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法医星妻太妖娆最新章节 > 法医星妻太妖娆最新章节列表 > 169 沈家往事,珊然的愤怒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将公园围住!”随后跟着来的车子里面的大汉,立刻出动,速度非常快的将公园整个围住了,而顾北辰直接打开门,一个大汉,立刻下车,帮顾北辰撑着伞,这里的路面是那种水泥路面,靠近路边的地方有些积水,顾北辰有些嫌弃,直接从手下的手中接过伞,直接下了车子。

    “应该是一开始准备暗杀佟修的,但是被佟修发觉了,而之后我们就注意到了这个人,幸好是下雨天,这个人反侦察的意识很强,不过还是留下了一丝蛛丝马迹,现在我的人还在跟着他,这个人还是在那边的公园里面,一直都没有出来!”季远指了指在不远处的一个公园,顾北辰伸手摩挲了一下手中的戒指,眸子中闪烁着危险的光。

    视线倒回到顾北辰出去的时候,顾北辰首先是联系到了季远,季远和顾北辰约了个地方碰面,“什么情况,人呢?”顾北辰一上来就是这么几句话,季远则是稍微说了一下事情的经过。

    顾北辰到那里的时候,萧寒的助理,季远已经在那里等着了。

    而令狐泽出去之后,已经有一张大网整个撒开了,顾家那边得到消息,对付令狐泽的童养夫,不过顾珊然怀孕事情挺多,顾南笙走不开,结果顾北辰直接出手了。

    两个人聊了半天之后,施施就直接去了萧家的客房,翻来覆去的总是睡不着,想着要不要给顾北辰打个电话什么的,想了半天,还是算了吧,折腾了一天了,施施打了哈气,关了灯就直接睡去了!

    “所以喽,这一切的事情,并不是我想要乱想的,而是真的不合理的地方太多了,所以我觉得当年我真的离开的太仓促了,遗漏了很多的东西,也许我爷爷的死也是不正常的!”施施知道在佟家,佟秋练和她爷爷的关系是最好的,若是佟老爷子的死并非病死的话,对佟秋练来说绝对是一个巨大的打击。

    施施倒是不知道,这里面居然还有这么多的东西,这些东西,明显是有违常理的啊,“为什么在出现了这么多的可疑信息之后,还是判定为自杀呢,这一点都不合常理吧!”每个案子在出现了疑点的时候,都是要进行反复的推敲的,不可能直接妄下结论的啊,这一点明显有违常理啊!

    “然后是我的母亲的事情,母亲是在医院去世的,本来是说的是病故,我也是这么认为的,但是警局的档案上面,母亲被发现死亡的时候,氧气罩是被拿下来的,上面不仅仅是没有指纹,甚至是什么东西都没有,戴过的氧气罩,在内侧肯定是有那些呼出来的气息吧,那个总是有的吧,检查的结果是上面什么都没有,要不是被人擦过了,就是那根本是个新的!”佟秋练微微叹了口气。

    “他们两个人的档案都是有问题的,我的父亲是割腕自杀的,割的是右手的手腕,父亲又不是左撇子,按照正常思维的话,都是习惯性的右手拿刀,但是这个是相反的地方,或许是我多心了,但是那把刀子的情况,也就是父亲自杀的凶器,档案上面像是故意抹去一般,只字未提,还是从别人口中知道凶器是一把刀子!”施施挑了挑眉毛,这倒是真的不合理,按理说现场只要是怀疑和死者相关的东西,都会送去检查,而且记录肯定会被保留下来的。

    “怎么了?是不是出什么问题了?”施施只是从佟秋练的口中知道她的父母的一些事情,但是并没有去深究什么的,但是看到佟秋练的表情,似乎并不是那么回事!

    萧寒叹了口气,死死地盯着照片,不自觉的伸手抚摸了一下照片上面佟秋练的侧脸,心头一热,再等一会儿,我就回去了……

    佟秋练坐在客厅里面,穿着白色的长款睡裙,像是欧洲风格的那种,领口是刺绣蕾丝,显得十分的精致,露出了精致的锁骨,外面披着米黄色的毛衣,双手捧着陶瓷的杯子,整个人看上去格外的柔和安宁,海藻一般的长发,在昏黄色的灯光下,显得格外的柔和,散发着淡淡的光,而佟秋练的皮肤似乎变得更白了,整个人看起来皮肤都有些通透了,整个人似乎又瘦了一些!

    施施快速的拿起手机,给佟秋练拍了一张照片,然后手指飞动,就将照片很快的发到了萧寒的手机上面,萧寒此刻正等着顾北辰那边的消息呢,手机一响,萧寒就立刻拿了起来,直接打开居然是佟秋练的照片。

    片刻的沉默之后,佟秋练叹了口气,“我回来之前去警局拿到了关于我父母死亡的档案复印件!”施施抬眼看了看佟秋练,佟秋练端着杯子,身上面披了米黄色的毛衣,头发似乎随意披散着的,在昏黄色的灯光下面,显得格外的柔和,就是本来清冷的脸,此刻也被蒙上了一层柔和的光,让佟秋练整个人看起来格外的温婉。

    “其实你们这样也挺好的,北辰虽然占有欲挺强的,不过北辰还是挺爱你的!”施施可没有否认顾北辰不爱自己,施施看着佟秋练说着说着,就不自觉的叹了口气,不会是又想到了萧寒那个混蛋了吧,害的施施想说话都要思前想后的。

    “额……”一想到顾北辰,施施不自觉的伸手抓了抓头发,手中拿着勺子,吃了口甜品,“谁管他啊,再说了,我们两个人又不是什么连体婴儿,需不需要每时每刻都黏在一起啊!”施施虽然这么说着,但是她似乎也能预料到顾北辰会直接来萧家抓人,想想就浑身打了个激灵。

    佟秋练本来身体就没什么大毛病,在医院待了几天也就很快出院了。

    佟秋练只是一笑,伸手摸了摸肚子,喝了口热茶,“这肚子才一个多月而已,是男是女我怎么知道啊,倒是你,我和珊然都怀孕了,你也该加把劲儿了,我回家都已经没事了,而且家里面也有人陪着我啊,你怎么搬过来了,你这样过来,北辰知道么?”

