来了,我还那么折腾!”顾北辰说着揉了揉施施头发,“好了,下楼吧,待会儿吃饭了。”

    “嗯,对了,桃花的生日宴会,你准备怎么办?这个臭小子,还是第一次在这边过生日,都期待好久了!”

    “就请了几个熟悉的人,在家里面简单的聚一下就好了,可以么?”顾北辰搂着施施要朝着楼下面走。

    “嗯,我也是这么想的,那你准备了什么礼物给他……”

    施施最郁闷的就是这个东西了,每次她准备的礼物,都会被桃花嫌弃,可是顾北辰的礼物呢,这熊孩子就喜欢到不行。

    “秘密!”

    陆琰没想到到了顾家,居然会看到这么“温馨和谐”的一幕!

    顾珊然穿着米灰色长裤,白色背心,在前面领跑,后面一次跟着顾西就,桃花童鞋,话语顾东成,然后就是他们家的两条狗,这架势倒是整齐划一的。

    只是顾东成还在一边打着哈气,一边流眼泪,显得十分不情愿。

    “陆琰,这个时候怎么过来了?蹭早饭?”顾南笙笑着走过去。

    “是啊,在家准备逼婚来避难了。”

    “坐吧!估计待会儿小叔就出来了。”

    说话间顾北辰已经从屋子里面走了出来,施施穿着一身白色镶嵌着薄荷绿的条纹的运动装,而顾北辰则是一身休闲服,只是那气场却还是依旧强大。

    打了招呼之后,施施就直接加入了那一群小鬼的行列。

    “今天怎么有空过来?往常你这会儿应该还在睡觉吧!”陆琰过得都是夜生活。

    “是啊,昨晚和阿景一起喝酒了。”陆琰喝了口茶。

    “你俩到底是怎么回事啊?”顾北辰直接问了一句。

    “嗯?”顾南笙一脸茫然地看着陆琰,“你俩吵架了?”

    “没有,就那样吧,和平常一样。”陆琰显得有些无奈。

    “算了,我之前就告诉过你,容景和你不一样,你偏不听。”顾北辰坐在陆琰的旁边。

    “这个我自然是知道的,只是换做你,你会甘心么?”陆琰下意识的看了看施施,这顾北辰暗恋的事情,陆琰可是一清二楚的,这会儿居然还来说自己了。

    “咳咳……”顾北辰轻轻咳嗽了一声,“我们的情况不一样。”

    “那也差不多!”

    “差很多!”

    “在我看来是一样的。”

    “我已经成功了。”

    “好吧,是不一样的!”

    “你们两个人到底在说什么啊!我怎么听不懂啊!”顾南笙简直要抓狂了。

    “你不需要听懂!”两个人异口同声的说。

    “OK,OK,我去跑步,你们两个人慢慢聊!”

    “话说容景和那个女人怎么样了?”顾北辰的眼睛盯着一边的施施和桃花,那眼中的柔情,几乎能够把人溺毙其中。

    “不知道。”

    “你都不调查一下?那可是你的情敌啊。”

    “我只想顺其自然吧,我并不想强迫他做任何的事情,而且我也不想我的喜欢会变成他的负担,要不然,按我的性格,早就出手了。”

    “你这辈子算是完了。”

    所为爱是克制,喜欢是放肆,说的大抵就是这样吧。

    只是此刻陆琰完全不知道,容景和叶萱萱在警局不远处的一个咖啡店碰面了。

    从案子结束已经有大半个月了,他们也有很久没见面了,而自从纸醉金迷之后,他们之间也就断了联系,容景没想到叶萱萱居然会主动联系自己。

    这半个多月过去之后,叶萱萱瘦了一些,不过整个人周身的气质还是倔强,从眼神就可以看得出来了。

    叶萱萱看到容景只是一笑,“我没想到,你还会再见我。”

