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法医星妻太妖娆最新章节 > 法医星妻太妖娆最新章节列表 > 175 小魔女生孩子始末
    本书由网首发,请勿转载!

    我知道大家都很期待,施施生孩子,快了哈,哈哈……快过年了,大家都很忙,追文的少了很多,心塞,呜呜~(>_<)~

    ------题外话------

    施施找了半天,才在一个窗口看见了顾北辰,顾北辰的手里面拿着一根烟,目光悠远的看着窗外,似乎在看着什么,不过那眼睛没有焦点,施施看不懂眼前的这个人,或许是从未看懂过!

    “谁知道啊,没事的,也许是躲在外面一个人喜极而泣了,我出去看看去!”施施说着就直接走了出去,只不过这喜极而泣这种话,倒是没几个人相信的!

    “施施姐,这小叔是怎么了?难道说真的不喜欢孩子么?”毕竟一开始要生孩子的事情,可就是和顾北辰磨叽了很久的,这好不容易孩子出生了,母子平安,这顾北辰一张臭脸是个什么情况啊!

    这顾北辰的眼里面都是嫌弃,“小叔,你这是在嫌弃我的儿子么?”顾南笙已经换了干净的衣服,所谓的一回生二回熟嘛,这顾南笙此刻抱着孩子,倒是有模有样的了,他伸手逗弄着怀里面的孩子,顾北辰则是默默地走了出去!

    “你要不要抱一下!”萧寒抱着孩子,看了看顾北辰,顾北辰则是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一步,说实话,顾北辰觉得小孩子这种东西和自己天生就不搭!

    只不过萧寒最近对于小孩子的事情格外上心,这看到童养夫家里的两个宝贝,自然就想要抱一抱了,这好不容易学了半天,弄得边上的三个女人嘲笑了好半天,才学会如何正确的抱孩子,这孩子软乎乎的,伸手戳一下,都是肉肉,只不过现在看起来有些皱巴巴的,不是很好看!

    佟秋练和萧寒在医院待了好一会儿,倒是轮流抱了抱小宝贝,只不过,这萧寒虽说有个孩子吧,但是这个小易小时候开始萧寒就没有抱过,对于抱小孩子这种事儿,压根是一窍不通的!

    顾南笙看着怀里面的小宝贝,还有自己这黏糊糊的身上面,真是觉得够了,他觉得生孩子根本就是错误的,本来以为孩子都是天真可爱的,他怎么觉得给自己惹了个大麻烦回来呢!

    所有人似乎都已经预见了,在以后的日子里面,某人在这个家庭里面会是一点地位都没有的!

    “顾南笙,你敢动他一下,信不信老娘不要你了!”顾珊然这话说完,顾南笙只能偃旗息鼓了!

    “你个小兔崽子,你这就开始欺负我了,你还反了不成!”顾南笙这凶神恶煞的,就想要揍他,“咯咯咯——”某个没心没肺的小朋友还在冲着某人呵呵笑着!

    “咯咯咯——”顾东成小朋友,还在笑着,只不过顾南笙却笑不出来了,因为某个小朋友,一泡尿直接洒在了顾南笙的身上面,幸好只是脖子和身上面,若是弄到某人的脸上面,估计会更加的精彩的!

    这小孩子哪里听得懂什么东西啊,这张嘴就要含住顾南笙的手指,还冲着顾南笙“咯咯咯——”的笑了起来,其实顾南笙的心里面有一种十分奇特的感觉,像是一股暖流瞬间充盈了他的四肢百骸,很温暖!

    “你就叫顾东成了,这名字太老气了,不过这是你妈咪取的,以后你要是不喜欢了,你就去找你妈咪去,可不能怪我啊……”

    只不过周围的医生护士,听到了这两个可爱的宝宝的名字,就如此草率的决定了,这心里面总是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儿,顾南笙伸手逗了逗怀里面的小宝贝。。しw0。

    佟秋练和萧寒面面相觑,都是不知道该说什么,这么草率啊,这名字可是要伴随着这哥俩儿一辈子的啊,就因为施施的一句话,就这么决定了?好吧……不过也符合这对夫妻的行事风格啦!

    儿子啊,这事情,可不是做爸爸不帮你们啊,只怪你们的妈妈太专横了啊,不是我见死不救啊!

