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法医星妻太妖娆最新章节 > 法医星妻太妖娆最新章节列表 > 193 叶萱萱被打,寿宴血案
    施施再一次见到徐敬尧,那是在徐谦和梅玲的葬礼上面,施施本来并不打算过去的,只不过自己头二十多年的生活,也算是承蒙了徐谦的照顾,所以在葬礼进行到了后半部分,人走的差不多的时候,施施才出现。

    沈婕和方宇也在这里,正和徐敬尧说着什么,徐娅也穿着一身黑色的小裙子,站在那里,安静得有点过分了。

    徐敬尧注意到施施过来,和施施点头示意,施施只是将手中的菊花放在两个人的墓碑前。

    徐敬尧和梅玲是合葬在一起的,照片上面的两个人看起来是那么的意气风发,施施看了看墓碑上面的出生年月,他们都是五十左右的年纪,说起来年纪都不大。

    其实施施的心中感慨颇多,事情的发生都是很突然的,谁都没有一点的防备,而本来蒸蒸日上的徐家,也是一时间变成了这个样子,想来也是让人唏嘘不已。

    “施施,谢谢你能过来。”徐敬尧走到施施的身边,就是姿势礼貌性的问好而已,但是徐娅却伸手拉住徐敬尧的衣服。

    眼睛怯生生的看着施施,就好像施施会把她怎么样一样,弄得徐敬尧显得有些尴尬。

    其实徐娅对施施还是有印象的,只是在徐娅的印象中,施施是那种并不好亲近的人,而且看起来似乎也不是很喜欢自己,徐娅只是下意识的在寻求庇护罢了。

    “这孩子有点怕人。”徐敬尧无奈的蠕动着嘴角。“或许是最近发生的事情太多了,弄得她现在有点怕人。”

    “没事,小孩子么。”施施本来觉得徐娅是被徐家宠坏的小孩,只是短短几天不见,居然变得这般怕人。

    孩子虽然小,但是对外面的事情,总是特别的敏感,若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或许他们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总会有些感觉的。

    “你还好么?”施施看了看徐敬尧。

    虽然表面看起来没什么,但是他的眉宇间却有着难以遮掩的憔悴,徐敬尧只是苦涩的一笑,徐家顺便变得支离破碎,他能有什么好的。

    “你也看见了,没什么好不好的,就算是不好,也只能这个样子了,生活总是要继续的。”徐敬尧此刻笑得虽然苦涩,但是却也带着一种释然,给施施感觉就像是看破红尘一样<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嗯,保重身子吧!”毕竟还有孩子要照顾,其实对于徐敬尧要留下徐娅的决定,施施也显得格外的诧异,毕竟这并不是他的亲生孩子。

    施施蹲下身子,看了看徐娅,或许是之前对施施的印象问题,徐娅总是有些害怕施施,尤其是那双眸子,明显有着一丝畏惧。

    “别怕!”施施忽然在这个孩子的身上面看到了自己的些许影子,自己曾经也瞬间失去了许多的东西,甚至在很长一段时间,都不太愿意和别人交流,“你要不要去和哥哥姐姐一起玩啊。”施施指了指另一边的桃花童鞋,还有萧容和萧易。

    因为佟秋练和徐敬尧也算是有些交情,如果没回来就算了,正好又回来了,所以萧家也过来参加了葬礼,倒是萧容一看到桃花,就很霸气的差点将桃花扑倒。

    “哎呀,你能不能不要粘着我啊!”桃花童鞋显得十分无奈,为什么她总是喜欢搂着自己啊,而且还把口水留在自己的脸上面。

    这要不是真的很熟了,对于有洁癖的桃花童鞋来说,简直不能忍受的啊,他伸手擦了擦自己的脸,“脏死了!”

    “人家喜欢你嘛,你的脸真的很嫩,我再亲一口好了!”说着萧容就冲着桃花童鞋的脸两侧,狠狠地“吧唧——”了两口,弄得桃花童鞋身子都僵住了。

    小易在一边又是嫉妒又是心酸,他为什么会有一种女大不中留的感觉啊。

    这萧容小时候很粘着他,动不动也会亲自己,只是随着年龄增长,这样的次数越来越少了,有时候还要自己哄骗才能得到自家妹妹的一个吻。

    这个臭小子倒是好,居然还一脸嫌弃的样子,这要是别家的臭小子,这小易直接就动手把他揍死了,偏偏是干爹的儿子,弄得小易就是心里面有气也没有地方发泄,只是自己被气得半死。

    “我不喜欢,你别亲我了,脏死了!”桃花童鞋想要把萧容推开,只是却又不忍心下手……

    “人家喜欢你嘛,下次我们一起玩过家家好不好?”

    过家家?桃花童鞋的额头上面瞬间满头黑线,这是什么东西。

    “我不会玩过家家?”

    “过家家可好玩了,然后你做丈夫,我做妻子,我们就一起做饭睡觉什么的,好不好啊?”

    不仅是桃花童鞋的嘴角抽搐了一下,就是一边的萧家几个人都嘴角狠狠抽了抽,佟秋练无奈的看了看萧寒,萧寒则是无语望天,他自己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话说自家女儿这个样子是不是也太……豪放了!

    “我才不要,好幼稚!”

    桃花童鞋本来就早熟,所以对这种东西完全就是无感的,还什么丈夫妻子,这都是什么东西啊。

    “不好玩么?”萧容一脸的挫败,但是她瞬间就又燃起了斗志,拉着桃花童鞋的手,“那我们换一个吧!”

    “换一个我也不想玩。”桃花童鞋觉得和她根本就没有共同话题好么?

