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法医星妻太妖娆最新章节 > 法医星妻太妖娆最新章节列表 > 188 悲惨过往,温柔了岁月的男人

188 悲惨过往,温柔了岁月的男人

作品:法医星妻太妖娆 作者:月初姣姣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施施正在下面和顾珊然聊天呢,忽然就听见了桃花童鞋一阵声嘶力竭的叫声,这叫声叫得她有点脊背发凉。

    “妈咪——顾北辰要杀人啦!”

    施施忍不住咽了咽口水,顾珊然抱着顾东成看了看楼上,“不上去看看么?”

    “没事,那个熊孩子是该管管了,是不是啊东成。”施施说着伸手捏了捏顾东成的小脸。

    “嗯嗯。”顾东成他能知道什么,只是一个劲儿的点头。

    “笨蛋!”顾西就冷哼一声。

    “你才是笨蛋,顾西就是大笨蛋。”顾东成朝着顾西就的背影就大声喊着,奈何顾西就完全就不吃这一套,直接扭头就朝着顾南笙走过去。

    坐到顾南笙的身边,就随意的拿起一边的报纸,“顾东成好烦,你怎么把他生出来的?”

    “额……”顾南笙放下报纸,看着自己儿子,“这个你得问你妈。”

    “我看到书上面说,胚胎的发育是夫妻双方的结合,并不是妈咪一个人可以生得出来的,爹地,你这么说的话,真的很不负责。”顾西就一脸责备的看着顾南笙。

    顾南笙显得有些无辜,那啥,我就是和你开个玩笑而已,你不会和我这么认真吧。

    “当时你们在一起的时候,你肯定是各种花言巧语哄骗妈咪,才让妈咪跟了你的。”顾西就一脸笃定的说。

    “这还真不是。”

    “怎么不是了,现在你还想不认账么?孩子都生了,妈咪怎么看上你这么不负责任的男人啊。”

    顾南笙简直欲哭无泪啊,这是自家的儿子么?为什么一点都不像自己啊,要不是他亲眼看着他出生的,顾南笙真的很难相信,为什么自家儿子会和顾北辰性格这么像。

    “我没说不负责。”

    “你肯定是要负责的,只是你说话真的太伤人了,虽然你的另一个孩子有点笨,你也不能把责任推到妈咪一个人身上面,知道么?”

    “好。”顾南笙觉得自己根本就说不过这个臭小子,与其这样,还不如不说。

    “还有啊,当初不是你缠着妈咪的么?”

    “当然不是,是你妈咪缠着我的。”

    顾南笙这话说得十分臭屁,只是刚刚说完就后悔了。

    “妈咪啊——爹地说当年是你死缠烂打追着他的,他根本就不喜欢你!”顾西就叫得非常大声。

    顾珊然一道凌厉的视线射过来,顾南笙忍不住身子一僵,完蛋了,今晚死定了,结果就是某人在连续的一周之内,都没有爬上顾珊然的床,直接被撵到了卧室里面的沙发上面。

    顾北辰夹着桃花童鞋下楼的时候,桃花童鞋整个人都是蔫蔫的,施施倒是一笑,“这是怎么了?你揍他了?”

    “我才没有。”顾北辰将桃花童鞋夹在胳膊下面,然后就将他扔到了沙发上面,桃花童鞋整个人就像是浑身的力气都被抽干了,这小脸还红扑扑的,弄得好像是做过什么剧烈运动一样。

    “妈咪,爹地根本不是人。”桃花童鞋连抬眼皮的力气都没有。

    “怎么了?”施施将自己儿子抱到怀里面。

    “他挠我痒痒!”桃花童鞋冷哼一声,“简直惨无人道!”

