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法医星妻太妖娆最新章节 > 法医星妻太妖娆最新章节列表 > 194 不好意思,我老公看着你就吐了

194 不好意思,我老公看着你就吐了

作品:法医星妻太妖娆 作者:月初姣姣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叶萱萱本来是并不想过来的,她其实前几天已经收拾好了东西,准备离开了,只是没有想到容妈妈似乎已经看出苗头了,总是拉着她做这个做那个,或许也是叶萱萱自己有点贪恋这种类似于母亲的温暖吧。

    就在容家多待了几天,同时也多了点时间和徐娅建立关系。

    或许是徐娅失去了太多的亲人,虽然显得有点执拗,不过叶萱萱很耐心,一来二去的,徐娅对她倒是没有之前那么有戒心了。

    这天晚上,叶萱萱早早的就洗了澡,正准备换衣服容景忽然急急忙忙的推门进来。

    “那个……”容景话音未落,眼睛忽然就定格了。

    叶萱萱裹了个浴巾,此刻也有点懵,不过相比较容景的木然,叶萱萱倒是冷静许多,“你还准备看多久。”

    “咳咳……”容景急忙转过身,背对着叶萱萱,“你怎么不穿衣服。”

    其实容景当时脑子有点懵,他只觉得入目的都是白花花的一片,好看极了。

    “那你怎么不敲门就进来了。”叶萱萱拿了衣服闪身进入洗漱间,很快换好了衣服出来,“我好了,你有事情么?”

    “今晚有个宴会,必须要带女伴去,你也知道我身边基本没女人,所以……”

    其实人家是寿宴,你人到了就好了,哪里有规定需要带什么女伴啊,不过是容景找的借口罢了,欺负叶萱萱不知道情况呗。

    “我不太合适。”叶萱萱咬了咬嘴唇。

    “没什么合适不合适的,就是一个宴会而已,你就需要陪我走个过场就好了。”

    “还是算了吧,我……”叶萱萱话音未落,容景直接转身,拉着叶萱萱就往外面走,“喂——你这是准备干什么啊,我说了我不去,你放手啊!”

    “已经天黑了,你别磨磨唧唧的,怎么,你怕别人误会什么么?”容景拉着叶萱萱就朝着外面走。

    “不是这个,真的不合适,而且我也没过这种地方,我……你还是找别人吧<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有我在,你怕什么!”容景说着拉着叶萱萱就往楼下走。

    “呦——老容,你家儿子这是在做什么啊?”容妈妈看了看一脸得意的容景,还有一脸忸怩的叶萱萱。

    “好像是我的儿子,不是你的儿子一样。”容爸爸坐在沙发上面,看了看从楼上面下来的两个人。

    “阿景,你们这是准备去做什么?”容妈妈看着自己儿子一脸急躁,而叶萱萱呢,明显就是不太情愿的样子。

    “去萧家。”

    “我就说你咋没动静呢,记得把准备的礼物带过去。”

    容家和萧家生意上面不同路,没什么往来,只是容景和佟秋练有些交情,容妈妈帮忙就准备了一下礼物。

    容妈妈指了指另一边桌子上面的东西,叶萱萱只是瞥了一眼那名贵的包装盒,心里面更是开始打鼓了,她没去过这种场合,难免会有失礼的地方,所以叶萱萱就想着还是推脱不去了吧。

    “我知道。”容景点了点头,此刻有下人已经开始将礼物搬上了容景的车子。

    “萱萱啊,你就跟着阿景去走一趟吧,他一个人去也挺尴尬的,一个男人,这么大岁数了,连个女伴都没有。”容妈妈笑着,只是明显是帮着自家儿子就是了。

    “伯母,我真的是……你看我,哪里能去参加宴会啊。”叶萱萱可不想丢人来着。

    “没事,正好让阿景带你去选几身衣服。”

    “不是,我……容队长身边总有几个女性朋友吧。”

    “我怎么不知道,都是警局的几个臭男人而已,哪里有女人了!”