    “我倒是觉得挺好的,就这么决定了!”顾珊然可是说一不二的,这说好了的事情,这顾南笙是完全不可能辩驳的,所以说,我们的顾南笙只能无语望天!

    “这是我的孩子,取名字,当然要我来啊,什么东成西就的,这都是什么东西啊!不行,我得回去翻翻字典去!”顾南笙可不想自己儿子的名字就这么草率的决定了!

    “你不是很喜欢那部电影,叫做《东成西就》么?要不你们家的孩子,就叫顾东成,顾西就好了……听着也不错!”施施这话说完,顾珊然的眼睛亮了,但是顾南笙的脸瞬间黑了!

    “你妹的,顾南笙,东西南北,要不要以后干爹的孩子叫中什么啊,正好凑个东西南北中,还能凑个麻将,你觉得怎么样!”顾珊然简直是咬牙切齿啊,这个蠢货啊,自己怎么会看上这样一个蠢货的啊!真是蠢得无可救药了!

    “其实吧,我觉得要不叫东什么,西什么好了……”顾南笙刚刚说完,顾珊然就想到了这货,一开始的时候还想着给自己的孩子取名叫做东西的!

    “那我加把劲儿好了!”施施的脸顿时羞红,这顾北辰的声音温润湿热,就这么贴在她的耳边,弄得施施的身上面都觉得痒痒的。

    “我喜欢女孩儿……”施施无语的翻了个白眼,心里面却是很高兴的!

    倒是顾北辰伸手从后面搂着施施,虽然说这对刚刚荣升为爸爸妈妈的小两口子还是一脸的老大不乐意,不过这丝毫不影响别人的喜悦心情,所以这气氛也是显得格外的融洽,顾北辰贴在施施的耳边,“施施,回去我们也继续努力吧,争取给他们生个弟弟……”

    “你丫的,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啊,再说了,我虽然现实中没有生过孩子,不过拍戏的时候可是演过孕妇的好么!”施施无奈的朝着顾南笙翻了个白眼。

    “施施姐,你这是从哪里学来的,这手法可是很熟练啊!”这佟秋练会抱孩子不奇怪,这施施怎么搞得也是那么的驾轻就熟的样子!

    “我都是想的女孩的名字,这冷不丁的冒出两个带把的,我去哪里想名字啊!”顾南笙送施施的手里面接过孩子,还把施施打了一下,“你会不会抱孩子啊,抱孩子可不是你这么抱的,你得这么抱着……”施施说着给顾南笙做了个示范!

    虽然说是男孩,不过顾北辰的心里面还是觉得挺高兴的,饶是平时一脸冷漠的顾北辰,此刻的喜悦之情也是溢于言表。

    顾北辰知道这顾南笙很早之前就开始捉摸了!

    其实吧,顾北辰虽然说喜欢女孩儿,不过好在平安生产,心里面也是很高兴的,“南笙,想好给你们家的小孩取什么名字了么?”

    所以说我们会看到这医院里面,刚刚生了孩子的孕妇,还有这个刚刚荣升为父亲的男人,都是哭丧着脸,这哪里像是刚刚得了宝宝啊,似乎老大不高兴了!

    “南笙,为什么会是两个男孩啊……”其实吧,这夫妻两个人是想要生个一男一女的,这顾家女孩太稀少了,所以说,他们总是想着最起码有个女孩吧,这概率也有个四分之三,结果好了,两个男孩!

    这佟秋练直接就伸手抱住了其中一个孩子,“真可爱,哈哈……”佟秋练伸手掀开了包裹孩子的毛巾,“男孩啊!”施施也是抱了一个,也是看了看孩子的性别,“也是男孩!”

    “谁告诉你是两个女孩的,你瞧瞧这两个孩子长得多好看啊,白白嫩嫩的,真讨人喜欢!”医生笑呵呵的,而他们出来的时候,佟秋练和施施则是齐齐围了上去!

    “哥哥……弟弟……”顾南笙似乎傻了一样的,“为什么会是两个男孩儿,不应该是两个女孩么!”

