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法医星妻太妖娆最新章节 > 法医星妻太妖娆最新章节列表 > 202 拨云见日,案情大白
    整个客厅都十分的安静,完全没有一点声音,此刻所有人的视线都定格在方圆的身上面。

    饶是容景也没有想到,方圆居然会说出来这样的话,他不过是想着这个女人是被成珊刺激到了,说到底最难揣测的东西还会人心。

    方圆看见司徒长剑那仿佛见了鬼的眼睛,心里面一疼,她不自觉的伸手捂住了心脏的位置,只是对着司徒长剑笑得格外的温柔:“吓到了?”

    那种声音极其温柔,就算是司徒长剑和方圆一起生活了六年之久,也从未见过方圆说话的声音如此温柔、那么的细腻,脸上面的笑容也显得格外的轻柔,那眼中似乎隐藏了许多的东西,但是那份爱却格外的浓烈。

    “我不知道你对我,我真的不知道……”司徒长剑其实是觉得有些受宠若惊,他是真的对方圆的感情毫无察觉,他根本就不懂啊!

    “是啊,你怎么可能知道呢,你要是知道了,估计会更早和我离婚吧!”方圆那种笑容里面带着一抹释然,“不过说出来了,心里面还是觉得舒服了许多,藏着秘密的感觉真的很难受。”

    方圆坐在沙发上面,双眼空洞的看着天花板,司徒长剑此刻心里面就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样,吐不出来也不咽不下去,他只是忽然觉得眼前的这个女人异常的陌生,自己仿佛根本就不认识她,一起生活了这么久,他从未真正的了解过自己的妻子。

    “容队长,你还有什么想问的,你就直接都说吧,我会把我知道的都告诉你的!”方圆的忽然坦白,倒是让重案组的人都为之一振。

    从来审问犯人都是一见让人十分头疼的事情,这次倒是好了,没想到方圆居然这么愿意配合。

    其实容景手中的证据,最多只能够指控方圆一项谋杀罪,黄立和明兰的死,证据被销毁得比较干净,凶手几乎没有留下任何的线索!

    “黄立和明兰都是你杀死的么?”

    “呵呵……”方圆的嘴巴里面发出了一阵诡异的笑声,那种声音清冷极了,就像是从地狱里面传来的女鬼声音,咯咯咯作响,在空荡的客厅里面还带着回响,让人觉得有些毛骨悚然。

    这些重案组的警察,都是经过层层选拔上来的,变态自然是见过许多,对于方圆这样的人自然是见怪不怪的,只是司徒家的人似乎都被吓得不轻,所有人都是敛声屏息,尤其是司徒夫人,脸色更是青白。

    她心里面本来还有层层怒火,此刻却被一层淡淡的紧张害怕的感觉笼罩着,整个客厅的气氛让人觉得有点窒息。

    容景只是静静的等着,方圆笑了一会儿,用一种带着玩味的眼神看着司徒长剑,“其实你真的是个可怜的男人!”

    “方圆……”司徒长剑觉得此刻的方圆可怕极了。

    “那天是成珊负责在医院照顾大哥的,那天我已经准备好下手了,所以当天我去医院看望了大哥,将青霉素偷偷混入了大哥平时装药的盒子里面,那些盒子里面的药,护士都是按照一天的分量计算好的,所以我将青霉素偷偷放入盒子中,也没有人察觉!”

    “你居然真的下得去手,你……”司徒夫人捂着胸口,她觉得此刻呼吸都异常得困难,整个人的心脏都快要跳出来了,整个人难受得要死。

    容景想着,让他们做父母的听着自己儿子被害的经过,况且两个人年纪都大了,保不准就受不住刺激,出点问题。

    “扶着司徒夫人回房间休息一下吧!”容景对一边的警察说。

    “不用了,我倒是要听听,这个女人到底是怎么做的,你为什么这么蛇蝎心肠,你怎么可以这么心狠手辣,长明平时对你不薄吧,你怎么这么狠心啊!”司徒夫人的声音此刻都变得十分微弱,只是低低的在抽泣,肩膀不停的抖动。

    司徒胜无奈的叹了口气,走过去,轻轻的将自己的夫人搂进自己的怀中。

    “好了好了……别哭了,别哭了!”

