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法医星妻太妖娆最新章节 > 法医星妻太妖娆最新章节列表 > 200 关系复杂,真凶难辨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这个案子明天就会知道凶手了,所以到时候就会安排容景的终身大事了,你们到底是想要陆琰还是萱萱都给我留言吧,我会看支持的人数给容景一个合适的归宿,哈哈……

    月初今天就开始上课了,所以大家的留言可能不会很及时的回复,不过都会认真看的,还有就是关于容景的事情……

    ------题外话------

    容景伸手摩挲着下巴!

    “如果真是这样,那么这个女人就需要好好彻查了……”

    “女人这种生物,你或许不知道,但是身为女人的我可以告诉你,她对关于自己老公的任何事情都格外的敏感,司徒长剑在她眼皮底下和别的女人搞暧昧,她就真的一点东西都察觉不到么?”

    “这话怎么说?”

    “不过……”施施伸出手指摩挲着照片,“你真的觉得司徒长剑和成珊的事情,这个女人是真的不知道么?”

    “其实作案动机并不是主要的,有些时候,凶手杀人并不是非要有什么作案动机,或许是临时起意也说不定。”佟秋练看了看容景。

    “说实话,婚姻要是不合适的话,勉强看在孩子的面子上面维持下去,其实说起来不过是互相妥协和将就罢了。”施施看着照片中的女人,倒是比之前见到的时候清瘦了不少。

    “这个人是司徒长剑的前妻,叫方圆,本来在司徒胜的撺掇下,已经回到了司徒家,估摸着是看在孩子面上,要准备复婚,只是那天去司徒家,我也没想到这个女人居然在,然后她就知道了司徒长剑和成珊的那点破事,这一弄可好了……”容景耸了耸肩膀。

    施施只是看着照片,视线定格在之前有过一面之缘的女人身上面。

    “其实大部分都是有作案时间的,只是作案动机方面,就有点问题了。”容景摸了摸下巴。

    “这些人你都逐一核实过了么?”

    “这么看的话,这三个案子之间还是有些联系的。”施施随手翻阅着容景放在茶几上面的照片,都是一些正在排查的嫌疑人的照片,大部分是司徒家的人。

    “是同一家医院,这倒是一个意外的收获!”容景笑了笑。

    “那个医院和司徒长明的……”

    “所以我们还在找车辆,只是那条路在天黑之后,就会允许货车客车通行,车流量很大,不好排查!”

    “黄立这种人,应该会让别人来接他才对吧!”

    “他是自己去的医院,然后进行了简单包扎之后,就自己出了医院,不过在他出去之后,路口的监控坏掉了,不过汇通大道是他回去的必经之路。”

    “然后呢?”

    “黄立的手臂已经进行过处理了,所以我们循着这条线索,就找到了黄立当时去的医院。”这也是根据陆琰提供的监控录像,然后结合了当时的地理条件和黄立的身体状况,以及时间上面的问题,排查到的医院。

    “那黄立呢?”施施看着容景。

    “那这边似乎并不好排查,因为可以排查的线索太少了。”佟秋练负责司徒长明的案子,自然明白线索有多少。

    “嗯,司徒长明那里,我们已经知道了,是有人在他的平时吃的药物里面掺杂了青霉素,只是这个药物的发作时间不可控,排查下来,能够接近他的就是司徒家的几个人罢了,司徒胜夫妇,司徒长剑还有她的前妻,成珊还有几个当时值班的护士,不过护士坚持说自己不可能弄错药的,而且药都是事先配好的,不可能有错。”

    “你是说和黄立的事情么?”

    “你们两个人过来了?最近忙得头都大了。”容景领着两个人就走进了自己的办公室,“坐吧,哎……这个案子弄来弄去总是有几个地方联系不起来?”

    “我……”成珊简直气得跳脚,只是容景这么腹黑的人,明面上对你倒不会怎么样只是背地里面的小动作却不少,成珊快被气疯了。

    “辱骂国家公职人员,再继续多关两天!”