    “呦呵,你还知道惨无人道啊!要不要我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做惨绝人寰啊!”顾北辰凌厉的视线射过去之后,桃花童鞋立刻就闭嘴了。

    只是那张脸上面表情丰富得可以。

    此刻的叶萱萱倒是接到了容景的电话,到了警局,此刻的叶蓁蓁正坐在休息室中,不过神色显得有些不安,因为他们说要说自己姐姐的事情,叶萱萱自然很紧张。

    容景推门进来,跟着进来的还有一个警察,一看到是叶萱萱顿时乐了。

    “来,嫂子喝水。”警察将一杯水送到了叶萱萱的面前。

    “嫂子……”叶萱萱没怎么反应过来,什么情况啊。

    “别乱说话,闭嘴,坐下!”容景瞪了他一眼,他只是嘿嘿一笑。

    叶萱萱看了看容景,一夜不见,他的黑眼圈倒是变得很重,脸上面的神色也显得有些黄,估计是熬夜了,叶萱萱自己都没有发现,自己对容景的观察居然会如此细致入微。

    “这次叫你过来,主要是想要问一下,你姐姐的事情,还有那个孩子。”容景这话一出,叶萱萱本来端着茶杯的手都不自觉的抖了一下。

    “你们想问什么?”另个一警察立刻做好,准备好了录音笔,还有本子,准备做记录,叶萱萱有些戒备的看了看那个警察。

    “你放心,这些东西也只有我们内部人知道,绝对不会说出去的,你放心吧。”

    其实这一夜容景基本都没怎么睡,因为李慧的证词,他们立刻去医院和各个地方去核实情况,弄到后半夜,只睡了一个多小时,其实他此刻心情很烦躁,就像是吃了什么不该吃的东西,整个人的感觉都不太舒服。

    可是面对有些紧张的叶萱萱,容景还是尽量让自己的声音能够平缓一些。

    “嗯,你们想问什么?”叶萱萱抿了抿嘴吧。

    “你姐什么时候知道自己的孩子没死的?”容景说话很直接,倒是惹得叶萱萱有些诧异,不过她只是顿了几秒钟。

    “其实我姐当时是顺产,生孩子的时候,我还在学校上课,等到我赶去的时候,我姐已经生完孩子了,我急匆匆到了医院,

    ,我急匆匆到了医院,当时我姐是昏迷不醒得,医生和我说孩子生下来就死了。”叶萱萱想到这里,心里面还是觉得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样,说着说着眼睛就有些红了。

    “我根本就不信,因为我姐根本不是那种娇娇弱弱的人,她大学没上,就在家一直赚钱养我,所以身子一直很好,而且之前的孕检也没有说她的孩子有什么问题,医生都说了,她的身子很好,胎儿也很稳定,怎么可能就死了呢!我根本就不相信。”

    “你没去问医生么?”

    “去了,我要求看孩子的尸体,他们不让我看,我那会儿也挺小的,根本就不知道那些规矩,他们给我说了一大堆有的没的,反正就是说我姐的孩子没了。之后我……”叶萱萱的手陡然收紧,死死地攥住眼前的杯子。

    “你别激动,我们慢慢说。”容景伸手包裹住叶萱萱的手,容景的手宽厚温暖,似乎有源源不断的力量从他的身上面流入自己的身体,叶萱萱点了点头。

    “我实在没有办法,我在这里人生地不熟的,只能去叶蓁蓁了,我姐住的是普通病房,叶蓁蓁是住在VIP病房,当时他们还不许我上去,也幸好当时碰见了徐敬尧也赶到医院,这才带我上去了。”叶萱萱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当时的情景,我真的一辈子都忘不了。”

    叶萱萱到病房门口的时候,正好碰见梅玲抱着孩子走出来,叶萱萱虽然看不真切,但是也能够看得出来孩子挺白嫩的。

    只是她一想到自己姐姐的孩子居然就这么没了,心里面觉得很难受,这一时间控制不住,眼泪就夺眶而出。

    梅玲本就厌恶这对姐妹,土里土气的,梅玲抱着孩子冷哼一声,“真是晦气,怎么了?生孩子的时候来我们家蹭吃蹭喝的,孩子生下来了,还想来这里蹭奶粉么?”

    “行了,你少说两句。”徐谦直接拉着梅玲就朝着外面走。

    他们这里还有专门给孩子准备的房间,而且梅玲虽说不喜欢叶蓁蓁,但是孩子她还是挺喜欢的。

    徐敬尧自然觉得有些尴尬,“你是不是有话和你姐说?”

    “嗯。”叶萱萱当时也就是十五六岁的小姑娘,真的没什么主意,整个人都乱的很。

    “那你先进去吧。”

    叶萱萱年纪还小,根本就不会隐藏自己的情绪,徐敬尧看得出来她的不对劲,估计是有什么事情要和叶蓁蓁说,加上他根本就不想和叶蓁蓁见面,自然能躲就躲了。

    叶萱萱推开门,叶蓁蓁本来以为是徐敬尧,脸上面立刻露出了一丝惊喜之色,“敬尧……怎么是你!”

