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法医星妻太妖娆最新章节 > 法医星妻太妖娆最新章节列表 > 186错综复杂的关系,疑凶露面

186错综复杂的关系,疑凶露面

作品:法医星妻太妖娆 作者:月初姣姣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施毅的身子单薄,但是浑身上下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就是被两个人架着,还是差点挣脱开来,抬脚就朝着李慧身上面踹过去。=== 三味书屋  ===

    “哈哈——施毅,你也就这么点本事了,你除了会动手打女人,你还有什么本事啊,你说啊,你还有什么本事,你就是个废物,废物啊……”李慧似乎有点癫狂,只是发狂一般的笑着。

    一边笑着一边将桌子上面的碗筷全部打落到地上面,其实他们吃的已经很寒酸了,两个人一盘菜,而且看上去,似乎并不新鲜,就像是炖了好几次一样,随着碗筷落地,李慧似乎还不甘心,直接冲到了施毅的面前。

    “我这辈子都毁在你的手里了,全部都毁在你的手里了,要是没有你,我怎么会过这样的日子,我又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都是你,全部都是你……”

    李慧的指甲并没有怎么修剪,直接朝着施毅的脸上面抓去。

    这施毅本来是可以直接躲开的,但是两个警察架着他,弄得施毅根本就躲闪不及,被李慧直接抓了一下,几道血淋淋口子瞬间出现在所有人的面前,尤其是那血肉翻飞的模样,让容景都忍不住心头一跳。

    他们刚刚进来的时候,两个人面对面坐着,看起来虽然不算温馨和谐,也是相敬如宾吧,此刻却这般怒目而对。

    “行了,都给我住手!赶紧给我拉开!”说着几个人又上去把李慧拉开。

    “哈哈,施毅,你根本就不是个男人,你这样的人或者还不如死了,哈哈……”

    “李慧!”施毅此刻脸上面火辣辣的疼,施毅恨不得直接杀了她。

    倒是施施接到容景的电话,这正和顾北辰滚床单呢,就急匆匆的穿上衣服出了门。

    顾北辰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跟着施施就出去了。

    路上面才听说了徐谦的死可能和李慧有关,施施的心里面就忽然咯噔一下。

    他们两个人根本就是八杆子打不着的人啊,怎么会扯上关系呢。

    两个人到施家老宅的门口,施施已经好多年没有回来了,自从从这里搬出去,施施就没有回来过,这里和几年前几乎是没什么区别,只是看起来老旧了许多。

    刚刚从车子上面下来,就听见里面传来了一阵争执的声音,施施和顾北辰对视一眼,就朝着屋子里面走去。

    一进去就看见被人拉扯开来的李慧和施毅还在争执,施毅的脸上面有几道很明显的抓痕,而李慧则是放声大笑,嘴巴里面还骂骂咧咧的。

    李慧像是忽然感觉到了门口的动静,一扭头就看见施施和顾北辰站在门口,李慧此刻头发凌乱,就是身上面的衣服也是乱糟糟的,施施虽然穿的简约,但是一看也绝非凡品,自己这般模样偏生被施施看见,李慧不由得有些恼羞成怒。

    两个警察架着李慧,心里面还在想着,这女人要是发疯了,也是可怕。

    只是两个警察没有想到,李慧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忽然就一下子挣脱了两个人的束缚,直直的朝着施施冲过去,施施此刻还有点反应不过来。

    以前的施家在这里也是大户人家,家里面的吃穿用度虽然说不是最好的,但是也不会像现在这个样子啊,整个屋子空荡荡的,几乎没有什么能够拿得出手的东西,而这个自己从小生活的地方,早就已经失去了本来的样子。

    外面看起来似乎还很高大上,但是里面却残破不堪。

    顾北辰眸子微微眯着,看着冲过来的李慧,压根不用顾北辰出手,站在两个人身后的左轮已经直接上前,一个健步,伸手就拉扯住了李慧的胳膊,“咔嚓——”一声,李慧发出了惨烈的叫声。

    李慧整个人脑子一阵发热,整个人眼前都是一片空白的,只感觉到腿弯处一阵剧痛,整个人的就“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面。