    “容景你特么的给我站住!”

    “因为你的不配合,所以还要多关你几天。”容景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就直接起身离开。

    “她就在车里面啊,我和司徒长剑约了见面,我就先离开了,她就在车里面,当时也没听说她有什么事情!”成珊无奈的叹了口气,“警察同志,我该说的都说了,你到底要我怎么样,再这样把我关着,我都快要变成神经病了,你放我出去吧。”

    “那你们那个事情结束之后,你知道明兰去了哪里么?”

    成珊真的是被关在这里快变成神经病了,所以有什么事情也就直接说了,“我们那个圈子本来就很乱,大家都是在一起玩玩而已,看你一脸严肃的。”

    “好吧好吧,我们就是一起玩玩,怎么了?女人和女人就不能一起玩了?”

    “明兰死前有过性生活,而根据我们调查,你是她死前见过的最后一个人!”

    “容队长,容少爷,我明兰是闺蜜,我就是丢一条内裤在她车子上面也没有什么不正常吧!”

    “这个内裤是在明兰出事的车子里面找到的。”容景指了指照片,“那上面有你的生物检材,你和明兰……”

    “好了好了,你们到底想说什么,烦死了!”

    那种感觉,就像是一拳打在了棉花上面,让成珊显得很挫败。

    不过容景仍旧是不悲不喜,脸上面的表情淡淡的。

    “你们又想要做什么?拿我的内裤?你们是不是有病啊,还是说容少爷你有看女人内裤的癖好?”成珊觉得自己再被关在这里,就算是没病也会变得有病的,只是顺手调戏一下容景。

    他们到审讯室的隔间,此刻容景已经将那条内裤的照片放在了成珊的面前。

    “行了,看看审讯情况再说吧!”

    “这倒不是,只会忽然之间听见这个,这心里面总是觉得怪怪的。”

    施施之前在娱乐圈摸爬滚打了许久,娱乐圈本来就是个大染缸,那里面什么样的人,这种事情,她早就见怪不怪了,而且现在这个社会,对于各种性趋向其实已经很包容了,人间也没有以前那么的保守了。

    “你还歧视这个呢?”

    “两个女人……”佟秋练不仅仅是性子冷了点,就是内里面也是十分保守传统,所以对这个事情,她一时间还是觉得有些难以接受,况且本来听别人说是一回事,但是自己亲眼看见了,这个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走吧,去瞧瞧!”施施说着拉着还是处于石化状态的佟秋练就往审讯室所在的大楼走去。

    “第一时间就告诉他了,这会儿估计在提审成珊呢!”

    “就两个女人在车上面做那事儿呗!”施施耸了耸肩膀,“这个发现,你和容景说了么?”

    佟秋练不明白这两个人就像是在打哑谜一样,怎么自己愣是什么都没听懂呢。

    “你到底在说什么啊。”

    “不是,就是我觉得我的猜测似乎有点荒谬而已,所以……”马超这话一说出来,这佟秋练还是一脸茫然,只是施施已经明白了,施施点了点头。

    佟秋练只是疑惑的看着一脸尴尬的马超,“你在害羞个什么劲儿啊,还有什么是不能说的么?直接说就好了!”

    “而且还做过那事儿?”马超轻轻咳嗽了一声。

    “不然还能是什么,既然这么说的话,那么成珊和之前是待在一起的?”

    马超的脸上面立刻露出了颓然之色,无奈的叹了口气,“真是的,还以为你肯定猜不到呢!”

    而施施的记忆力一向很好,尤其是此刻马超笑得还是这么诡异,施施眨了眨眼,“该不会是当时在车子里面发现的那条女式内裤吧!”

    马超异常兴奋的盯着施施,那脸上面的表情,明显在写着,你绝对猜不到是什么。

    “容队长前段时间送来了成珊用过的一个水杯,那上面有她的唾液,还有细胞组织,我们就从上面提取到了关于成珊的dna,经过比对,还真的有个东西符合。”

    “什么情况?”施施和佟秋练都是显得很激动。

    警局

    施施和佟秋练反正也没事,就把这几个小鬼都丢给了顾珊然,顾珊然简直想哭了,这几个熊孩子在一起,她一个人哪里hold得住啊。

    “是么?我立刻去警局看看!”