    叶萱萱是实在没办法,被容景拉着就上车了。

    不过有人说人是三分长相七分打扮,这话说得一点都没错,当叶萱萱换了一身衣服出来的时候,饶是容景都觉得惊艳了。

    天青色的晚礼服,勾勒出了姣好的身段,头发披散着,这倒是容景头一次看见如此披散着头发的叶萱萱,平时她都是扎着马尾,显得有些稚气,但是此刻披散着头发,尾部微微卷起,倒是多了一丝俏皮可爱。

    “还好么?”叶萱萱伸手扯了扯裙摆,裙子很短,露出了白嫩的大腿,脸上面画着淡淡的妆容,给人的感觉清纯可人。

    叶萱萱本来也不是注重打扮的人,此刻面对容景,心里面倒是真的忐忑不安了,很期待容景的评价。

    “挺好的。”容景起身走过去。

    容景一身白色的西装,将他本来温润如玉的气质衬托得更加出众,尤其是那眉眼弯弯,这个男人就像是天生的发热体,让人看到那种笑容就不自觉的心里温暖。

    叶萱萱觉得容景每一步走过来,似乎都是踩在她的心尖上面,她的心陡然跳动的很厉害。

    “容少爷,还有这个。”一个侍者拿着一双鞋过来,乳白色的小高跟鞋,前面有镶钻的蝴蝶结,看到这双精美的写,叶萱萱低头看着自己居然穿着卡通拖鞋就出来了,顿时有些羞恼<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面颊酡红,倒是显得更加娇嫩了。

    “好。”容景去过鞋子,居然蹲下了身子。

    “你做什么!”叶萱萱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一步,但是容景居然直接伸手握住了叶萱萱纤细的脚踝。

    这丫头平时的穿着都是那种舒适休闲的衬衫牛仔裤,只是没想到穿上这种衣服也是很有料的,只是……

    四叔太瘦了。

    尤其是此刻容景一只手可以完全将她的脚踝包裹起来,“别乱动。”

    叶萱萱只是眼睛下意识的看了看周围,周围的几个人都是纷纷低着头,叶萱萱懊恼的低头看着容景,只能看见这个男人发顶,不知道怎么的,叶萱萱眼睛忽然有些酸涩。

    “其实我自己穿就好了。”叶萱萱觉得那人的手好烫,就好像是把她融化一般,她不自觉想要将脚缩回去,但是容景却死死的攥住她的脚踝,让她进退不得。

    “都让你别乱动了。”容景微微抬头,瞪了叶萱萱一眼。

    也不算是瞪,在旁人看来不过是情侣之间的打情骂俏罢了,容景将叶萱萱的鞋子脱下来,然后帮她将鞋子穿上去,只是这货居然还伸手摸了摸她的脚趾,弄得叶萱萱整个人的心脏都差点跳出来了。

    这边的气氛就是那种在冒着粉红色泡泡,而顾家这边,则是……

    施施看了看自己浑身上下几乎没有一块好的地方,直接伸脚将洗漱间的门踹开。

    “顾北辰,你个混蛋,你看看你做的好事!”施施指着自己的胸口。

    顾北辰此刻半张脸都是泡沫,手中拿着剃须刀,正准备洁面呢,只是蹙了蹙眉头,继续对着镜子刮胡子。

    “哎呦,顾北辰,你丫的还不理人,你自己看看你做的好事,我不是告诉过你了吗,今晚有安排,你给我收敛点儿,你自己瞅瞅!”施施走到他的身边,顾大爷还是不理人。

    “哎呦我去,我这小暴脾气,你这真是不打算搭理我了?”继续没回应。

    “顾北辰,你丫的再不说话,以后别上我的床……”

    得了,顾大爷终于有点反应,微微扭过头。

    “你这是在诱惑我么?还有刚刚你不是也挺享受的么?”

    “诱惑你妹,享受你大爷!”

    “我没妹妹,也没大爷。”顾北辰看着镜子,拿着剃须刀,慢悠悠的刮胡子。

    施施冷哼一声,忽然脑中灵光一闪,直接扭着腰走过去,“我帮你呗?”