    司徒胜的心里面又何尝不难受呢,说到底自己也有过错,若是一开始没有答应成家的这门婚事,现在也不会惹来这样的祸事。

    “我看着大哥把药吃了的,我知道药效发作还需要一段时间,我是想把这件事情推到成珊的身上面的,所以我在医院就一直没有离开!”成珊此刻说话显得异常平静,仿佛司徒长明的生命在她看来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可是成珊先离开了是不是?”

    “是,然后我第二次见到了那个男人,就是在巷子中和成珊厮混的男人,那个人似乎是惹到什么人了,整个人被人揍得面目全非,我从他们的对话中知道了他们之间的关系……”

    方圆尾随着成珊到了急诊部这边,方圆没想到,居然又是那个男人,此刻的医院已经没什么人了,那个男人让护士进行了简单的处理之后,等着医生过来。

    黄立只是看了看一边的成珊!

    “你怎么过来了?”黄立的口气并不是很好,而且还很嘶哑,面部很多青紫,嘴巴的地方还被撕裂开了,整个人看起来十分狼狈。

    “明兰给我打电话,说你在医院,谁把你揍成这个样子的,啧啧……你回来才多久啊,就来医院两次了,你干脆自己开一家医院得了,方便!”

    “你的嘴巴不能说点好的么?滚滚滚——我懒得看见你!”黄立的心情本来就不好,这成珊说话又不好听,两个人之间的气氛瞬间就变得有些诡异了。

    “我也想说点好听的啊,话说,你这又是为了哪个女人啊!”

    “特么的——哎呦!”黄立直接想要拍案而起,却差点撕裂了嘴角的伤口,整个人疼得五官都紧缩起来。

    “你这还真是为了女人啊,又是哪个狐狸精啊,把你的魂儿的勾走了啊!”

    “就是那个叶萱萱,你还记得不?”

    “你不说我还想不起来,我前段时间还见到了她,没想到啊,这个女人手段很高啊,居然能够勾搭上容家的少爷,这容少爷可是我们城里出名的黄金单身汉啊,这手段真是可以啊!”

    “特么的怎么冒出来一个容景,包养她的人不是陆琰么?”

    “陆琰?你从哪里听说的,我那天去萧家出席寿宴,可是亲眼看见她挽着容景的手出现的,怎么可能是陆琰啊!”

    “卧槽——我说怎么就哪里不对劲呢!”

    “你这辈子肯定会死在女人手里面!”

    或许这两个人都没有想到,这句话,真的一语成真。

    “滚滚滚……一边去,我现在烦着呢!”黄立显得越发不耐烦。

    “要不是看在你是我前夫的面子上面,你以为我会想要管你么?我约了明兰,就先走了,你自己叫你家的人来接你好了!”

    “走吧走吧!”黄立和成珊两个人的婚姻,就像是儿戏一样,一样爱玩的两个人,根本不知道什么叫做对婚姻的忠诚。

    成珊去找叶萱萱的茬,纯粹是觉得无聊,而且这两个人都是极其自私的人,就算是自己不爱,但是看着自己老公这么在乎一个女人,这成珊的心里面总是觉得十分的不舒服,这才去叶萱萱工作的地方闹场。

    成珊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黄立,也没多说什么,就捏着腰肢离开了。

    方圆没想到,这个人居然就是成珊的前夫。

    关于成珊离过婚的消息,方圆是知道的,只是根据方圆的了解,说是这个男人婚内出轨,然后成珊就把自己塑造成了一个深闺怨妇,方圆现在算是明白了,这之前塑造的那些什么悲情苦情的角色,都是骗人的吧,这两个人倒是真的很合适,狗男女!

