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法医星妻太妖娆最新章节 > 法医星妻太妖娆最新章节列表 > 185夺命电话,无奈的容景
    叶萱萱在容景的办公室已经坐了一个多小时了,容景只是低头在办公,居然还帮她叫了外卖,只是这饭也吃完了,水也喝过了,这容景愣是一句话也不说,弄得叶萱萱倒是觉得浑身不自在了。=== 三味书屋  ===

    叶萱萱忍不住抬头看了容景几眼,“那个,我……”

    此刻容景的电话忽然响了,“喂——嗯嗯,好……那之后的事情你看着解决就行了。”

    容景忽然抬头看了看叶萱萱,“那两个人都没什么事。”

    “没事的话,那我是不是可以走了?”叶萱萱像是在征求容景的意见,那表情倒是显得十分的呆萌无辜。

    “打了人,这样就要走了?”容景起身穿上外套。“跟我去一趟医院吧。”

    “去那里做什么?”

    “你打了人,他们只要求你赔偿医药费和当面道歉。”

    “凭什么我要去道歉啊,我压根也没欠他们什么啊!他们本来就是想要耍流氓,我那是正当防卫,我哪里做错了,凭什么要我去道歉啊,再说了,他们要是不先来招惹我,我怎么可能……”

    叶萱萱说到这个,心里面也是憋着一股怨气,只是当目光触及到容景那双似笑非笑的眸子时,已经到了嘴边的话,又被硬生生的咽了回去。

    “你把人头打伤那个,你可以说是正当防卫,但是另一个呢,差点被你踢成废人了,这个又要怎么算?”

    “是他先恶语伤人!”叶萱萱倔强的抬头看着容景。

    “行了,和我出去吧!”容景直接拉着叶萱萱的胳膊就往外面走。

    或许是房间里面的冷气太足,叶萱萱的胳膊有点凉。

    “身上面很冷?”容景忽然回头问了她一句。

    叶萱萱本来就是被容景拉扯着往外面走的,这没想到容景会忽然停住,差点整个人栽到容景的怀里面,“那个……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

    叶萱萱低着头,容景真的觉得这个女人真的好小啊,似乎只要自己胳膊一揽,她就可以被自己随时圈进怀里面。

    “冷不冷?”容景语气温柔,那种轻柔的声音就在叶萱萱的头顶,温柔的似乎能够把人溺毙其中。

    “不冷。”叶萱萱摇了摇头。

    “嗯。”容景说着转身往前走,只是手却从叶萱萱的胳膊处滑到了她的手腕处,叶萱萱虽然在风月场所混迹,但是那都不过是逢场作戏,她根本就不记得那些男人的模样,反倒是现在,容景的手很大,很热,上面还有薄茧,给人的感觉异常温暖。

    叶萱萱的心脏都不由自主的加快跳动,就在叶萱萱愣神的时候,那双手已经越过她的手腕,直接攥住了她的手。

    “咚咚咚——”叶萱萱觉得胸口就像是被什么东西狠狠的砸了一下,心脏几乎要跳出来了,他……

    为什么要牵着自己的手。

    尤其是从这边到停车场有很多人路过,看到容景都是叫了一声容队长,然后都是一种揶揄的眼光看着她,叶萱萱觉得自己简直要没脸了。

    叶萱萱挣扎了几下。

    “怎么了?”容景的声音过于温柔,而且那张脸上面,似乎完全对她没有任何的非分之想。

    “没什么。”叶萱萱说完就后悔了,尼玛,什么叫做什么,这个男人难道不是在占自己便宜么?

    叶萱萱的手不自觉的摸到了自己的包包,那个砖头还在自己的包里面呢。

    “对了,差点忘了,你随身都携带砖头的是吧?”叶萱萱整个人都懵了,这个男人是会读心术么?