    看到叶萱萱,叶蓁蓁显然并不高兴,况且她并没有生孩子,面色倒是挺红润的,只是叶萱萱当时根本就是六神无主,哪里有心情观察这些啊。

    “姐,我……”

    “你来这里做什么!”叶蓁蓁的变脸实在太快,快到不可思议,以前他们姐妹就是不开口,她也是十分热情的,怎么现在忽然变成了这个样子。

    “我……”叶萱萱整个人脑子是一片空白的,因为叶蓁蓁此刻眼中有明显的厌恶。

    “有什么事情就快说,哭哭啼啼的做什么,弄得好像是我欺负你了。”

    反正这对姐妹是彻底利用完了,当然是能躲多远就躲多远了,叶蓁蓁也不是傻子。

    “我姐的孩子,呜呜,我姐的孩子……”叶萱萱只是一个劲儿的哭。

    “行了行了,别哭了,我都知道了,你姐的孩子没了,这个你和我说也没有用啊,孩子都没了,我又不能在别地方把这个孩子变出来,你找我做什么!”

    叶蓁蓁这话简直无情无疑,叶萱萱本来觉得她是自己在这个世上面唯一的依靠了,没有想到,她居然是这样的人,叶萱萱根本不明白,为什么叶萱萱忽然对他们姐妹变成这个样子。

    “我只是想要看一眼那个孩子的尸体而已。”

    “死都死了,有什么好看的,怎么?你还想让你姐姐看看,这不是戳她的心么!”叶蓁蓁一脸嫌弃的看着穿着校服的叶萱萱,叶萱萱只是低着头,豆大的眼泪不停的往下面流,这激不起叶蓁蓁任何的同情心。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就是……”

    “反正我是帮不了你了,你也看见了,我刚刚生了孩子,身体很虚弱,哪里有精力管这个啊!”叶蓁蓁这说话可是底气十足,哪里有生完孩子的迹象啊。

    “我想找姐夫……”

    “叶萱萱!”叶蓁蓁忽然冲着叶萱萱大吼了一声,叶萱萱身子一抖,只是怯怯的看了一眼叶蓁蓁,“我之前让你们在徐家吃穿不过是我可怜你,怎么了?还想得寸进尺了,孩子都死了,你还想做什么!”

    叶萱萱当时是真的六神无主,只是没想到会换来叶蓁蓁的怒斥,况且她当时不过是个孩子,被这么一吓,倒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你还是赶紧去陪你姐吧,看你们可怜,我会打些钱给你们的,真是晦气,别哭哭啼啼的。”

    叶萱萱无奈的退出了病房,只是她并没有看见叶蓁蓁脸上面那得意地笑容。

    叶萱萱颓然的坐着电梯到了楼下,电梯门一开,就看见里面传来了一阵喧嚣的声音,而叶蓉病房门口围堵着着许多人。

    叶萱萱真的是直觉觉得叶蓉可能出事了。

    “麻烦让一下,麻烦让开一下!”叶萱萱

    !”叶萱萱好不容易挤进了人群里面,当她站在病房门口的时候,整个人都被吓傻了。

    “你这个臭婆娘,我要你有什么用,生个孩子也能弄死了,你说你有什么用,我特么的打死你,我打不死你!”一个穿着灰头土脸的男人正将叶蓉从床上面拉下来。

    这个男人国字脸,土灰色的脸,也就一米六多的个子,穿得邋里邋遢的,嘴巴里面吐着一口黄牙,还在骂骂咧咧的说着脏话,那灰不溜秋的手,正死死地揪住叶蓉的衣服。

    这个男人就是叶蓉的丈夫,完全就是个混蛋流氓,叶蓉当时嫁给他的时候,他的家中还有几个钱,叶蓉家很穷,大学没上成,就只能早早的嫁人了。

    公婆去世之后,这个男人吃喝嫖赌,几乎是能做的都做得,叶蓉只要多说一句,换来的就是一顿暴打,这个男人很快就把这个家败光了。

    看着这个家里面已经没有什么东西可败了,这个男人就不怎么回家了,而每次回家,就好像是把家里面当旅馆,而叶蓉自然就成了他发泄的对象,除了拳打脚踢之外,还要发泄他的浴火,而叶蓉根本无力反抗。