    此刻的施施正和佟秋练聊着天,“小练,你希望你这一胎是男孩还是女孩啊!”施施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佟秋练的肚子。

    很快的车子转了几个弯之后,就到了这个僻静的咖啡店的周围,根据定位系统显示,这人就是在这个附近的,两个人撑着黑色的雨伞,显示来到了咖啡店的门口,“应该是在三点钟的方向!”蒋千里指了指一个方向。

    车子是令狐泽在开的,蒋千里此刻手中正拿着手机,手上面也是一个定位系统,“还是没有移动过,就是在刚刚的那个地方!”

    就看见了令狐泽和蒋千里急匆匆的出门了,很快的他们就听见了车子的声音,这已经是九点多了,已经很晚了,他们出去做什么?兄弟二人面面相觑,都是不明白这又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跟我出去一趟!”令狐泽拿起了手边的一件外套,就往外面走,而蒋千里,默默地又看了看定位到的那一张地图,也快速的跟着令狐泽出了门,令狐默和令狐乾此刻正在客厅里面,看着自家客厅里面的人还在处理着网络上面的事情。

    “要不要我们现在派人去找何靖!”蒋千里看了看外面,已经不早了,天色早就暗了下去,而且外面的雨还是很大。

    因为前几个小时之前,他还不知道这个地方,专门用手机百度过这个地方,而令狐泽的记忆力一向很好,所以当这个地图出现在令狐泽的面前的时候,令狐泽整个人都是处于一种懵圈的状态的,蒋千里不明白令狐泽此刻脸上面那肃杀的表情是怎么回事?

    “好像是在某个咖啡店的旁边,不过红点并没有移动,一动不动的,而且周围并没有什么标志性的东西,我们可以立刻派人……”蒋千里的话音未落,令狐泽已经大步走到了蒋千里的身边,将笔记本转过来,正对着自己,上面的那张地方,就是红色的点所在的地方,令狐泽再熟悉不过了。

    “怎么样?找到了么?”令狐泽已经拿起了手边的一盒烟,抽了起来,而整个屋子本来就比较闷了,只听见外面稀稀拉拉的雨水声音,整个书房里面,都是一股烟味,蒋千里,立刻定位开始缩小范围。

    “马上定位他的位置!”令狐泽在潘树强和何靖的身体里面都曾经移植过一个定位系统,所以这也让令狐泽随时随地都可以准确的知道他的位置,蒋千里立刻走到了一台电脑面前,很快的他就进入了一个追踪检查的系统,而输入了关于何靖的信息之后,很快在电脑的上面出现了一张c市的地图,而且在上面有个地方有红色的点,正在闪烁着。

    蒋千里额头上面沁出了细密的汗水,他伸手随意的擦了擦汗,又一次拨打何靖的电话,电话那头仍旧是占线的,蒋千里的心里面划过了一丝不好的预感,尤其是最近各种事情叠加在一起之后,蒋千里更是觉得这所有的事情似乎已经脱离了掌控一般,“一直打不通电话!”

    “现在就联系,务必让他立刻做掉佟修!”令狐泽的声音里面带着不容抗拒,蒋千里点了点头,随即拿出了手机,快速的拨通了一个号码,而电话那头都是占线的声音,蒋千里愣了片刻,又连续拨通了两次,但是都是一样的情况,还是占线!

    “那我马上联系他!”跟着令狐泽的这五年,蒋千里已经感觉到眼前的男人的冷血和不择手段。

    “联系何靖,务必让他尽快除掉佟修!”蒋千里不知道令狐泽到底是怎么了,前几个小时的时候,还是有些犹豫的,但是此刻的表情却是十分的决绝的,似乎佟修真的做了什么让他觉得不可饶恕的事情,但是蒋千里也不好问什么,毕竟从出事开始,令狐泽的举动一直都十分的奇怪。

    蒋千里作为令狐泽的机要秘书,自然知道令狐泽明里暗里的许多事情,也知道这次的事情并不好处理。

    令狐泽立刻叫蒋千里到了自己的书房,蒋千里还在为网络上面的事情忙的焦头烂额的,“又出什么事情了么?”蒋千里擦了擦额头的汗水,明明外面在下着雨,但是整个令狐大宅却是出奇的闷热难耐。

    而此刻网络上面,关于令狐家出现死人的事情,开始在网络上面被大肆报道,更是有人扒出了一些令狐家不为人知的往事,一时间,网络上面舆论四起。

    萧寒,狗狗都想你了,你到底在哪里啊,你赶紧回来吧,你都不知道没有你的日子有多么的难熬么?而且……我也想你了……

    “因为大人现在每天都会早早的叼着一根骨头送到你的房间门口啊!每天佣人都会清理出来一根!”佟秋练看了看地上面的大人,大人仍旧是傲娇的闭着眼睛!

