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法医星妻太妖娆最新章节 > 法医星妻太妖娆最新章节列表 > 183毒舌叶萱萱,肮脏过往
    “死了?”徐谦的瞳孔睁得很大,似乎不敢相信叶萱萱的话,“不会的,怎么会这样……”

    “产后抑郁症,最后跳楼自杀了。'都'市'文'学' W ”叶萱萱重复了一边刚刚的话,徐谦似乎还是难以接受,脸色白的像是一张白纸,没有一丝血色,看得周围的护理人员都是心惊胆战的。

    “你姐死了?”徐敬尧的反应并没有徐谦那么强烈。

    因为和叶蓁蓁的关系恶化,连带着就是叶家的亲戚,徐敬尧也是没怎么接触,只是这对姐妹有段时间频繁的进出徐家,这才让徐敬尧有些印象罢了。

    在徐敬尧的记忆中,叶萱萱的姐姐是个十分文静的女孩,每次见到他的时候,也都是打个招呼而已,基本上面不会太多话,所以徐敬尧对这个女孩并不是很熟悉,甚至于都不太记得那个女孩的长相了。

    只是有一点让徐敬尧印象深刻,就是女孩的那双手,很粗糙,那还是有一次在徐家吃饭,徐敬尧只是瞥了一眼,叶蓁蓁的手算是保养的不错,不过那个女孩的手关节比较粗大,而且手指比较短,颜色是暗黄色的,看起来没有什么血色,上面就像是覆盖着一层薄薄的暗黄色茧子。

    “这不正是你们想要看见的么!”叶萱萱这话一出,徐敬尧更是有点懵了。

    他下意识的看着徐谦,徐谦本来还在发狂似的准备撵叶萱萱离开,此刻的他浑身的力气就像是被人抽干了,颓然的跌落在床上面。

    脸上面的表情错综复杂,有震惊,有诧异,有嘲讽,有一种无奈。

    “爸,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什么就叫做这是我们想要看见的,小娅她真的……”

    作为一个男人给别人养了这么多年的孩子,无论是出于什么原因,这都让徐敬尧觉得颜面扫地。

    他的双手死死地攥紧,施施站着的这个角度能够明显的看见,徐敬尧手臂上面青筋都爆裂开来,他的身子绷得很紧,或许是过于震惊,或许是过于愤怒,让他的身子微微颤抖。

    “姐夫,你可真傻!”叶萱萱的语气充满了嘲弄!

    “你别说了!”徐谦的声音充满了一种绝望,他只是眼睛空洞的看着天花板,那张脸充满了沧桑感。

    沈婕无奈的叹了口气,缓步的走到了徐谦的床边,护士正在帮徐谦重新输液,沈婕则是走过去,将已经快掉落在地上面被子拾掇起来,重新盖在徐谦的身上面。

    只是徐谦忽然有些怔愣的看着沈婕,忽然就从嘴巴里面呢喃的说了一句。

    “囡囡……”

    沈婕只是微微点了点头,“你得好好保重你的身子。”徐谦只是嘴角扯起了一抹淡淡的笑,没有说什么。

    倒是施施的身子一僵,容景和施施靠的比较近,自然感觉到了施施的异常,“怎么了?”

    施施只是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徐谦和沈婕。

    在施施的记忆中,自己的外公外婆去世的比较早,但是施施记得是两个很和蔼的老人家,而且他们每次看见沈婕抱着自己回去,都会亲切的叫一声沈婕“囡囡”。

    施施记得那个时候,沈婕还总是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说什么都这么大了,怎么还是这么叫自己,不过随着外公外婆的去世,施施就从未见过有人这么叫过沈婕,就是施毅也从未这么叫过她,而这个名称渐渐地也淡出了施施的记忆。

    此刻忽然有人提起,施施自然觉得分外诧异,更何况这个人却是施施怎么都想不到的人,徐谦怎么会知道母亲的小名。

    “我别说了,那行啊,把孩子还给我就行了,今天我是一定要把孩子带回去的!”叶萱萱似乎并不想给任何人喘息的机会。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谁来告诉我!”