    直到怀了孩子,叶蓉趁着机会就到了这边检查身体,而叶蓁蓁对她有特别热情,这一来二去的,一方面是为了躲避这个禽兽一样的男人,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叶蓁蓁过于热情,叶蓉只要能在这边多待,就不会想要回去。

    “你干嘛,你松开我姐!”叶萱萱直接冲了上去。

    “滚你丫的,吃我家用我家的,怎么,你还想怎么样!”男人说着一把就将叶萱萱推开了,叶萱萱真个后背就撞到了一边的柜子上面,疼得整个头都发懵。

    “萱萱……”叶蓉身子本来就很虚弱,而且在她生完孩子脱力之后,她只听见医生说孩子没了,她更是真个人有点心如死灰。

    “臭娘们儿,生孩子也不会,你还在这里做什么,你不知道这里一天住院费多贵么!”男人叫嚣着。

    周围的人很多想要上前劝架的,只是这个男人过于凶悍,加上这浑身邋里邋遢的样子,很多人都觉得这个男人就是个疯子,这自然而然的就不敢上前了。

    “你放开我姐,放开她!”叶萱萱上去想要将他们拉扯开。

    这个男人虽然没什么用,但是力气还是有的直接将叶萱萱一把推开,一把将叶蓉整个人拖到了地上面,这地上面还有吊水的架子,叶蓉整个背后直接磕到了那铁架上面,疼得连叫喊的声音都没了。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啊!”医院的保安已经过来了。

    “这个男人是个疯子,你们赶紧把他拖走!”病房里面还住着别的孕妇,其中一个女人开口叫道,“你们赶紧把这个疯子拉走啊!”

    “什么疯子,我是她男人!”男人恶狠狠地瞪了那个孕妇一眼。

    “他不是,他不是,你们快把他抓住!”叶萱萱此刻浑身都没什么力气了,只能孱弱不堪的跌坐在地上面,后背火辣辣的疼,手肘也被磕到了,浑身都疼。

    “这里是医院,不是你闹事的地方,赶紧走!”保安上去就要将男人拉扯开来。

    但是这个男人实在是无耻,根本就不怕,“哼——你们算个什么东西,我带我婆娘走你们管得着么!”

    他们最怕遇到的就是无赖了。

    此刻很多医生护士都过来了。

    此刻一个男医生走了进来,“把他拖走,不走的话,就报警。”

    “真是造孽了,你是她男人么,她刚刚生了孩子,身子很虚弱,你……”一个女医生也挤了进来,“你老婆出血了你没看见么!”

    女医生虽然看起来有些年纪了,但是眼睛却异常清亮,刚刚一进来就闻到了一股血腥味。

    这时候所有人才注意到,叶蓉不知道什么时候昏厥过去,这白色的病号服已经被鲜血染得红了一大片。

    “你这个畜生,你给我滚开!”叶萱萱此刻疯了一般的冲过去,将男人拉扯开,“你根本就不是我姐的男人,你滚开,你根本就没有关心过我姐,你给我滚,滚开……姐,姐……”

    这一刻叶萱萱觉得整个世界都要塌了。

    “我是她男人,我……”

    “你滚——”叶萱萱大吼了一声,那个男人也是被吓到了,估计是叶萱萱一直没有这么凶过吧。

    “那行,你是她男人是吧,这位病人的医药费还没有付清,麻烦你了,这是清单!”那个女医生毕竟活了这么大岁数,一眼就看得出来这个男人是个什么东西,这个男人一看要给钱了,溜得比谁都快。

    “好了小姑娘别哭了,都愣着做什么,赶紧把人抬上去,立刻去手术室。”女医生说完,几个护士就上前将叶蓉抬起来。

    叶萱萱看着自己手上面居然沾了点血,整个人有点发懵,今天的情形,并不是她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应付得来的。

    “起来吧。”男医生伸手将她扶起来。

    周围的人群还在指指点点的,叶萱萱只是任由着那个医生把他拉起来,带到了一边的卫生间,“洗个手,洗个脸吧。”