    “案子有进展了。”马超说这话的时候,显得异常兴奋。

    “叮铃铃——”忽然施施的手机响了,居然是马超。“喂,有事么?”

    “是啊,这么想想,时间倒是真的过得挺快的,孩子们都长大了……”佟秋练说这话的死后,颇为感慨。

    “那还真是恭喜了啊!”

    “他们两个人工作都很忙,阿乾的结婚报告一直都没有批下来,最近也是那女的忽然怀孕了,然后就急着办婚事。”

    “怎么?笑得这么开心?”

    “嗯,那个女人挺不错的,我见过。”佟秋练似乎想起了什么美好的事情,脸上面浮现出了淡淡的笑意。

    这弄得顾南笙还吃过醋来着,最近也是挺顾南笙忽然提起来的。

    “嗯,对了听说令狐乾要结婚了?”令狐乾是佟秋练之前的青梅竹马,之后因为家族事变,身为军人的他,毅然决然的去了边疆,只是性格倒是不错,而且对佟秋练是真的挺好,关键是这人之前喜欢过顾珊然。

    “没什么进展,这个凶手能够一下子杀了三个人,定然是做了完全的准备了,肯定不会这么容易抓到凶手的,等等看吧。”

    “案子还是没进展么?”佟秋练和施施正坐在草地上的藤椅上面晒太阳。

    “吃你的糖。”要不是看在你的是我哥哥的份上,我都懒得和你说话,简直蠢死了。

    “我呢……”顾东成差点哭了,还好呗顾西就拉过去了,递给了他一个棒棒糖,这个熊孩子,立刻就忘了饼干的事情了,只是自顾自的舔着棒棒糖,“西就,还是你对我最好了,还是弟弟好!”

    “嗯。”

    “那我下次再做给你吃吧!”

    桃花童鞋还想了一想,似乎是在回味一样。

    “还可以,就是太甜了!”

    “这么可怜啊……”萧容虽然比顾东成小一些,但是还是伸手拍了拍顾东成的肩膀,顾东成以为她接下来要说什么安慰他的话,这小脸上面满是激动惊喜的神色,只是萧容忽然一扭头看着桃花,“你总该吃到了吧,那可是我第一次做饼干,好不好吃。”

    “我没吃到。”

    上次虽然他是第一个抢到饼干的,但是到了最后,他就只吃到了一点点,越想越可怜,然后可怜兮兮的拉了拉萧容的衣服。

    萧容一说到饼干,顾东成立刻就眼泪汪汪的。

    “唔……”萧容瘪瘪嘴,“没事,我想你就成了,对了,上次送你们的饼干好吃不?”

    “没有!”桃花童鞋酷酷的说,只是看到东成西就都一脸羡慕嫉妒恨的表情,心里面顿时有了一些优越感,这脸上面也显得臭屁很多。

    “桃花,你有没有想我啊?”

    这顾家的三个小鬼自然是很高兴的,只是萧容却还是直接无视了东成西就两个人,直接抱住了桃花童鞋。

    施施这会儿已经在家赋闲一天了,那天佟秋练带着萧容去顾家玩。

    只是司徒长剑的事情之后,这个案子似乎又陷入了一个死胡同,这几个人的关系,虽然是围绕着成珊的,但是却始终找不到一个突破口。

    这成珊之前在警局基本上就是水米不进,根本就采集不到有用的生物检材,她的嘴唇干涩,杯口还有一点从嘴唇上面褪下来死皮,这个东西上面或许还能提取到一点有用的东西。

    “等你洗清嫌疑为止,对了,这个忘了!”容景说着将桌子上面的水杯拿走,那上面可是有宝贵的生物检材啊。

    “容队长,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放我回去?”