    “还不清楚么,徐娅是我姐姐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更不是你们徐家的孩子!”叶萱萱的声音不大,但是每个字都异常清晰,一字一字的重重的敲打在所有人的心上面。

    徐敬尧还是觉得难以置信,“怎么可能,小娅是我的孩子,爸,你倒是说句话啊……”

    徐敬尧眼睛急切的看着徐谦,而徐谦只是沉重的叹了口气。

    “小娅确实不是你的孩子……”

    “爸,你在开什么玩笑,小娅是我的孩子,不是你看着她出生的么,是你告诉我小娅是我的孩子,不是么?爸,你告诉我……”徐敬尧觉得整个大脑都是空白的,他虽然称不上是一个合格的父亲,但是毕竟那是自己的孩子,徐敬尧是真的很疼爱她,现在告诉他,这不是他的孩子,这让徐敬尧一时间难以接受。

    “敬尧,小娅她确实不是……”

    “不是的,当时是你抱着孩子,你还笑着和我说,敬尧啊,你做父亲了,我记得都清清楚楚,爸,你告诉我,她说的都不是真的,对不对,小娅明明就是我的孩子,她明明……”徐敬尧此刻就像是个无措的孩子。

    就像是迷路的孩子,他不知道自己现在该做什么,就是脸上面的表情都是显得那般的无措,完全都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

    施施叹了口气,“徐家这次算是完了。”容景轻轻叹了口气。

    “我只是真的想不到,叶蓁蓁的胆子真的这么大,可以偷龙转凤,这种狸猫换太子的狗血戏码居然就发生在自己身边。”施施看着徐敬尧脸上面的悲凉,忽然觉得很同情他。

    对于徐敬尧,施施从未觉得自己亏欠了他,从一开始,就是徐家对不起她,只是看到徐家这一时间死的死伤的伤,施施的心里面总是觉得有点荒凉。

    “或许从一开始一切就都错了。”容景眸子清浅,在场的所有人对于他来说都是知道姓名的陌生人,容景倒觉得种什么因结什么果,徐家今天发生的所有一切,从一开始就是有征兆的。

    “敬尧,这个事情是我对不起你,小娅确实不是你的孩子。”徐谦看着几近崩溃的儿子,也是心如刀绞。

    一想到最近发生的所有事情,徐谦一时间悲从中来,那深陷的眼窝中溢出了眼泪,倒是让施施看得一阵酸涩,施施无奈的摇了摇头。

    “那我的孩子呢,我的孩子又在哪里?”徐敬尧似乎忽然想到了什么,死死地盯着叶萱萱。

    叶萱萱对徐家人是恨之入骨了,看到徐家人此刻这种家破人亡的惨状,她并没有同情,相比较徐家的遭遇,她的姐姐不是更可怜。

    “从来都没有孩子。”叶萱萱红唇轻启,说出了这个无比残忍的事实。

    徐敬尧身子一个趔趄,整个人得脑子瞬间炸开了,徐敬尧此刻眼前一花,差点直接栽到。

    幸好沈婕就站在他的身侧,“敬尧!”沈婕和一个护士,连忙扶着徐敬尧坐在一边,徐敬尧此刻眸子都是呆滞的,他的双手在微微颤抖,那种巨大的欺骗感,瞬间笼罩在他的心头,让他险些窒息。

    “没有孩子?”徐敬尧呢喃的念叨着,“哈哈……没有孩子,我没有孩子……爸,这个女人是不是疯了,我怎么会没有孩子呢,你告诉我,我怎么会没有孩子呢……”徐敬尧此刻显得有些癫狂。

    “敬尧,你的孩子……”徐谦的话没有说话,就被人拦腰截断了。

    “你的孩子早就没了,你难道不知道叶蓁蓁早就不能怀孕了么,你是傻子么,和你朝夕相处的人,有没有怀孕你都不知道么!徐敬尧,你是全天下最蠢的人,居然会被这样的女人骗!”