    方圆只是想看看这八点多,成珊不在医院陪着大哥,这是准备出去见谁,而方圆心里面书隐隐约约的想到了,成珊这个点出去,估计没啥好事,而且还穿着那么妖艳。

    成珊出了门口直接打了个出租车,幸好这会儿医院门口的出租车很多,方圆也立刻上了一辆出租车,“师傅,麻烦你跟着前面的车子好么?”

    司机也没多说什么,只是开着车子。

    只是车子没开多久,成珊居然就下车了,方圆没想到,成珊居然就这么下车了,她所乘坐的出租车已经开出去一段距离了,方圆心里面懊恼,“师傅,前面麻烦停车!”

    因为方圆透过后面的车窗,看见成珊直接上了一辆豪车,难道说这就跟丢了,这方圆心里面着急啊,出租车刚刚挺稳,她就扔了一把钱给那个司机,不管不顾得就直接转身小跑着回去!

    没有想到,按个车子居然还停在原地,这里是汇通大道的一个岔路口,车子停在了角落,路灯昏黄,方圆拉高了自己的衣领,将半边脸缩进了衣服里面,屏住呼吸,她慢悠悠的靠近那辆车子。

    只是还没有经过的时候,她就听见了一阵让人面红耳赤的声音,方圆可没有那么大大胆豪放,整个人的心脏在那个时候几乎都要跳出来了,她没想到这个女人居然会这么豪放,在车子里面居然做那种事情……

    周围还是有许多车子来来往往的,这条路白天是不对货车客放行的,这天黑之后,来往的大型车子很多,这居然就在路边做这种事情,在方圆看来,简直是胆大包天!

    “成珊,你轻点儿,疼啊……”传出来一个女人的声音。

    “你不就是喜欢我这样嘛……”

    “你真是……”女人轻喘着,娇嗔着,这声音里面还带着笑声!

    “好了好了……来吧!”

    方圆慢慢的,尽量让自己的脚步和动作都显得自然一些,只是在她眼睛的余光看见车子里面的一幕的时候,她还是无法淡定,这……

    就是两个女人啊!

    方圆虽然说不是那么保守的人,但是这样的事情,她也只是听人说过,或者是在书上面看到过,她自己从未想过,有一天自己会亲眼看见这样的事情,她觉得整个人的呼吸都变得异常得困难,她走到一个拐角处,轻轻的喘着气,她她的心脏就是到了现在,还是跳动的异常厉害!

    只是刚刚看见的一幕却总是在她的脑海中不断地闪现,只是方圆此刻却不是觉得成珊无比的可恶,可耻,而是忽然觉得司徒长剑真是可怜。

    为了这样一个女人,居然和自己离婚,她真的不知道,这个男人的心里面到底在想些什么,尤其是成珊两次和人亲热都被自己看见了,方圆冷静了片刻之后,心里面想着,要不直接给司徒长剑打电话吧!

    若是司徒长剑能够看见这一幕的话,或许他就会回心转意了。

    其实这个时候方圆对司徒长剑还是有着幻想的,她还在想着或许司徒长剑知道了这个女人的真面目之后,他就会回来找自己了,这样的话,他们一家三口还是可以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而这个可恶的女人,肯定也会离开司徒家!

    方圆想着,嘴角就咧开了,露出了一抹笑容,拿起了手机,只是刚刚拨通,发现电话居然在通话中,方圆真的是鼓起了勇气才按下了通话键,只是没想到……

    方圆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准备再看看成珊这边的情况,却发现成珊居然穿戴整齐的从车子上面走下来了,方圆只是懊恼自己居然没有拍几张照片作为证据,只是成珊一只手拿着电话,扭着腰肢,居然朝着自己这边过来了。

    方圆下意识的躲进了角落里面,成珊此刻脸上面泛着一丝潮红,整个人都面若桃花,看起来十分的诱人,尤其是那紧身裙下面的妖娆的身子,更是让人看了浮想联翩!

    只是在路过方圆身边的时候,成珊嘴巴里面所说出来的话,却让方圆本来还燃气的小火苗,瞬间都熄灭的干干净净。

    “长剑啊,我马上就过去了啊,你也知道啦,你大哥很难缠的,我这不刚刚出来么,你别急啦!”