    “这个真的会好玩的<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萧容一脸天真的看着桃花童鞋,而且那表情分明在说,你一定要相信我,桃花童鞋觉得,自己若是再打击她,保不准这妞儿就哭了。

    到时候自己完蛋了,上次把她惹哭了,被妈咪狠狠地训斥了一顿,而且又被爹地狠狠地数落了一通,所以桃花童鞋才不敢轻易的惹哭萧容。

    “那你说吧,我听听!”

    桃花童鞋说完,萧容立刻笑了笑。

    “那我们玩生孩子好了!”

    “噗——”萧寒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自己的女儿刚刚说了什么东西,和这个臭小子生孩子,尼玛,这才几岁啊。

    主要是桃花童鞋明显不情愿啊,这摆明了自家女儿一厢情愿啊,虽然说是孩子之间的玩笑话,可是萧寒这心里面还是觉得很不是滋味啊,佟秋练则是相比较淡定许多,不过也只是表面的平静而已。

    小易则是直接将自己妹妹拉过来。

    “胡说什么啊!”

    “哥哥?”萧容没想到自家哥哥好像是生气了,只是撇了撇嘴巴,“过家家不是都这个样子么?你这么激动做什么?”

    “肯定激动啊。”桃花童鞋终于觉得自己解脱了,舒展了一下自己的胳膊,“小易哥哥,你好好管管你妹妹,女孩子家家的,说这些东西,你羞不羞啊!”

    桃花童鞋当时被萧容这句话说得脸都红了。

    哪有女孩子这么说的,真是……还脸不红心不跳的,害自己都羞死了。

    “我怎么了啊,桃花,你是不是不愿意啊!”萧容立刻急了。

    “我本来就不愿意!”桃花童鞋一想到萧容说的话,更是羞的要死,这顾南夕若是普通孩子就算了,偏生早熟,所以难免显得多,“谁想和生孩子啊!”桃花童鞋小声的嘀咕着。

    “不行,我就是想要和你生孩子!”萧容说着直接抱住桃花童鞋的脖子。

    这小孩子女生发育通常会比男生快一些,况且这萧容又比桃花大一点,更是直接可以将桃花搂在怀里面。

    “小易哥哥,救命啊,你妹妹要杀人了!”

    “叫破喉咙也没用,你就从了我呗!”

    所有人瞬间石化!

    “萧容,你松开我,松开我,我不要,放开我,我不和你玩了!”

    “就不要,你说好陪我的!”

    “我没说!”

    “你就说了!”

    “求求你松开我吧!”

    “求我也没用,反正你得和我生孩子,做我孩子的爹地!”

    所有人已经懒得管萧容了,只当做童言无忌吧,哎……女大不中留啊,话说这才几岁啊!

    “我……”徐娅看了看一边正笑呵呵的三个人,还是伸手死死握住了徐敬尧的手,“我想和爹地待在一起<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看得出来徐娅已经没有什么安全感了,施施只是笑了笑,没说什么,小孩子本来就是忘性大,施施和徐娅稍微聊了几句,徐娅似乎对施施的印象也变得好了一些,而且这个阿姨长得很好看啊,徐娅不自觉的就流露出了小孩子的天真。

    徐敬尧看到这一幕只觉得心里无比的酸楚,或许自己原来也可以拥有这些,但是这所有的一切都被自己硬生生的摧毁了。

    “施施,你待会儿去哪里?要不叫上桃花去我那里吃饭吧。”

    沈婕也听说了施毅的事情,虽然说里面的具体缘由她并不是很清楚,但是她和施毅毕竟是二十多年的夫妻,难免要唏嘘感叹一番。

    “我待会儿陪小练去买点东西,萧家老爷子80大寿,邀请了我们一家,我还没准备礼物呢。”

    “那行,那你别失礼了。”

    “知道啦,我又不是小孩子了!”

    而此刻徐娅忽然眼尖的瞥见了在一棵树下的一个人!仍旧是一袭白色的连衣裙,躲在一棵树后面,但是眼睛却异常贪婪的盯着徐娅。

    那种眼睛让人觉得十分不舒服,带着一种几乎热切的渴望。

    “妈咪——”

    叶蓁蓁的事情,徐敬尧并没有和她多说什么,只是说叶蓁蓁去了很远的地方,徐娅倒是很乖巧的并没有多问什么。

    此刻徐娅直接朝着叶蓁蓁冲过去,徐敬尧眉头一蹙!

    他不是和叶蓁蓁说过了,别出现在徐娅面前么,这个女人到底是要做什么!

    徐敬尧大步上前,准备将徐娅拦截住。

    但是徐娅一直将叶蓁蓁当做是自己的母亲,而且对叶蓁蓁也有很深的感情,看到叶蓁蓁自然十分高兴,兴奋的跑过去,而所有人此刻都盯着叶蓁蓁。

    叶蓁蓁听到徐娅的这声妈咪,忽然眼眶就红了,她从树后面走出来。

    多日不见,叶蓁蓁消瘦得异常厉害,整个人瘦得就像是皮包骨一样,眼窝深深地凹陷进去,黑眼圈很重,而那双眼睛,就显得阴鸷灰败许多,脸上面或许化了一些淡妆,但是还是难掩那憔悴不堪的容颜。

    嘴唇干涩发白的起了皮,两侧的脸颊都深深的凹陷进去,头发虽然梳洗了,但是还是给人的感觉还是显得干枯得没有一点光泽。

    那一袭白色的裙子,包裹着她干瘦的身子,她的身子仿佛风一吹就会倒下去,露出来的小腿,纤细得像是一根竹竿一样,让人觉得灰败得没有一丝人气。

    徐娅正好从施施身边擦过的时候,不小心被地上面的东西绊倒了。

    因为来祭奠的人很多,那些菊花放不下,有些就是放在边上,徐娅或许是太激动了,直接就栽倒了。

    “小娅!”叶蓁蓁和徐敬尧几乎是同时发出了一声惊呼。

    而施施距离徐娅最近,立刻将徐娅从后面抱起来,“没事吧,摔到哪里了<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徐娅眉头皱了皱,那眼泪都在眼眶中打转了,但是却硬是没让眼泪掉下来,只是摇了摇头,“阿姨,我没事。”

    “没事就好!”施施只是随手帮徐娅整理了一下衣服和头发。

    “施施,你别碰我的女儿!”叶蓁蓁忽然跑过来,在不远处站定,冲着施施就吼了一句。

    施施却并没有因为叶蓁蓁的话而停止动作,倒是萧家一家四口和桃花童鞋就在不远处,桃花童鞋一看这架势,难不成是要欺负我妈咪么,而且这个女人怎么看着这么眼熟啊?