    叶萱萱说话不可谓不毒辣。

    “不能怀孕?怎么会不能怀孕,我……”徐敬尧只知道叶蓁蓁告诉他是怀孕困难,但是并不是……

    “叶蓁蓁早就失去了做母亲的资格了,这种狠毒的女人,也是活该,那是她的报应,她就是被千刀万剐也是她活该!”叶萱萱眼中的恨意也让所有人震惊。

    那种恨意铺天盖地,这种几乎毁天灭地的眼神,施施曾经也见到过,那是在顾珊然的眼中。

    顾珊然在对付令狐家的时候,曾经也露出了这种让人毛骨悚然的眼神。

    眼睛真的很大,猩红的眼睛让人觉得这个人随时都会那把刀直接将眼前的人活剐,叶萱萱的眼睛死死盯着徐敬尧,双手紧握,似乎在强忍着什么巨大的愤怒,所有人都能够感觉到从她身上面散发出来的寒意。

    “你们不是姐妹么,你……”在徐敬尧的印象中,他们的感情似乎还不错,不然也不会经常往徐家跑。

    “姐妹!去特么的姐妹,我和这种贱人算哪门子的姐妹,这种贱人死后下一把层地狱,这种忘恩负义的败类,就该死,她这种人渣根本就不配活在这个世上面。”

    叶萱萱的长相算是清丽动人那种,只是此刻浑身上下散发着负能量,倒是让容景都觉得有些诧异。

    她就一个人站在那里,只有一个人,这里的所有人都不是她的朋友,她是孤独的也是倨傲的,但是眼神却异常的坚定,那么的倔强,倒是让容景觉得心头一惊。

    “谁能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徐敬尧知道徐谦是知道真相的,“爸,你都知道是不是,告诉我,你们是不是都知道!”徐敬尧从椅子上面跳起来,他整个人已经失去了本来的理智,整个人显得那么癫狂。

    “敬尧,其实这件事情……”徐谦看着自己的儿子变成这个样子,这心里面也是万分不好受,“敬尧,爸爸对不起你,我对不起你啊!”徐谦说完立刻老泪纵横,徐谦毕竟很大岁数了,而且算是看着施施长大的,施施忍不住别过眼,心中划过一丝苍凉。

    “爸,到底发生了什么,你们所有人都知道这件事情对不对,是不是就当我一个人是傻子,就不是就觉得我很傻,这么多年我把她当做自己的亲生女儿,你们看到我这么疼她,是不是觉得我就像个小丑一样,是不是在你们的眼中,我就是个小丑!”徐敬尧自嘲的笑着。

    “不是的,敬尧,这个事情根本不是你想的那个样子……”

    “无论是什么样子,你们抢走了我姐姐的孩子,这是事实,我根本无法理解,叶蓁蓁那种人根本就不是个人,她做出这种事情我倒是可以理解,为什么徐先生你会和她狼狈为奸!”

    叶萱萱的疑问同时也是所有人心头的疑问,徐谦并不是很喜欢叶蓁蓁,况且这可是关系到徐家的血脉的问题啊,他又不是老糊涂,也不是老年痴呆,怎么会这么糊涂呢。

    “我就是个傻子,这么多年,你一直都在骗我,徐娅不是我的孩子,我没有孩子,从来都没有……”徐敬尧呢喃自语。

    徐谦一直觉得徐敬尧并不是很长回来,对徐娅的感情或许只是一般,但是徐谦错了,毕竟在徐敬尧的心里面,徐娅是他的第一个孩子,无论是再不喜欢叶蓁蓁,徐娅他一直都是很疼爱的。

    “你本来就没有孩子,叶蓁蓁根本就没有办法怀孕了,这个女人也是她活该,从小就喜欢勾三搭四的,都不知道打掉多少孩子了,这种女人就活该没有孩子!”

    额……

    所有人都是嘴巴张得大大的,施施觉得这个女人是老天派来惩罚徐家,惩罚叶萱萱的,狠戾无情,她孤身一人,没有任何的负担和累赘,她说她只要徐娅,其实她要的也是一个徐家家破人亡吧。

    叶蓁蓁是小三,这是很多人都知道的事实,不过听叶萱萱的话,这叶蓁蓁似乎并不是只有徐敬尧一个男人啊。

    饶是施施都觉得有些诧异,这女人要是狠厉起来,果然很可怕。

    “你这是在幸灾乐祸?”容景看到施施扬起了邪魅的笑容。

    “有何不可呢,我是真的挺讨厌那个女人的,有的时候我真的很难理解,那个女人明明就是做作,为什么就是有男人喜欢呢,是不是男人和女人看人的事情,观察的地方不一样?”施施讥诮的说道。