    “你怎么知道啊,难不成是被你发现了?”小易的小脸气得圆鼓鼓的,倒是十分的可爱,佟秋练忍不住又一次伸手捏了一下。

    “我说平时它吃的那些骨头都哪里去了呢,敢情都被它藏起来了!”小易愤愤不平的说道,佟秋练倒是知道有的狗狗是喜欢将骨头埋起来的,只是这个事情要是茶茶的话,她倒是觉得没什么,怎么一向傲娇的大人居然还会做这样的事情啊。

    “对了,妈咪,你知道么?大人可奸诈了,这个狗啊,真是个典型的狗腿子!”小易这话说完,大人幽幽的睁开眼,看了小易一眼,然后十分不屑的又撇过头,继续闭目眼神了。“怎么了?”佟秋练捏了捏小易那气得鼓起来的小脸。

    当时生下小易的时候,小易睁开眼的第一眼,佟秋练在心里面是激动地,怀孕的时候,她就在祈祷,希望小易的眼睛能够和萧寒一样,那种幽深的蓝色,深沉的像是大海,纯净的像是最珍贵的蓝宝石,而随着小易长大,小易长得越来越像萧寒了,佟秋练会透过小易想象着萧寒的模样。

    “当然有啊,我每天都很乖的,嘻嘻,妈咪你什么时候才能出院啊,我都好久没有和你睡觉了,都想死我了!”佟秋练失神轻笑,伸手揉了揉小易的脑袋,怎么现在越看小易越觉得和萧寒那么像呢,这一张脸,这眉眼,就是无赖耍宝的时候,都是如出一辙的。

    “我现在也不饿,小易这几天都干嘛去了,有没有乖乖听话啊!”佟秋练看着已经坐到了自己的床边,晃着小腿,想要逗弄大人,但是大人只是抬眼看了看自己的小主人,然后就直接闭目眼神了。

    “嗯,麻烦你了,照顾小易就算了,还有萧晨和这两个狗狗!”安叔只是笑着摇了摇头,只要是少爷也能平安回来,夫人早日出院回家,一家人仍旧和原来一样的话,他就高兴了,他把粥放到一边,“还是等您这瓶水吊完再吃吧!”

    大人舔了舔佟秋练的手,然后喉咙里面不知道乌央乌央的,不知道是想要叫出来还是怎么的,最后就直接趴在了一边的地上面,安叔跟在小易的后面走了进来,“小易非要把大人带过来陪你,夫人,你怎么样啊?刚刚开始输液么?”

    “是么?”佟秋练笑着看着小易走进来,而小易的身后居然跟着大人,大人摇着尾巴,突然就加快脚步绕到了小易的前面,跑到了佟秋练的床前,大人现在和病床差不多高吧,这狗狗长得真是快啊,睁着黑黢黢的眼睛,看着佟秋练,佟秋练伸着另一只没有输液的手,摸了摸大人的脑袋。

    要是萧寒没有出事的话,那么那天晚上,他们就会去找佟修了,为的事情也是五年前的事情,一想到父亲的事情,佟秋练觉得又是一团迷雾,她是丝毫没有一点点的头绪的,而佟秋练刚刚想了片刻,门就被推开了,进来的是小易,“妈咪,我给你带来了海鲜粥哦,超级好喝的!”

    那群人刚刚离开,佟秋练就长舒了一口气,“最近是怎么回事,怎么总是会牵扯到五年前的事情啊!”佟秋练这几天也是被萧寒的事情弄得一团混乱了。

    “要是方便的话,可以将尸体解剖的视频资料给我一份么?不方便的话也没事!”佟秋练真的很想知道,这个人的身上面到底是发生了一些什么,而且一想到五年前的时候,就像是已经结痂的伤口,再一次被撕裂开一样,有些伤口,或许就是为了让你直面你曾受过的苦难吧。

    “佟法医,您先休息吧,您要是想起来什么的话,可以随时联系我,我们这就先回去了?”警察说着就起身告辞了。

    “萧夫人,可以输液了!”护士恰好走了进来,警察看了看时间,也耽误佟秋练很长时间了!

    警察现在更是脑子更是一团乱了,五年前、佟家、令狐家……怎么觉得越想越觉得这背后有什么东西是不可告人的呢,而此刻这一切就像是一团巨大迷雾,警察觉得自己是解不开的,毕竟这潭水太深了!

    “当年绑架的人是我和佟清然!”所有人都是目光灼灼的看着佟秋练,佟秋练倒是释然一笑,“都过了五年了,我还是记得当年绑架我的那伙人,那个他们唤作‘老大’的人,和我单独呆过,所以我对他的印象比较深,应该就是照片上面的死者了!”

    “我知道,因为施施小姐那次看了尸体说是发现了埋在人体内的炸弹,我特意将那个案子翻出来看了,但是我们只是负责后期的现场清理,所以知道的事情不多,而且你也知道军部那群人向来和我们的关系一般,所以卷宗上面的资料很少!”。

    很快的,施施的手机上面就收到了一条短信,“已经知道了!”施施真是恨不得将顾南笙抓过来就是一顿胖揍,真是的,尸体什么的,就能随便乱丢了么,那次的三个人就是这样的,这次又这样,真是不省心。

    “有些人并不是记忆好不好的问题,有些人或许只出现一瞬间,但是记忆却是一辈子的!”萧寒十分感慨的说了这么一句,顾南笙则是不再说话了。

    “小练居然还记得这么清楚,早知道就把脸划花了,真是的!”顾南笙揉了揉头发。

    施施扶着额头,另一只手默默的给顾南笙发了个信息,那边的顾南笙此刻正和萧寒一起看佟秋练房间的监控视频呢!