    桃花童鞋见状就迈着小腿噔噔噔的跑过去了。

    “好了,没事了,你要是身上面哪里疼了,就和你爹地说。”这里都是水泥路面,摔一下可不轻。

    “嗯嗯。”徐娅伸手擦了擦眼泪。

    “妈咪,你没事吧!”桃花童鞋跑到施施的旁边,施施笑了笑,摸了摸自家儿子的头发,“我没事啊,你哪里看出来我有事了。”

    “还不是那个女人在凶你!她凭什么说你啊,你又没做错什么!”桃花童鞋看了看叶蓁蓁,那若有似无的视线,带着一种审视,还有一种鄙夷和嫌弃。

    徐娅倒是立刻换上了一副笑脸,笑着跑到了叶蓁蓁的面前。

    “妈咪,你回来啦,我可想你了,妈咪——”徐娅说着就直接扑到叶蓁蓁的怀里面。

    而叶蓁蓁感觉到了徐娅扑在自己的怀里面,身子顿时一僵,那温热的触感,让她的身子都在颤抖。

    施施则是拉着自己儿子就这么看着这一幕,施施本来以为这叶蓁蓁虽然丧尽天良,但是最起码还是有些母性的人,要不然听见徐娅那一声妈咪也不会瞬间红了眼眶。

    只是他们看见叶蓁蓁忽然一把将徐娅推开。

    徐娅完全是始料不及的,整个人向后推了一下,一屁股跌坐到了地上面,眼中露出了陌生和疑惑,甚至是带着一种不解,“妈咪……”

    徐娅的声音就像是小猫一样,可怜兮兮的,刚刚摔了一下都没哭,此刻却瞬间红了眼睛,大颗大颗的眼泪就一直往下面掉。

    “你刚刚叫那女人什么,我不是告诉你,那个女人不是好人么,你是不是连我的话都不听了!”叶蓁蓁此刻就像是癫狂了一般,狠狠地瞪着徐娅。

    徐娅被吓得愣住了,接着就是不断地掉眼泪,徐敬尧见状直接大步上前,见徐娅从地上面抱起来,伸手掸去徐娅身上面的灰尘。

    “叶蓁蓁,你疯了是不是,你这是做什么,凶孩子么?”徐敬尧的眼睛几乎愤怒的快要喷出火来。

    “我……”叶蓁蓁刚刚是有点魔怔了,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刚刚做了什么。

    “你要是过来就是为了训斥孩子,那你可以走了!”

    徐敬尧声音就像是二月的寒风利刃,没有一丝感情,而徐娅此刻觉得委屈极了,抱着徐敬尧的脖子就开始嚎啕大哭,“爹地,呜呜……”

    “好了好了,别哭,我们回家,回家……”徐敬尧说着压根都没看叶蓁蓁一眼,就转身要走<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不要,不要……不要走,敬尧,我不是过来训斥孩子的,我就是想要来看看孩子而已,我刚刚是被气疯了,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叶蓁蓁哭着上前拉住了徐敬尧的衣服。

    徐敬尧此刻双手抱着徐娅,根本没有手将叶蓁蓁推开,心里十分懊恼。

    “叶蓁蓁,我们已经说了很清楚了吧,协议书你也签了,从此之后,我们之间就没有任何的瓜葛了。”

    “不要,小娅是我的孩子,我想看看她都不行么?”

    叶蓁蓁此刻脸上面挂着眼泪,不知道怎么的,也是同样的楚楚可怜的模样,徐敬尧的心里面却再也激不起任何的波澜了。

    “她是不是你的孩子,你还不清楚么?需要我说得这么清楚么!”徐敬尧冷冽的话语,冰冷的视线,无一不在刺痛着叶蓁蓁的心,叶蓁蓁此刻只是哭得更加厉害。

    “妈咪,这个阿姨的眼泪怎么这么多啊!”桃花童鞋抬眼看了看施施,施施只是微微一笑,伸手揉了揉自家儿子的发顶。

    “这个我也不懂!”

    “我还以为她的眼睛里面装了水龙头呢!”桃花童鞋只是冷哼一声。

    “爹地,我疼,我要回家,我们回家……”徐娅搂着徐敬尧的脖子,却再也不去看叶蓁蓁了。

    “小娅,我是妈咪啊,妈咪刚刚不是故意的,你想不想和妈咪在一起啊!”叶蓁蓁忽然伸手想要拉住徐娅,却因为徐敬尧一直护着徐娅,所以叶蓁蓁没有碰到徐娅的身子,却拉住了徐娅的小腿。

    “哇——放开我,你放开我!”徐娅使劲的蹬着小腿,显得十分的惊慌无助。

    “小娅,刚刚是妈咪不对,你原谅妈咪哈,妈咪刚刚真的不是故意的,我是真的太生气了!所以……”

    叶蓁蓁这辈子一直将施施当做是自己的假想敌,从她开始进入校园,施施就是大家讨论的对象,长得好看,成绩优异,更有着青梅竹马的男朋友,这一切让叶蓁蓁嫉妒不已,她费劲了周折,终于得到了徐敬尧,她原本以为自己就可以在施施面前趾高气昂了。