    “嗯。”叶萱萱点了点头。

    “也不怕把自己累着,若是不想被色狼骚扰的话,你可以带个防狼喷雾或者是电击棍之类的。”

    “那些都要钱……”叶萱萱的声音不大,但是容景也听见了。

    其实从叶萱萱的穿着打扮就可以看得出来,她的家境并不富裕。

    “上车吧!”容景打开自己的副驾驶车门,看到叶萱萱手里面还是拿着那个蛋糕盒,“蛋糕还能吃么?”这个蛋糕有部分的奶油似乎都溢出来了,而且盒子上面也有一些泥土,看起来并不是很干净。

    “又没坏,有什么不能吃的。”叶萱萱倒是没觉得有什么,只是容景看着叶萱萱的侧脸,心里面微微一动。

    施施笑呵呵的回到家里面,此刻顾北辰正躺在院子中的藤椅上面,顶上是遮阳伞,手边放着杯茶,桃花童鞋正窝在顾北辰的怀里面,手里面拿着手机,似乎是在玩游戏,脸上面都是兴奋的神情。

    “妈咪,你回来啦!”桃花童鞋说着就要跳下去,被顾北辰拦腰抱起来,“鞋子也不穿!”下面就是草地,并不是在屋子里面。

    “我知道啦!”桃花童鞋穿上鞋子就朝着施施跑过去,看到施施这满面春风的样子,某人只是在心里面默默地嘀咕了一句:

    果然女人还是需要爱情的滋润。

    其实我只想说,顾大爷,你想得太多了!

    施施将桃花童鞋牵着桃花童鞋坐到顾北辰的身边,“怎么了?看起来心情不错。”

    “你记得我你说在病房里面大闹了一场的那个女孩么?”施施就像是找到了什么八卦,整个脸显得异常兴奋。

    “嗯。”顾北辰只是喝茶,似乎没多大兴趣。

    “容景似乎看上人家小姑娘了。”

    “嗯?容景叔叔看上谁了?”桃花童鞋直接扒在施施的胸口,这小爪子还在拉扯着施施胸口的衣服,这衣服本来就宽松,这一扒拉虽然没有春光外泄,但也是有些若影若现了。

    顾北辰眸子微微眯起来。

    “就是一个小姑娘呗。”

    “容景叔叔不是陆琰叔叔的么!”

    “咳咳——”饶是异常淡定的顾北辰,也被茶水呛到了,施施则是睁大了眼睛,似乎不敢相信这话是从自家儿子嘴巴里面说出来的。

    “你说什么?”施施又问了一句。

    “你们真是孤陋寡闻,容景叔叔本来就是陆琰叔叔的啊!”桃花童鞋低头抓了一块糕点,就往嘴巴里面塞,“这是华生叔叔告诉我的。”

    施施和顾北辰对视一眼,果然也只有这个二货才会和孩子说这些东西。

    施施陪着父子两个人惬意的享受着下午茶的时光,只是好景不长,忽然就接到了容景的电话。

    “喂……”施施正低头摸了摸自己儿子的脑袋,看着他和顾北辰正在兴奋的聊着手机里面的小游戏。

    “徐谦死了。”

    “什么!”施施的声音不由自主的提高,惹得边上的两个男人纷纷侧目,施施拿着电话立刻走到了一边,“怎么回事?心脏病发作么?”

    “目前最大的可能性是这样,不过医生说他前几分钟身体检查还是一切正常,但是几分钟后就忽然死了,医院这边怀疑并非指是由心脏病引起的,所以就报警了。”

    “嗯,那我立刻去医院,你现在在警局么?你让马超……”

    “我在医院。”

    “这么快?”

    “容队长,我……”那边忽然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

    施施兀自一笑,“容景,你这约会地点够特别的啊,好了,我马上就过去。”

    “那先挂了。”容景以前怎么不知道施施居然是这么八卦的人。

    “容队长,我和那两个人说过了,我可以先回去了吧。”叶萱萱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尖。

    “徐谦出事了。”

    “嗯?”叶萱萱茫然的看着容景。

    “他死了。”

    “什么?”早上还见过的人,怎么就忽然死了,只是对叶萱萱来说,震惊不过是很短暂的时间,接着就是冷然一笑,“这是他应得的报应。”

    “你……”容景忽然觉得叶萱萱对徐家的执念和怨念真的很大,他只是无奈的摇了摇头,“你也先别走了,徐家出了这个事情,你当时在病房闹了一场,难保不会被牵扯进去,你暂时也别走了。”

    “和我有什么关系?”叶萱萱显得异常诧异。

    “你不知道徐谦有心脏病么?”