    “你行不行啊?”顾北辰此刻从鼻子往下的地方都是泡沫,上半身*着,只穿了一条居家裤,施施只是瞥了一眼某人的八块腹肌,啧啧……臭男人,就知道到处使用美男计。

    顾北辰狐疑的看着施施,这小妮子刚刚还一副吃了炸药的样子,现在这是忽然变得柔情似水了,这没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啊<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不过咱们顾大爷不怕,他怕过什么啊,他倒是想看看,这小妮子想做什么。

    “我什么不会啊,我是谁!”施施说着就从顾北辰的手中夺过了剃须刀。

    顾北辰微微俯身前倾,将脸凑过去。

    “喂——你丫的干嘛啊!”施施忽然被吓了一跳。

    “我能干嘛啊,当然是为了让你方便一些喽。”顾北辰笑了笑低头看了看施施,施施穿着内衣,还穿了裹胸,一条丝质睡衣,里面的*若影若现的,顾北辰不自觉的伸手架在施施的脖子上面。

    “怎么?你脑子里面又在想什么不健康的东西啊?以为我这是要亲你么?”

    “一边去,我才不是那种人呢。”施施微微抬头,看了看顾北辰的脸。

    其实吧,这么多年,施施觉得这个男人最性感的时候,估计就是刚刚洗完澡出来,一边擦头发一边和自己说话,或许并不是情话绵绵,谁让这个男人天生就有点凉薄呢,不过那个时候的侧脸,真的是完美。

    还有就是顾北辰一只手撑在洗漱台上面,一只手拿着剃须刀,对着镜子认真刮胡子的样子,其实现在刮胡子也不用这么麻烦了吧,她反正就知道上学的时候,那些男生都是拿着电动的那种,只是没想到顾北辰居然还挺复古的,喜欢用手动的。

    不过施施压根不知道,她手中的这个剃须刀,估计价钱比她外面的那些名贵的晚礼服还贵。

    “你总不会是想要把你老公脸上面划出一道疤吧。”顾北辰揶揄的看着施施。

    “谁说的,我是这种人么?”施施瞪了顾北辰一眼,不过她确实有这个想法就是了。

    只是忽然这么近这么面对自己男人这张俊脸,想想还是算了吧。

    “最好没有。”顾北辰还不了解她,刚刚还是一副要冲进来把他大卸八块的样子,现在就这么老实了,居然说主动要帮自己刮胡子,倒是稀奇了。

    “行了,你别乱动,要是真的刮花了脸,我可就不负责了。”

    顾北辰点了点头。

    施施倒是头一次做这个事情,觉得十分新奇,不过顾北辰倒是没想到施施居然上手很快,而且下手十分的干净利落,他只是微微低头,眼睛里面全是施施那一张认真的脸。

    施施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顾北辰的脸和剃须刀结合的部位,表情十分专注,眉眼微微上翘,细长的睫毛微微颤动着,那上面似乎有什么东西在跳动一般,那眸子都闪烁着别样的光彩,秀气的鼻子,嫣红的嘴唇,微微有些红肿。

    一想到这是刚刚自己的杰作,顾北辰心头就一阵激荡。

    施施注意到顾北辰的些许失神,一抬头,两个人的视线就纠缠在了一起,气氛似乎瞬间变得有些微妙。

    “那个……”施施的手顿了一下,“怎么了?唔——”

    施施这话刚刚说完,顾北辰低头吻住她的嘴唇,只是蜻蜓点水般的稍纵即逝,施施抿了抿嘴唇,那上面有顾北辰的味道,还有泡沫的味道,很清新,顾北辰只是伸手轻柔的将施施鬓角的碎发别到耳后<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你再不快点,我们就要迟到了。”

    施施轻轻咳嗽一声,将剃须刀往洗漱台一扔,“你自己弄吧,我走了!”施施可以说是落荒而逃,而里面传来了顾北辰放肆的大笑。

    “死男人,就知道调戏我!”施施看了看镜子中面色酡红的人,无奈的摇了摇头,开始换衣服。

    施施的衣服大部分都是不怎么能穿的,不是不能穿,而是这身上面几乎到处都是吻痕,只能去外面再选购了。

    所以当他们一家三口出现在店门口的时候,就看见容景正半蹲着身子给叶萱萱穿鞋,而叶萱萱则是面露娇羞。

    “咳咳……”施施轻轻咳嗽了一声,叶萱萱顿时觉得无地自容,而且自从那次的事件之后,叶萱萱也再也没有见过施施,所以一看到施施,叶萱萱总觉得心头怪怪的,而且下意识的看了看容景。

    叶萱萱总是反复的告诉自己,自己根本就不属于自己,自己很快就要回到自己本来世界了,她反复告诉自己,对容景不过是普通朋友的关系,只是旁观者清,就是叶萱萱刚刚看容景的表情,那明显就是面若桃花,普通朋友会露出那样的神情么?