    但是她错了,施施还是施施,就算是受了委屈,说了打击,她仍旧可以昂首挺胸,可以不可一世,而她却依旧活得如此卑微,所以在看到自己的孩子居然和还是如此亲昵,叶蓁蓁忽然就觉得怒火中烧。

    她觉得自己仅剩的东西就要被施施夺走了,她怎么可能不着急呢,尤其是徐娅,叶蓁蓁忽然觉得自己的一切都要被抢走了,她惊慌害怕,所以刚刚直接就冲着徐娅吼了一声。

    只是叶蓁蓁已经很久没看见徐娅了,她并不知道,在自己离开的这段时间,徐娅已经完全不是之前的徐娅了,她变得敏感小心,甚至对人都是充满戒备的。

    她本来看到叶蓁蓁是高高兴兴的,但是没有想到叶蓁蓁居然直接就把她推到了,在徐娅看来,叶蓁蓁早就已经不是那个还疼爱自己的母亲了……

    “放开我,你放开我……呜呜——”小娅伸脚一直踢着叶蓁蓁的手,想要将她甩开<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你没听见么?孩子让你松开!”徐敬尧蹙着眉头,伸手将叶蓁蓁的手扯掉。

    “小娅,为什么,我是你妈咪啊,你怎么能……”

    叶蓁蓁对徐娅付出了许多,她没有想到徐娅居然会这么说。

    “你不是我妈咪,我妈咪不会这么对我的,你走开,你不要碰我……”徐娅带着哭腔,哭花了脸,冲着叶蓁蓁大喊着。

    徐娅已经太敏感了,她最脆弱的时候,在她身边的人并不是叶蓁蓁,而现在叶蓁蓁居然一上来,就将她推开,对于这个孩子来说,叶蓁蓁已经变得异常陌生了。

    叶蓁蓁本来还死死攥着徐娅小腿的手,蓦地松开了,她整个人睁大了眼睛,因为太消瘦的缘故,这让她的眼睛大得有些吓人,她整个人的身子都僵住了。

    徐娅的话每一句都是狠狠的戳在她的胸口,她觉得呼吸都变得困难了。

    徐敬尧抱着徐娅立刻远离了叶蓁蓁。

    很快的就剩下叶蓁蓁一个人独自留在原地,直到听见了汽车离开的声音,她才猛然惊醒,朝着徐家的车子追过去。

    徐敬尧透过后视镜看见了在追着车子的叶蓁蓁,徐敬尧蹙了蹙眉头,眼睛的余光看着还在擦眼泪的女儿:“小娅,我们搬去别的地方好么?”

    “去哪里?”徐娅疑惑的看着徐敬尧。

    “就是去爹地工作的地方啊,这样我们就可以每天待在一起了。”徐敬尧笑了笑。

    “嗯哪,那好啊!”徐娅冲着徐敬尧一笑,只是低头擦了擦眼泪。

    徐敬尧看着忽然跌倒的叶蓁蓁,心中忽然一动,但是车子却始终乜有停下来。

    叶蓁蓁趴在地上面嚎啕大哭,“敬尧,我错了,我真的错了,你别不要我,小娅,你等等妈咪,妈咪刚刚真的错了……小娅,敬尧……”叶蓁蓁哭得撕心裂肺的,在一边的几个人只是无奈的摇了摇头。

    “好了,妈,方叔叔,我们上车吧,我送你们回去吧。”施施抱着桃花童鞋就直接上了车子,而沈婕对叶蓁蓁早就厌恶透顶,只是冷哼一声,“我们走吧。”

    随着顾家萧家的人逐渐离开,只留下叶蓁蓁一个人留下这里,叶蓁蓁蹲在地上面,这里平时都是无人过来的,而她就算是哭得如何凄惨,也再也不会有人对她同情半分。

    施施和佟秋练,带着几个孩子,正在街上面买东西,没有想到,居然会碰见叶萱萱,叶萱萱看见施施,显然有些受宠若惊,还像个小粉丝见到偶像一样的紧张。

    “你别紧张,叫我施施姐就好了。”叶萱萱点了点头。

    “施施姐,你们也来逛街么?”叶萱萱看了看一边的另一个女人,穿着冰蓝色的上衣,黑色的裤子,黑色的干跟鞋将她修长的腿拉得很长,只是那双眸子就像是古井一般的深邃,而且看人的时候没有什么感情,就是脸上面也是冷冰冰的,给人的感觉就是那种生人勿进的。

    而今天的施施则是一袭淡淡的暖粉色,整个人显得格外的妩媚动人,这两个人从面相上面看起来就是一个像是冷空弯月,一个像是清空骄阳,明显性格相差很大,但是看得出来关系不一样,可以结伴出来逛街<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萱萱姐好!”桃花童鞋还是被萧容拖着一个胳膊,显得有些行动不便。

    “嗯嗯,你好!”看到这个孩子,叶萱萱心头一暖。

    “嗯,你来买什么?”施施看了看叶萱萱空空如也的手。

    施施看得出来叶萱萱的家庭条件一般,这里的消费比较高,叶萱萱也不像是那种会买奢侈品的人,所以她难免追问一句。

    “姐夫要带小娅去外地,我想着给她买点东西。”

    叶萱萱抿了抿嘴角,若是她自己肯定不会买这么贵的东西,但是徐娅还是个孩子,用的好点她还是比较舍得的。

    “你买了什么?”施施看了看叶萱萱还是空空如也的手。

    “我根本不知道买什么,逛了一圈也不知道选什么。”叶萱萱显得有些尴尬。

    佟秋练虽然不认识叶萱萱,不过倒是听施施说了一些徐家的事情,而且这叶萱萱也不像叶蓁蓁那么讨厌,佟秋练就主动说了一句。

    “要不就一起吧,我正好给我家的女儿买点东西,你也可以参考一下。”