    “好啦好啦,我知道你等我好久了,我马上就过去啦,真的啦,我都出来了,你没听见车子的声音么?”

    “嗯哪,么么,播……”说着成珊还对着手机亲了一口,然后将手机放进了口袋里面,站在路边,似乎是在等着出租车。

    其实这个时候按理说是方圆下手的好机会,来往的车子很多,只要方圆从后面推一下,成珊必死无疑,只是方圆此刻整个人的脑子都是懵的。

    她自然知道,司徒长剑和成珊两个人早就勾搭在一起了,只是自己想的和自己亲耳听见的又是两回事了,方圆此刻内心就像是被烈火焚烧一般,疼得很难受!

    她的脑海中都是成珊那异常娇嗔的话,透过这些,她几乎都可以想到那一头的司徒长剑的声音又是多么的温柔,那明明是自己的丈夫啊!

    他们结婚这么久,他何曾对自己这般温柔过,两个人表面上面相敬如宾,在别人看来,似乎过得很不错,但是婚姻中的好不好,都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成珊知道,司徒长剑不爱自己,但是只要他们是夫妻,每天见面,她爱着他,他们有一个孩子,这些都足够了不是么?

    她自以为足够了,只是那还是在成珊出现之前,现在她才知道,她从来都是不满足的,从不满足!

    等到方圆回过神的时候,成珊已经坐上车子扬长而去了,方圆此刻真的是怒吼攻心,她想要找个发泄的地方,而眼睛此刻就盯住了那辆还停在远处的车子上面。

    方圆慢悠悠的走过去,神情木然,那双眼睛,就像是死人一般,没有一丝的起伏。

    这明兰此刻正沉浸在欢愉后的余温中,听见了脚步声,这才抬头看了一眼,她根本就不认识方圆,所以只是看了她一眼,只是那种眼神,却深深地刺到了方圆此刻务必脆弱的内心。

    明兰和成珊是十几年的朋友了,这两个人也是上流社会的圈子里面出了名的“泼妇”!而这两个人的眼神,或者是一举一动,都有七八成的相似,那种眼神,充满了不屑,还有些许的嘲弄。

    “你看什么看,没见过被人亲热么,真是土包子!”

    方圆自从离婚之后,生活质量直线下降,之前还有衣服包装,看起来像个贵妇一般,只是现在落魄了,整个人倒是真的比较土了。

    明兰直接拿起了手边的衣服,一边哼着歌,一边穿衣服,都不带正眼瞧一眼方圆的。

    而方圆本来就是被刺激得不轻了,再加上这明兰阴阳怪气的声音,她只觉得脑子嗡嗡嗡的作响,眼睛直直的就盯住了车子上面的一个皮鞭,这明显是他们做那事儿时候的辅助工作,而方圆此刻脑子里面却在想着!

    这黑色的皮鞭,若是缠住了你那精致的脖子,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情景呢!

    而她不仅仅是想想,她真的直接拿起了鞭子,直接就绕住了明兰的脖子,而明兰完全没有反应过来,整个人就被死死的勒住了!

    “你……干……嘛,呜呜……”明兰此刻连一句完整的话都不说出来。

    “是啊,我是土,你又算是个什么东西,你凭什么说我,你和成珊一样,都该死,你们都给我去死,全部都去死吧,都去死……”

    “啊——”明兰使劲的拍打着自己所能够够到的东西,但是只是将车子中的东西弄得更加凌乱了,车子里面的空间很小,方圆是站在外面的,成珊在里面,根本够不到她,却硬生生的将自己指甲都弄断了。

    而随着来往车子的灯光一闪而过,明兰的脸从也一阵忽明忽灭,她拍打的动作也变得越来越缓慢,嘴巴里面本来还能够断断续续的吐出几个字,但是慢慢地就是一个叫喊都没有力气了,直到整个人瘫软下去,方圆才松开手!

    她此刻心里面全然没有一丝的害怕,就在刚刚,她已经将这个女人当做成珊了,她的心里面居然有一种大仇得报后的快感,她只是笑着将明兰的身子挪到了车子里面,她定了定神,想着怎么将尸体处理掉!