    容景起身就离开。

    容景无奈的摇了摇头。

    “再者说了,禁断什么的,我还没玩过呢,这不是很刺激么?”

    成珊是那种典型的食色动物,只要是自己觉得高兴了,那就是什么都可以的,完全都不管后面会造成什么后果。

    “我老公?”成珊冷哼一声,“那个人,基本就不算是个男人,就是男人最基本的能力都丧失了,他还算是个什么男人啊,再者说了,他自己也知道,自己根本就没有那方面的能力,我还这么年轻,难不成让我独守空闺?”

    “他再怎么说也是你的小叔子,你就不顾及你老公?”

    容景摇了摇头,为隔间的那个男人默哀,碰见了这样的女人还真是不幸啊。

    “我的老公已经基本没有那方面的能力了,所以我就想着找点乐子罢了,我和司徒长剑很早之前就认识了,之前他还没有结婚的时候,还追过我呢,只是那个时候我觉得他太老了,真是老牛吃嫩草,也不看看自己那个德行,还学人家小伙子呢!”

    “你这话说得太绝情了吧,他对你可是痴心一片。”容景打趣地说。

    成珊说着低头玩弄着自己的指甲,那鲜红的指甲,让人联想到了罂粟花,美丽但是致命。

    “我不想见他,这个混蛋再者说了,我们两个人就是玩玩而已,他还当真了,真是可笑!”

    容景嘴角扯起了一抹若有似无的笑意,“对了,司徒长剑说想要见你一面,你怎么说?”

    “别激动,喝点水!”容景说着将一杯水推到了成珊的面前,成珊压根也没有怀疑别的东西,只是端着水杯,将里面的水一饮而尽。

    “反正人不是我杀的!”

    “刚刚离婚才多久啊,这就说没关系了?”

    “警察同志,他的死怎么又和我扯上关系了,我和他是真的没什么关系的啊!”

    “黄立和你离婚的时候,听说你并不是很愿意的,怀恨在心,想要杀死他也是很正常的吧!”

    “你们做警察的怎么都不去写小说啊,这说的一套一套的,和真的一样。”成珊嗤之以鼻。

    “你和司徒长剑苟且,或许是被司徒长明发现了,或许是你们两个人想要长相厮守,而司徒长明就是你们两个人之间的障碍,你想要除掉他也是很正常的。”容景耸了耸肩膀。

    “你凭什么说我有作案动机?”成珊要是死死地咬着牙关。

    “说吧,这中间消失的一个小时,你到底做什么去了?”

    昔日的温存和呢喃细语,难不成都是谎话么?

    “司徒长剑这个贱人,我还没有开口,他就说出来是不是!”成珊面目狰狞,在隔间中的司徒长剑整个人的瞳孔都不自觉的收缩了,只是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这个女人,她刚刚说了自己什么……贱人?

    “我自然是不会说的,不过司徒家我就不保证了!”

    “我父亲知道这个事情了?”

    “那得看看你做了什么好事了。”容景意有所指地伸手轻轻敲打着桌子上面的照片。

    “你胡说,我父亲不会这么对我的,你胡说!”成珊完全不相信。

    “我忘了告诉你了,你的律师已经被撤走了!”容景冷眼看着成珊。

    容景和一边负责记录的警察对视一眼,都是觉得这个女人这都好几天水米不进了,这说话还是这么大声,真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力气。

    “你在胡说什么,你这是污蔑,我要求见我的律师!”成珊直接跳起来,“你这完全是莫须有的指控,我要告你们诽谤!我要求见我的律师。我说了我要见你的律师!”

    “那几个人全部都是死在九点左右,你完全有杀人的时间,而且作案动机也有……”

    “你们不是什么都能够查到么,你们去查呗!”成珊靠在座椅上面,看着容景,似乎有一种不到黄河心不死的样子。

    “这个确实不能指控你杀人,你从八点多出的医院,十点多到的酒店,这中间你去做什么了?”

    “那又如何,我就是去过了那又怎么样?那也不能指控我杀人了啊,你们的证据呢!”