    叶萱萱有些受宠若惊,她刚刚就注意到了这个女人身边的小女孩,穿着小洋装,可爱极了。

    “会不会打扰你们啊?”叶萱萱真的不知道自己该买什么,若是有人给自己一点意见也是挺不错的。

    “没事,反正都是逛街嘛,走吧。”

    几个人倒是浩浩荡荡的开始购物了,最让叶萱萱有些受宠若惊的莫过于,她自己的钱真的有限,所以她并没有打算买很多东西,而佟秋练似乎看出了叶萱萱的窘迫,所以在结账的时候,居然直接将账目挂在了萧家。

    “小练姐,这个真的不太好,我自己有钱的,我可以自己付钱。”

    佟秋练只是看了看叶萱萱,“这算是我送给徐师兄孩子的,你不用和我计较!”佟秋练说着直接转身离开,倒是不给叶萱萱一点反驳的余地。

    只是施施带着几个孩子去买吃的东西,佟秋练看好一件衣服,叶萱萱就在外面等着,忽然两个女人直接走了进来,叶萱萱当时也没有注意,那两个女人倒是直接走到了叶萱萱的面前。

    “你们……”叶萱萱抬头,但是迎接叶萱萱却是结结实实的一巴掌。

    叶萱萱被打得有点懵,她对这两个女人根本就没有印象啊,两个女人踩着十几厘米的恨天高,居高临下的看着叶萱萱,“你也配来这种地方!”

    “你们到底是谁啊!”叶萱萱捂着脸,从沙发上面跳起来,她还是第一次这样被人无缘无故的扇耳光。

    “你问我们是谁?”那两个女人显然没想到叶萱萱居然会这么问,觉得十分好笑。

    “你们到底是谁啊,凭什么打我!”叶萱萱此刻就像是刺猬一样,整个人都处于戒备状态。

    “怎么了?”佟秋练试了一下衣服,发现并不合适,就拿着衣服走出来,服务生只是上前帮佟秋练拿起衣服,也不敢上去劝架,这里来的人都是非富即贵的人,他们不过是小小的服务员,所以根本不想掺和这种事情,这要是得罪了其中那个人,她们的饭碗估计就没了<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到底怎么回事?”佟秋练上前一步,虽然叶萱萱捂着脸,但是佟秋练还是看见了指缝中的手指印,只是冷眼看了看佟秋练。

    这两个女人或许也是在上流社会混了一旦时间的,但凡是一些贵夫人,他们都是认识的,而佟秋练长得冷艳高贵,而且看起来十分脸生,只是这周身的气度却是那种冷冽的,而且气势逼人,两个女人不自觉的往后退了一步。

    “没什么,我自己的事情。”叶萱萱看了看两个女人,“你们到底是谁!”

    “叶萱萱,你现在问我们是谁,你到底要不要脸啊你这是又勾搭上哪个男人了,居然也出入这种地方了,那你也穿的好一点啊,你这身上面的是什么地摊货啊!”一个女人伸出染得殷虹的指甲,指了指叶萱萱的衣服。

    “和你们有什么关系么!”叶萱萱真的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遇到过遮掩的女人了。

    “这是被她们打得?”佟秋练看了看叶萱萱的脸,觉着这两个女人还真是够嚣张的啊,居然这么明目张胆的就动手。

    “就是我们打得又如何,怎么?你和她是朋友?看你穿的不俗,你知道这个女人是做什么的么?”另一个女人掐着指甲,脸上面都是不屑和嘲弄。

    “你们想做什么,我们私下解决!”叶萱萱忽然心头一跳,忽然就觉得这两个女人难不成真的认识自己么?

    “怎么?怕了?”另一个女人也笑了笑,“你勾引别人老公的时候,怎么就没有想过这么多呢!”

    “你是……”忽然叶萱萱脑中灵光一闪,“你是黄太太?”

    “去特么的黄太太,我们已经离婚了好么?说起来也是拜你所赐!”女人咬着牙,死死地盯住叶萱萱,“你还好意思说,要不是你这个狐狸精,他会被你迷得神魂颠倒得?怎么?在那里混不下去了?转移地方了?”

    叶萱萱这才明白,这个人半年多以前在自己工作的地方闹过事,说他的老公是被自己勾引的,当时还闹得动静有点大,不过当时灯光很暗,所以叶萱萱对她的印象模糊,叶萱萱没有想到居然会碰见这个女人。

    佟秋练虽然不知道事情到底是如何的,但是也听出了一些对劲的情况,而且叶萱萱的脸色有些不对劲,明显是有事情不想让人知道。

    “你嘴巴放干净一点,是你自己管不住你的老公,和我有什么关系!”

    叶萱萱对这个女人真是无语了,自己和他老公,不对,现在算是前夫了吧,不过是喝了一次酒,真不知道这个女人怎么就盯上自己了。

    “我的嘴巴放干净点,你这个婊子,你要是不做那些腌臜不堪的事情,我会找到你么!”女人一听叶萱萱居然还敢反驳,伸手就冲着叶萱萱又一次呼了上去。

    佟秋练似乎大概知道了一些事情,不过总不能看着叶萱萱被打,伸手直接擒住了女人的手,佟秋练本来就有点身手,居然发现自己的手根本就挣脱不开,“你……”

    “有什么事情你们私下解决,这里是公共场所,不然我就报警了<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佟秋练声音冷冽,倒是把那个女人吓了一跳,不过这个女人很快就冷静下来。

    “我看你长得不错,穿得也挺好,这件事情我劝你还是别管的好,你知不知道我是谁啊!”女人显得异常嚣张。

    佟秋练冷冷一笑,很久没有人这么和我说话了,佟秋练倒是觉得有点新鲜。

    “你可以说说看,也许我会认识。”佟秋练嘴角的笑意都带着一抹森冷,佟秋练的气场过于强大,这个女人心里面顿时萌生了一股寒意。

    “我……”女人顿了一下,“反正这个事情你别管,不过我劝你离这个女人远一点,毕竟和一个坐台小姐一起,真的很掉价。”