    “麻烦你别一下子打翻一船人好么?”容景无奈的摇了摇头。

    “你什么意思?打掉很多的孩子?”徐敬尧疏远叶蓁蓁,最主要的原因还是他发现自己根本没有办法忘记施施。

    “徐敬尧,你真的是个笨蛋,不过叶蓁蓁那楚楚可怜的模样倒是真的惹人怜爱,本来就长得柔柔弱弱的,没事再几滴眼泪,你们男人不是恨不得上去把她搂进怀里面哄着么,哼——”

    “咳咳——”容景忽然咳嗽了两声,叶萱萱猛然瞪了容景两眼。

    容景别开眼,现在的女孩子怎么都这么暴力啊,看到容景这吃瘪的样子,施施倒是一笑。

    “你是什么意思?”徐敬尧朝着叶萱萱靠近几步。

    “你都不知道么,叶蓁蓁从小家里面的条件就不好,但是她很小就很爱慕虚荣,她什么都想要好的,因为这个事情,她还被姑父打过,而那之后叶蓁蓁知道骗男人的钱有多么的容易,只需要几滴眼泪而已。”叶萱萱说的嘲讽。

    “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徐敬尧直接上前,伸手按住了叶萱萱的肩膀,叶萱萱也就是一米六的个子,和徐敬尧一比倒是显得很娇弱,只是那双眼睛却格外的倔强,那种宁死不屈的眼神,施施觉得异常漂亮。

    “叶蓁蓁初中的时候就不是处女了!”

    徐敬尧似乎并不相信,只是摇着头,“不会的,怎么可能,我和她明明……”

    “徐敬尧,你是不是傻,你是不是就只有叶蓁蓁一个女人啊,你都不知道处女和非处女的并不是那一层膜好么。也难怪,碰见你这种好骗的人,叶蓁蓁自然死命的扒着你了,况且,家境优渥,完全符合叶蓁蓁的理想!”

    “你胡说,不是这样的!”徐敬尧死死地按住叶萱萱的肩膀。

    “我胡说,你去过叶蓁蓁的家里面么,你知道我么那边的人都怎么说她么,她就是个婊子,是个有钱就能卖到的婊子,我倒是不明白,你到底是看上她什么了!”叶萱萱嘲讽的说道。

    “不会的,怎么可能,她不是这种人,怎么可能……”在徐敬尧的心里面,叶蓁蓁虽然变了许多,但是也不至于……

    况且接二连三的打击太多,让徐敬尧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有些措手不及。

    “听说你以前也是有个未婚妻的,肯定是个大家小姐吧,你就安安心心和人家结婚不就好了,也不会弄到现在这个样子,叶蓁蓁那种女人只要是她看上的,就会不择手段,况且从小时候她就是这样,只要是能够达到目的,就会不择手段!”

    施施摸了摸鼻子,看到有些人将视线投向自己,真是无语了,怎么扯到我了。

    “哈哈,未婚妻,我?”这句话算是狠狠戳到了徐敬尧的痛处。

    “反正我是不知道你是她第几个男人,不过应该是她最后一个男人吧!”

    就是施施都不得不承认,这个女孩年纪不大,倒是挺毒舌的。

    “你……”徐敬尧真是要被这个女人逼疯了,这手不自觉的就加重了力道。

    “怎么?被我说道痛处了?我觉得你们这些富家少爷就是这个样子,放着门当户对的未婚妻不要,你这是山珍海味吃多了,就想要吃点清粥馒头是吧,哈哈……你活该,说起来我倒是觉得你曾经的未婚妻挺幸运的,错过了你这样的渣男!”

    徐敬尧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啊,这一切都是他自找的,若是从一开始自己能够……

    徐敬尧的脸上面都是嘲讽的笑。

    其实叶萱萱似乎也感觉到气氛变得有些诡异,只不过她也说不出来到底是哪里出问题了,怎么所有人看着她的眼神总是透着某种怪异呢!