    成珊的脑海中瞬间浮现出了在电梯里面有过一面之缘的陆琰,那个冷峻的男人,和他居然是认识的,成珊只是觉得世界很小而已。

    “你能说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你正好碰见了我的熟人而已。”

    “不得不说,你们真的很有办法!我还以为这家酒店保密的工作有多好,看来也不过如此。”

    “这个你还认识吧?”容景眯着眼睛,眼中带着笑意,却没有一点温度。

    成珊的眼睛睁得很大,或许是之前开过眼角的缘故,她的眼睛就是平常看起来都觉得大得有些吓人,此刻真的像是“铜铃”一样了。

    容景说着将文件打开,从里面抽出了一个视频截图,这个就是成珊在酒店走廊的截图,因为每家酒店的装潢都是不一样的,所以成珊一眼就看得出来这是自己那天晚上和司徒长剑苟且的那家酒店。

    “你真以为我们真的什么东西都查不到么?”

    就是因为警方到了现在还是迟迟不拿出证据,所以成珊觉得,反正你们也奈何不了我,再者说了,你们若是有证据,也不可能三番两次的来提审自己了,不得不说,成珊之前是咬准了他们的心思,只是成珊还是错了,警方或许是没有切实的证据,不过也没有那么多的闲工夫陪她在这里折腾。

    “有本事你们自己查去啊!”

    “你说你没杀人,那你倒是说说,案发那天晚上面,你到底都做了些什么?”容景此刻倒是不急不慢的看着成珊。

    容景对这个倒是浑不在意,只是拉开凳子,将一份文件放到自己的面前,然后径直的就坐下了。

    成珊似乎已经确定了,容景这边并没有确凿的证据,整个人也显得格外嚣张,都不带正眼看容景的。

    “是不是可以放我出去了!”成珊的口气一如既往的颐指气使,“你们要是没有证据的话,就赶紧让我走!别磨磨唧唧的那么多废话,我都说了,那几个人死了都和我没关系,我特么的有病啊,一下子杀死那么多人,况且我有杀死他们的理由么!”

    成珊已经被关了一段时间了,她此刻显得十分憔悴,脸上面的那厚重的妆容早就已经花了,明明才二十多岁,但是卸妆之后的脸却像是三十多岁,显得无比苍老,尤其是现在嘴唇发白,还有点干裂,看起来和女鬼没什么两样。

    她和司徒长剑进入酒店的时间是完全不一样的,司徒长剑要比她早很多,而成珊入住的时间之前,三名死者都已经死亡,这个时候成珊的作案嫌疑就陡然上升了。

    容景在布置好了一切之后,就进入了关押成珊的审讯室里面。

    为了这么个女人闹得妻离子散,真的值得么?当时到底是鬼迷心窍还是真的两厢情愿,容景也很想知道。

    “让你们见面是不可能的,不过我们审问她的时候,你可以在隔间看一下!”容景倒是挺想看看,这个男人在看清了这个女人的真面目之后,又会是怎样的一副表情。

    容景挑了挑眉毛,这个男人怎么到了这个份上,还是贼心不死的,这成珊摆明了就是玩玩他而已。

    “当然不是,我能见见成珊么?”

    “怎么?难道说你还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问题需要提供给我们么?”容景促狭地看着面前的这个男人。

    “你们就是问我这些?”司徒长剑没有想到那么大张旗鼓的跑到自己的家里面去抓人,到了警局之后,就是问了几个无关痛痒的问题。

    司徒胜这边询问的情况,和容景所掌握的基本都是吻合的,而且和陆琰提供的监控录像上面的时间也是一致的,从司徒长剑进出酒店的时间,基本上面可以排除司徒长剑的嫌疑,因为在那个时间段内,所有的死者都还活着。

    “我们就是带过去问会儿话,确定没有作案嫌疑就会让他回来的,你们不用担心!”司徒胜这才稍微宽了心。

    “容队长,那个……”司徒胜就算是快被这个司徒长剑气死了,但是无论怎么说他都还是自己的儿子啊。

    司徒长剑就算是再大吼大叫也没用,还是被押上了车子。

    “没说你杀人,就是带回去问你一点情况而已,只要你好好配合我们自然不会为难你的。带走吧!”