    “嗯。”叶萱萱其实此刻根本就不知道她该做什么,若是此刻在她面前的是个人贩子,估计她也会跟人跑了。

    叶萱萱洗了脸,整个人还是觉得很憋屈,一想到今天的事情,她越想越委屈,只是一想到姐姐就剩她一个亲人了

    一个亲人了,又把眼泪硬生生的咽了下去。

    在叶蓉嫁人不久,他们的父母也就相继去世了,对于叶萱萱来说,叶蓉就是她唯一的亲人和依靠,此刻叶蓉这个样子,叶萱萱真的觉得六神无主,整个人都慌乱得不行。

    “你先坐会儿,你姐姐在里面抢救,吕医生的医术很好,没什么问题的,放心吧。”叶萱萱的手里面忽然被塞了一个东西,叶萱萱低头,是一瓶牛奶,还是温的,“喝点东西吧,这个是外用的药膏,你的身上面也受伤了吧。”

    叶萱萱这才注意到,自己手肘的地方有血丝渗出来了。

    叶萱萱声音都是嘶哑哽咽的,“谢谢。”

    “你先坐会儿吧。”叶萱萱点了点头。

    叶蓉很快被推出了急救室,吕医生摘下口罩,“你姐没事,好好照顾她就行了,这几天还是留院观察比较好,她的身子过于虚弱了。”

    “嗯嗯。”只是护士将叶蓉忽然推进了别的病房,倒是惹得叶萱萱一阵狐疑。

    “我们帮你换了个病房,那边病房还没打扫好。”一个护士笑了笑,而当时的叶萱萱还以为真的是这样,只是愣愣的点了点头。

    “那个医药费我会……”叶萱萱忽然想到了医药费,而且还要在这里住几天,一想到他们姐妹并没有什么钱,叶萱萱更是显得局促不安。

    “对了,这个是方医生的饭卡,他让我留给你的。”一个护士将一张饭卡塞进了她的手里面,“你的医药费方医生已经帮你付清了,饭卡里面还有钱,你可以拿着饭卡去食堂打些饭菜,你姐姐待会儿醒了,估计也饿了。”

    “方医生?”叶萱萱简直不敢相信,这幸福来得有些突然,尤其是此刻饭卡上面还有着淡淡的体温,叶萱萱忍不住红了眼眶。

    “就是刚刚和你一起那个男医生,你先住着吧。”

    “他人呢。”叶萱萱真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做手术了吧,你也别想着道谢了,赶紧去食堂弄的吃的给你姐姐,你姐姐还很虚弱。”

    “嗯。”

    此刻的警局休息室很安静,叶萱萱早就已经红了眼眶,她本来以为自己可以很平静的叙述这段过往,但是没有想到自己还是抑制不住的激动。

    “然后呢?”容景没有想到过去的事情居然会是这个样子,容景忽然伸手扶住了叶萱萱的脸。

    叶萱萱本来俏丽的脸,失去了应有的红润,反而是带着一丝苍白,就是眼睛都忽然没了生气,容景只是伸手摸了摸她的脸,“你很坚强,这些都是过去的事情了。”

    叶萱萱点了点头,“之后的我姐醒了之后,就变得有些不正常了,她总是说自己的孩子并没有死,她说听见孩子的哭声了,她的孩子并没有死,我根本没有办法,只能先应付着我姐。”

    “那你们是怎么发现那个孩子根本就没死的。”

    “我姐说当时她迷迷糊糊的,只看见那个孩子的腿上面好像有个胎记什么的,我只当我姐是胡说,直到有一天我碰见了叶蓁蓁抱着徐娅去进行身体检查。”

    叶萱萱此刻整个人都绷得很紧,死死地攥住手中的水杯。

    负责记录的警察真是庆幸,给她拿的是陶瓷杯,要是纸质杯,估计早就被她捏得看不清楚形状了吧。

    “当时孩子是被医生抱着的,检查的空荡孩子是在保温箱里面的,我就是瞥了一眼而已,就看见徐娅的小腿上面有个胎记,不会那么凑巧的是不是,我一直以为是我姐胡说,但是为什么不是别人的孩子,偏偏是她的孩子呢!”叶萱萱显得异常激动,容景只是伸手攥住她的手,试图让她的情绪能够平复一些。

    “然后呢,你们找她了么?”