    能不怪异么,这她口中的当事人就在这里啊,只是曾经的事情被人说出来,施施倒是觉得完全无所谓,原来真的放下了,无所谓了,就是被人提起,这心里面也是没有半点波澜。

    而徐敬尧因为愤怒,这下手力道有点控制不住,只是他的骨节分明,青筋乍起,是用了很大力气。

    叶萱萱并不挣脱,只是那双眼睛却异常了冰冷,她要看着他痛苦,她要看着所有签了她们姐妹的人痛苦,叶萱萱死死咬着嘴唇。

    忽然一双修长的手按在了徐敬尧的手腕上,徐敬尧手一痛,立刻松开了对叶萱萱的钳制。

    而映入她视线的男人,穿着一身警服,不过身上面却异常的干净。

    那人俊美绝伦,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有棱有角的脸俊美异常,却又让人意外的觉得很柔和,眼睛微微眯着,似是带着笑意,只是这种笑意却并未深达眼底,这个人心思很深沉。

    一头乌黑茂密的头发,一双剑眉下却是一对细长的桃花眼,充满了多情,让人一不小心就会沦陷进去。高挺的鼻子,厚薄适中的红唇这时却漾着另人目眩的笑容。

    “徐教授,她是女孩子,我好歹在这里!”容景这话里面多了一丝威胁的成分,嘴角含笑,而徐敬尧手腕剧痛,容景本来就身手不弱,而徐敬尧不是个文人罢了。

    “是我鲁莽了!”徐敬尧缩回手,只是那手腕上面却被勒得通红。

    “谢谢。”叶萱萱匆忙道谢,忽然觉得有些不自在,因为这个男人的眼神过于**。

    容景虽然笑容柔和,但是神情淡漠,不过周身的气度也让叶萱萱明白,眼前的男人并不好惹,而叶萱萱并不想惹上这样的人。

    “不用。”容景退到一边,倒是惹来施施揶揄的笑。

    容景怎么觉得施施笑得有点诡异呢,施施双手抱胸,只是觉得今天的容景有些奇怪罢了,容景和顾北辰是属于一类人,虽然给人的表象不一,但是两个人都是那种天生凉薄的人,这个女孩和他并没有关系,容景居然上去帮她,介于我们的容队长这么长时间都没有女朋友,施施倒是觉得有点猫腻。

    容景被施施那诡异的笑容看得心里发毛,连忙躲到一边。

    “我今天只是想要要回我姐的孩子,叶蓁蓁的事情,是你们的私事,我并不想掺和!”叶萱萱看着徐敬尧。

    “她是你姐的孩子,又怎么会……”变成我的孩子!

    这最后的话,徐敬尧还是没有说出口,因为徐敬尧忽然觉得很可耻,那种深深地羞耻感让他几近崩溃。

    “那就要好好问问你的妻子了,她是如何逼迫我姐姐将孩子给她,又是如何逼迫我姐姐离开,不过她自己生不出来孩子,去福利院领养不是更直接,不过后来想想,你们徐家怎么可能会让一个不会下蛋的母鸡呢!”叶萱萱的嘴巴真的挺恶毒的。

    徐敬尧的脸色一阵青白。

    “叶蓁蓁的身子早就坏了,也是她很小的时候就不自爱,接连打胎,以至于到了后面根本生不出来孩子,不过她若是想要键入徐家,就只能靠孩子了,她那种人,只要是能够达到目的根本就是不择手段的。”

    “那她从一开始怀孕……”徐敬尧似乎想到了以前的很多事情。

    叶蓁蓁频繁的跑医院,熬中药,吃各种东西,还有之后想要购买孩子的事情,叶蓁蓁挽留他时候说的话,似乎很多事情早就有征兆了,只是他全部都忽视了。

    “她根本就没有怀孕,她知道我姐怀孕了,那之后她就一直是假装怀孕的!”

    “那所有的B超还有孕检报告……”徐敬尧此刻是那种不到黄河心不死,就是想要问个明白。

    “那些都是我姐的的东西,她拿去伪造罢了,现在这个社会有钱能使鬼推磨,况且不过是伪造点东西罢了。”叶萱萱说的嘲讽,这是准备把有钱人都一竿子打死么?