    “我没杀人,你们凭什么抓我!”司徒长剑使劲的扭动着身子,但是这也架不住两个警察上去把他按住。

    “好了,带走吧!”

    容景看戏也看得差不多了,正好也顺便理清了这司徒长剑和成珊之间的关系,其实这司徒家的事情,看起来复杂,说起来也不算是复杂,不过是两个人贪心不足的人,在一起蝇营狗苟罢了。

    “妈咪,我怕……”安安扑到方圆的怀里面。

    “哎呦,安安,怎么醒了,别哭了别哭了……”方圆见到自家儿子,面色缓和了不少,整个人也显得柔和了许多,和刚刚的暴露狰狞人简直是判若两人。

    “呜呜——”小胖本来还在睡觉,听见下面的动静一出来就看见有警察出现在家里面,而且一看这气氛也很不对劲,直接就哭了,这孩子虽然喜欢欺负人,不过胆子一直不大。

    “可不是我让她嫁给你大哥的,这个女人比你想得精明,嫁给你,就要做后妈,这以后自己生了孩子无论如何都是被压一头的,所以当初是她自己选择嫁给你大哥的,不是我逼着她的,况且当时是我们司徒家有求于成家,我能逼迫她做什么!”司徒胜觉得无比搞笑。

    司徒长剑此刻脑子有点懵,因为方圆说的话,其实他自己也是有些察觉的,只是他不想接受这个现实罢了,所以一直以来都是拒绝承认这个东西的。

    “哎——”司徒胜一拍大腿,“简直是家门不幸啊!”他微不可查的叹了口气,“若不是我们家当时急着需要成家的一笔货款,我会让那个女人进门,她就是天仙,就她的风评,我也不会让她进门的。”

    方圆冷冷一笑,嘴角噙着一抹淡淡的笑,讽刺不屑:“司徒长剑,我以前是看在孩子的面子上面,想着和你复婚就复婚吧,但是我现在真的觉得你让我很恶心!真是让我想吐,这么畜生的事情你也做得出来!”

    司徒长剑还真的以为方圆是真的很想和他复婚么?

    “方圆,你别以为爸爸叫你回来,我就会真的和你复婚,我告诉你,我喜欢的人是小珊,我这辈子都喜欢她,我不会和你复婚的,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是或者不是,你自己去问问就知道了。”

    “你别胡说,小珊根本就不是这样的人!”

    “司徒长剑,也就你这个傻子,还把这个女人当成是宝贝吧,这个女人那点破事,很多人都知道,有本事你就去外面打听,这外面爱玩的男人,有几个没被她睡过!”

    其实很多男人心里面总会有一个所谓“女神”这样的一个爱慕之人,通常都是那种求而不得的,心心念念的,而成珊之于司徒长剑,就是这么一个存在,所以方圆这么说,司徒长剑自然会反驳,心里面肯定不舒服。

    “方圆!”司徒长剑看见别人这么说成珊,心里面自然是很不舒服的,“你别胡说!”

    方圆本来说话就是有点尖酸,此刻更是被气得稀里糊涂的,这说话更是没了分寸。

    “你真是不要脸,单身?你特么的还问我离婚才几天,你跟我说,你们两个人好死不死很早就勾搭在一起了。那个女人简直不要脸,都是个破烂货了,居然还来勾搭被人的老公,她的那点破事,我都不想说,都不知道被多少男人上过了,居然还装得衣服贞洁烈女的模样,这是在骗谁呢!”

    “我早就说了,我和小珊是真心相爱的,但是父亲却不成全我们!我不知道你们到底在想什么,那个时候我们明明都是单身!”