    倒是施施则是坐在自己的懒人沙发上面,给自己倒了一杯水,真是的,顾南笙,你不知道小练记忆很好么?应该是想起来这个人是当年的绑匪了!

    这里的警察有些并不是本地人,或者是新来时间不长的,很少有人知道几年前的绑架事件。

    顾珊然只是想着,要给令狐泽一个警告,但是没想到,这死者的照片辗转到了佟秋练的手上面,而佟秋练想了一会儿,居然就认出来,这个人是曾经绑架过她的劫匪。

    而死状居然是这个样子的,怎么能让令狐泽不激动啊!这简直是**裸的挑衅啊,令狐泽什么样的大风大浪没有经历过啊,但是看到了潘树强这副模样出现的时候,心里面还是很诧异,而且很激荡。

    这个人是潘树强,虽然说令狐泽每天要见的人很多,或者说他带过的兵很多,每天都需要面对很多不同的面孔,但是潘树强,他是绝对不会忘记的,这个人当兵的时候,身体素质就特别好,要不是后来因为感情用事,现在肯定混得不错,而这个人也是自己还在寻找的人,而此刻这个人已经出现在了自己的眼前。

    “尸体我们会很快弄下来的,只是还在调查取证阶段,所以会稍微耗费一些时间!”在尸体摇晃的时候,令狐泽看见了那个人的脸,令狐泽的瞳孔突然收缩,整个人的身子都僵直了,。

    所谓的扒皮这种事情,他们不过是听说过罢了,真正的,倒是第一次见到,这凶手也真是够凶残的啊,不过幸好还留了一张脸,不然要是寻找尸源的话,估计又要废上一番功夫了。

    令狐泽就算是自控力再强大,看到了这种情形,整个人也觉得不好了啊,更何况,那尸体停在二楼的位置,恰好是自己书房的窗户的位置,强忍着没有吐出来,真特么的恶心,这凶手是变态吧。

    这人不是死在别的地方,而是被人送三楼的窗户拴着,挂在了二楼,就像一个摆钟一样的,来回的晃动着,关键是这人,除了那一张脸,浑身都是血肉模糊的,身上面一点皮肉都看不见,极其恶心,就像是那种腐肉一般的,看着渗人。

    令狐泽大步往前走,十几分钟后,就到了别墅门口,令狐家本来就是那种古色古香的建筑,但是此刻看见自己的家里面的大宅,令狐泽可是完全高兴不起来啊。

    从令狐家的正门到里面的别墅,需要走很长的一段路,天气有些燥热,警察跟在令狐泽的后面,忍不住擦了好几次的汗水,哎……我这是造了什么孽啊,c市最近就不能消停一会儿么?

    而且之后家里面的监控视频出现了维持十几分钟的空白,也是被人恶意入侵了,难道说萧寒根本没有出事么?应该不可能吧,若是没有出事,他藏着掖着又是怎么回事,大可大大方方的寻仇来啊,令狐泽也是不清楚现在是个什么情况了。

    “监控视频被人恶意入侵了,那一段时间播放的是昨天那个时间段的视频!”警察说完,令狐泽插在口袋里面的手瞬间收紧,他的脑子里面第一个想到的人居然是萧寒,因为他想到了萧寒曾经直接闯入过令狐家,在那么多持枪守卫的情况下,极其嚣张的将佟秋练带走了,每每想到这个,令狐泽都觉得萧寒简直是在挑战自己的极限。

    “我们家的监控设备难道查不到嫌疑人么?你们这样是准备我把我们家翻过来找证据么?”令狐泽说话不带一丝的感情,而且声音低沉嘶哑,给人的感觉自然是压力巨大的。

    令狐泽的个子也是挺高的,踩着军靴,穿着军装,就是目光扫射过来的一瞬间,都给人很大的压迫感,警察只能退到一边,令狐泽显然对于家里面被这么搜查,心里面十分不舒服。

    “令狐首长,不好意思啊,因为你们家佣人报案,说是在你们家里面发现了一具男尸,所以我们这才过来的,现在正在里面调查取证,可能不太方便您车子的通行!”令狐泽直接推门下车。

    之前因为佟清然的时候,已经和这个令狐司令的秘书打过交道了,真是蛮横的可以啊,完全就是不可一世啊,没有办法,谁让你就是个芝麻绿豆的小警察,你要是惹得人家不舒服了,人家可以直接把你踩死呢,所以啊,只能陪着笑喽。

    令狐泽的车子还没有驶入家里面,“首长,门口停放了许多的警车,不知道怎么回事?”前面的司机说了,令狐泽则是示意司机下车去看看,而司机之后就带着警察走了过来,令狐泽摇下车窗,说实话,警察对令狐家的人,心里面还是有些抵触的。

    “在严密的防守都会出现薄弱环节的,我们顾家特工可是很多的,潜入令狐家就是搬张床出来都不成问题,更别说是运一个尸体进去了,嘿嘿,真是期待,令狐泽看见了潘树强的尸体的时候,会是一副什么样的表情,应该会和便秘一样吧!”顾南笙说着就开始大笑,萧寒和顾北辰互相看了一眼,直接无视顾南笙,视线都集中在了电视上面。

    “那你是把尸体送给令狐泽了?”萧寒看着顾南笙,顾南笙冲着萧寒挑了挑眉毛,点了点头,“你倒是厉害啊,怎么进去的啊?”

    “你还记不记得令狐家之前的宴会上面,佟清然被蛇咬的事情?”萧寒看着顾南笙笑得贼兮兮的脸,不用想了,“你别小看我好么?”