    “我当时都没有敢和我姐说,因为我姐自从知道那个孩子没了之后,整个人都变得有些神经兮兮的了,我压根不敢和她说,况且我也不确定啊。”叶萱萱深深吸了口气。

    “只是后来我准备自己去找叶蓁蓁的时候,发现她早就出院了,而我根本不放心我姐,只能留在医院,知道我姐出院,之后我看我姐的情绪稍微好了一些,这才和我姐说了这个事情。”

    “你们就去徐家了?”

    “我们去了,但是叶蓁蓁总是放着我们,更何况我姐几乎是魔怔了一般,就真的觉得那个孩子是她的,所以那段时间我们经常去徐家,但是之后叶蓁蓁不知道和我姐说了什么,我姐居然拉着我直接回了老家,之后就再也不曾去过徐家。”

    “你不知道他们的对话么?”

    能够让一个母亲放弃自己的孩子,叶蓁蓁还真的挺有本事的啊。

    “不知道,后来我姐得了严重的抑郁症,每天都是精神不济,整个人就像是行尸走肉一样,我没有办法,我去上学的时候,就把我姐锁在屋子里面,但是……”

    “她跑出去了?”

    “她跑到了我们附近的一个小区的楼上面,我都不知道,她是怎么上去的,然后她就在我面前跳楼了。”叶萱萱笑得十分的淡然,似乎她口中这个跳楼的人和她无关一般。

    只是她的眼睛却异常猩红,那眼泪就含在眼眶中,似乎随时都会掉下来。

    容景示意那个警察出去,整个休息室里面就剩下他们两个人。

    容景起身,站到了叶萱萱的面前,叶萱萱下意识的抬头看了一眼容景,那双眼睛充斥着愤

    睛充斥着愤怒、无措、慌乱、悲痛……

    很多复杂的感情,容景根本不知道事情的过程居然是这个样子的。

    若是他知道过程居然是这般惨烈,他根本不会叫她过来。

    容景伸手将叶萱萱搂紧,“都过去了。”

    容景的声音轻柔,就像是带着可以抚平一切的悲痛,叶萱萱悲痛压抑了太久,她根本无处宣泄,她一直强迫自己要坚强,要振作起来,所以她只能将自己的感情隐藏得很深很深,深到所有人都看不清楚她。

    而容景的声音过于温柔,还有那淡淡的体温,叶萱萱几乎是下意识的伸手抱着容景的腰,将头埋在他的腰间,直接哭了出来。

    “呜呜——”叶萱萱真的是压抑了太久了,只是将头深深地埋在容景的腰间,容景只能伸手轻柔的抚摸着女孩的后背,试图缓和她的悲伤。

    空荡荡的休息室,都是女孩隐忍的哭声,她的哭声不大,这让容景觉得更加心疼,这个女孩为什么哭泣都这般隐忍。

    从他的角度只能够看见叶萱萱不断耸动的肩膀,容景觉得自己的心脏就像是被什么东西揪住一样,一阵阵的抽痛,让他觉得呼吸都变得异常困难。

    直到叶萱萱慢慢的情绪变得平静,容景才慢慢的蹲下身子,蹲坐在叶萱萱的面前,而叶萱萱却忽然觉得自己真的是太丢人了,只是伸手捂住了脸,容景直接伸手攥住了她的手腕,“哭都哭了,现在不好意思了?”

    “我才没有。”叶萱萱吸了吸鼻子。

    “知道你没有,你的来上面有东西。”容景忽然指着叶萱萱的脸。

    “什么?”叶萱萱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

    容景看到她一脸呆萌的样子,只是轻声一笑,忽然微微抬高身子,在她的额头印上了一个浅浅的吻。

    容景的唇和他的人一样,是温润的,并不灼热,却带着他特有的温度,叶萱萱整个人有点方,只是呆愣的咽了咽口水,眼睛睁得大大的,她活了这么久,接触过的男人很多,但是从来没有人和容景这样。