    “北辰,嫂子,你们怎么过来了?”

    “选衣服呗。”施施倒是揶揄的打量了两个人一下,其实看起来倒也挺般配的,只是看叶萱萱这个样子,这两个人有的磨了。

    “容景叔叔,你怎么都没有和我打招呼啊!”桃花童鞋上前赚了攥容景的手。

    “桃花今天也很漂亮啊。”容景看着这小小的人儿,总觉得内心有一块会变得无比柔软。

    “我这叫做帅气好么?”桃花冲着容景眨了眨眼睛。

    “是是是,帅气行了吧。”

    倒是施施很快就调好了一件衣服,“就这个吧,你觉得怎么样?”施施手中拿着一件银白色的晚礼服,朝着顾北辰示意了一下,顾北辰点了点头。

    叶萱萱根本就没和顾北辰接触过,只是这个男人的气场过于强大,和容景完全不是一个类型的人,一个是温润如三月的春风,万般柔情,几乎可以融化冰雪。

    顾北辰只是站在一边,就给人巨大的压迫感,叶萱萱此前只是遥远的看过顾北辰一眼,此刻近看真的有种惊为天人的感觉,这个男人长得十分精致,浑身上下跳不出一点的缺陷,浑身散发着一种飘然于世的气质,只是那双眸子却冷漠得让人觉得浑身不自在。

    尤其是他看着你的时候,那个眼神似乎能够窥进你的内心,这个男人冷得吓人。

    “萱萱姐,你今天好漂亮啊。”桃花童鞋盯着叶萱萱看了一会儿,说实话,这父子两个人长得像,只是性格相差实在太多,叶萱萱只是笑了笑,因为顾北辰气场过于强大,所以叶萱萱只能退到了一边。

    因为施施前几天和顾北辰说起过叶萱萱,所以顾北辰也就是多看了两眼,说起来这叶萱萱算是小家碧玉那种,虽然不知道性格到底如何,不过在顾北辰心里还是他家施施最好了。

    “怎么样?”施施很快便换了衣服走了出来,因为施施的皮肤很白,这种银白色非但没有夺走她的光彩,反而将她衬托的越发活色生香,那曳地裙摆,仿佛就像是天上的月光倾泻而下,而她本身那种妩媚妖娆的气质此刻更是被衬托的多了一丝冷清,多了一丝冷艳<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顾北辰只是视线在施施身上面扫射了一番,脖子遮住,ok!大腿遮住,ok!该遮的都遮了,ok!

    “嗯。”顾北辰点了点头,走了过去,侍者捧着首饰走了过来。

    他们两个人毕竟是结婚很久,施施只是伸手将自己的头发微微挽起来,顾北辰就自发自觉的拿着钻石项链帮施施戴上,两个人之间的那种亲昵和谐,看着就让人觉得赏心悦目。

    叶萱萱用一种十分艳羡的目光看着两个人,或许最好的状态就是这个样子吧,遇到合适的人,就这么相伴老去。

    叶萱萱以前很喜欢施施,施施息影之后,她觉得很可惜,她甚至一度觉得施施或许真的和网上面说的一样,傍上了大款,所以就准备息影了,其实现在看起来,这个男人对她的宠溺值得她放弃那些浮云。

    而当他们一行人到了萧家的时候,就出现了之前发生的一幕。

    季远作为萧寒的助理,立刻就冷静下来,派人将宾客都请进了里面,因为顾北辰的到来,所以局面似乎变得更加好控制了,顾北辰一行人本来就是在出口的位置,顾北辰只是施毅左轮将出口收好,此刻倒是一只苍蝇都飞不进来,更被提有人要出去了。