    “不是佟修的话,就是令狐泽!不过令狐家守卫森严,你们要是将一个具尸体运过去似乎有些困难吧,应该是送给佟修了吧!”萧寒的话说完,顾南笙不高兴了。

    “那个人的尸体我们送人了,你猜我送给了谁?”顾南笙可压根不想自己处理这个人的尸体,虽然不费力气,只不过这要是利用的话,就利用的彻底一点吧。

    “怎么都过来了?”萧寒看着顾南笙,顾北辰仍旧是一副死人脸。

    “明天我要看见我们帮里面最新药物的研究报告,你先下去吧!”雪伦简直想要撞墙的心都有了,真是要死了,雪伦灰不溜秋的立刻逃了出去。

    “咳咳……”门外传来了顾南笙的声音,雪伦一回头,整个人的魂都吓飞了,“那个,家主……”真是白天不说人,晚上不说鬼啊,雪伦此刻真是巴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顾北辰的视线简直能冻死个人。

    “就是白莲花那种呗,没事就哭哭啼啼的,真是烦人,而且心机很重,哎……男人嘛,总是吃软不吃硬的多,而且山珍海味吃多了,想要尝一下糠咽菜的味道,这也没有办法啊!而且施施一开始根本就没有把这个女人放在眼里面,施施是太自信了,不过施施最后也潇洒的放手了,现在跟了家主,不是也很好么,就是家主其实是个醋坛子……”雪伦贼兮兮的说。

    “那个灰姑娘是个什么样的人!”萧寒看了看雪伦,雪伦则是正在本子上面记录萧寒今天的用药情况和恢复的情况,抬眼看了一眼萧寒。

    但是施施虽然看起来和佟秋练算是两个不同性格的女人吧,一个内敛清傲,一个张扬肆意,但是两个人能够学习法医,都是那种十分理智理性的人,而且施施看得出来个性张扬不羁,整个人对事物的把控欲也是很强的,这样的女人会让男人觉得压力大,但是也是特别有魅力的。

    “倒是真是够恶俗的!”萧寒倒是不懂,居然还绕了这么一大圈子,不过萧寒倒是很好奇,那个灰姑娘到底是有多大的本事,能够从施施的手里面抢走男人,而且萧寒和施施的认识的时间虽然不长。

    “不是前男友,是前未婚夫,青梅竹马,门当户对,然后就是最狗血的剧情,男的看上了一个灰姑娘,抛弃了青梅竹马的未婚妻,然后呢,就是麻雀想要飞上枝头的狗血剧情了,很恶俗吧,他和施施的关系就是这样的!”雪伦帮萧寒换上了药水!

    “这个人你认识么?施施的前男友?”雪伦压根不想看这个渣男一眼,而雪伦的表现显然是十分明显的,顾北辰那种死人眼,萧寒是看不懂他在想什么的,倒是雪伦表现得很明显,雪伦在一边帮萧寒配等一会儿要挂的点滴的药水。

    “萧寒同志,换药的时间到了!”雪伦走了进来,看了看电视,就开始先帮萧寒检查身子,只不过雪伦可是不敢随便吃萧寒的豆腐了,那个小屁孩子的威胁声音,还在他的耳边不停地回想。

    “不熟!”顾北辰说着就直接离开了,萧寒搞不懂了,这又是搞什么啊,萧寒突然想到了徐敬尧刚刚说的话,什么连声音都不想听见了,不会这么狗血吧,施施的前男友!

    “你和这个人很熟?听说是小练的师哥!”萧寒不过是匆匆见过这个男人一次,这个男人的眼神让他很不喜欢,像是要直接看到他的心里面一般,萧寒不太喜欢这么直接的注视,尤其是这个男人的嘴角总是带着一丝笑,和他的笑容不同,他的笑容总是让你觉得,你的一举一动似乎他都是懂的。

    顾北辰那死水一般的眸子,淡淡的扫视了电视上面的人几眼,就看向了萧寒,“感觉怎么样?”只是这冰冷的语气,却是是来慰问的,怎么觉得像是要把自己冻死啊,顾北辰那死水一般的眸子又一次看向了电视。

    “肯定啊,如果你能把欠我的红包补上的话!”萧寒在另一边,听了佟秋练这话,差点没有被自己的口水给呛住,一回身居然发现顾北辰站在门口,这厮每次出现都是神不知鬼不觉的,只是,这顾北辰的眼睛有些奇怪啊!

    “这个案子结束的吧,这案子拖拖拉拉的弄了一年多了,放心吧,到时候你的红包肯定少不了的,记得包个大大的红包就成了!”徐敬尧不戴眼镜的时候,整个人给人的感觉侵略性很强,安一丝丝的狂野气息,总是让佟秋练觉得有些不舒服。

    “是么,对了,师哥,怎么还不结婚啊!”佟秋练漫不经心的提了一句。

    施施此刻就站在门口,嘴巴里面嚼着口香糖,哼……你的消息倒是灵通了,我就是知道的多,和你有关系么?倒是可笑了。

    “那个组织一直都在蠢蠢欲动,我们得到了可靠消息,那边的老大,似乎已经在境内了!”佟秋练倒是一怔,徐敬尧倒是一笑,伸手拿下无边框的眼镜,伸手揉了揉眼睛,“只不过现在找不到他们落脚的地方罢了,而且最近他们组织的活动比较频繁,这事情或许施施知道的比较多!”