    这个吻没有任何的**色彩,只是纯粹的一个吻,似乎带着一种怜惜和一丝心疼,却让叶萱萱心悸不已。

    “你……”叶萱萱此刻就像个哑巴一样,明明有很多的话要说,但是话到了嘴边,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只是呆傻的看着容景忽然放大的脸,下意识的伸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哈哈……怎么,你以为我会吻你么?”容景忽然伸手揉了揉叶萱萱的头发。

    叶萱萱的心里面当时真的是这么想的,所以脸蹭得一下子就红了,就像个熟透的红苹果,显得格外的诱人。

    “我没有。”有些低垂着头,此刻却不敢看容景那张过分好看的脸。

    “好了,去洗个脸吧,哭得和一个小花猫一样。”容景笑着揉了揉叶萱萱的头发。

    “我知道啦。”叶萱萱起身就朝着外面走。

    “萱萱——”容景忽然喊了她一句,叶萱萱扭过头,容景背靠在会议室的大桌子上面,嘴角噙着一抹淡淡的笑,那种笑容就像是最明媚的眼光,似乎可以融化一切的冰雪,而这个笑容直直的照**了叶萱萱的心中,叶萱萱忍不住心头一跳,整个人都不由自主的被他吸引。

    “萱萱……”容景的手放在桌边,一身警服,那清浅的笑容,弯弯的眼角,异常俊秀的脸,这一切都让叶萱萱觉得无比温暖,似乎看着这个男人,叶萱萱就觉得分外有安全感。

    “怎么了?”叶萱萱觉得自己此刻一定特别傻,眼睛哭得红红的,肯定特别蠢。

    “你不是一个人。”容景咧开了嘴角,温暖了冰雪,温柔了叶萱萱的整个世界。

    叶萱萱以后每每想起容景的笑容,总是会这么说:他的笑容似乎带着一种魔力,温柔了我的整个岁月,他就是我的救赎。

    叶萱萱只觉得鼻子一酸,扭头就朝着外面走去。

    以前的事情,随着徐谦的死亡已经没有办法追究了,但是徐谦的死亡虽然说不是李慧直接造成的,但是接连的打击,加上李慧的步步紧逼才导致了徐谦的死亡。

    李慧是眼看着徐家败落,准备最后敲一笔,只是没想到她和叶蓁蓁的事情会败露的这么快,而徐谦本来身体就不好,被这么一刺激,这简直是雪上加霜。

    容景微微叹了口气,直接去了关押叶蓁蓁的审讯室,叶蓁蓁这几天基本上是不吃不喝的状态,整个人都显得无比憔悴,就好像是陡然之间老了许多。

    容景推门进去,叶蓁蓁的眼睛明显一亮,眼中闪烁着一种一样的光彩,只是在看见来的人并不是他想的人之后,脸上面的光彩瞬间黯淡下去,只是低垂着头。

    她完了,一切都完了,她这辈子已经到了尽头,没有希望了……

    “梅玲的案子我们这边已经在彻查了,你的嫌疑已经没有了,等到上面的手续下来,你就可以出去了。”容景看着这个女人,看起来柔柔弱弱的,真的想象不到,她的心肠可以恶毒到这个地步。

    “出去?”叶蓁蓁忽然冲着容景咧开了嘴,“去哪里?你告诉我,我该去哪里!”

    叶蓁蓁现在还觉得自己真的无比委屈,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之前不是都好好的么。

    “这个就不是我该管的了。”容景听了叶萱萱的陈述,对这个女人真的觉得厌恶透顶

    得厌恶透顶。

    加上之前和叶蓁蓁也是有些接触,真的徐敬尧是不是眼睛瞎了,怎么会看上这样的女人。

    马超将李慧的东西都进行了化验,那双高跟鞋足部的血迹确实是属于梅玲的,而且在鞋子上面还采集到了属于李慧的指纹。

    最主要的是曾经在梅玲的手上面提取到了一些化妆品的成分,和李慧家中找到的化妆品是一模一样的,而李慧居然矢口否认这些东西,甚至说完全不承认和梅玲见面,但是梅玲戒指上面的那个衣物纤维,那件衣服正好就就是李慧现在穿着的那件衣服,颜色和材料也都吻合。

    如果说单单是一项东西吻合,或许还有别的调查的必要,但是所有的证据都指向一个人,这个案子似乎到这里已经很明朗了,而随着案件的逐步调查,叶蓁蓁的虽然有嫌疑,但是作案的时间和条件确实不具备。