    “去你妈的真心相爱,你们是真心相爱的,那我和大哥算什么,你们两个人倒是风流快活了,你们把我们两个人放在什么地方!”方圆尖细的声音陡然在别墅里面响起来,这一声声的质问,似乎并不能让司徒长剑惊愕的愧疚。

    “我和小珊本来就是真心相爱的!”

    “我是疯了,你特么的才疯了呢,你知道那个女人是什么人么,你就和她勾三搭四的,你这个样子,你对得起死去的大哥么!那个女人妖里妖气的,你居然为了她和我离婚,居然还找了那么一大堆理由,我当当时就是蠢,居然信了你!”方圆此刻觉得无比委屈,看着这个和自己生活了这么久的男人,她觉得很陌生。

    他这一晃神的功夫,这方圆已经直接走到了他的面前。

    司徒夫人之前让人准备了许多的茶水,此刻尽数都被他碰到了,滚烫的茶水,虽然没有尽数倒在他的身上面,但是也有一部分落在了他后背上面,疼得他龇牙咧嘴,整个人差点没跳起来。

    “方圆,你特么的疯了么!”司徒长剑终于从地上面爬起来,但是身子晃来晃去的,只觉得眼睛都在冒金星,整个人差点往后面栽过去,结果碰到了后面桌子上面的水杯。

    方圆穿的是尖头的鞋子,而且整个人又是出于暴怒的边缘,这下手自然是没轻没重的,有几下还不偏不倚的踹到了司徒长剑的肋骨,疼得他嗷嗷直叫。

    “你这个禽兽!”方圆简直快被气疯了,尤其是想到了那个女人在自己面前趾高气昂的样子,方圆更是怒不可遏,直接走到司徒长剑的身边,伸脚就朝着他的身上面猛踹。

    “有一部分原因!”反正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司徒长剑想着什么事情都承认了吧,反正都是事实。

    “司徒长剑,那个时候你和我离婚,是不是就是因为这个女人,是不是!”方圆此刻简直怒火中烧。

    “他们的事情,你别管!”司徒胜也想着是该让这个臭小子受点教训了,不然还真的以为,自己想做什么就真的可以做什么,为所欲为,无法无天了么!

    “你做什么,你没看见……”

    这司徒夫人自己教训儿子就算了,但是见不得自己的儿子被人欺负啊,刚刚想要上前,就被司徒胜拉住了。

    人在异常愤怒的时候,总是会爆发出一些惊人的力量,而方圆看起来力气不大,却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能把人高马大的司徒长剑推翻在地。

    “司徒长剑!”方圆本来也是个性子烈的,趔趔趄趄的从楼体上面冲下来,直接朝着司徒长剑冲过去,司徒长剑还有点懵的时候,整个人已经被方圆推到了。

    遇到这么个儿子,就算是没有心脏病,估计也会被气出来心脏病吧。

    “你这个混账,你居然还敢提这个事情!”司徒胜简直快被气死了,简直是家门不幸啊,他面色涨红,整个人的呼吸都陡然急促了。

    “爸,我和小珊是真心相爱的,当初我就和你说了,让你成全我们,但是你还是执意要把小珊许配给大哥,你有没有想过,这对我们三个人来说都没有任何的好处啊,我真的是搞不明白,你当初为什么那么决绝,一点机会都不给我们!”

    司徒胜捶胸顿足,追悔不已。

    “就是到了现在你还是死心不改,我早就和你说了,别叫他什么小珊的,她是你大嫂,嫂子,你这个孽障,我当时要是知道,你居然会做出来这么猪狗不如的事情,我大四都不会让这个女人进门的,简直是家门不幸啊!”

    “啪——”

    直接伸手扯开挡在他和司徒长剑中间的司徒夫人,伸手又给了他一个巴掌,此刻两个巴掌倒是对称了。

    “你给我闭嘴,孽畜!”司徒胜此刻真是怒火攻心。

    简直就是被鬼迷心窍了,容景无奈的摇了摇头。

    所有人看见司徒长剑到了这个时候,居然还是想着如何维护成珊,这让所有人都觉得,这个男人是不是魔怔了,还是说被下了什么**汤了,自己的事情此刻都估计不过来了,还总是想着如何维护那个女人,简直是无药可救了。

    “妈,大哥的事情和小珊根本就没关系,你为什么总是觉得大哥的死和小珊有关呢!她根本不可能杀死大哥的!”