    “放开我,都是你,是你害死了施琪,全部都是你——”李慧冲着施施大吼。

    施施此刻倒是将视线收回,看了看李慧,上前一步,蹲下身子,视线和李慧齐平。

    “我害死了施琪,害死她的人可从来不是我,是你……”施施嘴角轻扯,笑容显得那么清淡,却带着浓浓嘲讽的味道。

    “你在胡说什么,她是我的女儿,我怎么会害死她。”李慧整个人眼睛充斥着浓重的红血丝,看着施施的眼睛,就像是恨不得将她扒皮拆骨一般。

    “从一开始你就不该奢求那些不属于你的东西,比如施家。”施施看着李慧这般模样,又想起二十多年前,这个女人带着施琪,趾高气昂的出现在家门口。

    同样的地方,同样的人,但是早就已经物是人非。

    那个时候的李慧穿得光鲜亮丽,虽然说穿得并不是很高档,但是整个人给人的感觉却显得十分自信,就好像她才是这个家的女主人,反观那时候的沈婕,胆小怯懦,和李慧一比倒是真的差了一些。

    “不属于我的东西?哈哈……什么叫做不属于我的东西,我想过更好的生活,我不想过人下人的生活,难道这也是我的错么!”

    “你没错,只是你没有想过么?你若是找个没有家庭的人,好好嫁人,施琪也不会从小就被人戳着脊梁骨说她是私生女,而她也不会一步步的沦落到这个地步!”

    “要是没有你,我们母女也不会变成这个样子!”李慧似乎现在还以为自己的现在所经历一切,都是施施母女一手造成的。

    施施无奈的摇了摇头,只是居高临下的看着这个可怜的女人,“你过什么样的生活都是自己选择,与人无尤。”

    “哈哈,是啊,我自己的选择,你们这种一出生就高人一等的人,怎么可能知道我们的痛苦!”左轮按住李慧的肩膀,她完全动弹不得,只是那双眸子却异常恶毒的盯着施施,施施倒是浑不在意。

    “踩着别人上去的滋味如何,是不是特别好,就算你进入了施家又如何,你自以为能够得到一切,结果呢,不过是一场空,纵使你千般算计又如何,到最后还不是什么都没有!”施施冷冷一笑。

    “你……”这一点是李慧最恼怒的地方,她以为自己得到了这个男人,好不容易把那对讨人厌的母女赶走了,她就可以成为施家的女主人,她也成为上流社会的一员了,没有想到,天不遂人愿,施家完了,施毅完了,她也完了……

    “不过这样的男人可不是你抢去的,是我和母亲不要的!”施施这话说完,本来处于气头上的施毅整个身子不由自主的颤动了一下。

    眼睛死死地盯住施施,那眼中带着很多不一样的神情,只是震惊之后,也带着深深地懊悔,整个人就像是被人一下子抽干了所有的力气,也不再挣扎了。

    两个警察看到这样的施毅,稍微松了松手上面的力道,施毅整个人就颓然的跌坐在地上面,表情呆滞。

    “你不要的,哈哈……你以为你妈是什么好东西么,你……”李慧话音未落,施施俯身直接伸手捏住了李慧的下巴。

    “你在胡说一句啊,信不信我直接卸了你的下巴!”施施褪去了刚刚的笑意,整个人倒是显得异常的冷凝。

    “唔……”李慧扭动着脖子,试图将下巴从施施的手中解放出来,但是完全是做的无用功,施施的手很紧,她的指甲被掐得泛白,可见是用了力气了。

    “以前你去挑衅,我妈都忍了,现在你想要的不是都得到了么,怎么?你是觉得我不敢动你么?”施施贴在李慧的耳边,“信不信我就算杀了你,也没有人敢说什么。”