    “我……”叶萱萱无奈的叹了口气。

    施施挂了电话就往外面走,神色匆匆,顾北辰直接抱着桃花童鞋就跟了上去,“出什么事情了?”

    “徐叔叔在医院去世了。”

    “自然死亡?”

    “还不知道,我得去医院一趟。”

    “我也跟你一起去!”顾北辰说着抱着桃花童鞋直接坐到了车子后面。

    “你跟着我做什么?”

    “桃花说想吃医院边上那家蛋糕。”

    “对啊对啊!”有好吃的,桃花童鞋自然跟着点头,施施没办法,就算是知道这个男人的脑子里面肯定又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了,她也没有办法啊。

    车子很快到了医院门口,顾北辰和桃花童鞋并没有跟着上去。

    “我在下面等你,忙完了就出来。”顾北辰伸手搂住施施的腰,在她的唇边亲了一口,只是觉得似乎有些意犹未尽,这不自觉的就开始加深这个吻。

    桃花童鞋别过眼睛,哎——简直是不堪入目啊。

    “好了,别闹了。”施施伸手推搡了一下顾北辰的肩膀。

    “再亲一下。”顾北辰声音显得有些低沉,嘶哑低沉的声音就像是带着一种特殊的魔力,施施不自觉的就点了点头。

    然后就是一个漫长而又绵长的吻,桃花童鞋已经自发自觉得看着窗外了,对于他们这种没事就亲热的行为,他显然已经很习惯了。

    “好了,我得上去了。”

    “那你再亲我一下。”顾北辰说着就就把脸凑了上去。

    尤其是看到施施那微微红肿的嘴唇,顾北辰不自觉的咽了咽口水,只觉得有股热流一直从脚底窜到了身体的某个地方。

    “好啦,又不是小孩子了,别闹了,我待会儿忙完很快下来。”施施说着就稍微整理了一下衣服准备下去。

    “亲一下也不行了?”

    “爹地,妈咪都让你别闹了,怎么和三岁小孩子一样!我都替你丢人!”桃花童鞋冷不丁冒了一句,倒是惹得施施闷声一笑,顾北辰则是狠狠瞪了他一眼。

    “好了,乖乖等我,我们今晚在外面吃饭吧,我们也很久没在外面吃饭了。”

    “妈咪万岁!”桃花童鞋说着搂着施施的脖子就狠狠的亲了一口。

    施施打开车门,左轮则是一直陪着施施上楼。

    “爹地,你不是担心妈咪才跟着来的么?干嘛不跟着上去?”桃花童鞋搂着跨坐在顾北辰的腿上面,伸手抱住他的脖子。

    “并不是担心她就要一直陪在她身边,有些时候,只要让她知道你在那里,只要她转身,就能够看见你就可以了。知道么?”顾北辰看着施施的背影,徐家的事情他并不想掺和,但是也不想施施单独面对徐敬尧,这样能够让他的心里面稍微安心一点。

    “什么意思?难道不是说喜欢一个人就要永远陪着她么?”桃花童鞋毕竟还是个小孩子,似乎很难理解顾北辰说的话。

    “差点忘了,你还是个小屁孩,我说的这些你也不懂。”顾北辰伸手点了点他的脑袋。

    “哼,不和你说了,我想去买蛋糕吃!”桃花童鞋刚刚眼睛就一直盯着医院边上的蛋糕店。

    “好。”不然这个臭小子又要闹腾好久了。

    施施到了病房的时候,外面已经围了许多人,施施很快的就到了病房门口,直接推门进去,病房中很安静,徐敬尧坐在另一侧的沙发上面,低垂着脑袋,只能看见黑黢黢的脑袋,容景和几个医生护士正在说着什么。

    马超直接走到了施施的身边,递给施施一双消毒手套。

    “怎么回事?”施施走到了徐谦的病床边上。

    他的头上面盖着白布,施施戴上手套,看了看周围,急救设施此刻还放在一边,怎么最近出事的都是熟人呢,施施的心头就像是压着沉重的大石头,闷闷的。

    “根据值班的护士说,五分钟前和测量他的血压等情况,一切良好,只是没想到忽然人就没了,医院这边立刻对他进行了急救,但是人已经走了,而医院这边觉得死的太突然了,就报警了。”马超也戴上手套,和施施分别站在尸体的两侧。