    自从那次警局碰面之后,叶萱萱一直都在找工作,兼职什么的,她以为自己只要拼命的工作,就会忘掉那些所有的事情,所有的一切,包括容景。

    只是她没想到,越是这么密集的工作,这到了晚上面,脑海中却总是不自觉的想起了容景,这让她有些时候,甚至是整夜整夜的睡不着。

    容景没说话,只是坐到了叶萱萱的对面,两个人之间的气氛显得十分的尴尬,叶萱萱拿着勺子搅动杯子里面的咖啡。

    “你手怎么回事?”容景忽然注意到叶萱萱的右手贴着一个创口贴。

    “蛋糕店打工,被烤箱给烫着了,已经没事了,你呢,最近在忙什么?”话匣子似乎忽然就打开了。

    两个人就像是许久不见的老朋友一般,聊着各自的近况。

    “真是恭喜你啊,可以休假了!”

    “是啊,我已经很久没放假了。”

    “想好去哪里了么?”

    “还不确定,不过天气热了,或许会待在家里吧,这闲下来,还很有些不习惯。你呢,再过不久就开学了吧。”

    “是啊,快了,所以最近已经在学校边上找房子了。”

    “不住宿舍?”

    “我晚上得出来打工,在一家二十四小时营业的便利店找了份工作,轮班倒,工资待遇还不错,我住宿舍不太方便,而且学校外面和别人拼房子也不贵。”

    “嗯,你好好照顾自己!”

    叶萱萱低着头,忽然觉得鼻子和眼睛酸酸的,她曾经不止一次的幻想过,容景用这么轻柔的声音和自己说话,只是忽然听见了,不仅仅是高兴了吧,居然还觉得有些酸涩。

    还真是久违了。

    “嗯,我这次过来,是想和你说……”

    “嗯?”容景喝着咖啡,不知道为什么,他们之间的气氛十分的奇怪。

    或许是经过了纸醉金迷的事情,容景的心里面总是觉得有些地方似乎已经变得有些不一样了,只是他明明知道,这一切都不是叶萱萱自愿的,不过……

    “这应该是我最后一次来这个城市了。”

    叶萱萱低着头,这几个字几乎是一字一顿吐出来的,而后面还有几个字,她是无论如何都没有说出口的,那就是……

    也是我最后一次见你了吧!

    “什么意思?”容景盯着叶萱萱,叶萱萱也注意到容景热切的视线,只觉得心头一热,眼眶忽然觉得很热,似乎有东西要流出来了,叶萱萱死死地忍住,强逼着自己冷静下来。

    “我本来来这里就是为了小娅,姐夫,要和小娅搬离这座城市了,所以以后我就再也没有来这座城市的理由了。”

    “那你……”不能来看看我么?

    容景的这几个字也终究没有说出口。

    “那次走得很匆忙,都没有来得及好好和你说一声谢谢,我到了这边,真的很谢谢你对我的照顾,无论是关于小娅的事情,还是别的事情,都谢谢你了……”叶萱萱的心里面明明有很多的话要说,只是这话到了嘴边,却是无论如何都说不出口了。

    而叶萱萱接下来的更像是要诀别一般。

    “我不知道下次见面会是什么时候了,不过我们再见面的话,应该还是朋友吧。”叶萱萱忽然抬头,她的眼眶有些红。

    容景心头忽然一窒,只是看着叶萱萱,叶萱萱忽然对容景一笑,“不是朋友也没关系,认识你我也很高兴了,我先走了,我赶车子,再见——”

    说着叶萱萱几乎没等容景反应,容景就是一句话都没说出口,她整个人就像是一阵风一样的冲了出去,容景再追出去的时候,叶萱萱已经消失在了人流中。

    容景此刻的心里面说不出来是什么样的滋味,他其实很想要找个时间和叶萱萱好好聊聊的,只是没想到,两个人的这次见面居然会是这样的,她跑得太突然,根本没有给他一点点的反应时间。