    不过好在很快的,这个孩子也是顺利出生了,“弟弟比哥哥轻一些,不过双胞胎很多都是这样的,好好养的话,没有问题的,恭喜你们啊!”医生笑哈哈的说,“你们看看这两个孩子的哭声,多洪亮啊……”

    而此刻那个孩子的啼哭声音越发的洪亮了,似乎在刺激着顾珊然,顾珊然不知道又从哪里得到的力量,“啊——”又开始努力了,这叫的外面的几个人都是心惊胆战的。

    “实在不行的话我们就只能动刀了……”医生等了一会儿!

    “南笙……南笙……我真的没有力气了,啊——”顾珊然想要使劲儿,但是这浑身的力气像是被透支一样!

    “珊然宝贝,再使劲儿一点儿,再加油一下,还有一个宝宝没有出来!”顾南笙的声音很温柔,顾南笙伸手帮顾珊然擦了擦头上面的汗水,此此刻的顾珊然就好像是在浴缸中浸泡过一样,浑身都是汗,头发都是湿透的!

    顾南笙这么这么长时间也不是白白看书的,自然知道,这孕妇脱力会是一种什么样的后果,他双手死死地握住了顾珊然的手!

    “加把劲儿,还有一个,加把劲儿……”其实孕妇到了这个时候,已经没有什么力气了,而医生很担心,这第二个孩子在肚子里面待得时间久了,会导致缺氧等一系列的问题,而且现在孕妇明显有些体力不支了!

    很快的就听见了一个婴儿的啼哭声音,四个人更加激动了。

    “好了好啦,快出来了,已经看到头了……”这医生和护士此刻都已经觉得很疲惫了,终于是看到了一点希望了,外面的四个人也是激动的守在外面!

    其实吧,这顾珊然是直接将顾南笙的胳膊拿过来,就是一口咬了下去,这顾南笙能不疼么?这就直接叫唤起来了!

    “没事吧,茶水都洒出来了!”萧寒将佟秋练的杯子拿到一边,帮佟秋练将茶渍擦干净,佟秋练无奈的摇了摇头!

    “我也是醉了,这是女人生孩子,这男人瞎叫唤什么啊,吓死我了!”施施也是被吓了一跳,顾北辰则是淡定的将杯子放到了一边,淡定的看了看产房,接着搂紧了施施,顾北辰是不会承认,他刚刚也被吓到了!

    忽然里面传来了一声男人的嘶吼声音,“啊——”这佟秋练的手一抖,这杯子里面的茶水直接洒了出来!

    “啊——”这顾珊然又开始新的一轮叫唤了,只不过持续了不到半个小时。

    还有一些看到施施,都是开始驻足不前的,有的人甚至是拿出了手机开始拍照什么的,倒是几个保镖,直接挡在了那几个人的面前,倒是把他们吓了一跳!

    “看样子他们还是很有力气的,没事的,没事的……生孩子就要有力气!”施施干笑了两声,而产房周围还有一些护士在走动,都是在憋着笑。

    “咳咳……”佟秋练干咳了一声,这两个人真是丢脸都丢到姥姥家了,四个人在外面都是觉得很无语啊!

    医生幸好戴着口罩,可是脸色也是很难看。

    “这是我老公,只能我说他!”这产房内外都是瞬间沉默!

    “我是担心医生!”顾北辰的话音未落,里面又传来中气十足的女高音!

    顾北辰伸手扶额,露出了一点担心的神色,施施伸手攥住顾北辰的手,“没事啦,你别担心,珊然肯定没事的。”

    “你们两个人能不能安静一点,这位先生,产妇现在情绪波动很大,你能不能稍微说点好听的,让产妇情绪平稳一点,你们能不能别再吵了!”医生终于看不下去了。

    而男的最引人瞩目的就是那一张妖孽的脸,还有那苍白的几近病态的肤色,本就白皙的皮肤,此刻因为紧张焦虑更是苍白,只是那嘴唇依旧红润,男人死死咬着嘴唇进来的,好像要奔赴刑场一样。

    这种情况他们还真是第一次遇见,女的长得娇媚动人,脸上面散发着一种母性的温婉,只是这说话……一口一个老娘什么的,真是……

    “顾南笙,你要死么,你再吼一声试试看,信不信老娘现在宰了你!”里面的医生护士,对这对“精力充沛”的夫妻也是十分无奈。

    “气死我了,你们两个小兔崽子,到底出不出来,信不信我……”

    “特么的,你现在积极地毛线啊,我刚刚喊你的时候,你死哪里去了,你个混蛋,我不生了不生了!”