    “我已经没有什么事情了,就是扭了脚,估计要歇一阵子了,你怎么样,军部的毒品案有进展了么?”佟秋练可不想和徐敬尧讨论施施的问题,她不想掺和是一回事,另一个问题就是这也不是她能够掺和的。

    徐敬尧的手中提了一个篮子水果,坐到了梨佟秋练比较近的一个位置,施施起身将剧本塞进了包里面,“我出去晃一圈,你们聊!”施施说着直接就走了出去,徐敬尧看着门被关上,自嘲的一笑,“连我的声音都不想听见了,倒是符合她的风格。”

    当徐敬尧出现在佟秋练的病房的时候,一推门进去就看见了施施,施施正在专心的看剧本,抬眼看了看徐敬尧,“小练,身体怎么样了,有没有好一点!”徐敬尧只是和施施点头示意了一下,只不过这两个人之间的暗潮汹涌,佟秋练就选择自动忽略了,“那边有点忙,这才抽出时间过来看看你!”

    令狐泽将那个密封透明袋子里面的按钮一样的东西拿起来,“这东西在他的体内有十几年了吧,哼……倒是没有想到会被人发现!”令狐泽的眸子森然。

    蒋千里将刚刚得到的东西放到了令狐泽的面前,一个小小的像是按钮一样的东西,上面还粘着一些血迹,“我们的人到那里的时候,现场除了这个,就没有别的了,潘树强,应该是被活捉了!”

    王雅娴收拾了一下东西就准备出门了,而令狐泽在开完会之后,让蒋千里立刻去调查一下潘树强现在在哪里,“出事了,我们在一个工厂那里发现了潘树强的定位系统。”令狐泽本来喝茶的手顿了一下,凌厉的眸子看了一眼蒋千里。

    “我要等着她求我,哼……这女人要是不急着用,肯定不会找我的,放心吧,她还会找我的,对于这种女人,我还有别的用处呢,令狐泽的老婆,还是令狐乾的母亲,若是令狐乾知道自己的母亲居然牵扯到了这个案子,你猜他是大义灭亲呢?还是助纣为虐,倒是一出好看的伦理大戏!哈哈……”屋子很空旷,这男人的笑声在屋子里面回荡着,十分的诡异!

    “为什么不卖给她,反正又不第一次了?”黑暗的屋子里面,一个男人的声音响起来。

    “令狐夫人,现在查的很严,我再联系你吧!”说完男人就直接挂了电话,王雅娴看着挂断的电话,心里面更是升起了无名怒火,他以为他是谁啊,我还求着他了么,真是的!

    “那种药还能再卖一支给我么?”王雅娴说完,那边就传来了低低的笑声,那笑声十分的诡异,似乎是带着回声的,“这次我出高价!”

    “令狐夫人,有何贵干?”

    顾诺本来正在床上面和一个女人打得火热,忽然电话就响了,当他看见来电显示之后,嘴角露出了一抹邪笑。

    “或许现在已经初步成型了,只要一个针管,就可以全部搞定了呗!”施施默默地将所有的东西都看了一遍,用心记了一些自己认为比较重要的东西。

    “因为这个药物之前的话,是认为必须长期注射的,但是谁会长期给佟清姿注射这种药物啊?”佟秋练皱了皱眉头。

    施施走过去,将那三个人的检查报告拿过来,这三个人被注射的时间更长,但是身体的器官并没有出现明显的衰竭现象,“你是说这种药被改良了?”

    “我也不懂,不过能够接触到佟清姿的人,我想来想去都找不到合适的人!”佟秋练叹了口气,“这种药十分的霸道,让我的感觉,就像是一种怪物一般,一旦注射之后,就会附着在人的身体里面,她的所有的器官都衰竭了,这种药不仅仅是像之前的那种仅仅是侵蚀大脑了!”

    “你看看这个!”佟秋练将佟清姿的尸检结果交给了施施,施施接过报告,施施从头到尾看了一遍,“这药物是要成形了么?她是被谁注射的,他们组织的手不可能这么这么长的啊,居然伸到了这里,倒是胆子够大的啊!”

    施施叹了口气,“这三个人是经过我的手,我从他们注射的东西里面提取到了药物的残留,和我们的药物不一样,不过药效都是差不多的,应该说是加强版吧,只不过这事我也懒得调查,谁知道南笙就把人丢给了令狐乾了啊!”

    “好了,说吧,这三个人是经过你的手的吧!”施施笑了笑,看了看佟秋练,“别笑着看我,我又不是北辰,不吃你这一套,我又不是男人,收起你这一套,老实交代吧!”

    “什么叫我们顾家,我现在还不是顾家的人好么?”施施挑了挑眉毛,只不过心里面早就自己把自己当成了顾家人罢了。

    佟秋练则是玩味的看着施施,那眸子幽深,怎么这眼神和顾北辰那个混蛋有得一拼啊,衣服死人脸,死人眼,真是的,施施则是撇过头看别的地方,佟秋练则是一笑,“行了,徐师兄已经和我说了,这三个人和你们顾家有关!”

    “你这是干嘛啊,姐姐我虽然喜欢这种重口味的东西,但是这三个人流着哈喇子什么的,不符合姐姐的口味!”施施将照片又推到了佟秋练的面前。

    佟秋练在病房里面看着令狐乾送过来的资料,当施施看见了那三个被抓住的人的时候,眼神不自觉的闪烁了一下,这三个人倒是命大,这么久了居然还没有死,佟秋练将那三个人的照片直接递到了施施的面前,施施则是装着不明白的看了佟秋练一眼!

    处理了潘树强之后,施施的心情不错,而这几天,她若是没事,都是去医院陪佟秋练的。

    “你可以滚了!”顾珊然瞪了顾南笙一眼,顾南笙则是笑着搂紧了顾珊然,“好了,要不一个叫东东,一个叫西西好了!”顾珊然不想说话了,这货为什么对东西这个词这么的情有独钟呢,果然不是个东西!