    “怎么回事?”施施提着裙子走过去,一眼就看见了水池中漂浮着的男性尸体,池水有一大半被染成了血红色,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血腥味道,而萧寒脸色更是难看的要死。

    佟秋练则是抿着嘴角,不说话,不过看得出来心情是极差的。

    “还不赶紧把人弄上来!”此刻只是看见这个人面朝着水池,根本不知道到底是死是活,所以只能将人先打捞上来。

    容景走过去,看到这情景,立刻就拨通了局里面的电话,“你们两个人还是先进去安抚宾客吧,今天来的人太多了,这里的事情先交给我们吧。”

    “是啊,你们先进去吧。”

    萧老爷子戎马一生,这大喜的日子来的人都是达官显贵,出现了这样的事情,真的是很晦气,好好地喜事变成了丧事。

    “怎么了!”萧老爷子已经听见了动静,穿着一身唐装,虽然已经80了,但是还是显得精神矍铄,萧老爷子看到水池的情景,眉头微微皱起来。

    “爷爷,事情我们会调查的,您先进去吧。”佟秋练伸手扶住老爷子的胳膊。

    “哪个不长眼的,居然在萧家做这种事情,要是被老子逮着,非把他大卸八块不可,特奶奶的,还真以为老头子老了么!”萧老爷子本来就是军人出身,这拿着拐杖死死地敲了几下里面,“别被抓着,不然我非打得他亲妈都不认识!”

    萧寒本来还阴郁的脸,此刻嘴角还抽动了两下。

    “太爷爷——”桃花童鞋看着气氛不对,倒是直接冲到了萧老爷子的身边,直接抱住了老爷子的大腿,“妈咪说你今天80大寿,我来给您拜寿了!嘻嘻……”

    “哎呦,你这孩子,都长这么大了啊,我记得上次看见你还不会走路呢<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那会儿我明明会走路了好么?”桃花童鞋顿时满头黑线。

    “那是我记错了,你们这些小子长得太快了。”萧老爷子这心里面还是憋着一口气,“你们给我赶紧抓人,务必给我抓住这个混蛋!敢在萧家捣乱,活腻了!”

    “太爷爷,妈咪说您们家有很多好玩的,是不是真的啊?”桃花童鞋一脸天真的看着萧老爷子,“妈咪还是您可厉害了,您是不是年轻的时候特别厉害啊!”

    “瞧瞧,这是什么话,说得我现在好像不厉害一样!”萧老爷子就是老小孩的样子,此刻倒是显得越发不高兴了。

    “是么?我又没见过。”桃花童鞋声音虽小,不过足够老爷子听见了。

    “来,我带你去看看我年轻时候的照片!”说着拉着桃花童鞋就往屋子里面走。

    桃花童鞋扭过头冲着施施吐了吐舌头,施施无奈的摇了摇头,这个混小子。

    而此刻顾家和萧家的几个手下,已经跳下池塘把人准备捞起来了,因为这个池塘本来是用作喷泉的,很大,不过水倒不是很深,只是尸体在水面上面漂浮得有点远,打捞的时候有点费劲。

    萧寒和佟秋练毕竟是主人家,把躁动不安的宾客丢在大厅总归不太合适,倒是成珊只是被这一幕吓傻了,等到回过神,忽然就看见了站在水池另一边的叶萱萱,而容景就站在叶萱萱身边。

    成珊是认识容景的,容景的少爷,出了名的天才破案专家,只是为什么会和叶萱萱这样的女人在一起。

    成珊嘴角泛起一丝冷笑,叶萱萱,你破坏了我的婚姻,是不是我也该回报你一下呢。

    “容少爷,好久不见。”成珊扭着腰肢走过去,冲着容景伸出了手,那染得鲜红的豆蔻指甲。

    “原来是成小姐,好久不见,你不是……”容景记得这个女人貌似嫁人了吧,上流社会的宴会不多,但是每次去的人其实都差不多,这个女人已经很久不见了。

    容景倒是对她有特别的印象,而是这个女人和她的一个姐妹,是出了名的“泼妇”!