    “你是我的女人,我不积极谁积极啊!”

    “特么的,顾南笙,那不是你的孩子啊,你这是冲着谁吼呢,当初要生孩子的时候,你不是比谁都积极么!”顾珊然吼了一声!

    “尼玛,真是够了,你们两个小兔崽子要不要出来了!”顾南笙大吼了一声!

    “顾南笙,好疼啊,老娘不生了!”顾珊然突然吼了一声,这吓得外面的几个人,差点杯子都没有拿好,几个人面面相觑,都是不敢说什么,只是静静的等着里面的动静!

    这突然一阵死寂,在外面的四个人面面相觑,都不知道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不过所有人的心瞬间都提到了嗓子眼。

    不过这里只有佟秋练生过孩子,她自然知道,真的长时间生不出来,孩子在孕妇肚子中是很容易出事的,若是造成了缺氧,或许还是对孩子的智力造成永久性的损伤,尤其顾珊然这还是双胞胎。

    这自己生孩子的时候,其实是晕晕乎乎的,不过生产的过程倒是很顺利,完全不像是顾珊然这个样子,或许是因为双胞胎的缘故吧!

    “放心吧,没事的,这南笙还在里面呢,这有的人生孩子还有生一天一夜的呢,这才多长时间,放心吧,没事的!”佟秋练喝了口茶,这紧张得她都有些口干舌燥了!

    这么等着也不是事儿啊,这里面的声音是越来越小了,这他们听着顾珊然的嗓子都哑了,“小练,这珊然,这么喊了好半天了,怎么愣是没有动静啊!”

    这在里面已经足足叫唤了快三个小时了,这肚子愣是没有什么动静,外面的人等得着急的同时,这里面的人也是很着急啊,这顾北辰直接让手下的人给他们一人买了一杯热茶,这坐在外面居然开始喝茶了!

    这里面的顾珊然死死地拉住顾南笙的手,这顾南笙看着顾珊然叫的声嘶力竭的,这看着又是心疼又是着急啊!

    “等我下次生孩子的时候,你就知道啦!”佟秋练似笑非笑的说,萧寒顿时觉得有些恶寒,怎么觉得有点凉嗖嗖的呢,萧寒将腿上面的毛毯往上面拉了拉,这腿还是别被冻着!

    “该不会是真的吧!”萧寒这话音未落,佟秋练就一把拉住了萧寒的手,这萧寒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佟秋练居然伸手捏了萧寒一下,这萧寒是强忍着没有叫出声音,但是这脸也是被憋红了!

    佟秋练则是抬头看了一眼萧寒,仍旧是低头搅动着手指,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你生孩子的那会儿,是不是也这么叫唤的啊!”萧寒看了看坐在一边的凳子上面,看了看双手死死地搅在一起,愣是半天没有说话的佟秋练。

    “放心吧,不会的!”顾北辰说着低头吻了吻施施的发顶!

    顾北辰伸手将施施搂进了自己的怀里面,“我生孩子的时候,会不会也这么恐怖啊?”施施想着就觉得很恐怖,施施一直都觉得自己很矜持很淑女,这生孩子的时候,要是这么叫唤,估摸着这形象什么的……

    这叫得门口的四个人,也是心潮跌宕起来,施施则是死死地攥住了顾北辰的衣服!

    而此刻的产房外面,四个人等的也是很着急,“用力了,用力啊——”医生的声音和顾珊然嘶吼的声音真的是此起彼伏的。

    “受不了了,我生孩子的时候,你要是这个样子,你就给我等着!”顾北辰点了点头,保证绝对不会这个样子的,只不过到了某人真的生孩子的时候,某个男人都要发狂了,最后华丽丽的被抬出了产房,这事儿吧,就成了施施每次给他们家孩子必将的一件事情!

    “好啦,别生气了,这不都是第一回么,南笙有些害怕也是正常的!”顾北辰搂着施施,让她消消气儿!

    医生倒是第一次见到这么“活力四射”的孕妇,那叫喊的声音,叫做一个中气十足啊,顾南笙只能硬着头皮走了进去!