    佟秋练愣住了,叶萱萱没有想到,这个女人居然就这么堂而皇之的将这种事情说了出来,尤其是此刻……

    “妈咪,坐台小姐是什么东西?”桃花童鞋一手拿着冰淇淋,一只手牵着施施的手,天真的问道。

    虽然瘦桃花童鞋很早熟,但是顾北辰给他创造的环境还是比较单纯的,这种事情他根本不懂,所以显得格外好奇。

    “姨姨,是什么啊?”萧容也跟着反问了一句。

    “不是什么东西,你们过来,哥哥带你们去吃更好吃的东西好不好!”小易毕竟大了,自然看得出来此刻气氛的诡异,连忙拉着两个孩子进了旁边的一家泡芙店,一听说有吃的,他们立刻就露出了很兴奋的神色,也不纠结这种东西了。

    “啪——”叶萱萱浑身都被气得乱颤,虽然说她说的是实话吧,叶萱萱此刻就觉得自己一直想要瞒着的事情被人这般公之于众,就好像是整个人被人扒光了一般,周围的人瞬间开始对着她指指点点。

    但是叶萱萱还是挺直了背,整个人倔强异常。

    “叶萱萱——”那个女人被气得浑身乱颤,佟秋练顺势松开手,走到了施施的旁边,看到施施眼中的讶异,佟秋练也算是明白了,施施也是头一次听说这个事情吧。

    “我怎么了?”叶萱萱很早就学会了,无论如何都不会在敌人面前低头,这样只会让人觉得你很懦弱,从而变本加厉的欺负你。

    “你居然敢打我,你知道不知道我是谁!”女人尖细的声音实在刺耳,而且还在不停的跺着脚,这个女人是三岁小孩子么?

    “你刚刚打了我,我不过是回了你一巴掌而已,怎么?你出身好,就能够随便打人么!”叶萱萱分毫不退让,似乎并不因为这个女人刚刚揭短的事情而尴尬。

    “贱人,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我分分钟都能够捏死你信不信,你这个贱货,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就想着勾搭男人,我今天要是不教训你,我就……”两个女人说着就立刻准备动手。

    “哼……是啊,我是做的皮肉生意,那又如何,我不过是为了赚钱养活自己,是啊,我没有那个本事,一出生就是含着金汤匙的,我没有你们有有钱的父亲,我只能努力工作,再者说了,我并不认为这份职业低贱,我自己赚钱养活自己,我自认为比你们高尚许多,你们自己赚过一分钱么!”

    叶萱萱这话明显就是更加激怒了两个人。

    两个人朝着叶萱萱就直接扑了过去,两个人被同时被人拉住了,出手的是顾家的人<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叶萱萱没有想到施施居然还会出手帮自己,愣了片刻。

    “放开我,你们要做什么,给我拿开你们的脏手,放开——唔——”两个女人话音未落,就被人堵住了嘴巴。

    施施站在门口,双手环胸,只是眸子中却看不清楚在想什么。

    “带走吧,吵死了。”

    “是,夫人!”四个人架着两个女人就走了出去,两个女人的高跟鞋都被甩掉了,居然有人还专门低头将鞋子捡起来。

    “唔——唔——”两个女人没有想到在自己的地盘上面居然会遭到这样的对待,自然显得激动。

    “想报复的话,直接冲我来就行。”施施一看这两个女人也知道不是什么安分的人,“顾家知道吧,想找我就去顾家,如果你们进得去的话!”

    两个女人惊恐的睁大眼睛,也不挣扎了,就直直的被拖了出去,叶萱萱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走到了施施的面前,“对不起,给你们添麻烦了。”

    “找地方坐一下吧。”施施说着就直接往前走,佟秋练自然跟了上去。

    这个事情完全是始料未及的,而且一想到叶萱萱的职业,施施不能说是歧视吧,毕竟三百六十行,那都是她自己的选择,只是觉得心里面格外不舒服吧。

    三个人坐下之后,施施和佟秋练坐在一边,叶萱萱坐到一边,点了茶水,施施就低头喝了口茶,气氛显得格外的诡异。

    “容景知道这件事情么?”

    提到容景,佟秋练倒是好好看了看叶萱萱,其实刚刚短暂的相处,佟秋练觉得这姑娘还算可以,只是……

    叶萱萱想到容景,整个身子都僵硬了,摇了摇头,“你能别告诉他么?我不想让他知道这个事情。”

    “为什么选择这个职业,你的选择应该很多吧。”

    “主要是那段时间姐姐去世,我连她的安葬费都没有,当时我已经欠了学校很多钱了,我们的房子都很老旧,就是拿去抵押都没有人要,当时真的很缺钱。”叶萱萱微微叹了口气,抬眼看了看窗外。

    从这里可以看见这个城市的繁华,只是这些和自己都没有任何的关系。

    “所以你就……”其实施施也想着,叶萱萱这么倔强好强的人,肯定是被逼急了才会这样做的。

    “当时是夏天,我只能用家里面的破草席将姐姐的尸体裹起来,那些亲戚也知道我们姐妹的情况根本就没有人愿意露面,我实在是没有办法,姐姐的尸体不能放太久,那会儿都有味道了,我才去夜总会……”叶萱萱其实并不是很愿意提起这段过往。

    “现在还在做么?”这个行业并不能长久的做,吃青春饭而已,更何况她还是个小姑娘。

    “嗯。”

    “为什么不收手?”