    “叶小姐,好久不见。”

    叶萱萱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成珊,她明明没做什么亏心事,此刻却心虚的厉害。

    叶萱萱刚刚是被这水池里面的男人吓住了,然后陡然发现,这佟秋练居然是赫赫有名的萧夫人,而自己居然都不懂,今晚要接收的信息有点多,这成珊一过来,她顿时有些脑子当机了。

    这换做平时就罢了,只是容景……叶萱萱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会这么在乎容景对自己的看法。

    “你们怎么认识的?”容景此刻倒是好奇了,这两个人应该是八杆子打不着的人啊,而且叶萱萱这天不怕地不怕的,怎么现在……

    “你们动作轻一点,慢慢的。”此刻警局的人还来,但是施施已经指挥着顾家的人将水池里面的人打捞上来了。

    将人放平之后,他的身上面倒是挺干净的,毕竟萧家的水池并不是一般的池塘,而死者的面部已经发白,施施蹲下身子,伸手朝着死者的脖子处和颈部试了一下<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救人吧,人没死!”

    施施说着居然动手将自己的裙子扯下来,为了方便行动,然后伸手将那人的衣服直接扒开,对着顾北辰叫了一声,“过来帮我一下!”

    顾大爷这是洁癖晚期患者,已经没救了,倒是容景听见动静直接走过去,蹲下身子,伸手将施施手中的衣服布条扯过去,将死者的胸口绑住。

    因为这个人的的伤口中了一刀,看着血流得这么多,伤口估计很深。

    “啊——”成珊本来还想奚落一下叶萱萱的,换一扭头看见地上面躺着的人,立刻失声尖叫!

    施施只是无语的朝着成珊了一眼,“你能不能吧嘴巴闭上!”

    成珊被吓得立刻捂住了嘴巴。

    “这人是司徒长明,司徒家的人,我见过几次!”容景说着伸手将布条打了个结,施施则是忽然伸手内住了司徒长明的嘴巴,容景赫然看见顾大爷的脸色难看得和便秘一样。

    “那个……嫂子,接下来还是我来吧!”容景轻轻咳嗽了一声,直接将施施的手掰开。

    施施愣了一下,忽然感觉到自己的背后阴冷阴冷的,漠然的起身,刚刚站起来,忽然胳膊被人直接扯住,整个人都跌入了顾北辰的怀里面,私事扭动了一下身子,“顾北辰,你做什么啊?”

    施施压低声音。

    “你说我做什么?怎么,当着我的面就想亲别人?”顾北辰压低声音,咬着施施的耳朵。

    那尖细的牙齿不断地摩擦着施施的耳朵。

    “我那不是为了救人么?”施施无语的翻了个白眼,只是刚刚接触了司徒长明,弄得施施身上面有点湿,施施这才扭过头,“我的身上面挺脏的,你也不嫌弃我啊?”

    “你是我的老婆,我嫌弃你做什么。”顾北辰脱下衣服,给施施披上,这裙子本来是曳地长裙,现在都快变成迷你短裙了,顾北辰说着微微弯下腰,帮施施将袖子穿进去,施施倒是习惯了某人的照顾,只是看得周围的成珊眼睛发热。

    她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她以前怎么不知道,这里居然有这么美型的男人,尤其是此刻他眉眼间的万般柔情,饶是女人几乎没有不动心的。

    “好了,披着吧,冷不冷。”顾大爷搂着施施的肩膀。

    “没事的,冷什么啊。”

    施施扭过头,这会儿成珊才惊觉为什么这个女人看起来如此眼熟,这不就是……忽然息影的西子美人么?

    这个人不会是她的老公吧。

    有些人就是那种天生见不得别人好,成珊就是这个样子,这个时候只顾着看顾大爷了,自己的新婚老公都不管不顾了。

    “你以后离别的男人远点儿,你已经结婚了。”顾大爷又开始碎碎念了。

    “我知道啦,我不是以为他死了么?”施施嘟囔着<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死人也不能碰。”

    “你是喝醋长大的吧。”施施伸手理了理衣服。

    “就算是救人也可以让左轮去,什么时候轮得到你了,再者说了,这个男人长得五短三粗的,你也下的去口?”

    “顾北辰,救人要紧,他就是头猪,我也得……唔——”施施话音未落,某人直接拖着她的脑袋,给她来一记深吻。

    “你再说一遍!”