    “本来以为就一个宝宝的,叫东西怎么了,要不一个叫南北好了!”顾珊然立刻满头黑线,这二货能不能再抽风一些啊,谁家的小孩叫东西南北啊!

    “东西?什么东西,你丫的顾南笙,我都和你说过了,我们的宝宝小名不用你来取,什么东西啊,你给我滚,你要把老娘气死么?”顾南笙只是陪着笑,半搂着顾珊然,伸手握住了顾珊然的手。

    “不是的,你是我的老婆,我的妻子,我明媒正娶的夫人,以后你会是我们孩子的母亲,你会成为一个好妈妈……”顾南笙说着,顾珊然忍不住就哭了起来,顾南笙此刻脑子中都是一片空白的,他伸手帮顾珊然擦了擦眼泪,“宝贝别哭,你这样我会心疼的,我们不是说好了么?在我们的东西出生之前,你都要保持好心情的么?”

    “童养夫,我是不是很快就会变成杀人机器了啊!要是当初救我的人不是干爹,我现在或许已经放弃复仇了!”偏生遇到的人是顾北辰,顾北辰向来崇尚有仇必报,而顾珊然越是调查父母的死因,心里面的恨意越是膨胀,就像是一个气球,而此刻她觉得这个气球快要膨胀到极限了,快要炸了。

    顾珊然点了点头,只不过这种杀人的刺激快感,似乎都无法消除此刻顾珊然心里面那蓬勃而出的怒火,而心里面的洞似乎越来越大,顾珊然觉得自己很累,她不想成为复仇的工具,但是自己却控制不了自己的行为。

    顾珊然趴在顾南笙的胸口,顾南笙小心的搂着顾珊然,毕竟顾珊然的肚子里面还有孩子呢,顾南笙轻柔的帮顾珊然的脸上面沾到了一丝血迹擦干净,然后吻了吻顾珊然的眼角,“没事的,很快一切就会结束了,都会结束的!”

    而此刻萧寒看着这场景,差点没有直接吐出来,而顾南笙则是直接开门走出去,不出意外地在厕所看见了,正在呕吐的顾珊然,顾南笙倒了杯水,走过去,给顾珊然漱漱口,“童养夫,我是不是疯了啊,我的心里面真的堵得很难受,我快要疯了!”

    “割到血管了,真扫兴,剩下的你们来吧,对了,把膝盖骨取出来!剥下的皮记得摆好了!别弄乱了!”顾珊然大手一挥就直接离开了,而所有人面面相觑,这个工作貌似有点难度。

    潘树强又不会死人,他只是浑身上下没有力气罢了,他想要叫喊,嘴巴却被堵住了,后背的疼痛一寸一寸的,撕裂的疼痛,让他险些昏厥过去,他现在憎恨自己意志力和忍耐力的顽强,他巴不得此刻就被疼死,偏生却不能如他所愿!

    而后的顾珊然,哼着一首儿歌,慢悠悠的看着已经被刀锋分成两半的脊背,然后再用刀子慢慢的分开肌肉和皮肤,顾珊然就像是在玩一般,悠闲自得,而周围的人都是纷纷低头侧目,不去看这血腥的一幕,很快的一块皮就摊在一边,而后面已经是血肉模糊了,可以清晰的看见那脊椎骨和血肉,鲜血不住的往外面冒。

    而潘树强能够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后背被整个划开,那种血肉和空气接触带来的刺痛感,锥心刺骨也是不足以形容的,此刻……现在,对于潘树强来说就是地狱了。

    “啊——”潘树强的声音简直快要震破顾珊然的耳膜了,顾珊然抿了抿嘴角,还算是满意,“堵住他的嘴,影响我的心情,我是孕妇,禁不起吓得!”

    顾珊然将匕首移动到潘树强脊椎处,刀子慢慢插入一毫米,血慢慢渗出来,随后半蹲,右腿后撤,胳膊用力朝着潘树强的脑后一划。所有的动作很快,一气呵成,当时的潘树强是感觉不到什么疼痛的,但是也就是片刻的功夫!

    那种恐惧是本能的,即使觉得自己足够的冷静和强大,潘树强还是忍不住的开始颤抖,顾珊然拍了拍潘树强的后背,“别乱动啊,否则我很容易出错的!”

    潘树强感觉到了那冰凉的刀在自己的脊背上面游走,潘树强很瘦,趴在床上面几乎可以清楚的看见脊背上面的脊椎骨节,顾珊然的刀在他的脊背上面游走,似乎在寻找下手的地方,而冰凉的刀片,触碰着冰凉的肌肤,潘树强的整个心都悬了起来,整个人的呼吸都开始紊乱了。

    “她不做的话,心里面更难受,就让她做呗,又不是第一次了!”顾南笙是心疼顾珊然,不过这段路顾南笙除了陪着她,还是陪着她,所有的事情也应该有个了解了,到时候就把她带回去,好好安胎。

    “你确定要让一个孕妇做这种事情!”萧寒说实话,想到了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心里面都有些发凉。

    “我第一次杀人的时候,那种尖刀刺入皮肤,滚烫的鲜血喷溅出来的感觉,我真是爱死了,不知道你爱不爱呢!放心吧,只要你别乱动,我会很小心的!”顾珊然笑得像个魔鬼。

    那种本来的惧怕瞬间席卷全身,“不好意思,我实在忍不住不下手,别乱动,不然剥下来的皮会不完整的!”潘树强以为这个事情就是顾珊然说着玩的,但是没有想到她居然是想来真的。