    “休学了一年多,我必须自己赚学费,还有上学,另一边还要负担房租水电费,衣食住行,哪一样不要钱,这个行业来钱最快<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叶萱萱低着头,看了看自己的面前的咖啡,“就说这杯咖啡吧,其实我平时就是买一瓶水也是最廉价的那种矿泉水,这种地方根本就不适合我吧。”

    佟秋练和施施对视一眼,这对姐妹倒是相反,叶蓁蓁是削减了脑袋想要往上流社会挤,但是叶萱萱呢,似乎并不向往这种生活。

    “这个事情我暂时不会和容景说的。”

    “谢谢,我马上也要开学了,我这两天就会走的。”

    “那容景呢?”施施还以为这叶萱萱对容景也是有感觉的,怎么这就要走了?

    “我会好好谢谢容队长的,这些天真的承蒙他照顾了。”叶萱萱其实已经听懂了施施的言外之意,只是她知道自己的情况,根本就配不上容景,所以只能假装什么都不懂了。

    施施叹了口气,话说这容景想要追到这面前的人估计有的磨了,况且这叶萱萱还是这种情况,进入容景估计也不太容易吧。

    这个事情倒是很快就过去了,一转眼的时间就到了萧老爷子的80大寿,一大早施施就在房间里面开始倒腾衣服。

    这床上面已经摆放着各种衣服了,施施此刻穿着一件黑色的露背装,正照着镜子,左顾右盼,看看是否合身。

    顾北辰推门进来,整个血气上涌,顾北辰几乎是下意识的伸手擦了擦自己的鼻子,还好,没有流鼻血。

    “你这是做什么呢!”顾北辰将门关上,靠在门口。

    “试衣服啊,你帮我看看,晚上出席晚宴我该穿什么啊?真是纠结,这件衣服似乎太暴露了。”施施伸手摸了摸后背。

    这件衣服其实从前面看真的特别美,前面是立领的,后面则是爱心型的露背,而且开到了腰部,顾北辰都能够清晰的看见施施腰两侧的腰窝,格外的诱人。

    “挺好看的。”看起来也挺好脱的,顾北辰在心里面默默地补了一句。

    “是么?老爷子80大寿,这个似乎太不庄重了!”

    这和顾北辰毕竟是老夫老妻了,这施施也不管不顾了,直接将衣服脱下来,从后面看,这个女人就穿了一条黑色的内裤,顾北辰看得几乎是血脉贲张。

    “你这个样子真的好么?”顾北辰不自觉咽了咽口水,不自觉的伸手扯了扯领带,额……

    他都忘了自己今天没有系领带,他怎么还是觉得自己的脖子处像是被什么东西勒住一样,难受的要死,他不自觉地伸手解开了身上面的几个纽扣。

    “怎么了?又不是没见过。”施施说着拿起了一件大红色的晚礼服,在手里面比划了一下,“似乎太张扬了。”

    又随手拿起了一件深紫色的衣服,直接往上面穿,这个衣服倒是保守很多,衣服的重点在锁骨处,一字领露肩的,拉链在后面,施施够不着。

    “帮我拉一下拉链,我的手够不着。”

    “嗯<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顾北辰走过去,他的指尖微凉,但是手心灼热,他的手直接贴在施施的后背,施施身子一个激灵,“拉个拉链而已,你别吃我的豆腐。”

    “好。”顾北辰微微弯腰,施施本来以为这货终于这次靠谱一点了。

    结果她的身子一顿,整个人都僵住了,自己的后腰处一个温暖湿润的感觉,那不是某人的嘴唇么!

    顾北辰似乎还嫌不够刺激,居然伸出舌头舔了一下!

    “喂……顾北辰!”施施猛地转过身,瞪着顾北辰,顾北辰却一下,直接伸手搂住施施的腿弯处,将施施打横抱起来。

    施施下意识的伸手护住了自己的胸部。

    “刚刚不是还说没什么没见过的么?怕什么!”顾北辰一笑,直接伸手就将施施身上面的衣服给整个扯了下来。

    “顾北辰,这是我准备穿的衣服,你把它弄坏了!”

    “没事,我们再定制就好,大爷有的是钱!”

    施施狠狠瞪了顾北辰一眼,伸手搂住顾北辰的脖子,“是么,大爷,那小女子可得好好伺候您喽。”

    施施说着还不停的冲着顾北辰抛媚眼,在顾北辰的耳边呵着气,这个男人怎么还是和一个毛头小子一样,这稍微弄一下就有反应了。

    “呵呵……”施施笑得花枝乱颤。

    “施施,你知不知道,你这是在玩火啊!”顾北辰眼睛喷火一样的盯着施施。

    “是么?那大爷可得对我温柔一点,我很柔弱的!”施施装作无辜状,弄得顾北辰更是想要将她撕碎。

    所以这屋子里面又是一场恶战。

    这桃花童鞋试好了礼物,走到他们的房间门口,就听见里面传出了异样的声音,“那个,我现在是不是不该进去啊!”桃花童鞋抬眼看了看左轮。

    左轮微微点了点头,“我们还是待会儿过来吧!”

    “估计得一两个小时之后吧。”桃花童鞋伸手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真是的,完全没有一点做爸妈的样子,我都替他们觉得丢人。”

    左轮只是看了看屋里,无奈的摇了摇头。

    萧家的老宅坐落在这个城市的西部,这日天还没黑,萧家已经上了灯,所有人都已经忙活起来了,而陆陆续续的已经有宾客开始进入萧家。

    佟秋练此刻已经换好了衣服,正坐在床头不停的打电话。

    “萧寒,爸妈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电话拨出去总是显示无法接通,或者就是不在服务区?”佟秋练面露急色,抬头看着萧寒。

    “估计是不想出来吧。”萧寒伸手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两个人逍遥自由习惯了,觉得这种场合束手束脚的吧。”

    对于自己父母这种不负责任的举动,萧寒倒是一点都不觉得诧异。

    “可是……毕竟是爷爷的80大寿啊,爸妈怎么能……”佟秋练显得十分无奈<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没事,他们两个人不来挺好的。”免得到时候又开始催两个人生孩子做什么的,而小练的身体状况,萧寒最是清楚,况且一儿一女他已经觉得十分知足了。