    “嘿嘿你妹啊,你赶紧给我进去!你个混蛋,你不知道女人生孩子和进了一次鬼门关一样么,你丫的!”正好医生走了出来,“你们谁是产妇的丈夫啊,能不能进来一下啊,没有看见孕妇一直在喊你么?”

    施施直接走到了顾南笙的面前,这施施走到了顾南笙的面前,冲着顾南笙一笑,顾南笙也是冲着施施嘿嘿两声!

    不过那时候某人是没有临阵脱逃,只是昏过去罢了,咳咳……还是说顾南笙吧!

    “肯定不会的,放心!”顾北辰说着低头吻了吻施施的嘴角。

    “反正都不是什么好东西!”施施瞪了顾北辰一眼,“以后你要是敢做出临阵脱逃的事情,我就……”

    “这是南笙做的事情,和我们可没关系,你别一竿子打翻了一船人啊!”顾北辰觉得很委屈。

    “拿开,你们男人真是没一个好东西,临阵退缩这种事儿,你也真是干得出来啊!”

    “我的顾少爷,您可是姗姗来迟啊,你这不是准备撤了吧,瞧瞧你的这个怂样,我都替你丢脸!”施施在一边说着风凉话,顾北辰则是走过去,伸手搂着施施的肩膀,施施伸手一下子拍掉了顾北辰的手!

    顾南笙到了产房门口,就听见了里面的顾珊然开始鬼吼鬼叫的,这吓得忍不住的吞咽了一下口水!

    萧寒还要感谢佟秋练的这种性格,不然的话,自己哪里还有机会接触这个女人,从欣赏、喜欢到爱上,中间经历的种种只有他们自己才能体会。

    最主要的是两个人已经确定了彼此的心意,佟秋练虽然性子冷,但是敏感纤细,很多事情都会藏在心里,不过这个小女人,肩膀虽然瘦弱,意志力却很坚定,自己认定的东西,无论是人和事情,都会一条路走到黑。

    “孕妇嘛,情绪波动比较大,你体谅一下!”萧寒看着佟秋练的背影,忽然心头就涌上了一丝甜蜜,相比较他们之前相处得陌生和无措,两个人似乎已经摸索到了和彼此相处得最佳模式!

    “这小练是怎么了?又不是她生孩子,她怎么这么激动啊?”顾北辰伸手不自觉的摸了摸鼻子!

    “有本事你们去生好了!”萧寒和顾北辰都是瞬间沉默了,两个人默默地拉开了和前面的两个人的距离,小声的开始嘀咕!

    “我也觉得女孩好!”萧寒这话说完,在前面的佟秋练不乐意了,回头看了看两个人!

    “女孩好!”这顾家和萧家的情况差不多,也是男多女少,而且顾家的男人多了,这就意味着残酷的争夺,就像是顾北辰还小的时候是一样的,每个人盘踞着各方势力,蠢蠢欲动,妄图侵吞顾家家主的位置。

    佟秋练看到这货,犹犹豫豫的,直接拉着顾南笙就往产房那个方向走,而后面的两个男人也随即跟了上去,“你说顾珊然,这个肚子里面会不会是两个女孩呢?”萧寒看着顾北辰!

    “南笙,快过去吧,珊然需要你!”顾南笙脸上面的表情很微妙!

    “我可没有说,好了,南笙,你调整一下心情,赶紧过去吧,你的女人在生孩子呢,你赶紧过去陪一下!”萧寒斜眼看了看顾北辰,示意顾北辰也说个话,顾北辰则是轻轻的咳嗽了几声!

    佟秋练瞪了萧寒一眼,“你拉我做什么,难道我说不对么?”

    他怎么不知道,这个小妞儿激动的时候,这么厉害呢,其实佟秋练厉害的时候萧寒根本就没有看见,佟秋练可是在警局里面训斥过不少人。

    “你当时那么勤奋播种的时候,你怎么不说你怕啊!”佟秋练这话说完,这站在这里的三个大男人都是有些尴尬,尤其是萧寒,萧寒伸手扯了扯佟秋练。

    直接引来了施施和佟秋练的鄙视,连带着顾北辰和萧寒都集体鄙视顾南笙。

    “这根本不是一回事啊!”顾南笙咽了咽口水。

    “顾南笙,让你杀人放火你都不带眨眼的,你现在说你怕了?”佟秋练简直想要把这个混蛋拍死有木有!