    李慧的身子一僵,却是不再挣扎了。

    只是不可思议的看着施施,果然是和以前不一样了,以前的施施,嘴巴上面虽然不让人,但是从来不敢如此嚣张,果然跟了不一样的男人啊。

    “嫂子,麻烦你了,大晚上还叫你出来。”容景打断两个人之间的对话。

    “没事,那我去看一下屋子。”这个时候警局的法医和痕迹鉴定人员也都到了施家,几个人稍微部署了一下,就对整个房子进行了一轮新的搜查。

    李慧被警察架起来的时候,还是像个疯女人一般的大喊大叫,不过还是被强行的带回了警局。

    施毅则是有些呆愣的坐在沙发上面,看着警察在自家翻动,他似乎一时间有些难以接受这突然起来的变故,目光呆滞,眼睛明显都不聚焦了。

    容景只是让人盯着施毅,就和顾北辰走到了施家的门外面,容景抬眼看了看夜色,“你是不是很恨我啊,大晚上的叫嫂子出来?”

    “你说呢。”顾北辰双手插在口袋里面,离开了施施,这个男人又恢复了一如既往的清冷之色,那黑曜石般的眸子中似乎装了许多比这夜色更加黑暗的东西。

    “哈哈,反正你和嫂子都是老夫老妻了,也不在乎这……”容景话音未落,一道凌厉的视线就射了过来,容景摸了摸鼻子,“那个,陆琰说,等我这个案子结束,我们几个人出去喝一杯,你有时间么?”

    “我现在是全职奶爸,你说呢?”

    顾北辰自从把家里面的事情交给了顾南笙之后,就准备当甩手掌柜了,就是回来之后,也懒得管这些事情。

    “哈哈,顾家家主现在是全职奶爸,对了,你还记得你第一次帮桃花换纸尿布的情景么?”容景一提到这事,顾北辰的嘴角就忍不住抽搐了一下。

    “您能别提这事儿么?”顾北辰现在想想也是无语了。

    那是顾北辰和施施带着桃花刚刚回到这里,他们一群人也需要好好表示一下,就带着礼物去顾家拜访了。

    刚刚进门,发现家里面安静得有些吓人,幸好左轮说顾北辰在楼上呢,几个人刚刚到了楼上面,很快就到了当时的婴儿房。

    然后就看见顾北辰正站在摇篮边上,而摇篮里面明显就是睡着桃花童鞋了,只是一群人明显闻到了一股怪味。

    “卧槽——顾北辰,你家儿子尿了吧!”华生捂住嘴巴,一脸嫌弃的看着顾北辰,一起来的还有容景和陆琰,三个人站在门口,是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我知道。”顾北辰此刻额头上面青筋都在突突突的跳着,而他整个人的身子都是僵直的,而从他的胃部传来了一股恶心感,他的身子是在抗拒着的,但是理智告诉他,他要去帮儿子换纸尿布。

    “华生,你不会忘了,我们的顾大爷有洁癖。”陆琰靠在门上面,悠哉的看着门里面正在和自己做抗争的顾北辰。

    “这倒是,北辰啊,你要是做不来就出来吧,你们家不会连保姆都没有吧。”

    “刚刚回来,准备找保姆来着,可是施施不许。”

    “嫂子为啥不请保姆啊。”华生也是一脸看戏的看着顾北辰。

    施施本来在卧室里面,听见动静这才走了出来,“你们怎么过来了?”施施伸手将头发扎起来,穿着一身森女系的长裙,整个人显得格外清爽,或许是生了孩子时间不久的缘故,她的身上面少了之前的那种美艳,反而是多了一丝温和。

    “嫂子好。”华生倒是一笑,“嫂子越来越漂亮了。”

    “顾北辰人呢。”施施走到门口,就看见在房间中站着某个人,顾北辰一回头,给了施施一个十分委屈的表情。

    看得门口三个男人都集体抽抽的,尼玛,顾北辰这是被什么怪物附身了么?

    “你不是说今天的尿布你换么?”施施双手抱胸,一脸看戏的样子。

    “你们家怎么没找保姆啊?嫂子,需不需要我推荐?”华生自告奋勇的说。

    “不用了。”施施也是显得无比无奈。

    “怎么了?这样的话,你不是轻松一些么?”