    今晚的萧家灯火通明,来往宾客络绎不绝,佟秋练作为家中的女主人,自然要负责接待宾客了。

    只是佟秋练没有想到,还真的是有些冤家路窄,这刚刚接待完了一批宾客,一扭头,就看见一个熟悉的人。

    而那个女人显然对于在这里看见佟秋练显得格外诧异。

    佟秋练今日穿着一身正红色的旗袍,上面绣着暗线,还有金色的线勾勒的金边,侧边的叉开到了大腿下部,露出了白嫩的大腿,头发盘成了复古式的盘发,有种上个世纪旧上海女子的风韵,上面别着镶钻的发饰,让她整个人顾盼生辉。

    脸上面的妆容并不厚重,只是那双嘴唇红艳,面有冷色,却又偏生灼人眼球。

    “这位是……”女人身边站着一个看起来三十出头的男人,那双眼睛却在佟秋练的身上面游离半晌。

    “我的妻子。”萧寒伸手将佟秋练搂进怀中。

    “萧夫人,您好!”男人立刻露出了一种近乎贪婪的神色,佟秋练倒是并未伸出手,倒是萧寒从一边拿了一杯酒,直接塞到了男人的手中,“司徒先生,请慢用,我们夫妻先失陪了?”

    男人嘴角抽动了一下,却也不敢说什么,只是皮笑肉不笑的干笑两声。

    “那个男人怎么回事?”佟秋练用眼睛的余光看了看那对夫妇。

    “司徒家本来在这里几百年前也算是有名的大家族,因为家族内部的问题,变得分崩离析了,那个男人叫做司徒长明,前段时间和自己老婆离婚了,不知道怎么的,很快又结婚了,新婚妻子就是边上那个,听说也是个离过婚的,不知道怎么的两个人就勾搭到了一起。”

    萧寒搂着佟秋练在宾客中间走动,还要给佟秋练讲解各个宾客的来头出身。

    佟秋练本来就不爱这种场合,这样的活动,只不过老爷子这样的寿宴也是难得一次,加上自己也不想看着萧寒一个人这般辛苦,所以只能夫唱妇随了。

    萧寒去应酬的功夫,佟秋练走到了一边的休息去,刚刚过去,一个女人就直接走了过来。

    “萧夫人,您还记得我么?”

    那女人估计也没有想到佟秋练会是萧寒的老婆,毕竟这里的人都是只听过萧寒结婚了,却并不知道萧寒老婆长得什么样子。

    “有事么?”佟秋练眸子都没有抬一下。

    那个女人就是前些日子在商场中掌掴叶萱萱,并且说叶萱萱勾引自己老公的前任黄太太,现在可以说是司徒夫人了。

    成珊没想到佟秋练居然会这般不给面子,不过他们家还不能和萧家交恶,甚至是要巴结萧家,所以成珊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我真的不知道叶萱萱是您的朋友,要是我知道……”

    佟秋练只是冷冷一笑,“司徒夫人,您要是没有什么事情,就麻烦您让开,我很忙<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我只是想对那天的事情向您……”

    “我只是觉得我们之间或许有什么误会,所以我想和你解释一下。”成珊知道,无论是司徒家或者成家都惹不起萧家,谁知道这个叶萱萱居然会认识萧夫人啊,还有顾家……

    这几天她总是担惊受怕的,生怕顾家找自己麻烦,每天每夜都睡不好觉,只是几天过去了,倒是没啥动静。

    “我们之间没什么误会,您想多了,我们不熟吧!”佟秋练觉得挺可笑的。

    “那天是我唐突了,所以我想向您……”成珊其实已经在极力的压制自己内心的狂躁了,这种低三下四的事情,她还是第一次这么做!

    “你又不是对不起我?准备向我做什么,没什么事情的话,我就先走了,失陪!”佟秋练说着从成珊边上错开。

    倒是此刻外面忽然传来了女人的惊呼声。

    然后就是此起彼伏的尖叫声,萧寒此刻正在大厅的一个角落,和佟秋练遥遥相对,两个人对视一眼,瞬间意识到,出事了。

    两个人立刻朝着外面走去,因为是寿宴所以就是外面的花园草地都布置得灯火通明,很多人此刻都围在水池边,这里本来是个喷泉,水中有很多五彩的灯,只不过老爷子觉得很俗艳,所以喷泉就被关了,水池只是边上简单的布置了一下,此刻却被人围拢起来。

    看到萧家的人过来了,人群中立刻让出了一条道,佟秋练和萧寒直接走过去!

    一具男尸此刻正漂浮在水池里面,头是朝下的,但是穿着西装,是个男人。

    本来干净澄澈的水面上有大片被鲜血染红,看起来让人触目惊心,佟秋练和萧寒都是心里一跳!

    “怎么回事?”萧寒蹙着眉头,怎么大喜的日子出了这种晦气的事情。

    “不知道,先报警吧!”佟秋练话音未落,忽然就看见顾北辰、施施带着桃花童鞋正朝着这边走来,而在他们身后就是容景,女伴居然是……

    叶萱萱!

    ------题外话------

    大家元宵节快乐,本来还想出去看灯会的,结果今天天气阴沉,估摸着是要下雨了,哎……

    推荐基友香菜牛肉饺子新文《妻约婚色之赖上俏前妻》,喜欢婚恋文的别错过哦。

    从结婚到离婚,只用了一年,这一年他们相敬如宾。

    从离婚到再婚,却用了三年,这三年他们形同陌路。

    从再婚到……大概需要一辈子。

    还记得他们第一次见面时,辰池挑着眉嗤笑:倾城?倾的哪座城?

    到了后来,命运给出答案,青晨倾的,就是他这座“城池”。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