    潘树强此刻身子是光着的,趴在桌子上面,而顾珊然从一边的桌子上面拿起了一把刀子,伸出手指轻轻的试了一下,潘树强看着顾珊然朝着自己走过来,突然心如死灰的心开始剧烈的震颤。

    潘树强想要咬着牙,但是嘴巴除了说话,连咬牙齿的力气都没有,而两个大汉,直接将潘树强的身子上面的衣服全部扒光,萧寒轻轻咳嗽了一声,“你们家的顾珊然的口味很重啊!”顾南笙靠在墙上面,心里面却在狠狠地咒骂着潘树强。

    潘树强则是闭着眼睛,那细长的眸子,此刻已经敛去了所有的光泽,整个人也是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他整个人是趴在这个桌子上面的,桌子四个角都有皮带,而不出他所料,他的手脚很快被捆住了,皮带很紧,他压根动弹不得,而桌子上面不是完全干净的,上面满是血污,带着刺鼻的味道。

    “少主,不好了,少夫人直接冲去了那个人的地下室,说是要将那个人扒皮拆骨……”顾南笙点了点头,因为萧寒此刻的电视上面,已经出现了顾珊然的身影,顾珊然居然传了一身透明的雨衣,让人将潘树强抬到了一边的一张桌子上面。

    顾南笙轻轻咳嗽了一声,这萧寒是不是魔怔了啊,小易已经回去了,要不然萧寒这样子还不吓到小朋友啊,顾南笙点了点头,萧寒出手是最好的,不然顾珊然肯定吵吵着要亲自动手。

    “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既然他这么的喜欢算计的话,我就让他尝尝被人算计的滋味好了!”顾南笙绝对不是那种喜欢玩心计的人,但是纵横商场这么久的萧寒,却是喜欢玩弄人心的好手,他摆弄着手中的遥控器,“放心吧,令狐泽我是不会放过的,这折磨仇人最大的乐趣,并不是一枪解决了他,也不是**的折磨,精神垮了才是最好玩的,不是么?”

    顾南笙回到了萧寒的病房,萧寒面前的电视上面正好是潘树强地下室的画面,“你都看见了吧,令狐泽当真是老狐狸,算计了所有人,自己倒是摘得干干净净的,其实我有私心来着,我想借你的手除掉令狐泽,他也是珊然的仇人,只不过现在我似乎有些等不及了!”

    为了不让自己的儿子阻止自己的计划,硬生生的逼着令狐默离开了佟秋练,顾珊然微微叹了口气,伸手摸了摸肚子,“先出去吧,我需要静一下!”顾珊然一群人出去之后,潘树强整个人都是颓然的,只不过笑了笑,他现在就想着谁能给他来个痛快的,但是自己丢下的一个个消息似乎都过于大了,他们需要消化。

    “这个估计是谁都没有预料到的吧,我觉得他是在为佟齐朝着出手最准备吧,若是令狐默对佟秋练不死心,到时候父子反目成仇也是必然的!只不过没有想到令狐默可以为了这件事情直接放弃自己的大好前程吧!”顾珊然和顾南笙面面相觑,果然是老狐狸啊,居然可以算计到这么远。

    “但是这事情应该就是令狐泽默许的,他难道也算计到了令狐默会退伍?”毕竟令狐家世世代代都是在军队发展的,令狐默若是留在军中,对令狐家来说绝对是一把很大的助力。

    “这倒是一步好棋,这令狐默选择了救佟清然,这怎么说,小练的家人心里面都是有些堵堵的,就算是知道令狐默这么做是逼不得已,或者是被迫的做出的无奈之举,但是谁不是人生父母养的,没有谁那么的大度的,佟齐和赵曼枝的心里面肯定有疙瘩,这令狐默和佟秋练的未来算是被彻底堵死了,佟修走这一步原来是这个目的啊!”顾珊然冷笑一声,这一招玩得居然是心理战。

    “佟修的女儿喜欢令狐默,令狐默喜欢佟秋练……”顾珊然翻了个白眼,这个事情需要他说么,“他们要的并不是我弄死佟秋练,而是让佟秋练对令狐默失望而已!”

    “你明白什么了!”其实顾南笙和顾珊然都已经知道了五年前的事情和佟修是有直接关系的,只不过,从潘树强的嘴巴里面说出来肯定有事不一样的,因为当年的事情,被绑架的人可不止佟秋练一个人啊,还有佟修的亲生女儿啊。

    “是他联系我的,不过和我接洽的人是佟修!”顾南笙和顾珊然面面相觑,潘树强看到他们两个人的表情,似乎有些不敢相信,“你们也不敢相信吧,我也不敢相信,居然会有人出钱让我绑架自己的女儿和侄女儿,倒是破天荒的头一次,一开始的时候我不明白他这么做,是要干什么,后来我才明白!”

    “五年前的绑架又是怎么回事?也是令狐泽找的你么?”顾南笙倒是没有给潘树强多少时间去回忆以前的事情。

    他努力的说服自己,这一家三口是该死的,但是潘树强却无论如何都忘不掉他们那种震惊的眼神,那种惶恐不安,那种恳求放过的眼神,一直在他的脑海中回旋着,让他怎么都挥之不去,而之后的种种迹象表明,潘树强都觉得当年的事情完全是一个局,自己已经进去了,就出不来了。

    他这辈子所有的错误都是从这件事情开始的,而之后他每天都是借酒消愁那种,他以为换了一个身份之后,自己就真的可以摆脱了以前的生活,但是很显然他错了,有些事情是永远都摆脱不了的,那些事情深入骨髓,午夜梦回,沈家的人惨死的景象总是会在他的脑海中浮现。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