    容景站在马路上面,格外茫然的看着四周的人群,人来人往的,只是那个穿着白色的T恤,蓝色牛仔裤,白色帆布鞋,扎着马尾的人却总是找不到了……

    容景的心头闪过了一个念头。

    他是不是已经把她弄丢了。

    叶萱萱其实并没有走远,她只是直接跑入了一个小巷子中,整个人蹲在地上面,埋头大哭起来。

    那天晚上面的那个吻,叶萱萱自然明白容景的感情,只是……

    她却真的没有任何的勇气做出回应,她这个样子,根本就配不上容景啊,他这样的男子,该是如同施施或者是佟秋练那样的女子才配得上的,她什么都没有,还背负着一身的恶名。

    她一直觉得自己很勇敢,至少只要是自己认为该做的事情,都会认真去做的,义无反顾,只是这次她怕了……

    而让施施意想不到的事情也同样发生了。

    这天他们一家三口约好了去和沈婕碰面的。

    施施牵着桃花的手,而她整个人则是戴着大大的墨镜,顾北辰搂着她的肩膀,一家三口是清一色的白色的衬衫,黑色裤子,真的是男的帅气,女的靓丽。

    只是施施或许是真的很久没有进入了演艺圈了,有些时候自己的防范意识也差了一些,而自己到这边的消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被那些嗅觉敏锐的狗仔发现了,此刻他们三个人身后就跟了两个人,鬼鬼祟祟的。

    而顾北辰只带了左轮一个人,毕竟这里是自己的地盘,安全得很,带那么多人,很影响他们一家人聚餐的。

    所以几个人根本没注意到后面的狗仔,鬼鬼祟祟的已经跟了他们一路。

    “妈咪,这个看起来好好吃啊!”桃花童鞋忽然指着一家蛋糕店新推出的泡芙,只是……

    “榴莲味的?宝贝,你确定,你想要吃这个?”施施嘴角抽了抽。

    “是啊,应该很不错,而且上面说了,榴莲味牛奶泡芙,要是能够连续将这个名字连读十遍,就可以免费送一个呢,划算吧!”

    “似乎挺划算的!”施施只是觉得这个口味的泡芙真的好吃么?

    “就是啊,妈咪,你去试试吧,你说的话很标准啊!”

    “可是,我并不想吃啊!”

    “免费的啊!”

    这母子两个人似乎还谈论开了。

    “我有钱!”顾北辰幽幽的在旁边冒了一句。

    “爹地,我想吃!”桃花童鞋直接抱住顾北辰的大腿,那可怜兮兮的样子,倒是真的让顾北辰此刻的自信心爆棚。

    “买啊!”

    然后左轮就进去买了几个,只是这个味道,实在是……顾大爷实在是忍不住蹙起了眉头。

    施施直接将桃花一只耳推到了顾北辰旁边,“你牵着吧,你刚刚不是会抱怨你家儿子不让你牵着么?”

    “爹地!”桃花童鞋吃得一脸满足,一只手拿着泡芙,一只手直接扯住了顾北辰的大手,“真的好吃的,你不吃么?”

    “我对这个味道过敏!”顾北辰嘴角抽了抽,自己刚刚的脑子是不是抽风了啊,居然就这么答应了。

    “那好可惜啊,榴莲可好吃了!”桃花童鞋还冲着顾北辰嘿嘿一笑。

    顾北辰觉得那一股味道,直接冲着自己面门而来,那明明是嫌弃到了不行,但是因为是自家儿子,却又不能把他甩开的无奈感,让他简直无语了。

    “好了,赶紧走吧!”施施走在顾北辰的另一侧,伸手挽住顾北辰的手臂,虽然施施也有一米七多,但是在顾北辰高大的身躯面前,还是显得比较娇小的,顾北辰习惯性的冲着施施宠溺的笑了笑,只是看见自家儿子这嘴巴上面粘的奶油,嘴角又忍不住抽了抽。

    这个混小子固然是遗传了自己的洁癖了,只是这小子还是个典型的吃货啊,只要是好吃的东西,绝对是不管不顾的,先吃到嘴巴里面再说,这会儿估计已经忘记了,自己还有洁癖这回事情了吧。

    “妈咪,你知不知道,果果姐姐,怎么都不来我们家玩啊?”桃花童鞋抬头看着施施。

    “果果姐姐在上学,肯定没时间啊,就像是小易哥哥一样,要学很多东西,没有时间过来。”

    “是么?那我过生日果果姐姐会过来么?”