    “都是假的,从一开始都是假的么?”徐敬尧冷笑着。

    “具体的情况,你可以问叶蓁蓁,对了,还有更加直接的办法!”叶萱萱的嘴角忽然上扬,只是显得越发邪恶。

    “什么!”徐敬尧只是下意识的接了这句话。

    “亲子鉴定。”

    叶萱萱脸上面那种放肆自信的笑,似乎已经说明一切了,还有什么好鉴定的,若是叶萱萱没有十足的把握,根本就不会说出这样的话。

    “我知道让你们现在吧小娅交给我有点困难,我给你们时间,我住在XX酒店,这是我的号码,你们想好了,就给我电话,不过我的时间不多,要不然的话,我们警局见,或者法院上面见!”叶萱萱说着从包里面拿出了一个本子一个笔,写下一个号码就扔在了徐敬尧的面前。

    直接转身就离开。

    施施简直佩服这个女孩的决然,干净利落,完全不拖泥带水。

    倒是徐家的两个男人,此刻都是那种半死不活样子,这所有人都是说不上什么话,倒是把气氛弄得异常尴尬。

    沈婕的电话忽然响了,是方宇的,沈婕一拍脑袋,“施施,看我这记性,你跟我出来一下。”施施立刻跟着沈婕出去。

    沈婕这也是被突然起来的消息弄得七荤八素的,完全忘记了果果还在方宇的办公室写作业,正等着施施送她回家呢。

    “好了,我去送她回家,看把你急得。”施施还以为什么大事呢,“对了,你还要在这里待多久?”

    “待会儿就回去了,我就是有点儿不放心而已,这徐家现在连个女人都没有,哎……也是造孽啊!”沈婕眼睛的余光看向了一边正在等电梯的叶萱萱,“哎,真不知道徐谦当时脑子是不是坏掉了,怎么会做出这么糊涂的事情啊。”

    “你和徐叔叔很熟?”

    “你这孩子说的什么话,我们两家不是一直都在一起么,肯定熟啊。”

    “他叫你囡囡……”施施看着沈婕,沈婕倒是一笑。

    “以前徐家和我们家关系一直不错,我和他很小就认识了,不过后来你外公生意亏损,就断了联系,后来嫁给你父亲,这才发现徐家居然就在附近,说来也是挺有缘的。”

    “我怎么都没听你说起过!”施施倒是不知道,这徐谦居然和沈婕很早就认识了。

    “那时候都还小,我都没什么印象了,再说了,都是结过婚的人了,说这些不太好,也没什么好说的,行了,你去接果果回家吧。”

    “嗯!”

    施施的脑海中划过了一些事情,徐谦对自己一直都不错,就算是梅玲不喜欢自己,就算是徐敬尧那个时候想要取消婚约,徐谦倒是一直都站在自己这边,而且从施毅带着李慧和施毅离开了施家老宅,徐谦对他们母女也是多有照顾。

    说起来施毅或许也是顾及到徐谦,才迟迟没有和沈婕离婚的吧。

    施施摇了摇头,怎么想到这些事情了。

    叶萱萱看到施施走过来,倒是显得有些局促不安了,这刚刚在病房里面的那种凶悍模样倒是萧氏的无影无踪了。

    施施倒是觉得还是个孩子啊,现在知道害怕了么,施施兀自一笑,此刻的电话忽然响了。

    施施刚刚按下接听键,那边就传来了桃花童鞋的声音。

    “妈咪啊,你怎么还不回来,我可想你了,你快回来救我!”

    “顾南夕,你过来,你给我过来!”

    “我不要,啊——我不要!”

    “来嘛来嘛,乖乖过来……”施施扶着额头,这顾珊然又是要做什么啊。

    “我待会儿就回去,你乖乖在家听话。”

    “她给顾东成剪头发,又想给我剪头发,我打死都不要,丑爆了!”

    “哇——”那边忽然传来顾东成的哭声,然后就是顾珊然哄孩子的声音,施施叹了口气。

    “找你爹地去,她很怕你爹地。”

    “爹地在开会呢,我不敢进去,呜呜,你快回来,不然你待会儿就看不见你儿子了……”

    “行了,我马上回来。”

    此刻叶萱萱只是小心翼翼的看着施施,她以前很喜欢施施,因为施施在镜头前也是毫不做作的样子,这样的明星真的特别少见,而且饰演的角色多变,或许不是主角,但是绝对可以说是最出彩的。

    当时施施息影,叶萱萱还郁闷了好一阵子呢,此刻看着心目中的女神,叶萱萱忽然开始忐忑不安,就是脸都红了。

    而施施侧面仍旧是绝美妖艳,只是嘴角挂着一抹宠溺的笑,电话那头的男孩叫她妈咪,原来女神真的已经是做妈咪的人了啊。

    “怎么了?”施施注意到叶萱萱一直盯着自己看,那眼神过于热切了。

    “那个……”叶萱萱忽然真的紧张了,“我一直很喜欢你,真的……我是你的影迷!”