    “反正我现在也没工作,顾北辰也没工作,两个人带孩子也挺好的,主要是桃花他都不哭不叫,就是被人抱走了,这个孩子都不会喊一声。”

    华生顿时有些语塞,这倒是,之前顾北辰还和他们抱怨过,要不是之前桃花出生的时候哭过,他都以为自家儿子是不是不能说话,是个小哑巴或者小傻子了。

    “好吧,我去换。”顾北辰似乎在心里面暗自下了决定,就像是去奔赴战场一般。

    “北辰加油啊,不就是换个尿布么,哈哈……”这几个人平时都是被顾北辰欺负的人,很少看见顾北辰这么吃瘪的样子,都是恨不得端个小板凳在这里准备看戏。

    顾北辰只是回头瞪了陆琰一眼,就走到了桃花童鞋的边上。

    捏住鼻子,一脸嫌弃的看着桃花童鞋,桃花童鞋忽然睁开眼睛,一脸无辜的看着顾北辰,然后扭动了一下身子,示意自己很不舒服。

    施施走过去,“把他身上面的尿布换下来,然后换上新的就好了。”

    顾北辰的手几乎都在发抖,对于一个有洁癖的人来说,这简直就像是那把刀架在他的脖子上面,干脆杀了他好了。

    这换尿布的过程,那叫一个难受啊,终于把某个魔童身上面的尿布扯了下来,是的,然后一脸嫌弃的将纸尿布扔到一边,施施无语的看着顾北辰,“你家儿子下面脏着呢,你不给擦一下么?”

    顾北辰脸色都瞬间变了,施施明显感觉到某人咽了咽口水,顾北辰只是看了眼施施,施施示意顾北辰继续啊……

    结果某人一个没忍住,直接冲进了洗手间,然后就听见了一阵呕吐的声音。

    施施无奈的叹了口气,自己开始给儿子换纸尿布。

    “你说你爹地怎么这么没用啊,换个纸尿布而已,怎么和要了他的命一样……”施施笑着给自家儿子换上纸尿布,把桃花童鞋抱起来。

    “啊啊——”桃花童鞋伸手戳了戳施施的脸,大大的眼睛一直盯着施施看,倒是显得异常可爱。

    只是顾北辰直接就没出来,就好像是身上面沾到了什么脏东西一样,居然直接在里面洗澡了。

    “好了,都去下去坐吧,他这一时半会儿的也出不来,我们都下去坐吧。”施施一脸嫌弃的看了一眼洗漱间。

    此刻的施施正在房子里面进行彻底的检查,这里是她从小出生长大的地方,本来也有许多的古董名画,而此刻整个施家没有一个佣人,有的走廊灯还是坏的,给人的感觉,更像是个诡异的空房子。

    施施戴着手套,下意识的推开了本来属于自己的房间,这是她原来的房间,里面的东西早就已经布满了尘土,施施伸手在桌子上面摸了一下,根据尘土的厚度,这里最起码几年没有人打扫了。

    施施搞不懂了,既然已经已经落魄到了这个地步,若是将老宅变卖,最起码可以换个几百万,这样的话,他们换个小公寓,或许还能过上更好的生活,为什么还要死死地守着这个地方呢。

    “施施姐,您看这个……”马超手中拿着一个玻璃瓶,冲着施施招了招手。

    施施走过去,“怎么了?”

    “这个化妆品上面标注的成分和我们在梅玲手上面发现的成分很类似。”马超指了指这个瓶子,瓶子用了大部分了,上面标注着与一些英文字母,不过看起来应该是护肤品。

    “那就先带回去,别的东西呢!”

    “还在找。”

    梅玲的案子一直都没有什么收获,而叶蓁蓁也不能这样一直关押着,所以警方也是很焦虑,这次因为徐谦的意外身亡,没有想到居然会有意外的收获。

    这边他们还在李慧的我是翻箱倒柜,施施走到了梳妆台面前,上面倒是有一些首饰盒,虽然说这个家已经残破不堪了,但是李慧倒是收了一些颇为贵重的首饰,看款式有些老旧,施施估摸着是很早之前施毅送给她的吧。

    施施翻开着这边的所有抽屉。

    “施施姐,这边我们已经找过了,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马超这边正指挥着工作人员去别的地方。