    只是看见周围来来往往的车子,方圆此刻内心却显得无比平静,她看了看周围。

    医院的大楼忽然就出现在了她的面前,方圆想着车子里面肯定有很多她的指纹之类的东西,就忽然想到了需要一些东西将车子弄干净了,最近的选择就是医院了。

    而黄立纯粹是一个意外。

    黄立此刻正在外面等车子,成珊坐的出租车正好停在了他的面前,“先生,要不要打车?”

    这个时候了,这边的车子不算多,很多人会选择拼车,不过这黄立却不想要拼车,只是在忽然看见了这里面的人的时候,笑了笑。

    “居然是你?”

    对于方圆,黄立是印象深刻的,这个女人当时被成珊奚落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看起来十分可怜,黄立居然直接坐上了车子,“先生,你去哪里啊!”

    这成珊本来正准备掏钱下车,没想到居然就有人上来了,当她看见来的人是谁的时候,更是吓得差点魂飞魄散,还真是冤家路窄啊。

    而黄立本来心情就算好,这边刚刚包扎后,叫了朋友来接自己,没想到,自己在医院门口等了半天,愣是没人过来,而黄立此刻一摸口袋,居然连一分钱都没有,这边正在惆怅呢,居然就看见了方圆。

    “她去哪里我就去哪里……”

    黄立说得流里流气的。

    “不是,这个女士不是……”马上就要下车的么?

    只是司机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成珊直接打断了。

    “那师傅,我到刚刚上车的地方叫就好了!”

    黄立根本就不知道,此刻的方圆早就不是那个在巷子可以肆意被成珊侮辱的女人了,她已经是魔鬼了,是个满手血腥的魔鬼,而他此刻已经慢慢的在朝着鬼门关一步步逼近了……

    这个车子载着他根本就不是什么回家的路,而是一条死亡之路。

    “你在这里停车做什么!”黄立看到方圆下车,还不明白,只是忽然看见一边的豪车,似乎明白了什么,也就跟着下车了,“这个车子是你的?”

    “是啊!”

    方圆根本没想到,这个男人,居然就这么跟着自己下车了,说起来黄立和成珊这种人,家里面有点钱,只要是有点事情,都会被家里面的人很快摆平,这根本没想到,居然会有人想要杀他,自然一点防备之心都没有喽。

    “怎么,你要送我回去?早说嘛,话说,你自己有车子,干嘛打车啊!”

    黄立此刻觉得浑身都疼。

    “没什么!”

    “这个车子怎么这么眼熟啊?”

    这些年轻的富二代,总是喜欢买一些豪车名表来装点门面,而明兰和黄立也是很熟的,这个车子,黄立自然觉得眼熟,而此刻一辆货车呼啸着从两个人的身边疾驰而过,黄立忽然就看清楚了这个车子的车牌!

    “这不是明兰的车子么,你怎么说是你的……”

    方圆没想到,这个黄立居然还认识这个车子的主人。

    而此刻两个人距离这个车子不过是20米左右的距离,方圆看了看浑身被打得遍体鳞伤的黄立,他的双手还都被用东西架住了,方圆心里面一计算,直接拖拽着黄立就朝着车子走过去。

    黄立就算是再傻,此刻也意识到了不对劲,挣扎着要走,而方圆自然不可能这么轻易放过他的,两个人就在这里厮打起来,这才在,这边的地面留下了一点血迹,而黄立最后还是被方圆拖着到了车子里面!

    方圆看着车子的驾驶位和副驾驶位都坐满了人,她的心里面此刻充满了杀人后的快感。

    这天下面,所有的狗男女都该死,他们所有人都该死,此刻的方圆忽然看见了车子中的智能向导,这种车子是可以自动驾驶的,只要是规定好了方向,她看了看此刻正好处于一个下坡路,就让他们都去死吧……

    说着方圆就设定好了车子,然后就扭动了车钥匙,她看着车子慢慢的行驶,车速越来越快,直到听见了一声剧烈的撞击声……

    “噗通——”车子直接落入了水中。

    方圆看了看自己包中的皮鞭,笑了笑,扭头就直接离开了。

    而最可怜的莫过于黄立了,他本来是被弄昏了被拖进车子里面的,只是没想到,当车子撞击到护栏时,他的头部猛烈撞击到车子的方向盘,他这才又一次醒了!