    “你的心里面到底在想什么啊,那个女人到底有哪点好啊,你从一开始就心心念念的,现在好了吧,为了那个女人,我们司徒家被弄得家破人亡你才甘心么?”

    “妈,那个我……”

    司徒胜忽然提到了去世的司徒长明,司徒夫人内心颇为震动,她扭过头,也是不可思议的看着司徒长剑。

    “就算是我把这个混蛋打死,也是他活该,你瞧瞧他做的都是些什么事情啊,那个时候他大哥可是躺在病床上面啊,他怎么可以背着他大哥,居然……”这种事情不仅仅是司徒胜,换做别人也是同样羞于启齿。

    “你要是想要把他打死,就先把我打死好了!他是你儿子啊,你还真下得去手啊!”

    “司徒家有这么个子孙,也只会让人蒙羞,不如让我现在就把他打死算了,免得丢人现眼!”

    “司徒胜,我们就剩下这唯一的儿子了,你还想怎么样,难道你还想要把他打死么?你就这么想让你们司徒家断子绝孙么!”司徒夫人此刻也是气急,急吼吼的朝着司徒胜大吼。

    司徒胜说着就要将司徒夫人拉开,但是司徒夫人却死死的挡在他的面前,弄得他的内心更加焦躁。

    “你给我让开,我今天非把他打死不可,这个孽畜,你还真是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啊,我到底是怎么生了你这么一个儿子啊,简直是造孽啊!我平时是不是对你太纵容了,让会让你做出这般猪狗不如的事情!”

    “他能做什么,最多就是和那个女人出去了一下而已,还能做什么!”司徒夫人就是到了现在还是在维护着司徒长剑。

    只是脑海中越是回想起来以前一起生活的种种画面,方圆此刻的内心就更加难以平静,而心里面也陡然升起了一股反胃的感觉,想要去却总是吐不出来,如鲠在喉,难以下咽,却又被恶心得不行。

    方圆的心里面似乎隐隐约约的明白了一些时候。

    脑子里面却总是浮现出来成珊那副总是在自己面前耀武扬威的嘴脸,还有成珊看着自己和自己儿子那若有似无的打量,总是一副趾高气昂的模样,就好像是她永远高人一等的模样。

    眼睛木然的看着司徒长剑,她觉得自己似乎不认识这个男人了,脑子就像是有很多东西一下子整个炸开了。

    而方圆站在楼梯上面,身体趔趄了一下,差点没有从楼体上面直接栽下来,她此刻脑子都是浆糊一般,浑浑噩噩的,完全不知道该如何思考了,只是呆呆的站在那里。

    司徒胜整个脸都气得一阵青一阵白,伸手指着司徒长剑,那架势就差要把他撕碎了。

    “你还好意思问我打他做什么,你倒是问问你的好儿子他到底都做了一些什么啊!畜生啊,你还是人么!”司徒胜气得浑身乱颤。“这种事情你也做得出来,你不要脸,我还想要我这张老脸呢,丢死人了,孽障啊,畜生……”

    而这清脆的声音,也瞬间换回了其中几个人的理智,司徒夫人此刻也反应过来了,直接冲过去,站到了司徒长剑的面前:“你这是做什么,打他干嘛啊!”

    “爸——”司徒长剑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被自己的父亲打,这心里面是何种滋味可想而知。

    “啪——”司徒长剑一个趔趄,整个人栽到在了沙发上面。

    司徒胜的反应算是这群人中间最快的,司徒长剑此刻就站在司徒胜的后面,他直接扭过头,直接就反手给了他一巴掌,司徒长剑此刻也被容景的直白给吓到了,这还没有反应过来呢!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