    施施本来就是闲来无事,随意看看而已,施施一个不小心,将抽屉直接整个抽了出来,抽屉直接砸到了地上面,施施懊恼看了一眼抽屉,蹲下身子,准备将抽屉重新放回去。

    忽然眼睛下意识的就朝着黑黢黢的柜子看了一眼,这个抽屉是在最后一层,下面就是一层木板了,但是这个木板上面似乎有东西。

    施施将抽屉放下,伸手将里面的东西拿出来,看这个大小和重量像是一份文件,上面都是灰尘,还包裹着一层塑料袋之类的东西。

    施施纯粹是好奇心驱使,她将外面塑料袋扯开,里面是一个文件之类的东西,施施坐到床边,文件的首页都泛黄了,看起来有些年头了,施施随手翻看着,只是这基本上是一本病例啊。

    可是署名的人居然是叶蓁蓁。

    叶蓁蓁怎么会和李慧勾搭在一起。

    施施翻看着上面的记录,基本上都是一些叶蓁蓁的出院记录,还有一些医院出具的一些证明之类的,很零碎的东西,不过从上面施施也看得出来,这些都是一些叶蓁蓁无法生育的证明报告,而且根据上面的日子,都是四五年前的了。

    “在看什么?”容景和顾北辰上楼就看见施施蹲在床边不知道在看什么。

    “叶蓁蓁的诊断报告。”施施将那一摞资料放到了容景的面前。

    “叶蓁蓁的东西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容景接过资料翻了翻,“倒是挺齐全的,我们查到的东西都未必有这么全面。”

    “这个我就不懂了,不过李慧既然能够和徐谦半夜打电话,这李慧和叶蓁蓁认识,似乎也不是很奇怪吧。”施施看了看容景。

    “这倒是,对了,我们的人在施家的后面仓库里面找到了一些有趣的东西。”容景说着冲着施施会心一笑。

    施施倒是疑惑了,这容景如沐春风的样子,难道是发现什么不得了的东西了?

    几个人到了楼下,马超正在整理搜集到的证据,“施施姐,你看我们找到了什么?”马超说着拿着一个证物袋在施施面前晃了晃。

    里面装着一只高跟鞋,“这不会是……”

    “刚刚在后面找到的,当时我就发现她的鞋跟后面似乎有血迹,然后当时我就拿着棉签做了个小实验,结果显示她鞋跟上面的居然真的是血,而且这个鞋跟和梅玲身上面的痕迹也基本吻合。”马超显得异常兴奋。

    这个收获倒是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没有想到,只是单纯的来调查徐谦的事情,却意外地牵扯到了梅玲的死。

    “你们这么说是什么意思?”一直在一边沉默不语的施毅忽然开口道。

    “这个……”马超看了看施毅,不知道该说什么,这马超也是常年在实验室的人,基本上不接触这种犯罪嫌疑人或者受害者的家属,看到施毅这种一脸茫然无措的样子,马超忽然脑子有点懵。

    容景直接走过去,“你的妻子涉嫌一起故意杀人案,或许你也要跟我们回警局协助调查。”

    “杀人案?”施毅几乎是不自觉的提高了嗓门,神情显得慌乱无措,李慧刚刚被带走是因为和徐谦的死有牵扯,现在居然牵扯到了梅玲的死亡。

    施毅最搞不明白的是,李慧为什么会牵扯到徐家的事情,按理说,李慧和徐家根本就是八杆子打不着的关系啊。

    因为牵扯到了一起命案,容景准备连夜对李慧进行突击审问,而对于李慧和徐家的关系,施施实在好奇,也就跟着回去了。

    “对了,我想起来一个事情。”施施一拍脑袋,一脸的懊恼。

    “怎么了?”顾北辰搂着施施的腰,两个人坐在车子后座,容景则是坐在副驾驶,看到这两个人腻腻歪歪的,忽然想到了那个还在自家里面的小女人,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梅玲出事那天,我在现场看到过李慧!”