    佟秋练简直无语了,她刚刚听到了什么,害怕,尼玛,这是顾家少主说出来的话么!

    “我害怕!”顾南笙这一句话说出来,佟秋练恨不得在他的脸上面扇几巴掌,什么鬼,你一个大男人现在说你害怕,你是在逗我么?

    佟秋练立刻走到了顾南笙的身边,“你家顾珊然找你呢,你躲在这里干什么!”

    “顾南笙,你个懦夫,你个胆小鬼,你个混蛋……”这顾珊然还在乱吼乱叫的,这听的外面的人是心惊胆战的啊。

    “这位准妈妈,您声音小一点,这个时候您应该保存体力,别这么激动,一定要保持心态的平和……”医生在一边小声的宽慰着顾珊然,但是顾珊然此刻哪里管的了这么多啊,他们不是说好的么?他要陪在她身边的么?这到时候了,人死哪里去了啊!

    “顾南笙,你个混蛋,你特么的混蛋,你死哪里去了——”顾珊然的声音很洪亮,听起来中气十足,震得里面的医生和护士都是齐齐吓了一跳!

    忽然从产房中传来了一声怒吼。

    此刻的所有人都是处于一种很焦灼的状态。

    “又不是他生孩子,他紧张什么啊!”

    “太紧张了吧!”

    “我这不是心里着急么!”施施一直在叹气,“顾南笙这个混蛋死哪里去了,这种时候躲了?”

    “好了,施施,你坐一下,别乱动了,晃得我眼睛都花了!”佟秋练心里也着急,只是拿冷清的脸上面,却看不出来有更多的情绪。

    和这边的画面迥然不同的就是另一边的两个女人,都显得十分的焦躁不安,佟秋练本来就怀着身孕,不敢乱动,倒是施施来回走动,恨不得自己立刻冲进去。

    萧寒默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所以我们就能够看见,三个男人开始无语望天,相顾无言的画面……

    “我有洁癖!”顾北辰酷酷的扔下一句!

    萧寒的言外之意,那就是难不成你也是怕的?

    萧寒里面将目光转移到了一边的顾北辰身上面,“你怎么不过去看看?”

    顾北辰则是看着萧寒语塞的表情,默默地在心里给顾南笙竖了个大拇指,干得漂亮!

    “又不是你老婆生孩子,你当然不怕了!”顾南笙气呼呼的吼了一句,萧寒直接被噎住了,好吧,萧寒直接无语。

    “你怕什么,又不是你生孩子!”

    “害怕!”顾北辰直接扔下了两个字,萧寒满头黑线!

    萧寒参与不到那边的两个女人的世界中,就到了顾北辰这边,顾北辰则是比较淡定的,而顾南笙的整个身子都开始微微颤抖了,“他怎么了?”

    这事情暂时也不多说了,还是说一下那边某个即将做父亲的人吧!

    而第二天的报纸上面,自然刊登出了施施进了这家医院的照片,然后就流出了施施打胎的消息,这事情还闹了一阵子!

    就是最起码的遮挡都没有,这一路上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施施心里面着急,完全没注意,可把后面的助理急得要死。

    “家里面明明有医生,这顾南笙还能别在关键时候犯二么!”施施急着冲过来,完全忘记了自己是个公众人物!

    萧寒说着伸手握住佟秋练的手,佟秋练勉强的从嘴角扯出了一抹微笑。

    萧寒转动轮椅到了佟秋练的身边,“没事的,没事的,别担心!”

    相比较这两个人,那边的两个女人,则是围在产房门口,显得焦躁不安,“萧寒,医生说,还不到时间,还需要等一会儿,怎么办?我怎么这么着急呢!”佟秋练一直冷静克制的脸上面,难得的出现了焦躁之色。

    到了楼上之后,这萧寒没有到产房门口,就看见了此刻正蹲在楼梯口的顾南笙,而顾北辰则是在一边靠在墙上面,这顾家的两个男人此刻不在产房门口,反而是躲在这里是怎么回事啊!