    而明兰的尸体摇摇晃晃的居然就直接倒在他的身上面,黄立一扭头,看见明兰那张明显断了气的脸,整个人都被吓傻了。

    而车子在从大道上面甩出去之后,车子剧烈的撞击,让他的身子在车子中被甩来甩去,他真的是被活生生的疼死的。

    其实他本来是不用死的,不过是一时兴起,上了一辆死亡的车子,遇见了魔鬼而已。

    而此刻大厅里面更是雅雀无声。

    此刻的容景倒是真的很佩服施施了,有的时候,女人的直觉是真的很准,黄立的死居然真的是是个意外吧,他本来不用死的,只不过偏巧就遇见了方圆,不过这也是人各有命吧。

    不过这几人却又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所以这个案子在调查的时候,不可避免就会陷入一个怪圈里面,总是想要将里面错综复杂的关系摸清楚,其实有些事情的发生或许就真的是个意外,并没有任何的逻辑和规律可言。

    “方圆,我真的不知道,对你的刺激会这么大……”司徒长剑只能沉默,从头到尾,都是自己的错,虽然他什么都没做,但是他确实那个一直都在将方圆往这条不可挽回的路上面走的人。

    “事情已经这样了,都无所谓了,我只希望你好好照顾安安!”方圆说着站起身子,走到了容景的面前,“容队长,对不起了,我居然……”

    “行了,带走吧!”容景无奈的摇了摇头。

    “方圆,说到底都是我的错,我不该答应成家的联姻,或许就不会有这么多的事情了,你也就不会……”司徒胜此刻更是内疚得要命。

    “没事,爸!”方圆最后还是叫了一声司徒胜爸爸,却让司徒胜陡然红了眼睛。

    饶是司徒长明走的时候,容景都没见过,这个人流过一滴眼泪,此刻却被方圆一声“爸”叫得红了眼眶,容景无奈的摇了摇头。

    这世上面的所有东西,真的是有因果循环的,很多事情冥冥之中已经是注定好的!

    安安本来正在外面玩呢,他们是专门将安安支开的,没想到安安居然这个时候回来了,安安看见方圆直接扑到了方圆的怀中……

    “妈咪你回来了啊,爷爷奶奶还说你今天就会回来呢,他们说你去工作了,你还要走么,不走了吧?”安安笑着拉住方圆的手。

    此刻司徒家的人都是忍不住别过眼睛。

    就是在叙述作案经过无比淡定的方圆,此刻也红了眼睛,她弯下腰,伸手摸了摸安安的脸,她已经有段时间没抱到自己儿子了,整个人激动地都快要说不出来话了。

    “妈咪,我是不是瘦了啊,你不是总说我胖么,我现在都吃得很少了,真的,你看我的肚子!”安安说着居然掀开了自己的衣服。

    只是那肚子却还是那么大,而方圆此刻眼泪却瞬间决堤而下,她伸手死死地将安安搂进怀里面,“安安……安安……”

    “妈咪,你怎么了?好疼……”安安这个小胖子,本来就胖,这浑身又嫩得很,方圆搂得又很用力,弄得安安忍不住就开始挣扎,“妈咪,疼……你别……”

    “让我再抱一会儿,就抱一会儿好不好……”

    其实方圆在安安的面前,也是严肃的时候比较多,安安此刻也不动弹了,他似乎也意识到了此刻气氛的异常。

    只是当母子分离的时候,自然又是哭得撕心裂肺。

    容景无奈的叹了口气,真是造孽啊!