    “会的,放心吧!”

    “那就好!”

    施施和顾北辰对视一眼,这个混小子,怎么忽然想到果果了,这小子虽然看起来性子不像是顾北辰那么冷,不过这对人虽然都是笑眯眯,有些时候你还会觉得和你处的不错,只是这施施和顾北辰两个人都知道,这个混小子,心里面是多么的凉薄,只是表面功夫倒是做的很足。

    施施本来还想说,桃花终于懂事了,只是这话还没有说出口,就被桃花剩下来的话给直接堵住了。

    “那又多了一份礼物!”

    施施脚下一个趔趄,整个人差点栽倒。

    幸好顾北辰伸手搂住施施的腰,一个旋转,直接将施施搂入自己的怀中,伸手就直接给施施抱了个满怀。

    “呼——”施施长舒了一口气,真是吓死她了,居然穿着这么点跟也会摔跤。

    “妈咪,外婆都告诉你了,你的年纪大了,就别穿高跟了!”

    “你这个混小子,你说谁的年纪大了啊,信不信我揍你!”这施施就算是平时对他和颜悦色的,这到了这种事情上面,也显得格外的敏感。

    “外婆都说了,你是做妈妈的人了,不用打扮的那么花枝招展的,就别穿什么高跟了!”

    “这话说得对!”顾北辰伸手揉了揉桃花童鞋的头发!

    “顾南夕!”施施忍不住瞪了桃花童鞋一样。

    “妈咪真凶!”桃花童鞋瘪瘪嘴巴!

    “好了,你还和小孩子一般见识呢!”顾北辰说着伸手捏了捏施施的脸,还真是滑溜呢,这忍不住又捏了几下。

    “干嘛啦!”施施娇嗔的瞪了顾北辰一眼。

    “怎么?摸我自己的老婆还犯法了不成!”顾北辰说着在她嘴巴上面轻啄一口。

    “爹地我也要!”

    顾北辰心情不错,只是刚刚弯腰,这还没碰到顾南夕的脸呢,那榴莲的味道,就差点把他吓走!

    而桃花显然已经明白了顾北辰的想法,这个时候就应该先发制人!

    桃花童鞋直接抱住了顾北辰的脖子,在顾北辰的脸上面就猛地亲了一口,“啵——”弄得声音还挺大的,只是顾北辰此刻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他为什么觉得自己此刻需要给自己洗个澡呢。

    三个人走在一起,本来就是一道格外靓丽的风景线,许多人都会不自觉地朝着三个人望过去,只是男人的气场过于强大,但凡是有人视线定格在施施的身上面,这顾北辰是绝对不会给他任何好脸色的。

    只是他们三个人哪里之后,这和沈婕果果吃了饭,沈婕方宇就先离开了,他们在饭店打包了几份甜品,正准备离开,忽然发现酒店门口居然被记者堵住了。

    “怎么回事?”顾北辰看向左轮。

    “我立刻去查。”

    主要是施施最近因为查案子也挺招摇的,这一来二去的,这顾家的人都要忘记了,施施是个公众人物。

    “家主,不知道谁在网上面传了你们的照片……”

    “呃——照片?什么时候的?”

    “就是我们过来的时候,被人偷拍的!”左轮将手中的pad直接递给了施施,上面就是此刻网上面已经有的照片。

    而这新闻标题也是格外的醒目。

    息影天后一家三口同游,俊男美女格外养眼!