    “是么?”施施倒是一笑,“你刚刚胆子真的很大,你就不怕被人扔出来?”

    “我……”叶萱萱其实现在想想倒是有点心有余悸了,因为满屋子的人她都不认识,而且还有警察,自己还真是有点鲁莽了,“我只是想要回我姐的孩子而已。”

    “嗯,你就一个人住么?”

    “嗯,我家人都去世了,我姐是我唯一的亲人,可是也……”叶萱萱嘴角露出了一抹惨淡的笑。

    施施忽然伸手示意左轮,左轮立刻将手中的袋子拿出来,施施拿了个蛋糕递到了叶萱萱的面前。

    “这……”叶萱萱似乎有些反应不过来。

    她的脸上面带着错愕的表情,整个人都是呆愣的,这种表情倒是很适合她这个年纪,天真无邪,过自己想要的生活。

    “送你的。”施施将蛋糕塞进叶萱萱的手中,“既然自己一个人,就该好好照顾自己,看你瘦的。”

    “我……”叶萱萱忽然觉得眼眶一阵湿润,施施很快就到了方宇办公室所在的楼层。

    “叮——”电梯门开了。

    “你要走了么?”叶萱萱咬着嘴唇,带着一种羞怯。

    “嗯。”施施戴上眼镜,“对了,你刚刚真的挺勇敢的,我也特别讨厌叶蓁蓁这个女人。”

    “嗯?”其实叶萱萱到现在还是觉得有些奇怪,为什么会在这里碰见施施,在她眼中,施施根本就不可能出现在这样的地方。

    况且还和叶蓁蓁认识。

    “你都那么了解叶蓁蓁,就没有好好查过,你刚刚口中那个和徐家门当户对的未婚妻是谁么?”施施嘴角带笑,大步走出了电梯,倒是左轮给了叶萱萱一个意味深长的笑。

    随着电梯门被关上,整个电梯里就剩下叶萱萱一个人,叶萱萱才反应过来,她完全不敢相信,这个徐敬尧是个瞎子吧,放着这样的未婚妻不要,居然会傻到娶了叶蓁蓁这样的女人。

    叶萱萱走出医院,忽然觉得头顶的太阳格外的明媚。

    她仰面看着太阳,太阳光刺得她眼睛疼,眼泪就不自觉的流了出来,姐,很快,马上我就可以把小娅要回来的,很快……

    叶萱萱看着手中的蛋糕,是那种小蛋糕,包装的一场精美,叶萱萱嘴角含笑,看着蛋糕包装盒,心里面却有着抑制不住的喜悦。

    女神送的东西啊……叶萱萱的笑容比太阳光更加明媚,容景本来正站在窗口打电话,结果就看见某个刚刚还在病房里面张牙舞爪的女人,此刻对着一个盒子笑得很灿烂。

    那种天真无邪,才是属于她这个年纪的吧。

    施施送果果回家之后,就直接回家了,只是一回去,就听见了顾东成那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声音,而推门进去,立刻就看见顾珊然正追着自家儿子和顾西就满屋子跑。

    “妈咪——”桃花童鞋立刻扑到了施施的怀里面,“你可回来了!”桃花童鞋的眼睛立刻盯住了左轮手中的袋子,“妈咪,那个是……”

    “西子美人,你怎么回来了!”顾珊然抓了抓头发,将见到放在身后。

    “我不回来你是准备把我儿子头发剪光么?”

    “那倒不是,这几个臭小子头发这么长,夏天快到了,这头发长不舒服。”

    施施从左轮手中的袋子中取出了一个蛋糕,“好了,你和西就每个人只许吃一个,别的都放在冰箱里。”

    “嗯哪,妈咪最好了!”桃花童鞋立刻和顾西就开始挑选蛋糕。

    施施拿着盒子走到了顾东成的面前,“噗——”这个头发……

    “哇——”顾东成本来听说有蛋糕,这立刻阴转多云了,这还没有多云转晴呢,忽然看见施施“扑哧——”一下,整个人都不好了,立刻又开始鬼哭狼嚎。

    “好啦好啦,别哭了,你看我给你带了什么,你最爱的哦……”施施将盒子打开,那种浓浓的鲜奶味瞬间弥漫开来。

    “呜呜……”顾东成眼睛盯着蛋糕,但是这还在放肆大哭。

    “哥你再哭的话,待会儿我和桃花就把你的蛋糕瓜分了!”