    施施默然。

    左轮站在两个人身后,不自觉的伸手擦了擦脸上面的细汗,我去——我是负责贴身保护家主的,怎么什么事情都轮到自己了。

    左轮想想自己这些年真的是做了许多本来不属于他本职的事情。

    他本来自认为自己是个冷血的杀手,结果好了,家主追夫人,他化身狗仔,夫人追到手,他化身保镖,夫人生孩子,他还得负责没事带带孩子(主要在某两个无良夫妻嘿咻的时候!),等到小主子会说话走路,他就变成了贴身“女佣”……

    这些都算了,他认了!

    尼玛,现在有人半死不活的,我还得去救人?我的本质是杀手啊,杀手啊!左轮真想大声疾呼,可惜他知道只要家主一声令下,自己还得乖乖去救人。

    此刻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司徒长明的身上面,负责人工呼吸的倒不是容景,而是萧家的一个手下,然后就是进行胸部按压,整个过程显得十分枯燥漫长。

    明明大家都在关注着事情的进展,顾北辰冷眼直直的朝着成珊射过去,成珊立刻低着头,露出了一脸的娇羞模样。

    这个女人是不是有病啊。

    顾北辰也就是在施施的事情上面开窍一点,但凡是别的女人对他抛媚眼等种种举动,在他看来和神经病都是没什么两样的。

    只是这个女人的视线实在太*裸了,顾北辰就是想不注意都难,现在的女人偶读这么没皮没脸了?怎么瞪了她,她还一脸的娇羞状。

    三四分钟过去了,这司徒长明终于在嘴巴里面吐出了一口污水,那紧闭的眼睛此刻也微微睁开,只是脸色苍白得有些吓人,萧家本来就是常年有医生的,听说人没死,医生很快就到了,司徒长明虽然睁开眼睛,或许是失血过多了,他很快就昏死过去了。

    司徒长明很快就抬了下去,警察虽然来了,因为人没死,而且萧家又在进行重大活动,只是低调的在现场收集了一下证据。

    “这人流了这么血,怎么还没死?”成珊嘴巴里面嘟囔着。

    施施冷眼看了一眼成珊,“命不该绝。”

    顾北辰只是搂着施施去萧家换衣服,萧家他们还算是比较熟的。

    倒是成珊不去跟着自己的丈夫,居然偷偷摸摸的跟在了他们的身后。

    佟秋练和萧寒已经听说了人没死,瞬间松了口气,这样的话,只需要等人醒了,询问一下就可以了,若是真的死人了,今天的宴会就真的进行不下去了<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刚刚大家所看见那个人根本没死,现在正在救治,事情是什么样子的,我们还在继续调查,不过大家放心,已经没事了,寿宴还是会继续举行,所以大家都不用太紧张!”萧寒立刻上前安抚大家还在躁动不安的心。

    听说人没事,所有人悬着的心都放下了,谁也不想平白无故卷进一场风波中,大厅中的人们又开始推杯换盏。

    只是有个人端着酒杯,眸子中露出了一抹冷冽的光,这样了还不死!

    司徒长明,你还真是命大啊。

    佟秋练让人给施施准备了衣服,施施正在客房中换衣服,顾北辰则是守在门口,就是怕某个不长眼的忽然推门进来,毕竟萧家现在客人很多,指不定就有人忽然闯进去。

    顾北辰只是低头看着自己锃亮得过分的皮鞋,听见高跟鞋的声音,微微扭过头,成珊正袅袅娜娜的朝着顾北辰走过去。

    刚刚在外面顾北辰也没觉得有什么,此刻到了室内,顾北辰忽然觉得闻到了一股刺鼻的香水味儿。

    “先生,你好。”

    成珊打扮的十分美艳,只是这种美艳透着俗气,顾北辰往边上挪了一步,不去看成珊。

    成珊近距离看顾北辰,觉得这个男人真的是极品,就是不知道床上怎么样了,就算是一夜情的话,也是不错的,想到这里,成珊微微一笑,“先生姓什么?”