    施施清楚的记得,当时她从车子上面下来,也是完全没有任何预料的居然会看见李慧,而且李慧当时也是一脸惊讶的看着她,只不过施施想到施家的大宅本来就在这附近,只是没有想到,自己回来见到的第一个故人居然是李慧,施施当时也不过是心下诧异,却并没有多做考虑。

    只是现在忽然想起来而已。

    “那她的嫌疑还真的是在逐步增加啊。”容景笑了笑,只要是这个案子破了就成,凶手是谁,他倒是没什么在意的。

    叶萱萱到了容家,总觉得束手束脚的。

    而且越是在这里待得时间久了,叶萱萱越是觉得自己和这个男人的差距很大,虽然是客房,但是这里的布置就很不一般,而且装修的十分豪华,叶萱萱几乎是垂着脑袋进入了洗漱间的。

    只是这个时候叶萱萱完全不知道,等着她的是更大的惊吓。

    叶萱萱洗了澡出来之后,忽然听见外面有点动静,像是拖动拉杆箱的声音,叶萱萱只是好奇的走到了门口,刚刚推开门。

    一个长得十分俊朗的少年就出现在了叶萱萱的面前。

    不过也不能算是少年吧,只不过长了一张娃娃脸,显得十分的俊美,憋着嘴巴,似乎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看到叶萱萱显然也是十分惊讶。

    “卧槽——你这个女人怎么会在这里?”

    “我……”叶萱萱一看到这人还提着行李箱,也知道,肯定是这里的熟人,自然更是局促不安。

    “我知道了,我告诉你,你这样的女人我见多了,阿景可不会喜欢你这样的女人,也不看看自己什么货色。”陆琦这是在家受了气,收拾东西准备到容家借宿一晚,没想到,居然撞出来一个女人。

    这陆琦此刻还不知道这叶萱萱是容景自己带回来的,直接以为是某个想要爬上容景床的不三不四的女人来着。

    而叶萱萱听见陆琦对容景的称呼,自然明白是容景的熟人。

    “我是什么货色我清楚,没事的话,我就睡觉了!”叶萱萱说着直接将门关上。

    “哎呦我去,我这小暴脾气!”陆琦本来就是心里窝火,没有想到,居然还在这里受了气。

    “啪啪啪——”陆琦使劲拍打着门,“小爷今天告诉你,这容景的大门可不是这么好进的,就你这长相,最多也就是过得去,怎么配得上阿景啊,再说了,阿景可是……”

    叶萱萱哪里知道这个男人居然这么无聊,居然还不走,叶萱萱忽然看见了容叔刚刚给自己递来的防狼喷雾,这个东西……

    “这个东西我倒是没用过。”

    估摸着是容景让他送来的,叶萱萱本来还不想用的,只是这个男人实在是难缠。

    “你怎么不开门呢,死了啊,我知道你在里面,我说的你都听见了,你给我开门,赶紧的,别让小爷我……”

    门忽然开了,陆琦轻轻咳嗽了一声,“那个我告诉你……”

    叶萱萱嘴角带笑,弄得陆琦这心里面忽然有些开始打鼓,这个女人是不是不正常啊,怎么忽然对自己笑成这个样子。

    “我告诉你,想要麻雀变凤凰的女孩子我见得多了,就你这个样子,我告诉你,你……啊——”陆琦话音未落,就看见叶萱萱拿着一个喷雾忽然冲着他的面部就是一喷,结果好了,陆琦发出了一声鬼哭狼嚎的叫声,听得叶萱萱都心里面咯噔一下。

    “这瓶子上面说成分是芥辣、胡椒等刺激性的植物溶液提炼的辣椒素制成的,使歹徒暂时丧失视力,根本无法睁开眼睛,上呼吸道强烈咳嗽,浑身难受,歹徒失去反抗能力,半小时后恢复正常。反正是不致命的,这人怎么叫的这么惨烈啊。”

    此刻陆家的人正在吃饭呢,老爷子忽然放下筷子,“怎么听见陆琦的声音了?”