    “我不!”顾东成吸了吸鼻子,伸手擦了擦眼泪,可怜兮兮的看着施施,施施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发,这孩子怎么这么可爱。

    “没人和你抢的,放心吧!”施施将蛋糕放下,拿着勺子喂顾东成吃了一口。

    这熊孩子立刻就满足了,只是朝着施施扑过去,倒是弄得施施一身奶油。

    “你哥是笨蛋么?”桃花童鞋吃着蛋糕,嫌弃的说。

    “很显然。”顾西就埋头吃东西。

    “他这个样子以后怎么办啊,我觉得很苦恼。”

    “我也这么认为,迟早会被人欺负的。”

    “他是你哥。”

    “嗯,我会护着他的。”

    “嗯嗯,要欺负也只能我俩欺负!”

    好吧,两个熊孩子私下达成了协议,不过顾东成倒是在两个人的“精心呵护”下,越发茁壮的成长起来。

    施施刚刚换了衣服洗了澡出来,就看见顾北辰正好回到房间。

    “事情我都听左轮说了。”顾北辰随手拿着毛巾给施施擦了擦头发。

    “嗯,我只是没想到这个女人胆子这么大。”施施坐到梳妆台上面,随手抹了点护肤品,“不过我没想到叶蓁蓁的那个亲戚倒是有点意思,那个女孩子张牙舞爪的样子,倒是挺吓人的,不过也就是个孩子而已……”

    施施自顾自的说着,倒是没注意,某个男人一边给她擦头发,这眼睛却盯住了不该看的地方。

    施施穿着宽大的睡袍,衣领比较宽松,这衣服里面的春光早就被某个居高临下的人看得一清二楚了。

    “我和你说话呢。”施施看着镜子中的男人,一看他的眼睛,施施立刻伸手将衣服合起来。

    “嗯?你说什么……”顾北辰轻轻咳嗽了一声,别过眼睛。

    “顾北辰,你丫的就是个禽兽!”施施愤愤的起身,直接将自己和顾北辰的距离拉开了一米。

    “那个女人和我又没关系,我不想听而已,我只关心我身边的人。”顾北辰倒是说的无所谓,直接将手中的毛巾扔到一边,居然开始解纽扣了。

    “喂喂喂——我们不是说好了,那个事情过段时间再说么,我的身子实在吃不消!”施施根本不知道这个男人到底是哪里来的这么多精力。

    “你缺乏锻炼,自从生了孩子,你就没有怎么锻炼,身体太弱了!”

    “我的身体弱?明明是你太禽兽,每次都太猛了好么?”施施对这个人简直无语了。

    “禽兽我不承认,太猛了我承认,原来你也知道很猛啊……”似乎是想要证明什么一般,顾北辰直接将衣服的纽扣扯开,露出了精壮的上半身。

    “顾北辰,用美男计是可耻的!”

    “有效就好,反正我在你的心里面本来就是个无耻的人!”顾北辰说着朝施施走过去,施施看了看门口,可以跑……

    所以在顾北辰的手堪堪要抓住她的时候,施施立刻跑出了房间,“砰——”门被大力合上,差点撞到顾北辰的鼻梁。

    “**!”顾北辰懊恼的说,

    “哈哈……”倒是惹得施施一笑。

    施施刚刚扭过头就看见桃花童鞋和顾西就正抱着一堆玩具看样子是准备回房间,而两个人都用一种看怪物的眼神在看着施施,施施轻轻咳嗽一声。

    “妈咪,你们在玩猫捉老鼠么?”

    “这个游戏我们都不玩了,你们大人真幼稚!”两个小屁孩说着嫌弃的看了看施施,抱着东西就准备上楼。

    倒是顾东成听见猫住老鼠立刻跑过来,“我喜欢猫捉老鼠,我最喜欢了……”

    施施立刻满头黑线!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