    “滚开!”顾北辰疾言厉色地说,只是顾大爷显然低估了这个女人的厚脸皮程度。

    成珊又靠近一步,顾北辰忽然觉得胃部一阵抽痛翻滚。

    这个时候施施已经拧开门走了出来,换了一身玫瑰红的衣服,只是看了看成珊,又看了看顾北辰,施施还没有来得及开口说话,顾北辰忽然直接扒着门直接跑进了屋里面,屋里面都是配备着单独的卫生间。

    施施扭过头,只听见“砰——”的一声,卫生间的门被一下子关起来,里面传来了某人呕吐的声音。

    施施作为法医,本来就是嗅觉十分敏锐,很快就闻到了成珊身上面的香水味。

    “不好意思,我先生只是看着你有点犯恶心!”

    成珊顿时脸色煞白,她没想到施施居然这般直接!

    施施只是冷眼看了成珊两眼,尼玛,觊觎老娘的男人,我这对你还是客气的。

    “不好意思,我只是……”

    “我知道,路过而已,只是我老公嗅觉太灵敏了,我懂!”施施倒是不管这个女人脸色如何变化,反正觊觎我的男人就是不行。

    “您是施施吧,我之前是您的影迷,见到您我真的挺高兴的。”成珊倒是有点贼心不死,她也是在这个圈子混得久了,刚刚近距离看这个男人,别的倒是没注意,只是他穿着白色的衬衫,黑色的西装裤,那皮带上面是镶嵌着钻石有木有,这种极品男人,她错过了岂不是可惜。

    此刻某人已经完全没有一点身为人妇的自觉,也全然忘记了自己的新婚丈夫刚刚捡回一条小命<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成珊冲着施施伸出手,施施只是一笑,伸手整理自己的衣服,转着没看见。

    “那还真是谢谢抬爱了。”

    “听说您的父亲前段时间出事了?”成珊看着施施那一脸傲慢的模样,真是呕得要死,就是个卖笑的,难不成孩还值得自己低声下气。

    施施只是一笑,眉眼妖娆,“不好意思,你刚刚说什么!”

    “我说你的父亲是个杀人犯……唔!”成珊话音未落,忽然被人一拳砸在了鼻梁上面。

    成珊闷哼一声,伸手捂住了鼻子,“杀人啦,杀人啦……”

    结果真的跑过来一群人,只是……

    都是顾家的手下而已。

    “夫人,您没事吧!”

    “我没事,你们都下去吧。”成珊鼻子疼得要死,她的鼻子歪了,要死了,居然被这个女人直接打歪了。

    施施一早就看得出来,这个女人身上面估计也几个地方是真的,尤其是那个鼻子,高得不成样子,那下巴尖得都能够戳人了。

    “你……我不会放过你的!”

    施施伸手转了几下自己手上面的钻石戒指,“不好意思,你再说一遍?”

    “我说我不会放过你的!”

    “你说不放过谁?”顾北辰已经走了出来,额前的碎发上面挂着几个水珠,看起来更是充满了野性的魅力。

    而成珊此刻疼得鼻子眼泪一直流,而鲜血已经通过她的手指缝流出来了。

    “你没事吧?”顾北辰居然直接伸手准备检查施施的身体。

    “我能有什么事情,有事的是她。”施施瞥了一眼成珊,这个女人此刻估计要疯了。

    “你没事就行,我们走!这里的味道太恶心了。”

    “嗯。”施施伸手挽着顾北辰的胳膊,转身就走!

    “施施,我不会放……”成珊话音未落,顾北辰直接回头,那眼睛带着这一种凌厉的煞气,成珊被吓得嘴巴哆哆嗦嗦的愣是一句话都没说出口。

    “行了,别吓唬智障儿童,我们走吧!”施施嘴角扯起了一抹邪恶的笑,微微扭过头,“对了,我们见过的,在商场那一次,不知道你记不记得了,我说想找我,来顾家!”

    那个时候施施戴着硕大眼睛,整个人的面部被遮挡了打扮,原来是她,成珊睁大眼睛,那么这个男人岂不就是……

    只是施施低估了某人作死的程度,之后还有见面的机会呢!

    ------题外话------

    渣女出没,这个女人是很不要脸的,臭不要脸那种,哈哈……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