    “怎么可能啊,这个臭小子刚刚被您训斥过,此刻不知道找了哪个宾馆住下了,怎么可能听见他的声音啊。”陆琰其实刚刚也听见了,只是觉得不太可能,就继续吃饭了。

    “这倒是,那个臭小子怎么老是和女明星传绯闻啊,真是家门不幸,阿琰,你抽时间也好好和他谈谈,别整天和那些女人混在一起。”

    其实陆琦这是本来他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只是最近的报纸上面忽然有个女明星说怀孕了,这虽然没有明说孩子是谁的,但是这话里话外却说这个孩子是陆琦的,这老爷子怎么可能不生气啊。

    这陆琦却是死不承认啊,还口口声声的说,这个女人长得难看,自己根本就看不上,可把老爷子气坏了。

    老爷子是特别想要抱曾孙的,这搞大肚子你就抱回来啊,陆琦本来以为会被训斥,结果好了,变成逼婚了,这还不逃跑啊。

    容叔和几个佣人到了楼上就那件满都打滚的陆琦,还有拿着防狼喷雾的叶萱萱。

    “那个容叔,这个人他……”

    “辣死我了,好辣——”陆琦此刻满脸的眼泪,不过比起刚刚的刺痛此刻也好了一些。

    “陆二少,您这是……”容叔也是被吓了一跳,刚刚陆琦那一声惨叫,可把他吓死了。

    “这个女人是哪里来的,辣死我了,把她赶走!”陆琦大叫着,眼睛被辣的眼泪一把鼻涕一把的。

    “二少,先用水赶紧清洗一下吧!”容叔说着带着陆琦立刻到了最近的房间清洗,叶萱萱瘪了瘪嘴巴,知道自己闯祸了。

    陆琦洗好之后已经是十几分钟之后的事情了,叶萱萱下楼的时候,瞥见了今天的报纸,尼玛,这头版头条上面的男人不就是刚刚被自己喷了的男人么?

    “星光总裁私生子浮出水面?”叶萱萱简直无语了,这个看起来像个小屁孩的人居然是星光娱乐的总裁,怎么看着这么不像呢。

    陆琦此刻怒气冲冲的冲了下来,“你是阿景带回来的?”

    “嗯!”

    叶萱萱说完,就注意到这陆琦明显就像是打量商品一般看着自己,弄得叶萱萱浑身都不舒服。

    “腿太短。”叶萱萱顿时黑了脸。

    “我的腿是不长,那又怎么样!”女人很忌讳别人说自己的身材,尤其是此刻陆琦还这么**裸的评价,太直接了,这叶萱萱怎么可能高兴。

    “腰不够细,胸不够大,鼻子不够高,嘴唇不够丰满,下巴不够尖,眼睛不够大……”陆琦每一句话说完,叶萱萱的脸色就沉一分,这个男人是故意找茬的么?

    “最主要的是……”陆琦冷哼一声,“太矮!”

    “你丫的再说一遍试试看!”叶萱萱直接跳起来!

    吓得周围几个佣人一跳,叶萱萱看到自己失态了,只是轻轻咳嗽了一声,“我是看在你是容队长的朋友面子上才不和你计较的!”

    “完全不用给我面子,我这人从小不要脸!”陆琦还真是不要脸。

    “你……”叶萱萱真的没见过这么无耻的人。

    “你喜欢阿景么?”陆琦看着叶萱萱。

    “谁说我喜欢他了!”叶萱萱简直无语了,怎么扯到这个事情上面了。

    “那就好,你的脾气不好,估计阿景也看不上你!”陆琦说话本就没心没肺,完全像个被宠坏的孩子。

    “是么?我是配不上她,这世上面能够配得上他的人也屈指可数吧!”叶萱萱冷不丁被这么评价,这心里面自然不太舒服,而且是很不舒服,就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一样。

    “这倒是,能够像施施姐那么优秀的人也屈指可数。”

    叶萱萱忽然睁大眼睛看着陆琦。

    “你眼睛睁这么大看我干嘛,想要吓死我啊!”陆琦瞪了叶萱萱一眼。

    “施施?”叶萱萱对女神的名字自然是很敏感的。

    “西子美人啊,阿景喜欢的是这样的人,就你这个豆芽菜的身材,还是别想了!”