    方圆被戴上手铐押上警察的时候,容景忽然觉得这个女人固然可恨,但是成珊这个女人书更加让人厌恶,只是她却并没有触犯法律,想要抓她也是不可能的。

    这样的女人也只能是由着老天收拾她了。

    警局这边也很快就收到了消息,只是没想打,方圆在被进入警局的时候,成珊正好从里面出来,这所为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啊。

    尤其是此刻的成珊也已经知道了是方圆杀了所有人。

    只是这个女人冲上来居然说了这么一句话!

    “方圆,你这个贱人,你自己看不好自己的男人就算了,你特么的居然还陷害我,害得我在这种鬼地方蹲了这么久,真是特么的晦气,你这种人就该死!”

    成珊说着上去,直接将给了方圆一巴掌,容景还生怕这两个女人搞出什么幺蛾子,容景被吓得要死,正打算将两个女人拉开的时候,这方圆居然一动不动,就和死人一样。

    成珊本来也以为这个女人会有什么动作,结果一动不动,倒是把她给吓住了。

    “神经病!”

    成珊咒骂了一声,直接就走出了警局。

    方圆只是扭过头,幽幽的看着成珊的背影,“哼——自有天收拾你!”

    此刻所有人都注视着成珊的背影,那个女人骂骂咧咧的正在打电话,低头的倒腾着自己的手机,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阵急促的喇叭声响起,然后……

    所有人就看见成珊的身子飞了起来……

    所有人的呼吸此刻都是停止的,容景此刻却扭过头看了一眼方圆,这个女人此刻嘴角笑得格外的诡异,一种诡异的感觉萦绕在容景的心头。

    而此刻已经有人开始疾呼要救人什么的,而那个司机更是显得手足无措,救护车来了,成珊被抬上车,救护车走了,货车走了,血迹被清理了……

    一切就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而这个案子到这里似乎就已经结束了,只是方圆最后那抹诡异的笑容,却一直在容景的心头挥之不去。

    “阿景,你又在发呆,案子破了就破了呗,怎么还闷闷不乐的,可是你约我出来喝酒的啊!”陆琰端着酒杯,轻轻的晃动着里面的红色液体,那黑色的眸子里面闪烁着异常的光。

    “就是觉得心里面堵堵的!”

    “还在想那个女人被撞的事情啊,那就是个意外,你不是也调查过了么?那个司机是个跑长途的,期间没休息,疲劳驾驶,当时没有及时刹车,不过也是那个女人自己找死,自己走到了机动车道,双方都有错误!根本就是个意外,你还在想什么呢!”

    “就是觉得太巧合了。”容景喝了口酒,仰面躺在沙发上面,不过案子结了,他整个人都轻松许多。

    “巧合就巧合呗,喝酒吧!”说着两个人碰了个杯。

    这容景最近几天也是太累了,这喝得不多,居然就自己睡着了,弄得陆琰十分无奈,“琰爷,需要我们安排客房么?”

    这纸醉金迷上面是有专门的客房的。

    “不用了,你们都退下吧!”

    陆琰说着直接拉着容景的一只胳膊,搭在自己的脖子上面,伸手搂住容景的腰,就朝着外面走。

    “醉死你算了!”陆琰无奈的摇了摇头。

    只是两个人靠得很近,容景的气息不自觉地就喷洒在了陆琰的脖颈处,弄得陆琰心里面忽然生出了一丝怪怪的的感觉,而容景那张出尘温润的脸就在他的旁边,似乎只要……

    想什么呢!陆琰,你特么的还真的准备对你的好兄弟下手么!

    陆琰在心里面狠狠地鄙视了一下自己,拖着醉醺醺的容景就上了车子,还是把这个醉鬼拖回他家吧,而容景平时都是戒备心很重的,但是他自己或许都不知道,他在陆琰的面前有多么大放松。

    陆琰认命的低头给容景系上了安全带。

    “萱萱……”

    容景的嘴巴里面呢喃着一个人的名字,却让陆琰顿时犹如五雷轰顶,整个人似乎都不好了,他只是抬头看了看容景,那幽深的眸子里面,看不出来任何的感情色彩,深沉浓烈,就像是一块化不开的墨水,里面的东西过于复杂,看不透。