    萧寒只是自己转动轮椅,自己慢悠悠的挪到了电梯门口,静静的等着电梯来,背影十分凄凉。

    是啊,太急了,所以把自己扔在了电梯外面了,萧寒真是想要呕血啊,自己难道说就这么的没有存在感么?

    季远一直都是萧寒的助理,季远此刻也显得十分的尴尬,尤其是那两个人完全是无视他们啊,连季远都觉得尴尬,季远怎么觉得此刻的的萧寒这么的可怜呢。

    佟秋练和施施是在门口遇到了,这两个女人都是风风火火的冲进去,这把萧寒直接扔在了门口了,还是季远尴尬的为萧寒按下了电梯的按钮:“少爷,估计是少奶奶太急了!”

    殊不知,什么叫做风水轮流转啊,施施生孩子的那时候,某个人直接晕倒了……这个事情都是后话了,这里就暂时不说了!

    “希望这两个孩子别随了他才好!”而且在心里面将顾南笙的这种惊慌失措给狠狠地鄙视了一番!

    “你的老婆要生了,你在医院门口当门神么?”顾南笙这才急匆匆的冲了进去,顾北辰无语的看着这个蠢货!

    “二傻子在发呆吧!”顾北辰无奈的摇着头。

    “家主,少主站在那里做什么!”左轮疑惑的将车子停好。

    顾北辰是第一个到的,远远地就看见了某个二愣子站在医院门口!

    这种感觉甚至比他第一次杀人的时候更加紧张刺激,现在他的心脏都像是要跳出来一样。

    顾珊然很快的被推了进去,这顾南笙就那么呆呆的站在医院门口,顾南笙其实有点懵,他都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只是呆愣的站在那里。

    被吓住的医生护士这才一窝蜂的冲过去。

    顾南笙立刻从车子上面跳下来,“赶紧来来人啊,要生了!”

    医生和护士已经在门口等着了,就看见一辆宝蓝色的高级轿车直接是玩漂移过来的,整个车子一个大甩尾,差点没飞出去,看得所有人都是心惊肉跳的。

    “啊——”顾珊然忽然大声了一声,这顾南笙整个人的魂儿都被叫飞了,差点从医院门口直接开了过去!

    “珊然宝贝,你忍一下,马上就到了!”顾珊然疼的说不出话,她刚刚还在好好地吃着东西,怎么好好地就要生了呢,明明还没有到预产期啊!

    此刻顾南笙的车子在车流中还真是横冲直撞的,弄得周围的人看着都是一阵心惊肉跳的!

    顾北辰十分从容的说,“立刻着人安排好医生和护士,路上面也尽量找人开道,护着他,别出了意外,他的车技不好!”

    “家主,少主的车子此刻正在xx大道。”顾南笙的消息很快就被反馈回来了。

    顾南笙开着车子的手都开始抖了,整个心脏都要跳出来了,尤其是顾珊然还在后面呻吟,那声音显得有些虚弱无力,听得顾南笙的心头更是一跳一跳的。

    其实当时顾南笙一声吼,“珊然宝贝,珊然宝贝,你等一下,我马上送你去医院,你等一下……”顾珊然那个时候嘴巴里面嘟嘟囔囔的说着什么,可是顾南笙那个时候手忙脚乱的,他之前想的做的所有的事情都完全不记得了,只是想着去医院!

    心里面却怨念丛生,哎——别人生孩子,你这么积极干嘛,连老公都不要了。

    “对啊,我也听施施说,准备在家里面生的啊,这顾南笙这个二货,送珊然去医院做什么啊,这个蠢货!”佟秋练说着将手边的资料一扔,就往外面走,萧寒只能尴尬的自己转动着轮椅。

    “顾家不是专门请了医生在家里面生孩子的么?这好好的去医院做什么啊?”萧寒在顾家住了好一阵子,顾南笙可是将一切都准备妥当了!

    萧寒蹙了蹙眉头,放下手边的文件,转动轮椅,这是准备出门了,顾家对他有恩,于情于理都是应该去的。

    萧寒的腿伤了之后,虽然一直在坚持复健,不过毕竟是骨折,萧寒现在还是坐着轮椅。

    佟秋练接到了电话之后,愣了几乎有半分钟,伸手捏了捏萧寒,“快点快点,珊然要生了,赶紧去医院!”