    其实吧这照片上面,施施毕竟戴着墨镜,虽然从轮廓上面可以分辨得出来,只是这顾大爷和桃花童鞋则是完全没有任何的马赛克啊,这完全就是直接暴露在了公众的面前,这下面的转载已经过了上万条了,更别说还在不断增加的评论。

    “现在怎么办?”左轮看了看顾北辰,这会儿他最怕他家的家主大人生气,把他给流放了。

    “什么怎么办?你的安全措施没做好,你还来问我?”顾北辰其实对这个心里面却并没有很在意了。

    只不过自己儿子被曝光让顾北辰心头有些不舒服!

    而此刻施施的电话也响了,居然是陆琦的。

    “喂——”

    “我的施施姐啊,您上街好歹也好好保护一下啊,这怎么被人拍了这么多,我们公司的电话都要被打爆了,你让我这边怎么办啊。”

    “我都息影了,你让我怎么办啊?我总不可能出去演戏吧。”

    “不是这个问题。”陆琦此刻真是一个头两个大。

    “那是什么?”

    “商家想要找的人,不是你!”

    “嘎——”原谅施施真的惊讶了,她真的以为会是找自己商演或者是电视剧广告的……

    “我和您说吧……”

    “你说!”施施站在窗口,这里是十五楼,从这边看下去,可以清晰的看见,这酒店前面的路几乎都被这些狗仔的车子,和各种围观看热闹的人群车子占据了。

    “其实女明星最佳的奋斗年纪您已经……”

    施施嘴角忍不住抽搐了一下,差点将手边的电话直接甩出去,不过她还是保持冷静,强迫自己要淡定,“你的意思是说我老了么?”

    “我可没说!”

    “然后呢,那些人打电话给你做什么!”

    “他们想问桃花是不是可以代言一些东西……”

    “给我滚!”施施说着直接将电话甩出去!

    那边的父子两个人,神情和动作都是一致的,一齐扭头看向施施,脸上面都是一种疑惑的表情。

    “妈咪(施施),谁惹你了!”

    “一个混蛋!”施施冷哼一声。

    “怎么了?”顾北辰走过去。

    “陆琦说有人居然想找桃花去代言广告,开始嫌弃我人老珠黄了。”施施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其实前面的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最后的这个人老珠黄,施施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出来的。

    而且今天已经是第三次听人说自己老了。

    之前和沈婕吃饭的时候,沈婕居然在旁敲侧击的说让施施再生一个孩子,其实施施本来也有这个打算,这边上的佟秋练和顾珊然都是一家两个孩子,而且施施还想这个女孩呢,本来就想着害羞一下就点头应了,结果沈婕直接来了一句。

    “其实你生桃花的时候,那会儿真是女性最佳生育年纪,你要是想要二胎,就要抓紧时间了,不然你岁数再大了,生孩子风险很大!”

    而且还在专业的角度给她剖析了一下年纪大生孩子的风险。

    施施只想说,自己不过三十出头,怎么被他们说的自己好像已经是四五十了。

    “行了,我又没嫌弃你!”顾北辰拍了拍施施的肩膀。

    “真的么?”

    “嗯嗯。”顾北辰说得完全笃定。

    “妈咪,男人的话你也信啊!”桃花童鞋默默的在边上补了一刀。

    施施真的还要吐血了,顾北辰狠狠的瞪了桃花一眼,桃花则是冲着顾北辰吐了吐舌头,谁让你刚刚嫌弃我来着。

    ------题外话------

    我发现我很喜欢把人塑造成痴情种,天哪……我是肿么了,话说我这本书还没有发过任何福利吧,嘿嘿,大家抓紧进群哦!

    每日都要唠叨的话题,征文投票,欢迎投给浮光锦《豪门暖媳》,她在倒数第四排,或者犬犬《黑萌影帝妙探妻》,程小一的《暖妻成瘾》,欢迎大家投票,月初在这里谢过大家啦,么么哒!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