    陆琰站了几分钟,最后只是深深地叹了口气,直接上车,车速很慢,陆琰平时也是肆无忌惮的人,只是此刻……

    那眸子中却藏着一抹深沉的让人不易察觉的东西。

    “话说,这个小胖子怎么会在我们家?”施施这天刚刚从外面回来,居然看见本来和家里这三个臭小子闹矛盾的小胖子居然在自己的家里面。

    “这就说来话长了,我把这几个熊孩子送去了萧家投资的幼儿园,结果呢,这小胖子居然也在那里,还被人欺负来着,这几个臭小子还挺有正义感的,这不就救了这个小胖子,这就玩到一起了,今天我去接他们,他们硬要将小胖子带回家,我也没办法啊!”

    顾珊然耸了耸肩膀,孩子之间的友谊,有些时候,真的是没有办法用一般想法来想。

    “好吧。”施施也耸了耸肩膀。

    只不过看着小胖子此刻还乐呵呵的脸,忽然又有些同情这个孩子了。

    施施回房间就长长叹了口气。

    “谁欺负你了?”

    “哎呦妈呀,你吓死我啦!”施施伸手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刚刚正在发呆呢,没想到顾北辰居然在屋子里面。

    “有这么吓人么?刚刚怎么了?唉声叹气的。”顾北辰走到施施的面前,蹲下身子,视线和施施齐平。

    “就是上次的案子呗,弄得我心里面堵堵的,我也没想到这几个臭小子居然会和那个小胖子一起玩,你也不关心?”

    顾北辰之前对他们的玩伴可是有严格管理的,就说家里面的那两条狗吧,这不知道经过了多少的筛选,字最终进入了顾家,那个时候,施施直接说!

    “你干脆在着两条狗的身上面打上合格标记好了!”

    弄得和质检猪肉一样。

    “孩子嘛,他以后总是需要有自己的朋友的,我又不可能管着他一辈子。”

    “你什么时候这么看得开了?”

    “不是看得开,只是和萧寒交流了几句罢了。”

    “有这样的思想觉悟不错!”施施说着居然伸手摸了摸顾北辰的头发。

    这摸完,两个人都愣住了。

    这顾北辰现在在道上面也是那种呼风唤雨的人啊,从小又是老来子,自然是备受宠爱的,况且这人一向自视甚高,这被人摸头还是头一遭,这感觉……

    这施施是摸完之后,忽然觉得,怎么像是在帮大狗狗顺毛啊,只是看见某人这呆愣的样子,却是兀自一笑。

    “怎么?允许你摸我,你不允许我摸你么?”

    “可以啊,谁说不可以了,你想摸哪里都可以……”顾北辰说着就直接起身将施施扑倒。

    “首先声明,今天本人亲戚到访!”施施笑呵呵的说。

    “没事,我有分寸的!”顾北辰说着就低头吻住施施的嘴唇。

    “唔……”施施伸手将顾北辰推开。

    “做什么?我说了我有分寸的。”

    “你准备做什么?浴血奋战?”

    “我有洁癖,而且这个形容有点恶心!”顾北辰挑了挑眉毛。

    “那就好,我还以为你的口味什么时候这么重了呢!”

    “我的口味一直很重!”

    “你什么意思?”施施总觉得这人似乎话里有话啊!

    “喜欢你,口味还不够重么?”

    “顾北辰,你丫的混蛋!”施施说着翻身直接骑在顾北辰的身上面,顾北辰却是在想着怕她掉下来,伸手直接扶住了施施的腰,“你小心点!”

    “我有分寸的!”施施调皮的冲着顾北辰眨了眨眼睛,顾北辰无语的摇了摇头。

    真是好的学不会,坏的东西一学一个准儿!

    ------题外话------

    案子终于结束啦,接下来就是大家比较关心的问题了,咳咳……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征文投票欢迎投给浮光锦,犬犬和程小一!征文投票欢迎投给浮光锦,犬犬和程小一!征文投票欢迎投给浮光锦,犬犬和程小一!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