    “简直丢死人!”顾北辰根本就是大言不惭,殊不知自己那个时候更丢人,连顾南笙都不如。

    “可以理解,毕竟第一次做爸爸嘛!”施施无奈的叹了口气。

    “孩子他爸太紧张了!”顾北辰淡定的说。

    这到了半路,才想起来,为什么要去医院啊,就立刻打电话给了顾北辰:“怎么回事啊?珊然怎么去医院了,家里面不是有接生的医生么?”

    “家里面出事了,必须回去!”施施说着立刻拉着助理就急匆匆的上了车子。

    “施施姐,今天的戏份还没有拍完呢!”

    “嗯嗯,我们现在去xx医院,你快过来吧……”顾南笙说着就挂断了电话,倒是施施急匆匆的结束了今天的形成。

    施施接到电话的时候,正在一个拍摄现场,“什么?生了?”

    顾珊然在后面疼得几乎没什么力气了,而且之前她就听医生和佟秋练说过,生孩子的时候,一定要记得保存体力,不然很容易出现生产过程无力,一旦出现这种情况,就很危险了,所以顾珊然此刻只能伸手护着肚子,尽量保存体力。

    而顾南笙这一路上,也没有闲着,路过红灯的路口,就开始一个个的打电话通知。

    “立刻追踪他车子的行踪。”顾北辰扶着额头,这都要生了,还这么能折腾。

    顾北辰此刻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只能无奈的叹了口气。

    “咳咳……”左轮轻轻咳嗽了一声,少主果然不是常人啊。

    “特么的,这个混蛋,家里面有医生,他居然把珊然直接拖到医院去了。特奶奶的,那他请人家医生在家这几个月是干嘛。”雪伦显得有些气急败坏。

    “嗯?”顾北辰挑眉,“刚刚车子的声音,是他出门了?出去做什么?”

    “可是南笙这个混蛋!”雪伦简直要被气死了。

    “嗯。”顾北辰心里一跳,只是脸上面还是面不改色。

    “珊然要生了!”

    “雪伦!”左轮也觉得雪伦这个举动有些唐突。

    顾北辰本来正和左轮在商量顾诺留下来的各种烂摊子,忽然门就被推开了,顾北辰眸子一暗。

    “特么的,顾南笙这个混蛋!”雪伦显得有些气急败坏,急吼吼就冲到了顾北辰的书房。

    “人呢?”医生抓了抓头发,自己已经足足在这里呆了几个月了啊,这工资虽然很高,但是自己已经闲得身上面都要长毛了,这好不容易等到了要临盆了,这孕妇呢!

    等到雪伦到这医生出来的时候,顾南笙已经载着顾珊然消失了。

    “医院,对的,送医院——”顾南笙说着直接将顾珊然打横抱起来,小心翼翼的放到了车子的后座,自己则是飞快的上车,车子一溜烟的就冲了出去。

    “顾南笙,你特么的不是说都准备好了么,我踹死你信不信!”顾珊然疼得难受,想要杀人的心都有了。

    而此刻雪伦已经收到消息,立刻联系了在家中的医生,但是医生是住在大宅后面的院子中,赶过来只需要五分钟。

    “那个……我要干什么来着,我……”

    “你妹啊,肯定疼啊!,你特么的说的什么屁话!”顾珊然捂着肚子,腹部不断的传来阵痛,让顾珊然蹙起眉头,她能够感觉到肚子中的异常,此刻整个人神经也是显得异常紧绷。

    “生了么,要生了么……那个……先……”顾南笙此刻完全是手脚慌乱,不知道该做什么,“我……那个,珊然宝贝,你是不是很疼啊!”

    这天顾珊然本来正坐在外面的藤椅上面晒太阳,忽然就感觉自己的小腹开始不断地阵痛,她慌忙伸手捂住肚子:“童养夫快点,我……”

    相比较顾南笙慌张,顾珊然可是浑不在意,该吃吃,该喝喝,该睡睡。

    顾珊然的肚子已经到了预产期,由于怀的是双胞胎,预产期会提前,顾南笙就显得格外紧张,这早早的请了医生在里面。

    ...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