    而且能够关押她的时间也快到了,容景就想着直接放人吧。

    “哈哈……出去?我该去哪里啊……”叶蓁蓁显得无比茫然。

    如果容景是第一次见到叶蓁蓁或许真的觉得这个女人真的无比可怜,只是此刻看到她这个样子,容景真的从心里面觉得反胃。

    “连你自己最亲的人都不放过,就是最亲的人都要算计,你就应该想到自己会有这么一天。”容景冷哼一声。

    “算计亲人?”叶蓁蓁自然知道容景指的是孩子的事情,她只是冷冷一笑,“我那是帮她们!”

    “随你怎么说。”容景打开门,叶萱萱正好洗了个脸,正好迎面走过来,路过的时候,只是朝里面看了一眼。

    叶蓁蓁本来还是一脸促狭,看到叶萱萱的时候,就像是活见鬼一样,叶萱萱也不和容景说句话,直接推门就走了进去。

    “叶萱萱,你来这里做什么!”

    叶蓁蓁就是沦落到了现在这个地步,在面对叶萱萱的时候,还是一副趾高气昂的模样,就好像是自己真的是高人一等了。

    “我来这里看你啊?看你过成现在这个样子,我也就放心了。”叶萱萱冷冷一笑。

    “叶萱萱,你再说一句看看。”

    或许从小叶蓁蓁就看不起这对姐妹,加上叶蓁蓁又在大城市念书,总觉得吃穿用度都比她们姐妹好很多,无形中就觉得自己比她们高了一等。

    “叶蓁蓁,你有什么资格对我大呼小叫,你以为你现在是个什么东西啊,你还以为你是徐家的少奶奶呢,你现在什么都不是,别把自己看得那么高高在上的。”叶萱萱此刻已经完全没有了刚刚的柔弱。

    她就像个战士,在面对自己敌人的时候,就披上最坚固的盔甲,不给敌人任何可以伤害自己的机会。

    “谁说我不是徐家的少奶奶,我一直都是,我是——”叶蓁蓁大吼。

    这是她争了一辈子的东西,此刻全部都没了,都没了,都怪她,都怪她。

    叶蓁蓁忽然想到,若不是叶萱萱的出现,一切都还是从前的样子,自己还是过着富太太的生活,是徐家的少奶奶,自己还是人上人,都是她,全部都是她。

    “都怪你,要是你不出现,就不会发生这些事情了,敬尧也不会和我离婚,都怪你,全都怪你,这个小贱人,你给我去死!”叶蓁蓁忽然将审讯室桌子上面的杯子拿起来,朝着叶萱萱就砸了过去。

    叶萱萱身子下意识往后退,按时审讯室的地方实在太小,叶萱萱往后退了一步,就完全没有任何的退路了,而叶蓁蓁此刻就像是疯了一样朝着叶萱萱扑过去。

    这个臭丫头,那会儿在警局揍人的气势去哪里了啊,容景咒骂一句,快速的上前,直接将叶萱萱扯到了自己的怀里面,而叶蓁蓁想要抽身后退的时候,已经完全任何的退路了,加上几天没吃没喝了,忽然眼前晕眩,整个人栽到了地上面。

    “你是不是傻啊,她都冲过来了,你都不知道躲么!”容景这个时候才发现自己刚刚是有多么着急。

    “忘记了。”叶萱萱抓了抓头发。

    这会儿她才发现两个人之间的距离特别近,近得可以清晰地闻到容景身上面那好闻的味道,而此刻叶萱萱整个人都趴在他的身上面,叶萱萱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说实话,这个男人身上面还是很有料的。

    “你和你姐当初怎么不去死,那个男人真是没用,都给他钱了,让他把你们弄走,她都没做到,没用的东西!”叶蓁蓁将杯子直接摔到地上面,“为什么你们还要出现,为什么!”

    叶萱萱不可思议的睁大眼睛。

    她一直很怀疑,叶蓉嫁的男人,从叶蓉怀孕为了逃避责任,就从来没有出现过,怎么会突然冒出来,恰好在叶蓉生了孩子之后,原来这一切是她早就计划好的。

    ------题外话------

    忽然发现自己写得有点虐,哎……不过这也不能怪我啊,哈哈(..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