    施施尝尝吸了一口气,直接将徐谦头上面的白布掀开,徐谦整个人的上半身都是**的,胸口的位置还有明显电击抢救过的痕迹,一般电击抢救之后,都会或多或少的留下一些印子,不过这些都会慢慢消退,不过人已经死了,人体的各项功能就都已经不在起作用了,这些痕迹就残留在了死者的身上面。

    徐谦的脸色惨白,那种白色就像是由里而外渗透出来的,好像在水里面浸泡过一般,而他的嘴唇是青紫色的,看起来极其不正常,这和他的心脏病倒是吻合。

    施施伸手检查他的眼耳口鼻,均没有发现什么异常,而他的身体上面除了一些因为医疗而留下的伤痕之外,并没有多余的外伤。

    施施稍微挪动了一下脚,准备检车他的下半身,脚忽然踢到了什么东西。

    “怎么了?”马超看见施施的手顿了一下。

    施施直接弯下身子,病房上面白布几乎快要拖到地上面了,而且地面上有很多的医疗设施的电线,所以显得格外的凌乱,施施稍微掀开床单的白布。

    忽然看见在床下面居然有个手机,施施直接将手机捡起来。

    “这个是谁的手机?”手机款式比较老旧,不是现在流行的那种一体机,还是那种带电板的,好像是被摔到地上面的,后面的盖子松了,电板有点松了,施施直接将电板按进去,伸手启动手机。

    “这是我爸的手机。”徐敬尧抬头看着施施手中的手机。

    随着手机打开,几乎是处于职业习惯,施施点开了通话记录,“他的死亡时间是什么时候?”

    “四点十五分到二十分之间!”

    “手机上面的最后一通电话是四点十七分,通话时间一分钟!”施施翻了翻手机,“再上次的通话是在昨天夜里……”

    “手机给我。”容景大步走过去,翻看着徐谦的电话,立刻将手机交给了一边的警察,“立刻让警局的人开始查这个号码的持有者是谁?并且去通讯公司排查这个电话使用情况。”

    “好的。”警察拿着手机就立刻走了出去。

    “死者身上面并没有检查出别的伤痕,你们应该也调查了监控录像吧,从护士离开到死者死亡时间很短,并不是身体遭受了外部打击,或许是因为受到了什么刺激导致的心脏病发作。”施施脱下手套,扔到了病床边上。

    “嗯。”容景点了点头,徐家最近确实是流年不利,一件事情接着一件事情,倒是一点都不消停的。“那我去和徐教授说一下吧,麻烦你了。”

    “没什么。”施施看了看徐谦的尸体,示意马超将白布盖上。

    施施刚刚走出病房忽然在不远处看见了沈婕,主要是沈婕居然和李慧施毅站在一起,施施快步走了过去。

    桃花童鞋此刻正睁大了眼睛,一直死死盯着蛋糕店各式各样的蛋糕。

    “小朋友,想好吃什么了么?”店员看了看桃花童鞋又看了看一直站在他身后的高大男子,父子两个人长得很像,只是男人身材高大,面无表情,完全的高冷男神,只是眼睛在触及到桃花的时候,闪过了片刻柔情。

    “爹地,怎么办,我都好想吃。”桃花童鞋回头看着顾北辰,憋着嘴巴,开始无耻的可怜卖萌了。

    “你妈咪不给你吃太多甜食。”顾北辰可不吃这一套。

    “可是人家就是想是……”

    “好好说话!”什么人家人家的,一点样样子都没有。

    “我想吃这个,这个还有这个。”

    “那就把这三个包起来。”

    “好的,我马上给您包起来。”