    容景喜欢的是这样的人啊?叶萱萱忽然一笑,那和自己还真是天壤之别啊,自己算什么啊,没背景没样貌,污点一大堆,还那么凶,以后还要带个孩子,怎么配得上天人之姿的他。

    “对,我是豆芽菜,那你是什么!”叶萱萱本来就是个刺猬,谁碰了刺谁。

    “我是什么,我自然是……”

    “干瘪的豆芽菜!”叶萱萱幽幽的吐出了六个字,陆琦直接从沙发上面跳起来。

    “你说什么,我是干瘪的豆芽菜,你的眼睛是长在屁股上面了么,小爷我的身材可是很棒的好么,腹肌胸肌,要什么没有啊,你居然说我没身材,不过是穿着衣服别人看不见而已,倒追我的女人很多好么?你真是……”陆琦这架势就像是要找叶萱萱拼命一样。

    自从之前一直被施施嘲讽是个豆芽菜之后,这陆琦就开始健身,其实身材还是保持的可以的,这冷不丁被叶萱萱一刺,立刻就炸毛了。

    “我知道,很多女人追你!”叶萱萱立刻拿起报纸,指了指上面的头版头条。

    “我去——”陆琦深吸了一口气,直接从叶萱萱手中夺过报纸,“特奶奶的,到哪里都不让老子安生是不是,特么的,等我明天回公司就召开记者会,什么东西,我会看的上她……”

    陆琦说着居然直接将就从容家气呼呼的出去了,这叶萱萱有些茫然的看着容叔,这个人怎么说来就来,说走就走。

    “那是后面陆家的二少爷,今天下午来的人是陆家的大少爷,这是他的弟弟,就是这样的人,像个小孩子,叶小姐要是累了,就回房休息吧。”容叔笑了笑。

    “那个,我刚刚喷了他的眼睛,没事么?”一想到这个男人估计也不好惹,叶萱萱心里面有些忐忑。

    “没事,他孩子心性,忘得快。”

    “那就好。”

    容景的车子行驶到警局的时候,施施居然靠在顾北辰的怀中睡着了。

    “嫂子她……”顾北辰立刻示意容景别说话,容景和左轮小心的从车子上面下去。

    顾北辰忽然伸手摩挲了一下施施的红唇,直接俯身……

    施施刚刚睡得正沉,忽然感觉自己的嘴巴里面似乎有异物在搅动,施施嘤咛了一声,瞬间睁开眼睛,顾北辰那张放大的脸就在自己的面前。

    “唔——”施施这一开口,顾北辰正好直接长驱直入。

    “别闹……”这是在车里,施施注意到车子里面已经没人了,但是一想到可能是在警局,这总是觉得臊得慌。

    “乖点。”顾北辰伸手搂住施施柔软的腰肢,让她的身子更加贴近自己,施施自然能够感觉到某人的身体变化。

    “顾北辰,你是个禽兽!”

    “我还没有开始禽兽呢!”顾北辰直接将施施压在了后座上面,弄得车子震了一下。

    左轮和容景本来正站在车外面,等着两个人出来呢,冷不丁的看见车子震了一下,两个人面面相觑,左轮伸手摸了摸鼻子。

    “那个……容少爷,您还是先进去吧,家主和夫人那个……”左轮看了看周围,幸好除了他们两个人没有别人注意到这边的情况。

    “我理解。”毕竟天黑了么。

    “那个,要不您先进去忙吧,待会儿他们就出来了,别耽误您的正事。”左轮觉得自己说话都显得有些底气不足。

    “我知道,辛苦你了!”

    容景说着拍了拍左轮的肩膀,居然还投给了左轮一个同情的目光,左轮的嘴角忍不住抽搐了一下。

    “习惯就好。”左轮这话说完,容景的眼神更加诡异了,尼玛,我又不是要饭得,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那我先走了,你慢慢等!”容景说着憋着笑,就朝着警局走去,左轮无奈的摇了摇头。

    这两个祖宗什么地方没玩过啊,真的习惯就好了。

    左轮无语的抬头看了看天空,不过今晚的星星还挺多的哈,哎——这两个人每天简直是虐狗啊!

    ------题外话------

    我怎么每天都昏昏沉沉的想睡觉啊,哎……果然太堕落了。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