    桃花童鞋满足了,提着蛋糕就朝外面走,一打眼忽然看见一个女的坐在医院的花坛里面,低着头,只看见肩膀再一抖一抖的,似乎在哭。

    “爹地,你看她在哭。”桃花童鞋指了指那个女孩。

    “嗯。”顾北辰话音未落,桃花童鞋忽然噔噔噔的就跑过去了。

    叶萱萱本来就心情极差,她自己也是失去亲人的人,她是眼睁睁看着姐姐从她面前跳楼的,叶萱萱只是刚刚看见徐敬尧那种恍然无措的样子,就像是想到了以前的自己。

    她实在在楼上待不下去了,才下来透透气,只是不知道怎么的,很久没有想起来的事情,却忽然想到了,这一时间悲从中来,有些情难自制,就哭了出来。

    忽然一个小脚就出现在了自己面前,男孩那一双眼睛乌黑透亮,眼睛很大,亮晶晶的,皮肤特别白嫩,加上那秀气的鼻子,红艳艳的嘴唇,反扣着一顶棒球帽,穿着也是一身合体的宝蓝色配黑色的棒球服,这个孩子就像是从华宝上面走出来的。

    尤其是五官还显得十分立体,桃花童鞋指了指叶萱萱脸上面的眼泪。

    “你哭了?”桃花童鞋的声音还是奶声奶气的,和一般的小孩子差不多。

    “没事,我就是……”

    “丑死了!”

    叶萱萱本来以为这个孩子是来安慰她的,结果这个熊孩子给她来了这么一句,叶萱萱顿时脑子有一瞬间的死机。

    “好丑!”桃花童鞋还不死心,愣是又补了一刀。

    “那个……”

    “顾南夕,你还不走?”顾北辰就知道这个死孩子又是闲来无事,在自己找事呢。

    “好啦,我马上就走。”桃花童鞋看了看自己手上面的蛋糕,直接塞了一个在叶萱萱的手里面,扭头就走,叶萱萱反应过来的时候,父子两个人已经直接上了车子。

    叶萱萱虽然不认得很多车子,但是那种加长型的林肯跑车还是认识的,低头看了看自己手中的蛋糕,居然和女神送给自己的那个一模一样的包装,自己今天这是怎么了?

    不过看那个孩子穿着打扮,还有刚刚那个看起来高冷异常的男人,叶萱萱也看得出来人家根本就不会在乎一个蛋糕的钱吧。

    就在叶萱萱还在发呆的时候,她忽然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朝着车子走过去,然后她就看见刚刚那个高冷的男人下车给她开了门,搂着她的腰就在她的唇边亲了一下。

    刚刚这个男人明明还是不言苟笑的样子,但是此刻脸上面却挂着无限柔情,就是眼中都带着无限的笑意,让这个男人整个人似乎浑身都在发光,让人移不开视线,忽然从车子上面钻出来一个人影,就朝着女人的身上面扑去。

    幸好男人伸手接住了那个熊孩子,脸上有些愠色,不过女人倒是觉得没什么,一家三口光是站在一起都是异常养眼。

    “那个人是施施的丈夫。”容景一下来就看见这个小女人居然在发呆。

    “嗯,这个人看起来很爱她。”叶萱萱的眼中不免有些羡慕。

    “是很爱她,而且是个典型的醋坛子,你看着没,连自己儿子的醋都吃。”容景笑了笑,“好了,你住哪里,我送你回去吧。”

    “那就麻烦你了,我就住在……”

    “那里的治安一向不太好。”容景领着叶萱萱坐上车子。

    “真的么?”叶萱萱想到遇到那两个流氓也是在那附近,心里面忽然有些忐忑,“我是在网上订的房间,当时觉得挺便宜的。”

    “要不是那边治安不好,怎么会这么便宜啊,这边可是市中心啊,哪里会有什么便宜的房子啊。”

    叶萱萱想了想,“那你有什么推荐的么?我没什么钱。”

    “我给你想想。”容景开着车子,眼睛的余光看着有点焦虑的叶萱萱。

    “要不你去我家吧!”

    “什么!”叶萱萱差点没跳起来,“你在开什么玩笑。”

    “没开玩笑啊,我家常年都是空着的,我父母都在外地不经常回来,我一般都住在警局,最近案子比较多,你可以在我家先住下,反正什么东西都有,也没人。”容景看着叶萱萱一直皱着眉头,不自觉的伸手揉了揉她的眉心。

    叶萱萱向后躲了一下,直接撞到了后面的门上,“哎呦——”

    正好到了红绿灯,容景停下车子,伸手直接倾身过去,“撞疼了?”容景那温热的呼吸就喷洒在叶萱萱的脸上面。

    叶萱萱怯怯的抬头,四目相对,在这一刻的时间似乎都是静止的,容景看着女孩那亮晶晶的眸子,还有那一场粉嫩的嘴唇,容景的手本来是放在叶萱萱的脑后的,也不知道怎么的,忽然就伸到了叶萱萱的嘴唇上面。

    叶萱萱是过分紧张了,只怪某个男人本来就长得好看,此刻靠得这么近,那身上面的味道不像是那些臭男人身上面的烟酒味,反而是一种淡淡的清香,让叶萱萱脑子一瞬间有点混乱,不自觉的就咬紧了嘴唇。

    “这么紧张做什么,我又没有要亲你!”容景伸手摸了摸她的嘴唇。

    叶萱萱的脸蹭得就红了,叶萱萱根本就不了解容景,只是觉得这个警察是不是有些流氓啊。

    其实容景本来也不是这种人,只是难得遇到一个觉得还不错的姑娘,而且经常和顾家的两个男人接触,他们给他灌输的思想就是,看准了就及时下手,不然人跑了,最好是能使直接把她给……那啥啥了。

    其实容景已经被顾家的两个男人给带偏了。

    这顾家的两个男人对老婆都是百依百顺的啊,那事儿上面虽然主动,可是第一次可都没有把人强了啊,这容景显然理解有些错了。

    “我也没有想你会……”叶萱萱觉得自己呼吸都要被剥夺了,男人的呼吸就在自己的面前,两个人的呼吸纠缠在一起,气氛瞬间就变得异常暧昧。

    后面忽然传来了喇叭声,容景抽身离开,开始开车。

    “那你就直接住我家好了,你放心,我住警局,不会对你做什么的。”

    而容景根本就没有给叶萱萱一点反抗的机会,开着车子就直接到了容景的别墅门口。

    叶萱萱本来以为他们家最多也就是那种比平常人好一点罢了,但是随着车子驶离闹市区,反而进入了别墅区,叶萱萱才发现自己果然太天真了,这个男人和自己真的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下车吧。”容景率先下车。

    “少爷,怎么有空回来啊?”容叔是容家的老管家,眼睛异常贼亮的盯着容景副驾驶的女孩子。

    叶萱萱刚刚下车,老人直接一个健步冲上去,“您是少夫人对不对?”

    “我……”叶萱萱有点懵。

    “好了容叔,她不是我的女朋友。”

    “怎么不是啊,快进来吧。”老人家显得异常激动,拉着叶萱萱就往里面走。

    容景无奈的摇了摇头,只是晚饭的时候,容景忽然迎了不速之客。

    这陆家和容景就是住在一前一后,加上关系特别好,这容叔一个大嘴巴,就说容景带了个姑娘回家,这陆家瞬间炸开锅了。

    尤其是至今单身的陆琰,直接成了所有人逼婚的对象。

    这容景和陆琰一直都是那种焦不离孟孟不离焦的关系,这时间长了,两家人都觉得这两个人要是看对眼他们都认了,现在好了,人家容景带女朋友回家了,这陆琰岂不是遭殃了。

    所以陆琰直接到了容家避难,一进门就看见坐在客厅一脸局促不安的小女孩,陆琰也只能把眼前的人归结为小女孩,因为看起来也就是二十左右,看不出来啊,这容景喜欢的居然是这一款的。

    叶萱萱忽然看见一个男人进来,吓了一跳,直接从沙发上面站起来,“您好!”

    因为陆琰本身的气场就很强大,加上一身的西装,看起来显得格外的严肃,虽然长得俊美,但是给人的感觉却是不好相处。

    “陆琰,你怎么过来了?”容景从楼上下来,陆琰只是盯着叶萱萱四处打量。

    “我来看看那个女人来你们家了啊,你可是我的人啊!”

    “轰——”叶萱萱的脑子瞬间炸开了,脑子里面瞬间开始各种脑补。

    容景刚刚上去换了衣服,一身淡蓝的家居服,将他本来就温润的气质衬托的更加出尘,同时他整个人也显得越发柔和,而陆琰的个子比容景高一些,而且棱角分明,看起来也是格外的严肃,两个人的对比鲜明。

    尤其是此刻陆琰直接走过去,搂着容景的肩膀,“怎么样?想我没啊?”

    “行了吧,一边玩去,我没空搭理你!”容景自然知道自家兄弟的恶趣味,但是看到叶萱萱那一脸像是见了鬼的表情,也知道这小女人肯定在想什么连七八糟的东西。

    “你是不是看不起我们啊?”陆琰看着叶萱萱,嘴角噙着一抹邪恶的笑容。

    “没有啊,绝对没有我觉得没什么啊,我支持你们,真的,我觉得真爱是可以超越性别的……”叶萱萱注意到容景的脸色越来越黑,心里暗想,难道是自己说错话了么?“容队长,我真的没有歧视你们,我觉得你们很般配啊,我真的举得你们这样挺好的!”

    见鬼了,去特么的般配,我和他般配毛线啊!

    容景看着还在极力辩解的小女人,简直要疯了。

    而陆琰则是在心里面暗爽,原来这还没追到手啊,哈哈,容景,你也有今天啊。

    “哈哈,容景,你就从了我吧!”陆琰说着又搂着容景的脖子,叶萱萱垂着脑袋,默默地在心里面说着,这两个人还真的挺般配的。

    好吧,叶萱萱本人是腐女一枚,此刻看到这种场景,这脑子里面就开始各种各样的脑补。

    “行了吧你,别来败坏我的名声。”容景说着直接走到沙发上坐下,看着正在发呆的小女人,更是懊恼,“你还不坐下?”

    叶萱萱正在yy呢,根本没听见容景的话,倒是惹得陆琰一阵轻笑。

    容景直接伸手扯着叶萱萱的胳膊就拉着她坐下,叶萱萱差点整个人栽在他的怀里面。

    “那个,我不是故意的,你别误会啊!”叶萱萱居然直接朝陆琰摆手。

    “我不会误会的。”陆琰坐到两个人的对面,“我和容景不是你想的那种关系,我们就是好兄弟而已,我叫陆琰。”

    “叶萱萱!”叶萱萱觉得自己简直是丢人丢到姥姥家了。

    陆琰?他叫陆琰?叶萱萱猛然抬头看了看陆琰,叶萱萱一直都在风月场所赚钱,这个地方来钱快,不过也是鱼龙混杂的,而陆琰的大名她更是如雷贯耳。

    最主要的是陆琰经营的纸醉金迷一直都是他们这个行业中最高档的场所,而陆家产业很多,这不过是冰山一角,叶萱萱所在的城市不过是三流小城市,知道的不多,而所有人则是把陆琰传得神乎其神。

    “怎么?你认识我?”

    “没有,不认识,就是听说过。”陆琰却忽然发现她看着自己的眼神有些闪烁,陆琰这种人向来直觉很准,这个人似乎在隐瞒着什么东西。

    最主要的是……

    她怕自己!

    陆琰自认为自己长得没那么可怕。

    “对了阿景,你什么时候有空,我们约北辰出去聚一下,他回来这么久,我们几个还没有出去聚聚呢。”

    “等这个案子结束吧,你呢,今晚这么闲?”容景和陆琰随意的聊着。

    他们的谈话都很随意,只是叶萱萱却敏感的捕捉到了一点东西,这个陆琰就是那个传说中的陆琰,叶萱萱觉得他的视线总是有意无意的落在自己的身上面,看得她浑身都不自在。

    终于等到陆琰回去了,叶萱萱才总算松了口气。

    “你很怕陆琰?”容景早就注意到了叶萱萱的反常。

    “没有啊,只是觉得他给人的感觉有点压迫感而已。”叶萱萱悻悻地一笑,心里面却在懊恼着,这个男人是不是太敏感了啊。

    “对了,你刚刚说我们很般配?”容景慢慢的朝着叶萱萱挪动身子,叶萱萱坐在沙发上面,不自觉的向后靠了靠,“我有么?没有吧……”

    “我和他很般配?”容景那双眸子似笑非笑的,只是却让叶萱萱觉得有些危险。

    “对了,要吃饭了,我们赶紧去……”叶萱萱刚刚起身准备离开。

    容景下意识的伸手拉住了她的手,叶萱萱整个人就直接跌在了容景的身上面,叶萱萱看着那张忽然放大的脸,无措的眨了眨眼睛,“那个……”

    “怎么了?”容景看着她那慌乱的模样,心神一荡,顿时有些心猿意马了,尤其是此刻两个人身子贴的这么近,女人身上面淡淡的清香更是越发明显。

    “少爷,吃……”容叔有点没反应过来,“待会儿吃饭吧!”容叔说着贼兮兮的笑着退了出去。

    “咳咳……”叶萱萱自立刻从容景的身上面爬起来。

    而此刻容景的电话忽然想了,接完电话,容景的神情瞬间变得严肃。

    “乖乖吃饭,我先去工作了!”

    “这么晚?”叶萱萱说完就后悔了尼玛。这张破嘴,多管什么闲事啊。

    “警察都是这样的,饿了一整天,已经给你安排好了客房,吃了饭就去睡觉,我先走了!”

    容景看着叶萱萱,终于还是伸出手揉了揉她的发顶,叶萱萱只感觉头顶传来了一阵笑声,随着那温暖的触感离开,容景也已经抽身离开。

    叶萱萱咬了咬嘴唇,他们不是刚刚认识么?什么时候变得如此亲昵了。

    警笛声划破了寂静的夜空,直接停在了一出别墅门口。

    容景带队直接冲进了屋子里面。

    一般的别墅里面虽然不能说豪华,但是总归是要高档一点,但是这个别墅,除了外面看起来不错,里面几乎没什么东西,就是客厅的沙发看起来稍微好一点,别的地方看起来都是各种脏乱差。

    “警察同志,你们大晚上的,这是做什么!”施毅立刻从餐桌上面跳起来。

    而李慧手上面拿着的筷子都瞬间掉落。

    “自然是找你们有事了?”容景似笑非笑的走过去。“施夫人,这个电话号码是你的吧?”

    容景拿出了一张纸,上面的号码就是当时从徐谦手上面查出来的那个电话。

    “是。”

    “徐谦在接完你的电话之后,忽然暴毙身亡,虽然你不是杀害徐谦的凶手,但是我们有理由相信,你说了不该说的话刺激到了受害人……”

    “徐谦?你和徐谦是什么关系!”施毅忽然抓住了什么东西,怒目看着李慧。

    “我和他没关系!”李慧低垂着头,这几年的折磨让她整个人失去了往日的光彩,整个人的显得越发憔悴。

    “是么?没关系会半夜打电话?”容景讥诮地说,“我们现在要将你带回警局进行调查,施先生不会阻挠我们办案吧!”

    “半夜打电话?”施毅整个人都在颤抖。

    好像自己的妻子和别的男人半夜联系,就像是一定绿帽子直接扣了下来,施毅整个人气得浑身乱颤。

    “我都说了我和他没什么,你们要查就查好了!”李慧一副没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的样子。

    “贱人!”施毅直接一巴掌挥了过去。

    李慧一个趔趄,这个脑袋都嗑在了凳子上面,鲜血直接流了下来,“施毅,你做什么!”

    施毅穷困潦倒,而李慧也不再像之前那么小鸟依人,除去了那一层金钱关系,他们之间的关系已经恶化得不成样子了。

    “我做什么,我倒还要问问你,你都背着我做了什么!”

    “你不就是以为我背着你偷人了么?”李慧冷哼一声。

    “你这个贱人你承认了是不是,你是不是承认了!”

    “还不赶紧拉着!”容景大吼一声,两个警察立刻架住了施毅,但是施毅已经在李慧的身上面踹了几脚。

    “你说你还算是个男人么?你连男人的基本功能都没了,我偷人不是很正常么?”

    施毅差点被气得直接昏厥过去,而在场的所有人此刻都无比同情这个男人,不过目光却下意识的挪到了施毅的下半身。

    “贱人,我要杀了你,杀了你……”施毅大吼着。

    “哈哈……杀了我啊,你倒是杀了我啊,自从施琪死了,我也生无可恋了,你有本事就来啊!”李慧还在不断刺激着他,施毅此刻急红了眼,若是有把刀,他真的会直接将李慧杀了!

    ------题外话------

    我怎么觉得陆琰和容景在一起也挺好的呢,呜呜~(>_<)~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